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种姓制度

138浏览    4参与
大风起兮云飞扬

忘羡+种姓制度

所以我是怎么记下种姓制度的呢?

藏色散人是个婆罗门,魏长泽是个吠舍,他当时服侍身为刹帝利的江枫眠,然后魏长泽和藏色散人相爱生下魏无羡,但是因为他们是不同等级的,所以魏无羡就被归为贱民,不被社会所承认,最后魏长泽捡回了魏无羡,然后用了一些手段让他成了刹帝利,但是还是会有一些风言风语。

刹帝利由四个大家族组成(不用我多说了),然后婆罗门在温家的操作下基本上都是温家的人了。然后他们婆罗门就去迫害刹帝利,之后佛教产生,他是反对婆罗门特权的,然后就得到了刹帝利的支持,就把婆罗门推翻了,但是魏无羡护着一些婆罗门,最后扛不住社会的压力就被讨伐了。之后重生为莫玄羽,刹帝利和首陀罗生的贱民,然后遇见了刹帝利蓝湛。

就...

所以我是怎么记下种姓制度的呢?

藏色散人是个婆罗门,魏长泽是个吠舍,他当时服侍身为刹帝利的江枫眠,然后魏长泽和藏色散人相爱生下魏无羡,但是因为他们是不同等级的,所以魏无羡就被归为贱民,不被社会所承认,最后魏长泽捡回了魏无羡,然后用了一些手段让他成了刹帝利,但是还是会有一些风言风语。

刹帝利由四个大家族组成(不用我多说了),然后婆罗门在温家的操作下基本上都是温家的人了。然后他们婆罗门就去迫害刹帝利,之后佛教产生,他是反对婆罗门特权的,然后就得到了刹帝利的支持,就把婆罗门推翻了,但是魏无羡护着一些婆罗门,最后扛不住社会的压力就被讨伐了。之后重生为莫玄羽,刹帝利和首陀罗生的贱民,然后遇见了刹帝利蓝湛。

就酱啦,很简单系不系。


稻宸

禁忌之爱

#本文cp威布,一个有毒的产物
#大概是学了印度种姓制度后突发奇想
#停更什么的不存在的
#极度ooc,有0.000001%的敏感描写,大多意识流
如果OK的话?

           对于布莱克来说,如果说落后奴隶制的国家是传说中的第三世界的话,那么他所生活的印雷斯国便是传说中的第四世界。哪怕这个国家拥有这强大的科技,拥有着足以震撼世界的人口,有着广袤的国土,可是这还是宛如一个人间地狱。
         而罪魁祸首就是种...

#本文cp威布,一个有毒的产物
#大概是学了印度种姓制度后突发奇想
#停更什么的不存在的
#极度ooc,有0.000001%的敏感描写,大多意识流
如果OK的话?

           对于布莱克来说,如果说落后奴隶制的国家是传说中的第三世界的话,那么他所生活的印雷斯国便是传说中的第四世界。哪怕这个国家拥有这强大的科技,拥有着足以震撼世界的人口,有着广袤的国土,可是这还是宛如一个人间地狱。
         而罪魁祸首就是种姓制度。
         以你的姓名来决定你的阶级,你的一生都将只能在阶级里挣扎,没有任何办法逃脱这个泥潭。
          就是贵族与平民的区别。
          很幸运的,布莱克的全名是布莱克·格雷斯。在这个以出生决定人生的国家,他是第一阶层——格雷斯。是最强大最有力的家族,号召统治着一切,是第一阶层里最强大的姓氏。
          可是人生好像总是不会一番风顺。强大的种姓制度也决定了非同阶级不能通婚的残酷。有些人因为逾矩被亲生父母杀死他听的也不算少了。可是他偏偏就犯了这个错误,犯了这个颠倒他一生的错误。
          他爱上了第一位低种姓的总统,威斯克·邪灵。
          在这个文明化的时代,高阶层的贵族也不得不推举一个低种姓的人来作为总统,维护表面的和平。
        而这位史诗级的总统,就是最低种姓邪灵族的长子,一身紫袍的威斯克。
        他明白这是禁忌,他也明白威斯克只不过是格雷斯家族的一颗棋子。但他还是无法自拔了,他欺骗自己,他只是贿赂套牢这位无权无势的傀儡总统,但是他却很清楚的明白,被套牢的是他。
       “你能够帮助我宣扬低种姓民众的平等地位吗。”猩红的眸子在一夜旖旎后被擦得闪闪发亮,微微颤动的嘴唇勾起了一个自得的笑。
        他吻住他,任由柔软的舌头在交织着浓烈爱意里的口腔四处碰撞,绝望而又深沉的爱意倾泻,最终只能化为一片虚无的痛苦。
      在梦境里的他,被天堂里恶魔长相的守门人所拥抱,守门人的身体里有着炽热的温度和猩红瞳眸里所倒映的白色天花板。而现实中,自己的灵魂好像在烈焰里灼烧,虚无缥缈而又岌岌可危的爱恋在深沉的黑暗中被荆棘禁锢,禁忌的表面被撕碎,只留下深深的血痕。
       就好像没有润滑剂的横穿直入,种姓制度的平权根本不够顺利。贵族们对布莱克的怨恨也逐渐加深,威斯克一步步拿上实权,利用这他所卑微的爱恋,来打破这一个个轮回的绝望。
       “我会拯救他们。”第一次,紫袍红瞳的恶魔化身成为了拯救众人的天使,改变着这第四世界。
        “布莱克,难道你还要让他这么胡作非为下去吗!?”高种姓的长老发出了警告般的怒吼,布莱克的蓝眸颤动中,眼里的光消散在逐渐深沉的黑暗中。
           那是他的敌人,他绝对的敌人,他最大的敌人,他不能够爱上他。
           他是深沉的黑暗,是绝望的化身,是自己毁灭的象征。
         可是在黑夜里的交缠逐渐磨灭了他渐渐生出的野心,他深沉的希望和梦想破灭在冷酷的现实中。
       他得了抑郁症,退出了实权掌握中心。
        威斯克曾经来看过他,他的脸色很复杂,端着一个水果篮子,久久凝望着他不语,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抱歉。”他摊了摊手,然后离开了病房。
        后面所有的种姓战争他都只能得知一些破碎的片段,本来威斯克的改革已经够成功了,可是长老的一句“我可以改变你的种姓,从此以后你就姓格雷斯。”却改变了所有本该平稳的一切。
         第四世界还是第四世界,唯一改变的就是印雷斯国第一位低种姓总统消失了。
           他凝视着他猩红的眼眸,总感觉这一切都改变了。威斯克也沉默不语,他并不想承认在这场种姓战争中他也把自己的心给输掉了。
          他曾深沉凝固的绝望,所逃不开的荆棘,就这样被轻易化解。
         那一刻,布莱克感受到了生命中最沉重的轻松。
         “我改变了种姓,我们的爱再也不是禁忌之爱了。”他凝视着他,眼神里有着无法掩饰的欣喜。
         “是吗。”布莱克把玩着一把水果银刀,突然轻轻地笑了。
            “威斯克·格雷斯,那同志之爱,可还算禁忌?。”
FIN

目眠

如果时之歌众人生活在古印度…/西国双星

·是的第一篇是西国
·ooc预警
·架空?
·玻璃渣子x

那个粟色头发的女孩又来了。
她每个星期日都会来这儿贩卖武器。埃蒙也在其他时候见过她,她总是站在外边看他们训练。
埃蒙知道她不能进来,大概因为她的等级,是吠舍。
埃蒙从后门绕了出去,假装路过一般自然的走着。
女孩背着武器跑了出来。那武器不重么?埃蒙心想。
“嘿!你也是卖武器的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女孩微笑着,阳光照在她的背上,那笑容似是阳光般灿烂。
“嗯。”埃蒙私心瞒下了真相,“我以前不住在这附近。”
“噢这样啊,我叫格洛莉娅,你好啊!”格洛莉娅伸出手,似乎是注意到了埃蒙背上的武器,警惕的向后退...

·是的第一篇是西国
·ooc预警
·架空?
·玻璃渣子x

那个粟色头发的女孩又来了。
她每个星期日都会来这儿贩卖武器。埃蒙也在其他时候见过她,她总是站在外边看他们训练。
埃蒙知道她不能进来,大概因为她的等级,是吠舍。
埃蒙从后门绕了出去,假装路过一般自然的走着。
女孩背着武器跑了出来。那武器不重么?埃蒙心想。
“嘿!你也是卖武器的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女孩微笑着,阳光照在她的背上,那笑容似是阳光般灿烂。
“嗯。”埃蒙私心瞒下了真相,“我以前不住在这附近。”
“噢这样啊,我叫格洛莉娅,你好啊!”格洛莉娅伸出手,似乎是注意到了埃蒙背上的武器,警惕的向后退,“你背上的武器是拿来卖的吗?”
埃蒙微愣,这是之前队里专门帮他定做的,他很喜欢这把巨刃,很顺手。所以一直背着,这也是这个女孩子的成果?稍微对她有点刮目相看了。
“我的。不卖。我是埃蒙。”
格洛莉娅笑了,两眼闪着光,“埃蒙!你和J神埃蒙的名字相同吗!他超级厉害的!他是我的男神!不过我没见过他。”
太阳的光线遮住了埃蒙微红的脸,他低下头,应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
这似乎就是他们初遇的场景了吧。
现在想想,当时不觉得尴尬真是奇迹。
之后格洛莉娅还是每周都来,不过不仅仅是为了贩卖武器 ,更重要的是和埃蒙的约会。
埃蒙总会在那棵老树下等她。
他们会一起去散步,一起讨论关于武器的日常,会一起吃格洛莉娅做的便当。只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格洛莉娅在说,埃蒙在听。有时候路过训练的地方,格洛莉娅总会向往的看着他们。埃蒙知道,她想成为“武士”。
他们之间总有一种默契:不会没话题,更不会尴尬。
“埃蒙!我喜欢你啊!”格洛莉娅奋力的喊出那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双脸愈来愈红。
埃蒙愣了愣,静静的看着格洛莉娅绯红的脸,“对不起……”
格洛莉娅像是早就猜到了一般,只是笑了笑,“你能抱抱我嘛?就一次。”
看着她越来越潮湿的双眼,埃蒙有那么一刻的心软,却又迅速的坚定下来,“不。”
他们没有再说话,格洛莉娅一直跟在埃蒙的身后。
埃蒙难得找到话题,却发现格洛莉娅不见了。
“格洛莉娅?”埃蒙四下张望着。
“格洛莉娅?”埃蒙开始慌了。
不知不觉跑回了那棵树下,远远的,就看见树上坐着个人。凑近一看,那果真是格洛莉娅。“格洛莉娅,下来。”
“埃蒙?”格洛莉娅看了看,一下子摔进了树下的矮树丛里。站起身,拍拍沾在身上的叶子,又一次扬起笑容,“怎么了?”
埃蒙的心里闷闷的,他突然想抱抱她。
但是他不能,他们的等级不同,要是在一起了,会害了她的。他不能给格洛莉娅希望。
战争,又一次爆发。
埃蒙带着援兵去支援。
他看见了,格洛莉娅原本惊讶的目光在知道自己看着她的时候,甜甜的笑着。
又是那个笑容……
埃蒙第一次觉得那个笑容那么惹人讨厌,让他感觉不到格洛莉娅的心。
现在他不应该想这些,保卫国家才是头等大事。
如果……如果外族侵略成功,这个该死的制度是不是会消失?他和格洛莉娅是不是就……
不,不能这么做。
埃蒙躺在地上,似乎回想了他活着的这些年来的所有事。让他觉得人生稍微有了点意义的光,被乌云挡住了。
血止不住地流。
耳边又是熟悉的、清脆的女声。
自己终是要死了吗?都出现幻听了。
“埃蒙!埃蒙!”
“对不起……”埃蒙努力睁开眼,想要再碰碰那个女孩,但是手怎么这么沉呢?
格洛莉娅哭泣着,断断续续的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明白了…那把武器是我订做给埃蒙的啊,我怎么会认不出?”
埃蒙勉强笑了笑。他真的好想抱抱面前这个女孩啊……
“乖……别哭了……”
埃蒙再一次醒来,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栗色头发的女孩,脸上依旧是那熟悉的、灿烂的笑容。
那树似乎开了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