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礼清羽

63浏览    4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5 19:06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我师父...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我师父有两个不教:这也不教,那也不教。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我师父有两个不教:这也不教,那也不教。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八十二)

真武襄宝


道长都是宝贝。


认识襄宝真的是个意外了。那天师父突然喊我去105挂机。我:???我那时候已经不需要带了,至少105我不需要。不过...挂机嘛!不挂白不挂!那时候师娘还是柠檬。我一进队,哦,帮派队,再一看,野人都是一个lm的,我们花字帮主,嗯,天香十大是团长,加上我师父一批人,已经打到老二了(那时候还是个人cd),我想了一下,反正我也是来挂机的,无所谓啦。


一分钟不到,灭了。然后又过了一分钟,又灭了。我有点纳闷,然后过了没一会,又灭了。


我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也没好意思挂机了,再开,又灭。属性拿不好之类的重复出错,亏他们还挂着yy...我真的满头黑线了。为了这...


真武襄宝


道长都是宝贝。


认识襄宝真的是个意外了。那天师父突然喊我去105挂机。我:???我那时候已经不需要带了,至少105我不需要。不过...挂机嘛!不挂白不挂!那时候师娘还是柠檬。我一进队,哦,帮派队,再一看,野人都是一个lm的,我们花字帮主,嗯,天香十大是团长,加上我师父一批人,已经打到老二了(那时候还是个人cd),我想了一下,反正我也是来挂机的,无所谓啦。


一分钟不到,灭了。然后又过了一分钟,又灭了。我有点纳闷,然后过了没一会,又灭了。


我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也没好意思挂机了,再开,又灭。属性拿不好之类的重复出错,亏他们还挂着yy...我真的满头黑线了。为了这个所谓的挂机,我从下午一点灭到了四点左右,过了。打萧四无的时候,有人说要去修装备,我就在原地挂机等。这时候一只襄州靓仔经过。为什么靓仔???我还真没见过哪个龟能绿染小红娘背着龟壳的。后来出了折子戏,他就换上了折子戏的头,让我看着像一只绿色的蟑螂。


我当时还有点迷迷糊糊,我就问他,你的龟壳哪来的?

他不告诉我,我师父就默默和我说在道聚城买的。哦。


在萧四无反反复复灭到五点多了,帮主终于失去了耐心,让我们互加好友,约明天打。我就有了这只龟的好友位。


退了队的我一身轻松,组了青衫瞎bb,然后...龟龟私聊来了。


[私聊]襄宝与你私聊:我发现我们是金兰欸!

[私聊]礼清羽:嗯。


然后我组了他,让他和青衫面面相觑。


刚认识那会襄宝快大学毕业了,估计也是个挺不错的学校,找工作妥妥的,没日没夜的玩天刀。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只要我醒着我就在线。害,每次我看着金兰列表就他一个人在,我就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更何况你给他发消息他总是秒回。虽然襄宝穿搭辣眼睛,性格有点中二,其实人真的特别好,还有点污,我没好意思说我看耽美这么多年有些东西我也很清楚,真怕和他扯着扯着就扯到床上去。每次他一开车,我就要装作小女生害羞的亚子,我自己都要吐了,碍于不方便暴露我女流氓的本质,害,只能忍!


520的时候,商城上架了冷烟花和两个绝版动作。我怼魅力就是冲着心之舞去的,当然我现在已经有心之舞了哈哈哈哈。ch一手冷烟花98商城价,搞得好多人囤的慕情花都卖不掉。买新不买旧,世界上刷花每天都是冷烟花,也有很少一部分慕情花。我的慕情花,周哥给我送过,青衫给我送过,师娘花花也给我送过。每个人送我的用意都不一样。


周哥是欢迎我加入金兰,成为金兰里唯一一个女孩子。青衫的话,上篇忘记说了,那天我和他逛海岛地图的时候,师父拉我拜师,拜完师,可能我又成为了师父的徒弟叭,师娘花花不太高兴。师娘不高兴了怎么办呢?师父给他刷了鲜花榜。我和青衫默默在海岛上挂机看风景。青衫刚刚还见过我师父,他也知道我心里对师娘有气,yy安静了好久,他没头没脑开口,我给你花。就像安慰没糖吃的小孩子一样,把他的花都给了我。公告师父刷一条他刷一条。直到他的花没了,师父还一直在刷,他的心意不说我也知道。师娘花花刷花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她刚绿完柠檬那会我还是个好徒弟,乖巧懂事,她说她要给我刷花。那时候我过生日,我趁着清明节放假回去过了再来学校的,知道我过生日的只有金兰,室友都不知道。她给我刷了花,很多很多慕情花,选在人多的时候,一朵一朵给我刷,我觉得柠檬一定会看到,也一定会猜到,我和师父是师徒关系很多人都知道。我跟着师父花花退的花字,她也知道。说起退花字,我都怀疑师父是不是故意的了。花字在离开云想后就自己组了联盟,退的时候正好是第四个帮加入我们的时候,管理还在yy举行欢迎大会,这边他就开始退帮搞得人心惶惶。退了没多久,他就在野外逮着花字的开红,还声称开玩笑,花字挂他,他开始喷。有一瞬间,我想告诉柠檬这一切,想不当个“好徒弟”。


520上线,世界刷屏还在继续,我在开封摆摊那碰见了襄宝,刚打个招呼,一个冷烟花砸给我了。襄宝和我说,520快乐。


520快乐,谢谢襄宝。


然后我就溜了,屏幕前的我感动的快哭了。520原来还有人记得送花给我。卑微香香好感动啊!!!



我有时候更都是存稿,然后格式看上去紧巴巴的都是这个临时保存的错!!!我居然今天才发现|•'-'•)و✧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六十二)

接上。

②85翻车案。

我刚认识唐门那一天,我虽然是在刷低级本,但是确定关系后,他就带上他的金兰五毒,和我三个人尝试打80。

我是个小奶妈,我一直很清楚。

我师父一直都在安慰我鼓励我,他对我说,苍蝇再小也是肉。奶妈又总比没有的好呀。给了我混本的勇气和希望。

我在唐门的精心照顾下一点点长大。唐门日常都是dd清本,在dd团认识了一个帮主,帮主因为看他钱充的多,功力提的快,就要拉他入帮。这个帮主取个名,叫阿北吧,阿北有个情缘叫阿茶。他们一个大金兰团支起了一个帮派,这个金兰团也是个dd团。我理所当然的跟着入帮。

我们三个人能打完80的时候,唐门就说要去打85,我说我们打不过,喊齐人吧。因为...

接上。

②85翻车案。

我刚认识唐门那一天,我虽然是在刷低级本,但是确定关系后,他就带上他的金兰五毒,和我三个人尝试打80。

我是个小奶妈,我一直很清楚。

我师父一直都在安慰我鼓励我,他对我说,苍蝇再小也是肉。奶妈又总比没有的好呀。给了我混本的勇气和希望。

我在唐门的精心照顾下一点点长大。唐门日常都是dd清本,在dd团认识了一个帮主,帮主因为看他钱充的多,功力提的快,就要拉他入帮。这个帮主取个名,叫阿北吧,阿北有个情缘叫阿茶。他们一个大金兰团支起了一个帮派,这个金兰团也是个dd团。我理所当然的跟着入帮。

我们三个人能打完80的时候,唐门就说要去打85,我说我们打不过,喊齐人吧。因为五毒是个外观党,功力比我高一丢丢。

唐门偏不。

我们三个人进了本。到笑道人之前还很顺利,然后就出问题了,我们打不过。打不过也就算了,唐门还很执着。后来我说,喊个助战吧。他喊了帮主。阿北来的时候很不乐意。照他的意思就是,早知道你就包给我们dd团啊,自己打又打不过还拉我助战。

我当时很肯定我能奶上85这个本。太白t和唐门,五毒打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打了一会,阿北说话了。

阿北:这个奶妈这么小,还不会奶,你还不如喊阿茶。

我从来没有想和别人去比,我也一直都是游戏我自己玩得开心就好。唐门也一声不吭,我知道自己被狠狠嫌弃了。但他说的我又觉得没错,我不敢反驳。

我yy闭麦,打完下线,在床上捂住嘴哭了好一会就睡着了,这事我再也没提过。

③退帮。

离开这个帮派是一瞬间的事。也是我做的除了给我以前那个帮主师父解师徒外最有底气的事。

我日常上线。

上线了发现身边有帮里的小姐姐我就去打了个招呼。小姐姐表示,我们在吃鸡,刚好缺一个,你要不要来。我说好。然后我进了组,去了yy。开始第一把。他们标点城里。我们落地,遇上满编队,马上凉了三个,我因为落地较晚,和他们有一段距离,第四个也凉了,他们在yy里喊我去救他们,我跑过去然后也凉了。

他们在yy里骂我。

怎么说,我第一次因为这种事被骂,都是粗话的辱骂,不是我爸妈不是我老师,而是因为一个游戏,一场吃鸡。

不堪入耳。

骂了一会,我打算退队了,队长很不客气的对我来了句,不好意思啊,我这边有个朋友要来,你快点滚吧。拉我来的小姐姐始终没有一句话。

我退队,退yy,退帮。

我不是吃鸡不灵性,我每个赛季都能上宗师甚至帮金兰都给整到宗师。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不就是吃鸡落地成盒了吗?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我和唐门说,我和帮派里的人吃鸡落地成盒,退帮了。他秒回一句,他们带你吃鸡啊?这不是很好吗?还不谢谢人家。

我突然,眼泪就下来了,不争气的哭了。

我刚刚在打这一段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唐门说话都像是编的一样,不,这确实是他说的,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他原话的的确确就是这样的。

后来我很少和别人吃鸡,都是死亡单排。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五十七)

补档。


参加活动,无聊来接着更文。


我珍惜和唐门在的每一天。离开他的那天晚上我哭了一晚上,到凌晨才迷迷糊糊昏过去。从此每周几乎都有那么几次噩梦和失眠,只是枕边没了手机,拿着手机想找个人说点什么,不知道该找谁,找谁都不合适,我和谁聊点什么又怎么样呢,醒了我只会后悔,而不会有谁来和我说,以后你睡不着了,来找我,直接打电话给我,我手机也不静音了,之类的话。


会这样对我的人,已经不在了。


真奇怪啊,唐门把我的号慢慢养大,让我只奶他一人,打本却说你奶别人我自己磕药。又是剑荡了,上次剑荡1v1那天,我和当时的金兰在万仞峰打架。


哦,说说我的前金兰,前几天他们刚好在贴吧被挂...


补档。


参加活动,无聊来接着更文。


我珍惜和唐门在的每一天。离开他的那天晚上我哭了一晚上,到凌晨才迷迷糊糊昏过去。从此每周几乎都有那么几次噩梦和失眠,只是枕边没了手机,拿着手机想找个人说点什么,不知道该找谁,找谁都不合适,我和谁聊点什么又怎么样呢,醒了我只会后悔,而不会有谁来和我说,以后你睡不着了,来找我,直接打电话给我,我手机也不静音了,之类的话。


会这样对我的人,已经不在了。


真奇怪啊,唐门把我的号慢慢养大,让我只奶他一人,打本却说你奶别人我自己磕药。又是剑荡了,上次剑荡1v1那天,我和当时的金兰在万仞峰打架。


哦,说说我的前金兰,前几天他们刚好在贴吧被挂。我现在是三个金兰。一个是我真正意义上的金兰,我的后宫boys,有他们在的每一天都很快乐,一个是和室友拉的金兰,其实我之前很抵触和她们玩,但是之前她们为了拉我徒弟打本,把我喊过了,不然我徒弟可能不愿意过来,第三个是我师妹前不久拉的,我也没问什么,凑数叭。


我第一个金兰是我和唐门方便传送,拉着他亲友五毒建了一个金兰。至于我的前金兰是怎么来的,是这样,我当时在水我们的服吧,然后有个小姐姐招金兰,我就回复了一下,然后就认识了曦露。曦露是个天香,然后金兰刚好缺一个奶妈,然后就进了金兰群,但是游戏里没有入金兰谱。当时是太白茶茶,丐妹麻里,军妹折戟,道姑明月,还有曦露的情缘真武夕扉…当然这都是男孩子,夕扉平时不说话,曦露和她别的服的小姐妹聊天,曦露和她小姐妹现实是认识的,然后折戟是曦露的徒弟,折戟有自己的绑奶,后来没多久我拉了我当时情缘唐门进了这个金兰,大概就是这样的关系。


曦露有个看不惯的小姐姐,天香羊羊。


其实可能我们服的人对这件事有点印象。曦露有天和夕扉闹脾气,然后一个人去抓小动物了,不巧,她想抓的那个动物被羊羊抓了,她就特别生气,口嗨羊羊,夕扉正好来找曦露了,从天而降把羊羊开红了。而这个时候有个全服臭名昭著(上过818,就是被到处挂的那种,原因好像是舔狗和007)的太白某顾路过,手贱把曦露打死了,和夕扉打了起来。羊羊也气不过,帮派喊了人来了。一场混战。后来在野外无论是羊羊还是某顾,她说我们金兰看见了就要杀。那个时候,我2.2,羊羊2.4,我怂,我看见羊羊顶多报个坐标。


有意思的是,因为羊羊和某顾都被我们针对,他们干脆就情缘了。


剑荡预赛那天,唐门的dd小姐姐和我说,她上号打预赛了,我刚从外面吃饭回宿舍,累了在床上躺了没一会,曦露在群里@我说,清羽上号打架。


行。


飞速上号,把dd小姐姐怼了下去,然后落地万仞峰。


他们那边的人还不多,然后我们打了几轮。我们略占上风。但是他们不久后就拉召了,我们被埋了复活点,我拉了我师父,师父拉了金兰拉了帮召,杀的很high,进牢速度也很快。


师父那次也没能打预赛,也就是那天,师父和柠檬在一起了,说来好笑,柠檬是师父金兰的绑奶,她换了一个号,杀了一群工作室,然后陪着师父在天牢待了一宿。


我无视了dd小姐姐的抱怨,下线了,让她上线接着帮我打。打完了我的,她就上了唐门的号。曦露说,反正今天也打不了预赛了,我们打个105。我就和唐门说了。唐门没让dd小姐姐上线,自己上号和我们打105。


你不打预赛?


不打。


不用陪我的,让dd给你打完。


陪你比较重要。


dd一个劲的和我说,你让唐门下线,我给他打完,可能是因为唐门早就把钱给她了,她真的很敬业。我心情很复杂。


这不像你。


那怎么才像我?


我答不上来。


在我记忆里唐门一直都把玩法功力看的什么比我重要,我说要去看风景,他就一定要在看风景的时候挖宝,永远都不会静心陪我。那天晚上105灭的很惨,只打到老二。


但是唐门好像很开心的。


我不懂。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四十八)


忙了段时间终于清闲下来了。不适。以前一杯柠檬养乐多的快乐也没有了。我越来越能接受现在的自己。

遇见唐门真的是个意外,或者是狗血的剧情都是这么演的,但就是发生在我身上了。以前我心比较冷,对师父稍微热情点,其他人我都是很高冷,其实我这人话这么多,只是我宁可一言不发,也绝对不说给你听。不熟,我和我师父不熟,我和我金兰不熟,我和我室友不熟,我和我家人也不熟...虽然他们总是在我疏远的时候自己靠过来,然后我会很嫌弃的强迫自己去接受一些他们要求的事。

唐门不一样,他在我心理抗拒他的时候,他的反应就像一个无形的怀抱紧紧把我裹住,让我只能感受他的温暖,剩下的力气,全部用来喘息。

那段时间看了个贴子,...


忙了段时间终于清闲下来了。不适。以前一杯柠檬养乐多的快乐也没有了。我越来越能接受现在的自己。

遇见唐门真的是个意外,或者是狗血的剧情都是这么演的,但就是发生在我身上了。以前我心比较冷,对师父稍微热情点,其他人我都是很高冷,其实我这人话这么多,只是我宁可一言不发,也绝对不说给你听。不熟,我和我师父不熟,我和我金兰不熟,我和我室友不熟,我和我家人也不熟...虽然他们总是在我疏远的时候自己靠过来,然后我会很嫌弃的强迫自己去接受一些他们要求的事。

唐门不一样,他在我心理抗拒他的时候,他的反应就像一个无形的怀抱紧紧把我裹住,让我只能感受他的温暖,剩下的力气,全部用来喘息。

那段时间看了个贴子,关于“天坑”。

我和师父说了很多,在鱼服,他带我去看了。我突然弱弱地想,在我离开前,我想去打打,师父说,这个号已经挂了交易平台。

我不太懂,总之是拒绝了我。

那好,鱼服天香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打组队一个技能就秒了太没意思,我就回了时光,拿着我的小天香刷。

单人话本反反复复刷的好无聊。

在江南普通龙首山前,我看见一个小号在那挂机。一身任务装。9000功力,很好,我最喜欢坑萌新了!

礼清羽与你私聊:打组队话本吗?

不回?一个组队甩过去!没应?一个好友申请甩过去!

好几分钟后,我都打算自己开单人本刷了。他回了还进了队,然后开本刷。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这是个唐门,想起了爱雪,愣了一下,然后,dps输出根本不用我动手,我更无聊了。

你每天就刷这些低级本?他问我。

尴尬啊,被看穿了。但是我还是很冷,嗯。我从凤凰集来的,嗯。老区哦?那有又什么了不起,我也在鱼服待过。我刚来没多久。他又加了一句。

后来我才知道,他这个所谓的没多久,就是他一飞完了就看见我了。嗯,落地捡情缘。

你能当我绑定吗?

嗯,先谢谢你了。

谢谢你,看得起我这1.2的小奶妈,我很客气。绑定哪怕是我不想绑了我也阔以捶死他跑路。

当时我这样想的。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四十七)

为什么我最近勤奋更文了?咳咳咳,这大概是我闲得发慌。前段时间把淮大的文刷完了,这段时间除了每天上线挂机空余时间也莫得什么事情,也不是,其实日常作为一名活波积极向上的学生干部,是不可能闲下来的。


换帮换的勤,我已经近一个月没打过联赛了。那种,进去挂机的就不算了吧。不玩天刀的我就特别沉迷...淘!宝!啊!我恨我自己,我想砍了我的手,我想说,哪怕我的钱都买小裙子了,夏天的双倍我绝对不买东西!


等一个真香现场。


一大早起来付了小裙子的定金感觉神清气爽。等着八月补尾款然后我就有我第一条轻花嫁lo裙了。尤其还特别白菜,抵我一套搞死系。和唐门处情缘的时候我也买过一套花嫁,FS全款1500...


为什么我最近勤奋更文了?咳咳咳,这大概是我闲得发慌。前段时间把淮大的文刷完了,这段时间除了每天上线挂机空余时间也莫得什么事情,也不是,其实日常作为一名活波积极向上的学生干部,是不可能闲下来的。


换帮换的勤,我已经近一个月没打过联赛了。那种,进去挂机的就不算了吧。不玩天刀的我就特别沉迷...淘!宝!啊!我恨我自己,我想砍了我的手,我想说,哪怕我的钱都买小裙子了,夏天的双倍我绝对不买东西!


等一个真香现场。


一大早起来付了小裙子的定金感觉神清气爽。等着八月补尾款然后我就有我第一条轻花嫁lo裙了。尤其还特别白菜,抵我一套搞死系。和唐门处情缘的时候我也买过一套花嫁,FS全款1500一次付了,我还是个孩子,当时经济压力是有点大,我一个月一半的生活费啊!但是因为店家实在是太拖沓了,我就退了,一个店!付了尾款一个多月虚假发货!太气!拔草!


今天看了一个楼主是天香,然后分别和三个太白处情缘翻车的故事。可能人真的有某种偏好,像我,我就特别喜欢唐门。我喜欢过的也都是唐门,对于我的那个太白绑定定我只是觉得这个小孩子好可爱。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昨天看见唐门那个样子的时候我居然有点感动。为什么感动?成男,穿着和以前一样的打扮。这个打扮实在是辣眼睛,百战加个沧海头。成男。


我能看出的是,他起码在我离开以后,就再也没冲销过。他是那种青龙秘宝一出就肯定会充满,照性丹会马上用掉,他最喜欢的就是萝莉了,成男是后来好久我要求他变的。以前他的老虎,他的师妹,他的列表,都狠狠的打上了我的印记。现在的我看着他还是成男就有一丝触动。


午安。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四十六)

对于天涯明月刀这个游戏,每个人有不同的玩法,换号也能满足自己的各种需要。像我这种接近与gzs的风景党,其实也不算,我用笔记本玩的天刀并没有小键盘这种东西,这让我郁闷了很久很久。我平时就看看时装,嫖嫖魅力什么的。每周最大的乐趣就是囤染料,然后把我有的每一套衣服能染的都整整齐齐染一遍放衣柜,日常穿的最多的是校服和影,哦,忘记说了,我是个矮子,嘻嘻嘻。


我每天挖宝缉拿也有不开心的事,比如方圆六百里没有任何宝藏。杀gzs杀都杀不完,还被人家挂了一周的暗杀,有时候也有高功力大联盟的来抢宝。其实我有时候避免冲突我喜欢早上六点多爬起来,安安静静挖会宝。


今天开封图出现方圆六百里没有任何宝藏后...


对于天涯明月刀这个游戏,每个人有不同的玩法,换号也能满足自己的各种需要。像我这种接近与gzs的风景党,其实也不算,我用笔记本玩的天刀并没有小键盘这种东西,这让我郁闷了很久很久。我平时就看看时装,嫖嫖魅力什么的。每周最大的乐趣就是囤染料,然后把我有的每一套衣服能染的都整整齐齐染一遍放衣柜,日常穿的最多的是校服和影,哦,忘记说了,我是个矮子,嘻嘻嘻。


我每天挖宝缉拿也有不开心的事,比如方圆六百里没有任何宝藏。杀gzs杀都杀不完,还被人家挂了一周的暗杀,有时候也有高功力大联盟的来抢宝。其实我有时候避免冲突我喜欢早上六点多爬起来,安安静静挖会宝。


今天开封图出现方圆六百里没有任何宝藏后我就打算换图,先回了趟家,然后把邻居拜访了一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邻居其实就是我的金兰兰,我们承包了整个小区!我转到开封主城的时候,我想和我的宝贝们秀一下我的萝莉长腿,再去秦川挖宝,然后,我的截图里出现了一个我有点熟悉的ID。


嗯,唐门。


还是成男,在给他的师妹喂东西,他的师妹名字叫111。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怀疑我眼花了,我卡了吧,我怎么会遇到他,我一看延时5204。大退再上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他了。我突然想嘲笑我自己,真的很想很想嘲笑我自己。


前几天我师父和我打电话时,我还说,唐门对我其实挺好的,也到了该奔现的时候,但是我放弃了。


我胆小,我不配。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四十五)

师父换区了,我又是一个人了。好巧不巧,师父换到了鱼服,其实人对过去都会有一种怀念的感觉,我也一样,我时不时问候一下他,他喜欢给我打电话,正好有一天我在鱼服挂yy刷名望,他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愣了一下,他问我在干嘛,我条件反射性的回答,刷名望啊。


暴露了。


他玩的一个神刀,因为当时我的帮是亲友帮,大家说话都没什么顾忌,他和我拥怀,帮里的人注意到他了,balabala说了一堆这个号的历史...


对,我当时就认识到了师娘说的,人心会变,他换的号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可一世,是真的。所以其实我师父算是天刀的普通玩家,不断的换号,换这个换那个,样样活动不缺,就怕号贬值,刚买的号...


师父换区了,我又是一个人了。好巧不巧,师父换到了鱼服,其实人对过去都会有一种怀念的感觉,我也一样,我时不时问候一下他,他喜欢给我打电话,正好有一天我在鱼服挂yy刷名望,他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愣了一下,他问我在干嘛,我条件反射性的回答,刷名望啊。


暴露了。


他玩的一个神刀,因为当时我的帮是亲友帮,大家说话都没什么顾忌,他和我拥怀,帮里的人注意到他了,balabala说了一堆这个号的历史...


对,我当时就认识到了师娘说的,人心会变,他换的号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可一世,是真的。所以其实我师父算是天刀的普通玩家,不断的换号,换这个换那个,样样活动不缺,就怕号贬值,刚买的号就挂上平台,而我这种没钱又要自己养号的就是底层玩家。


说实话,说这种人有钱那是真的有钱,号费,手续费,一年下来真的好多,在游戏里看上去也是一副大佬的样子。没钱呢?玩着天赏衣柜号,吃着泡面,也不过如此。真实。


而唐门偏偏就是那种,他没有任何过去的事情可以供我挑剔,自己养号,大把充钱赶功力。我知道那是为了我。


迷笙。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原来一...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原来一直站在我身后的,从来不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人。而我眼中所谓最重要的人,总是伤害我最多的。我以前一直偏执的放不下,只是我不想,而不是他们多重要。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原来一直站在我身后的,从来不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人。而我眼中所谓最重要的人,总是伤害我最多的。我以前一直偏执的放不下,只是我不想,而不是他们多重要。

迷笙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从来8...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从来8知道,小姐姐的怀抱可以这么温软。
那条狗有点突出(x)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从来8知道,小姐姐的怀抱可以这么温软。
那条狗有点突出(x)

迷笙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迷笙

【一张截图 一个故事】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八十四)

神刀周哥


我知道姐妹这个金兰是姬家的管理层金兰主要是因为周哥。这就要说一下云想这个联盟了,我之前提到过但是没有细说。云想在过年那会一共是四个帮,龙首帮是相见欢,姬家和谢家算是一个人不多,但是在的人都很活跃的两个帮派,还有刚刚加入人少高战的花字。那个时候花字还是特别强势的,帮主是十大,管理也都是功力拔尖的。


大年三十晚上,无论是帮派群还是联盟群都很热闹。龙首,就叫他朝朝,给了他情缘暮暮,还有每个帮派帮主一个群管理位。我们帮就是帮主,姬家就是周哥。每个管理轮流发红包,大家都抢的很开心,我在没有加入这个金兰前,就眼熟周哥了。大年初一的时候,花字帮派里来个了戏精,这个就有818可说了,贴吧...

神刀周哥


我知道姐妹这个金兰是姬家的管理层金兰主要是因为周哥。这就要说一下云想这个联盟了,我之前提到过但是没有细说。云想在过年那会一共是四个帮,龙首帮是相见欢,姬家和谢家算是一个人不多,但是在的人都很活跃的两个帮派,还有刚刚加入人少高战的花字。那个时候花字还是特别强势的,帮主是十大,管理也都是功力拔尖的。


大年三十晚上,无论是帮派群还是联盟群都很热闹。龙首,就叫他朝朝,给了他情缘暮暮,还有每个帮派帮主一个群管理位。我们帮就是帮主,姬家就是周哥。每个管理轮流发红包,大家都抢的很开心,我在没有加入这个金兰前,就眼熟周哥了。大年初一的时候,花字帮派里来个了戏精,这个就有818可说了,贴吧也有贴子,是当时太白十大开帖8的,很刺激,女主是个男的还到处装x骗人。一个帮派刚开始什么人都有,我当时也是长见识了,可能因为我就是个咸鱼叭,充的钱还不够,戏精骗子都不屑于和我勾搭,帮派管理倒是乐呵乐呵都去和他截图了。


云想在过年期间就筹备第二联盟了,打算等年过完了就组建起来。但是第一联盟似乎是打算让花字当龙首。朝朝转帮,带着个管理来了我们帮,原来相见欢不知道是留给暮暮搭理还是怎么着。说到这个管理,我一点都不陌生,我徒弟在和我解师徒后就拜了这个管理。这个管理也是个天香,也不是说醋或者什么,虽然这个管理风评的确不好。


一直在这停了好久了...天香管理的名字我想不起来了,对,我就是想不起来我在前面给她取名叫啥了,淦!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八十三)

接上。


那趟105我还是没有打完,第二天的时候,我刚想问师父你们什么时候打105,师父跟我说,他打完105 再找我。好吧,谁让我是好徒弟呢,咱也不敢说啥。


襄宝总在开封广场上挂机。茫茫人海,那一抹原谅色总是格外吸引我。我每次去开封,如果看见他,都会去打招呼。有天晚上,我结束我自虐般的死亡单排,在开封广场打坐回血,襄宝在我附近挂机,我就滴滴他。他看见我,把我抱起来了。我懒得动,就让他一直抱着。然后我发现,身边有两个人也抱起来了,不过是男号抱男号。襄宝走哪,他们就跟着,还打趣我们。呵,狗徒弟。亲亲热热抱在一起的太白就是我徒本徒了。这是我金兰第一次见到我徒弟。我徒弟十分相信社会主义兄...


接上。




那趟105我还是没有打完,第二天的时候,我刚想问师父你们什么时候打105,师父跟我说,他打完105 再找我。好吧,谁让我是好徒弟呢,咱也不敢说啥。



襄宝总在开封广场上挂机。茫茫人海,那一抹原谅色总是格外吸引我。我每次去开封,如果看见他,都会去打招呼。有天晚上,我结束我自虐般的死亡单排,在开封广场打坐回血,襄宝在我附近挂机,我就滴滴他。他看见我,把我抱起来了。我懒得动,就让他一直抱着。然后我发现,身边有两个人也抱起来了,不过是男号抱男号。襄宝走哪,他们就跟着,还打趣我们。呵,狗徒弟。亲亲热热抱在一起的太白就是我徒本徒了。这是我金兰第一次见到我徒弟。我徒弟十分相信社会主义兄弟情,他喜欢和妖号唧唧我我,我曾一度怀疑他是个弯的,直到他暧昧对象找了情缘,我才恍恍惚惚反应过来 ,他可能太烦妹子了,和我一样。



襄宝毕业找了工作后,就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白天再也看不到他的人了。金兰列表里常在的可能就是青衫,但是青衫毕竟还要考研,也不可能常在。我有时候会特别想他。




我有一点碎碎念,游戏我是不打算继续玩下去了,虽然不知道会不会真香,但是不玩下去的意愿是摆在这的。我没有特别喜欢什么,也没有特别讨厌什么,我在放弃追动漫,放弃cos的路上我失去了我的爱好和目标,虽然我学医,但是我不见得愿意当个好医生。接下来的时间是努力学习也好,拼命挥霍时光也罢,天刀在我人生中,就到此为止吧。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八十一)




丐帮葫芦


葫芦我没有他的好友,也不曾见过他。他在我来之前就a了。后来我们在群里商量着刷回流的事,他出来冒泡过,不过大多找的是姐妹说话。姐妹不在的时候,和他说话他也不太应答。我估摸着葫芦可能和陌忆一个年纪,都工作了。过了段时间,他可能实在太忙了就退了群。


天香小白


这个不太好说,之前是这个金兰的,后来因为姐妹和青衫劫了她的镖,就生气走了。我刚进这个金兰,姐妹和青衫看我,可能大部分都像看小白那样吧。这不是什么替身梗,就是人的习惯。小白其实在我们服也挺有名的,我也认识。这个天香,几乎每天都在世界频道喊押镖,打本次数屈指可数,刀生意义仿佛只有押镖,她每次喊话还要各个频道发一遍...




丐帮葫芦


葫芦我没有他的好友,也不曾见过他。他在我来之前就a了。后来我们在群里商量着刷回流的事,他出来冒泡过,不过大多找的是姐妹说话。姐妹不在的时候,和他说话他也不太应答。我估摸着葫芦可能和陌忆一个年纪,都工作了。过了段时间,他可能实在太忙了就退了群。



天香小白


这个不太好说,之前是这个金兰的,后来因为姐妹和青衫劫了她的镖,就生气走了。我刚进这个金兰,姐妹和青衫看我,可能大部分都像看小白那样吧。这不是什么替身梗,就是人的习惯。小白其实在我们服也挺有名的,我也认识。这个天香,几乎每天都在世界频道喊押镖,打本次数屈指可数,刀生意义仿佛只有押镖,她每次喊话还要各个频道发一遍,包括门派,我也是天香,自然会眼熟。小白功力不高,沉迷押镖,不打本。现在看见这个天香大多是喊拍视频。据我姐妹说,是霸服lm的舔狗们把她脑子舔傻了,她才会生气才会退金兰。我也一直没说什么吧,小白视频拍的还行,我也关注了她的b站账号。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金兰会迎来下个奶妈,但我希望不是我这样的。



今天去长隆玩的好累,困啊。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八十)

接上。

那次胃疼后我就很少骚了。再不久惊梦,就是我之前提到说梦见他的那次。我明确了自己在他身边的身份,以后,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我还记得室友在我和他连麦的时候问我,我是不是脱单了。我当时这么说的?我说,我怎么可能脱单呢?我还是条单身狗,哈哈哈哈哈哈哈,青衫你也是。他沉默了好久,没说话。这表面情缘当得多伤人啊。

我固执的觉得他不在意。

战字散了后,他走了,我去了他师父的新帮派。迟迟等不到他,我就回了懒字。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他不再喊我老婆了。我真特么是个傻子,可我又不得不认。

我有时候会笑他口嫌体正直。有天一个五毒小哥哥给我发了两张图。

第一张图

[帮派]五毒:礼清羽在我手里,如...

接上。

那次胃疼后我就很少骚了。再不久惊梦,就是我之前提到说梦见他的那次。我明确了自己在他身边的身份,以后,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我还记得室友在我和他连麦的时候问我,我是不是脱单了。我当时这么说的?我说,我怎么可能脱单呢?我还是条单身狗,哈哈哈哈哈哈哈,青衫你也是。他沉默了好久,没说话。这表面情缘当得多伤人啊。

我固执的觉得他不在意。

战字散了后,他走了,我去了他师父的新帮派。迟迟等不到他,我就回了懒字。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他不再喊我老婆了。我真特么是个傻子,可我又不得不认。

我有时候会笑他口嫌体正直。有天一个五毒小哥哥给我发了两张图。

第一张图

[帮派]五毒:礼清羽在我手里,如果想要她好好的就别怼我了!

[帮派]吃瓜神刀:???

[帮派]青衫:那你杀了她吧。

[帮派]五毒:???

第二张图

[帮派]青衫:赶紧的,我给你100j,千万别让她活着回来。

五毒是以前战字的管理,和我怎么说,没怎么说过话,但是他加我QQ我没有拒绝,只是回应很冷漠,不想给别人一种很敏感的感觉,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很高冷的小姐姐,想要撩我,我也可以陪你玩玩。我离开战字后,他也走了,现在和青衫在一个帮。QQ却没有删,可能是我忘了。

和逗猫一样。

我实在没忍住有点想笑。我还记得以前等着打115的时候我在开封广场上,心血来潮接了别人的切磋,真武越功力打的血刷刷掉。他马上就来我身边了,看着我被打。我知道他是担心我被开红了,他根本没看我在哪,穿的是pvp还是pve...就是这样一只傻狗。我也不知道他是看我从来不和除了他以外的人切磋,这次突然接了这个真武的切磋吃醋了还是怎么样。他点我切磋,我接了,然后他普攻我,又不动了。我打他一套,他的血掉了,我有点心疼,不动了,他拿苍龙戳我!哦!这该死的太白狗!我就打了他一下。他又不动了,我就普攻慢慢打。

你能不能给个痛快?他文字泡发出来后。我把他打死了。他功力3.9左右吧,我那时候2.8左右。他说,老婆,你要对我负责。当前发的,我当时觉得好丢脸啊。对不起,我就该往死里打!那个真武看我们在打闹早就跑了。

这样一个人,舍得喊人来打我?我忍了好久,还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忍住。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七十九)

接上。


我惊人的发现这狗子的上线时间和我一毛一样。你说我在他不在的时候吧,我就可以上他的号,问题是,我在了他就在了,我下了他就下了。我头秃了好久后和他说了这事,然后,开始挂吃鸡。在我给他挂吃鸡之前有件事,我当时特别沉迷挖宝,也不想去琢磨这功力战力怎么提,忘记是什么时候给他上过我的号,然后他对我不提功力这做法挺看不惯的。有天挖宝的时候,他私聊我,跟我说要怎么做怎么做提功力,我听他说完后,笑了。


我心里说,这太白狗真有意思,我提不提关你什么事,我又不是非得和你玩,说得我们多熟一样。没错,我当时特别特别抗拒,别人插手我的游戏生活。

我和你们只是游戏认识的,说白了就是莫挨劳资。为什么后来...


接上。




我惊人的发现这狗子的上线时间和我一毛一样。你说我在他不在的时候吧,我就可以上他的号,问题是,我在了他就在了,我下了他就下了。我头秃了好久后和他说了这事,然后,开始挂吃鸡。在我给他挂吃鸡之前有件事,我当时特别沉迷挖宝,也不想去琢磨这功力战力怎么提,忘记是什么时候给他上过我的号,然后他对我不提功力这做法挺看不惯的。有天挖宝的时候,他私聊我,跟我说要怎么做怎么做提功力,我听他说完后,笑了。


我心里说,这太白狗真有意思,我提不提关你什么事,我又不是非得和你玩,说得我们多熟一样。没错,我当时特别特别抗拒,别人插手我的游戏生活。

我和你们只是游戏认识的,说白了就是莫挨劳资。为什么后来又特别依赖他啊...我也不知道。我在花字待了没多久就回了琬字,师父和花花那时候特别好,两人后来离开了琬字,一声不吭的,我特别生气,当天退了琬字去了懒字,我很受伤,懒字有我的室友和同学,我一个人默默想着以前的一些事。还不到一周,我就退了懒字去了葵字,因为葵字的帮主我认识,青衫也在那。还不到一个月,青衫师父花哥接受了一个帮派,叫他过去照料。花哥是个真武,很中二的道长,脾气也很好,打本那真是毒瘤。青衫去了,我也去了。我无聊啊,青衫当了指挥官,问我要不要个职位,我说不了,懒得管。哦,这个帮派叫战字叭。我个人很在意这个帮派,处理很多事情青衫都会和我商量,联赛的时候我们金兰刚打完本,挂在金兰yy,青衫说,帮派那边在喊他过去了,我说,我不想去,你陪我,他去那边打了声招呼就乖乖陪我挂了一晚上。


我是他情缘,整个帮派的人都这么觉得。


肯定啊,我六个老公呢!哪个都是我情缘。


其实他也没有刻意提,但是一个太白在帮派频道天天喊一个天香老婆,不是也得是啊。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喊上的,下意识就觉得他是在喊我,在和我说话。习惯太可怕了,我早就习惯他每天喊老婆快来奶我一下!老婆你拉我一下!老婆我走啦!老婆么么哒!老婆真好!


他在逃避。他不想管理这个帮派却碍于师父的面子。那段时间我特别沉迷跑商,他就带我跑商挂机。帮派种许愿树那天,我看着他和别人说话不理我,我就有点不开心。


[私聊]礼清羽与你私聊:青衫我想出海。

[私聊]青衫:-


组队申请马上过来了,我点了同意,到了海岛上。我说我想去看落花。我就是无聊,无聊就屁事多。那天正好端午节放假,我们学校在南方,下了好大的雨,差点把学校淹了。我不敢出去吃饭。我就和室友点了麻辣烫,正好那会挺晚了,和室友一起点当夜宵吃。


落花这个我当时是想起了室友说她情缘以前带她去海岛上看了落花。我不,我也要有人和我去看!单身狗的倔强。


端午节就我和那个室友留校,外面雨下的好大。我们下去拿外卖的时候,我已经在室友说的那个岛上了,但是那个落花叭...不是我想要的那种。青衫又陪我跑了好几个海岛。


队伍:礼清羽:教练要求上yy。

队伍:青衫:报告教练,我已经在了。


借着教他卡动作把人骗上yy,和我聊天。我不觉得我的小心机他看不出,嗯哼,演呗。他和我讨论帮派的一些事,我们帮派刚刚接手,很多事都在弄,制度也要完善。我挺尴尬的,我一边吃东西一边听他说话。我的习惯告诉我,吃着东西和别人交谈特别不礼貌,我也很少出声应和。还是礼貌问了一句,你不介意我连麦吃东西吧?这句话让我莫名觉得羞耻感爆棚,好像被人窥探了什么。


师父进队的时候,我差点被呛住。


队伍:礼清羽:师父晚上好。

队伍:师父:徒弟来拜师。

队伍:礼清羽:我在偷情。

队伍:师父:没对象的可以,有家室的不行。

队伍:礼清羽:欸,青衫你有家室吗?

队伍:青衫:-


我和他说了声,和师父去了江南也退了队,拜完师,又麻溜的滚回来看风景。我外卖吃的差不多了,聊扯到零点,互道晚安就睡了。


我没告诉他,其实那天晚上我没睡着,不是因为关于他的什么。我和室友一起点外卖,她下单,份量标准都默认和她平时一样,我当时想着也没什么问题。下线后晚上胃疼了一整晚,差点以为自己会死在床上。坚强的我下床找了止疼药吃了,再喝点热水,趴在桌子上浑浑噩噩到了凌晨三点,我想我差不多麻木了,躺到床上艰难的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出了一身汗。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七十八)



太白青衫


在天刀,太白真的挺多的。像我身边太白最多的时候,师父是太白,徒弟是太白,师弟是太白,亲友还是太白...杀不尽的太白狗(x)。我金兰就这么一个太白,可稀罕了。看了树洞前面的就知道,我真的光速打脸,之前姐妹问我要不要和金兰处情缘,我说不要,不喜欢太白。后来,我好喜欢他,可我不敢说,让我狠狠体会了一把暗恋的感觉。


青衫在我眼里和很多太白都不一样,我之前偏向于把他归类为我绑定定那种人,后来又觉得他gay里gay气,直到他直的把我快气死了,我才明白他是独一无二的。和对姐妹那种感激式的喜欢不一样,我就是单纯喜欢他这个人,可人家死活不谈恋爱。


我最讨厌工科男了!却特别喜欢青衫。...



太白青衫


在天刀,太白真的挺多的。像我身边太白最多的时候,师父是太白,徒弟是太白,师弟是太白,亲友还是太白...杀不尽的太白狗(x)。我金兰就这么一个太白,可稀罕了。看了树洞前面的就知道,我真的光速打脸,之前姐妹问我要不要和金兰处情缘,我说不要,不喜欢太白。后来,我好喜欢他,可我不敢说,让我狠狠体会了一把暗恋的感觉。


青衫在我眼里和很多太白都不一样,我之前偏向于把他归类为我绑定定那种人,后来又觉得他gay里gay气,直到他直的把我快气死了,我才明白他是独一无二的。和对姐妹那种感激式的喜欢不一样,我就是单纯喜欢他这个人,可人家死活不谈恋爱。


我最讨厌工科男了!却特别喜欢青衫。


刚认识那会也不是很熟,我也从来没关注过金兰们的面板什么的。我只想要个金兰,有就很开心了,哪里管那么多。虽然我功力在金兰里垫底的说。嘛 这样不重要,毕竟就我一个奶,也不缺dps。有天在唐门和师父说话的时候遇见个小天香,说找人带她打80,那会还不是个人cd。我那周刚好80没打,师父那种大佬级人物是不打80这种小本的,我有强迫症,我一定要清完,就像我现在尽量每天把社交盒子也给刷完。我就组了这个小天香,嗯...有多小?大概就是战力2.几的样子,我估计,她进本也没有穿pve。我有点慌,就私聊了青衫,让他帮我打一下80,助战。结果好死不死,我开招募放人放满了。这个天香全程切奶穿pvp,我看打得很顺利也就没多说什么。出本给青衫道歉,说了句,以后我打本再找你。事实就是这样,我后来打本打不过或者带回流之类的都喊他来打工。然后我???


我当然是在空气墙外面喊...

[当前]礼清羽:青衫,咬它!

[当前]礼清羽:66666666666666

[当前]礼清羽:青衫姐姐好棒哦!青衫姐姐我爱你!


没脸没皮的。


[当前]青衫:lqy你闭嘴,以后别喊我!


我内心:哟,嘿嘿嘿嘿嘿(痴笑)。


后来我就没见过那个天香,不过有意思的是,她在助手上和我说,她师父都是能单刷的,不懂我为什么叫那么多人,满满的嫌弃。我:???我又不是她师父,而且你穿pvp我都没说你。爷新?哦。


青衫是个有文化的太白狗。什么叫有文化?我们金兰ID大部分他想的。我们金兰组起来没多久,青龙就开了,大家象征性的去嫖了一把。基本上出了改名符,除了我姐妹,他出了皎霜河,第一把。我姐妹又出了皎霜河又出了跷跷板,青衫玩天刀一年多前前后后出了四个冶玲珑·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可怕到是,他这还是数据党计算捡的,什么时候开盒子,囤多少,在哪开才能使掉落几率最大。


我们金兰第一次的ID我贴一下。

唐门:泪竹笙笙眼含情

太白:雪飞飘飘剑意渺

天香:花海茫茫伞蕴香

移花:笛音袅袅花醉心

移花:落槿笙笙染苏颜

真武:墨腻靡靡心不改

神刀:罡风烈烈吹狂刀


不是所有人都改了,第一次和别人改ID的我还是好开心。师妹刷回流90的时候,我把青衫拽过来打工。其实第一次第二次看他打本还不觉得怎么样。太白嘛,那几个招式见多了,更别说我师父还有特效,那个龙晃的我眼花。怎么说青衫打架撸本的样子呢?凶!超级凶!就是有那种往死里打的狠劲。


咳咳咳,说白了就是看他打人撸本,有种疯狗狂咬的感觉。


[当前]礼清羽:你好凶啊。

[当前]青衫:-

[当前]师妹:他不凶对不起这战力。


哦?我从来不关心金兰的功力战力,然后点开他的面板一看,4.几,具体他那时候多少我忘了。陷入沉思。打完后,他打个告辞就退队了,我也就溜了。本来我以为我和金兰们就一直都是这种打打小本,看看风景的关系。吃鸡赛季中了,姐妹让我帮他上段,我一直都是,怎么说呢,那个时候还有宗师令,我把邮箱弄满了就不吃了,不吃了我又闲不住,就想借号玩吃鸡,自己的号一般赛季中期就上宗师了。上个赛季末,因为我不是a了一段时间嘛,就赶在最后一天上了宗师。当时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姐妹会上不了宗师,就说下个赛季帮你上。所谓的下个赛季我的确是在帮姐妹上分,很快就宗师了。其他金兰知道这件事后也开始嚷嚷,因为青衫那段时间网出了问题,就是一进吃鸡就掉线,我就接了他的号,帮他吃鸡。


在这里说明一件事,就是吃鸡这件事本就是我实在无聊主动问别人要的号。我吃鸡一般都是死亡单排挂号进前三,当然也有落地成盒的时候,我主要心态好的一匹,也不气,再来不就可以了。帮青衫吃鸡这件事就让我和他有了私下的交流。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七十七)

唐门子羽


子羽就是我姐妹。


在世界上喊话,然后捡到了我。照他本人的意思说,他原本是想往他们帮拉人的。其实就是组个金兰然后说金兰跟帮,以达到给帮派拉人的目的。但有点尴尬的是,我当时在花字帮,他在姬字,这两个帮派恰好是一个联盟的。这个联盟是四个帮,相见欢,姬字,谢家和刚刚加入不久的花字帮。在一个联盟,你也不好挖人家墙角呀,所以我当时是金兰谱里唯一一个不是姬字的人。我也幸好不是姬字的人,这让我避免了一些风波。


我进金兰谱的时候,虽然是刚刚认识的,但是却不是最晚进的。避免了一些很尴尬的情况。这里我所指的是不存在一群人玩了很久,然后你像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他们的生活的那种尴尬。至少在这个...

唐门子羽


子羽就是我姐妹。


在世界上喊话,然后捡到了我。照他本人的意思说,他原本是想往他们帮拉人的。其实就是组个金兰然后说金兰跟帮,以达到给帮派拉人的目的。但有点尴尬的是,我当时在花字帮,他在姬字,这两个帮派恰好是一个联盟的。这个联盟是四个帮,相见欢,姬字,谢家和刚刚加入不久的花字帮。在一个联盟,你也不好挖人家墙角呀,所以我当时是金兰谱里唯一一个不是姬字的人。我也幸好不是姬字的人,这让我避免了一些风波。


我进金兰谱的时候,虽然是刚刚认识的,但是却不是最晚进的。避免了一些很尴尬的情况。这里我所指的是不存在一群人玩了很久,然后你像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他们的生活的那种尴尬。至少在这个金兰我不是最后一个,我是靠前的。不然我会很拧巴,无所适从。


姐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脑回路总是奇特的,他特喜欢我,不过是因为唐门没有人奶!嗷!开个玩笑啦,他是高兴我在的话我的功力垫底,他倒数第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姐妹是姬字的指挥官,他说话做事也特别有路数。至于他嘤嘤嘤???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男孩子要说...


[帮派]子羽:帮主人家想去修罗内城QAQ

[帮派]子羽:大家来搬酒了好咩?

[帮派]子羽:嘤嘤嘤怎么没人啊...


(冷静数秒回来扣字)


社会主义好姐妹!我后来想肝回流变矮子也是为了和姐妹更搭。刚认识那会,我也就还没走出唐门离开的阴影叭,然后也没太把这个金兰当回事,就也没想过以后会这么要好。我只是要一个金兰,但是我内心还是有点抗拒和别人接触,可惜,姐妹又可爱又好说话...这该死的男人!问题是他还是个唐门!!!(唐门弟子:我世家大族做了什么?我:闭嘴,我喜欢你们。唐门弟子:哦Σ(|||▽||| ))


在男色的诱惑下,呸,就是我太无聊了,有事没事去找我姐妹搭话。他一上线我就向他问好。我以前特别喜欢钓鱼,就天天守着公告看哪有没有鱼群,有就马上传送过去钓鱼,和姐妹组队开始瞎BB,我好久都没和别人瞎扯了,也好久没人这么听我说话了。我那时候还常常想起以前的事,失眠,做噩梦,怕的心神不宁,我在怕什么?不过就是看的到未来的路一下子被调转了方向,不知道通向何方,所有的不定性因素积压在我胸口,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会在很深的夜里和姐妹瞎BB,扯些有的没的,讲讲我以前那个也是唐门的情缘,然后哭着睡着...


我一开始没有想深交,可我这人吧,就是喜欢扯,天刀助手又老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敏感词搞得我意思表达的很不准确,或者是根本没让人看到我在说什么。有次姐妹和我说让我造船的时候,我就说,我只想挂机。结果挂机这两字发不出去。可能他也是忍了好久吧,就让我加他QQ。当然最初也是和他交流最多。他也没和我说什么关于他自己或者金兰其他人的事。只是问我要不要重新找个情缘?金兰里太白也很不错。金兰其他人的话,在联盟频道看见他们说话了或者打掠夺了看见了就会刻意加上。


我喜欢看风景,囤了一堆坐标点要跑,到了就挂机。我有时候在极境岛看风景碰上鱼群,我组姐妹问他来不来看风景,钓不钓鱼,他说我浪费时间,他要蹲拍卖行。他也不是没有陪我看过风景。我以前在贴吧看到个弹琴的网红小姐姐,听说每天晚上出现在鹤峰弹琴,我连续蹲了三天,第三天我一个人蹲的无聊,喊姐妹过来的时候蹲到了,结果这个网红小姐姐和我说他是男孩子!!!蠢哭了。姐妹主动喊我看风景是在移花岛,我很少去移花岛,除了开图做任务,我基本上只有打本才会去那。姐妹真的很喜欢移花岛,有次活动开盒子,他开出了不争高低,就是那个跷跷板,然后卖了,现在已经是个移花了,就是他这个移花嘛...101挡剑能把自己弄死,输出只比切奶的天香高一点(有点想笑)。


后来因为金兰改名这事,他拉了个金兰群,大家都来了,基本现在除了帮姐妹挂吃鸡,感觉也没什么交集。金兰一个个吃鸡都像极了cxk!我有什么办法!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七十六)

新认识的金兰很有意思。


每个小哥哥我都很喜欢。


听上去很渣,我确实喜欢他们,哪怕现在他们总是欺负我。


我累了。


我是真的累了,就缺一个离开的理由。


和新的金兰打本日常,吹牛扯淡,总让有种不负相遇一场的感觉。渐渐从离开唐门的低谷,被前金兰抛弃的狼狈中走出来。


我无数次形容过我自己的状况,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振作起来,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未来种种,我的生活一下子偏移了固定的轨道,而我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无法站起来往前走。


他们的出现,起码让我的游戏生活正常了起来。


金兰一共九个人,唐门子羽,太白青衫,丐帮葫芦,移花...


新认识的金兰很有意思。



每个小哥哥我都很喜欢。



听上去很渣,我确实喜欢他们,哪怕现在他们总是欺负我。



我累了。



我是真的累了,就缺一个离开的理由。



和新的金兰打本日常,吹牛扯淡,总让有种不负相遇一场的感觉。渐渐从离开唐门的低谷,被前金兰抛弃的狼狈中走出来。



我无数次形容过我自己的状况,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振作起来,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未来种种,我的生活一下子偏移了固定的轨道,而我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无法站起来往前走。



他们的出现,起码让我的游戏生活正常了起来。



金兰一共九个人,唐门子羽,太白青衫,丐帮葫芦,移花瑶瑶,天香礼清羽,移花雅南,神刀周哥,真武襄宝,真武陌忆。


接下来每个人的故事我都分开写,毕竟都是我老公。


迷笙。

迷笙

【树洞】如果可以还我一个天涯。(七十五)

我今天转回了成女体型,又好像回到了原来的日子里。拥有着师父的宠爱和亲友的关心的日子。

其实一切早就不一样了。

前金兰好不容易能删我的时候,我正好在西湖边一个人截图。

后来我哭着对师父说,我不管,我也要个金兰。师父说可以把我拉进他的金兰谱,安慰我,让我别哭。

不久,有天下午做缉拿。

[世界]子羽:金兰来dps和平胸奶妈!

不知道是手欠还是什么,我马上私聊过去了。然后就开启了一段孽缘。喊话的是个唐门,可能也是因为是个唐门吧,总要把对这个门派的执念慢慢戒掉。

子羽跟我说,让我退队,和他们刷好友度,也是做缉拿。我想想,好吧。然后他组我了。

当时队里是我和子羽,还有瑶瑶姐姐和太白青衫。怎...

我今天转回了成女体型,又好像回到了原来的日子里。拥有着师父的宠爱和亲友的关心的日子。

其实一切早就不一样了。

前金兰好不容易能删我的时候,我正好在西湖边一个人截图。

后来我哭着对师父说,我不管,我也要个金兰。师父说可以把我拉进他的金兰谱,安慰我,让我别哭。

不久,有天下午做缉拿。

[世界]子羽:金兰来dps和平胸奶妈!

不知道是手欠还是什么,我马上私聊过去了。然后就开启了一段孽缘。喊话的是个唐门,可能也是因为是个唐门吧,总要把对这个门派的执念慢慢戒掉。

子羽跟我说,让我退队,和他们刷好友度,也是做缉拿。我想想,好吧。然后他组我了。

当时队里是我和子羽,还有瑶瑶姐姐和太白青衫。怎么说呢,除了青衫我能明显感觉是个男孩子外,瑶瑶姐姐哪怕是个男号我都觉得他是妹子。我当时喊子羽就是喊姐妹姐妹,鬼知道一个玩唐门萝莉,会嘤嘤嘤的是个汉子啊!

好友度刷了一下午,瑶瑶有事先走了,后来是我和子羽还有青衫刷完了,进了金兰谱。我马上和师父炫耀!我的金兰太硬核了!真好!

后来就变成了,我觉得金兰里只有青衫一个男孩子,变成了,其实金兰只有我一个妹子。

略略略!

迷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