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社工

22.3万浏览    5208参与
颐和社工
闲置理事长允冬冬

皮尔森今天很是得意,因为他泡到了世界上第一可爱的女孩子

(并不是结婚照x)

皮尔森今天很是得意,因为他泡到了世界上第一可爱的女孩子

(并不是结婚照x)

颐和社工
人生依然无底线

[欺诈组]这里插播一条新闻(上)

标题与正文没啥关联。

现代AU

瑟维X克利切

————————

克利切趴在床上戴着耳机玩着电脑。昏暗的房间里除了鼠标和键盘不停地被点击,只有廉价的黑白电视发出嘶哑的声音。

灰暗的窗帘拍在窗台上,让克利切有些分心。本应是阳光明媚的早晨,阳光却像是惧怕这间房子而不敢造访这里一般,只有一缕阳光堪堪透过窗帘。克利切在心里调侃着这儿的遮光度实在是太合格了。

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住进来了。这间奇怪的房子。

克利切身上真的没钱了,电脑是艾玛送给他的,他不能买。威廉奈布家又有男人了,他不方便住。他因为住所问题甚至和流浪汉抢过好几次桥洞和地铁站的席位。

直到他看到了一条小公寓的转卖广告。天,那价钱...

标题与正文没啥关联。

现代AU

瑟维X克利切

————————

克利切趴在床上戴着耳机玩着电脑。昏暗的房间里除了鼠标和键盘不停地被点击,只有廉价的黑白电视发出嘶哑的声音。

灰暗的窗帘拍在窗台上,让克利切有些分心。本应是阳光明媚的早晨,阳光却像是惧怕这间房子而不敢造访这里一般,只有一缕阳光堪堪透过窗帘。克利切在心里调侃着这儿的遮光度实在是太合格了。

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住进来了。这间奇怪的房子。

克利切身上真的没钱了,电脑是艾玛送给他的,他不能买。威廉奈布家又有男人了,他不方便住。他因为住所问题甚至和流浪汉抢过好几次桥洞和地铁站的席位。

直到他看到了一条小公寓的转卖广告。天,那价钱比其他公寓简直便宜太多了好吗?便宜到克利切要喊一声耶稣基督了。

克利切一边祈祷着这么体恤穷人的住所不要被人抢先,一边拨打广告上的电话号码。

后来电话那头说只要克利切开个价就卖了。克利切愣了一下,纵使是克利切这样资深的市井无赖也没有见过这么好说话的卖家,他有点疑惑。但不住白不住,不接下这房子他就要暴死在街头了。

当克利切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钱来到那个欧利蒂斯公寓门前,克利切才感觉到了什么叫死气沉沉。除了僵直坐在公寓门口脸上泛着病态的苍白的老头,就是一个带着杀气死死盯着克利切的小女孩。

克利切打了个冷战,走上了公寓二楼。上帝,那里的楼梯简直就是一堆生锈的废铁,走一步就会因为不堪负重发出刺耳的声响,吓得克利切都要怀疑自己的心脏问题了。

正当克利切如释千钧重负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却发现那把该死的钥匙根本无法插进那顽固的生锈锁孔里。靠,如果不是身上没有铁丝之类的,克利切早撬锁进去了。

克利切试了几下,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间房子这么便宜了。该不会是这个公寓的主人开不开自家的门锁才转卖的吧,克利切自暴自弃地想。

“咔哒——”

自家的门没开,隔壁的门倒是开了。一个带着礼帽蓄着胡子的中年男人从门口探出头来,看着克利切窘迫的模样。

“新来的?”男人用沙哑低沉的嗓音问道。

克利切有些愣神。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看起来这么斯文的人会住在这种地方,明明看这样子也不像是有多穷的人。克利切自顾自想着,听到对方把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才点了点头。

“打不开锁?”男人又问。

克利切别扭地点点头,他实在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进不去自己的家门。

男人从门口走出来。这让克利切看清了他的容貌——标致的五官,修剪得体的胡子,柔和但又带点小严肃的神情。就是他身上披着风衣,克利切看不准他的身材。“我可以帮你。”男人向克利切伸出手,示意克利切把钥匙给他。

克利切想了想,还是把钥匙递给了他,毕竟自己总不可能在房门口睡上一晚。

男人的手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连克利切都没能打开的锁在他的手上轻轻一转就应声而开。男人为克利切推开门,昏暗但看起来还算舒适的房间让克利切松了口气。

克利切接过男人还过来的钥匙,抬起头尴尬地说了声谢谢。 “那个,我叫克利切,克利切·皮尔森。如果方便的话,你叫……”

“瑟维·勒·罗伊,是一名魔术师。”没等克利切说完,瑟维就迅速接过克利切的话。“希望你能早日适应这里。”

克利切没能理解瑟维的阴阳怪气,也没来得及消化瑟 维的言外之意。此时克利切的心里只有一个问题困惑着他,看瑟维还挺熟悉这里的,当下就不加犹豫问了出来:“那个,罗伊先生,这间房子的原主人为什么会……”

而瑟维好像知道克利切将问什么一样,立马接过话:“这间房的原主人是个生意人,而这里风水不大好。你知道,风水这东西对做生意的有多重要。”瑟维的语气多了一点敷衍,显然不喜欢聊这些话题。

而克利切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兴奋地看向瑟维:“你,你是魔术师?”

回应克利切的是带着肯定的鼻音。

克利切更兴奋起来。

“那你们这行赚钱快吗?变魔术危险吗?你在哪里工作?克利切可以叫你瑟维吗?你有社交恐惧症吗?克利切就有一个社恐的朋友,不介意有第二个……”

克利切本身不是一个见到个活人就能聊的来的人,只是他在瑟维身上找到一种归属感,那是十几年来都不曾有过的。还好瑟维还算善解人意,没有打断克利切的滔滔不绝,也没有再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克利切,你要是不介意,放好行李之后可以上我家里坐坐,想聊可以在我家聊。”瑟维笑着发出邀请。

“额……改天吧,克利切累了,很累很累很累。地铁站太硬了,睡得一点都不舒服,所以克利切现在想补个觉。”

瑟维笑得更真诚了点。“那好,祝你睡个好觉,我的新邻居。”

克利切放下不重的包和艾玛送的电脑,便激动地在自己的新家转悠起来。东摸摸西碰碰,好奇有兴奋的样子像是个三岁小孩玩新玩具一样。满意后又欣喜若狂地扑在柔软的单人床上猛吸——终于,稍微有了点家的味道。

本来和瑟维聊了几句又加上新家的舒适心情好了点,可在克利切发现家里的电视是黑白的时,克利切差点把电视砸了。

黑白电视!这都什么年代了?没有液晶电视吗?黑白电视看着怪渗人的啊!

克利切吐槽起来,靠着床坐下。

突然,克利切愣住了。因为,诡异的黑白电视里,插播了这样一条新闻——

大魔术师约翰·安德森死于魔术失误,尸体下落不明。

————————

TBC.

额,这大概是个坑……

颐和社工
林柒喜欢咕咕咕

同桌是我的!——再见

  下课时间,他们来到学校草坪上,坐在了一颗大树下面。瑟维躺在克利切的怀里,伸直手玩弄着克利切垂到耳朵的金色头发。

  “你好烦啊。”克利切红着脸,拍开瑟维的手。

  “亏你是我女朋友。”瑟维摸摸手,把脸偏到一边,撇撇嘴。

  “克利切是男的……”克利切再次强调重复这句话,有些烦躁的说道。

  “但是克利切还是个受吧?”瑟维嘲讽似的笑道。

  “你!”克利切气的想给瑟维的脸颊一巴掌,却又不舍得下手——这么精致的脸庞,谁忍心啊?

  “嘿嘿……”瑟维在那里笑了。

  没办法,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你想过考什么大学吗?”...

  下课时间,他们来到学校草坪上,坐在了一颗大树下面。瑟维躺在克利切的怀里,伸直手玩弄着克利切垂到耳朵的金色头发。

  “你好烦啊。”克利切红着脸,拍开瑟维的手。

  “亏你是我女朋友。”瑟维摸摸手,把脸偏到一边,撇撇嘴。

  “克利切是男的……”克利切再次强调重复这句话,有些烦躁的说道。

  “但是克利切还是个受吧?”瑟维嘲讽似的笑道。

  “你!”克利切气的想给瑟维的脸颊一巴掌,却又不舍得下手——这么精致的脸庞,谁忍心啊?

  “嘿嘿……”瑟维在那里笑了。

  没办法,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你想过考什么大学吗?”瑟维坐了起来,靠在克利切肩前,朝着克利切的耳朵轻轻问道。

  “你呢?”克利切没有回答,只是反问瑟维道。

  “阿尔卑斯艺术学院。”瑟维笑了笑,目光没有离开克利切的侧颜。

  “这样啊……”克利切看着远处的教学楼,天蓝色的眼睛中写有迷茫。

  对啊,艺术学院,克利切考的进去就算怪了好吧,关于这次高考,他似乎并不想考进任何一所学校。

  “克利切相信瑟维会考进的——你那么优秀。”克利切轻轻说道,“至于克利切……还是算了吧。”

  “克利切,”瑟维坐在了克利切的面前,认真的说,“不管怎样,一定要相信自己啊。”

  “……”克利切看着瑟维湛蓝的眼眸,看得见眼眸中的坚定。他想了想,露出了微笑,“克利切会的。”

  瑟维看见克利切这幅样子,也笑了,重新躺在了克利切的双腿上,克利切轻轻抚摸着瑟维的脸庞——但瑟维不知道的是,克利切只是单纯的想让他放心,他自己已经完全放弃了。

  “你能考进,克利切就已经很满足了。”克利切看着瑟维一脸开心的样子,心想。

  只要你成功就好。

  过了几个星期,久违的高考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很快——在着急,忙碌和紧张中,时间踮起脚尖,悄悄的穿过各种缝隙。

  克利切和瑟维同时从两个教室走了出来,他们相视一笑。

  “感觉怎么样?”克利切提着肩包,走了过来,笑着一拍瑟维的肩膀。

  “可以的。”瑟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克利切早就熟悉这种笑了,说明瑟维很自信,那就表明他一定可以考进艺术学院的。

  “克利切也相信克利切考的也不错。”克利切说道,僵硬的笑着。

  “说实话,克利切。”瑟维突然把克利切拉入怀中,紧紧拥抱着他,“我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办?”

  “喂,在学校……”克利切本想推开他,但突然发现周围的许多人是一对的都像这样拥抱着,有些女生还带有哭声。

  “……”克利切攥紧瑟维衣服的手渐渐放松了下来,他笑了,“克利切又不是小孩子,你担心什么呀?”

  “很多理由不是吗?”瑟维并没有被克利切的笑容给安慰到,克利切感觉的到他的手抱的更紧了。

  “嘿,放松点。”克利切笑道,“知道克利切爱着你就好。”

  他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瑟维的脸庞。阳光照在手环上的“S”标志上,发出耀眼的光芒。

  “……”瑟维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在不经意间已经勾起——他微笑了。

  “别忘了,你答应过克利切的事情。”克利切轻轻府下身,重新回到瑟维的怀抱中,“结束后我们会在一起的对吧?”

  “我一定说道做到。”瑟维笑了笑,摸着克利切的浓乱头发。

  但是,克利切比谁都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填写志愿单啊。

  “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吗——我想多在你身边留一会。”  瑟维跟在克利切的身后,问道。

  “不了,瑟维。”克利切停下脚步,转身,淡淡的说道,“克利切一人回去就好——克利切要好好收拾东西,等待消息。”

  “瑟维,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克利切对瑟维轻轻笑了笑,“克利切也想啊。”

  “好吧,有什么事立即联系我。”瑟维看见克利切这番样子,倒是不想再打扰他。

  “嗯。”克利切轻轻点点头。

  他不舍,非常的不舍。但是在他的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必须这么做。

  也许,这很奇怪吧。但是有些人可能就是这样,可能有些让人搞不懂,但——至少做出了他心中确定的举动不是吗?

  克利切抬头,看着眼前这酷似荒废的房子。大门旁边已经看不出刻字的痕迹,只有他知道,这是——白沙街孤儿院。

  “克利切回来了。”克利切犹豫了一下,拿出钥匙,打开破烂的门。

  “谁呀?”一个面目慈祥,披着黑色长袍,戴着个十字架项链的老婆婆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她是个基督徒。

  “是克利切,亲爱的维诺尼卡婶婶。”克利切轻轻关上门,看着眼前的她。

  “噢!我的孩子!”维诺尼卡深陷眼窝中发出了光,快步走上前,抱住克利切,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你终于回来了啊!”

  “嗯,是的维诺尼卡婶婶。”克利切露出了一个微笑——虽然这是他发自内心微笑,但有点假。

  “来来,快进来我的孩子。”维诺尼卡笑着握着克利切的手,把他拉近了屋子。

  “维诺尼卡婶婶,这位哥哥是谁呀?”几个小孩子放下手中的玩具,目光移了过来,好奇地盯着克利切。其中有位男孩子看起来比较大些,他鼓起勇气问道。

  “嘿,小家伙们你们好。”克利切走了过去,蹲下来轻轻抚摸着男孩的乌黑的头发,微笑着说,“克利切·皮尔森,以后就是你们的哥哥了,请多指教。”

  那些小家伙们看着克利切的笑容,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紧紧抱住了他——高兴又有一个新的朋友了。

  “果然克利切还是这么受孩子欢迎啊。”维诺尼卡慈祥的笑了笑。

  “呵呵……呜呜……”克利切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眼角流下一行泪水。露出了一种非笑非哭的表情。孩子们在克利切的面前愣住了,不知道克利切为什么突然就哭了出来。

  “我的孩子,”维诺尼卡发现了异常,走过来安慰的摸了摸克利切的头,“怎么了?”

  “没事!”克利切随意的用手揉了揉眼睛,把肩包丢在地上,转身快速跑上楼。

  “维诺尼卡婶婶,”一个稍微小点的孩子拉了拉维诺尼卡的衣服,“克利切哥哥怎么了?”

  “……”维诺尼卡沉默了一下,随即假笑着安慰他们道,“克利切哥哥应该有什么事吧,要给他一个人安静的时间。”

  “这样啊。”那些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没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各自玩起玩具来。

  克利切一个人趴在整洁干净的床单上——也许是维诺尼卡每天都来这打扫过,因此这么干净。

  他小声抽泣着,脑中全都是瑟维的样子——他还是忍受不了与他的分别啊。

  克利切就是这样,和瑟维在一起时,很随意——毕竟他们每天都能见面;到了离开,知道要过好几年……不,可能更多时间才能见面时,才发现自己有多么舍不得他。

   他不填志愿单也是有原因的——毕竟这么多年,自己没有回来孤儿院过,只有维诺尼卡一个人照顾许多孩子们,她很劳累和孤独,再加上她已经有七十了——虽然已经有些孤儿已经被认领了,但她已经真的不能承受太多了,她应该好好度过她所剩下的时间——克利切想好好照顾她,报答以前的养育之恩。

  克利切把瑟维的手环摘了下来,双手捧着,把它放在胸前:

  “对不起……”

  ————

  转眼过了十年,十年间克利切和瑟维从来没有碰见过——主要是瑟维没有过来过。

  瑟维发的信息克利切从来没有回过,电话克利切也从来没有打过——他想,即使打了,瑟维也不会接的。他至少知道艺术学院是个“校规千条”的地方。

  但是——现在已经十年了,克利既生气又伤心,瑟维给他发消息,打电话只是持续了3年,剩下的7年从来没有问候过一次。

  尽管这样,克利切依然在戴着那个手环,没有摘下过。

  日子每天都是简单的过着,一复一日。虽然疲惫,但至少对克利切来说,还是挺充实的。

  除了……

  他在等待,等待那个说要娶了他的男人。


克家君

是阻止步大大的佣社超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克家君死了~

是阻止步大大的佣社超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克家君死了~

芒顿
上完色忘记放出来了

上完色忘记放出来了

上完色忘记放出来了

颐和社工
林柒喜欢咕咕咕

契约主仆(4)

  “砰——”克利切想着心思,就撞到了眼前的那个柱子。

  “嘶——好痛!”克利切捂住头,闭上眼睛,蹲了下来。

  “在想什么?”罗伊看了看克利切,冷漠中带有一丝发现不出的担心问道。

  “……”克利切微微摇了摇头,用手撑在地上,慢慢站了起来,“只是……没注意看路……”

  克利切的谎言让罗伊稍稍皱了皱眉,但他也只是弯下腰,查看克利切额头的伤势。

  “我去找琼斯医生。”罗伊刚想找个仆人下达命令,克利切就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摇了摇头,“克利切……没事……”

  “……”罗伊带有一丝嘲讽的语气问道,“你怕?”

  克利切没有说话,只...

  “砰——”克利切想着心思,就撞到了眼前的那个柱子。

  “嘶——好痛!”克利切捂住头,闭上眼睛,蹲了下来。

  “在想什么?”罗伊看了看克利切,冷漠中带有一丝发现不出的担心问道。

  “……”克利切微微摇了摇头,用手撑在地上,慢慢站了起来,“只是……没注意看路……”

  克利切的谎言让罗伊稍稍皱了皱眉,但他也只是弯下腰,查看克利切额头的伤势。

  “我去找琼斯医生。”罗伊刚想找个仆人下达命令,克利切就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摇了摇头,“克利切……没事……”

  “……”罗伊带有一丝嘲讽的语气问道,“你怕?”

  克利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医生对他来说有些阴影。

  罗伊看着他,没有多问什么,想伸手,抚摸克利切的头发,但只是转身说道:“走。”

  克利切抬起头,没想到直视了罗伊金色的眼眸,所以他赶紧低下头,轻轻回答道:“好……”

  这举动让罗伊有些反感,他冷漠地看着克利切,抬起他的下巴,盯着克利切那双天蓝的眼睛,眼神仿佛能把克利切射穿。他看起来十分生气——他朝克利切吼道:“你是在怕本少爷吗?!”

  克利切倒是被罗伊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愣,突然地紧张让他吓出了冷汗—— 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直视这个举动能让罗伊发这么大的火气。

  “主人……”克利切突然觉得很难受,他看着罗伊生气样子,后悔刚刚为什么在躲避他的目光。

  罗伊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他松开手,站了起来,没有说话。

  “主人……你以前经历过了什么事?”克利切看见罗伊安定下来了,然后缓缓问道。

  “……”罗伊沉默着,随后开口道,“与你无关。”

  克利切叹了口气,只得作罢。

  他们来到餐厅,库特朝他们笑了笑:“早上好。”

  罗伊没有理他,坐在了离库特最远的椅子上,克利切只好跟过去,乖乖的站在他的后面。

  “怎么才来?”库特看了看钟表,“现在已经很晚了。”

  “来晚点不行吗?”罗伊皱了皱眉,“非要按照时间规矩来做事——真是麻烦!”

  气氛开始陷入尴尬,克利切来之前就听说他们兄弟二人的感情不太好,如今看来传言是真的。

  罗伊没有管他们,拿起刀叉切了块牛扒块,沾沾酱,放进了嘴里。

  而库特在双手合十,对着桌子上的蜡烛闭眼默念。

  “这俩人的人设真的是相反过来的。”克利切心中想到。

  过了一会,库特吃完后,擦了擦嘴,对罗伊说道:“我有话跟你说,让克利切回避一下。”

  克利切皱了皱眉。

  罗伊犹豫了一下,擦擦嘴,起身,对克利切说:“你随意转转,我会找你。”

  “哦。”克利切点点头,有些不太情愿的应了一声,僵硬的走向楼梯。

  “所以——”罗伊坐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罗伊,你为何要先娶仆人再娶妻?这已经违反了我们家族的规定!”库特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呵,我跟你说过我要娶妻吗?”罗伊冷笑一声,拿起桌上装着红酒的水晶杯,喝了一口。

  “那你怎么有你自己的后代?我们——”库特还想说什么。

  “够了!”罗伊的叫声打断了他,“你是大少爷,不是我——还请大少爷想清楚,先管好自己再说。”

  “况且,克利切——我没有把他当过仆人来看。”罗伊说完这句话,把酒一饮而尽,站起身。

  “你真的很讨厌我吗?”库特叹了口气,问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罗伊面无表情的回答他,离开了餐厅。

  库特趴在桌上,后悔——他以前做过的许多事情,看似无关紧要,但却让罗伊越来越远离自己。

  “吱呀——”克利切看到一个与这个大屋子完全不符合的木门,好奇的推了进去。

  一打开门,花朵的清香扑面而来——他敢说,这是他所闻到过最清新的空气了。

  克利切向前走了一步,看见了一片花海中间有一个戴着草帽,穿着白衬衫,系着绿色围裙的女孩——其实看起来和克利切差不多大。

  “早上好。”克利切好奇的开口道。

  那女孩似乎惊了一下,转过身,看着克利切,露出了微笑:“早上好,皮尔森先生。”

  克利切顿时脸红了,他似乎看到了天使在微笑。

  “你……们看起来,都,都知道克利切的,名,名字哎……”克利切由于过度紧张,说话开始结巴起来。

  “当然啊,你可是罗伊少爷的专仆呢!”她笑道,“我叫丽莎·贝克,请多指教。”

  ————

  知道林柒为什么不更新吗?

  已经开学了啊!!!!!

  手机本来要交上去了,但是林柒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把手机留到了8.25(还写了200遍我爱学习。。。)

  当然,如果可以,林柒可能会多发些文章。

  唉!所以这几天可能会拖更。请大家谅解!

  上课玩手机,了解一下?

 


 

 


世界第一的鹿鸣殿下

【佣社】好梦长留(3)

*现代背景,战遗佣×捕梦人社,前文走合集

*日更打卡,我可以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上半身是妖娆的女人,下半身是巨大的蛇尾,伊德海拉慢慢出现在克利切面前。她的外貌虽然诡异但还不至于吓人,更何况作为捕梦人克利切什么场景没有见过?

但伊德海拉的步步逼近,让克利切无端的感受到一股压迫感,他不得不低下头去。

白狼也看到了伊德海拉,它有点儿颤抖,但还是强硬的站在克利切面前不肯退让。

伊德海拉也看到了白狼,她饶有兴趣的用尾巴尖点了点白狼的头,白狼低吼着朝蛇尾扑过去,但又被什么挡住了震慑在原地。

“它真是一个完美的噩梦。”伊德海拉说道,她抬起手,白狼...

*现代背景,战遗佣×捕梦人社,前文走合集

*日更打卡,我可以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上半身是妖娆的女人,下半身是巨大的蛇尾,伊德海拉慢慢出现在克利切面前。她的外貌虽然诡异但还不至于吓人,更何况作为捕梦人克利切什么场景没有见过?

但伊德海拉的步步逼近,让克利切无端的感受到一股压迫感,他不得不低下头去。

白狼也看到了伊德海拉,它有点儿颤抖,但还是强硬的站在克利切面前不肯退让。

伊德海拉也看到了白狼,她饶有兴趣的用尾巴尖点了点白狼的头,白狼低吼着朝蛇尾扑过去,但又被什么挡住了震慑在原地。

“它真是一个完美的噩梦。”伊德海拉说道,她抬起手,白狼也飘了起来,在空中慢慢的散成白色与红色相间的烟雾,伊德海拉脸上的表情逐渐沉醉,“绝望,痛苦,死亡,还有悲伤和愤怒,瞧瞧你带回来了什么,等等,这是什么。”

伊德海拉手一挥,一小团发着微弱光晕的烟雾分离了出来,那团烟雾落到克利切手上,他看到年轻人背起行囊告别,一位妇人轻轻的吻上他的额头,画面一转,年轻人坐在军营里,拿出他和妇人的合影,克利切能看到照片背后的字:“我爱你,妈妈”。

他还有家人,他不是孤身一个人,克利切一阵恍惚。

“这么一丁点的美好参杂可不行,我要的是纯粹的噩梦,你做的很好。”伊德海拉手一收,那团烟雾消失在了她的掌中,“拿着你应得的奖赏吧。”

带克利切进来的女孩托着一个盘子走到克利切面前,里面放着一张黑色的卡,克利切拿起那张卡,他看到那上面刻着一个蛇头。

“你可以在脑枢兑换你的金币,现在,你可以走了。”

伊德海拉话音刚落,那两个小女孩几乎是推着克利切把他推出了神殿。克利切站在漆黑的走廊里,手里拿着那张卡发呆。

他……就这样完成了悬赏,赚到了一百万?

哇哦那群家伙得嫉妒死,克利切又翻看了几遍黑卡,才把它心满意足的放回去。

这下他就能拿出一大笔钱给孤儿院,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工作,只用呆在孤儿院里看着孩子们玩耍成长,再在夜里看看他们做了什么美梦。

克利切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他哼着小曲,这条黑漆漆的走廊都变得可爱了起来,他很快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只要伸手一推门就可以回到黑市酒吧,拿走属于他的一百万。

但克利切犹豫了,狂喜过后,他莫名其妙的想起那个年轻人来,他还有妈妈,还有可以牵挂的家庭。

但他现在经历着怎样的痛苦?

能让伊德海拉都认可的痛苦绝望,他那样一个年轻的孩子又怎么承受的住?即使被治愈,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克利切可不希望他的大好年华都被用在这上面,他还是个孩子,就该同一个孩子一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快活着,灿烂的微笑,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阳光。

而不是深夜到来,就是梦境都在独自舔舐伤口。

“他帮克利切得到了一百万,克利切也应该帮帮他。”克利切自言自语道,他想起彩虹独角兽在年轻人梦里的所作所为,也就是说治愈他也不是不可能。

克利切可是捕梦人啊,驱赶走一两个噩梦有什么难的?

那就让克利切来帮帮他吧。

2.

一百万兑换的纸币有点儿多,玛妮莎女士打开信箱的时候差点儿吓晕过去,她不可置信的拿出厚厚的信封,双手颤抖的关上信箱。

克利切没工夫看她的后续反应,他还有事情要去做。

凭借着昨晚的记忆,克利切很快就找到了年轻人的住所。他从窗户里翻进来的时候年轻人正准备出门。

年轻人住的公寓很小,一眼就能看得到头,桌子上放着几乎没怎么动的早餐,被子也乱糟糟的堆在床上,书桌上放着各式各样的报纸,上面招聘的广告都被圈了出来,几张简历胡乱的掉在地上。克利切凑过去看了看,原来年轻人叫“奈布·萨贝达”,他确实上过战场,在服役两年,经历过不少场战争后受伤退伍。

那几场战争的名字克利切听都没听过,也许和克利切本身不关心当下有关,他只是个已经死去的人类,现在的捕梦人,有什么必要去关心这些东西?

在浏览完简历后,奈布也穿好了外套出了门,克利切立刻跟了上去。

虽然处于失业状态,但奈布一点儿去面试的样子都没有,他只是面无表情的走在街道上,一路走到公园里,然后坐在长椅上看着草丛上的鸽子发呆。

克利切也坐在他旁边,他陪奈布一起看着鸽子飞起又落下,或者只是悠闲的踱步。

克利切耐着性子陪他看了一整个上午,也没明白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已经到了午餐的时间,公园里的人大多数都离开了,而奈布还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克利切不需要进食,但人类一定需要,他这样的状态可不怎么好。

又过去了十五分钟,公园里的人更少了,贩卖热狗的小贩也推着车子过来叫卖了,但奈布还是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甚至他的表情都没有多大变化,仿佛一尊坐在这里的雕像。

克利切很想揪着他的耳朵大喊一声“快去吃饭!”,但是他做不到,他是个捕梦人,只能对梦境做点儿什么。

等等,梦境?克利切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环顾四周,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长椅上看到了一个睡着的中年人。

克利切立刻跑了过去,他想他找到办法了。

本来躺在长椅上睡得正香得中年人突然站了起来,两眼无神的朝热狗摊走了过去,呆滞的说道:“一个热狗,加黄芥末。”

一个够吗?克利切想了想,中年人又改口道:“要五个。”

好在中年人睡得很沉,这样折腾都没有醒来,要是人类一从梦境中醒来,那克利切的全部把戏都没用了。

但从梦境中醒来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捕梦人也不能操纵睡着的人来为非作歹。

卖热狗的小贩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这个连眼睛都没睁开了顾客,他迅速拿出五个热狗挤上黄芥末包好,递过去。

中年人缓慢的抬起了手拿走了热狗,又慢慢的掏出一张大面额的纸币丢了过去,头也不会的走了。

突然收获不少小费的小贩欣喜若狂。

奈布还坐在长椅上发呆,突然一只手伸到了他面前,还递过来了五只热狗,他抬起头,一个闭着眼睛仿佛在梦游的中年人站在他面前,中年人的脑袋垂在胸前,却还是呆滞的说道:“趁热吃。”

奈布愣住了,眼前的场景实在太诡异,他不知道要不要接过来那五个热狗。

也许是他太久没有动作,那个中年人又猛地抬起头,闭着眼睛扯出一个怎么看怎么惊悚的笑容来。

奈布一下子站起身,转身就走。

中年人刚抬起腿,仿佛是要去追人,却一下子醒了,茫然的看着手中的热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克利切已经追了上去。

他的动作太大弄醒了中年人,不过奈布为什么不愿意接过热狗呢?是因为他不喜欢吃吗?

克利切跟在奈布身后沉思着,刚才那一幕让奈布有点儿心有余悸,但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顺着街道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

公园旁边是一片商业街,这个时候逛街的人不多,但各种饭店里可是热闹非凡,人进人出的好不热闹。奈布路过大型商场,路过花坛灌木,走进一条全部是特色餐厅的街道里。

克利切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食物,他知道机会来了。

于是奈布走在街上,却突然有各种各样的人冲出来给他递吃的,有戴着眼镜手里还握着笔的高中生拿着一个汉堡,有满面憔悴打着领带的上班族拿着一杯咖啡和一个马卡龙,还有穿着睡衣的女孩端着一份中餐,她身后跟着她大呼小叫的父亲……

这些人都闭着眼,一副梦游的样子,突然从店里冲出来停在奈布的面前递上食物,无一列外的都说了句:“趁热吃。”

在经历了五六次后,奈布也感觉到了一丝惊悚,他不明白这些人是碰巧做了同一个梦梦游碰巧遇到了他还是有人在背后算计他。

但他没有朋友没有仇家,也没有什么积蓄,又有什么人来算计他呢?为了什么,好玩吗?

越想越无法理解,奈布索性不去理会那些凑上来的人,快步穿过这条街。

已经有人注意到他这边的异常指指点点了,奈布可不想把警察招过来。

他不怎么想和人打交道。

奈布走的太快了,睡着的人这么跑谁都得醒来。克利切没有办法,只能跟在他身后,刚才的那些食物奈布还是动都没动一下,他现在也有些焦虑。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呢?克利切也不太明白。

—TBC—


颐和社工
是嗝好字符
是 @按F键开始为欺诈产粮 的...

是 @按F键开始为欺诈产粮 的点梗!(抱歉擅自家了霍格沃兹pa但是我真的太想画性感魔法少女在线谈恋爱了😭)
另一个点梗还在生产中1551

还剩6张就完成九图啦!(是的我的九图是分开发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是 @按F键开始为欺诈产粮 的点梗!(抱歉擅自家了霍格沃兹pa但是我真的太想画性感魔法少女在线谈恋爱了😭)
另一个点梗还在生产中1551

还剩6张就完成九图啦!(是的我的九图是分开发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十字圣殿aiden

难产出来了!!(认真程度忽高忽低,画风崩,ooc)

难产出来了!!(认真程度忽高忽低,画风崩,ooc)

三月雪里的寒鸭

手书里还能看的一些图吧qwq,截图会糊在这里放下原图
手书av63123648

手书里还能看的一些图吧qwq,截图会糊在这里放下原图
手书av6312364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