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祁醉于炀

8354浏览    115参与
苏沐泽

带炀炀和祁醉粗来玩啦 嘻嘻
被秀恩爱ing(●—●)
老流氓:“炀炀快快下来 我接着”

带炀炀和祁醉粗来玩啦 嘻嘻
被秀恩爱ing(●—●)
老流氓:“炀炀快快下来 我接着”

杜兜

[cp][cp]【AWM绝地求生】节选片段
(祁醉,做个人好吗?😂 😂 😂 )
      
  卜那那之前说的对,找个人替自己就行了。 

        祁醉心情颇好,飞快想到了自己的老朋友,骑士团花落。 

        祁醉退出游戏界面,打开直播平台,花落正巧在直播。 

    ...

[cp][cp]【AWM绝地求生】节选片段
(祁醉,做个人好吗?😂 😂 😂 )
      
  卜那那之前说的对,找个人替自己就行了。 

        祁醉心情颇好,飞快想到了自己的老朋友,骑士团花落。 

        祁醉退出游戏界面,打开直播平台,花落正巧在直播。 

        祁醉有点自知之明,清楚凭着自己和花落的塑料兄弟情,私下找他一定会被拒绝,所以想在空开平台打个招呼。 

        祁醉用自己至尊会员大号进了花落的直播间,直播间里先全频通告了一下,然后弹幕疯狂的刷了起来。 

        花落正在准备练习赛,他抽空看了一眼直播间飞滚动的弹幕,看了过来。 

        祁醉料定花落会答应下来。 

        都是要脸的人,不至于当面拒绝吧? 

        况且他还很有礼数。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祁醉没提解说的事,先打赏了花落一个礼物。 

        折合人民币三角钱的一簇小花。 

        花落麻木的看着那朵孱弱的打赏小花:“……” 

        祁醉在弹幕上打字。 

        【drunk:兄弟,帮个忙。】 

        花落警惕的看着弹幕,防备着。 

        【drunk:有个比赛的解说,我这边有点问题去不了,你替我?】 

        花落尽力保持着风度,忍了又忍,“哥屋恩……” 

        【drunk:?】 

        【drunk:吃人嘴短了解下?】 

        “……”花落漠然的看着那朵价值三角钱的小花,苍凉道,“你说这个?呵……我记得你出柜那天,一气儿在youth直播间刷了几万块钱的礼物吧?” 

        【drunk:是啊,这个小花是我当时打赏他给的赠品,系统自动赠送的,有一百朵。】 

        花落抓狂:“那你至少全刷了啊!赠品都不给满了?!” 

        【drunk:我怕你不答应,还得留着点儿给周哑巴。】 

        直播平台系统公告:至尊会员drunk被请出了骑士团floer直播间。 

        “幸好没全刷给这个逼。” 

        祁醉又打开了tgc战队队长周峰的直播间,他吃一堑长一智,这次一次刷了三朵小花…… 

      #awm绝地求生##今天祁醉做人了吗#[/cp]

错落虾丸

AWM广播剧第二季要来啦!!!!

大家准备好了吗!!!

AWM广播剧第二季要来啦!!!!

大家准备好了吗!!!


错落虾丸

【祁炀】如果门口的监控被看到了… …

       大家记得赖华生日那天,祁醉做完手术从美国飞回来,然后在自家门口亲自己男朋友的那一段吗?于炀当时说,要把监控删了。祁醉没让。

       后来… …

       过了十点半,卜那那老凯陆续醒过来下楼点外卖,只见贺小旭神秘兮兮地捧着平板电脑冲他俩招招手,说“过来过来,给你们看点好东西。”

      卜那那老凯对视一眼,乐滋滋地就围了上来。 

 ...

       大家记得赖华生日那天,祁醉做完手术从美国飞回来,然后在自家门口亲自己男朋友的那一段吗?于炀当时说,要把监控删了。祁醉没让。

       后来… …

       过了十点半,卜那那老凯陆续醒过来下楼点外卖,只见贺小旭神秘兮兮地捧着平板电脑冲他俩招招手,说“过来过来,给你们看点好东西。”

      卜那那老凯对视一眼,乐滋滋地就围了上来。 

       贺小旭将那平板往桌上一立,扬了扬眉毛颇为得意地卖关子。

      “今天起来我发现我放门口的快递不见了,赶紧调监控,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卜那那:“难道?你快递自己长腿跑了?”

      老凯:“还是…你梦游半夜取走了?”

      贺小旭笑着摇头,将暂停点开,又将亮度调到最大。

      视频虽然暗,但依稀也能看见祁醉怎样欺身上前,怎样将于炀抵在墙边,模模糊糊也分明看得出来祁醉和于炀亲吻了好久。

      “yoooooo”卜那那和老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贺小旭一脸“瞧你们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就在卜那那心急火燎地准备第三次重播的时候,背后传来于炀幽幽的声音。

      “你们在看什么?”

      “我靠!”卜那那老凯和贺小旭三个人飞快交换了一下眼神,再看于炀一脸通红,知道自己是暴露了,于是卜那那和老凯愉快地出卖了贺小旭。

     卜那那、老凯:“贺小旭逼我们看的!”

      贺小旭有苦说不出,支支吾吾半天余光瞥到祁醉下楼,瞬间眼睛发亮。

      “这事儿得怪祁醉吧?是吧老畜生!快来给你家youth道歉!!快来哄哄祁嫂!!”

      “祁嫂”这个称呼石破天惊地一出来,于炀脖子也红了,祁醉倒是被哄得开开心心。

      祁醉慢悠悠地走上来,将站着害臊的于炀往怀里一捞,“怎么了?”

      于炀抬头看了看祁醉,感受到另外三个人火热揶揄的目光,决定跑去抽个烟。

      祁醉看着于炀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想笑,又扭头严肃地问贺小旭:“你们欺负他了?”

      “我们哪儿敢阿”

      “那他怎么害羞成这样?我告诉你们啊,他脸皮薄,别太过分,小心我”祁醉做势就揪住贺小旭的领子,扬了扬拳头。

      贺小旭干笑两声,将平板推了过去。

      “我觉得怪你”

      祁醉:“?”

      … …

     于是等于炀抽完烟吹了冷风回来,看见的就是四颗凑在一起看监控的脑袋。

      于炀:“… …”

      大概是一遍放完了,卜那那老凯贺小旭忍无可忍想走,被祁醉拉住了。

      “别走啊,一起再看一遍嘛!”

      卜那那忍无可忍,“祁醉你还是个人嘛?都看五遍了!我快看吐了!”

       于炀额头血管跳了跳,脸又红了。

       “队长…”

       祁醉拿起平板,推开众人凑到于炀身边。

        “看看?”

        “我… …刚才看到了”

        “生气了?”

        于炀摇头:“没有…你看…我不生气”

        祁醉摸摸于炀的脸,当着于炀的面将视频发到了自己的邮箱,然后将贺小旭手里的那份删了。

        祁醉软软地撒娇, “不害羞了可以吗?炀神”

        于炀点点头,轻声说“我也想要一份。”

        祁醉连忙也给于炀发了一份,于炀满意地立刻点开了。

        “… …”祁醉看着于炀认真看监控的脸,一阵心猿意马,过了一会试探的问,“这个视频能发官博吗?”

       “阿?”于炀茫然地看着祁醉。

       “逗你的,”祁醉咳了一声,“我可以亲你吗?”

       于炀看看周围,贺小旭他们表面上各做各事,但都竖着耳朵瞥着眼睛呢。

       纠结了一会儿,祁醉还耐心地等着。

       “可以”于炀小声说。

       祁醉低头亲了上去,不长不短,不深不浅,但是够亮瞎贺小旭他们的狗眼了,祁醉满意地点了点头。

       “以后当面的随便看,监控这种东西,还是交给我们俩自己看吧”祁醉冲他们点了点手,然后低头看于炀。

       于炀浅浅地笑了,轻轻地安慰他们,说“监控,看一下也可以的。”

       然后祁醉当晚就拉了个群,把花落周峰都拉了进来,上来就一个视频一句话。

       “给你们讲讲我家门口的故事”

       以为是什么大事认认真真看完了视频的花落发了个语音怒骂:“祁醉你有毛病?!”


磕爆爱情绝美故事的琰妤

过年【祁炀】

写这篇的时候只想着开车车了,结果憋到后面还是没开哈哈哈哈哈遗憾车戏较差

排个雷

1.略ooc(点名花落soso

2.好像没啥了

3.出现的cp只有祁炀sofa哈

                                  【一】
 
 ...

写这篇的时候只想着开车车了,结果憋到后面还是没开哈哈哈哈哈遗憾车戏较差

排个雷

1.略ooc(点名花落soso

2.好像没啥了

3.出现的cp只有祁炀sofa哈

                                  【一】
 
      大年三十将至,极为传统的赖华无视掉贺小旭的极力反对,照旧为HOG基地大门贴上了喜气洋洋的对联。

      作为队长的于炀倒没觉得什么,也没反对,他默默地想到这样更有年味,他从没过过一次充满年味的春节。何况这次是各大俱乐部,兄弟战队的一次大聚会,放下负担,只是单纯聚个会。

      倒是花落,从看见那对联后一直开始笑,祁醉看着赖华羞得脸色涨红,侧身撞了下花落。花落拿着高脚杯,酒差点撒出来,“干什么干什么!这西服很贵的。”

      祁醉不慌不忙:“我怕你笑得再嗨一点,今晚就血染hog,作为新年第一红。”

      花落后怕的看了眼赖华,故意大声诚恳地夸赞道:“咳,其实吧,这对联很不错!体现了我国人民的传统习俗,非常的有……有那什么的感觉!”

      花落吹完,看向祁醉。

      祁醉摇摇头,说你还是快跑吧。

      花落:你妈。

     

                                    【二】

      接下来又是各家战队经理明争暗斗,各显风骚的时刻。于炀从他们身边走过,拿着酒杯,看向他们。经理们的声音瞬间小了,等于炀走过后,贺小旭才敢把刚刚没说出来的话说完:“我们战队,嗝,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行吗。”又后怕的看了眼于炀的方向,“我感觉于队气场越来越大了。害怕。”

      众经理点头。

      TGC经理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们周队,整天阴沉沉的,整一个队的话痨都带不动他。不敢想不敢想。”

      “害,我们战队也自产自销了,就只是我上不了场而已。”成功打入经理们的soso插了句。

      贺小旭惊叫道:“哟!谁啊!”

      业火嘿嘿一笑,端起杯酒,灌下去:“那还能有谁!那肯定是花落那个……知多少啊哈哈哈……花哥好花哥好,没事我先走了。”

      花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soso旁边。

      业火怂了,开溜。

      soso看着落荒而逃的业火,转头跟花落调笑道:“社会我花哥,人狠话不多。”

      花落无奈,“你醉了。”

      soso点头,笑眯眯的:“嗯,我醉啦。”

  

                                  【三】

      众人一番插科打诨,被各家领队领着回了各自基地。

      贺小旭已经醉的不轻,他左手勾着老凯,右手勾着卜那那,招呼辛巴给三人拍照。

      “我贺小旭不求别的,但求……求我们战队年年夺冠,压的其他战队翻不了身!”贺小旭蹲在地上,翻看着辛巴拍的照片。

      祁醉嗤笑一声,“麻烦心里有点b数,说出去也不怕喷子喷的你连妈都认不出。”

      贺小旭小声的反驳:“我相信我们战队。”

      赖华也被激起了血气:“说得好!咱来年目标就是再拿冠军!”

      祁醉便放任二人许下豪言壮志,出门看见了正在阳台抽烟的于炀。

      于炀连忙灭了烟,找了张纸包起来扔掉。

      “干嘛呢,大过年 ,还有烦心事呢,开好吗,于队。”祁醉拉起于炀的手,往自己房间走去。

      于炀被带入房间,喝了酒的脸慢慢变红,酒精作祟,他现在,非常,非常的想吻祁醉。

      祁醉从口袋掏出一颗彩纸包着的奶糖。递给于炀,“喂我呗。”

      于炀接过奶糖,慢吞吞的剥开,奶香味由着包装纸散开。

     祁醉从于炀手中衔过奶糖,使坏的轻舔了下于炀的食指。看着耳朵红透的于炀,轻叹:“我果然是不能做个人。”话毕,吻上了于炀,奶香味混杂着烟味,充斥在于炀的脑子里。唇舌的交缠,压的于炀喘不过气。

      不到五分钟的深吻,让炀神体验了次带有奶香味的吻。

      “甜吗?”祁醉问道。

      于炀脸红扑扑的,下意识抿了下奶糖,“很甜。”

     

                                   【四】

      祁醉把于炀挤在床头深吻,急促的低喘着,“炀神,忍得住声音吗?”

      于炀受不了祁醉这样撩拨他,但他模糊记得基地隔音不是太好,有些犹豫。

      “他们都醉成泥了,Youth,打响新年第一炮呗。”祁醉看出于炀有些害羞,更加直白的说出自己想要的。

      于炀本就对祁醉有求必应,再经这么一撩,软下来,“那,那你慢点。我尽量忍住……”

                              【完】

后:写一篇不出意外是浅兮的一篇单人或者是朝俞的车,期待一哈吧哈哈哈哈哈我的第一次(xixi

     

彩虹女孩.

狼人杀(第一夜)

★又是闲扯的一篇。

★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主持人:彩虹

彩虹:好了现在大家开始抽取身份。本场一共有8人,平民4人,狼人2人,预言家1人,女巫1人,猎人1人。

抽取中。。

平民:于炀,谢俞,花落,赖教练

狼人:贺朝,祁醉

预言家:沈捷

女巫:许晴晴

猎人:卜那那

开始。

第一夜,彩虹: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请狼人确定身份 。

祁醉,贺朝睁开眼。对视。互相嫌弃。

请狼人选择一位击杀对象。

贺朝:必须于炀啊,于炀于炀,就于炀。

祁醉:贺朝你去死吧,敢投我家童养媳?投谢俞,必须谢俞。

彩虹内心:我就是有病把你俩安排成狼

贺朝:我家小朋友我护着,你敢!

祁醉:OK,那就花落吧。贺朝:反正不是我家小朋友就行,赞同。

狼人击...

★又是闲扯的一篇。

★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主持人:彩虹

彩虹:好了现在大家开始抽取身份。本场一共有8人,平民4人,狼人2人,预言家1人,女巫1人,猎人1人。

抽取中。。

平民:于炀,谢俞,花落,赖教练

狼人:贺朝,祁醉

预言家:沈捷

女巫:许晴晴

猎人:卜那那

开始。

第一夜,彩虹: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请狼人确定身份 。

祁醉,贺朝睁开眼。对视。互相嫌弃。

请狼人选择一位击杀对象。

贺朝:必须于炀啊,于炀于炀,就于炀。

祁醉:贺朝你去死吧,敢投我家童养媳?投谢俞,必须谢俞。

彩虹内心:我就是有病把你俩安排成狼

贺朝:我家小朋友我护着,你敢!

祁醉:OK,那就花落吧。贺朝:反正不是我家小朋友就行,赞同。

狼人击杀完毕。

全然不知的花落,好可怜一男的。

彩虹: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一名玩家查验身份。

沈捷:想查朝哥,但万一是狼人我该咋办。算了,查俞哥吧。

彩虹:他的身份是,平民。

沈捷:还好还好,不算太难办。

彩虹:女巫清睁眼,昨晚死的是他(指向花落),请选择使用毒药还是解药。

许晴晴:不认识,不浪费,不救。


天亮了。昨晚死亡玩家:花落。游戏继续

请花落发表遗言

花落:我才刚进来,就让我看着?祁醉你个老畜生,绝对是你。退了退了,看着你这个老畜生秀恩爱,还不如去训练。

现在请各个玩家依次发言。

贺朝:那个,我是预言家啊,我测的我家小朋友是好人,大家不要针对啊,谢谢谢谢。

沈捷内心: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要说出来吗,可是不敢,朝哥难不成是狼?算了,反正俞哥本来就是好人,为了保命,沉默是金。

沈捷:过。

祁醉:贺朝你真骚。我是好人,过。

谢俞:。。。过。

于炀:我信队长,队长肯定是好人。

祁醉内心:我家童养媳太乖了,太可爱了,我要找个人分享一下。

赖教练:过过过,赶紧的,玩了去训练,一天天的,祁醉你争点气吧。别带坏炀神好吗 。

卜那那:我什么都不知道,过。

许晴晴:那个,我是女巫,昨晚死的不认识,没救。朝哥你矜持点好吗,丢死3班的人了,你好歹是一楼之霸啊。无语。

彩虹:请大家投票,选择一名玩家,或选择弃票。

投票中。。

贺朝→于炀

祁醉→谢俞

谢俞→贺朝

于炀弃票

卜那那弃票

赖教练→卜那那

许晴晴弃票

彩虹:投票结束,四名玩家平票,请未弃票玩家重新投票。

卜那那,祁醉,于炀→赖教练

谢俞→贺朝

贺朝→于炀

彩虹:投票结束。赖教练出局,请发表遗言。

赖教练:你们。。你们。。我是管不了你们了。赶紧回来训练。

卜那那:可算没人管了,嗨起来,嗨起来。队长我们多玩几盘。我把直播开开,玩游戏赚钱两不误。

彩虹:游戏继续。

第二夜。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


★打字好累

★纯属胡扯

★有空会更

★谢谢!


又土

【AWM绝地求生】祁醉于炀车

https://m.weibo.cn/7317243501/4427733948076312

冰激凌p/lay 叁

让大家久等了


喜欢关注,看文不迷路

https://m.weibo.cn/7317243501/4427733948076312

冰激凌p/lay 叁

让大家久等了


喜欢关注,看文不迷路

错落虾丸

【祁炀】微醺

   *喝的晕乎乎也不许欺负炀炀!


 

      “队长…”于炀的声音低低地从喉咙里传了出来。

因为他现在正被微醺的祁醉压在沙发上,仅仅只有后肩一点点贴着靠背,靠着一只手轻抓坐垫堪堪让自己不被彻底压倒。


      “于炀阿…”祁醉温热的气息轻轻扑在于炀耳边,低哑又带着醉意的呢喃让于炀的耳廓瞬间又红了几分。


    ...

   *喝的晕乎乎也不许欺负炀炀!


 

      “队长…”于炀的声音低低地从喉咙里传了出来。

   

      因为他现在正被微醺的祁醉压在沙发上,仅仅只有后肩一点点贴着靠背,靠着一只手轻抓坐垫堪堪让自己不被彻底压倒。


      “于炀阿…”祁醉温热的气息轻轻扑在于炀耳边,低哑又带着醉意的呢喃让于炀的耳廓瞬间又红了几分。


       晕乎乎的祁醉好像是故意使坏。


       因为祁醉既不放开于炀,也不伸手拉他给他借力,只是双手撑在于炀身边,半跪着挤在于炀腿间轻轻磨蹭。


       于炀从脖子到耳朵整个又红又热,耳朵嗡嗡直响,除了耳边似有若无的喘息,只能听见自己轰鸣的心跳。


       祁醉微微侧过头看了看他的反应,轻轻笑了笑,终于贴心地伸手揽住于炀久撑到微微颤抖的腰,然后不做人地又贴紧了些。

   

       俩人就这样安静地抱了一会,不知过了多久,祁醉偏过头轻轻吻住于炀的嘴唇,这下微醺的就不止祁醉一个人了。


又土

【AWM】祁醉于炀的肉

点贊关注不迷路!

冰激凌p/l/a/y   贰  更新了

https://m.weibo.cn/7317243501/4426339031142863

点贊关注不迷路!

冰激凌p/l/a/y   贰  更新了

https://m.weibo.cn/7317243501/4426339031142863

又土
【AWM】祁醉于炀的肉祁醉:A...

【AWM】祁醉于炀的肉
祁醉:A
于炀:O

未完待续

【AWM】祁醉于炀的肉
祁醉:A
于炀:O

未完待续

柯泽keeze
“你是我刻在血肉里的youth...

“你是我刻在血肉里的youth。”——祁醉
日常一问:祁醉今天做人了吗?

“你是我刻在血肉里的youth。”——祁醉
日常一问:祁醉今天做人了吗?

错落虾丸

【祁炀】罚你什么好呢(自行车版)

#昨天写了个祁醉刹车的版本

#今天这个故事跟昨天一样,只是今天的版本里最后祁醉没做人而已,看过昨天版本的朋友可以直接拉到后面(破破破车)


       于炀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刚过1点,今天训练赛打的不太好,于炀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懊恼自己的失误,连祁醉那个老流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跟到他背后都不知道。


       “小队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感受到祁醉近在耳畔的气息,于炀拧钥匙的手顿了顿,...

#昨天写了个祁醉刹车的版本

#今天这个故事跟昨天一样,只是今天的版本里最后祁醉没做人而已,看过昨天版本的朋友可以直接拉到后面(破破破车)


       于炀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刚过1点,今天训练赛打的不太好,于炀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懊恼自己的失误,连祁醉那个老流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跟到他背后都不知道。


       “小队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感受到祁醉近在耳畔的气息,于炀拧钥匙的手顿了顿,然后耳尖迅速泛上了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祁醉已经从于炀的腰侧伸出了“神之右手”,轻轻覆在于炀手上,带着于炀开了门。


        然后祁醉就顺势把愣着的于炀搂住带进了房,顺便反手带上了门。


       祁醉早就不想做人了。今天在训练室看到于炀因为练习赛的失误一直闷闷不乐,吃饭也没好好吃,明明可以吃两个人的量,却只是随便巴拉了两口。


       心疼归心疼,只是炀神这个样子落到老流氓眼里,真是… …该死的可爱又性感。


       所以一关上门,祁醉就拉着于炀将人抵在了不大的沙发上。


       “今天打的怎么样?”祁醉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与于炀头抵着头地低声问道。


       于炀在面对祁醉时的语气本来就软绵绵的,加上今天自己的低级失误,说出来的话不自觉地加上了几分懊恼,“低级失误,不满意”。


       祁醉听到于炀又软又委屈的轻声细语,心头一阵柔软,嘴上却依旧使坏,“那怎么办呢小队长,是不是要罚?”


       于炀本来是很懊恼地,可是祁醉一直凑在他耳边,说话又低又暧昧,于炀一时心猿意马,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这么害羞。


       祁醉低笑出声,伸手捏了一下于炀腰间的软肉,不依不饶。“嗯?小队长这是默认了?”


       于炀被祁醉沉沉的眸子盯地不好意思了,干脆大了胆子,在沙发上微微抬起上身,抱住祁醉。然后点了点头,又微不可听地嗯了一声。


       祁醉不是第一次被于炀主动抱住了,只是这个姿势,还是头一次。祁醉干咳一声,抱住于炀往沙发上一转身。


       两人姿势就巧妙地换了过来,现在是祁醉躺在不大的沙发之间,看着于炀愣愣地趴在自己身上,脸颊红扑扑地,头发轻飘飘地扫在自己脸上。

  

       太享受,祁醉扬扬嘴角。


       “小队长怎么这么主动?”


       于炀低头不说话。


        “小队长是不是很害羞呀?”


       于炀咬咬下唇。


        “小队长怎么害羞了,现在是你在占我便宜吧” 说完祁醉忍不住又凑到于炀耳边轻声补了一句荤话,“没有顶到你吧?小队长”


        于炀彻底听不下去了,按着祁醉的胸口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被祁醉的手扣着腰,不但没站起来,还摔得更贴,像欲拒还迎。


        祁醉看着怀里的人觉得便宜也占的差不多了,再折腾下去,脸皮薄的小朋友估计又要躲他,于是抱着于炀放到床上,一边给于炀脱鞋袜一边说“练习赛失误也是失误,不过你自己勤快,我不罚你这个,但是下次不能不好好吃饭。”


       于炀扯着被子眨巴眨巴眼,“我… …我一定好好吃饭,好好练习”

 

       “乖”祁醉俯身亲了一口于炀的额头,“早点睡觉吧。”


       于炀没有像往常一样乖乖闭上眼,而是盯着祁醉,看得祁醉都不好意思快忍不住了,于炀才低低地说“队长…今天…要不…要不要留下来”

 

      祁醉夸张地摇了摇头,“宝贝儿,这儿隔音不好。”


      于炀愣了愣,还没来得及辩解一两句,祁醉已经自顾自地关上了卧室的大灯,然后撑在于炀的身上吻住了他。


        虽然已经被祁醉逼着多喝水了,于炀的嘴还是有点干,祁醉耐心的用唇舌描摹着于炀的唇,然后头抵着于炀,左手撑着自己微微抬起上身,右手向上一扯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缓解了那么一点点燥热,祁醉又很快吻了回来,这次祁醉用手扣着于炀的脑袋,将人往上带了些。


         脖子怪酸的,于是于炀狠了狠心转身趴到了祁醉身上。


         “咚”祁醉的头磕到了床头,于炀马上从亲吻中抽离出来,行云流水地爬了起来又打开了床头的小灯,就摸索着要去看祁醉的后脑勺。


        祁醉按住于炀,墨似的眼睛沉沉地盯着他。因为刚才的亲昵,于炀现在头发凌乱、整张脸白里泛着红,嘴也是微微红肿亮着水光。


       实在是,实在是不让祁醉做人。


       祁醉的声音已经染上了浓浓的情欲“小队长,你好撩人阿”

  

       于炀的手撑在祁醉的赤裸的胸膛上,感受着收不断传到手心的温热,一阵心猿意马,又被祁醉直白的眼神盯得浑身火燎似的,讷讷地就要去关床头的小灯。


       可是祁醉不让,祁醉转身又将人按在床里,挑了挑眉含住于炀的耳朵尖,“小队长,不想看着我吗?”


        于炀的脸又烫了许多,但于炀没办法拒绝祁醉的要求,为了阻止祁醉再开口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于炀手疾眼快地抱住了祁醉,“不…不关了…继续吧。”


       祁醉低笑地继续,“小队长还真是…又纯又浪啊”


       于炀觉得自己快发烧了。


       好在祁醉顾忌于炀的脸皮和基地的隔音,一晚上都小心翼翼、温柔似水,但太温柔换来的结果就是嘴碎。

     

       “小哥哥,你舒服吗”


        “小哥哥,你喊一句老公让我听听”


        “小哥哥,我们换个位置,你自己动好不好”


        于炀被他讲得臊的不行,可偏偏又乖乖地一句一句回应。

   

         “嗯…”


         “老…老公”


         “…好… …”


         祁醉忍笑,明天还要练习赛,不能让自己的小队长太累,又放轻了些动作,安抚似地细细密密地亲吻于炀。


        于炀被他碾的不行,催促似的自己动了一下,“快…快一点,已经很晚了。”


        祁醉坏笑地干脆直接停了下来,然后低下头轻轻咬住了于炀的喉结,“小队长想让我什么快一点?”


        于炀真的很想让他闭嘴。


         … …


         虽然祁醉昨天很小心,可是第二天,于炀喉结旁的吻痕还是遮也遮不住,于炀在厕所镜子前里懊恼地把队服拉链拉死,对着自己一脸愁容,祁醉走进来从背后抱住于炀,“不用折腾了,我在你房间睡到第二天中午,他们会相信我们纯盖棉被聊天吗”


         顿了顿祁醉顿悟般地又补充道,“那反正他们都会胡思乱想,我昨晚就不该收着力,今晚重来。”


         于炀赶紧逃出厕所。


花絮:


         卜那那:哇炀神,你这脖子,啧啧啧,不带这样虐狗的啊,这儿可是基地


         于炀冷漠:没有,咳咳,我去打杯水


         老凯:行了阿你个单身狗,人小俩口不就亲一下吗,你激动个什么劲


         祁醉正好吹着口哨从楼上下来,“谁说我们只是亲一下,哟,都在呢,来来来,让我给你们讲讲昨天晚上的故事,昨天阿…”


         “咳咳,队长”于炀拿着水杯站在门口,及时给祁醉踩了刹车。


         “yooooooooo”,众人好像心领神会似的,笑眯眯地回去“做自己的事儿”了,耳朵却一竖的比一个高。


          “不说不说,我发个微博总可以吧?毕竟第一次这么小的动静,很有纪念意义的…”祁醉凑到于炀耳边,用不太低的声音说。


         于炀明显感觉到其他几个人笑的桌子都在抖。


          “队长,别说了。”


          祁醉看着于炀的耳朵又红了起来,自己的炫耀目的也达到了,开心地回去直播了,只是 苦了于炀一边练习一边还得分心留意祁醉的嘴。


      


错落虾丸

【祁炀】罚你什么好呢(半兽人版)

#祁醉今天也没做人呢

#今天刚看完awm呜呜呜我爱于炀

       于炀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刚过1点,今天训练赛打的不太好,于炀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懊恼自己的失误,连祁醉那个老流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跟到他背后都不知道。

       “小队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感受到祁醉近在耳畔的气息,于炀拧钥匙的手顿了顿,然后耳尖迅速泛上了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祁醉已经从于炀的腰侧伸出了“神之右手”,轻轻覆在于...

#祁醉今天也没做人呢

#今天刚看完awm呜呜呜我爱于炀

       于炀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刚过1点,今天训练赛打的不太好,于炀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懊恼自己的失误,连祁醉那个老流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跟到他背后都不知道。

       “小队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感受到祁醉近在耳畔的气息,于炀拧钥匙的手顿了顿,然后耳尖迅速泛上了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祁醉已经从于炀的腰侧伸出了“神之右手”,轻轻覆在于炀手上,带着于炀开了门。

        然后祁醉就顺势把愣着的于炀搂住带进了房,顺便反手带上了门。

       祁醉早就不想做人了。今天在训练室看到于炀因为练习赛的失误一直闷闷不乐,吃饭也没好好吃,明明可以吃两个人的量,却只是随便巴拉了两口。

       心疼归心疼,只是炀神这个样子落到老流氓眼里,真是… …该死的可爱又性感。

       所以一关上门,祁醉就拉着于炀将人抵在了不大的沙发上。

       “今天打的怎么样?”祁醉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与于炀头抵着头地低声问道。

       于炀在面对祁醉时的语气本来就软绵绵的,加上今天自己的低级失误,说出来的话不自觉地加上了几分懊恼,“低级失误,不满意”。

       祁醉听到于炀又软又委屈的轻声细语,心头一阵柔软,嘴上却依旧使坏,“那怎么办呢小队长,是不是要罚?”

       于炀本来是很懊恼地,可是祁醉一直凑在他耳边,说话又低又暧昧,于炀一时心猿意马,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这么害羞。

       祁醉低笑出声,伸手捏了一下于炀腰间的软肉,不依不饶。“嗯?小队长这是默认了?”

       于炀被祁醉沉沉的眸子盯地不好意思了,干脆大了胆子,在沙发上微微抬起上身,抱住祁醉。然后点了点头,又微不可听地嗯了一声。

       祁醉不是第一次被于炀主动抱住了,只是这个姿势,还是头一次。祁醉干咳一声,抱住于炀往沙发上一转身。

       两人姿势就巧妙地换了过来,现在是祁醉躺在不大的沙发之间,看着于炀愣愣地趴在自己身上,脸颊红扑扑地,头发轻飘飘地扫在自己脸上。

  

       太享受,祁醉扬扬嘴角。

       “小队长怎么这么主动?”

       于炀低头不说话。

        “小队长是不是很害羞呀?”

       于炀咬咬下唇。

        “小队长怎么害羞了,现在是你在占我便宜吧” 说完祁醉忍不住又凑到于炀耳边轻声补了一句荤话,“没有顶到你吧?小队长”

        于炀彻底听不下去了,按着祁醉的胸口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被祁醉的手扣着腰,不但没站起来,还摔得更贴,像欲拒还迎。

        祁醉看着怀里的人觉得便宜也占的差不多了,再折腾下去,脸皮薄的小朋友估计又要躲他,于是抱着于炀放到床上,一边给于炀脱鞋袜一边说“练习赛失误也是失误,不过你自己勤快,我不罚你这个,但是下次不能不好好吃饭。”

       于炀扯着被子眨巴眨巴眼,“我… …我一定好好吃饭,好好练习”

 

       “乖”祁醉俯身亲了一口于炀的额头,“早点睡觉吧。”

       于炀没有像往常一样乖乖闭上眼,而是盯着祁醉,看得祁醉都不好意思快忍不住了,于炀才低低地说“队长…今天…要不…要不要留下来”

 

      祁醉夸张地摇了摇头,“宝贝儿,这儿隔音不好。”

      于炀不是这个意思,祁醉也知道于炀不是这个意思,可怎么办呢,祁醉就是想逗他。

       说归说,祁醉还是挤着于炀躺了上去,将人轻轻地捞进怀里,念着清心咒。

      于炀很快就睡着了,踏踏实实地打轻鼾,祁醉温香软玉在怀却满脑子黄色废料地想睡睡不着,第二天早上顶着黑眼圈哀怨地看着于炀悠悠醒来,“小队长这是在处罚我吧?回家了我可不会放过你哦。”

     

      

祁醉今天做人了吗
不会搞链接真的悲伤 直接上图吧...

不会搞链接真的悲伤 直接上图吧俺第一次写  ooc对八起!!!    希望俺明天就知道链接怎么发
晚安啦祁醉于炀

不会搞链接真的悲伤 直接上图吧俺第一次写  ooc对八起!!!    希望俺明天就知道链接怎么发
晚安啦祁醉于炀

阿柚酱
余邃:我也想讲讲我和小朋友的故...

余邃:我也想讲讲我和小朋友的故事,但是小朋友不让……
祁醉:? 啊,那个……
于炀:队长!
时洛:讲![胜负心暴涨]

余邃:我也想讲讲我和小朋友的故事,但是小朋友不让……
祁醉:? 啊,那个……
于炀:队长!
时洛:讲![胜负心暴涨]

苏沐泽

陪我一起上学的老流氓和小狼犬丫  满足~\(≧▽≦)/~
以及拿着我牛奶送炀炀的老祁醉!(  ̄ー ̄) 我忍 不能打 不能打 送炀炀的

陪我一起上学的老流氓和小狼犬丫  满足~\(≧▽≦)/~
以及拿着我牛奶送炀炀的老祁醉!(  ̄ー ̄) 我忍 不能打 不能打 送炀炀的

苏沐泽

这个中秋 偶也是有娃的银了!老流氓祁醉和帝国小狼犬于炀的日常丫 (๑¯ω¯๑)(老流氓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后面的爪子 在摸炀炀的腰!!!)
  中秋快乐丫(๑>؂<๑)

这个中秋 偶也是有娃的银了!老流氓祁醉和帝国小狼犬于炀的日常丫 (๑¯ω¯๑)(老流氓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后面的爪子 在摸炀炀的腰!!!)
  中秋快乐丫(๑>؂<๑)

轮回之境

真童养媳养成史

战队门口,贺小旭正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口乱七八糟的箱子,“这是……被人抢劫了,没来得及跑还是怎么的”

迟迟没看到祁醉出现,从会议室出来的赖华顿时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同时眼含怜悯的看着贺小旭,“年轻…….”

接受到赖华眼神的未来虹口贺娘娘:“…………..????????”,正想具体问一下,就被扑面而来的一阵风糊了一脸

祁醉抬手摘掉安全帽,甩甩头,活像一只开屏的孔雀:“哟,怎么着,还列队欢迎啊,免了免了”,身后的于炀忍不住扯了扯祁醉的衣服。

“你能别………..”赖华一时语塞,似乎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最终放弃挣扎似的拍拍胸口“弄完了过来开会”,说完直接掉头走了

“行,等我一会啊”,刚想下...

战队门口,贺小旭正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口乱七八糟的箱子,“这是……被人抢劫了,没来得及跑还是怎么的”

迟迟没看到祁醉出现,从会议室出来的赖华顿时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同时眼含怜悯的看着贺小旭,“年轻…….”

接受到赖华眼神的未来虹口贺娘娘:“…………..????????”,正想具体问一下,就被扑面而来的一阵风糊了一脸

祁醉抬手摘掉安全帽,甩甩头,活像一只开屏的孔雀:“哟,怎么着,还列队欢迎啊,免了免了”,身后的于炀忍不住扯了扯祁醉的衣服。

“你能别………..”赖华一时语塞,似乎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最终放弃挣扎似的拍拍胸口“弄完了过来开会”,说完直接掉头走了

“行,等我一会啊”,刚想下车,就发现身后这小孩还圈着自己的腰没松开,随即略微转头,手上虚虚的抓着于炀的手腕,忍笑问到“这么想我啊,到了都不松开”


于炀像是被烫到了一般赶紧缩回手,途中被祁醉一把抓住,“开完会你想怎么抱就怎么抱,我绝对不拦着”


于炀觉得抓着自己手腕的手像火炉一样,从接触的地方开始,一直暖到心里,陡然被放开,心里还有点空落落的


不知从什么开始,于炀觉得自己很奇怪,从12岁那年开始,眼里心里就装着同一个人,最开始是感恩,或许还带着一点别的


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那些自以为的感情早就朝着不可控的方向狂奔而去,到如今,会带来什么结果,于炀自己也不确定了

于炀低下头,握着手腕,低低喊到“哥哥…….”,随即抬起头走了进去。

一旁被遗忘的贺小旭“…………就没人注意到我还在吗!!!!!!!!”

这边赖华在整理这次比赛的录像资料,正准备待会复盘,就见祁醉一脸春色的进来了,赖华眉毛皱的更紧“刚刚于炀在,我就没说,你和他,准备怎么办,他可还小”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想法了吗”祁醉一脸淡定

“那是你单方面认定他,他可正处于易冲动的年纪,和你待了这么久,你确定他对你的感情,就是你想要的那种?,所以,别动不动就浪”


不是赖华想打击祁醉,而是不忍心,毕竟于炀可以说是赖华看着长起来,若是因为一时没明白就这么稀里糊涂走了这条路,将来对两个人都不好


祁醉一时间没说话,赖华见他沉默,以为他想明白了,再接再厉道“就算他是,你能确保他以后不会后悔,你不会后悔”


“不会,我不会”赖华话音刚落,祁醉就接了下去“而且,我确定,他也不会”


赖华看着祁醉灯光下越来越成熟脸,叹了口气“行吧,你自己决定”


祁醉抬起头直视赖华“其他人或许我不敢保证,但是,他是于炀,只因为是于炀,所以我确信”说完微微一笑,在心里补充道“不管是哪一个时空的于炀”





我知道我消失了近两个月,对不起啊大家,因为课题的事情比较多,前几天刚开学,刚空了一点,以后课程不紧张的话,我会更的频繁一点,这篇文应该不会拖太长

我现在又有个脑洞了哈哈哈哈,可能会一起开


顾盏栖.

当你熟知的cp有了孩子之后

忘羡(偏汪叽):

魏无羡:  儿砸!我们去抓山鸡吧

爱情结晶:  不去

魏无羡:  那喝天子笑怎么样?

爱情结晶:  不喝

魏无羡:  蓝二哥哥,你快管管你儿子

蓝忘机:  我陪你

魏无羡:  嘿嘿,最喜欢二哥哥了

爱情结晶:  呵

忘羡(偏羡羡):

爱情结晶:  父亲,父亲,我想去打山鸡

蓝忘机:  不可

爱情结晶:  不嘛,不嘛,我就要去~

蓝忘机:  ...走吧

魏无羡:  打山鸡?我也要去!

爱情结晶:  爹爹,你在家...

忘羡(偏汪叽):

魏无羡:  儿砸!我们去抓山鸡吧

爱情结晶:  不去

魏无羡:  那喝天子笑怎么样?

爱情结晶:  不喝

魏无羡:  蓝二哥哥,你快管管你儿子

蓝忘机:  我陪你

魏无羡:  嘿嘿,最喜欢二哥哥了

爱情结晶:  呵

忘羡(偏羡羡):

爱情结晶:  父亲,父亲,我想去打山鸡

蓝忘机:  不可

爱情结晶:  不嘛,不嘛,我就要去~

蓝忘机:  ...走吧

魏无羡:  打山鸡?我也要去!

爱情结晶:  爹爹,你在家好好养伤(腰)哦,不要乱跑

魏无羡:  蓝瘦,香菇

朝俞①:

贺朝:  儿子,你以后想去清华还是北大

爱情结晶:  清华吧,你跟小爸都是清华的

贺朝:  学金融系?

爱情结晶:  小爸肯定不想家里有两个卖保险的

谢俞:  的确,那你打算学医?

爱情结晶:  不是,学电子计算机。对了,我看中我们学校的一个学霸了,然后打算当学渣勾搭他

谢俞:  去呗,我跟你爸就是这么过来的

爱情结晶:  嗯,那我先走了,约好见面了

朝俞②

贺朝:  儿子,人追到了吗?

爱情结晶:  ......他说我SB

贺朝:  噗!

爱情结晶:  爸【无奈】然后我给他科普了一下你跟小爸的爱情故事

谢俞:  哦?然后呢?

爱情结晶:  他跟我说,我是学霸,不是伪学渣。就走了

贺朝:  儿子,你换一招吧

爱情结晶:  那校霸?我试试

谢俞:  哥,儿子这傻劲遗传你的吧

贺朝:  我可没他那么傻

谢俞:  估计他多半是下面那个,啧,不行啊

贺朝:  行了行了,不管他了,让他自己折腾去

爱情结晶:  ××,小爷看上你了,不答应小爷今天就别想出这门

某学霸:  小贺宝贝,你说你爸那么聪明,怎能生出来你这个傻儿子?

爱情结晶:  我不傻

某学霸:  好好好,不傻不傻,过来给我抱抱。做完这套题我们就回家

爱情结晶:  哼╯^╰

——短信——

儿子:  爸 我去他家住了,今晚不回来了

贺朝:  小朋友,你看看。你说这像谁?

谢俞:  你。没脸没皮的。

花谢

花城:  哥哥,我们出去玩吧

谢怜:  算了吧,在家陪孩子

花城:  哥哥~

爱情结晶:  爹爹,不然你把我送到青玄哥哥那里吧

谢怜:  可以吗?

爱情结晶:  可以可以

花城:  儿砸真懂事

爱情结晶:  ...呵(谁当初要养我的,垃圾男人)

祁炀①

爱情结晶:  爸爸爸!

祁醉:  咋了,儿子?

爱情结晶:  我不想留着HOG了

祁醉:  ???为什么?

贺小旭:  祁醉,你必须给我留住你儿子,不然我跟你拼命!!!

祁醉:  ......

爱情结晶:  花落叔叔他们战队有个人,我看上了

祁醉:  儿子啊,你想哈,你当HOG队长,干掉那个小孩的战队。多爽啊,手下败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爱情结晶:  有道理

祁醉:  那还去吗?

爱情结晶:  不去了

贺小旭:  于炀,你也是,看住你儿子

于炀:  嗯

祁炀②

爱情结晶: 小爸!QwQ,我被人睡了!

于炀:  谁?我去揍他

爱情结晶:  就上次说的那个

祁醉:  沃草,儿子你是被睡的?

爱情结晶:  嗯...QwQ

祁醉:  啧

花落:  诶,你说祁醉这个老畜生怎么养出这么个小可爱

那个人:  我怎么知道,跟个小白兔似的。不说了,我去HOG提亲去了

花落:  这怀疑你才是祁醉外面的种

那个人:  呵呵

Melody呀

伪装学渣&AWM绝地求生

番外——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原文是漫漫和木瓜的,ooc是我的。


◎(     )里是说明。


◎文章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①

  日子一天天过,暑假到了,贺朝早早的为自己和自家小朋友的单独旅游定好了日子,打算甩掉祁醉这个老畜生。可事实证明“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句话是真理。贺朝的完美“情侣暑假游计划”被自家小朋友的一句“我约了于炀,你去和祁醉玩。”给完全破坏。只留下贺朝一人孤单的待在电脑前看着自己的完美计划“流泪”。


  在谢俞准备和于炀联系...

番外——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原文是漫漫和木瓜的,ooc是我的。


◎(     )里是说明。


◎文章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①

  日子一天天过,暑假到了,贺朝早早的为自己和自家小朋友的单独旅游定好了日子,打算甩掉祁醉这个老畜生。可事实证明“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句话是真理。贺朝的完美“情侣暑假游计划”被自家小朋友的一句“我约了于炀,你去和祁醉玩。”给完全破坏。只留下贺朝一人孤单的待在电脑前看着自己的完美计划“流泪”。


  在谢俞准备和于炀联系出门的前一晚上,贺朝劝了谢俞很久,撒娇、卖萌、死缠烂打全用上了,可换来的只有自家小朋友的冷脸,以及“还有祁醉。”这句话。于是贺朝不闹了。


  到了出发那一天,谢俞准备出门,觉得贺朝应该已经死心了。出门前回头看了看坐在桌前安静吃早饭的贺朝,放心了。然后便愉快出门和于炀玩去了。谢俞前脚刚出门,贺朝就立刻给祁醉发消息问:“我家的出门了,你家那位呢?”祁醉秒回:“出门了。”

贺朝伏在窗前看见谢俞到了楼下,眼睛眯起,抓上手机立刻下楼,边下楼边给祁醉发消息:“我下楼了,你也跟上!”祁醉又秒回了一个“ok”的表情。于是贺朝跟着谢俞,祁醉跟着于炀,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旅行”。


  贺朝和祁醉二人在机场碰了面,祁醉拿出票,目的地跟谢俞和于炀是同一个地方,这是昨晚祁醉逼了很久才逼于炀说出来的。贺朝和祁醉两人偷偷摸摸的刻意避开谢俞和于炀,先进了机场。这俩人生怕被发现,戴了帽子、口罩还有墨镜,但殊不知他们这样反而更引人注目。


  “老畜生,你说咱俩这样管用吗?”贺朝贼兮兮的弓着腰提了提口罩。


  “管用,就怕这样也挡不住你祁哥我的风华。”祁醉更贺朝呆的久了,自恋功力更进一步了。


  “我觉得这样完全挡不住我那炸天的颜值。”贺朝略带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直起了身子,一抬头就看见了谢俞和于炀两人,吓得贺朝又弓起了腰。


  祁醉有些无语的看着贺朝,但脑子里又想到了一些骚话,略带笑意的对贺朝说:“小畜生,你家小朋友挺幸福啊。”贺朝有些没听懂,抬头看向祁醉,结果就看见了祁醉一脸阴险的笑容,然后脑子里经一抽,突然懂了祁醉的话。此“性”非彼“幸”啊。贺朝立马回击道:“那是,那是,我还小,倒是你,年龄大了小心点。”祁醉保持微笑的看着贺朝。


  ②

  到了目的地,谢俞和于炀直径去了酒店放行李。祁醉和贺朝也跟着到了同一家酒店。他们不知道谢俞和于炀接下来的行程,只能跟着他们走,导致司机师傅以为他们是跟踪狂。


  “老畜生,你教你家于炀泡吧?”贺朝难以置信的看着谢俞和于炀的目的地,果断认为自家小朋友不会,直接推锅给祁醉。


  “不可能,我家小队长可乖了,不会的,你是不是把你家小朋友带坏了。”祁醉也有些不敢相信,但也绝对护短。


  “我知道你家于炀乖,所以我说是你带人去的。”贺朝再次强调了是祁醉的锅,然后拍了一下祁醉,“走了。”


  两人跟着进了酒吧。挑了一个谢俞和于炀旁边的位置坐下。


  过了十分钟,来了一位服务生,推着一车酒。贺朝和祁醉满脸震惊,表示他们是乖小孩没点酒。结果人服务生压根儿没给他们推脱的机会就走了,留下了一车酒。


  “小畜生,敢喝不。”祁醉激贺朝,看来还记着背锅和被说不行的事儿。贺朝刚看见有人搭讪自家小朋友,冲的不行,一激就中,直接吹了一瓶。一瓶喝完才反应过来,祁醉的套路。然后拿着一瓶酒对着祁醉说:“那你敢喝不?”祁醉笑了笑没说话。贺朝知道他不会中,就继续说:“唉,看来你不行,我就说你不行吧。”祁醉挑了挑眉,结果酒,喝完一瓶。


  “诶,这就对了,来继续。”贺朝拍了拍祁醉的肩又拿过一瓶酒。


  “小畜生,比一下?看谁喝得多,谁输谁就不行?”祁醉来了兴致,把推车推到自己和贺朝面前。贺朝欣然接受,于是两人就开始比赛。


  ③

  谢俞和于炀接到电话时已经12点了,他俩也在酒吧坐了两小时了。


  “喂,您好,请问是手机主人的……呃……小朋友吗?”给谢俞打来电话的人这么说,谢俞直接说:“喝醉了是吧,知道了,我马上过来。”然后挂断电话,带着于炀到了贺朝和祁醉坐的位置。服务生有些懵的看着谢俞,他记得就是这位客人让他把酒推到这里来的。


  “小朋友……小朋友……”贺朝手里拿着酒瓶,半摊在沙发上,念着谢俞。祁醉稍微好点,也就只是抱着枕头一脸深情的叫着“小队长”


  谢俞和于炀看到这幅景象实在是很无语。那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抬啊。


  这俩醉鬼被谢俞和于炀准确无误的抬回了酒店。贺朝拉着谢俞的手不放,一直在谢俞耳边叫着小朋友,还时不时冒出一声男朋友。祁醉则是抱着于炀的腰直接摔在了床上,喝醉酒也不忘让于炀叫自己老公。于炀真个人都红透了,此时他十分羡慕谢俞能够面无表情的面对贺朝。但实际上谢俞也没有他表现得那么冷静,心里已经翻腾了好几轮了,特别是嘴巴呼出的气打在他耳垂时。


  ④

  第二天早上,贺朝一醒来就看见了自家小朋友的脸,吓了一大跳,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昨晚喝醉了,然后开始措辞准备解释。刚措好词谢俞就被贺朝给吵醒了,想一巴掌打过去,但又想到他昨晚喝醉了,忍住了,直接甩下一句:“不想死就闭嘴。”然后继续睡觉。贺朝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谢俞,阳光打在谢俞的脸上,贺朝心里只觉得自家小朋友真特么好看。


  祁醉这边于炀先醒了,刚想下床去给祁醉买早饭,就被祁醉扯了回去,然后紧紧的抱住。于炀脸有些泛红,推了推祁醉的手,说:“队……队长……放开我……我要去买早饭。”祁醉耍无赖,抱得更紧了,用行动表示了不想放手。于炀挣扎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效果,最后妥协似得往祁醉怀里靠了靠。祁醉嘴唇逐渐上扬,闭上眼决定再睡一觉。


————————————————


  首先祝大家七夕快乐!虽然我是个单身狗🐶但也不妨碍我过七夕啊!这是我欠大家的一个“伪装学渣&AWM绝地求生”系列文的番外,那也就作为七夕番外一起了吧。文打的比较匆忙,主要我现在在外面旅游呢。


  感谢支持!感谢阅读!感谢大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