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祖宗

80.7万浏览    4758参与
记住训觉
文祖幼喵和宗佑小鸽。

文祖幼喵和宗佑小鸽。

文祖幼喵和宗佑小鸽。

巧克力碎屑

堆图_(:τ」∠)_
祖宗cp太上头了(失去理智.jpg)
我滚了

堆图_(:τ」∠)_
祖宗cp太上头了(失去理智.jpg)
我滚了

好一个赛艇

祖宗日常6 养徐大眼辣~ 顺手车

徐文祖X尹宗佑  有车车~ 

养娃+日常do i

我想搞沙雕车,但我失败了,算了o(´^`)o

没有沙雕只有车  日常醉驾,评论链接

徐文祖X尹宗佑  有车车~ 

养娃+日常do i

我想搞沙雕车,但我失败了,算了o(´^`)o

没有沙雕只有车  日常醉驾,评论链接

呼嚕嚕蘇

親愛的,一起墜入地獄吧。
圖片來自IG,https://www.instagram.com/huaxie__/請勿二次上傳,勿二次更改,勿商用。

親愛的,一起墜入地獄吧。
圖片來自IG,https://www.instagram.com/huaxie__/請勿二次上傳,勿二次更改,勿商用。

呼嚕嚕蘇
牙醫太漂亮啦!圖片來自ig,h...

牙醫太漂亮啦!圖片來自ig,https://www.instagram.com/riverman2001/請勿二次上傳,勿二次更改,勿商用。

牙醫太漂亮啦!圖片來自ig,https://www.instagram.com/riverman2001/請勿二次上傳,勿二次更改,勿商用。

小貔貅
亲爱的,说留下是想让你带我走。...

亲爱的,说留下是想让你带我走。

新的一天从卑微老徐开始。

亲爱的,说留下是想让你带我走。

新的一天从卑微老徐开始。

卍

【他狱/祖宗】阿里佑佑和四十个笑嘻嘻(上)

  #徐文祖(麦尔加祖)×尹宗佑(阿里佑佑),脑洞向,和原著内容有一些不一样,很对不起原作,在此先向作者道歉,全篇瞎扯,严重ooc警告


  #关键词:佑佑怎么变这样,德钟德秀做错了什么,祖祖如此多娇,王者大妈究竟为何跑龙套,门怎么是活的,作者脑子有坑,差点就信了我自己的邪系列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在古代首尔的某个考试院里,住着兄弟二人,哥哥名叫卡西浩,弟弟名叫阿里佑佑。他们的父亲很穷,死后没给儿子留下什么财产。


  兄弟二人分家后,哥哥卡西浩离开了考试院,与一富家的女儿结了婚,走上经商之路,生意兴隆,时隔不久,就成了当地的一个大富商,只可惜富家女在...

  #徐文祖(麦尔加祖)×尹宗佑(阿里佑佑),脑洞向,和原著内容有一些不一样,很对不起原作,在此先向作者道歉,全篇瞎扯,严重ooc警告


  #关键词:佑佑怎么变这样,德钟德秀做错了什么,祖祖如此多娇,王者大妈究竟为何跑龙套,门怎么是活的,作者脑子有坑,差点就信了我自己的邪系列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在古代首尔的某个考试院里,住着兄弟二人,哥哥名叫卡西浩,弟弟名叫阿里佑佑。他们的父亲很穷,死后没给儿子留下什么财产。


  兄弟二人分家后,哥哥卡西浩离开了考试院,与一富家的女儿结了婚,走上经商之路,生意兴隆,时隔不久,就成了当地的一个大富商,只可惜富家女在与他生活的过程中觉得他的思想不够符合自己的浪漫要求,于是一个人离开去寻找新的爱情去了,后来卡西浩忙于生意,也没有再追求过谁。


  弟弟阿里佑佑,跟一个穷苦人家的姑娘结了婚,姑娘名叫智恩,虽然美丽善良,而且两人工作都十分努力,但家境依旧贫困,住房窄小,缺吃少穿,收入不足以维持生活。


  阿里佑佑每日都到林中打柴,依靠三头瘦毛驴把柴运到城中,沿街叫卖,用卖柴所得的钱买回必需的食用之物。


  一日他照常到林中打柴,小路上突然走来一队人马,像是山中的大盗土匪模样,害怕被他们强行夺走毛驴和砍好的木柴,于是阿里佑佑借着浓密的植被将毛驴隐藏起来,随后眼疾手快地爬上路旁的大树,接着枝叶的掩映观察他们的下一步动作。


  


  “芝、芝、芝麻开门!”总是眯着眼的首领对着一处山石喊道。


  按理来说,接下来就应该是轰隆一声,隐匿于某处的宝藏之门开启,阿里佑佑就可以等他们走后重复咒语,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一些。


  他激动地搓搓手,差点就要开始鼓掌了。


  


  果然,门立即发出了沉闷的石板摩擦的声音。


  


  但半晌过后,纹丝不动。


  


  阿里佑佑:?这也能记岔了啊小火汁。


  


  正当这个首领打算进行再一次尝试时,站在一旁的与他长得极为相似的男人把他拨开走上前,说道:“你、你走开一点,每次都说错,让我来。”


  


  “芝麻、开门!”


  


  门终于欣慰地张开了双手,一行人欢欢喜喜地走了进去,而阿里佑佑并没有行动,他继续蹲在树杈子上,一手赶着到处乱飞的蚊虫,一手掏出隔壁裁缝大妈给的瓜子开始磕起来,壳儿稀里哗啦地掉了下面不敢吱声的三只驴满头。


  


  “还不出来腿就麻了。”阿里佑佑换了个姿势。


  


  “芝麻,关门!”


  


  半个钟头过去了,强盗们终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凑到一遍叽里呱啦地商量了些什么,才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阿里佑佑看着他们的背影,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四十个,于是他跳下大树,拍了拍手上的瓜子碎屑,站到那处山石面前,叉起了腰大喊:


  


  “芝麻开门!”


  


  门又张开了老母亲般的怀抱,心想刚送走一帮憨批怎么还有一个,mmp。


  


  阿里佑佑满意地走了进去,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极深的隧道,一片漆黑,连盏油灯都没有点,他摸出口袋里随身携带的火柴,小心翼翼地划燃了之后往尽头走去。


  


  几分钟过后,阿里佑佑发现了惊天大秘密。


  


  “震惊!四十大盗山洞秘密藏匿数不尽的不同型号金牙究竟为哪般?”阿里佑佑一边吐槽着一边往衣兜里面塞金牙。


  走出山洞后他学着大盗又喊了“芝麻关门”通道才又关闭了起来。


  看来这个门开关都是要咒语的,挺有个性,他想。


  事后阿里佑佑急匆匆回到了家里,他高兴地与智恩分享了这个好消息,捧出一堆金牙几乎要闪瞎她的眼睛了。


  “这可真是太好了,可是佑佑,这么多牙,你是怎么弄到的啊?”智恩激动地接过牙齿说道,又欣喜又害怕,担心丈夫是不是做了什么偷窃的事。


  阿里佑佑详细地给她说了事情的原委,智恩过了好久终于冷静下来,她提议:“我们还是把这些牙数一数然后埋起来吧,这么多,要是丢了或是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阿里佑佑也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于是让妻子去大哥家里接称量的工具,并反复叮嘱她不要让大哥知道他们是用来做什么的。


  


  “家里买了一些鸡蛋,我们要称量一下然后放起来留着过年用。”智恩这么对卡西浩说道。


  卡西浩一直很喜欢自己的弟妹,尽管出身低微,但是她温柔漂亮善解人意,于是当时没有多想就借给了她一个量杯。


  但是不久过后,智恩过来还东西的时候,卡西浩发现了不对劲的事情。


  他叫来自己前几个月刚刚招来帮忙做事的麦尔加祖,这位小姐聪明伶俐,颇会办事,一直将自己的房子打理得妥妥贴贴,卡西浩非常信任她。


  于是他拿出自己在量杯底部的缝隙里找到的一颗闪闪发光的金牙,对麦尔加祖说道:“我一直以为阿里佑佑家境情况十分不好,但前几天他们找我来借了量杯说要称过年用的鸡蛋,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他家里的钱根本不可能买到需要反复称量的鸡蛋,然后我就在杯底发现了这个,麦尔加祖,我需要你帮我调查一下他。”


  “可是先生,”麦尔加祖安静地听完后并没有什么表情,十分礼貌地回答道:“我并不认为阿里佑佑会欺骗您,您或许可以直接去问他。”


  卡西浩思索片刻,也觉得麦尔加祖说的有道理,于是上门去质问自己的兄弟金牙的来源。


  阿里佑佑并不认为大哥会做什么多余的事情,想着兄弟的情分,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包括开门和关门的咒语。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不是让你不要让大哥发现的吗?智恩,我对你很失望。”阿里佑佑等到大哥离开,不满地对自己的妻子说。


  智恩也是满脸苦涩,连说着自己不是故意的,她并不知道会有牙卡在杯底。


  阿里佑佑听不进她的解释,关上了房门离开了平时和妻子一起休息的房间,独自在库房过了夜。


  卡西浩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欣喜若狂,当夜就出发去了那个地方,提着一盏提前准备好的油灯就念了咒语打开了石门,他一路小跑到底,看到满洞的金牙后激动到双腿发软。


  “我滴个龟龟,这下发财了,我可要多带一些回去!”他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


  就在他沉浸在牙山牙海的喜悦狂潮之中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头就被什么十分坚硬的东西击中头部倒在了地上,瞬间失去了意识。


  


  “啊,看来真的是你告诉了他我的秘密啊,亲爱的。”麦尔加祖自言自语道,她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了下去。






Tbc.


其实就是为了沙雕,童话故事真的很好搞。


  


  


  


  


  


  


  


  


  


  


  


  


  


  


  


  


  


  


  


  


  


  


  


  


【Pluto】脑洞沐雪

P1剧版徐文祖
P2漫版徐文祖
P3漫版钟宇
捏人网站:picrew me

P1剧版徐文祖
P2漫版徐文祖
P3漫版钟宇
捏人网站:picrew me

土星环

无人之境(第四章)(他人即地狱/祖宗)

**《他人即地狱》同人。徐文祖/尹宗佑。

**第一章在这里第二章在这里第三章在这里

**双黑预警(很黑!基本是小炭兔了!),三观不正(很不正!五官挺正!)。其实这篇接近于我脑补中的“爽文”定义……


无人之境  第四章


金允赫是独居,直到第二天下午,联络不上他的同事去他的家里,才发现他已经死了。凶手取走了他的视网膜。


明明大张旗鼓地对外公开了,最后被盯上的不是徐文祖,反而是正在调查这件事的警察……


徐文祖在警察局被问讯了几个小时。金允赫的死亡时间是凌晨,徐文祖说自己那时正在与尹宗佑在一起。过去的六起案件被翻了出来逐一核对...

**《他人即地狱》同人。徐文祖/尹宗佑。

**第一章在这里第二章在这里第三章在这里

**双黑预警(很黑!基本是小炭兔了!),三观不正(很不正!五官挺正!)。其实这篇接近于我脑补中的“爽文”定义……


无人之境  第四章


金允赫是独居,直到第二天下午,联络不上他的同事去他的家里,才发现他已经死了。凶手取走了他的视网膜。

 

明明大张旗鼓地对外公开了,最后被盯上的不是徐文祖,反而是正在调查这件事的警察……

 

徐文祖在警察局被问讯了几个小时。金允赫的死亡时间是凌晨,徐文祖说自己那时正在与尹宗佑在一起。过去的六起案件被翻了出来逐一核对,但是,每个死亡时间,他都有非常完备的不在场证据。

 

苏贞花终于看到了那张徐文祖从釜山回程的车票。

 

警方没有一点证据,只说不排除金允赫有其他仇家上门复仇的可能性。徐文祖的律师到场之后,警局也没办法扣留他更长的时间。

 

世界上真的存在完美犯罪这种事吗?

 

是他杀的吗?或者不是,还有另一个人藏在了幕后?

 

苏贞花想要和宗佑谈一谈,但是后者低着眼,不太配合。

 

“他有可能就是那个在远处看着你,观察你,把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杀掉的凶手。宗佑,你到底知道什么?你昨天晚上真的是和他在一起吗?”苏贞花问,她看起来疲倦极了。

 

“是的。他和我在一起。”尹宗佑平静地回答说。

 

“你真的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苏贞花的声音逐渐提高,“他啊,明明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牙医,可以开得起自己的诊所,却住在一个条件很差考试院里。我去过那个考试院,住着两个精神不正常的双胞胎,一个眼神很吓人的大婶,还有一个有过性侵案底的大叔。我查过了,在考试院住过的人,有五个人都失踪了。我暂时还申请不到搜查令,但是宗佑,那里不对。”

 

尹宗佑抬起头,对苏贞花重复了一遍:“昨天晚上,他和我在一起。”

 

女警颓丧地靠回到了椅背上。

 

“宗佑啊,金警官死了,你……你看起来就好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她盯着宗佑的眼睛,木然地说。

 

尹宗佑也看着她。明明已经认识将近一个月了,苏贞花此刻却突然觉得,这个人如此陌生。“你想我怎么样呢?”他缓慢地说,眼神专注,好像一个好奇心很强,真的在等待答案的学生,“是不是我现在哭出来,流几滴眼泪,告诉你我很害怕,你就会相信我?”

 

——他在笑。

 

苏贞花只觉得寒意从心口急遽蔓延到了全身,她被冻住了,连血液都像是停止了流动。等她回过神,又发现那个笑容可能只是她的错觉,尹宗佑的脸上其实没有任何表情。

 

“我先走了。”她急促地说。

 

猛然起身,她逃一样地往外走。离开尹宗佑的家的时候,徐文祖正好回来。

 

明明在警局待了几个小时,这个人却连西装都没有一点点皱。

 

 

“亲爱的,你好像吓到了人呢。”徐文祖说。他脱掉了外套,伸手把头发往额后梳理了一下。

 

尹宗佑正站在自己的落地窗前,往一个方向看着。“大叔,刚来首尔的时候,我没有多少钱,想找便宜的房子,就去看了很多家考试院。你知道的吧,考试院都是一个样子,房间很小,只有书桌和床,就算有窗,每天的阳光也不会太多。阿西,简直是地狱一样。”

 

“是啊,考试院都是这样的。”徐文祖说。他心情不错,语气轻快,笑容都摆在了脸上。

 

“有一家考试院很特别。房东大婶很热情,但是我走进去呼吸第一口空气的时候,就发现这里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啊。大叔,我从那里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我知道,这里有和我一样的人在呢。”宗佑回头,看着徐文祖,男孩子给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大叔住在那里啊。”

 

“真是遗憾啊,错过了和亲爱的当邻居的机会。”徐文祖道,“亲爱的如果住在那里,我们可以去天台喝喝啤酒,再聊聊天什么的,是不是。”

 

“那天我的电脑摔坏了,我本来想去修的,后来没有去,想着,等找到住处的吧。如果我去修了电脑,大概剩下的钱就只够住在那家考试院了。”他又转过头,望向了窗外,“从这里可以看得到大叔的考试院哦。”

 

“所以亲爱的一直没有搬家?”

 

尹宗佑没回答,他看着徐文祖,笑着说:“大叔,小说该到高卝潮的部分了。”

 

“我很期待亲爱的会怎样写高卝潮的情节呢。”徐文祖说。他偏过头,手指落到了尹宗佑的喉结上,触摸到喉结的这个动作让他兴奋得全身都为之一震。他靠近了点,声音就在尹宗佑的耳边响起:“亲爱的,你会怎样写呢?”

 

尹宗佑的笑容愈加大了:“不是我来写啊,大叔,是你。”

 

他抬头望着徐文祖,目光简单又纯粹得像个小动物,这个小动物就不紧不慢地开开心心地说:“现在,我只有自己了。大叔应该和我一样才对。杀了考试院的其他的所有人,就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他的声音就像地狱里的恶魔的低语诱卝惑。

 

但是徐文祖早就在地狱里了。

 

徐文祖注视着他,猛然探身,一口咬在了尹宗佑耳后的脖颈上。他太用力了,马上见了血,舌尖尝到了让他兴奋到战栗的血腥味。

 

“可以啊。”他的手在尹宗佑的脖子上摩挲几下,男人轻轻松松地说,“都杀掉就好了。”

 

 

夜深了,尹宗佑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他随意地走进了这座此前来过的考试院。

 

徐文祖邀请他来参观自己的家。

 

他记得那个客厅,房东大婶说冰箱里有她的秘制拌肉。现在,餐厅里倒着一具尸体,一柄刀插在双胞胎大叔的胸口。装着拌肉的餐盒也翻了,血和肉到处都是。宗佑歪着头想着,这拌肉看起来可不怎么好吃啊。

 

303是空的,宗佑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这是他曾经考虑过要住下的房间呢。

 

走廊尽头是大婶的尸体,她的额头上还插着一柄斧头,这个造型让宗佑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他喜欢斧头,就伸手把那柄斧头又拿在手里。

 

313房间里倒着另一位男人,他趴在了一台电影屏幕前面,血渗进了电脑的键盘里。

 

看来他解决得很轻松啊。尹宗佑漫不经心地想到,脚步轻快地走上了四楼。

 

医生正在四楼等他。他刚刚洗过手,拿一块洁白的毛巾擦着,半是抱怨地说道:“亲爱的,他们弄得到处都是血。”好像杀人的不是他一样。

 

尹宗佑心中突然跳快一拍,下一秒,一个人影猛然从旁边冲了出来,手上挥着一把刀。尹宗佑就看着徐文祖的那块毛巾下面有金属的光泽一闪,动作流畅得像一只蝴蝶。

 

他就这样生生划开了那人的喉咙,喷溅而出的血液洒到了他和宗佑的脸上身上,白衬衫上的几道血迹,像一幅用心造就的抽象画。

 

死掉的人是另一个双胞胎。

 

“阿西。大叔你是故意的吗。”尹宗佑随便抹了一下脖子上的血,有些嫌恶地皱了皱眉。

 

他的话让徐文祖笑了。男人离他极近,宗佑能看得清他的睫毛和眼角细微的纹路,呼吸都打在脸上,身上血腥味重到骇人。

 

徐文祖心情愉悦地说道:“哪怕是我这样的人,也还是会觉得孤独呢,所以我让他们陪着我。现在我只有亲爱的一个人了。亲爱的以后要一直陪着我。”

 

明明是极温柔的话,却又偏偏露出了一些彻骨的冷,像鲜花下面成堆的白骨。

 

宗佑不觉得冷。他很直接地问道:“都死了吗?不是吧,少了一个人哦,大叔。17号那天大叔留在了首尔杀人,代替大叔去釜山的是谁呢?”

 

“亲爱的是吃醋了吗?”徐文祖看起来开心极了,“我很喜欢亲爱的这样。”

 

“哈?你是疯了吗?”宗佑皱起眉。他想徐文祖大概是脑子坏掉了,“吃醋”这个词根本从来都和他没有过任何关系。

 

“亲爱的在我面前可以不必隐藏。”徐文祖说,“那个人……”他突然停住了声音。

 

尹宗佑看着他,就笑了。他像男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眼睛亮亮的,食指比到了嘴唇前面,他轻声说:“嘘。”

 

他拿起一把匕首,端详了一下,又放下。又拿起一把剔骨刀,挥了一下,再放下。最后他拎起那把他拿上四楼的斧头,这次满意了,他轻轻往前走,等在了门边。

 

10,9,8,7,6,5,4,3,2,1……

 

心中数着秒,斧头猛地挥下,正是对方刚刚露头的那个瞬间,被他完美地抓住。

 

这是他灵魂深处的嗅觉,一个狩猎者的本能,他生来如此,甚至不用练习,只需要遵从内心的直觉就够了。

 

刘基赫反应很快,但不够快,他出现的那一秒斧头就落了下来。尹宗佑砍在他脖子上,又深又狠,这次喷溅出来的血染红了他的半幅T恤。

 

尹宗佑扔掉斧头,抹了把脸,他低头看看尸体,又看了徐文祖一眼:“啊,虽然只是失败的作品,但是果然自己杀掉才觉得爽快些。”他笑了起来,“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徐文祖看着他,这个瞬间,有什么东西就在心口绽开,把他的整个胸口撑得满满的,就要炸开了。

 

“过来。”他说。是柔和低沉却不容置疑的语气。

 

尹宗佑扔掉斧头,走上前去,他心情大好,按着徐文祖的胸口把对方推到那个牙医用的椅子上,跨坐到他身上,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吻。

 

“我陪着你啊。”他轻声对徐文祖说。

 

徐文祖的整个人,就被这句话烧着了。


后面点我


(TBC)


我多说几句!首先这篇老徐对宗佑是真爱,所以一直是挺克制的,也有点端着。黑兔在我心里一直是很放飞的状态,直球那种,我觉得这样的两个人配在一起正好。

然后其实这篇是一种逆转吧,所以前妻哥是宗佑下手的,考试院的其他人是老徐下手的。他俩其实是互相造就。顺便我也终于写了宗佑没有去修电脑的what if。其实真的应该先找到住处再去修电脑哇!

以及,前两天我跟基友讨论,说该杀的人差不多都杀光啦,这章两人应该做点什么反派该做的坏事儿呢?基友说,你就不能安排他们做点好事吗?所以……他们一起do了some好事……(doge脸)

希望喜欢!以及想要留言!

Piccolo

“我没有一天不想和你待在一起”


漫版大眼真的比剧版卑微好多啊草

“我没有一天不想和你待在一起”


漫版大眼真的比剧版卑微好多啊草

易水复萧寒

【他人即地狱/祖宗/ABO】《危情十日》(十九)

食用说明:

九号房间梗。

一觉醒来,他们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的房间中。

在只有完成指定任务才能获得生存必需品的情况下,是选择接纳彼此,还是相互伤害?

第一章 实验开始

第二章 第一天

第三章 诱导剂

第四章 曾经

第五章 第二天

第六章 最后的防备

第七章 掌控

第八章 忍耐

第九章 门

第十章 地狱

第十一章 排斥

第十二章 纸条

第十三章 玩具

第十四章 绝配

第十五章 负责

第十六章 ...

食用说明:

九号房间梗。

一觉醒来,他们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的房间中。

在只有完成指定任务才能获得生存必需品的情况下,是选择接纳彼此,还是相互伤害?

第一章 实验开始

第二章 第一天

第三章 诱导剂

第四章 曾经

第五章 第二天

第六章 最后的防备

第七章 掌控

第八章 忍耐

第九章 门

第十章 地狱

第十一章 排斥

第十二章 纸条

第十三章 玩具

第十四章 绝配

第十五章 负责

第十六章 相信

第十七章 保护装置

第十八章 伤口

更新戳下面

第十九章 第四天

评论=动力

谢谢大家!


Ash

我都黑化了你让我删档重来?【01】


*关于建设阳光向上考试院第二三事

*详情简介翻一下我的上一张

*前半有黑化苏爽宗佑与老徐作案相关

*后半开启沙雕模式

*全是OOC

 —————————————————————————————————————————————————

“呼.......呼.....”尹宗佑喘着粗气,血液顺着手里的扳手一滴一滴砸落在地上。

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头歪在一边,已经完全不动了。

尹宗佑手不住地颤抖着,心脏咚咚地仿佛要跳出胸腔,他感到战栗的兴奋。

尹宗佑上前一步,离他的猎物更进一步,他薅住那个男人的头发,把他的头拉起来。

瞳孔已经涣散无光,头顶破碎的伤口还在缓缓涌出鲜


*关于建设阳光向上考试院第二三事

*详情简介翻一下我的上一张

*前半有黑化苏爽宗佑与老徐作案相关

*后半开启沙雕模式

*全是OOC

 —————————————————————————————————————————————————

“呼.......呼.....”尹宗佑喘着粗气,血液顺着手里的扳手一滴一滴砸落在地上。

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头歪在一边,已经完全不动了。

尹宗佑手不住地颤抖着,心脏咚咚地仿佛要跳出胸腔,他感到战栗的兴奋。

尹宗佑上前一步,离他的猎物更进一步,他薅住那个男人的头发,把他的头拉起来。

瞳孔已经涣散无光,头顶破碎的伤口还在缓缓涌出鲜血,诡戾的笑容爬上尹宗佑的脸颊。

兴奋和愉悦,伴随着灵感从心底、胃部翻涌上来。

“做得好,亲爱的。”一双手从身后圈住尹宗佑,

“你真是太完美了。”徐文祖贴近他的耳朵,低声称赞他的所有物。

徐文祖的右手从尹宗佑的胸口一路划过他的胳膊,经过手腕时轻挑了一下那串牙齿手链,听到它发出的清脆响声后,不禁轻笑着把头向宗佑的颈窝深处埋。

手指划过宗佑的掌心,挑开他握着头发的手指,反手握住,与宗佑十指紧扣。

尹宗佑默许了这一切,头都没有转便问“你来干什么?”

“因为想你了。”徐文祖轻吻他的颈侧,左手摩挲着他的腰。

尹宗佑转过身看向他,徐文祖对他笑得温柔,温柔慢慢变得疯狂。

他们两人笑着对视着,笑得越来越疯狂。

这才是他们,行走在人间的鬼魅,这就是真实的他们,皮囊下流动的粘稠的黑暗本质。

尹宗佑扔掉扳手,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吻上去。

他们两个像最原始的野兽,互相拉扯纠缠,像是想要从对方那里夺走什么,又像是想为对方献上自己的所有。

尹宗佑在纠缠中把手上的血抹在了徐文祖的脖颈和脸侧,即使徐文祖并不是一个“干净的”人,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把什么玷污了的快感。

徐文祖搂的越来越紧,他感觉到了,亲爱的的心脏在贴着他的一起跳动,血液仿佛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体里沸腾合流。

“可以了。”突然,尹宗佑推开他的脸,止住了这场互相索求。他把自己从徐文祖的怀中分离出来,拿起放在一边的纸擦拭着手上的血液。

“还不够,亲爱的,不够。”突然被打断的徐文祖语气中透露着隐隐的委屈,可尹宗佑没有理会,他继续向门外走着。

他把手搭上把手后,转头对徐文祖说“把那个东西处理掉,太恶心了。”

他指着椅子上的死物,冷漠地说,眼中满是嫌恶,仿佛刚刚带给他兴奋的不是那个死物一般。

“收拾完,来找我。”这是邀请。

徐文祖准确的捕捉到了尹宗佑的意思。

“好的!亲爱的。”

徐文祖开心地开始为尹宗佑收拾残局。

尹宗佑带着血污向楼梯挪动。

他得洗个澡,他想。

然后把灵感记下来。至于徐文祖。

“呵。”等他想了,才轮到他呢。

想到这,尹宗佑忍不住心情转好,哼着小曲往下走去。

突然他感到脚下一滑,他清楚听到了金属撞击的声音,在他即将倒下的时候,瞥到了罪魁祸首。

一个锤子。

他滑到在楼梯上,后脑狠狠撞在了楼梯的铁边上。在他即将失去意识时,他隐约听到一个声音。

“咳...嘻嘻...咦...嘻嘻嘻,大,大叔,走路要看好脚,脚底下啊,嘻嘻....”

【朴德秀,我等会一定要给你一锤子。】

—————————————————————————

 

“—!”尹宗佑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闭塞小房间的床上。

他揉着头慢慢坐起身,“嘶——”

好疼,尹宗佑想着,忽然他想起那把在楼梯上的锤子,暴怒而起。

“朴德秀呢!,给我出来!”他大声地叫着摔门而出,一路风火走到厨房。

果不其然,朴德秀和朴德钟就在厨房。

不过他们看起来,有些.....奇怪?

两个人穿着工装裤,带着简易的安全帽,套着塑胶手套,蹲在厨房水槽边,一脸懵地看着来人。

眼前景色虽有些违和,但他还是怒气冲冲走到两兄弟面前。

这时,哥哥突然站起来伸手把弟弟护在后面,温和的开口

“请问,我弟弟做了什么吗,如果他做错了我替他先向你道歉,我们可以好好解决,不必动这么大的气。”

“???,你吃坏东西了?”尹宗佑万分震惊,震惊地他都向后退了一步。

“真,真的很对不起,不,不知道哪里让你生,生气了。”朴德秀低下头站起来低声艰难的道着歉。

“啊,不,那个,没事。”现在轮到尹宗佑慌了神。

【这啥啊,啥啊,这都是啥,这俩怎么回事】

“哎呀,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在这站着啊,小伙子,你终于醒了啊。天都快黑了。”一抹艳丽的身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严福顺笑着走近来,不动声色的走到朴德钟面前,隔开尹宗佑和两兄弟。

“啊,大婶,我...呃...他们....”

“小伙子,他俩可都是好孩子,从小都是好孩子,他俩绝不能犯啥大事啊,你看你第一天来,也别和邻里关系搞僵嘛,他俩就住你隔壁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何必呢,你说是不是,你看你挺........”严福顺滔滔不绝的调解邻里矛盾。

而尹宗佑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了关键点。

【第一天来?!】尹宗佑大惊,猛地回头看向挂在门口的日历。

【!!!】真的是他来考试院的第一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尹宗佑无心再听下去,转身浑浑噩噩向自己房间走着。

【我在做梦吗,还是之前我一直在梦里,这到底是什么啊】

“诶呀!你这个孩子怎么回事啊,都不听大婶说完。”

“叮铃。”一声轻响从中与手腕处传来。

“!”手链!徐文祖给他做的手链还在他的手上!他突然激动得快哭出来了。

他紧紧握着手链,转身对严福顺说“大婶!那个!那个304的大叔呢!他去哪了!”

“哦?你认识我们文祖?他还在上班呢,他也应该马上就回来了,你找他有事?”

“...”【他还上班?不是天天跟踪我吗】尹宗佑的泪都收回去了,手也慢慢从手链上拿下来了。

“算了算了,一定是我疯了,睡一觉就好了,哈哈。”宗佑一边嘀咕一边准备回房间去。

“妈妈!我回来了!”一个轻快的男声从大门口响起。

“.....”尹宗佑傻了,别告诉他这么阳光的声音是徐文祖发出来的。

“哎呀!!!文祖你回来了!”一个艳丽的身影呼的一下从他身边冲过去了。冲到文祖身边围着他转,徐文祖也低头抱了抱严福顺。

“嗯嗯,妈妈,我回来了。”无懈可击的温柔笑容。

“............”尹宗佑已经宕机了。他承受不住了,他好想冲过去抓着徐文祖的领子疯摇让他清醒一点。

“你好,你就是新来的租客啊,我是徐文祖,啊,正好住在你隔壁呢。”徐文祖看见尹宗佑一边向他走来一边介绍自己,他把手伸出来,表达对新来的租客的欢迎,但是看起来好像有点...羞涩。

不,是很羞涩,他的耳朵尖都有点泛红了。

“.....................”尹宗佑彻底无语了。他想不出任何话可以对眼前这个散发着积极开朗向上好青年气息的徐文祖说。

徐文祖的手有些尴尬地举着。

“啊,文祖啊,今天这帅小伙刚刚还找你呢,你认识吗?”严福顺适时的打断了这段诡异的沉默。徐文祖悻悻地收回手。

“哦?真的吗,难道你......”

“不,我认错人了。”尹宗佑果断撂下这句话,开门,进门,关门一气呵成。

留下门外母子两人面面相觑。“没事啊,文祖,他可能刚来还没适应吧。没事没事啊。”严福顺拍了拍徐文祖的背安慰一下他,然后就去厨房检查两兄弟修的水管。

徐文祖呆立在303门前,委屈得不得了。

“砰”门突然开了。

尹宗佑凑到徐文祖面前,靠的很近,两人的脸仅隔两指。徐文祖呼吸一滞,脸上瞬间爬红。

 

“你,一会儿跟我,去屋顶,带着酒。”

尹宗佑盯着他的眼睛说。

 

屁兜

——盲盒/后续——

(牙医祖X玩具宗)


前篇:

戳这里


总的来说,尹宗佑是个十分省心又听话的玩具。


徐文祖没什么养娃经验,直接买了个猫窝回来,白天出门的时候就让他变回玩偶形态呆在里面,底下铺着厚实的小毛毯,身上盖着一块天鹅绒的可可爱爱的小被子。


晚上回来的时候喊一声尹宗佑,眨巴着眼睛的小玩具就会朝他扑过来。


但今天晚上徐文祖回来的时候,喊了好几声房间里都没动静,他开了灯,看着空空荡荡的猫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巨大的慌乱,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这是他从未预料到的。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尹宗佑是他安稳人生中的变数,像在养乐多里加了鸡尾酒,调配出...

(牙医祖X玩具宗)


前篇:

戳这里


总的来说,尹宗佑是个十分省心又听话的玩具。


徐文祖没什么养娃经验,直接买了个猫窝回来,白天出门的时候就让他变回玩偶形态呆在里面,底下铺着厚实的小毛毯,身上盖着一块天鹅绒的可可爱爱的小被子。


晚上回来的时候喊一声尹宗佑,眨巴着眼睛的小玩具就会朝他扑过来。


但今天晚上徐文祖回来的时候,喊了好几声房间里都没动静,他开了灯,看着空空荡荡的猫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巨大的慌乱,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这是他从未预料到的。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尹宗佑是他安稳人生中的变数,像在养乐多里加了鸡尾酒,调配出全新的口味,独居已久的徐文祖开始习惯下班回家开灯后有个人甜甜的笑着扑过来,习惯吃饭的时候对面有个人趴在桌上乖巧地看着,习惯晚上睡觉身旁有个人可以搂着。


他甚至带尹宗佑出去逛街,到那些他从前死也不会去的店里,买尹宗佑小朋友可以穿的衣服,牛仔裤,呢大衣,棒球服,棉围巾……


那些衣服都还好好地叠起来在衣柜里躺着,可是它们的主人,那个在徐文祖心里几乎马上就要称之为“家人”的人,不见了。


他从没想过尹宗佑会有离开的一天,或者说,他从没想过一个玩具能去哪。


他眯缝了一下眼睛,有些恶狠狠的看着早晨没关严的窗户。


 ————————————————————


这是尹宗佑呆在仓库的第三天,他身上的衣服在惊慌逃窜中破的破烂的烂,风从破洞处呼呼往里灌,打在划破的那些伤痕处,刺得生疼。


被丢到仓库附近的第一天,他在地上被踢来撞去,最后被环卫工人扫进簸箕,扔到了垃圾桶里。


他拼命挣扎了很久很久,才努力在没有徐文祖指令的情况下变成人形。


但是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无处可去,徐文祖没带他出过几次门,他更不可能记得回去的路。


蜷缩在废弃仓库的每一天,尹宗佑都很想念徐文祖给他准备的那个温暖的小窝,和他的天鹅绒小被子。


三天像过了三年那么久。


大部分时间尹宗佑意识都是混沌的,离开了主人,他就像断了发条,即便现在是人形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一直在等,等主人把他找回去。


有时候他很有自知之明的想到自己不过就是个玩具,大概徐文祖会觉得丢了就丢了吧。


有时候他又在日复一日中期盼,盯着仓库大门委屈的想,徐文祖为什么还没找到我呀。

 

可怜的小玩具并不知道,徐文祖一直在找他,一心以为小玩具是自己从家中逃跑的徐文祖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把人抓回来,抓回来以后要怎么惩罚,心里的那把火越燃越旺。


————————————————————

——tbc——



内什么。。。

我太难啦!抓他!抓他!抓他!

抓回去上高速!

酱酱酿酿什么的我还得炖一炖。

爱飙车的飙车苦手(摊手)


帕尔里约

祖宗🐺x🐰系列 兽化 序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没什么经验,可能会有些ooc,大家有什么建议可以和我提一提


设定如下( ー̀εー́ )


宗佑是在一个贫穷的小部落出身的,家里比较贫困(இдஇ; )


尹母打工供了宗佑在学院上学认识了在浩


这里的在浩拟兽是狐狸,智恩是喵咪(^・ェ・^),双胞胎是土拨鼠(划掉),洪南福是鬣狗,黑帮大叔是水牛,刘基赫是德牧,房东大婶是羊,警察就一侓黑猫好了(黑猫警长( ー̀εー́ ),最后,俺们的文祖当然是穿着拖孩的大灰狼🐺,可爱的宗佑是穿着粉色拖孩的小黑兔🐰( ー̀εー́ )


然后,那里宗佑要去...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没什么经验,可能会有些ooc,大家有什么建议可以和我提一提


设定如下( ー̀εー́ )


宗佑是在一个贫穷的小部落出身的,家里比较贫困(இдஇ; )


尹母打工供了宗佑在学院上学认识了在浩


这里的在浩拟兽是狐狸,智恩是喵咪(^・ェ・^),双胞胎是土拨鼠(划掉),洪南福是鬣狗,黑帮大叔是水牛,刘基赫是德牧,房东大婶是羊,警察就一侓黑猫好了(黑猫警长( ー̀εー́ ),最后,俺们的文祖当然是穿着拖孩的大灰狼🐺,可爱的宗佑是穿着粉色拖孩的小黑兔🐰( ー̀εー́ )


然后,那里宗佑要去的是大部落,就相当于去大市场给人打工🙈(不是),在那里做兼职赚钱,他们住的还是出租屋(小窑洞)🙈


就酱,欢迎补充😘


薄荷糖_LIGHTMINT

不老神话(日常|甜|有R)

避雷:老夫少妻/荡//妇尹/微R

·变态们的日常生活甜甜甜不甜不要钱

·又名尹钟宇版十万个为什么

·老夫少妻我又可


本文设定是原著向无智恩,因为无智恩所以兔子没有完全发现老徐变态的占有欲和掌控欲,也没有正式起过矛盾。黑化不彻底不过有黑化,契机是老徐诱导兔子杀了申在浩(代表),所以本文算灰兔子???


试阅:


毕竟他皱着秀眉拿着牙刷做戳刺动作,在两颊轮流顶起鼓包的样子实在容易使人联想到抽//插。色心见色,白色的牙膏沫和他吐掉时苦闷的表情也充满暗示意味。

 

徐文祖眼睁睁看着他身上唯一一件衬衫被浴...

避雷:老夫少妻/荡//妇尹/微R

·变态们的日常生活甜甜甜不甜不要钱

·又名尹钟宇版十万个为什么

·老夫少妻我又可

 

本文设定是原著向无智恩,因为无智恩所以兔子没有完全发现老徐变态的占有欲和掌控欲,也没有正式起过矛盾。黑化不彻底不过有黑化,契机是老徐诱导兔子杀了申在浩(代表),所以本文算灰兔子???

 

试阅:


毕竟他皱着秀眉拿着牙刷做戳刺动作,在两颊轮流顶起鼓包的样子实在容易使人联想到抽//插。色心见色,白色的牙膏沫和他吐掉时苦闷的表情也充满暗示意味。

 

徐文祖眼睁睁看着他身上唯一一件衬衫被浴室的热气慢慢濡湿,塌陷下去,透出令人发疯的肉色。这件衬衫肩线太宽,腰部也空荡荡的,长度刚好到大腿根,变换站姿时漏出一点黑色内裤和下臀的圆润弧度。

 

徐文祖认出这是自己刚换下的那件衬衫。


再补充几点

本文老徐全程卖惨装乖装清纯,兔子觉得自己可自由了,是自己选择的老徐,其实,咳咳。

因为智恩不存在所以世界线产生变化,兔子的性格也有变化,比如牙齿手链只有两颗,一个是代表的,一个是他们合作的首次作品的。还有很多细节你们自己找嗷

这篇文章的灵感其实是来自我前一个片段,想写祖宗日常,结果写完了都没用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