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探夏洛克

96.2万浏览    21313参与
一只夏天花生的咩
我都要哭出来了。 《福尔摩斯先...

我都要哭出来了。


《福尔摩斯先生》原著的结尾太悲伤了。


想想Sherlock里那个意气风发的侦探与Mr.Holmes里那个老态龙钟的侦探…哎。

我都要哭出来了。


《福尔摩斯先生》原著的结尾太悲伤了。


想想Sherlock里那个意气风发的侦探与Mr.Holmes里那个老态龙钟的侦探…哎。

超自然小飞蛾

【麦雷】君士坦丁堡陷落 CH34-③-TBC [译]

紧接上文时间线


这周全是Mycroft不想接的电话。

来了,那个名字在他的手机上闪动:Greg Lestrade。Mycroft眯起眼睛,吞咽了一下,接起电话。“Mycroft Holmes。”

“我们逮到了把我撞进泰晤士河的家伙。”Greg在电话那头咆哮,Mycroft闭上眼睛。

“是谁?”他问。

“Edmund Bullock。”

“你的属下?”

“是啊。他让我转告你,靛蓝行动。”Mycroft胸腔一窒,恐惧攫住了他,害怕、焦虑,心乱如麻。Greg。他把Greg卷了进来,害他站在鲨鱼环伺的岸边……“Mycroft?你打算给我个解释吗?解释解释我是怎么差点被你那些...

紧接上文时间线


这周全是Mycroft不想接的电话。

来了,那个名字在他的手机上闪动:Greg Lestrade。Mycroft眯起眼睛,吞咽了一下,接起电话。“Mycroft Holmes。”

“我们逮到了把我撞进泰晤士河的家伙。”Greg在电话那头咆哮,Mycroft闭上眼睛。

“是谁?”他问。

“Edmund Bullock。”

“你的属下?”

“是啊。他让我转告你,靛蓝行动。”Mycroft胸腔一窒,恐惧攫住了他,害怕、焦虑,心乱如麻。Greg。他把Greg卷了进来,害他站在鲨鱼环伺的岸边……“Mycroft?你打算给我个解释吗?解释解释我是怎么差点被你那些操蛋的调查连累死的?”

“忘记你听到过它。”Mycroft轻声说,因为他没办法,他不能解释。因为他没得说,Greg确实差点被他的调查害死。因为他被软弱夺取了拒绝的力量,因愉悦流连在温水的煮锅。

“我手下的警员为了它来杀我。所以不行,我不会就这么忘掉它。告诉我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我不能。”

“我不管。要什么手续文件都给我,我都签。”

“这不是你的战斗。”

“不,这是。”Greg在另一头怒吼,“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已经身在其中了。”

“不,你没有。我能保证。”Mycroft接道,“别再提起这个行动名。”他移开手机,挂断电话。那些字句在他耳畔回荡。解释解释我是怎么差点被你那些操蛋的调查连累死的?差点会死。

再度听到他的声音,即使充斥着合乎情理的怒气,即使那怒气指向的是他……这很痛苦。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他的嗓音恍如乐声,如唱诗班的合唱,如鸟声清明。

Edmund Bullock。

Mycroft皱起眉头,食指扣桌。Edmund Bullock。好的,现在想来便说得通了,Greg手下的警员可能就是通风报信的人。如此推断,可能就是他将窃听器放入了Greg的大衣口袋。风险一直在,Mycroft清楚。他和Sherlock之前就怀疑苏格兰场有人泄密。

他想,这场背叛伤Greg很深。Mycroft抹了把脸。Greg值得比这些好得多得多的东西。

  

两天后,Jim Braum结束南非之旅,落地返回。他把一张印着大象的明信片放在Mycroft桌子上,神清气爽。Mycroft挑挑眉毛,翻过卡片,一字未书。

“我没腾出时间来写。”Jim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自顾自地坐到Mycroft对面,“方便说话吗?”

Mycroft颔首,“Anthea去见人了。进展如何?”

“他接活儿了。不过他抬了价,要你能给多少给多少。”

“我猜到了,通过你的描述判断的。他有什么条件?”

“没条件。他自备武器,要提前来踩点走场。预付现金。”

“他打算拿钱干嘛?”

“拿去保护濒危野生动物。”

“那是自然。”Mycroft嘟囔,“呃,既然他以杀人为生,那我想他只有保护其他生物才说得过去。他的条件可以接受。”

“我的条件呢?”

Mycroft皱眉,倚进靠背。“我不记得你提过什么条件。”他面带疑惑。

“我不会进局子。”

“不会的,Jim,你不会进监狱的。”

“你保证?”

Mycroft点点头,“我保证。”他说,“当然,我保证不了太多,不过这算件我办得到的事。”

“咱怎么弄?”

“我会组建一支小队,宣告他死于自#杀。清场行动都安排好了,你的朋友只需完成任务,然后乘最近的航班回南非。”

Jim点点头。“我觉得可以。”

“是吗?”Mycroft问。

“是啊。我看你觉得这哥们还是死了好,那我就照你说的办了。”

Mycroft干笑一声,“看来,假如我让你去跳……”

“你还没坑过我呢。”Jim说。

“可能性还是有的。”

“对,有归有,但还没成过真。”

Mycroft点点头,“谢谢你,Jim。”他轻声道,“多谢费时,也多谢有心。”


本次更新1248字

逗比大魔王
通知 因某种原因关于《神夏》...

             通知
     因某种原因关于《神夏》的一些作品不会发了,因为我要去看《GOOD- Omens》了。但也只有一些作品会停发。
      以后要经常发一些关于好兆头的(刷2遍不能白刷总是要发些什么的,对吧?)
      
        ...

             通知
     因某种原因关于《神夏》的一些作品不会发了,因为我要去看《GOOD- Omens》了。但也只有一些作品会停发。
      以后要经常发一些关于好兆头的(刷2遍不能白刷总是要发些什么的,对吧?)
      
                               感谢支持和谅解❤️

Angelina

骗局

【十三】

“我得回去。”Sherlock坐在脏兮兮的床上,双手聚成塔尖的样子,他皱着眉头开口。

“我们都知道这主意不可行,”Mycroft接过话,他正举着手机试图寻找到一丝微弱的信号来联系Anthea。“起码现在不可以。”他转过头补充。

他们目前正位于喀布尔市郊的一家小门小户的旅馆里。踩着吱呀作响的木板,穿过混杂着浓郁烟草和衣服汗渍味道的狭长走廊,再转身猫腰小心翼翼的踏上细窄楼梯,便到了他们暂住着的小阁楼间。

Mycroft对此作出的表示是,“这样他们会很难发现我们。”而Sherlock在注意到屋子里暗沉沉的光线,泛黄褶旧的床单和因为长久不见阳光滋生出的阴湿暗潮气息时,很难得的没有因为洁癖而和Mycroft...

【十三】

“我得回去。”Sherlock坐在脏兮兮的床上,双手聚成塔尖的样子,他皱着眉头开口。

“我们都知道这主意不可行,”Mycroft接过话,他正举着手机试图寻找到一丝微弱的信号来联系Anthea。“起码现在不可以。”他转过头补充。

他们目前正位于喀布尔市郊的一家小门小户的旅馆里。踩着吱呀作响的木板,穿过混杂着浓郁烟草和衣服汗渍味道的狭长走廊,再转身猫腰小心翼翼的踏上细窄楼梯,便到了他们暂住着的小阁楼间。

Mycroft对此作出的表示是,“这样他们会很难发现我们。”而Sherlock在注意到屋子里暗沉沉的光线,泛黄褶旧的床单和因为长久不见阳光滋生出的阴湿暗潮气息时,很难得的没有因为洁癖而和Mycroft大吵大闹,只是扯了扯嘴角表示了一下震惊情绪。

前一天的时候他们知道了关于伦敦事件主要策划人的信息。Finch Moriarty,Jim Moriarty的长兄,心理学博士,化学学士。在Moriarty的犯罪王国中一直是居于幕后,属于为Moriarty出谋划策的人物,堪称Moriaty的得力心腹。

这样一个人物,外界则是鲜少知道他的存在,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真实面貌。十几年来一直居住在老家爱尔兰的一个小镇,当着小镇学校的老师,拿着不甚丰厚的薪水,过着安安稳稳的日子。有谁能想到他会是整个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犯罪事件的策划者之一呢?有谁能想得到这样一幅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小学老师皮囊之下,露出的却是魔鬼的锋利爪牙?

没人想得到,在他正式露面,并开始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前之前,没人想得到这一点。即使强大如Sherlock Holmes,也未曾料到。

但事实上,Sherlock心底是有所察觉的,关于这个“很像他的人”。Finch不是才出现的无名氏,他一早就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了,只不过因为太过微乎其微而被侦探选择性的忽略掉。几个月前的驻美大使孩子的绑架案,为什么那个小女孩一看到他的脸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尖叫哭号?他不是没有想过,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有人长得很像他,所以冒充了他的身份。但当时他一心都扑在和Jim Moriarty的决斗中,或者说Moriarty干扰了他对于这条线的进一步追踪和调查。于是他仅仅把这归为Moriarty的某一个手下办的事情,而决然没有想到这个“手下”的真实身份。

而之后的几个月他都一心扑在消除Moriarty余党的活动中,从最重要,地位最高的人物和团体开始,调查取证,逐步深入,用一身的累累伤痕和整日整夜的风餐露宿夜以继日,才勉勉强强换的了Moriarty犯罪网络的穷途末路,结果却一个疏忽忘记了最大的那只老蜘蛛。

他当然生气,不光对最近这个犯罪分子所犯下的罪行生气,更大程度上是在气自己。这很反常。二十年来Sherlock Holmes很少出错,错都在别人,他总是那个正确又理智,仔细又一丝不苟的人。然而现在他犯下了滔天大错,这过错足以抵消掉他近十年来破获的所有案子得到的奖赏和功绩,这过错让他从心底里颜面扫地,直截了当的粉碎了他内心一直以来的傲气和自信。是他的疏于判断和骄傲自大使得Finch有机可乘。是他没能第一时间想到去抓住那名陌生的凶手,是他从心底里放松了警惕,是他没能保持住他一贯以来敏锐的判断力……他的双手紧紧交握,指端因为用力而变成白色。他似乎能看得到Finch透过屏幕对他投下轻蔑的一笑,唇角勾起的弧度就像是巴掌一样狠狠地扇在他的脸颊上,将他整个人从头到脚嘲讽了个遍。从来没人敢这么挑衅我,他想,感觉到脸颊火烧一般的疼痛。如果是他造成了现在的这一个局面,那就必须由他亲自解决掉这个麻烦。

他看向Mycroft,而后者依旧在没完没了的打着电话,询问着伦敦方面的一切情况。Sherlock撇了撇嘴,无聊。他心里想着,手里摆弄着Finch的文件,我可没有那么多值得上心的……忽然他停住动作,感觉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慌乱如同潮水一样一浪胜似一浪的将他淹没。

Mycroft挂断电话转过身的时候,看到Sherlock一脸严肃,紧紧的盯着他。

“怎么了?”他说,好整以暇的把手机放进衣兜,以职业微笑看着自家弟弟。

“John……他怎么样?”Sherlock开口,同时紧紧盯着Mycroft的面部表情,努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你第一个关心的是他吗?”Mycroft开玩笑着说,“看重你的室友胜过整个伦敦?”

“Mycroft。”Sherlock说。顾左右而言他,硬生生的开这种不合时宜而且根本不符合他的玩笑。他眯了眯眼睛,在心里把“危险等级”提了一个度。

“好吧……”Mycroft扬了扬眉毛,他快速的说,“我希望你有心理准备,Sherlock,因为他……”他顿住,看了一眼Sherlock。

“他怎么了?”Sherlock皱着眉头发问,他那颗悬着的心已经在计算着各种最坏情况。

“他失踪了。”Mycroft说,略感到些意外的发现自家弟弟听了之后只是平静的坐在床边而没有任何动作。虽说这种状况比他预料中的歇斯底里好很多,但却让他更加难以判断Sherlock在想些什么。于是他只能带着些愧疚的口气低声下气的道歉:“对不起,Sherlock。医生摆脱了监控探头,换了新的手机,同时我们派去的人也被秘密地干掉了,我……”

“Mycroft。”他的话没说完就被Sherlock打断,他抬头,看见Sherlock慢慢起身。

“帮我订回去的机票。”他说着,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和平静的脸庞。








而Mycroft不愧是戴着“大英政府”头衔的官员。第二天一大早,Sherlock Holmes就和他的哥哥一同坐上了飞往英国伦敦的航班。只有现在,在飞机上,他才能得到这宝贵的几个小时时间来不受任何干扰的慢慢梳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同时寻找相应的解决之道。他闭着眼睛,带着耳塞,用看上去极力入睡的样子避免与任何人的任何交流方式,在嘈杂拥挤的航班上努力创造一个能够他自己容身的安静之所。

好吧。在确保后排的肥胖女人不会再因为安全带的问题而大喊大叫之后,他换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姿势坐好。让我们从第一个问题开始,他对自己说。

首先,John Watson。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当然心知肚明,Mycroft也知道他心知肚明。两个兄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句淡淡的“他失踪了”,就已经足够传递相应的,难以说出口的信息。他失踪了,Mycroft找不到他。简而言之,他现在在Finch手里。这是最大的麻烦,Sherlock心里想,这是最大的问题所在。那个金发碧眼待人温和的小医生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他不管付出什么都一定会挽救的朋友。而Finch无疑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才会去找到医生,然后把他控制起来。他妄想着利用医生来威胁Sherlock,他把医生当作他手里的筹码。Sherlock眯了眯眼睛。如果这样考虑,那么John目前阶段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起码在他和Finch正式会面之前,他都不会有生命之忧。而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在Finch对医生下死手灭口之前把他救出来。

“Finch的事情,你还是慎重点好。”正在他想着的时候,Mycroft开口。他在旁边的座位上翘着二郎腿,若无其事的抖抖手上的报纸,用着不大的声音对Sherlock说,“John Watson不是什么必要之人。”

“不是什么必要之人?”Sherlock闻言睁开眼睛,他冷冷的觑着Mycroft。“不知道在你的心里,谁才是必要之人?Lestrade吗?”

“你没必要和我打嘴仗,”Mycroft翻了一页报纸,“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孰轻孰重,你心里必须有个考量。”

Sherlock没有说话。他心里很明白Mycroft的意思。Finch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对手,他们两个都明白这个时候回去已经是凶多吉少。因此,Sherlock默默攥紧了拳头,他必须在瓦解犯罪团伙势力,维护安宁和保护自己的同伴家人之间做出抉择。并且,Mycroft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必要的时候他必须要不得不为了大局舍弃掉自己的亲人,即使那是自己一直以来拼了命都想保护的人。

“我明白。”他叹息一声,重新闭上眼睛,回归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

【今天是无比不想写作业的我(线代真的鲨我!!!)

于是就一连发两章啦~

感觉剧情在往魔改的路上风驰电掣呢,我尽量圆的有理有据一些(不是)】


长生
#某日截图# #未修


#某日截图#

#未修


#某日截图#

#未修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Hⅰ,傻子

一个很老的梗③(伪预告,可能是麦雷和微福华)

跟朋友聊到玩具的时候,就突然有一个很幼稚的脑洞。


时间定在Mycroft  16岁,Sherlock  12岁(不知道他们之间相差多少岁)

Holmes太太认为小孩子该有小孩子的亚子,觉得Holmes兄弟对于同龄的孩子来说过于成熟,不太好动,而且房间里堆满了化学实验以及高深的书。就决定为Holmes兄弟买玩具,一来可以让房间里有点生气,二来可以与小朋友一起分享,交到朋友。可万万没想到,给Holmes兄弟选的两样玩偶有毒(划掉)会动!!最后,因为Holmes太太觉得玩偶好像不适合男孩子,就给了东风小姐姐(东风小姐姐表示拒绝接受这两人的老婆),但被东风小姐姐给“不小心”扔掉...

跟朋友聊到玩具的时候,就突然有一个很幼稚的脑洞。


时间定在Mycroft  16岁,Sherlock  12岁(不知道他们之间相差多少岁)

Holmes太太认为小孩子该有小孩子的亚子,觉得Holmes兄弟对于同龄的孩子来说过于成熟,不太好动,而且房间里堆满了化学实验以及高深的书。就决定为Holmes兄弟买玩具,一来可以让房间里有点生气,二来可以与小朋友一起分享,交到朋友。可万万没想到,给Holmes兄弟选的两样玩偶有毒(划掉)会动!!最后,因为Holmes太太觉得玩偶好像不适合男孩子,就给了东风小姐姐(东风小姐姐表示拒绝接受这两人的老婆),但被东风小姐姐给“不小心”扔掉了。时间跳到几十年后,Holmes们与Greg和John相遇(爱)了!!

这两个玩偶各位大佬都知道是谁了吧。(=^▽^=)


为什么这么早的脑洞不写呢?主要是因为我跟我的朋友讲了这个脑洞,然后他居然跟我说了一句叶罗丽精灵梦?!!!!  我当场口吐芬芳,这个脑洞差一点就不想写了,但是最近又没有想到一些什么其他的脑洞。所以只能拿这个来顶一波了。


如果各位大佬也觉得像叶罗丽的话……………        


那我干胞就把标题改为叶罗丽吧(=^▽^=)😜😝😝


睦竹弓

【神夏】Wink

食用说明:

1、激情短打

2、福华福无差小甜饼


§


      “有空来编这种漏洞百出的可笑故事不如用一下你那小的可怜的脑袋想想如何解决你和情人之间的愚蠢的小问题。”

      这是伦敦的又一个没有阳光的早晨,又一个以委托为名义的可怜无知女性来到贝克街221B试图勾搭频频在报纸上出现的咨询侦探却被后者毫不留情地当众(其实只有一位正在看泰晤士报的前军医)揭穿了隐私并赶了出去。...


食用说明:

1、激情短打

2、福华福无差小甜饼


§


      “有空来编这种漏洞百出的可笑故事不如用一下你那小的可怜的脑袋想想如何解决你和情人之间的愚蠢的小问题。”

      这是伦敦的又一个没有阳光的早晨,又一个以委托为名义的可怜无知女性来到贝克街221B试图勾搭频频在报纸上出现的咨询侦探却被后者毫不留情地当众(其实只有一位正在看泰晤士报的前军医)揭穿了隐私并赶了出去。

      “顺便一提,面部肌肉抽搐建议去医院检查,如果是心因性疾病说不定还有救,走后不送,再见。”黑发的侦探豪不留情地关上门,动作利落后不拖泥带水,就在221B的大门被狠狠关上后,另一位有着金色短发的房客立即大笑起来,瘫在沙发上,乐不可支。

      “哦……夏洛克。”约翰已经连气都喘不匀了,“你认真的?面部肌肉抽搐?”

      夏洛克抿着嘴,隐约意识到这大概又是现实人在现实生活中他不清楚的一部分:“有问题?”

      “这是一种……示好的方式,”约翰总算喘匀了气,脸上还挂着笑,“我们见面的第一天你就这样对我做过,你忘了?”

      “……也许吧。”

      虽然不知道侦探这句话是在对哪一句作出回应,但医生知道他想起来了,他笑着看着对方大步走回常坐的黑色沙发,一边拿过笔电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字一边像个小孩子似的嘟嘟嚷嚷:“虽然我觉得这种行为并没有多大意义。”

      “夏洛克。”

      是约翰——于是他只好抬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医生一边挑起眉(意思是“什么事”)。

      然后他就看见约翰刚好往嘴里扔了一块哈德森太太不久前送上来的小饼干,一边笑着朝他眨了一下湛蓝的右眼。

      侦探的大脑成功死机了整整三十秒。


——END——


是的没错这就是潮爷那张图的产物。

释迦罗

第6章那里那个特工摔了下去,一个模糊的黑影。
房东太太真的是团宠啊,哥哥都不能吼一下。

第6章那里那个特工摔了下去,一个模糊的黑影。
房东太太真的是团宠啊,哥哥都不能吼一下。

释迦罗

这里接上条
夏夏的手机响了
最后一张夏夏好伤心啊
心疼

这里接上条
夏夏的手机响了
最后一张夏夏好伤心啊
心疼

释迦罗

哦~
看了好几遍才懂
夏夏每次都回花生的短信
??是这样的吧
还有就是他们都喜欢女性
但他们都喜欢夏夏
但是couple真正的不是搭档的意思嘛?
还有别的意思?

哦~
看了好几遍才懂
夏夏每次都回花生的短信
??是这样的吧
还有就是他们都喜欢女性
但他们都喜欢夏夏
但是couple真正的不是搭档的意思嘛?
还有别的意思?

一只夏天花生的咩

如果John陪Sherlock去听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会,想想Sherlock一脸如痴如醉,而John一脸WTF觉得听不懂又难听还不敢明显表现出来的表情……我就想爆笑www

想到这个是因为今年陪一个朋友去音乐会,她说她最初听老肖Concerto都是一脸懵逼的哈哈哈,后来听多了才喜欢上了,不过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Brahms,神奇。

如果John陪Sherlock去听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会,想想Sherlock一脸如痴如醉,而John一脸WTF觉得听不懂又难听还不敢明显表现出来的表情……我就想爆笑www

想到这个是因为今年陪一个朋友去音乐会,她说她最初听老肖Concerto都是一脸懵逼的哈哈哈,后来听多了才喜欢上了,不过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Brahms,神奇。

释迦罗

家暴现场。
为什么他们打架我都觉得可爱。
???

家暴现场。
为什么他们打架我都觉得可爱。
???

释迦罗

怎么这么可爱,我的天哪,他那个小表情。

怎么这么可爱,我的天哪,他那个小表情。

Jarvis
放个夏洛克。今日练习

放个夏洛克。今日练习

放个夏洛克。今日练习

Angelina

骗局

【十二】

3月6号大概是全伦敦人都不会忘记的一天了,至少对于这一整年来说。网络上疯狂被围攻、苏格兰场视为一级罪犯的前名侦探Sherlock Holmes,成功的犯下了他的第六起杀人案。

至于为什么刚发生案子就这么确定一定是他干的,除了受害人身上同样有一个字母标记之外,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案件有了目击证人。

“所以,Ms.Johnson,”Anderson坐在桌子后面,双手交叉,“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吧。”

“好的,探长大人。”身材略有些臃肿的妇人挤在狭小的椅子里面,有些紧张的来回动了动。“呃……如您所见,我是一个清洁工。每天负责埃奇威尔路附近街道的清扫,一天两次,早上是从四点开始八点结束,下午从...

【十二】

3月6号大概是全伦敦人都不会忘记的一天了,至少对于这一整年来说。网络上疯狂被围攻、苏格兰场视为一级罪犯的前名侦探Sherlock Holmes,成功的犯下了他的第六起杀人案。

至于为什么刚发生案子就这么确定一定是他干的,除了受害人身上同样有一个字母标记之外,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案件有了目击证人。

“所以,Ms.Johnson,”Anderson坐在桌子后面,双手交叉,“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吧。”

“好的,探长大人。”身材略有些臃肿的妇人挤在狭小的椅子里面,有些紧张的来回动了动。“呃……如您所见,我是一个清洁工。每天负责埃奇威尔路附近街道的清扫,一天两次,早上是从四点开始八点结束,下午从八点到第二天零点。”她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桌子上放着的白开水,继续说。“昨天晚上,快到零点——那个时候我已经快要清扫完成了,快到一个小巷路口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去。”“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Anderson问。“是的,探长先生。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去。”“你确定那个女人就是受害人?”“我确定,”妇人双手握着纸杯,“我确定,我当时看到了她背的挎包,那和我女儿的包一模一样。我当时心里还挺惊讶的,没想到这里还能看见撞包的。”她抿了一口水,“而且那姑娘还穿着一条裙子,这才三月份,老天爷!她居然在半夜里穿着一条到膝盖的裙子!像我这个年纪可就不敢再这样子了,我的膝盖可受不了。”她唠唠叨叨的说,Anderson颇有些不耐烦的用笔尖点着纸。“那你看清楚那个男人了?”“我也有印象,”妇人说,“他们两个人虽说是一起走着,但看样子不太像是认识的人,彼此之间没有一句交谈。所以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他。”她扭了扭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让我想想……他穿着一件长长的大衣,大概是黑色的,到膝盖。领子立起来那种。头上戴着一顶帽子,颜色我看不太清楚,不过样式是猎鹿帽,您懂吧,就是前后都有帽檐的那种帽子,戴在头上有点滑稽。”“嗯……黑色风衣,猎鹿帽……有看到那个男人的正脸吗?”“正脸没有看清……当时已经那么晚了,天色又黑,我站的也不是很靠前,所以就没怎么看到……”“哦……”Anderson用手托着下巴,略带沉思地开口。“那这个男人其他的特征你还知道吗?比如说他的身高,胖瘦,走路是否驼背,是否是瘸子之类的?”“不驼背,也不是瘸子。”Ms.Johnson摇摇头,“不过倒是不胖,也挺高的。大概……”她皱了皱眉头,“大概一米八左右那个样子,他比那个女孩儿整整高出了一个头呢。”“一个头?”Anderson思考了一下。受害者身高一米六五,如果是按照一个头长大约二十厘米来计算,那么这个凶手应该是一米八到一米八五左右。他在纸上写下“180~185”,画了个圈。“其他呢?还有什么细节要补充的吗?什么都可以说。”他重新看向对面椅子上的证人。“呃……没有了。”“那好,”Anderson从椅子上站起身,整理了一下他的西装外套。“感谢配合,你可以先回去了。如果想起什么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送走了Ms.Johnson,Anderson敲开了Donovan的办公室。

“怎么了?”Donovan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她正在调查关于受害人的家庭信息和亲友情况。“有什么线索吗?”她合上了钢笔。

Anderson看了看手中的笔记。

“如果我问你,一个人穿着黑色大衣,立着大衣领,戴着一顶猎鹿帽,大半夜悄无声息的走着……”他看着Donovan,“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

“这不是那个怪胎的一贯打扮吗,你连这都忘了?”Donovan漫不经心地说着,然后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你是说……”她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Anderson,后者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我……”停顿了好久,Donovan开口。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目光直视办公桌。“原来我想的是正确的,那个怪胎果然走上了这条道路。就像我曾经办过的那么多高智商罪犯一样。无一例外。”“我们必须把他绳之以法。”Anderson接过话头。“他不能再猖狂下去了。”






阿富汗。喀布尔警察局。

西装革履的男人抱着胳膊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桌子上的电脑。

“这就是那个电脑吗?”他看向身旁同样西装革履,坐在桌前摆弄着电脑的男人。来这里之前他被强行按着刮了胡子,还顺带洗了个热水澡。虽说没来得及搞他那一头小乱毛,把他恢复成原来一丝不苟的绅士模样,不过已经算是极大地摆脱了“流浪汉”的形象。

“看样子是的。我正在找那个文件。”男人说,他淡绿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不时地敲一两下键盘。

“等等……”明显在状态之外的喀布尔警察局探长费劲的凑过来看着这两个不速之客,操着一口纯正的阿富汗语问道。“为什么要找文件?你们要找什么文件?这和你们刚刚说的伦敦紧急情况有什么关系吗?”

十分钟之前,这两个英国佬突然闯进他的办公室,自称是过来调查案件的英国警方,拿着他的上司打过来的电话让他找一个早就已经收归档案无人问津的笔记本电脑,说是和什么最近正在发生的伦敦紧急状况有关系。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探长只能按要求照做,然后在看着这两个英国佬噼里啪啦敲击键盘几分钟之后才有些战战兢兢的问出了他一直的疑惑。

结果,这两个人出乎意料一致的同时叹了口气,坐在电脑桌前的那个家伙似乎还轻轻冷笑了一声。

探长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站在那边的那个秃头忽然开口,说着一口和他的外貌极其不符的流利的阿富汗语。“有个家伙在伦敦犯下了不少案子,我们猜测可能和一个跨国犯罪团伙有关。”他指了一下电脑。“这个电脑就是这个团伙中其中一个人的,我们想查查看有没有那个人的信息。”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得体的微笑,但是探长仍然感受到了那双眼睛中透漏出的嘲讽。

“那……”探长刚想张口,坐在电脑桌前的那个人忽然打断。

“为了你不再问出什么愚蠢的问题影响我们大脑的运转,我倒不如现在就和你讲清楚。”他说,依旧注视着电脑屏幕。“这个人——我们不知道他具体是谁——在伦敦犯下了一系列的案件,到今天早上为止一共六起。”他点开了一个文件,浏览一圈之后又有些懊恼的关掉。“六起案件,凶手是同一个人,受害人身上都留下了字母标记。这绝对不是偶然。而这六起案件中的字母是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探长,接着自言自语的回答,“分别是‘S’‘M’‘S’‘M’‘E’‘I’,为什么是这几个字母?所有人都没有好好去思考,所有人都只是看着,然后径直忽略过最直接最明了的犯罪动机,他们根本就没有观察!诚然,如同苏格兰场公布的一样,这几个字母分别是下一次凶杀案的犯罪现场地名首字母,圣詹姆斯公园、米尔班克路、苏荷区、马里波恩,还有最近的埃奇威尔路。都是首字母,但这就足够了吗?他们没有一个人好好想想为什么犯罪分子把犯罪现场选在这些地方,真的是因为字母的原因吗?当然不是!”他说,情绪逐渐有些激动。“连环凶手从来都是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去杀人,即使表面上受害人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但他们之间肯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有凶手才会知道的联系。但这些联系肯定会随着凶手杀人过程逐渐显露出来,说白了,杀的人越多,凶手暴露的自己也就越多。字母是引起那些犯罪的源头,那那些字母出现的源头又是什么?六个字母,排列组合,”他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起舞。“能有多少种组合方法?‘S’‘M’‘S’‘M’‘E’‘I’,真的没有一个人发觉吗?”他嘲弄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意思?”探长问道。smsmei?mmssie?mimess?这能组成英文?他在心里嘀咕着。

男人“啪”的一下按下键盘,整个文件在电脑上展开。“就是这个了。”他说,有些慵懒的靠在转椅背上。

“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他像是似乎才听到探长的问题一样的从转椅上起身,带着半分嘲讽淡淡开口,“那个意思是,‘Miss me’”

“Miss me?”探长愣了一下。“就是‘想我了吗’的意思。”男人面色冰冷的用阿富汗语开口说道。

“如果真的有人想到这一点,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烂摊子。”男人说着,逐行看着文件,随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张纸匆匆写了起来。“这解释起来可就长了,你就当做这是我们之间的暗号好了。”

“连这个文件,”他指着电脑屏幕,“都是用这个加密的,同时中间夹杂着一些无用的干扰项。”他冷哼了一声,“如果苏格兰场那帮蠢,那帮人能想到这一层,就不会搞得这么手足无措了。可惜他们没一个人想到这些。”

“您……您不是警察吗?”

“不算是。我们干着差不多的工作,但我可比他们厉害多了。”男人说着,刷刷几笔写完。“我搞好了。”

“Finch Moriarty。”他说,看向西装男。“又来一个Moriarty,”西装男嘴角依旧挂着标准的微笑,他拿过那张纸。“看来你有事情干了,亲爱的弟弟。”

“我们走吧。”


一美的小裙砸

记梗,梦里开脑洞

占tag致歉

做了一个关于神夏的梦,梦里卷福和花生和场花是去一个博物馆,博物馆里有一个文物可以逆转时空(可能是和奇异博士看串了😂)

然后白天的时候游客太多,好像是人太多会造成抑制,所以他们决定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来

晚上也很热闹,有好几个黑道组织闻讯而来,想绑架卷福利用时空之门,然后我也是其中一个组织的成员,也不是特别坚定的那种反派,属于中立吧

但是我没打过别的组织成员(在梦里也怂唧唧),他们把卷福绑走了,但是我把花生救下来了

然后我闹钟就响了😂

这是符合逻辑的部分,毕竟梦是没有逻辑的,例如我一开始是跟着场花是苏格兰场工作人员,然后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黑道。。。例如还有很多玄幻的场面(绝对是和奇异博士看串...

占tag致歉

做了一个关于神夏的梦,梦里卷福和花生和场花是去一个博物馆,博物馆里有一个文物可以逆转时空(可能是和奇异博士看串了😂)

然后白天的时候游客太多,好像是人太多会造成抑制,所以他们决定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来

晚上也很热闹,有好几个黑道组织闻讯而来,想绑架卷福利用时空之门,然后我也是其中一个组织的成员,也不是特别坚定的那种反派,属于中立吧

但是我没打过别的组织成员(在梦里也怂唧唧),他们把卷福绑走了,但是我把花生救下来了

然后我闹钟就响了😂

这是符合逻辑的部分,毕竟梦是没有逻辑的,例如我一开始是跟着场花是苏格兰场工作人员,然后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黑道。。。例如还有很多玄幻的场面(绝对是和奇异博士看串了😂)


Hⅰ,傻子

我的手不适合画画,不适合拍照。但我偏要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画手。😂😂

我的手不适合画画,不适合拍照。但我偏要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画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