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福杉

19580浏览    251参与
灼华非花

#福杉

#我不是爆肝。只是更新攒一块了

#下次更新10月1注意 望大家见谅

#真的忙 很抱歉

01.

“我会亲手杀死他。”

02

frisk从未想过要杀死什么人。

即使他是王国的见习骑士,可他也从未想过要去亲手处决,或者杀死某个人,在大多数时间里他同王都的每一位成员友好相处,而成为见习骑士不过是因为Toriel希望他可以有一份自保的能力。

骑士没有需要保护的公主,只想要平稳的度过一生。

可女巫却让诅咒的果子在他和asriel身上寄生发芽,一切的源头却不过是因为他们偷吃了一块来自女巫的巧克力。

在frisk看来他们可不算是偷,是女巫自己粗心大意遗落下了那块巧克力——在硕大的...

#福杉

#我不是爆肝。只是更新攒一块了

#下次更新10月1注意 望大家见谅

#真的忙 很抱歉

01.

“我会亲手杀死他。”

02

frisk从未想过要杀死什么人。

即使他是王国的见习骑士,可他也从未想过要去亲手处决,或者杀死某个人,在大多数时间里他同王都的每一位成员友好相处,而成为见习骑士不过是因为Toriel希望他可以有一份自保的能力。

骑士没有需要保护的公主,只想要平稳的度过一生。

可女巫却让诅咒的果子在他和asriel身上寄生发芽,一切的源头却不过是因为他们偷吃了一块来自女巫的巧克力。

在frisk看来他们可不算是偷,是女巫自己粗心大意遗落下了那块巧克力——在硕大的诺斯森林里,而两个才十岁大的小孩却在这森林里迷路了近两天,吃光了仅剩的干粮以至于那块巧克力让他们避免了饿死的结局。

但用饿死作为代价的则是遭到女巫的诅咒。

即使在这之前,asriel一遍又一遍的说,我们会赔给你的,女巫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哭了?

可女巫仍然质疑对着他们下了咒,可是咒语是什么呢?frisk记不清了,他只记得他回来后发了两天的烧,甚至几乎记不清小女巫的模样。

而那些诅咒也变成了破碎的单词,几乎没办法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句子,在某个夜晚他被埋藏在深处的记忆唐突惊醒,却又想不起详细的内容,只单单的记得一句。

“我会亲手杀死那条巨龙。”

03.

frisk醒来的时候正看见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

他迷茫的眨了眨眼睛有点分辨不清现在的状况,他记得他为了找asriel跑进了森林,他记得自己遇见了一堆魔物,他记得自己被他们打的失去了意识。

所以按照他的记忆来讲,他现在应该已经被魔物们丢进了大锅里讨论是清蒸还是红烧,而不是在一个,呃,地上还铺着毛皮毯子的地上睡到自然醒。

这有点不对劲,或者说他觉得自己现在被那帮魔物吃了可能更靠谱一点,他硬撑着身体爬起来,看着身上密密麻麻的绷带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虽说他的剑术的确不是特别好,但是也不至于差到被几只低级魔物打到半死吧。

而事实永远证明undyne——他的老师说的是对的,他就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距离真正征服诺斯森林还差得远呢。

想到这里他爬了起来,穿着他那件本身穿来的骑士服,现在却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开始在这里乱逛,它看起来像是个山洞,可却又错综复杂的像是个地宫,他兜兜转转了半天最后才终于看见了些不一样的光景。

他该如何形容呢?

他不知道,他看见那些散发着光泽的宝石,它们躺在珍珠的怀抱里好像它们本就属于彼此,而水晶则遮盖了洞穴的大半个光景,各种奇异的色彩涂在它们的身上好像他小时候见过王宫画匠手里画笔绘制出来的颜色,而在那些堆积物的下面,有一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

姑且称呼他是人吧,frisk无法确定他的物种,他能听见对方哼着跑调的歌曲,用手指摆弄着一块又金币发出的清脆响声,一条漂亮的,由骨骼构成的散发着月白光泽的尾巴慢悠悠的来回甩着,好像在为这些金钱而快乐。

“先生,您好?”

于是frisk先一步打破了这片平静,他微微鞠躬努力摆出一副服从者的模样,却又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渴望看清对方的模样。

听见这句话的人并没有回头的意思,他仍然慢悠悠的数着他的金币,又或者是那些价格不菲的钻石,他说。

“醒了的话可以直接走哦。”

“知恩图报是骑士团的教义。”

“hehe,那你要怎么报答?”听到这话小骷髅总算转过身——是的,他是具小骷髅,和骑士团里的papyruse同样是具小骷髅,只不过他有些过于矮小了,看起来好像还没有150的高度却又配上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就让这一切看起来有些滑稽却又不失可爱了。

frisk不惧怕骷髅,或者说从他六岁的时候他就papyruse一起训练为了成为这个王国最棒的骑士,可是如今这具小骷髅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那种异样的感觉几乎在下一秒席卷了他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一份他无法明白的情感。

以至于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只能看见无尽的财宝和与它们完全不相符的小骷髅,任由阳光打在那些光泽各异的水晶上在洞穴的墙壁上留下让人流连忘返的色彩,而小骷髅仍站在他的面前,微微抬头像是在等待他的回应。

“我以骑士团的名义起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可他鬼使神差的一步步向前,在小骷髅的面前单膝下跪。

“无论发生何事,您的快乐便是我的快乐,您的悲痛便是我的悲痛。”

他牵起小骷髅的手,在上面烙下神圣的一吻。

“见习骑士frisk,愿用生命为您效劳。”

04.

在被诅咒后的大多数日子里,他都陷入无法安眠的状态。

在很多个夜晚他都在噩梦中惊醒,那些梦境混沌而不真实,他曾无数次在梦中窥探到了巨龙的模样,那是当他醒来的时候一切又变得模糊不清,以至于他无法理解从梦中惊醒的恐惧。

终究是被巨龙杀死的恐惧,还是因为杀死巨龙而恐惧?

他不知道,也不清楚,他努力回忆起梦境中的每一个景象,渴望能够知晓巨龙真正的模样,究竟是如同童话绘本中那些模样恐怖的家伙,还是那些仅存在于王子与公主故事里的,可笑的阻止恋情的可怜的家伙?

可事实上好像都不是,他只记得巨龙并不大,又或者说看起来有些娇小,巨龙背对着他叫他看不清对方的模样,他手中拿着的长剑却在微微颤抖,他明明应该冲上前去杀死对方,却在每一次将剑插入对方躯干时痛苦的醒来。

我真的要杀死巨龙吗?

frisk他忘却了完整的诅咒,却清晰的记得他要杀死谁,在无数个无法入睡的夜晚他也偷偷溜进过Toriel的房间,渴求在养母的怀中得到一丝安慰。而大多数时间里他只是望着用深蓝色星空墙纸铺好的天花板,反复咀嚼着alphys对他说过的话。

“你要为了自己活命,而,而去杀死一条毫不相干的龙吗?”

这句话让他从十岁想到十五岁,可他仍无法给出具体的答案,他不是神,不是圣人,他也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是单纯的活下去,去牵某个他爱着的人的手,兴许是他在山洞里遇见的小骷髅,又或者是未来某个不知名的姑娘。

可他打心眼里清楚自己喜欢那具小骷髅,最开始他还不懂这份心情,可当他每次见到对方时不经意上扬的嘴角,渴望能都说上两句话的心绪,想要窥见到对方在为了自己而微笑,想要看见幸福在对方身上舞动的模样,即使frisk完全不知道对方是否爱自己。

但是这没关系,他喜欢,他就愿意去付出,没人能掏空一个充满爱的人的心,它会为了一份未得到答复的喜欢而疯狂跳动,在每一次收获到对方微笑时如同从甜腻的蜂蜜罐子里钥出一大勺,满满的浇灌在名为爱情的幼苗上。

有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诅咒可能不过是一个虚妄而不存在的梦,他从十岁活到十五岁,却仍未能窥见诅咒的一丝一毫。

他已经安然度过了五年,而诅咒则像是一头酣睡的白熊,它睡过了应该苏醒的春季,在第六个春天将要来临的日子里仍然昏睡不醒,好像一切的诅咒只是一场虚妄而不应存在的梦。

可他却又打心眼里期盼巨龙能够和sans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他们最好是仇敌,让他可以完成如同童话绘本里骑士战胜巨龙的情节,以博得爱人的倾慕。

可那谁知道诅咒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毕竟他忘掉了大半,就连完整的话语都记不起来。

05.

asriel又失踪了。

他这回甚至连一张纸条都没有留下,或许在前一个夜晚他躲开了所有的士兵,还有他的骑士——frisk,他一溜烟的小跑又从王都里找不见了踪迹。

为此asrigo用眼泪埋葬了一包又一包的纸巾,Toriel对此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开始询问小王子的下落,但是frisk打心眼里清楚小王子跑去了哪里,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大抵又跑进了诺斯森林,钻进了最西边的小木屋,去找他的小女孩了。

是的,asriel也有喜欢的人,是个小姑娘,可是具体叫什么,他又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把这一切变成了一个谜,让frisk猜不透。

但是frisk也不在乎那些,他还着急去见他的小骷髅哩,他不得不承认一见钟情这种老套的故事情节居然发生在了他的身上,那可是只有童话绘本里才会出现的可笑桥段。

打从一开始,frisk还不知道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他还太小了,才十五岁,用undyne的话讲就是屁都不懂的小屁孩,哪里知道什么是爱呢?他不过是因为多看了一眼自己得不到的人,却心生了情绪,一股脑的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塞进对方的手里,可他明知道自己所给的对于小骷髅而言不过是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玩意,它们平平无奇,却又包含了少年的全部情感。

他们有很多个夜安躺在洞穴前的草地上,在上面铺上一层厚重的毛皮毯子,然后把自己整个身子都丢上去,望着闪闪发亮的星辰说一些独属于月亮,星空的话语,而当小骷髅抬头望向星空的时候,frisk从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读出了喜爱的情绪,于是又把这件事记在了少年写满心事的爱意里。

为此他特意送了小骷髅一架望远镜,那是他软磨硬泡了alphys整整两周才叫这位研究员加班加点的赶制出来,为此他没少说好话,又从各种地方搜刮来喵喵亲亲的各种海报,一股脑的塞给alphys才换来了那架望远镜。

他记得小骷髅收到望远镜时欣喜的模样,不过是他不经意间上扬的嘴角,却叫少年人几乎失掉了心跳。

他习惯了往山洞里的宠物石头撒上一层新鲜的糖霜,也爱上了早晨醒来时大片阳光照进洞穴时来自光的味道,小骷髅做的那些蛋派明明有的甜的腻人,可他仍像是品尝美食一样全部吃下了肚。

他好像终于在懵懵懂懂中参透了爱情,那是一本还未来得及开封的书,可他知道里面的每一个字眼里都透露着对小骷髅的爱意,它们从书本中满溢出来,把独属于爱意都香甜气息散发在空气中,让他醉倒在这甜腻的味道之中。

谁叫他喜欢sans呢。

06.

他一路狂奔。

距离他的生日还有不到一天,王都对于宴会的举行早已准备就绪,可是他却没办法冷静,他刚知道了全部的诅咒,只能把自己最常用的长剑背在身后,一路狂奔去找他的小骷髅。

他必须知道巨龙在哪。

他是三个小时前才得知诅咒的全部的,那是asriel告诉他的,那家伙回来的时候闷闷不乐好像遭受了什么巨大的伤痛,如同被人丢到了还在下雨的外面淋了个透,而那些雨水并非是浇在他的身上而是如捅刀子一样在他的心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

而frisk的手里仍捧着一本书,上面用涂鸦一般的字迹写着“巨龙与公主”,封面上的小姑娘生得一副羊的模样却穿着繁杂的公主服饰,而巨龙则屈膝于她的脚边,甘愿被她束缚。

他明知道asriel接下来说的话事关他的生死,可他的思绪却仍在书中这独属于巨龙和公主的恋情之中,他在阅读的时候不自然的带入了自己和那具小骷髅——这简直是莫名其妙,毕竟小骷髅可不是什么巨龙。

所以他满不在乎的等着asriel接下来的话,那能是什么?杀不了就要了他的命?他不觉得小女巫有那样大的神通,不然为什么一开始就诅咒他和asriel死亡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偏头去看asriel,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慌张。

“如果不能杀死巨龙,你将会在第十六个生日来临之时陷入沉睡,只有真爱之吻可以拯救你。”

asriel说句话后便沉默下来,他低着头似乎在思考如何去表达自己接下来的情绪,他有很多想说的话,可是他最后只是说。

“如果你要去杀死巨龙的花,我会陪着你。”

可frisk拒绝了他。

杀死巨龙是他一个人的事,也是他必须完成的事。

于是他彻夜狂奔,只为了能够快一点知道巨龙的消息,谁又不想活命呢?而真爱之吻,那种虚妄而又不真切的事物会是真实存在的吗?说到底,女巫就是想要折磨他罢了。

所以为了自己活命,杀死一条巨龙不算什么吧?

那都是女巫的错,他想,若不是女巫诅咒了他,有怎么会这样呢?所以他冲到sans的面前,气喘呼呼的说出。

“我需要知道巨龙在哪。”

他身后的宝剑还在发出刺目的寒光,而小骷髅因为这句话数硬币的手指微微僵硬了一下却又恢复了常态,而frisk继续说。

“我中了诅咒,如果不杀死巨龙的话,我就会陷入沉睡,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

“我就是巨龙。”

他硬生生打断了frisk的话,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斗篷被夜晚的凉风卷起露出了全貌,恶龙的犄角无不刺痛了frisk的眼眸,却又叫他几乎喘不上来气。

“什么?”他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和不相信,他傻笑着希望这是个玩笑,是sans平日里给他开的各种玩笑中的一个,只不过这个一点都不好笑。

“你要杀死我吗?kid。”他听见他问。

“你要为了自己活下去而杀死一只毫不相干的龙吗?”

这两句话混合在一起无不刺痛着frisk的大脑,这一认知从他的脊椎深入他的躯干,让他的身体被寒意布满几乎喘不上来气,他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为什么偏偏会这样呢,他想,为什么sans就会是巨龙呢?

他又怎么能杀死对方呢?

07.

“你可以给我一个吻吗?”

最后他问。

“就全当做是对将死之人的安慰吧。”

08.

frisk在他的生日宴上迟到了整整五个小时。

为此Toriel狠狠地揉搓了他的头发,在他几十遍对不起之后终于放下了罪恶的手。

至少她的孩子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还带来了他的真爱。

就像她小时候告诫给frisk的话一样,无论你选择什么样的生活,爱上什么样的人,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

所以她接受了frisk的爱情。

09.

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骑士和他的巨龙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有时候爱情或许比生病更重要不是吗?

至少frisk是这样认为的。

嘘,别吵到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日子。

而小王子?他有独属于他的公主,而诅咒早已化作这爱的铺路石。

王兰花秀丽

吐花症*sf/fs无差
*思恋成疾,无药可医。。
“这份心意,无法传达”

最后这两个小傻瓜终于是和对方表白了,吐花症痊愈(end)

吐花症*sf/fs无差
*思恋成疾,无药可医。。
“这份心意,无法传达”










最后这两个小傻瓜终于是和对方表白了,吐花症痊愈(end)

咸鱼哦

激情改图(希望没有撞车) 其实我是磕福衫的鸭!

激情改图(希望没有撞车) 其实我是磕福衫的鸭!

太阳桑
总裁与他的小女仆(?) 福福本...

总裁与他的小女仆(?)

福福本想看看sansy能睡多久。结果越看越心动(?)

真的很可爱啊。。

总裁与他的小女仆(?)

福福本想看看sansy能睡多久。结果越看越心动(?)

真的很可爱啊。。

五味僖子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ᕕ(...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ᕕ(ᐛ)ᕗ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ᕕ(ᐛ)ᕗ

世上最美好的

【FS】BLACK SEA

地表福衫,frisk性别♂,身高两个老衫

福衫这么好吃可不能让老福特把我刚入坑写的第一篇同人给弄没乐


微博图链:go down with me

shimo:fall with me

地表福衫,frisk性别♂,身高两个老衫

福衫这么好吃可不能让老福特把我刚入坑写的第一篇同人给弄没乐


微博图链:go down with me

shimo:fall with me

二百蝉蜕

【undertale同人】Knock,knock④

#Sans无比纠结的内心独白

#Frisk对现状的猜测

#初遇基友怪物小孩

  # 1          # 2          # 3

该死的,这无聊的梦。

Sans从噩梦中惊醒,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个梦已经让他在无数个夜晚惊醒。Sans从揉成一团的被子里抽出柔软的枕头,把头埋进去,这样会让他感到好受些。

“真是的,太影响睡眠质量...

#Sans无比纠结的内心独白

#Frisk对现状的猜测

#初遇基友怪物小孩

  # 1          # 2          # 3


该死的,这无聊的梦。

Sans从噩梦中惊醒,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个梦已经让他在无数个夜晚惊醒。Sans从揉成一团的被子里抽出柔软的枕头,把头埋进去,这样会让他感到好受些。

“真是的,太影响睡眠质量了,这样我一天48小时的睡眠时间怎么保证?”Sans对着枕头说着自创的冷笑话,但是这并不能给他什么安慰,房间里依旧安静。

Sans很久不曾感受到恐惧和悲伤了,因为雪町镇和平而温暖,大家安居乐业,实在没有值得他害怕的事情——但怎么会突然做这么可怕的梦?梦里一个人类手提小刀,所过之处空空荡荡,甚至包括Papyrus,他们全都化为灰尘。

起初这梦是模糊的,他只是感受到其中强烈的情绪并被其感染。这本身就很奇怪,也许是因为他懒散性格的缘故他很难感受到他人的情绪,所以自己一般不会因为别人的喜怒哀乐而情绪起伏。但梦里的情绪那么真实和彻骨,让Sans觉得这似乎就是自己记忆里的一部分,被尘封或是被强行抹去的一部分。

但最近梦镜越来越清晰,他几乎能看见这个屠杀者的面孔——与Frisk一模一样!

不。Sans否定自己。那么温柔的孩子,怎么会是屠杀了整个地下世界的凶手呢?Sans还记得他被自己的骨刺刺穿大腿虚弱的微笑和用尽全力的握手,他能感受到那个孩子的善良,毕竟又有几个人会愿意与伤害自己的人握手呢——还按响了自己手中的屁垫,想到这里,Sans忍不住微笑了起来,愿意这么用力配合我恶作剧的人倒也不多。

大概是我的臆想吧,Sans这么安慰自己,我不应该仅凭一个梦来判断一个人的用心和好坏,更不应该像上次那样冲动的出手,理应控自好自己。

即使这个人是Sans这些天来碾转反侧夜不成眠的罪魁祸首、尽管Frisk的出现让Sans觉得这世界已不像从前那么和平。

尽管Sans不能对人类完全放下戒心,但Sans不愿再睡去,不然梦境又要重复,让他不得不面对那个手提小刀、一脸冷漠的Frisk。

Sans冷静而残忍地将恐惧从身上剥离,以使白天可以重新变回大家认知中的那个满嘴冷笑话的强大的审判者。

但世事总不能如人愿,第二天,Sans就再次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不断萦绕在他噩梦中的脸,他的理智又一次在恐惧和痛苦中崩盘。

——————

“Sans!”Papyrus奇怪地大叫,“现在还没到睡前故事时间,你怎么回来了?”

“他回来看你是不是还活着。”Frisk在旁边凉凉地说。

“我当然活着!”Papyrus奇怪地看了看他们,竟然奇迹般地看出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你们吵架了?”

“没有。”Sans说。

“对啊,没有吵架,不过就是他差点把我轰成……”

“咳咳……咳咳咳……”Sans一边咳嗦,一边用眼神示意Frisk,那架势好像Frisk不停止说话他也不会停下来一样。

“好吧,算你赢了,但可不会再有第三次。”Frisk耸肩,放弃了在Papyrus面前打小报告的机会。

“你感冒了吗?”Papyrus担忧地看着Sans。

“没有,就是让口水呛到了。”Sans抹抹嘴,忽略了他根本没有口水这个事实。

“哦,注意保暖,哦对了,”Papyrus把打算离开的Frisk抓回来,“我把你送我的围巾给Frisk了,人类又小又脆弱,不穿的厚一点会被冻死的。”

“我才不会被冻死,”Frisk说,那样的死法也太憋屈了,“我……啊,阿嚏!”

雪町镇的气温对一个人类来说确实是低了点。Sans叹了口气,看看Papyrus的围巾,把自己的手套摘了下来给Frisk戴上。

Frisk也没有拒绝也没有出言讽刺,他异常安静地看着Sans给自己戴上他连指的棉白色手套。

“……孩子,”戴完,Sans抬起头来,凝视着Frisk的眼睛,“我发誓,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怀疑你。”

怀疑你其实是一个肮脏的屠杀者。

——————

从雪町镇打了个转之后,Frisk又回到了落水城,不过这一次岗哨里空无一人。

这是当然,Frisk苦笑。他放下背包,脱力一般的靠在岗哨的台子上,极力伪装出来的自然和不屑随着全身的力气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在被质疑杀了Papyrus的时候,他的的确确是出离愤怒的,怒火燃烧的真情实意,但在愤怒过后短暂时间里,迟来的真相却像晴天霹雳一样劈中了他——为什么Sans总是毫无征兆的发动攻击,为什么Sans似乎对他毫无信任可言?

我那么努力地去示好,不管死过多少次都要握住他的手,正常人即使没有一点感动,难道还会像敌人一样防备吗?

他此前刻意忽略的问题浮上水面,让他突然明白一个事实——Sans有重置之前的记忆。

不,不,冷静下来,仔细想想。Frisk遍体发寒,Sans亲手给他带上的手套也不能让他感受到一丝温暖,他察觉到了实质性的威胁,但他无能为力,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记忆应该是模糊的,或者Sans他不能确定记忆的真实性,不然他一开始就会毫不留情的把我杀死,而不是带着一副意外和悔过的表情攻击之后又费劲的把我背回他的家给我养伤。

所以没有问题,Frisk安慰自己,Sans不是跟我保证过了吗,说这是“最后一次怀疑”,只要Sans不能肯定他的记忆是真实的,我就能保持现状,得到我想要的结局。

这世界可真是讽刺,让他拼尽全力重置世界的原因,在这一次,竟然成为了他最大的威胁。

Frisk收拾心情,原地休息了一会,准备重新上路。

——————

雨滴不断落在石像上,石像的表面已经被侵蚀的斑驳不堪。

看到坑坑洼洼的表面,Frisk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竟然有些不忍心,便把自己手上的伞搭在石像的肩膀上,让它免受雨水侵蚀。顺着石像表面流入的水流消失了,石像内部的八音盒摆脱了水滴粘腻的束缚,开始叮叮当当地奏响,音色清越绵长。

Frisk跟着轻轻哼唱起来。

“心情不错?”一张大脸贴到Frisk眼前,吓了他一跳。

Frisk连忙后退两步,与面前的怪物拉开距离。

“嘿,不好意思,我好像吓到你了。”没有手臂的小怪物羞涩地笑笑。

哦,是他。Frisk想起来了,是上一次他没来得及杀死的怪物小孩。

“没有关系。”Frisk摇摇头,表示他不介意。

怪物小孩顺着音乐的方向,看到了石像上插着的雨伞,“你真是个好人。”

哎?Frisk突然被发卡,有点猝不及防。

“我一直从这里经过,看到石像都没有管过它,还有这里这么多怪物,他们都不曾顾及一个石像的感受,给它撑过伞的只有你,”怪物小孩看着Frisk,“你这么温柔,肯定是好人。”

Frisk不置可否。我可是差点杀掉你哦。

怪物小孩透亮的眼睛反射着细碎的星光,看向Frisk的眼神里透着崇拜。

“咳,”被这样的眼睛盯着难免会不好意思,Frisk转移话题,“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当然,我经常来偷偷地看Undyne,我是她的头号粉丝!”怪物小孩雀跃道,“你也是偷溜出来看她的吗?”

“呃……是的。”Frisk一时没想起来Undyne是谁,不过他倒也不在乎这个,“前面有个很高的台子,你一般是怎么过去的?”

“我一般会绕路,不过你不用,”怪物小孩朝他笑笑,“你这不是碰到我了嘛。”

TBC

迫真幸运

p1 标准结局  p2 神奇结局【?】


p3 表情包自取  p4 表情包原图

我画得好开心(?)这种沙雕摸鱼超减压的


p1 标准结局  p2 神奇结局【?】


p3 表情包自取  p4 表情包原图

我画得好开心(?)这种沙雕摸鱼超减压的



脊脊

看完P1就退出吧😇



P2灵感来自P站作者たろー


太太的这个想法太有意思了于是画了P1和后续

看完P1就退出吧😇




P2灵感来自P站作者たろー


太太的这个想法太有意思了于是画了P1和后续

寰阖犬
ask开启通知 and fs新...

ask开启通知 and fs新文开始通知。

经过一秒钟的慎重考虑,和为了满足自己想玩ask的愿望。

我决定开个新的福杉坑!

题材决定是这个像素恐怖rpg游戏大杂烩,时间点在pe后的福杉的某次约会中,另外因为是同人文的原因,我觉得这个不用担心审核没过被删问题。

so,想要玩ask的小伙伴可以在本通知,又或者是正文的下边ask自己想要ask的人物(反正不管在哪里我都看的到!)

差不多就是这样,正文明天上午就会发。(我还用给这玩意一个置顶吗?)


放上第一章的链接 http://huanhedeng.lofter.com/post/1fc952cf_1c65cc4c6

ask开启通知 and fs新文开始通知。

经过一秒钟的慎重考虑,和为了满足自己想玩ask的愿望。

我决定开个新的福杉坑!

题材决定是这个像素恐怖rpg游戏大杂烩,时间点在pe后的福杉的某次约会中,另外因为是同人文的原因,我觉得这个不用担心审核没过被删问题。

so,想要玩ask的小伙伴可以在本通知,又或者是正文的下边ask自己想要ask的人物(反正不管在哪里我都看的到!)

差不多就是这样,正文明天上午就会发。(我还用给这玩意一个置顶吗?)


放上第一章的链接 http://huanhedeng.lofter.com/post/1fc952cf_1c65cc4c6

脊脊

日常皮,如果能第一视角去长廊大概真的会这么干…………

日常皮,如果能第一视角去长廊大概真的会这么干…………

二百蝉蜕

【undertale同人】Knock,knock③

*这个福打完了屠杀线

*本集基本上是Frisk与Papyrus的低幼互动

*链接不知道好用不

             1

             2

多亏了Papyrus的拼字谜题,Frisk的伤好的飞快——他天真地以为腿好了之后就可以不用再做了。

事实证明他是错的,Papyrus对谜题的狂热几乎与对意面的狂热不相上下。...

*这个福打完了屠杀线

*本集基本上是Frisk与Papyrus的低幼互动

*链接不知道好用不

             1

             2

多亏了Papyrus的拼字谜题,Frisk的伤好的飞快——他天真地以为腿好了之后就可以不用再做了。

事实证明他是错的,Papyrus对谜题的狂热几乎与对意面的狂热不相上下。

“所有进入雪町镇附近的人类都要做我的谜题,你不能因为受伤了就失去这个机会!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公平?”Papyrus得意地双手环抱摆出一个他认为极其威风的pose,让他的围巾在猎猎的寒风中飘扬。

“……并不。”Frisk说,并打了个喷嚏以示抗议。

“人类可真脆弱。”怪物们不太容易感到寒冷,所以人类对保暖的需求很轻易就被忽略了,Papyrus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Frisk围上。

“这样会不会好些?”Papyrus问。

Frisk有点惊讶,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红色的围巾温暖而柔软,但对于一个没有完全长开的少年来说着实有些长了,围巾的一头几乎垂到脚踝。

他的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声音闷闷的,“好多了,谢谢你。”

“噢,不用谢,这是Sans送我的,”Papyrus摩拳擦掌,“那让我们开始解谜题吧!”

Frisk:“……”

这条围巾他上一次也戴过,是的,在杀死Papyrus之后,这个人类很随意地捡起了地上的围巾,随手抖掉了怪物死亡后化成的灰尘围在有些冷的脖子上,没有道德感,没有负罪感,甚至没有一点点怜悯和惋惜。

他用脸颊蹭了蹭围巾,感受着同样的柔软和完全不同的心情,头一次生出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一次围巾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粒灰尘。

——————

伤也差不多好全了,Frisk该走了,但走之前得准备准备,去商店那里买点路上吃的点心。

“去商店?”Papyrus猛地回头,“买东西吗?”

“嗯,伤好的差不多,准备准备该继续上路了。”Frisk打包着自己的行李,其实也不多,就剩一个奶油肉桂派,一根好棒冰,还有上次Sans来时丢给他的汉堡,和一把玩具刀——他拿起来在手里掂量了掂量,不出意外,以后的路途应该用不上它了,但他还是带在身上,也算图个心安。

“你……要走了呀。”Papyrus难过到垂头丧气,因为他不能就这么让人类从这里通过,“嘿……你别走了行吗,也别去买东西吃了,我给你做意面吃。”

说到意面,Papyrus的眼眼睛开始发光,“让伟大的Papyrus给你露两手,等你见识过我惊人的厨艺,你肯定不会再想走了,如果你求我,我也不是不可以每天都做意面给你……”

Frisk还没有适应Papyrus跳楼机一样的情绪起伏,他刚刚是不是看到Papyrus有点伤感来着?

“不了,虽然我也很喜欢意面。”Frisk摇头。

“但是你不能走。”Papyrus突然认真起来,“我要打败一个人类,然后我就有了进入皇家护卫队的机会,名望,荣誉,受欢迎,捏嘿嘿嘿……”

“哦。”Frisk忙着清点他的金子。

“所以人类!你要是从这里过去,必须打败我!”

“哦。”

“我必须要抓住你!”

Frisk抬头,“你是认真的?”

“当然。”Papy点头。

“你抓不住我的,如果你向我发起战斗,我会杀了你。”Frisk对他说。你们这些怪物又心软又脆弱,大多数甚至挡不下我一次攻击。Frisk习惯性地摸摸他的玩具刀。

“嘿,你这是瞧不起伟大的Papyrus!”

说完,Papyrus不顾Frisk的拒绝,向他发动了攻击,白色的骨头凭空冒出,攻向Frisk的左肩。

战斗一开始就不能停下来,除非一人丧失战斗意志或死亡,这是地下世界的规则。

Frisk被papy打扰得有些烦躁,他挡下骨头攻击,从口袋里抽出小刀,几个闪身逼近papy,刀刃攻向他的怪物身躯,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他撕裂。

Papyrus呆呆地站着,不懂Frisk在干嘛。

Frisk看着Papyrus一脸没反应过来的呆滞神情,终于还是轻啧一声,松开了手,让小刀顺势插到Papyrus后面的墙上。

等Frisk走过去把小刀从墙上拔下来,Papyrus才反应过来,“呃……你刚才在干嘛?”Papyrus丝毫没有差点丧命的自觉,瞪着他大而无知的眼眶子问。

“哦,那个,你后面有只苍蝇。”Frisk自从知道Papyrus有多么好骗之后,理由编地越来越不走心。

“餐迎?什么是餐迎?能吃吗?”

“应该是不能吃吧……”但是虫子好像高蛋白来着?Frisk认真想了想,“你别拦我了吧,反正我不会还手的,如果你一直攻击下去的话我迟早会受伤。”

“但是……”Papyrus实在不想伤害别人,他掰扯着他的指骨,活活纠结成了一根麻花。

Frisk冷眼旁观着,总觉得要是骷髅有眼睛,现在papy一定都快哭出来了。

Papyrus到底还是下不去手了,他垂头丧气地碎碎念,“我太没用了,连你这么弱小的人都阻止不了。Undyne一定会对我失望的,我永远都加入不了皇家守卫,永远……”

Papyrus的沮丧像有实体一样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冲了Frisk一个措手不及,让他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好像对不起papy一样。

于是Frisk上前轻轻抱了抱Papyrus,绞尽脑汁地挤出几句安慰的话来,天知道他一点都不擅长这个:“没事的,没事的,呃……那个什么Undyne肯定不会因为你没抓住人类就不让你加入什么守卫,万一要真是这样,要加入肯定还有别的方法吧,比如……那个……”想不出来。意料之中,自己卡壳了。

但这蹩脚的安慰好像起到了点作用,Papyrus振作了些,“我不能让Undyne失望!如果,”Papyrus眼睛亮起来了,“如果你是我的朋友,Undyne肯定不会因为我不对朋友出手感到失望!”

“嘿,Frisk!”Papyrus兴致勃勃地对他说,“让我们做朋友吧!”

Frisk愕然,他既搞不懂为什么Papyrus莫名其妙就能高兴起来,也不懂这跟做朋友有什么关系,但就这么奇怪和无厘头的,Frisk交到了地下世界的第一个朋友。

——————

雪町镇一直向东,就是落水城。

不像雪町镇居民多那么热闹,落水城多数时候只能听到水流冲刷石头的声音和瀑布落下时清脆的碎裂声,还有那些蓝色的、幽幽冒着光的巨大花朵发出的呢喃细语。

Frisk上一次走过这里还是被小花教唆着屠杀怪物的时候,现在故地重游,颇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那时候专注于杀来杀去,自然而然没注意到这种美丽而奇怪的花朵。

Sans所在的岗哨旁边就有一朵回音花,长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不断重复着往来过客的长吁短叹,闲言碎语。考虑到在Sans面前乖巧的形象要继续维护,Frisk看到他,远远地就向他打招呼,“你好。”

嘬着番茄酱,Sans也朝他招手,“嘿,孩子,又见面了,你——”看见Frisk脖子上长到过分的红围巾,Sans的脸迅速沉了下去 “你杀了Papyrus?”

龙骨炮出现在Sans身后,Sans眼眶中的两点亮光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两个黑漆漆的洞。

“不是,这是……”

“果然我的预感是对的。”模糊的梦境一遍又一遍地在Sans脑海中翻涌,真实的痛苦让他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好像经历过一样。Sans控制着龙骨炮轰向Frisk,被Frisk几个闪避灵巧地躲开,这误会来的莫名其妙,Frisk猜到跟围巾有关,连忙向他解释,“停一下,你误会了,”又一记龙骨炮轰在他脚下,Frisk心中叫苦,勉强躲开,“这是Papyrus送我的。”

虽然我是差点把他杀了来着。Frisk心想,但这一次他已经很努力地控制自己做个正常人了。

“送你的?你怎么证明?”Sans的攻击依旧不停,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指挥着龙骨炮攻击,有条不紊。

“我怎么证明?”看到Sans一副不听解释的样子,Frisk有些气愤,好孩子的形象也顾不上维护,“那你怎么证明我杀了Papyrus?你脑子有问题吗,我戴着他的围巾就一定是杀了他?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杀人狂吗?”

我好不容易重新开始,你非要再把我推回原来的轨道吗?三番五次不问缘由的攻击,是要我真杀几个怪物你才满意吗?

Frisk一边躲避一边说话,心分二用,有些顾不过来,被Sans的攻击伤到了小臂。

“我没有脑子。”Sans看到Frisk受伤了,稍微清醒了些,看Frisk的表现已经差不多相信他说的了,Sans打了个响指,龙骨炮消散在空中,“我现在要回一趟雪町镇,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你走吧,我得继续赶路。”Frisk看都不看Sans一眼,熟练的拿出绷带给自己止血。

Sans走近拍了拍Frisk的肩膀,阴森森地把脸凑过来,“一起吧,不会耽误时间,我有捷径。”

————————

鸽了好久,差点给忘了……

小可爱们一定要留言呀,随便说点什么都行,给懒汉写手一点动力_(:з」∠)_

不然忙起来真的会忘……

主壹阿偉

最近的屑

p1,2是ut相關,p3自設,p4,5是瞎摸

有點福杉要素【沒杉

最近的屑

p1,2是ut相關,p3自設,p4,5是瞎摸

有點福杉要素【沒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