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福华福

12643浏览    497参与
一米五的小可爱

福华-Dream 第二章

续福华 ☞Dream 第一章


“撩完我,就想跑,嗯?” 福尔摩斯站起来,看着面前吓呆了的小军医,有力的大手搭上他的肩,并亲上了华生那柔嫩的嘴唇。


“唔-”华生突然被如此霸道的吻,整张小脸涨的通红,脑子半天没反应过来,竟忘记反抗,就任由福尔摩斯慢慢加深这个吻,直到小军医已经开始感觉缺氧,福尔摩斯才不舍的离开他的唇。


“嗯。。。味道好极了。”福尔摩斯舔了舔唇,回味着嘴里的余味。而华生则在旁边大口喘气,两抹红晕挂在他那滑润的脸蛋上,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好吃。


华生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水汽,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那张桃红色的小嘴张了张,却又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

续福华 ☞Dream 第一章


“撩完我,就想跑,嗯?” 福尔摩斯站起来,看着面前吓呆了的小军医,有力的大手搭上他的肩,并亲上了华生那柔嫩的嘴唇。


“唔-”华生突然被如此霸道的吻,整张小脸涨的通红,脑子半天没反应过来,竟忘记反抗,就任由福尔摩斯慢慢加深这个吻,直到小军医已经开始感觉缺氧,福尔摩斯才不舍的离开他的唇。


“嗯。。。味道好极了。”福尔摩斯舔了舔唇,回味着嘴里的余味。而华生则在旁边大口喘气,两抹红晕挂在他那滑润的脸蛋上,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好吃。


华生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水汽,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那张桃红色的小嘴张了张,却又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样,使劲的抿起来来。


“好了我亲爱的华生,赶快收拾收拾,我们还要去新闻发布会呢。”福尔摩斯快速的把胸前几颗扣子系上,遮住了若影若现的胸肌和诱人的锁骨。


华生吸了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怒气。“Sher-”刚喊一半,却发现某人瞬间从眼前闪过。华生抹了把脸,咬了咬牙,仿佛下定了什么重要的决心一样,赶紧追着某人而去。


“Taxi!”夏洛克叫了一辆出租车,快速的钻进去,带上车门,上锁,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华生紧跟着跑过来,可是死活打不开车门。华生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眼底满是委屈,让人看的非常心疼。


“这辆是我的,你坐下一辆。”男人凌厉的眼睛斜了斜,看的华生心里一颤。


“不要。我就要和你做一辆。”华生直接走到车的另一边,打开门坐了上去。福尔摩斯扶额,只好一把搂住华生的腰,鼻子里的热气全都喷到华生的脖子上。华生羞涩的一动不动,脸红的像是能滴血似的。福尔摩斯直接一个公主抱把他抱出去。


“司机,快走。”随着福尔摩斯一声令下,出租车就像一个弹簧,飞快的开走了,剩下华生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华生悲伤的看着远处的黑影,一脸失望。


。。。新闻发布会。。。


“Mr. Holmes,请问为什么今天Mr. Watson没来?”一名不知死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福尔摩斯眯着眼睛,那双冰凉的眸子扫过人群,却没有看到他的小军医的身影。


“因为他腰疼。”


“哈?”人群安静下来了,刚才的那个小记者也目瞪口呆。


“科科、我是说我不知道。”男人的表情显得有点尴尬,但随即又恢复成高冷。


现场鸦雀无声,直到另一名记者打破了沉默。


“福尔摩斯先生,好多人都说华生先生是您的男朋友。请问这是真的吗?”


现场再次一片沉默。


福尔摩斯微眯着眼睛,那凌厉的眼光如同匕首一样,射向那名记者,吓得他双腿直抖。“如、如果不想回答的话,那那就算了。。。”


“不。”男人好看的剑眉微微挑了挑,“我现在就回答。”


躲在角落里的华生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屏住呼吸,心砰砰乱跳。


未完待续(。•ﻌ•。)希望大家喜欢


一米五的小可爱

福华-Dream 第一章

“Holmes! Mr. Holmes! ”

“。。。”

“Mr. Holmes!醒醒!该起来了!”

“唔。。。”突然感觉有一只手在轻轻的摇拍他,福尔摩斯抿着嘴,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吵。”男人双手撑着地,坐了起来,眉间写满了不耐烦。

“哦,福尔摩斯先生,你该起床了。华生说你今天下午还有一场新闻发布会要参加,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间,但现在都一点了,你缺还睡在地上,所以我就把你叫起来了。哦对了,我的男孩,你先把我给你准备的茶给喝了,然后等我给你做早晨。不对,应该是午餐。”哈德森太太温柔的笑了笑,虽然很啰嗦,但却让人讨厌不起来。说完,就把手上的茶杯放在了福尔摩斯身旁的桌子上,随...

“Holmes! Mr. Holmes! ”

“。。。”

“Mr. Holmes!醒醒!该起来了!”

“唔。。。”突然感觉有一只手在轻轻的摇拍他,福尔摩斯抿着嘴,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吵。”男人双手撑着地,坐了起来,眉间写满了不耐烦。

“哦,福尔摩斯先生,你该起床了。华生说你今天下午还有一场新闻发布会要参加,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间,但现在都一点了,你缺还睡在地上,所以我就把你叫起来了。哦对了,我的男孩,你先把我给你准备的茶给喝了,然后等我给你做早晨。不对,应该是午餐。”哈德森太太温柔的笑了笑,虽然很啰嗦,但却让人讨厌不起来。说完,就把手上的茶杯放在了福尔摩斯身旁的桌子上,随即转身进了厨房。突然,她从厨房里冒出来一个头,语气里充满了只有母亲才会有的指责。“对了,你怎么又在地板上睡觉,很容易着凉。你以后再这样,我就再也不给你做饭了。”

“我从来也没说过我想吃。”福尔摩斯高傲的抬起了头,使劲的揉了揉头发。那双黑眸子仿佛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使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却又如此的吸引人,充满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在往下看,寸衫上的扣子却又没扣好,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SHERLOCK!”哈德森太太气愤的从厨房走了出来,双手握成拳头,那张粉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辛辛苦苦给你做好吃的,你却还当着我的面批评我!”

夏洛克无辜的挑了挑眉。“可是,我说的是事实。你做的香肠永远都是焦的,茶里头每次都加老多糖,甜死了。还有-”

“那好,我不给你做了,你自己爱吃什么吃什么吧!”哈德森打断了他的话,气呼呼的走出厨房,正好撞见华生。“你可该好好管教你的男朋友了。”

华生:喵喵喵???WTF?

“Sherlock,刚才发生什么了?我看到哈德森太太生气的走了出去。”华生满脸疑惑,可就在下一秒,一个嗝俏皮的从他那张粉嫩的小嘴里飘了出来,一抹红晕悄悄地爬上了他的耳垂。华生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撩了一下刘海,但他不知道这个动作在福尔摩斯眼里就是引诱。

“华生,”福尔摩斯脸微微红,“你一大早,出去干什么了?”

“哦,我只是-”

“不,你不要说出来,让我好好猜猜。”说完,某位大侦探先生的脑细胞开始飞快的运转,而那对冰冷的眸子在华生身上每一处停留,捕捉到一切有用的线索,看的华生好不自在。

“Sherlock,我觉得你应该先-”

“首先,你嘴唇上的渣子暴露了你刚刚吃了午餐。让我闻闻你吃了什么。嗯,这味道很熟系,是fish and chips,那就是在247 Baker Street的那家你常去的餐馆。还有,你的西装上有几根长长的、黑色的头发。很显然,那是一个女人的。旁边那金色的狗毛则属于一只金毛。让我们在看看你的西装。这件西装你很少穿,但由于每一次的没有很小心的叠起来,西装上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皱褶。但今天,你的西装很平整,显然是因为有人帮你熨过了。而且,西装的袖口上还缝了两个字母,JW,你名字的缩写。。。(此处省略1000字)所以,那个黑发,并且养了一只金毛的女人是谁?”夏洛克一口气也没喘,飞快的说出了自己的推理,眼中缺不经意的透出一丝委屈和愤怒。

华生不可理喻的看着他。“你难道没发现我其实昨天晚上就不在家了吗?”随即却又忍不住笑了。“等一下,告诉我,你该不会在吃醋吧?”

“吃醋?呵,我为什么要吃醋?”福尔摩斯一脸高傲的哼了一声,目光里隐隐约约透露着一丝嫉妒,缺又装着不可一世的样子,让人觉得他难以接近。

“噗嗤。”华生两只眼睛弯成月牙状,雪白的牙齿偷偷的露了出来。“好了,别吃醋了,乖。”

“哼!”某位正在吃醋的男人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开心写的满脸。“我的医生,能耐挺大嘛,这么快就有女朋友了。”

“Sherlock。我该怎么跟你说呢?唉,只能这样了。”华生慢慢走近坐在地上的福尔摩斯,突然弯下腰,那张粉嫩的小嘴如同蜻蜓点水般在他脸上轻轻的啄了一下。撩完某人,华生站直了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双闪亮的杏仁眼慌慌张张的,努力躲闪,不接触夏洛克的目光。

“那个,Sherlock, 你快收拾收拾,我们两点钟要去新闻发布会了。”某位小军医干咳了两声,转身就要走。

“把我撩火了,就想跑了吗,嗯?”福尔摩斯舔了舔唇,浑身散发出让人不可抵抗的魅力,看的华生脸红彤彤的,小嘴一张一合。

福尔摩斯站起来,看着面前吓呆了的小军医,有力的大手搭上他的肩,并亲上了华生那柔嫩的嘴唇。。。

未完继续。。。(⑅ōᴗō)۶希望大家喜欢,点击底下的小心心哟~(  •̆ ᵕ •̆ )◞♡

一米五的小可爱

福华-萌新处女作望喜欢( •̆ ᵕ •̆ )

这天,休假的华生医生吃完早餐,打了个哈欠。他拖着鞋子走到了厨房里,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到了沙发上。星期天早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刚刚好照在了沙发上,整间屋子都变的金灿灿的。华生皱了下眉头,起身拉上了窗帘,顺手拿起了电脑。他无聊的翻看着早间新闻。这时,一个头条跳了出来,吸引到他的全部注意力:


“什么?大家期待已久的神探夏洛克5来不了了?”


华生看了题目,皱了下眉头,点进去阅读。


网友A:嘤嘤嘤,为什么就不拍了呢呜呜呜。。。

网友B:哼!如果他不继续拍,我就跟他离婚!

网友C:科科、人家本来就不是你的,人家可是华生的。。。


五分钟后。


“Sherlock! Sherlock...

这天,休假的华生医生吃完早餐,打了个哈欠。他拖着鞋子走到了厨房里,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到了沙发上。星期天早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刚刚好照在了沙发上,整间屋子都变的金灿灿的。华生皱了下眉头,起身拉上了窗帘,顺手拿起了电脑。他无聊的翻看着早间新闻。这时,一个头条跳了出来,吸引到他的全部注意力:


“什么?大家期待已久的神探夏洛克5来不了了?”


华生看了题目,皱了下眉头,点进去阅读。


网友A:嘤嘤嘤,为什么就不拍了呢呜呜呜。。。

网友B:哼!如果他不继续拍,我就跟他离婚!

网友C:科科、人家本来就不是你的,人家可是华生的。。。


五分钟后。


“Sherlock! Sherlock! 你快给我出来!”华生拍打着浴室的门,大喊道。


“John 什么事? ”紧接着,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一阵雾气扑面而来。华生面前的这个浑身湿漉漉的男人显然有点不耐烦。


男人的身上什么都没穿,只有一条浴巾遮住了隐私部位,而那诱人的锁骨和腹肌若影若现。在他光洁白皙的脸庞,浓密的眉毛杂乱地稍稍向上扬起。在那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则藏着一对璀璨夺目的冰眸子,深不见底,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在他那高挺的鼻子下,白哲的皮肤衬托着淡粉的薄唇,显得无比性感。


没错,他就是我们的主角之一,夏洛克·福尔摩斯。


“John,到底什么事,我还没洗完澡呢。”他修长的手指抓了抓头,几滴晶莹剔透的水滴滴到了地上。


“Sherlock!你过来,我问你,呼。”华生努力的克制住心底的怒气,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嗯?你要问我什么?问我为什么夏洛克·福尔摩斯长得那么帅吗?”福尔摩斯一脸的认真,轻轻的向前俯身,那张很拽的脸都快贴到华生耳朵上了。


“呼~”华生深吸了一口气,可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我问你,你为什么不继续拍'神探夏洛克5'了?”


夏洛克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容。“哦我亲爱的华生先生,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你就吼我?”说着,把脸凑到了华生面前,并做出了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配合着这一副表情,刚出浴的某人只能用妖艳形容。


约翰反了一个白眼,道:“这是小事?你(他喵的)告诉我这是小事?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去拍多少读者会失望!你忍心吗?就为了一个奇异博士?”华生就像一只凶猛(萌)的小野猫,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握紧了拳头,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冲上去拽着夏洛克的衣领。哦对了,差点忘了,此时这个男人还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


“好了好了,乖。”说着,福尔摩斯用他那双有力的大手揉了揉某只的柔软浓密的头发上,仿佛想把华生揉在骨子里。在他那对冰凉眼睛里竟是满满的温柔。


“哼!才不!谁叫你不继续拍了!”华生嘟起了他的小嘴,把头撇在一旁,居有说不出的可爱。


福尔摩斯为难的盯着他,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并做出了他的金典动作-双手托着下巴。华生一直愤怒的注视着他,手叉着腰,一句话不说,等着他的回复。过了一会儿,他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那,好吧,既然我的华生那么想看。但不过,你要给我什么补偿呢~?”


华生对上他那对凌厉的双眼,心里有一种不香的鱼干。他吞了口口水,道:“你。。。你想要什么?”


“你觉得我想要什么,嗯?”某人舔了舔红唇,直接一把抓住我们可怜的小军医的袖子,把他拽进了卧室。。。


“Sherlock! 你、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做,我最想做的事情啦。”轻轻的一拽,某只小军医就躺在他温暖的怀里,被吓得手舞足蹈,一不小心,直接把手放在了夏洛克的胸肌上,瞬间涨红了脸。夏洛克笑了笑,低下头,朝着某只小可爱的红唇亲了下去。。。


瘾君子

震惊!

福华可逆不可拆/严肃

我是这么想的……/狗头保命

福华可逆不可拆/严肃




我是这么想的……/狗头保命

羽田

失落的福尔摩斯(二)

        期中考试总算考完了,我终于又有时间码字了(笑)

        这个系列从这里开始有零零碎碎的铺垫了,希望大家认真看(再说我就要剧透了)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死者是Adam Smith,男性,生前职业是一名董事长……”警员向Sherlock报告着。Sherlock向雷斯垂德使了个眼色,雷斯垂德心领神会的叫...

        期中考试总算考完了,我终于又有时间码字了(笑)

        这个系列从这里开始有零零碎碎的铺垫了,希望大家认真看(再说我就要剧透了)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死者是Adam Smith,男性,生前职业是一名董事长……”警员向Sherlock报告着。Sherlock向雷斯垂德使了个眼色,雷斯垂德心领神会的叫警员们回警局。“他们总是这样,将那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当作功劳侃侃而谈。”Sherlock不屑的说。随后就展开了一系列的侦查。

         “伤口很干净,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凶手似乎身手很好……”Sherlock自顾自的说着。从死者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2/5  2110”。

“这是什么?这是属于死者的东西吗?”Watson忍不住发问。“现在还不好妄下断论,John。”Sherlock仔细的摸着纸条上的字迹,闻了闻味道,却能让他感到清醒。“John,你闻闻,这是什么味道?”Watson吸了口气,皱着眉头答道:“不清楚,闻起来让我感到头晕。”Sherlock对Watson的反应有点吃惊,心里不禁暗暗怀疑。“雷斯垂德,”他叫到,“你有把第一次案件的案发现场信息带来吗?”“没带过来,因为我觉得没什么重要的。”Sherlock强忍着不怼回去的心态说:“O—K—”“可是我有把死者身上的纸条带过来。”说着,雷斯垂德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纸条给Sherlock。这次纸条上写的是“1/5  40”。“我知道了,凶手准备犯五起案件。”Watson抢答道。“你怎么能肯定这是凶手留下的呢?”Sherlock反问道。“几乎可以肯定了。”雷斯垂德说道,“上一个死者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家庭主妇。我相信她应该不会留下这个恶趣味的东西,以致死前还在口袋里吧?”“还有待解释……”Sherlock沉吟着,“雷斯垂德,你现在回警局把第一场案件的信息送到贝克街221B,John……你先回去帮我整理信息,我需要去另一个地方。”Sherlock说着,往街道上跑,随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不知道往什么地方去了,只留下Watson和雷斯垂德两脸蒙13。

         “这两样东西,你有什么看法,Mycroft?”Sherlock把两张纸条往他办公桌上一丢,挑了挑眉。Mycroft没有在意弟弟的轻佻口气,拿起这两张纸片,若有所思,随后又笑了笑还给他:“没什么好在意的,这东西一定不会对你解决那些滑稽案子有大影响的。”“告诉我!”Sherlock显得很不耐烦。“No.”Mycroft仍旧是笑,“我相信警方一定向你透露过相关信息了,brother mine.”Sherlock一脸不悦的从Mycroft手中拿走纸片,走了出去。Mycroft立刻收起了那笑脸,快步走出了办公室,对安西娅说:“加强对Sherlock  Holmes的监控力度,他很可能会有麻烦了。”他望着Sherlock远去的背影,喃喃的说:“Oh,Sherlock。恐怕你还不知道自己遇到了怎样的对手了。”

        “Mycroft没有理由对我说谎,John。可是到底是怎样的信息,他那么不愿意告诉我……”Sherlock在一大堆的照片面前来回踱步。Watson坐在椅子上,盯着那一张张照片苦苦的思索。“会不会是和铁路有关?”Watson猜测道。“现在说什么都有可能,John。我们太被动了,两起案件的相似点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啊。即使真的和你所想一致,要想验证,就只能等待凶手再次犯案了。”Sherlock嘴上说的像是要放弃,眼睛却仍然死死的盯着墙上的照片。“Sherlock,”赫德森太太难得的上楼了。“什么事?”Watson防止Sherlock发作,赶紧抢着说。“楼下有你的邮件,darling,别怪我打扰你。”她温柔的对那个背对着他的侦探说。Sherlock突然转过身对Watson说:“和我一起下去,John。这很有可能是一份大礼。”

         Sherlock和Watson来到楼下。“先别下来,John,站在楼梯上。”Watson只好后退几步,看着Sherlock。侦探小心的检查着信封的边缘,尝试着安全的打开它。Watson心中正纳闷呢,却见Sherlock慢慢走到门口,快速打开信封,向门外一丢,霎时间那信封竟发出强烈的光。Sherlock和Watson急忙挡住眼睛。“我打赌,如果你直接打开它,肯定会失明的。”Watson说。

         “我不会的。”Sherlock说着,信封的光渐渐消失了,“他也知道我不会的。”

         “他是谁?”

          “没人会给我写信,除了他。”Sherlock说着,招手示意Watson下来。他打开邮件,里面只有一行字:

         “Hi,Sherlock.I am Jack·Capone.”


MIKO_童

【神夏bbc】(福华福无差)吵架

一个非常短的短打

大概是吵架又和好的故事

回坑了请多多产粮(土下座)


医生和侦探吵架了

医生离家出走

侦探受不了没有医生的生活

像是拼图缺了最重要的一片

想喝茶的时候哈德森太太依然会唠叨地拿上来

有时候会怒吼着哈德森太太乱打扫他的东西

可是有些东西还是没了

总是有个人在他推理出所有正确的事时

在那里以小小的惊艳和赞赏的眼神看着他

用着以为没人听到的音量说「amazing」

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和他一起讨论下案件(单方面)

他们曾是最好的搭档

于是侦探又开始了颓废的日子

围绕着大量的冰毒、危险的案子,躺在哪个满是毒虫的破烂房子

想着如果医生回来的话我就原谅他...

一个非常短的短打

大概是吵架又和好的故事

回坑了请多多产粮(土下座)


医生和侦探吵架了

医生离家出走

侦探受不了没有医生的生活

像是拼图缺了最重要的一片

想喝茶的时候哈德森太太依然会唠叨地拿上来

有时候会怒吼着哈德森太太乱打扫他的东西

可是有些东西还是没了

总是有个人在他推理出所有正确的事时

在那里以小小的惊艳和赞赏的眼神看着他

用着以为没人听到的音量说「amazing」

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和他一起讨论下案件(单方面)

他们曾是最好的搭档

于是侦探又开始了颓废的日子

围绕着大量的冰毒、危险的案子,躺在哪个满是毒虫的破烂房子

想着如果医生回来的话我就原谅他

医生觉得不用照顾大龄婴儿挺好的

在外面好好的生活,过上平稳舒适的日子

结果过久了,他发现自己想念过去的日子

想念危险、刺激,在小巷里追赶犯人的日子

于是他想着回去吧,和侦探约法三章

回到了221b门前

发现锁换了

气得大喊「你是小屁孩吗?!」

哈德森太太哭着给开了门

说「你看看他吧你看看他吧……」

医生踩着楼梯怒气冲冲地走了上楼

打开门他就看到侦探吸high了

在装作什么将军指挥着底下的英国士兵

医生质问了他吸了多少

侦探说:「哦你终于来了吗?英国最可耻的逃兵!」

医生揉了揉太阳穴说:「你吸high了。」

侦探无所谓地摆摆手又拿起枪

医生抢下了那把枪

侦探生气了说:「这不公平。」

对方把枪收起来说:「哦?这不公平?你看看你这幅模样吧!街边的流浪汉看到你或许还会感到同情!」

侦探小小声说:「你又不是我妈,看在我们曾是搭档你就随便我吧。」

医生冷笑说:「我当然不是你的妈妈,我只是个想要找人分租费的可怜人是吗?」

侦探拎起了小提琴,瞥了医生一眼说:「妄非自薄可不是你的性格。」

于是俩人又开始了一轮的吵架

「当我说这些的时候!是关心你!」

「当我不告诉你自己去现场是因为那真的很危险。」

「你那是看不起我。」

「那你就是在管我。」

「我就是管你了你这样下去迟早身体会搞垮的。」

「我有精准用量的,医生。」

「你没有!这种东西碰都不该碰!」

「反正你又不回来住你管我干嘛。」

「我现在就回来住了!!」

医生愣住了

侦探扯起嘴角

说「……薯片?」

医生叹气说

「薯片。」

俩人穿起大衣就走出门外

直走去那个卖薯片的小车

-完-





221b约定:

1、绝对不可以在喝茶的杯子里放眼珠

2、绝对不可以在放食物的冰柜里放尸体块

3、绝对不可以隐瞒或者独自解决案子

【SH:你是在针对我。】

【John:你带来的问题比较大,况且只有我在收拾东西,你又不给哈德森太太给你打扫。好歹体谅下你同居人的心情吧。】

4、尊重个人意见和喜好,例如研究尸体(划掉)

【SH:为什么划掉!】

【John:至少在家里不可以!!】

5、每人轮流去买牛奶

6、绝对不可以碰毒品

7、尽量不要用拳头招呼对方 

【SH:为什么没有绝对】

【John:因为拳头有时候能让你清醒,也可以制服一个毒虫:)】

8、得到同意才可以使用对方的东西,例如电脑。

【SH:你那些密码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不屑)】

【John:是私隐!bloody hell!(抓狂)】

9、工作时间不许分心

【John:我的工作时间还是你的?】

【SH:拜托这是杀人案诶!】

【John:24小时的工作时间是吧?我那可怜的奖金。】

【SH:那点小小的工资,没了也无所谓,而且你也喜欢吧?刺激的案子带来的肾上腺素。】

【John:……那是我努力工作的成果】

【SH:得了吧,你缺席多少天了?】

【John:我迟早要和你打一场架。(撸袖)】


10、不许离家出走





「不许离家出走?」

「……」

「是不许离开你吧。」

「你自己说的。」

「行行行是我说的,谁惯出来的自大大侦探啊」

俩人相视

好像第一次在伦敦街头狂奔后

仰天大笑



-(真)完-


ZERO_咏零

一些意识流的ooc

是发在网易云音乐《3055》的一些

分享Ólafur Arnalds的单曲《3055》http://music.163.com/song/501467597?userid=629013408 


有关相遇 追逐 救赎 与生死。

他们。

失去后的对视。

却在眼底涌动暗流。

触碰指尖,温存也有了隔阂。

颤抖,再也无法十指相扣。  

 (B站神夏互动视频结局之一“伤痛与和解”有感)


是发在网易云音乐《3055》的一些

分享Ólafur Arnalds的单曲《3055》http://music.163.com/song/501467597?userid=629013408 


有关相遇 追逐 救赎 与生死。

他们。

失去后的对视。

却在眼底涌动暗流。

触碰指尖,温存也有了隔阂。

颤抖,再也无法十指相扣。  

 (B站神夏互动视频结局之一“伤痛与和解”有感)

My name is Teprita
好久之前画的小脑洞了 名字就叫...

好久之前画的小脑洞了

名字就叫被绑架的小夏洛克吧(瞎搞

二维码用微信或者QQ扫描了以后就能打开了哈(没办法lof管太严了…)

辛苦各位~

好久之前画的小脑洞了

名字就叫被绑架的小夏洛克吧(瞎搞

二维码用微信或者QQ扫描了以后就能打开了哈(没办法lof管太严了…)

辛苦各位~

羽田

失落的福尔摩斯(一)

        渣仿原著。(来自一个vegetable chicken的又一次尝试)

        这个系列的手稿已经写好了,只差打字了,所以暂时不用担心我会弃坑。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周更是实在做不到了,望大家见谅。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早晨,贝克街221B...

        渣仿原著。(来自一个vegetable chicken的又一次尝试)

        这个系列的手稿已经写好了,只差打字了,所以暂时不用担心我会弃坑。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周更是实在做不到了,望大家见谅。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早晨,贝克街221B却并不平静。

        Watson坐在座位上,看着Sherlock费力的扯下并换上几乎贴满了手臂的尼古丁贴片,怎么也忍不住了:“你就不能离开香烟一时半刻吗?”Sherlock望了Watson一眼,继续撕下贴片:“当然可以,John,每当我有令我感兴趣的案子的时候。不然我也不至于这么焦躁不安了。”Sherlock将自己摔入沙发里,舒服的躺着。Watson扶额坐在椅子里,尝试着不去关心这个瘾君子。

        “有脚步声?不应该啊,赫德森太太忘了关门了吗?”Watson说着,刚想从椅子中站起来,却被突然从沙发上蹦起来的Sherlock吓得又坐了回去。“这会正好是赫德森太太倒垃圾的时候,她很可能为了方便而不关门……是雷斯垂德!这三部并作两步的急切的脚步声,一定是他。他快到门口了,John,帮我开一下门。”Sherlock兴奋的说着,坐到了他推理时一贯坐着的安乐椅上。Watson不情愿的走到了门口,刚打开门,就看见雷斯垂德急匆匆的脸,差点和他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我一直没刹住,我……”不知是因为快速的奔跑还是因为尴尬,雷斯垂德满脸通红的解释着,上气不接下气。“没事,看你这么急,还是说正事吧。”Watson对雷斯垂德说,顺便不满的望了一眼那坐在椅子上的淡定侦探。

         “好,好。”雷斯垂德坐在了客户的专用椅上,Watson也坐在一旁认真的听。“在Northern line铁路附近又发生了一起谋杀案,这已经是第二起了。作案手法与上一次相似,都是用小而快的匕首杀死的……”“这些我早就知道了,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Sherlock不顾Watson“和善”的眼神,毫不客气的打断他。“和报道上的一样,几乎没有发现什么线索……”“那是你们苏格兰场的警察太骄傲,从不仔细的观察案件本身所传达的丰富信息……”“Sherlock!”Watson忍不住制止他。“好吧,有拍下现场照片吗?”“有的。”说着,雷斯垂德就从自己的文件袋里拿出一叠照片递给侦探。Sherlock迅速又不马虎的看着每一张照片。“真应该去现场看看。”Sherlock将手中的照片还给雷斯垂德,“这个案子真的很有趣,凶手知道我一定会接这个案子,在给我下战书呢……”“咳嗯”Watson提醒到,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仿佛在示意他收起那兴奋的表情。“好的,grey……”“Greg”

雷斯垂德又双叒叕的纠正他。“好的,Greg。现场保留完好吗?”Sherlock说着,穿起了那件大外套下了楼。“哎呀,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赫德森太太对着雷斯垂德一脸惊喜的说,“我还没给你准备茶什么的……”“赫德森太太,我们晚上很可能会回来很晚,晚饭就不用为我们准备了。走吧,John。The game is on.”


玲珑无色葱

画了稍微正经一点点Q版!
因为吃花生的时候突然脑洞了“花生里的花生”就有了p4,后来稍微修改了一下,又觉得软乎乎围巾团里的小夏也很可爱,就有了这个。
嗯,没有明显的攻受向,就打了三个tag,不妥致歉。

画了稍微正经一点点Q版!
因为吃花生的时候突然脑洞了“花生里的花生”就有了p4,后来稍微修改了一下,又觉得软乎乎围巾团里的小夏也很可爱,就有了这个。
嗯,没有明显的攻受向,就打了三个tag,不妥致歉。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北京某

夏洛克的设定完善

遇到华生年龄应该是27
我喜欢你那句是华生问夏洛克他喜欢这只狗吗,他说的
图百度找的
模板后面有,是画世界的

夏洛克的设定完善

遇到华生年龄应该是27
我喜欢你那句是华生问夏洛克他喜欢这只狗吗,他说的
图百度找的
模板后面有,是画世界的

英格麗靠北
Lofter的第一次,獻給咱們...

Lofter的第一次,獻給咱們福華!


HP!AU,私心覺得小夏是鷹院,花生是獅院~

Lofter的第一次,獻給咱們福華!


HP!AU,私心覺得小夏是鷹院,花生是獅院~

魔王脑子

出一本神探夏洛克 福华合志【I need a doctor】✨全新无瑕,不算古早也好几年了。超级良心,图文并茂,好几篇文和漫画。是真的超级厚。😂想要私信,走咸鱼

出一本神探夏洛克 福华合志【I need a doctor】✨全新无瑕,不算古早也好几年了。超级良心,图文并茂,好几篇文和漫画。是真的超级厚。😂想要私信,走咸鱼

ZERO_咏零

【福华福】深渊#ooc

这里是一个起名废的碎碎念:

我真的,好蔡。这篇,好短。

⚠️重要角色死亡   设定是莱辛巴赫中小夏和花生中有人死亡。

凑合看吧orz


“Sher…Sherlock!”


我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又一次地,眼前浮现出了血迹。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右腿像在遇见他之前常有的那样痉挛了起来。心中和身体上的疼痛让我死死抓着皱巴巴的床单,身体蜷缩成一团。


在黑暗中,我听见了自己低声的抽泣与呻吟。


这是莱辛巴赫之后的第一百三十七天。


“你的PTSD又加重了啊,并且还带有中度抑郁。”Sarah抖了抖手中的表格。


我盯着沙发旁的拐杖,耳边Sarah的...

这里是一个起名废的碎碎念:

我真的,好蔡。这篇,好短。

⚠️重要角色死亡   设定是莱辛巴赫中小夏和花生中有人死亡。

凑合看吧orz










“Sher…Sherlock!”


我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又一次地,眼前浮现出了血迹。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右腿像在遇见他之前常有的那样痉挛了起来。心中和身体上的疼痛让我死死抓着皱巴巴的床单,身体蜷缩成一团。


在黑暗中,我听见了自己低声的抽泣与呻吟。


这是莱辛巴赫之后的第一百三十七天。


“你的PTSD又加重了啊,并且还带有中度抑郁。”Sarah抖了抖手中的表格。


我盯着沙发旁的拐杖,耳边Sarah的声音扭曲成了那最后一声


“Good bye,John.”


我的左手颤抖了一下,疼痛蔓延了全身。


不,是心。


早己属于Sherlock Holmes的那颗心。


伦敦的天永远是阴沉沉的,脚下潮湿的地面让我又想起了被Sherlock的血染红的地砖……


“不……不要去想了……”


我咬紧下唇,左肩也开始隐隐作痛。


为了让从那个人的死带来的幻觉中挣脱出来,我让左肩和右腿的疼痛蔓延在我的意识。


用肉体的痛楚代替精神上的折磨,这……


我呼了口气,继续向Baker st.221B迈去。


……感觉好多了……


呼吸着221B稍微有些发霉的空气,我蜷在布制的红色沙发里。


没有阳光,没有炉火……


……也没有Sherlock


我伸手摸向沙发的缝隙,一点银光在我手中闪过。


自从我被查出中度抑郁后,Mrs.Hudson就把家中所有的刀具都搜了出来——


——除了现在我手中的这一把。


银光锐利地闪过,锐利得……就像他的眼神。


我半闭着眼睛,看看红色从我的手臂上一股股地溢出,滴落,染红了血迹斑斑的地毯。


“多么像案发现场啊……”我闭上眼睛,Sherlock的身影又浮现了出来。


“Sherlock!”我试图跟上那个黑色的高挑身影,却只能看着他渐渐淹没在死亡的黑色中。


我喊着他的名字,声嘶力竭。直到我再发不出任何声音,直到他的黑色大衣远去在我的视野里。


我伸出手,向前扑去。可我颤抖的指尖终究也没能触到他飞扬起的蓝色围巾。


Sherlock的黑色卷发也没入了死一样的黑暗。他就这样又一次地在我眼前坠入深渊,溺死在绝望与死亡中。


可我,John Waston,却只能无力地跪在深渊的边缘,抽泣着,让心再一次四分五裂。


我曾在与他对视时在心中许下誓言: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当幻觉消逝,我睁开眼。




看到自己身处何地时,我欣喜却又悲哀地发现:


看来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了。




泪水无声地在我的脸上划落,我终于看清了这一百三七天来,我找寻却又不敢触碰的是什么了。


我站在Sherlock的房间,手指抚摸着陪我走出阿富汗的那把勃朗宁手枪。


冰冷的触感让我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可这时,我的心中只有愧疚。


对Mrs.Hudson的愧疚。


我轻轻闭上眼,Sherlock的身影又浮现了出来。


他吐出的烟圈,他低沉的嗓音,他白皙的手指……


有关他的一切,最终都化成了一个拥抱。


我的嘴唇不再颤抖,太阳穴的坚硬也不再让我不安。


我轻笑道:“Sherlock,我来了。”




Boom.”






“请节哀。”


Lestrade宽厚的手掌轻轻地拍在Mrs.Hudson的肩上,他叹了口气。


“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这样……死去……”Mrs.Hudson抽泣着说道。


风拂过墓园的樟树,一片枯叶旋转着凋零在四个多月前立起的墓碑上。


Lestrade和Mrs.Hudson的身影在一新一旧两块墓碑上渐渐远去,“John H Waston”的烫金字上己经积起了一层不薄的灰。在这块墓碑旁,有人叹息着为刚刚死去的人惋惜:




“Sherlock Holmes是一个伟大的人啊。”


My name is Teprita

酒量

(啊啊啊啊啊我又写错了对不住!!!是是是是第三季02(;´༎ຶД༎ຶ`)

酒量

(啊啊啊啊啊我又写错了对不住!!!是是是是第三季02(;´༎ຶ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