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社园

105.5万浏览    7364参与
无名氏

沙雕慎点

是社园群里的脑洞🤪🤪🤪

沙雕慎点

是社园群里的脑洞🤪🤪🤪

梦离

早安

社园社无疑#
海盗系列#
我真短#
@芊粟给社园催婚 点的梗#
我好菜#
艾玛微病娇向?#
开始食用↓
 
  当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射进海盗船里时,大多数人已经清醒了,昨夜美梦消散,又是新的一天。
  克利切伸了个懒腰,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后走出了房门。
  阳光暖洋洋地,海风轻轻吹拂着脸庞,一切是显得那么自然,大多数人已经在岗位上了。
  克利切巡视一番,大步走向一个房间,敲响了房门:
  “伍兹你在里面吗?”
  “唔……干什么?皮尔森我劝你最好别打扰我睡觉。”
  “啧,再不醒来你可就要迟到了。”
  “明白了。”
 ...

社园社无疑#
海盗系列#
我真短#
@芊粟给社园催婚 点的梗#
我好菜#
艾玛微病娇向?#
开始食用↓
 
  当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射进海盗船里时,大多数人已经清醒了,昨夜美梦消散,又是新的一天。
  克利切伸了个懒腰,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后走出了房门。
  阳光暖洋洋地,海风轻轻吹拂着脸庞,一切是显得那么自然,大多数人已经在岗位上了。
  克利切巡视一番,大步走向一个房间,敲响了房门:
  “伍兹你在里面吗?”
  “唔……干什么?皮尔森我劝你最好别打扰我睡觉。”
  “啧,再不醒来你可就要迟到了。”
  “明白了。”
  里面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
  过了一阵子,艾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戴着手套的手揉了揉眼睛:“瞧,我这不是起来了吗?你干嘛还要催我呢……”
  “啧,要是你真能每天自觉起床,克利切还会来叫你吗?”
  “切。”艾玛不服输地嘀咕了一声。
  “早安,我的小姐。”
  “早安,皮尔森先生,不过,我可从来没承认过我是你的。”
  “要说也只能说你是我的呐~”
  “行了行了,我的小姐,克利切先去值班了。”
  “呐,不送。”
  艾玛望着克利切离去的背影,再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
  “什么时候,你才能是艾玛一个人的呢……皮尔森先生……”
—end—
应该是糖?
艹,我真短

老格

【魔。】

奇幻pa⚠️


——————————

“唔,先生,你还要什么。”

侍从在一旁端着银质盘子,盘里盛着许多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容器,里面盈着色彩缤纷的液体与药物。

他望着专心致志调制魔药的梅林,冲身后的女孩眨了眨眼。绿发女孩心领神会,挑着沾满血迹的嘴角,冲他眨了眨眼。

黑色的双眼盈满笑意,侍从不禁愣住,心脏慢了一拍。

脸有点烫烫的。

“皮尔森。”

“皮尔森?”

“克利切·皮尔森!”

一声严厉的斥责猛地把他拉回现实。

梅林淡漠的望着他,微微皱了皱眉,蔚蓝如深海双眼里充斥着不耐烦。

“你在愣神吗?”

“不、不…先生,”他急忙把目光投到梅林身上...

奇幻pa⚠️








——————————

“唔,先生,你还要什么。”

侍从在一旁端着银质盘子,盘里盛着许多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容器,里面盈着色彩缤纷的液体与药物。

他望着专心致志调制魔药的梅林,冲身后的女孩眨了眨眼。绿发女孩心领神会,挑着沾满血迹的嘴角,冲他眨了眨眼。

黑色的双眼盈满笑意,侍从不禁愣住,心脏慢了一拍。

脸有点烫烫的。

“皮尔森。”

“皮尔森?”

“克利切·皮尔森!”

一声严厉的斥责猛地把他拉回现实。

梅林淡漠的望着他,微微皱了皱眉,蔚蓝如深海双眼里充斥着不耐烦。

“你在愣神吗?”

“不、不…先生,”他急忙把目光投到梅林身上,谦卑的把身子往前探了探。

“先生您刚才说…”

“算了,”他烦躁的叹了口气,“我自己来。”

“…先生。”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克、克利切帮您拿…”

“艾玛·伍兹。”

“啊…?”

皮尔森愣住了。

“伍兹小姐,进来吧。”

梅林把手中的一枝蓝色羽毛放下,那支羽毛顿时像活了似的跳动起来,周围还跃动着点点莹光。

“啊呀…”女孩从阴影处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快乐天真的神气,可惜嘴角的几抹猩红早已出卖了她灵魂的浑浊。

“梅林先生,您发现我了?”

“你的活都干完了吗?”

“啊呀…是的呢。”她装出及其乖顺的样子,眨着眸子望着梅林,颇有几分恳求的意味,“所以…”

“算了,”梅林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去吧,不过别影响她工作。”

“谢谢先生!”

女孩的暗绿色发丝轻轻拂动着,在空中停滞了下,她很快便消失在蜿蜒的长廊里,只留下一片轻快的脚步声。

皮尔森望着她的背影,怅然若失。

“年轻可真好,”梅林把那支湛蓝的羽毛向空中一抛,羽毛顿时化为一个平静女人的脸的幻影。

“伍兹来找你了,”梅林冲那幻影说道,“把珍贵的魔药和实验器具收好。还有,到花园里去,或者进城里,乡下也可以。不要在我的府邸里玩。后天必须回来。”

“…好。”

无比平静的声音,里面却藏着掩盖不住的喜悦。

“…”

“你怎么了?”

梅林察觉到了男人的郁闷,眉梢不禁微微挑起。

“明明…不能让外人随便闯进来的…”

皮尔森低声嘟囔道,眼睛里的失落悉数泄露出来。

“是的,所以你得去绕着欧蒂利斯小镇跑三百圈,你不应该把她带进来。”他提醒道。

“克、克利切的意思是黛儿小姐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她不应该…”

“黛儿小姐作为一个巫医来说一直尽职尽责。我一直是个不严格的上属。我认为,她需要适当的休息。”

“倒是你,皮尔森,【斥候】。总是精神涣散,开小差,我是时候该考虑把你送到亚瑟王那里了。”

皮尔森偷偷的翻了个白眼,这时,梅林突然伸出手,揪下了他的一根头发。

“!”

“魔药的最后一个调剂品。”

梅林喃喃自语道。

“嫉妒之人的发丝。”

那丝棕色的头发很快掉进了紫色的液体里,砰一声,深紫色极速搅动着,很快变成了蓝色。

如新生婴儿眼睛般纯真的蓝色。










“皮尔森先生。”

在皮尔森被罚打扫卫生,正在清理着大厅里的名贵花瓶时,一只脑袋从窗外探了出来。

“伍、伍兹小姐?”“嘘!”女孩冲他招了招手,“罗伊先生呢?”


“出去了。”


他说着失落的把手里的花瓶放下,“这个梅林,动、动不动就罚克利切…”

“喔唷,”伍兹愣了一下,随即舒展了好看的眉眼,“真可怜呢…那次的事真是抱歉哦。”

“没、没事…”他立即露出笑容,“伍兹小姐,克、克利切为了你怎样都可以…”

“哦,”而她只是有些无聊的垂下了眸,打量着对方,“你脖子上怎么回事。”

“???”

皮尔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处,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

伍兹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想要触碰,却似乎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咬到,急忙抽回手指。

“天啊,”她吮吸着自己的食指,大大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惊讶,“你和萨贝达有一腿?”

“嗯?”

…萨贝达?

那个红发的帅小伙吗,他可不怎么认识他,只是在一年一度的浆果节时遇到了他,那时皮尔森正要骑着三头犬去黑色森林里找小红帽。

哦,那小伙气急了可是会变成狼的,称号为【感染】

别问克利切怎么知道的,他可不想因为把一只狼崽子当作狗差点抱回家,结果被头狼萨贝达发现的血腥故事再讲一遍。

不过…萨贝达并没有伤到他。

“萨、萨贝达?”

“是啊,”女孩扑闪着眼睛,有些疑惑的望着他,“你看不见吗。”

黑色的纹路,奇怪的符号…还有一点暧昧的蓝色痕迹。

“可能因为我是吸血鬼吧,”艾玛笑着耸了耸肩,“你什么时候和他搞上的?不知道这很危险吗?”

“…克、克利切不明白…”

“这种符号是狼人们表达亲近而标记上的。我的祖母脖子上就有一个。有了标记后,两个人的灵魂会互相牵制,生同生,死同死。”

“对于萨贝达这种冒失的头狼,这可真是件危险的事。”

她笑着说道,眼里闪着光。

“可是这不可能。”皮尔森再次触碰自己的后颈,那里仍旧没有任何异常,如同一潭死水。






“太糟糕了。”

一个庞大的黑影从月光下的屋檐上落下,在掉到地上的时间里逐渐化成人形。

月光亲吻着那一头如同火一般正在肆意燃烧的短发,在上面镀了层银辉,显得刺眼性感。

而在屋子下等待着的人则显得十分松散,异色的眸子闪着微光,惰懒极了。

“小乖乖的暗恋对象发现克利切了呢。”

狼人抚摸着他的短发。

“克、克利切可不知道,她原来是吸血鬼,还、还以为是僵尸来着。”

“看、看来藏不久了啊。”

狼人发出一阵阵嚎鸣。

“是的是的,”皮尔森揉了揉他的耳朵,“克、克利切可不怕,克利切会在那之前把【梅林】干掉。”

“作为你的战友,”狼人终于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人语,“我会帮你的。”

“那当然了,辣甜心。”

“这么说话可不像小乖乖【斥候】,宝贝。”









小溪呐
社园!两个小天使!【安详】 日...

社园!两个小天使!【安详】

日常手残_(:D)∠)_

_园丁:皮尔森先生这个可不可以...¯﹃¯
_慈善家:伍兹小姐不可以!

社园!两个小天使!【安详】

日常手残_(:D)∠)_

_园丁:皮尔森先生这个可不可以...¯﹃¯
_慈善家:伍兹小姐不可以!

suda

玫瑰-社园

occ选手上线

又把决定要发的文给鸽了(bushi)

所以写篇刀子啥的水一水?

除社园外请勿ky其他cp

艾玛的日记视角

————————

六月二十八日

克利切早上说会给我带礼物的,但是已经晚上了他还没回来,我好担心克利切……


六月二十九日

一晚上没休息了,艾米丽一大早就敲开了我家,说有一件事情让我做好准备。


六月三十日

医院的气味好难闻啊……克利切我们回家好吗?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花饼


七月一日

下起了好大的雨,艾米丽陪我到了那个地方,我的克利切啊,你放心,我马上就来了……


七月二日

克利切克利切,我种了一朵玫瑰,你觉得好看吗?只不过周围的人都看我怪怪的,这是怎么回事?


七月三日

克利切...

occ选手上线

又把决定要发的文给鸽了(bushi)

所以写篇刀子啥的水一水?

除社园外请勿ky其他cp

艾玛的日记视角

————————

六月二十八日

克利切早上说会给我带礼物的,但是已经晚上了他还没回来,我好担心克利切……


六月二十九日

一晚上没休息了,艾米丽一大早就敲开了我家,说有一件事情让我做好准备。


六月三十日

医院的气味好难闻啊……克利切我们回家好吗?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花饼


七月一日

下起了好大的雨,艾米丽陪我到了那个地方,我的克利切啊,你放心,我马上就来了……


七月二日

克利切克利切,我种了一朵玫瑰,你觉得好看吗?只不过周围的人都看我怪怪的,这是怎么回事?


七月三日

克利切,我被艾米丽和父亲锁在家里了,他们说我生病了,可是我没有啊,艾米丽就知道骗人


七月四日

你看,克利切,那片星空真好看,你一定是最亮的那颗吧?我会如愿的在你的身边吗?


——————————

总结:写的是克利切先生为了给艾玛买她最喜欢的玫瑰花却被马车给……短短的七天日记(超小声)

啊啊啊我果然还是不会写刀子

太卑微了


welkin华
#工具箱里是你发着光的手电#社...

#工具箱里是你发着光的手电#

社园还是心底的那份温暖啊

深夜各位都睡了吗


#工具箱里是你发着光的手电#

社园还是心底的那份温暖啊

深夜各位都睡了吗





阿八

欺诈组(内含佣社,园社园)

  还是私设如山

  带有一点点前社和佣社

  emm主要是欺诈社园嗯

  “日安,我的小野猫。”这位魔术师俯视着他。“我亲爱的克利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瑟维俯下身子强迫他抬起头,他呆呆的看着这位魔术师,“衣冠禽兽。”魔术师笑了笑:“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我呢?我有哪里不好?我可以改啊。”“你杀了伍滋小姐。”克利切面无表情的说。“克利切!”瑟维忍不住大喊,“我这是在救你啊,难道你忘了前几天她是怎么对你的吗?!”“然后呢?你把克利切囚禁在这个房间里,剥夺克利切的自由?”魔术师看着坐在床上的克利切,“先来把早餐吃了吧。”他看着瘦弱的克利切,...

  还是私设如山

  带有一点点前社和佣社

  emm主要是欺诈社园嗯

  “日安,我的小野猫。”这位魔术师俯视着他。“我亲爱的克利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瑟维俯下身子强迫他抬起头,他呆呆的看着这位魔术师,“衣冠禽兽。”魔术师笑了笑:“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我呢?我有哪里不好?我可以改啊。”“你杀了伍滋小姐。”克利切面无表情的说。“克利切!”瑟维忍不住大喊,“我这是在救你啊,难道你忘了前几天她是怎么对你的吗?!”“然后呢?你把克利切囚禁在这个房间里,剥夺克利切的自由?”魔术师看着坐在床上的克利切,“先来把早餐吃了吧。”他看着瘦弱的克利切,心里有种想把他狠狠的搂在自己怀里保护的欲望。“放克利切出去,克利切受够了。”说到这里,突然房间的门一开,是奈布。“佣兵先生,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瑟维整了整衣服起身问道。“我来是告诉sir一个消息,当然,是坏的,瑟维先生,在接下来的日子你保护好sir。”“什么消息?”克利切镇镇的问,“那位园丁,也就是说艾玛,她没有死。”克利切又回想起在前几天,园丁是怎么用刀子把他的身体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最后瑟维在地下室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回去疗伤,直到现在。“瑟维先生,你只是击中了她的肩膀,她并没有死。”“什么?那她现在在哪儿?”“我也不清楚,但是她随时都有可能把sir带走,要注意了 。”奈布皱着眉说道。“伍滋小姐还活着?太好了!克利切要去找她。”克利切似乎并没有在意前几天所发生的事情,看了看身上的疤痕,正准备起身却被奈布按在床上。“sir,你要冷静,这关乎于你的命。”“我们在保护你,克利切”瑟维补充的说道,“艾玛她疯了。”奈布说,然后趁着克利切失神时一掌打在克利切脖子上,克利切就昏睡了过去。

  在克利切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克利切决定逃出去找艾玛。他临走时留了封信,“抱歉,克利切还是决定了,伍滋小姐还在等克利切……”写完后就跑去了艾玛的后花园,坐在池子边上等着。而另一边的瑟维和前锋奈布也看到了那封信,“这可真糟糕。”

  “瞧瞧这是谁?我的皮尔森先生~”“伍,伍滋小姐,很抱歉克利切没有保护好你,胳膊还疼吗?”克利切起身伸手去查看艾玛的肩膀,艾玛拍开克利切的手,“给我滚开,你没资格来动我。”“伍滋小姐?”“不要叫我的名字!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不放手?你应该去死!”艾玛指着他喊道,此时还是虚弱的克利切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抱,抱歉,伍滋小姐,是,是克利切该死,克,克利……”说着,却被艾玛推倒,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睁开眼,身子周围裹满了稻草,抬头看见艾玛一脸微笑的把玩着手里的火柴,“皮尔森先生,如果把稻草人点着,罗伊先生他们会不会看到这个信号呢?”克利切惊恐的看着艾玛:“不,伍滋小姐,这样不太好。”“这太好了!”艾玛狂笑着把稻草人点着,“没人会来烦我了,没人会…”她眼里流着泪水,人格分裂的她大叫:“抱歉,抱歉……皮尔森先生,抱歉!”克利切痛苦的挣扎着,火辣辣的刺痛蔓延全身,瑟维他们赶到这里时只看见一具燃烧的稻草人和摊坐在地上的园丁,泪涌了下来。

温暖融心

庄园众人争夺艾玛的日常(1)

(假设约瑟夫也能进双监管)

“哦呀哦呀,这局有艾玛小姐呢。”

杰克看着对面的求生者阵容,不禁轻笑一声。

“是的,不过我感觉旁边那些求生者真的很碍眼呢。”

约瑟夫擦着刀,同样微笑着说道。

确认过眼神,

都是要佛艾玛的人。

﹍﹍﹍﹍﹍﹍﹍﹍﹍﹍﹍﹍

今天的凉凉河公园,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平静.... 吗?

“奈布你TM别跑!有本事站在原地让我打一下啊!”


“傻子才会站在原地让你打!你和那老头子(?)的心思我们早就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这些伪绅士碰艾玛小姐的!”

“都说了别叫我伪绅士啊啊啊啊啊!老子TM今天不打死老子就不姓杰!”

“有本事你来啊略略略~”

系统:奈布·萨贝达砸中监管者

奈布·...

(假设约瑟夫也能进双监管)

“哦呀哦呀,这局有艾玛小姐呢。”

杰克看着对面的求生者阵容,不禁轻笑一声。

“是的,不过我感觉旁边那些求生者真的很碍眼呢。”

约瑟夫擦着刀,同样微笑着说道。

确认过眼神,

都是要佛艾玛的人。

﹍﹍﹍﹍﹍﹍﹍﹍﹍﹍﹍﹍

今天的凉凉河公园,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平静.... 吗?

“奈布你TM别跑!有本事站在原地让我打一下啊!”


“傻子才会站在原地让你打!你和那老头子(?)的心思我们早就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这些伪绅士碰艾玛小姐的!”

“都说了别叫我伪绅士啊啊啊啊啊!老子TM今天不打死老子就不姓杰!”

“有本事你来啊略略略~”

系统:奈布·萨贝达砸中监管者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监管者120秒

“奈布.....好厉害啊.....”

艾玛看着夕阳下(?)奔跑的两人,不禁感叹道

“伍....伍兹小姐......我们还是先破....破译吧”

克利切站在电机旁,有点紧张。

“对啊艾玛,不用担心奈布的,大不了等一下我把他摁在地上强摸就醒了。”

艾米丽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让周围的人都发了一抖。

wc...... 看艾米丽这表情...... 奈布即使没死在杰克手上..... 也会死在“艾大力”的针筒上吧.....

但在艾玛眼里,艾米丽的微笑就像是天使下凡,充满着慈悲,让人的心不禁沉静下来。

“真的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除了这次)”

“嗯!那我去破译了,天使再见!”

艾米丽微笑着向艾玛挥手,接着,她拿出了四厘米粗的针筒。

“毕竟答应艾玛了呢......呵呵....”

﹍﹍﹍﹍﹍﹍﹍﹍﹍

而约瑟夫那边,他已经跟部分求生者打好了关系。


“伊莱先生,不给奈布一只鸟吗?”

约瑟夫如此问道。

“啊?”

伊莱一脸看傻缺的表情望向约瑟夫。

“你觉得呢?我的鸟是留给艾玛小姐的好吗?奈布随他去好吧!”

奈布:???伊莱你TM

﹍﹍﹍﹍﹍﹍﹍﹍﹍﹍

“玛尔塔小姐!”

“啊,是艾玛呀,有什么事吗?”

“不不不,没有,只不过奈布快要倒地了诶,玛尔塔小姐不准备去救奈布吗?”

“嗯......艾玛小姐说的对呢,我马上就去支援奈布,艾玛小姐就拆椅子吧。”

玛尔塔对艾玛笑了一下,随后拿起枪就跑向了奈布的方向。

而奈布那边,他已经只剩一个血了,而杰克还在穷追不舍。

“wc伪绅士你还真追我一整局啊!!!你TM不能追别人吗!”

“老子说了,老子不追到你就不姓杰!”

“切!”

奈布继续向前跑着,突然,他看见了玛尔塔的身影。

“玛尔塔!你来的好!快帮我轰一炮!”

突然,玛尔塔的枪瞄准了奈布.。

“不想被轰,就乖乖被杰克打死吧。”

玛尔塔笑的灿烂。

奈布:wc

杰克:兄弟,谢了!

玛尔塔:谢什么兄弟,举手之劳!

﹍﹍﹍﹍﹍﹍﹍﹍﹍﹍﹍﹍

晚上,游戏结束后,奈布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

疯了..... 都疯了......

为森么,为森么要这么针对我!

奈布心很累。

“吱呀”

“嗯?”

“奈布先生,我来看你了。”

艾玛向奈布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

“打扰你休息了吗。”

“没有!怎么可能有!”

奈布连忙坐起来。

“那我打扰啦。”

艾玛坐在床边,拿出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一些布丁。

“这是我亲手做的,但做了太多,就分了些给庄园里的小伙伴”

“你知道吗,当克利切先生接布丁的时候,脸红的像一个大苹果呢!而且手也在不停的抖,我问他怎么了,他就好像受惊了的小兔子,接过布丁就跑进了他自己的房间,真的很可爱呢。”

“奈布,你吃一点吧,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吃。”

艾玛向奈布吐了一下舌。

“不用尝,我知道肯定很好吃。”

“可.....”

“好啦,快走吧。(我感觉岳父要来了)”

“嗯......”

艾玛站了起来,向奈布道了声晚安就走了。

“怎么可能会舍得吃呢?”

这是全庄园共同的心声。

﹍﹍﹍﹍﹍﹍﹍﹍﹍﹍

终于写完第一章!下篇文章就决定是佣园啦!当然也可以在评论区跟我说哦!


BM明月苓音
填个问卷(感觉这个卷子好适合艾...

填个问卷(感觉这个卷子好适合艾玛啊!)

但是我不会画花啊啊啊啊啊啊!!!!!

摸好了封面之后难得摸鱼鱼~~~

感觉好久没有画艾玛了啊......

有社园,厂园成分!

填个问卷(感觉这个卷子好适合艾玛啊!)

但是我不会画花啊啊啊啊啊啊!!!!!

摸好了封面之后难得摸鱼鱼~~~

感觉好久没有画艾玛了啊......

有社园,厂园成分!

一只小小的龍子佑

毫无意义的小甜饼~

反正我认真画也没人看,不如随便画画ಠ_ರೃ

毫无意义的小甜饼~

反正我认真画也没人看,不如随便画画ಠ_ರೃ

芊粟给社园催婚

Day4.明天也这样吧,独自努力的活着;明天不存了啊,就这样一起快乐的死去吧!

Day4.明天也这样吧,独自努力的活着;明天不存了啊,就这样一起快乐的死去吧!

/朵晞/夢與現實

300lof粉谢谢你们!!!

嗯。。。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之,300位粉丝,谢谢你们的支持。

作为庆祝。。。

这次选点文吧~

网路梗:【飞鸟症】人若伤口不结疤,便会飞出黑色的鸟;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百鸟会自动飞到心上人身边,如果三十天内心上人没有意识到白鸟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也无法解放。如果及时意识到,白鸟便会化为死去人的养貌,也就是死者复活。

cp

1.裘医(根据裘艾家族选一对)

2.杰园

3.裘舞

4.社园

5.佣空

6.前机

7.律医

根据你们的挑选选出两个最多的cp,经过筛选后会自行选择其中一个是good end, 另一个则是bad end。

截止日期为7月23号。

最后,谢谢各位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更文的⁽⁽ଘ( ˊᵕˋ...

嗯。。。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之,300位粉丝,谢谢你们的支持。

作为庆祝。。。

这次选点文吧~

网路梗:【飞鸟症】人若伤口不结疤,便会飞出黑色的鸟;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百鸟会自动飞到心上人身边,如果三十天内心上人没有意识到白鸟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也无法解放。如果及时意识到,白鸟便会化为死去人的养貌,也就是死者复活。

cp

1.裘医(根据裘艾家族选一对)

2.杰园

3.裘舞

4.社园

5.佣空

6.前机

7.律医

根据你们的挑选选出两个最多的cp,经过筛选后会自行选择其中一个是good end, 另一个则是bad end。

截止日期为7月23号。

最后,谢谢各位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更文的⁽⁽ଘ( ˊᵕˋ )ଓ⁾⁾


LOYSTEF
@泛滥_兮子言 谢谢你给我做的...

@泛滥_兮子言 谢谢你给我做的封面,社园的坑我开了,绝对不会在删文了

【社园】俗人

序章

【谢谢你教会我,独自微笑着面对世界的黑暗】。

   艾玛.伍兹眼睛微眯,双手背在身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幅度,一步步走向他,克利切.皮尔森不安的松开脖子上不整齐的领带,一步步往后退,这个表情实在太熟悉了,一瞬间又想起了那个恶心家伙。

   那个被自己好心收留却反咬自己一口的白眼狼,她那个时候长什么样子,时间过得太久好,记不太清楚了,但他知道,那个背叛了自己的家伙过的也不好,想起他的仇人也不好过时,他脸上露出一丝扭曲快意的笑容。

   ...

@泛滥_兮子言 谢谢你给我做的封面,社园的坑我开了,绝对不会在删文了

【社园】俗人

序章

【谢谢你教会我,独自微笑着面对世界的黑暗】。

   艾玛.伍兹眼睛微眯,双手背在身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幅度,一步步走向他,克利切.皮尔森不安的松开脖子上不整齐的领带,一步步往后退,这个表情实在太熟悉了,一瞬间又想起了那个恶心家伙。

   那个被自己好心收留却反咬自己一口的白眼狼,她那个时候长什么样子,时间过得太久好,记不太清楚了,但他知道,那个背叛了自己的家伙过的也不好,想起他的仇人也不好过时,他脸上露出一丝扭曲快意的笑容。

    艾玛突然停下,那张总是露出天真笑容的脸蛋没有丝毫表情,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伍兹小姐不笑时会如此尖锐到难以接近。

  【伍兹小姐,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克利切.皮尔森难得在她面前不结巴了,连贯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太熟悉伍兹小姐对他露出的恶意了,他从懂事时起,身边的人就对他露出这种讨厌的情绪,他丝毫不怀疑,伍兹小姐会对他动手,毕竟从一开始她就对自己没有好感呀。

   【我还是喜欢和这样的皮尔森先生说话】,艾玛突然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丝怀恋,【只有这样的皮尔森先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楼梯上就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两人转头看向楼梯,是律师弗雷迪.莱利,他神情疲惫,身上伤痕累累,是刚刚从游戏里回来,而弗雷迪完全无视二人往医务室走去,现在医生艾米丽应该在那里配药,为下一场游戏做准备。

     直到律师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阴影时,克利切在突然反应过来,但他现在没心情去嘲笑那个高傲的上等人,转过头问艾玛【伍兹小姐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艾玛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也朝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在她转身的一瞬间,皮尔森清楚的看见她手里闪过一抹银光。

     不着急,下次在找机会吧。

     艾玛.伍兹在心中这么宽慰自己,早晚要他付出代价,连同死在疯人院的孩子的那一份,都要统统讨回来。

      一个都不要想跑。

   作者排雷警告

    双黑社园,前期是大量的原创剧情不喜勿入。

   ooc警告,原创人物警告,be警告! ! !

        

   

1471
上色练习 (草稿流 (人体废

上色练习

(草稿流 (人体废

上色练习

(草稿流 (人体废

幻之羽

皮尔森:???我(脏话)遭谁惹谁了??(想象中的当原设拿了对方的动物涂鸦时(克利切纯属不知道帽子里有只兔子),指绘上色太难了,我觉得我是来拉低粮的质量的π_π)

皮尔森:???我(脏话)遭谁惹谁了??(想象中的当原设拿了对方的动物涂鸦时(克利切纯属不知道帽子里有只兔子),指绘上色太难了,我觉得我是来拉低粮的质量的π_π)

芊粟给社园催婚

Day3.
艾玛伍兹……
艾玛伍兹!!!!!

Day3.
艾玛伍兹……
艾玛伍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