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福州

46669浏览    96967参与
宋辞还是宋词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哇,潘...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
哇,潘子意难平啊!

抱图随意,二传二改标明作者,私信我一下就OK了!谢谢喜欢ε٩(๑> ₃ <)۶ з
喜欢的话,你懂的,小红心,小蓝手,评论,来吧!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
哇,潘子意难平啊!

抱图随意,二传二改标明作者,私信我一下就OK了!谢谢喜欢ε٩(๑> ₃ <)۶ з
喜欢的话,你懂的,小红心,小蓝手,评论,来吧!

鏡約是只蛇皮怪呀
占tag致歉这么便宜还包邮真的...

占tag致歉
这么便宜还包邮真的不来康康吗?👀

占tag致歉
这么便宜还包邮真的不来康康吗?👀

云深出鹤唳

这里欣然
坐标福州
底层人士
什么都不发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把以前的发一下

不出意外这号只拿来当太太的舔狗

这里欣然
坐标福州
底层人士
什么都不发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把以前的发一下

不出意外这号只拿来当太太的舔狗

IDS!

6.16角色采访:你觉得怎样的一天觉得完美

提斯:我就知道今天你又会来~

提斯:我给你准备好了蚯蚓菌菇汤奥。蚯蚓切段油炸翻炒,加入朝地椒,提炼香醋,料酒调香,加入盐,味精调味,炒制香味扑鼻,捞出放在一旁。重新起锅,加入香油三成热,蘑菇切碎入油炒香,加入水,香菇切片加入,煮至香菇熟后,放入蚯蚓段后,加入地网增加口感,然后调味后即可起锅。炒香菇和超蚯蚓的时候油没有放的太多奥,而且大部分都油都吸附在蔬菜上面所以基本算清汤奥。

提斯:你吃饱才过来的啊。。。好吧。。

提斯:这个问题呀,我觉得每一天都是完美的一天~我实在没办法想出更完美的一天来~每天都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朋友在一起工作,分享自己的实验成果,这已经是没有任何瑕疵的一天了吧。如...

提斯:我就知道今天你又会来~

提斯:我给你准备好了蚯蚓菌菇汤奥。蚯蚓切段油炸翻炒,加入朝地椒,提炼香醋,料酒调香,加入盐,味精调味,炒制香味扑鼻,捞出放在一旁。重新起锅,加入香油三成热,蘑菇切碎入油炒香,加入水,香菇切片加入,煮至香菇熟后,放入蚯蚓段后,加入地网增加口感,然后调味后即可起锅。炒香菇和超蚯蚓的时候油没有放的太多奥,而且大部分都油都吸附在蔬菜上面所以基本算清汤奥。

提斯:你吃饱才过来的啊。。。好吧。。

提斯:这个问题呀,我觉得每一天都是完美的一天~我实在没办法想出更完美的一天来~每天都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朋友在一起工作,分享自己的实验成果,这已经是没有任何瑕疵的一天了吧。如果说是要轰轰烈烈,我没有那种大心啦,如果那样而让自己不开心,反而变得不完美了。只要让我的兴趣变成我的价值,那就是现在上天赐予我最大的完美了吧。

提斯:啊,小桑你来了!

桑德瑞斯:你煮东西好香,就过来了

提斯:不要急啊~还有很多,不够再给你做就是了啊

桑德瑞斯:饱了,提斯你煮东西太好喝了

提斯:hhhh没什么没什么。

桑德瑞斯:今天又有什么问题吗?

桑德瑞斯: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见到母亲,还有。。如果我父亲可以承认我做的没错,那就是最完美的一天了。

流光光

他是企鹅吗

查看 @nobumamiya 的推文:https://twitter.com/nobumamiya/status/1133741742220386304?s=09

查看 @nobumamiya 的推文:https://twitter.com/nobumamiya/status/1133741742220386304?s=09


山城老面
垂死的期末 💡不能只有一盏

垂死的期末

💡不能只有一盏

垂死的期末

💡不能只有一盏

糯米丸子

在遇见你之前,我一直问自己为什么要舍弃一个10庄号,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曾一度想放弃,后面来到这个营地,又认识你后,才发现是为了遇见你我才来到这,感谢网易,让我和他在一起
    来自一个舍弃渠道服来到官服的萌新qwq

在遇见你之前,我一直问自己为什么要舍弃一个10庄号,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曾一度想放弃,后面来到这个营地,又认识你后,才发现是为了遇见你我才来到这,感谢网易,让我和他在一起
    来自一个舍弃渠道服来到官服的萌新qwq

Le0_ChaN
A GOAL IS NOT A...

A GOAL IS NOT ALWAYS MEANT TO BE REACHED, IT OFTEN SERVES SIMPLY AS SOMETHING TO AIM AT.

A GOAL IS NOT ALWAYS MEANT TO BE REACHED, IT OFTEN SERVES SIMPLY AS SOMETHING TO AIM AT.

小陵今天日更了吗

巍井【醉酒篇】

  *还是小段子,长篇等有思路了在写。

因为项目顺利完成,办公室里的人很是兴奋,一致提议要去庆祝一番。


    井然作为项目负责人,也是大功臣,自然是要参席的,项目成功,井然自是很高兴的,只不过脸上依旧淡淡,他已经习惯掩藏情绪,不管大悲大喜,让人看到的,都是一副漠不关己的样子。


    “来来来!我们敬井设一杯!”


   众人站起举起酒杯。


   井然浅浅一笑,站起和众人碰了下杯,“大家也辛苦了,今...

  *还是小段子,长篇等有思路了在写。

  



    因为项目顺利完成,办公室里的人很是兴奋,一致提议要去庆祝一番。


    井然作为项目负责人,也是大功臣,自然是要参席的,项目成功,井然自是很高兴的,只不过脸上依旧淡淡,他已经习惯掩藏情绪,不管大悲大喜,让人看到的,都是一副漠不关己的样子。


    “来来来!我们敬井设一杯!”


   众人站起举起酒杯。


   井然浅浅一笑,站起和众人碰了下杯,“大家也辛苦了,今天这顿我请大家,请随意吧。”


    虽说是随意,可井然在,众人还是不敢太放肆,热情都投入到井然难得请的一次大餐里去了。


    井然胃口不好,只是吃了几口小菜,其他时间都在回应着众人的敬酒。


   饭吃到一半时,有人突然喊道:“沈老师!您来啦!”


   井然目光移到走到餐桌前门口的沈巍,只停留一瞬,便飞快移开。


    沈巍没想到井然会来,他作为这次项目活动的文案宣传理应也是要来的,因为以前井然并不是很喜欢参加这种聚会,所以他才敢大大方方的来。


    此刻沈巍呆呆的站在原地,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沈老师,井设旁边还有个位置,您坐在那吧!”


    井然身边的位置是没有人敢坐的,其他位置也满了,沈巍也无处可去,来了又走也不礼貌,只好坐到井然身边。


    接下来的时间,井然除了沈巍来时看了他一眼,目光再也没有落到他身上,只是在有人要给沈巍敬酒时替他挡了几杯,只是给沈巍夹了一些他没吃过的菜。


    沈巍食不知味,他看着井然酒一杯杯的下肚,有些担心,在井然喝完又一杯酒时,忍不住制止他:“井然,少喝点…”


    井然却当没听到,又一杯酒下肚。


    沈巍看着沈巍干净的碗,知道他只吃了几口小菜,况且他来了半个小时,没见井然吃过一口菜,只是不停地喝酒。


   在井然准备喝下又一杯酒时,沈巍夺过井然的酒杯,“不许再喝了!”


    沈巍清楚的记得井然有胃病,不吃主食还那么拼命的喝酒,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很伤身吗!怎么这么不照顾自己的身体!


    井然其实已经喝醉了,他心里清楚,他是在应付敬酒还是在借酒消愁。


   井然的眼神有些茫然,“你…别管我,我没醉,我还要喝…”说着就要去拿酒杯。


   沈巍愤怒的打掉他伸向酒杯的手,将他拦腰抱起,冲在座呆滞的各位点头致歉,“抱歉,各位先吃,我先带井然回去了。”


   “等等!”井然在西装外套里摸索着,掏出钱包,抽出一沓红色钞票,“你们…吃完,付钱…我请!然后…去,随便玩!明天…放假!”


    众人也是头一次看到喝醉的井然,顿时目瞪口呆,平常犀利刻薄拒人千里的井设,原来喝醉酒时…这么…可爱吗!?


   当然,众人心里达成一致:下次见到井设时,一定要当做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喝醉酒的井然并不老实,在沈巍怀里胡乱挥舞着手,沈巍的眼镜险些被他打掉,沈巍只好停下脚步将井然放在大厅的沙发上,打电话给在这附近上班的罗浮生,麻烦他开车过来。


    等待罗浮生过来的同时,沈巍还要应付正在撒酒疯的井然,也不知这个人喝了多少,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结果现在却赖在他身上不肯放手,硬扯开他还会咬人。


    “井然,你乖一点,浮生马上到了,他到了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你先乖乖躺着行不行?”


   不知是不是听到可一个陌生的名字,井然撒泼撒的更厉害了,他伸手摘下沈巍的眼镜,怎么也不肯给他,整个人挂在沈巍身上,死活也不肯下来。


   沈巍也是头一次应付这样的井然,他也不能伤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应付,“井然,你先躺着行吗?”


   沈巍现在右手还有些隐隐作痛,井然下口还真是毫不留情。


    罗浮生很快就赶了过来,刚到酒店大厅,看到的就是井然挂在沈巍身上的画面,他好不容易忍住笑,“沈巍,原来也有你搞不定的人啊?”


    沈巍无奈道:“你就别嘲笑我了,现在井然这个状态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麻烦你把车来到我家吧。”他好不容易才安顿好井然,趁着井然还比较乖的将他带到罗浮生车里。


    罗浮生在前面开着车,开口问:“你和井然怎么样了?”


    沈巍苦笑:“还能怎么样,他愿意见我就可以了。”


    罗浮生:“我可是听说,井然喝醉时可是任何人都不能接近的,比他清醒时还难搞。沈巍,他在喝醉时下意识的依赖你,说明他心里,还是有你的。”


   沈巍淡淡说:“井然只是喝醉了,他清醒之后,肯定不会理我的。”


    “哎,沈巍,你说你怎么这么死板呢?”罗浮生无奈摇头,“你们谁都不说,这样怎么行啊?”


    看到沈巍沉默,罗浮生继续开导他:“我跟井然也相处过一段时间,如果他真的不想搭理人,无论别人对他怎么示好,他是都不会接受的,他也不会无缘无故去帮别人。可这几个月以来,他不是帮你有意无意带早餐就是顺路接你上班,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来和你在一起,沈巍,你也不傻,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我…”沈巍看了一眼熟睡的井然,“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吗,还是…在装作不知道呢?


    罗浮生将车开到沈巍家楼下,说:“沈巍,你们还是要好好谈谈,两个人这样,谁都不好过。”末了又加了一句,“还是要好好珍惜的。”


    沈巍抱起井然,在他微红的脸颊上蹭了蹭,“好了,跟面面在一起才多久就认为自己是情场高手了?回去吧,谢谢。”


     罗浮生咧嘴一笑,“哈哈哈,那我走了,沈老师加油。”


    沈巍无奈一笑,便将井然带到他的卧室,替他脱去鞋袜,然后轻轻托起井然,替他将西装外套脱下,隔着薄薄的白衬衫,井然背上温热坚实肌肤让沈巍心跳有些加速。


    沈巍连忙扯过被子帮他盖好便想迅速起身离开,可他的动作,随着井然迷蒙中说出的话立刻顿住了。


    “沈…别走…”


    “对不…”


    “巍…”


    都是一句一句很轻的话,可是这些话在沈巍听来,犹如千斤重般的石头,用力地砸在他心上最柔软的地方。


    又痛,又甜蜜。


    井然的手在空中胡乱动着,似想要抓住什么,沈巍连忙紧紧抓住井然乱动的手,“井然,怎么了?”看见井然紧皱的眉头,沈巍伸出手,轻轻替他抚平,“别皱眉…做噩梦了么?然然,别怕。”


    也许是手中沈巍手的温度,井然渐渐平静下来,只是嘴里依旧喃喃着沈巍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似乎只有念着这个名字,他才能安心入睡。


    沈巍摩挲着井然的指腹,想着罗浮生在车上和他讲的话,心被轻轻挠了一下,痒痒的。


    罗浮生所说的,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他没有资格,现在的他有什么资格过问井然的一切?虽说井然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帮助他,可万一…不是他想的那样呢,当年是他亲手将井然推开的,可他现在却想要将井然重新拉回来,是不是太过于贪心了?


    而且…就算井然愿意重新接纳他,他的母亲想必是不会同意的。


    想起当年白亚茹对他说的那些话,沈巍的心抽痛可一下。是啊,他要为井然考虑的,何况现在井然是个国际知名建筑设计师了,他还有大好的前程,井然拥有的一切不能断送在他手上,井然应当是…高高在上,优雅清贵,他不应该被爱恨所困扰。


    可沈巍又不想放他走,因为他怕,放他走之后,他就再也见不到他。三个月前的相遇已是上天给他最大的恩赐,他其实不应该在奢求什么的,只要能看看他,看看他过的好不好,就足够了。


    井然…


    沈巍的手一一描摹着井然的每一个五官,终于,他忍不住了,他将双手撑在井然身体两侧,在井然额上落下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对不起…”沈巍低喃。


    对不起,当初…把你一个人丢下,井然,当时的你,一定很恨我吧?我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你发自内心的笑呢,只对我…一个人。


    “井然,其实我,挺差劲的…”


    所以你不要再想着我了,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好好睡一觉吧。”


    晚安,我的井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