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禁欲系

9189浏览    617参与
九九今天吃糖了吗

怎么回事啊妹妹,一看到哥哥就脸红啊

怎么回事啊妹妹,一看到哥哥就脸红啊

诗酒归年

(不知道写的什么系列)不禁欲的禁欲系列

  我的王,是什么让您如此颤抖呢?

  是您的恐惧吗。

  您在恐惧什么,我最尊贵的王。

  我会像风拂过花园里那些山楂花一样,握住您纤巧的脚踝。不要挣扎,我的王,那曾经是我最向往的地带。

  不必恐惧,我是您最忠实的臣子,我对您无比崇敬。

  在您面前,我是如此卑微。

  您梳妆整齐的云鬓曾称的您气度非凡,请任由它在这孤冷的大床上绽放。这是旁人所见不到的样子,我的王,您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小心珍藏。

  此刻我虔诚地亲吻您的手指,就像无数次我虔诚地跪服在您的脚下。请忘记恐惧,我一如既往地虔敬。我的王,您的手臂,您的脸庞,您的脖颈...

  我的王,是什么让您如此颤抖呢?

  是您的恐惧吗。

  您在恐惧什么,我最尊贵的王。

  我会像风拂过花园里那些山楂花一样,握住您纤巧的脚踝。不要挣扎,我的王,那曾经是我最向往的地带。

  不必恐惧,我是您最忠实的臣子,我对您无比崇敬。

  在您面前,我是如此卑微。

  您梳妆整齐的云鬓曾称的您气度非凡,请任由它在这孤冷的大床上绽放。这是旁人所见不到的样子,我的王,您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小心珍藏。

  此刻我虔诚地亲吻您的手指,就像无数次我虔诚地跪服在您的脚下。请忘记恐惧,我一如既往地虔敬。我的王,您的手臂,您的脸庞,您的脖颈,您的锁骨,都是我的最最冒险,但此刻,我要让它留下我来过的痕迹。

  您是不会逃脱的,您向来以高傲示人,统治着您的臣民。现在您只要您尽情释放自己,无论您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足以使我终生臣服于您。不要再压抑您喉咙里的声音,这是我能奉献给您最大的欢愉,您的嗓音如塞壬,足以魅惑我为您驰骋疆场。

  哦?我的王,是我不足以让您愉悦吗?您的眼泪可真叫人心疼,我要彻底在您精致的躯体上刻下我的印记,如同无数次我幻想的那样。

  我于幻夜中守望多年,今日有幸得见光芒。我的王,我以微小如尘埃换得您璨如星辰,是您予我至高无上的恩赐。


温柔帝王攻凉城

· 钟情篇 ·44

周围一片混乱,妖兵怪将把那少女层层叠叠围得密不透风。

旭凤暗骂一声便杀过去,润玉也顾不得再想,手中凝冰刃,片甲不留痕。他们一冰一火,配合的天衣无缝,瞬间哀声遍地,鬼哭狼嚎。

两人护住那少女,润玉凝神瞧了瞧,见她容色安然目光清明,不似受罪受伤过,总算松了口气。倒是锦觅看他们突然出现十分诧异,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即欢喜的眯了眼睛笑起来。

“哈哈哈哈……”首座上传来男子低沉的笑声,润玉旭凤俱是心中一凛,肃然望过去,只见一锦衣红袍,面如冠玉的妖公子从高处缓缓而下,边走边鼓掌,“想不到,我在幽宫里抓个小妖,竟能引来天界的二位殿下。...

· 钟情篇 ·44

周围一片混乱,妖兵怪将把那少女层层叠叠围得密不透风。

旭凤暗骂一声便杀过去,润玉也顾不得再想,手中凝冰刃,片甲不留痕。他们一冰一火,配合的天衣无缝,瞬间哀声遍地,鬼哭狼嚎。

两人护住那少女,润玉凝神瞧了瞧,见她容色安然目光清明,不似受罪受伤过,总算松了口气。倒是锦觅看他们突然出现十分诧异,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即欢喜的眯了眼睛笑起来。

“哈哈哈哈……”首座上传来男子低沉的笑声,润玉旭凤俱是心中一凛,肃然望过去,只见一锦衣红袍,面如冠玉的妖公子从高处缓缓而下,边走边鼓掌,“想不到,我在幽宫里抓个小妖,竟能引来天界的二位殿下。”

润玉闻言微惊,环顾四周,皆是奇光华饰,精雕细琢,此处竟是妖君的幽宫!

旭凤挑了挑眉,朗声道:“这小妖原是我的书童,前些天走丢了,不想她竟迷了路,叨扰了妖君,实在是我的过错了。还望妖君莫与她计较,我这便押解回天,亲自责罚。”

“迷路?二殿下倒会开脱,”那人面无表情,目若寒冰,站在琉璃阶上居高临下,“你问问这小妖,她是不是迷了路!”他一甩袖子,“哼!竟然偷到本君身上来了!好大的本事!”

“这又从何说起?妖君怕是误会了吧?”旭凤皱着眉,不可思议道,“我这书童,灵力低微仙根尚浅,如何能近妖君的身?”说着还疑惑的瞅了眼锦觅。

那少女有些心虚的低着头,往旭凤身边讨好的靠了靠,模样怯怯的。润玉却想起她如梦似真的幻术,若有所悟。

一个妖将怒喝道:“这果子精吃了熊心豹胆,竟然装成妖仆,偷我妖界至宝,我定要捉她进地牢!”

……

旭凤听了好一会儿,终于弄明白了——锦觅这小妖精……灵力不济,胆子倒奇大,竟是混进了幽宫,还差点偷了妖君的炎水玉!

“此玉乃上古神器,女娲瑶石所化,可活死人生白骨。本君向来随身佩戴,设有法术,你想用个高仿品来换?”那妖君似笑非笑,一双如墨妖瞳凝着锦觅,“虽然机灵,但还嫩了些。”


(名词解释:炎水玉,参考自花千骨,上古十方神器之一。生方炎水玉,枯木可回春,死人可复生。)

温柔帝王攻凉城

· 钟情篇 ·43

“什么!”旭凤又惊又怒,几乎捏碎了酒盏,瞪着润玉咬牙道:“私放仙侍下界触犯天规,何况锦觅她是我的人!兄长岂非不知?”

润玉闻言微微皱眉:“锦觅仙子亦是润玉友人。她生性活泼不喜禁锢,想回家乡也是常事。只如今……”他叹了口气,“是我疏忽了。”他望向旭凤认真道:“既是我弄丢了锦觅仙子,就算遍寻六界,我也会将她好生找回来。”

“不劳兄长费心,”旭凤冷哼一声,“我那书僮顽劣的很,现在只怕正躲在哪儿招蜂引蝶乐不思蜀。”旭凤黑着脸想到她的临门一脚,还有这些天他心急火燎坐立不安,她却跑去游山玩水,越想越气,重重一拍石桌恨道:“如此忘恩负...

· 钟情篇 ·43

“什么!”旭凤又惊又怒,几乎捏碎了酒盏,瞪着润玉咬牙道:“私放仙侍下界触犯天规,何况锦觅她是我的人!兄长岂非不知?”

润玉闻言微微皱眉:“锦觅仙子亦是润玉友人。她生性活泼不喜禁锢,想回家乡也是常事。只如今……”他叹了口气,“是我疏忽了。”他望向旭凤认真道:“既是我弄丢了锦觅仙子,就算遍寻六界,我也会将她好生找回来。”

“不劳兄长费心,”旭凤冷哼一声,“我那书僮顽劣的很,现在只怕正躲在哪儿招蜂引蝶乐不思蜀。”旭凤黑着脸想到她的临门一脚,还有这些天他心急火燎坐立不安,她却跑去游山玩水,越想越气,重重一拍石桌恨道:“如此忘恩负义,不知好歹,果然是养不熟的蛮夷小妖!”

润玉不禁侧目,有些不悦:“你怎能肯定锦觅仙子无恙?妖界乃凶恶之地,她孤身一人,你就不怕她身陷险境,遭遇不测?”

“呵,”那凤凰挑眉傲然道,“我自有办法知晓。”他边说着边埋头倒酒,“等她回来,看我如何收拾……”突然他动作一顿,瞬间神情大变,猛的站起身来把酒壶都扔了。

“出了何事?”润玉感觉情况不对,起身问道。

“锦觅!”旭凤容色惶惶,只低呼一声便化为一道赤影往妖界去了。润玉心惊,亦掐了个瞬行诀,跟随而去。

落地时满目金光灿烂,尽显威压,直晃得人睁不开眼。

润玉看了眼旭凤,又看向那个被金光笼罩的少女,心中微震。那片闪耀的金光,虽未曾见过,却也是认识的——除了凤凰一脉的寰谛凤翎,还有什么能够如此霸道?旭凤……他竟已情深至此了么?


(私设:寰谛凤翎是凤凰涅槃时炼出的游离一魄,危急时能形同光罩挡下攻击,也只有此时能让凤凰感应到它的位置。)

温柔帝王攻凉城

· 钟情篇 ·42

润玉日日下界,在崖边等了十日,甚至动用了真身去感知吐纳,却依然一无所获。他越来越慌,陡然发现——除了这幻海高崖,竟是再无觅处。锦觅仙子,她……她本就是无根之果,又擅长变化迷幻之术,若当真无牵无挂,挥一挥衣袖便能了无痕迹,这天大地大,又要去何处寻?

润玉望着远方怅然若失,突然想到她曾说过最多几日便回天界,莫非……已经回去了?心中蓦地一亮,又想到九重天上的结界只怕进比出更难,不由担忧不已,仓卒转身赶往天庭。

在四方天门与守将旁敲侧问了一番,确定那少女并未遇险,润玉稍稍松了口气,步履匆匆去向璇玑宫,却在庭中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

· 钟情篇 ·42

润玉日日下界,在崖边等了十日,甚至动用了真身去感知吐纳,却依然一无所获。他越来越慌,陡然发现——除了这幻海高崖,竟是再无觅处。锦觅仙子,她……她本就是无根之果,又擅长变化迷幻之术,若当真无牵无挂,挥一挥衣袖便能了无痕迹,这天大地大,又要去何处寻?

润玉望着远方怅然若失,突然想到她曾说过最多几日便回天界,莫非……已经回去了?心中蓦地一亮,又想到九重天上的结界只怕进比出更难,不由担忧不已,仓卒转身赶往天庭。

在四方天门与守将旁敲侧问了一番,确定那少女并未遇险,润玉稍稍松了口气,步履匆匆去向璇玑宫,却在庭中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那人背着手,慢慢踱步,似是已等待许久。

“旭凤?”润玉定了定神,走近前来微笑着说:“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旭凤转身扬起手中的酒壶笑道:“我们兄弟也有阵子未喝酒谈天了,甚是想念。今日我特寻了一瓶好酒前来,兄长可莫要推辞。”说着便坐下斟酒。

润玉愣了一瞬,也低眉坐下,对饮了几樽,“旭凤,你来……并非只与我谈天吧?”他轻声说道。

旭凤眯眼看了润玉半晌,肃然道:“不错,我今日,是想求一个答案。”他目光灼灼,声音却微寒,“兄长,可有见到锦觅?”

润玉敛目斟酌,一时静默无语。

“兄长在妖境显露真身,惊动了我手中的五方令,”旭凤敲着石桌沉声说,“此事我并未声张,只暗自探查才发现兄长近来日日下界,却不知为何?”

“实不相瞒,前些天确是见过锦觅仙子。”润玉轻声道,“她思念故土,想去幻海看看,只说去几日便回,可……之后却再无踪影。我用了吐纳之法,仍旧找不到她的气息。”

花肆

大家懂的



http://www.chunai32.com/forum.php?x=769379



http://www.chunai32.com/forum.php?x=769379


傅纤华

「平安夜里的一片冰花」
这是一个没有圣诞经典配色的试妆,就很喜欢蓝色~最近就很爱这种禁欲系,吹这个神仙眼镜~新宠
P:这次买的耳环怎么针那么粗啊,戳进耳朵差点哭出来,,

「平安夜里的一片冰花」
这是一个没有圣诞经典配色的试妆,就很喜欢蓝色~最近就很爱这种禁欲系,吹这个神仙眼镜~新宠
P:这次买的耳环怎么针那么粗啊,戳进耳朵差点哭出来,,

九木口冬

突然很想画个男孩子就...就!

突然很想画个男孩子就...就!

酒食陆
少年没有说话,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少年没有说话,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诡秘得冷冽,却无端透露出一股华贵,竟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逼得人不敢直视。


他抱过膝上的爱猫,轻柔极了,仿佛倾注了半生的温柔,歪过头,蹭了蹭柔软的猫脸,神色缱绻,艳红的唇瓣微扬。



腐烂发臭至极我告诉你它叫人心。”



人类不从来都善长面对诱惑,当处在地狱般绝望的深渊时,如果眼前出现了能从那逃脱的蜘蛛丝,一定会抓住它的。




















少年没有说话,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诡秘得冷冽,却无端透露出一股华贵,竟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逼得人不敢直视。


他抱过膝上的爱猫,轻柔极了,仿佛倾注了半生的温柔,歪过头,蹭了蹭柔软的猫脸,神色缱绻,艳红的唇瓣微扬。






腐烂发臭至极我告诉你它叫人心。”



人类不从来都善长面对诱惑,当处在地狱般绝望的深渊时,如果眼前出现了能从那逃脱的蜘蛛丝,一定会抓住它的。





























07还会长

[毕雯珺x你]禁欲系的食肉动物

[毕雯珺x你]禁欲系的食肉动物


“哈~”你懒散的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压到身旁那位正人君子的身上。你用手指转着他软绵绵的头发,轻轻拨开还散发着清香。

165cm的你依偎在他的怀里恰到好处“毕雯珺~起床了嘛~”你摇晃着他的手臂轻声细语的道着。

由于昨夜的惊涛骇浪,你早已精疲力尽的睡去,而他也疲惫不堪,可是由于工作,不知几时才进入梦乡。

他缓缓推开你的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宝贝我很累,再让我睡一会”

你嘟囔着跑下了床,踩着小棉拖进卫生间开始了新的一天。

午后,你的小姐妹约你去喝咖啡,她特意嘱咐你带上家属。没办法,只好吧毕先生带出去了。

毕雯珺和你站在一起很是养眼,虽然说你没有盛世美颜,但十分的耐看...

[毕雯珺x你]禁欲系的食肉动物


“哈~”你懒散的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压到身旁那位正人君子的身上。你用手指转着他软绵绵的头发,轻轻拨开还散发着清香。

165cm的你依偎在他的怀里恰到好处“毕雯珺~起床了嘛~”你摇晃着他的手臂轻声细语的道着。

由于昨夜的惊涛骇浪,你早已精疲力尽的睡去,而他也疲惫不堪,可是由于工作,不知几时才进入梦乡。

他缓缓推开你的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宝贝我很累,再让我睡一会”

你嘟囔着跑下了床,踩着小棉拖进卫生间开始了新的一天。

午后,你的小姐妹约你去喝咖啡,她特意嘱咐你带上家属。没办法,只好吧毕先生带出去了。

毕雯珺和你站在一起很是养眼,虽然说你没有盛世美颜,但十分的耐看,回头率高达百分九十。那些女孩子看你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却早已经习惯了。

在咖啡店等小姐妹时,你上了趟厕所。出来时看见一位美少女坐到毕雯珺跟前,探起头找毕雯珺要联系方式。你的醋意一瞬间冲上了大脑,可是对于他接下来举动的好奇心打翻了这个醋意,你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毕先生微笑的点了点头,说“不好意思,我有女朋友了。”

那个女孩子似乎不死心,继续追问“我看你一个人来吧,你就算有女朋友也没我可爱没我好看!”

毕雯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空气瞬间低了十度,那及其冷漠的声音,还是你第一次听见“我说过了,我有女朋友了。比你好看比你可爱,最重要的是比你有分寸。”

你走了出来挽住了他“老毕你太有魅力了吧”

他看你的眼神与刚刚完全不符合,蕴藏大海,想吧所有的温柔留给你“可是还是被你收了。”


早晨的清鸣渐渐进入夜晚的朦胧。你与他相继坐在沙发上看电影。em ……似乎出现了十八禁画面。

他抬起手捂住你的眼睛“小孩子不许看。”

“那为什么先生可以看”

“怎么?不满意?”

你鼓起腮帮子哼了一声

“要不然,我们试一下吧。”他翻身将你压在沙发上低喃“恩?”

“我会下不了床的……”你满脸通红的试图推开他

“那就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他顿了顿

“嫁给我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里有星辰大海。


————————————————

毕雯珺!毕雯珺!毕雯珺!毕雯珺!


今天也是精致又潦草的一天


ummmmua爱你们


我,了解一下。


QQ:2367252105


b站:07还会长的


over


Nan Fiorino
汪先生,你的腿有点长,无处安放...

汪先生,你的腿有点长,无处安放。







汪先生,你的腿有点长,无处安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