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社工

22.6万浏览    5143参与
颐和社工
克家君

丝。。。。。黑历史。。。我画的好丑。。。

丝。。。。。黑历史。。。我画的好丑。。。

颐和社工
克利利瑟维维

哦哦哦!太久没这样画过了。铅笔一画,纸张一擦

哦哦哦!太久没这样画过了。铅笔一画,纸张一擦

颐和社工
今天也要被迫害

『来吧!做个选择?』伍

提醒:角色ooc!

我流娱乐圈pa!

主欺诈/佣社/微社园

内含血蝶 /摄香/裘杰

注意避雷。

————————

             清晨的阳光照进医院病房,躺在床上吊着挂瓶面色苍白的人儿微微睁开了眼睛,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吊针微怔,脑袋上的纱布将半张脸覆盖,另一只手努力的将身体撑起,脑袋因为失血造成短暂的眩晕,眼前霎时一片空白,像是老旧的电视机故障时的雪花,嗓子里一片干燥,微微张口便尝到了铁锈般的味道,手覆上自己脑袋又因为挂瓶扯到血管,克利切皱了皱眉,抬手扯掉了吊针,将枕头竖起...

提醒:角色ooc!

我流娱乐圈pa!

主欺诈/佣社/微社园

内含血蝶 /摄香/裘杰

注意避雷。

————————

             清晨的阳光照进医院病房,躺在床上吊着挂瓶面色苍白的人儿微微睁开了眼睛,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吊针微怔,脑袋上的纱布将半张脸覆盖,另一只手努力的将身体撑起,脑袋因为失血造成短暂的眩晕,眼前霎时一片空白,像是老旧的电视机故障时的雪花,嗓子里一片干燥,微微张口便尝到了铁锈般的味道,手覆上自己脑袋又因为挂瓶扯到血管,克利切皱了皱眉,抬手扯掉了吊针,将枕头竖起,软软的靠在了上面。

                ——他在等,即使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克利切双眼无趣的看着病房的天花板,白的过头的房间时时刻刻都在透露出消毒水的气味,可他就那么一直看着天花板发呆,甚至连瑟维走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克利切垂了下眼睛,又抬眸仔细看了瑟维一眼,似乎才反应过来,便扯了扯嘴角,眯着眼眸笑了。

           瑟维见克利切这样,拉过凳子坐在床边,一手将克利切的手放在掌心,金色的眸子迎着阳光,眸中流光溢彩,倒影着克利切的脸,仿佛看着整个世界,语气温柔而耐心,“克利切,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的味道,我们做完检查没有太大问题就出院,好吗?”小心翼翼的语气仿佛怕是惊动了这个看起来风一吹就要飘走的人。

          “……好。”克利切无神的眸子从瑟维脸上移开,手指抓紧了被子,沉默了许久,低声说着,复而将被子拉了拉,“克…克利切有些困……”瑟维本起身就要走,被克利切拉住衣角,瑟维疑惑的转头,正对上克利切那双稍微回了神的眸子,那眸子里有些湿润,“……你…留、留下来…陪陪克、克利切……好吗?”

          瑟维本就是推了一切工作来陪克利切的,见他这么说开心的无以言表,回头轻柔的拉住克利切的手,坐回床边,另一只手抚着克利切的后背,轻轻拍着,“我在这里,你安心睡吧。”

         克利切看着瑟维那双金色的狐狸似的眸子,拉紧了瑟维的手,将被子拉了拉,瞌上眸子呼吸均匀,瑟维看着进入梦乡的克利切淡淡叹气,见四下无人,悄悄的在克利切耳朵上轻吻一下,然后立刻就抬起头来,耳朵微红。


——

         尽管是极力掩盖,也无法阻挡住狗仔和粉丝的脚步,成群结队的粉丝们举着灯牌和手幅在医院楼下等着瑟维和奈布的出现,几乎要将医院围个水泄不通,尽管已经安排了安保人员在楼下整理秩序,依然无法阻止粉丝的热潮。

          “瑟维,奈布……你们两叫她们安静一点……不然你们两都别来了……”克利切掀开被子,睡眼朦胧不满的揉着眼睛。

        ——这已经是第三次吵醒他了。


        瑟维正跟奈布为了今天谁喂克利切吃饭而较劲,看见克利切醒了,便凑上前去,“克利切,饿了吗?要不要喝粥?”

         “……你做的?”克利切看着瑟维端过来的迷之生物,警惕的看了一眼瑟维,“瑟维……我知道这么说你肯定会伤心,但是!你真的不适合做饭……”看着瑟维垮下来的脸,抬手捏了捏,刚想说什么,看到一边的电话亮起屏幕,上面出现了一条短信——

         『皮尔森先生,您恢复的怎么样了?我下午方便来医院看您吗?』

          ——发信人:艾玛.伍兹。

          克利切脸色一喜,略显苍白的脸上多出些许红晕,一边回复着消息,一边眼睛都不抬的对房中的两位说到,“伍兹小姐说下午要来!”

        瑟维跟奈布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三个字——“不情愿”,同时不约而同的决定了什么,当然,这可是他们的事情。


后:

鸽子更新✔

我流娱乐圈pa✔

注意避雷✔


是的……

我又想刀了——【bushi】

你们听我狡辩!——不对,解释!

我是个刀子鸽手,

你们以为我刀了实则我没想刀然后我刀了这在你们意料之内所以不算我刀!【求生欲使我强大】


谢谢各位小可爱的喜欢!✔

求个三连加关注!下次追文不迷路!【什】

100粉抽奖点文! @一只狐狸

恭喜这位小可爱成为第100个粉丝!

请在评论区点文和我互动!

【我好想跟你们评论区互动啊!QAQ】


颐和社工
颐和社工
世界第一的鹿鸣殿下

【佣社】好梦长留(13)

*现代背景,战遗佣×捕梦人社,前文走合集

*完结倒计时,没想到我写挺长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奈布的手已经握上后腰的军刀,他不知道这对捕梦人起不起作用,但他不介意试一试。

裘克向他走过来,一把拍在他的肩上:“是你,皮尔森的相好,你是为他来的?那恐怕要失望了。”

一把明晃晃的军刀抵在了他的喉咙上,奈布沉着脸色看向他:“伊德海拉在哪儿?”

“这玩意可对我不起作用。”裘克笑嘻嘻的凑过去,军刀穿过他的喉咙却一点儿事都没有,裘克指了指麦克斯,“你问问他,他会告诉你答案。”

麦克斯被突然瞪过来的奈布吓了一跳,嘟嘟囔囔的打开密道,还没有像一个正规反派一样放几...

*现代背景,战遗佣×捕梦人社,前文走合集

*完结倒计时,没想到我写挺长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奈布的手已经握上后腰的军刀,他不知道这对捕梦人起不起作用,但他不介意试一试。

裘克向他走过来,一把拍在他的肩上:“是你,皮尔森的相好,你是为他来的?那恐怕要失望了。”

一把明晃晃的军刀抵在了他的喉咙上,奈布沉着脸色看向他:“伊德海拉在哪儿?”

“这玩意可对我不起作用。”裘克笑嘻嘻的凑过去,军刀穿过他的喉咙却一点儿事都没有,裘克指了指麦克斯,“你问问他,他会告诉你答案。”

麦克斯被突然瞪过来的奈布吓了一跳,嘟嘟囔囔的打开密道,还没有像一个正规反派一样放几句狠话,奈布已经消失在那条甬道的黑暗中。

看着密道再次合上,裘克打了个响指:“麦克斯,我的赏金呢?”

麦克斯拿出一袋子金币丢给他,悬赏栏最下面一条“把奈布·萨贝达带过来”被凭空划掉。

 

穿过密道,奈布心中的不安愈甚,他不知道伊德海拉为什么要见克利切,但他知道面对她的危险性,他这样贸然的跑过去,不易于把自己也送进了危险中。

但他又能怎么办呢?他可不相信在家里乖乖坐几天克利切会被送回来。

密道的尽头是圆形的大厅,正中间放着的蛇尾人身的女人雕像狞笑着,奈布踏上地砖,眼前的以前迅速被黑暗覆盖。

他好似掉进了一滴黑色的墨汁里,周围没有墙和地面的分界,也没有任何能分辨出来的线条,目光所及之处只有黑色,黑色,无边的黑色。奈布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

“欢迎你,梦者,你的天赋都让我有些吃惊。”女人的声音和鳞片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奈布转过头,和雕像一模一样的女人正看着他。

一个好消息,他还没有瞎。奈布在心里想。

“感谢你的天赋吧,不然你的梦境也只会是一个好一点儿的噩梦,不会达到完成悬赏的标准。”伊德海拉说道。

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的奈布直接问道:“克利切在哪儿?”

“那个捕梦人?你居然为他而来。”伊德海拉笑了一下,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其可笑的事情,“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如何?给我你的噩梦,你能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克利切。”奈布说道。

“如你所愿。”伊德海拉说道,她身后的黑色突然破了个洞,一个人从里面缓缓飘了出来,是克利切!他垂着头,一动也不动,看起来呼吸都没有了。

奈布几乎要扑上去,伊德海拉挥了挥手把他定在原地:“这是一个交易,我要的东西呢?”

克利切向奈布讲过他的噩梦,那匹白狼,但奈布已经许久没有被噩梦困扰过了,他知道想要再拿出一个噩梦该怎么做。

“给我几个噩梦。”奈布很平静,“我需要一点儿刺激才能回想起那些东西。”

伊德海拉笑了笑,一瞬间整个空间开始震动,黑色从四面八方被撕裂,黑色的只有一张长满尖牙大嘴的海参之类的东西蠕动着它肥胖的身躯朝奈布大吼,紫色的独眼怪伸出长毛的大手去抓奈布。各种奇形怪状的怪物嘶吼着从洞里挤进来,最后一点儿零星的黑色被撕碎可怜的消失,各种怪物的器官挤在一起像是蠕动着的虫群。

这些怪物还没有碰到奈布,但它们携带着的巨大痛苦和绝望的气息已经压的奈布几乎要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他强压着心里的不适拼命站着,死死的看向伊德海拉的方向。

嗅到食物的怪物们开心的嚎叫着,迫不及待的抓向已经深深皱起眉头的梦者。

黑色的大嘴咬上他的肩头,他想起战壕里被炸成肉末的战友,那个大男孩在几个小时前还笑着向他说自己的家乡;

巨大的手掌抓住他的胳膊,他想起闷热肮脏的医院里苍蝇嗡嗡的轰鸣,而他躺在角落里看着窗外飞来飞去的飞机,骨折没有药物医治的左臂让他痛的恨不得死去;

触手缠上他的脖子,他想起漆黑牢笼里日复一日的战斗和死亡,他只有握紧手里的刀杀死“朋友”,才不至于死在腐肉里;

黏糊糊的东西抓上他的身体,尖利的牙齿刺穿他的皮肤,湿漉漉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奈布想起死亡,想起绝望,想起痛苦,想起他看过的铅灰色天空中飞过的飞机,还有炮火轰炸下被扬起的血腥泥土。

还有他被撕碎的画和被夺走的家乡。

那些埋藏在心里一直伺机而动的白狼再次苏醒,带着血腥和腐臭的记忆席卷而来。

奈布被这些东西压的跪倒在地,终于压抑不住声嘶力竭的大吼出来,那些怪物好像被这叫声娱乐了,更愉悦的瓜分梦者的痛苦。

伊德海拉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知道要不了多久,她就能得到不止一个噩梦。

但她没有看到,被她丢在一旁的克利切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这痛苦的叫声他太熟悉,他努力着喊出微弱的声音:“奈布……”

没人听到他的声音,克利切努力的睁开眼,眼前的景象让他彻底清醒,他想站起来跑过去赶走那些噩梦把奈布护在身后,但他失败了,在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他就狠狠摔在了地上。

“很遗憾你失去你的悬赏了。”见克利切醒了,伊德海拉慢悠悠的说道,“你应该早一点儿开窍的。”

奈布的身影快要消失在那些噩梦中,克利切奋力向奈布爬过去。他知道这个年轻人经历过多大的痛苦,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费了多大的力气变好,他也知道如今他们的一切有多么来之不易。

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奈布再次掉回爬不出的深渊?

他不能!

克利切掏出所有的小瓶子,有几个噩梦被伊德海拉毁掉了,他的全部家当也为数不多。克利切把这些噩梦狠狠的砸过去,灰色的狗,长胳膊的猴子,满地乱跑的公牛。这些噩梦现在看起来像极了虚张声势的小丑,但它们还是朝着那些怪物冲了过去。

下一秒它们就被撕成了碎片。

“奈布!奈布·萨贝达!你他妈的混蛋!”克利切声嘶力竭的大吼道,“给老子滚回来!!!”

隐约听到克利切声音的奈布挣扎着抬起头,他看到那个他为之而来的人正在拼尽全力的朝他大吼。

“克利切……”身上的痛苦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奈布想大喊克利切的名字,但声音出来后他才听到那是多么的细小。他突然觉得自己愚蠢极了,克利切进入他的深层梦境差点儿死在那里是为了什么?艾米丽耐心的治疗了他好几个月又是为了什么?他自己那么努力的活下去又是为了什么?

而他现在就要把这一切毁掉?天呐,万一哪个女人毁约了怎么办,他可真是天真的可以。

看着拼命往过去爬的克利切,伊德海拉的脸色沉了下来,她能感受到奈布突然开始对抗这些痛苦,不用提,这一切肯定都是克利切的“功劳”。

“你很喜欢自作主张?”伊德海拉一抬手,克利切浮起来被她掐住了喉咙,“你要付出代价。”

“克利切!”一直密切关注着克利切的奈布大吼一声,一把像是光做成的军刀立刻出现在他手上,那些怪物被军刀砍成两半哀嚎着后退。奈布挥舞着军刀驱赶开眼前的怪物,朝着克利切冲过去。

伊德海拉死死掐住克利切的脖子,狞笑着看着奈布:“你以为你能摆脱的了噩梦吗,来噩梦里找你的情人吧。”

伊德海拉带着克利切消失在了黑暗中,那些怪物也慢慢的消散,不一会儿奈布又完全站在黑暗里了,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他疯了一样的向着伊德海拉消失的地方跑过去,但无边的黑暗让他像是在原地踏步,他没有停,反而更拼命的跑过去。

最终,筋疲力尽的奈布倒在地上,无边的绝望淹没了他。

突然,什么东西舔了舔他的手,他回过头去,一只脏兮兮瞎了一只眼睛的猫正在警惕的看着他,那只猫很瘦,三色的毛乱糟糟的炸着,看起来就不是一只讨人喜欢的动物。

这是一个噩梦,但为什么会有一个噩梦出现在这里?奈布看着那只猫完好的右眼,那是很纯粹的天蓝色,就像是……克利切的眼睛。

等等,克利切?

奈布一下子坐了起来,那只猫没有跑,反而冲着他喵喵叫,奈布想起伊德海拉消失前说的话。

这是克利切的噩梦!

先不论一个捕梦人会不会有噩梦这个问题,谁知道伊德海拉说的是不是真话呢?要是这只是一个噩梦,奈布进去了反而会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了呢?

奈布只能赌,他选择相信伊德海拉,但奈布又该怎么进到这个梦境里面去找克利切?没有捕梦人的代领,他根本进不去梦境。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奈布想起了艾米丽的话:捕梦人可以轻松的进入梦境。

他拔出了自己别在腰间的军刀。

—TBC—


颐和社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