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5.6万浏览    27870参与
lancet℡

昨者风雨过,浩然天地秋。 ​​​

昨者风雨过,浩然天地秋。 ​​​

意味不明

月儿明亮但曙光终要亮。
连续两天都对自己说要凌晨起来看圆月。今天却不是闹钟叫醒了我。到宿舍楼走廊的西头,一抬眼就看到了明月高悬,照得一片天空都亮如白昼。
在夜晚,这个天体只是太阳的使者,明亮,但个性缺失;到了凌晨,人们睡熟了,它便显露出本色来。
皎洁的月华撒下,坚定地,庄严地。深深浅浅的凹陷坑洼,可以被清楚看到,无需遮掩。——月亮俨然是黑暗中的君王。
但神明也需要轮班。回望东方,月神知道她的胞兄阿波罗将要接管天空。她也就架着月车,一路往西奔去。
(第一句是陈慧娴的《月亮》歌词。

月儿明亮但曙光终要亮。
连续两天都对自己说要凌晨起来看圆月。今天却不是闹钟叫醒了我。到宿舍楼走廊的西头,一抬眼就看到了明月高悬,照得一片天空都亮如白昼。
在夜晚,这个天体只是太阳的使者,明亮,但个性缺失;到了凌晨,人们睡熟了,它便显露出本色来。
皎洁的月华撒下,坚定地,庄严地。深深浅浅的凹陷坑洼,可以被清楚看到,无需遮掩。——月亮俨然是黑暗中的君王。
但神明也需要轮班。回望东方,月神知道她的胞兄阿波罗将要接管天空。她也就架着月车,一路往西奔去。
(第一句是陈慧娴的《月亮》歌词。

阿斯卡
Move to a new p...

Move to a new place.


开在家门口的山茶花。


Move to a new place.


开在家门口的山茶花。



墨千色
古风真的我贴不来啊x有谁愿意接...

古风真的我贴不来啊x
有谁愿意接手我的古风纸胶带吗【冷静】

古风真的我贴不来啊x
有谁愿意接手我的古风纸胶带吗【冷静】

北川有暖

【凹凸乙女/all你】凹凸学习故事 616~620

*ALL你乙女向设定/学园PA设定 

*多个结局

*前文在这里:凹凸学习故事

*619~620部分为金支线内容,请区分阅读


616.


秋的话让你微微怔住,一直以来你印象里的那个金发少年都是小太阳一般的存在,他性格开朗活泼,极富感染力,让你看到他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心情变好。虽然有时候会有些粗神经搞不清楚情况,但总会给人惊喜,是让人信赖的好朋友。


所以哪怕他没有进那栋楼,你依然对于他能来这里而感动。


每一份心意都是不容忽视的,而现在秋展现在你面前的,却是你远没有想到的,一份更加真挚的情谊。


所以秋是想让你...

*ALL你乙女向设定/学园PA设定 

*多个结局

*前文在这里:凹凸学习故事

*619~620部分为金支线内容,请区分阅读


616.

 

秋的话让你微微怔住,一直以来你印象里的那个金发少年都是小太阳一般的存在,他性格开朗活泼,极富感染力,让你看到他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心情变好。虽然有时候会有些粗神经搞不清楚情况,但总会给人惊喜,是让人信赖的好朋友。

 

所以哪怕他没有进那栋楼,你依然对于他能来这里而感动。

 

每一份心意都是不容忽视的,而现在秋展现在你面前的,却是你远没有想到的,一份更加真挚的情谊。

 

所以秋是想让你去开导一下金吗?

 

秋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都说闻弦音而知雅意,和你这样的人聊天真的很轻松。”省心又省力,说话点到即止就可以,是个很有分寸的女孩子。

 

她倒是明白为什么金总是对你赞不绝口了,毕竟与你初次接触的她,也对于你的通情达理感到心情十分熨帖。若说她之前和你聊天还带一些客套和疏离,现在这种感觉也消散了很多,毕竟金愿意和你交朋友,一定是因为你人很好。

 

“说到我这个弟弟……”秋顿了顿,忽然站了起来,对你微一鞠躬,“之前那次在别墅的事情我必须要向你道谢。”

 

你吓了一跳,忙站起来把她按回了座位上,这可真没必要,上次要不是金在你身边,你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是他担心你自己出门有危险才陪你出来,他完全可以不出门,也完全可以袖手旁观而不在你面前暴露秘密的——应该道谢的人是你才对呀。

 

秋摇了摇头,苦笑道:“你是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

 

她和弟弟相依为命长大,金今年多少岁,这个秘密便被保护了多少年。除了基本上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格瑞以外,其他人最多有一些怀疑的影子,无人明确知晓这件事。

 

在这样的成长环境里,秋也见过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其中不乏前一秒对救命恩人以礼相待,后一秒为了利益捅上一刀的例子,而你却可以对金的异常举动直接保持了信任……要知道她知道弟弟在外人面前展现出另一面这件事,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救人是对的,但这冒的风险也太大啦。

 

617.

 

“直到见到你本人,我才放心。”秋轻笑道,“格瑞告诉我说,军训的时候你拉上了其他同学帮着金去遮掩,当时他还怀疑你是否是教会那边派来的居心叵测的家伙……”

 

你恍然大悟,难怪格瑞当时对你非常警惕,你就算能理解他对陌生人的提防,也绝对想不到背后还有这层关系啊。

 

“但你释放出的善意无法作假。”比起金依靠着那种纯粹的直觉去交友,秋显然更会看人,年轻姑娘托着脸看你,越看越觉得喜欢,“这大概就是人以群分吧。”

 

同类相吸,她弟弟这么纯粹一孩子,遇到你这种对于他的情况可以坦然接受,见到她之后只是有一点惊讶,显然注意到金情况不对的少女,秋心中微动,有了一点别的想法。

 

你好像也挺关心金的呀,而且还给他留了充足的尊重,要知道好多人都会打着“我为你好”的旗号去惹人反感呢。

 

金和教会之间的纠葛要牵扯到姐弟俩的父母,总之教会一直在寻找他这样的少年,时间有限,秋也说得语焉不详。她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猜着弟弟快要到这里了,忽然问道:“过年之后你有没有时间出来逛一逛?”

 

诶?

 

你想了想,肯定是有的,在这边你没什么亲人不用去到处拜年,届时顶多去一下敬老院做社会实践,时间很充裕。

 

“我也是回来才知道我们这里新开了一家滑冰场,如果你有空的话,到时候就和我们姐弟俩一起去玩吧?”秋笑了笑说道,“可不要拒绝我的道谢啊。”

 

“……”

 

完全没办法拒绝。

 

“谢谢你这学期对金的照顾,以后还要拜托你帮忙遮掩一二了。”秋跟你道别,这当然是你分内之事,但你依然有所担忧:“秋姐,这种事情我们直接在店里说没关系的吗?”

 

年轻姑娘莞尔一笑:“小姑娘细心是好事,但心思太重会很累的——这店是我开的呀。”

 

哦这样,原来是她自己的地盘,难怪可以畅所欲言……等等,开店?

 

618.

 

“和朋友一起做点小投资啦,以后有空来和金一起喝饮料啊,给你免单。”秋跟副店长说了句,这让你感到很不好意思,而秋却是意味深长地说道:“没事,有你在的话我很放心。”

 

看到推开玻璃门满头大汗赶过来的弟弟,秋忍不住回头看你,却见你已经从包里拿出了纸巾:“少拿本书而已,大不了下次再问就是了,或者可以视频聊天啊,至于跑这一趟吗?擦擦汗,别感冒了。”

 

“没事,你出门一趟多麻烦啊。”金毫不在意地说道,“只是拿个书而已。”

 

“那你出门就不麻烦啦?”你反问道。

 

“我麻烦也不能让你麻烦啊!”少年不假思索地说道。

 

秋抽了抽嘴角,这幅少年少女在一起的画面真的是相当和谐,她叹了口气:“这傻小子……”

 

“很惆怅,觉得弟大不中留了?”副店长同她开玩笑,顺便帮她打包了一杯红豆奶茶,对此秋只是笑了笑:“我是真没想到,我还能吃到自家弟弟发的狗粮啊。”

 

就是感觉还是没开窍。

 

和金讨论了一下习题,少年很多题目上倒是一点就通,眼见天色渐晚,你便准备回家去了,金自然提出了要送你。不过临走之前,你去问了一句副店长最后给秋打包的是什么饮料,然后记了下来。

 

“你为什么问我姐姐拿的什么饮料啊?”金好奇地问道。

 

“因为秋姐约了我下次一起去滑冰。”你理所当然地说道,“那我下次当然要给她带一杯红豆奶茶啊。”

 

“你也太细心了。”金想到了你的好人缘,发出了由衷地感叹,“你每天记这些东西,还能够记住书上那么多的字,太厉害了吧!”

 

 “那你每天没记这些,为什么还记不住书上的字?”你似笑非笑地看向了身旁的少年,“分明就是没用心背书。”

 

金咳嗽了一声:“我明明是在说你聪明啊!”然后他用很拙劣的方式转移了话题,“你和我姐姐好像聊得很开心,很合得来的话,你也可以把她当做你的……”

 

619.

 

你以为金要说出“朋友”这个词,毕竟他酷爱发朋友卡,但你没想到的是,金说的却是“姐姐”——他说,你也可以把秋当做你的姐姐。

 

“和你认识了一个学期了,基本没听你说过你家人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觉得,家人的陪伴是其他人都没办法替代的。”金认真地说道,“所以我不希望你有一种自己一个人的感觉。”

 

你微微怔住,咬了咬唇说道:“所以,你把你姐姐借给我?”

 

“这可不是借,借了那是要还的。”金摇了摇头,觉得这个字用得不太对,他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一时间也有些急了,“我姐姐人很好的,你也看到了,有她在的话,你,嗯,你肯定也会很开心。”

 

你不由得有些想笑,是啊,秋真的是个好姐姐。

 

按理说,秋对于金非常重要,一般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是不愿意把自己的亲人分享给别人的吧?人都是应该有一些占有欲的,可是金的眼神清亮,坦坦荡荡,说明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这个提议特别好。

 

是特别好。

 

“可是……”你看着面前的少年,还是笑了出来,“和金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很开心啊。”

 

金愣了愣,他忙摆了摆手:“那不一样,我们俩,和你跟我姐姐,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呢?”你追问道。

 

“诶,这个……”金一时间感觉脑袋有点不够用,他果然应该在语文上多花点工夫,你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纠结,忽然见少年一拍手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对,是这样!”

 

是哪样啊?

 

“我想让你把我姐姐看做你的姐姐,可是,我没想去当你哥哥啊。”金觉得自己可算是说对了,按理说你要是把秋当姐姐,你就是秋的妹妹,那也就是他的妹妹了,但他在你面前,可没想过当你兄长什么的。

 

620.

 

“这样啊。”你歪了歪头,按照金的思路去想的话,“因为你把我当做朋友啊,所以没有想到这一层是正常的。”

 

“不是这样,我们是朋友没错。”金努力解释道,“但是跟我和格瑞也不一样。妹妹对哥哥的信任是因为有血缘关系在,是无条件的、与生俱来的。而我和格瑞认识得很早很早,是日积月累所存在的友情……”

 

“但是,你的话……”少年低着头想了想,忽然抬起头来,对你灿然一笑,“我一见到你就觉得很投缘啊!”

 

冬天很冷,但你却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暖意,甚至在心里的某个地方,很烫、很烫。

 

“我到家了,先回去了。”你匆忙与金告别,感觉那股热意已经从心间窜到了脸上,偏生金还追问了你一句有没有事脸好红啊——啊啊啊,这个傻瓜,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把秋当做你的姐姐……

 

那你的立场,是什么身份?

 

少年看到你落荒而逃的背影,在原地眨了眨眼,他感觉心里有点奇怪。是哪里奇怪呢?好像是在你说那句“和金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很开心啊”的时候,就感觉……莫名有点开心。

 

咦——总之他现在也很开心就是啦!

 

诶,所以他为什么从来没考虑过当你哥哥这件事?是因为他觉得和你同龄,你平时又总是帮他,所以他没有生出这种“你把我当朋友而我想当你哥哥”这种奇怪想法吗?

 

金很认真地边走边思索着这个问题,然后就又想起了你专门记下来秋喜欢的饮品这回事。

 

他停下脚步,倚着墙,回头看了看你家的方向。

 

不对,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从你在问副店长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的……他有些想知道,你手机的便签上,到底都记录了什么内容,除了姐姐的以外,还有其他人的吗?

 

有他的吗?

 

少年忽然有一点点心虚,他四下张望了一下,拍了拍砰砰乱跳的心口。

 

怎么回事,刚刚差点又变成那种状态了,明明附近没有危险啊。

 

“如果有的话,我可以是最特别的吗?”

 

——占有欲这种东西,再纯粹的人,也是有的。

 

尽管,少年还没有想明白他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是“朋友”的身份,还是其它的什么。

 

TBC




本来以为,金的支线还得再推后一点的……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因为这里的感情还是,不太明朗——没有完全开窍,只是隐约有了这种想法。

对姐姐没有的占有欲,和对你所有的想法……

金还要纠结思索一段时间:我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想做你最好的朋友?

但是思考了一下,这里你的态度是有些被触动到的,还是划分到支线里吧~


滑冰场提到啦,不过在剧情的年后,现在还没过年2333

下一章又是新的剧情~




本文收录于 【暖暖的糖罐子】非全职高手作品相关目录

初月
时间就是这样,晚上带着心事,第...

时间就是这样,晚上带着心事,第二天的闹钟就响了,天空淅淅沥沥的下几场雨,夏天也就真正的结束了。

时间就是这样,晚上带着心事,第二天的闹钟就响了,天空淅淅沥沥的下几场雨,夏天也就真正的结束了。

盛夏光年

       从甘肃、青海走了一个星期回到家,走到楼下一阵桂花香气就扑鼻而来。从盛夏离开,毫无征兆地就迎来凉秋。自然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轮换了季节,生活似乎也不甘落后。一个阿姨意外地离去,没有人来得及告别,也没有人来得及满足她所有未完成的心愿。一家人处理起她的身后事却显得意外地冷静和井然。我去看过她火化前的遗容,就像睡着了一样,没有害怕,没有过度悲伤。一切都是这么按部就班,甚至“顺利”。如果她在世,每一天也跟过去一样地生活;她走了,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是不...

       从甘肃、青海走了一个星期回到家,走到楼下一阵桂花香气就扑鼻而来。从盛夏离开,毫无征兆地就迎来凉秋。自然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轮换了季节,生活似乎也不甘落后。一个阿姨意外地离去,没有人来得及告别,也没有人来得及满足她所有未完成的心愿。一家人处理起她的身后事却显得意外地冷静和井然。我去看过她火化前的遗容,就像睡着了一样,没有害怕,没有过度悲伤。一切都是这么按部就班,甚至“顺利”。如果她在世,每一天也跟过去一样地生活;她走了,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这么平静地离开,所有人也这么冷静地接受?但是你却不能用上“冷漠”这样的词,因为自己也身处其中,不忍这样责备自己,更无权责备他人。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和心境面对死亡和离别,没有人好好地学过,也没有人认真地教过,这道开放的命题没有标准答案,也就无所谓对错。我们不能责备他人不够悲伤,也不能刻意要求自己如何悲伤,才显得那么“应该”的有情。或许也少有人在意是否“有情”,甚至是社会也不需要不要求,所以也少了“必要”。

      我是秋天出生的人,之前因为母亲的影响,她认为夏天出生的人才有福气,所以不大喜欢出生在这个季节。如今,秋风萧瑟中,看着黄叶飞舞,在这个季节发现了自然的荒凉和美好同在,凋零与成熟共存。如此丰富变幻的季节,更能孕育出厚重多层的人生,入世的萧瑟寡淡,出世的温情深重,希望多年后深秋依然不漠人心。

凝

两个小可爱牛油果、大圣。

两个小可爱牛油果、大圣。

学习不要游戏

哪个瞬间让你感觉到秋天来了

哪个瞬间让你感觉到秋天来了

学习不要游戏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搞藝術


我只想認真糊弄生活


/


以後


我會忘記無關緊要的細節


但會想起雪山上湛藍的無名湖


如相視之初的純潔之眸


記憶猶新


/


從那刻開始


地球明亮


艱難的時光也過去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搞藝術


我只想認真糊弄生活


/


以後


我會忘記無關緊要的細節


但會想起雪山上湛藍的無名湖


如相視之初的純潔之眸


記憶猶新


/


從那刻開始


地球明亮


艱難的時光也過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