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奇陆夫人

16.1万浏览    2310参与
梦里河边

【恩怨组】与神

新人来交党费了(×

恩怨组我吹爆

pi老家是Minecraft村庄MOD设定(大概)或者加上陆行鸟啥的

灵感是4人的三月番

pi是NPC  夫人是玩家

文笔很咸(bushi

高中狗拖更bug多

但坚持写完就OK了

↓↓↓

————————————————————

                 01         ...

新人来交党费了(×

恩怨组我吹爆

pi老家是Minecraft村庄MOD设定(大概)或者加上陆行鸟啥的

灵感是4人的三月番

pi是NPC  夫人是玩家

文笔很咸(bushi

高中狗拖更bug多

但坚持写完就OK了

↓↓↓

————————————————————

                 01              战神pi

   

    战神村原先并不是战神村,

    战神pi原先也不叫战神pi。

    正如这座傍山靠水的小镇一样,战神是唯一为外人所知的称号,战神pi的原名似乎真的无人知晓。这个带着一头柔软蜷曲的粉毛,出生之日便靠着一对桀骜的红眸打量新世界的孩子的真名,已经随着他的不凡的身世一点点的隐退去了。

    传说战神pi出生之时山川撼动江河逆流,平日里聒噪的鸟类也终于没有叽叽喳喳的样子,总之同往常大不相同那一天,一个不起眼的日耳曼小村庄中有一个浑身血污的婴儿坠地,撇开被浸染成一缕缕服帖在脸颊两侧的粉色细毛,村里所有人都在为这个婴儿的无声而沉默着。

    半个世纪前村长为这个不寻常的孩子取了一个什么名字,也许只有外表看来依旧是8、9岁孩童模样的战神pi知道。50年里村庄之间的战争几乎是屡战屡胜,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战神pi在这些大小战争中常是不曾露面的,但是谁在乎?反正传说还是传说,称号也只是称号。这个外表年龄连两位数都不到的战神到底是名不副实或是什么,谁去管。战神pi其实只是个可有可无的神的角色,至于剩余的,和传说,只要让外村人知道就好了。

 ————————————————————————————  

    在这片近似平原的大陆上有一个突兀的存在。从陆海的交接线向大陆的东南角望去,如温和的海洋般起起伏伏的迷茫的大地上,一处极不平静的巨峰从大陆中被推起,如一只羽翼丰满的大鸟,凝视着一片近在咫尺的天空,想要望穿一般。

     但这座孤山上确有如她一般相似的鸟类,人迹罕至的深林中还常有被枝枝叶叶遮掩住的粉色身影。

    战神pi对它们并不陌生,他跋涉往这座孤山的次数足以撑起对这些大型鸟类的了解。

   一点点的了解。

    他一点也不心虚。毕竟他至少知道关于神鸟的传说不过是哪个路过的商人瞥见几眼,再加上这孤山造型也有几分类鸟之意,作为饭后谈资一传十十传百得来的。

    战神pi瘪瘪嘴,心道这花鸟儿可不是只有你们说的粉色羽冠,届时他正逮着一只通体黄毛,五色羽冠的花鸟儿顺着毛,和往常一样摸摸看看就放走。

    没错,战神pi给它们集体取了个名,叫花鸟。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神鸟”这个称号,只是心里总觉得有些闷抑,又不平,明明神都是像他一样可有可无的角色,如此美丽的鸟为什么落得一个“神”的前缀。战神pi放过了那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鸟,但现在这情况却像极了“神”之间因为不被人注意而惺惺相惜。至少战神pi是这样认为的,并且内心对此一直过意不去。

    想归想,可战神pi对“神鸟”的了解除了知道分为两种和重新取了个靓名外却是一点也没有了。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都是同一种鸟,头上戳着的几根毛颜色还不一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永远都骑不上它们,在商人那儿偷来的马鞍也派不上用场。而无数次玩霸王硬上弓的结果都如出一辙的相同,这种温和的鸟类当然不会突然发了疯把他从背上甩下来,但可笑的是战神pi居然希望结局是这样的。当他的臀部感受到了柔软厚实的鸟背的一刹那,就会带着“我是不是在什么玄幻世界里”的想法被瞬移到坚实的地面,然后晕乎好一会儿。

    战神pi几乎是对这种鸟类着了迷,他想明白一切,想知道比马还要快上一倍的速度是什么滋味。但他研究了多少年,终究只是平白无奇的“见过”而已。

    甚至在那个人到来之前,他也从未见过被他取了个俗名的花鸟,舒展开让他以为是摆设的双翅,极力地抖开每一根羽毛,在孤山山巅和苍穹之间驰骋而过的样子。和一声嘹亮至极的鸟鸣。

    那只白如新雪的鸟,背上坐着一个上身略前倾的人,身着流着紫金色光影的铠甲。

    战神pi极目望着这一人一鸟飞远了,直到被青葱的山巅遮掩去。此人满脑子奇幻世界的设定滚动的停不下来,一瞬间似乎有一根弦绷断,他明白了为什么在自己眼中那些凡俗傻气的村民们为什么喜欢在未知事物前加上一个“神”字,又突然为自己因学才疏浅而想出的靓名感到脸颊发烫。

    神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他脑中没有清晰的概念,却有一个大致的轮廓。总之战神pi觉得对以后得改口了。对这个高傲圣洁的物种,当然也是对自己。

  

    这是战神pi诞生的第 21618天。

    也是pi顶着他12岁小孩皮囊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上度过的第一天。

——————————————————————————————

    赶完了

    欢迎大家来捉虫(bushi

队长_断雁
“散老师,怎么才能和你组cp呀...

“散老师,怎么才能和你组cp呀!”


优&陆&普:死亡凝视

“散老师,怎么才能和你组cp呀!”


优&陆&普:死亡凝视

阡霂然云籽_

是参赛作品 终于肝完了

拍的有些糊了加个滤镜看得清楚点 我相信真爱粉都能认出来的(迫真)

tag随意打几个吧

是参赛作品 终于肝完了

拍的有些糊了加个滤镜看得清楚点 我相信真爱粉都能认出来的(迫真)

tag随意打几个吧

队长_断雁
这图真是看一次笑一次哈啊哈哈哈...

这图真是看一次笑一次哈啊哈哈哈

从左到右:陆夫人 散人 花少北 番茄 boy 谷歌 lex

【图源微博侵删

这图真是看一次笑一次哈啊哈哈哈

从左到右:陆夫人 散人 花少北 番茄 boy 谷歌 lex

【图源微博侵删

猫小咪

陆之遥的野营豆腐西施P9——出发!

时隔我也不知道多久的更新
最近是真的忙,我没有坑的我真的没有坑的(倒下
就快实习完了,所以估摸着之后就会更新得快一点

总之是pi的MC豆腐西施世界观,然后是夫人和pi的故事(原本是想要边复习pi的豆腐西施边写这个的,结果实在抽不出空quq最近连pi的实况都很少看了(升天

废话那么多总之↓

1000多字

———————————————————

  “这些药水就留给你们吧”
  “哎呀我这一去说不定不会回来了,定居这么久承蒙关照了”
  “来小朋友送你点豆奶吧.....”

  pi靠在树下,被凉爽的阴郁笼罩,和被村民包围的夫人不一样,他这边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他抱着手臂静静的看着跟村...

时隔我也不知道多久的更新
最近是真的忙,我没有坑的我真的没有坑的(倒下
就快实习完了,所以估摸着之后就会更新得快一点

总之是pi的MC豆腐西施世界观,然后是夫人和pi的故事(原本是想要边复习pi的豆腐西施边写这个的,结果实在抽不出空quq最近连pi的实况都很少看了(升天

废话那么多总之↓

1000多字

———————————————————

  “这些药水就留给你们吧”
  “哎呀我这一去说不定不会回来了,定居这么久承蒙关照了”
  “来小朋友送你点豆奶吧.....”

  pi靠在树下,被凉爽的阴郁笼罩,和被村民包围的夫人不一样,他这边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他抱着手臂静静的看着跟村民寒暄的陆之遥,有些索然的撇撇嘴
  要是不交易的话他可对这些村民没什么兴趣

  他随手招呼一个村民过来

  “嗯?有什么需要交易的吗?先生?”
  这是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岁数的少女,有卖一些铁制的工具

  pi翻找着少女的商品,拿出一把铲子掂量掂量:
  效率一...
  “恩...没什么好东西啊”

  pi手不自觉的放在自己新打造出来的豆腐剑上,熟练得连他自己的脑子都没有意识过来,就像是对这种没有好交易品的村民所做的非常理所当然的动作
  然后下一步就是出鞘,再下一步就是——

  不知何时的记忆在脑海中与他现在的身影重合,随之而来的疼痛让pi反应过来
  剑还没出鞘
  他靠着树干一手捂住头,咬紧牙关不让任何呻吟从嘴中漏出,脑海中的影像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再想去回忆却连刚刚的片段也记不起来了

  奇怪,刚刚那个是...什么...
  pi皱紧眉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耳鸣才渐渐褪去

  “......先生你怎么了啊?!能听见吗?”
  面前的少女担忧的看着他,见他回过神来才松了一口气

  而pi定定的看着陆之遥,见他还在跟村民们讲话没注意到这边才缓缓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而夫人在那边有那么一瞬间感受到了背后的视线,回头看时才发现pi有些苍白和虚弱的脸色

  “等等,我先看看我朋友怎么了”

  他示意让村民们等一会,便朝着pi那边走去

  “皮你又在想自己失忆的事情了??”夫人皱皱眉,他其实不想让皮自己刻意去努力记起回忆,因为看pi之前感觉很痛苦的样子

  pi摇摇头否定了
  “...刚刚好像不小心想起了以前的记忆”他顿了顿,又捂住了头
  “唔...现在又想不起来了”

  “行行行,你先别管了,咱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夫人上前一步将pi的手拿开,像是这样就能打断他的想法

  “其他没什么不舒服了吧?”夫人用手背贴在pi的额头上:恩,体温好像正常

  “夫人,你的朋友怎么了?”有好事的村民靠向这边,踮着脚往这边看
  pi转了转眼珠,虽然头还没恢复过来,但他好像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词

  “他只是有点不舒服,没关系的——说起来我们也差不多要走了”

  夫人看着脸色恢复的pi,pi点点头,示意自己没问题了,于是夫人才背上行李,他想早点动身,除了跟pi一起旅行外,他还要稍微绕路一下,一旦决定了就想尽快的解决,免得某人得追着他满世界跑

  想到这夫人默默的叹了口气
  “皮,我们先去趟M城吧?”

  “?”pi不解的歪歪头

  得,看来这家伙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最大的城市的名字
  “总之皮你跟我走就是了,我先要去那边见个人”

  夫人也懒得跟他解释,见皮不明所以的点头然后跟上了他的脚步,也没有什么疑问的样子

  pi倒是没有在意这些,因为在这之前更加有意思的东西吸引了pi的注意

  “夫人...哪、这边去那个什么M城要多久啊”

  “嗯....”夫人边望着天空边思索着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边里M城感觉还挺远——嗯??!”

  陆之遥好像听到了什么词语,错愕的回过头,对上了pi狡猾的笑容,他才反应过来:
  这熊孩子的重点好像并没有放在路途上!

  “你、你怎么知道这个称呼的?!”

  pi用肘子戳戳陆之遥,坏笑着:“欸~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面前的少年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
  “其实我是全知全能的神,知晓这世间的一切”

  “得了得了,那你说说M城离这还有多远,知晓这世间一切的神”
  夫人也模仿着pi的语气,虽然多了一些棒读的味道就是了,他叹了口气

  “那就只是个绰号而已,又没什么特别的”

  “那老陆、”
     pi看起来不打算沿用那个绰号,他从背包里翻出个苹果,随便在衣服上抹了几下便啃了起来

  “所以M城离这边到底还有多远啊,APi快要饿死了”

  “.......嗯,别急别急,我看看”
  夫人把他的地图翻了出来,但是很遗憾,他只做了村庄那边的大地图,而在小打小闹的途中他们早就出了这张地图的范围

  “.........”
  夫人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pi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连嘴里的苹果也停止了咀嚼,瞪着个大眼珠子看着他

  几秒钟后

  pi才又咬了一口苹果

  “老陆....你说我们不会迷路了吧?”

  “闭嘴。”

糖分战士
好久没画了摸一摸555555

好久没画了摸一摸555555

好久没画了摸一摸555555

王帅King86

本命up主


嘿嘿嘿恩怨组好香

本命up主


嘿嘿嘿恩怨组好香

姜柳离

老样子的捏图(俺终于又想起来搞着玩辽)

老样子的捏图(俺终于又想起来搞着玩辽)

QWERTYUIOP
为什么这个语气这么像夫人啊d(...

为什么这个语气这么像夫人啊d(ŐдŐ๑)

为什么这个语气这么像夫人啊d(ŐдŐ๑)

硬质合金刀片

【12team】专业谈崩小组绝不认输 26

月光下的天台被蒙上一层阴沉的灰色。人类的双眼会因为黑暗而失去方向,但仿生人却不会。陆夫人倚靠在初秋冰凉的墙壁上,蓝血自他的脚下蜿蜒成一汪,灰蒙蒙地倒映着月亮。颜色被抹去,站在血泊之中的陆夫人就像一个受伤而虚弱的人类,他的背抵着墙,看上去似乎马上就要倒下。


但小绝知道他不是。


陆夫人的右手自始至终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陆夫人还保有余力。


小绝谨慎地移动着位置,他不知道陆夫人的右手里有什么,但是陆夫人冷静的模样告诉他,那说不定是可以扭转战局的东西。


“绝啊,”陆夫人近乎自言自语地说道,“皮说我不能每天关着你……虽然那个傻缺百分百是想气我吧,但我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

月光下的天台被蒙上一层阴沉的灰色。人类的双眼会因为黑暗而失去方向,但仿生人却不会。陆夫人倚靠在初秋冰凉的墙壁上,蓝血自他的脚下蜿蜒成一汪,灰蒙蒙地倒映着月亮。颜色被抹去,站在血泊之中的陆夫人就像一个受伤而虚弱的人类,他的背抵着墙,看上去似乎马上就要倒下。


但小绝知道他不是。


陆夫人的右手自始至终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陆夫人还保有余力。


小绝谨慎地移动着位置,他不知道陆夫人的右手里有什么,但是陆夫人冷静的模样告诉他,那说不定是可以扭转战局的东西。


“绝啊,”陆夫人近乎自言自语地说道,“皮说我不能每天关着你……虽然那个傻缺百分百是想气我吧,但我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


“FL001,”小绝出声打断了陆夫人,“不要说没用的,你马上就要被我回收了。”


陆夫人仿佛没听见一般。他在小绝警惕的目光中勉强撑起身子,冲着小绝莞尔:“绝啊,我得放你自由。”


小绝没想到陆夫人还有着这样的爆发力。他像一只跃出草丛的豹子,小绝只来得及把枪口压低,抵上陆夫人的脉搏调节器。


陆夫人抱住了小绝。


而小绝开了枪。


藏在右手手心中的贴片被贴上了小绝的后颈,小绝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仿佛突然被从水中捞起,一切的声音和画面都在一瞬间获得了意义。他的身上靠着一个鲜血淋漓的陆夫人,而他为数不多的理智在指责着这都是他的错。


“夫人……”小绝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绝啊,”陆夫人保持着抱着小绝的姿势拍了拍他的后背,“没事了,自检程序已经黑掉了,你安全了,你以前的记忆去找陈……”


陆夫人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小绝惊恐地感觉到陆夫人的手臂从他身侧坠了下去,他拼命撑住陆夫人的身体,却无法阻止陆夫人从他的怀中滑落下去。


小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哽咽地喊着陆夫人的名字,用力地把陆夫人往自己的怀里拉。


“吵死了……”


“夫人!”小绝又惊又喜,他抹了一把脸,蓝血混着眼泪在他脸上糊成一片,但他来不及顾及这些,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哭得更厉害了。


“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要打我脉搏调节器,”陆夫人发出掺杂着电流的呻吟,“多亏带了个备用的……嘶,疼死老娘了。”


“夫人……哇!”小绝抱着陆夫人哇哇大哭,陆夫人不得不提高了声音在小绝耳边吼了一嗓子,小绝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开陆夫人,摸索着在陆夫人的口袋里找备用的脉搏调节器。


“等到帮我换好脉搏调节器之后你就去耶利哥。”陆夫人靠在小绝身上轻声开口。


“我不去!”小绝猛地坐了起来,然后手忙脚乱地扶住被他撞倒的陆夫人。


“小绝……”陆夫人喊了一声就停住了,小绝扁着嘴,别别扭扭地低头更换被他打穿的脉搏调节器。


“我不走,”小绝低着头,仿佛赌气一般开口,“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可以。”陆夫人突然开口。


小绝刷地抬起了头,眼神一瞬间亮了起来:“真的吗!你不赶我走?”


“但我有个条件。”更换了新脉搏调节器的陆夫人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被身上的伤口疼得直皱眉,“你去找陈狸拿回你的记忆,如果到时候你还是选择跟我走的话,我不拦着你。”


“好!我们这就去见他!”小绝绕着陆夫人跑了好几圈,催促道,“现在就去!”


“我不去,”陆夫人摇头,“我不知道陈狸在哪儿,你去找陈狸,然后来耶利哥找我。”


“那,那你等我!”小绝犹豫了一下,一边后退一边盯着陆夫人,试图从他嘴里得到无法撼动的保证,“你一定要等我!”


“注意安全。”陆夫人笑了。


小绝的身影消失在夜色的尽头,陆夫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放任自己躺倒在浸着蓝血的地板上,路灯被水气散成星星点点的光,映在陆夫人的眼里变成了一片模糊。陆夫人闭上了眼。


“傻逼绝……”


那一声呼唤轻得仿佛叹息,被夜风吹得七零八落消散在了空中。


白鸦糖人_sugarman
万圣节快乐~赶不上了还是没画完

万圣节快乐~赶不上了还是没画完

万圣节快乐~赶不上了还是没画完

山芽

我爱的陆E散三人组

表人格&本体(bushi

我爱的陆E散三人组

表人格&本体(bushi

今宵酒醒何处情
令人窒息第一次用马克笔我承认我...

令人窒息
第一次用马克笔
我承认我太菜了
内平留正在练orz

令人窒息
第一次用马克笔
我承认我太菜了
内平留正在练orz

一不小心沐沐姬圈

一边看大富翁一边摸一个陆夫人。

一边看大富翁一边摸一个陆夫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