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科举

1161浏览    93参与
tian_xuezhi
八千里路云破月

赠柱国大都督东湖陆公(寿)序

      今天在图书馆发现了董份《泌园集》中一篇寿序, 里面把我们炳那叫一个夸。不过董份夸他的点好像跟其他人不太一样,还比较有趣,我就自己整理了一下发出来给大家看看,纯手打自己标点的,如果有大佬发现断句问题一定告诉我哟。以下原文:


      明兴设武进士之科,试步骑射革,而复命儒臣策之,取其文辞以进。及其为督率大臣,则又尊宠,以柱国、保傅侍宴间,备机密而赞谋谟,所以并用文武,兼揽股肱,而佐成治化也。自承平既久,间者诸边警而吿急将帅之人。或言:武科专步骑射革足也,欲坐筹当大将之任、秉麾授...

      今天在图书馆发现了董份《泌园集》中一篇寿序, 里面把我们炳那叫一个夸。不过董份夸他的点好像跟其他人不太一样,还比较有趣,我就自己整理了一下发出来给大家看看,纯手打自己标点的,如果有大佬发现断句问题一定告诉我哟。以下原文:


      明兴设武进士之科,试步骑射革,而复命儒臣策之,取其文辞以进。及其为督率大臣,则又尊宠,以柱国、保傅侍宴间,备机密而赞谋谟,所以并用文武,兼揽股肱,而佐成治化也。自承平既久,间者诸边警而吿急将帅之人。或言:武科专步骑射革足也,欲坐筹当大将之任、秉麾授令策全而制百胜者,非有文者不能。欲秉忠义大节,内持国家之重,而外系安危履庙堂之上,不战而坐胜者,则非深于文武而有得于道者尤不能也。使专以步骑射革,则如斯人者何从见之?以予所见,今都督东湖陆公实其人也。

      公尝由武科进,稍见擢用。方上南巡以展大孝,驾卫辉跸,公扈,心动徬徨,瞻星象依斗杓而趋,绕庭而不辍。夜过半,行宫火作,骤及寝殿。公望见,遽走负上冲火光出。而是时,亲扈贵近之臣以行道困,或寐、或惊起、或驾出而不知,仓皇相乱;而公躬捧赤日,悬于九天,盖舜烈风雷雨弗迷武王火流王舟而不动。固大圣人之度。遥想其百神拥临,恍惚闪烁其间,若有使之者。公以精忠,适与神谋,翊戴扶卫,其功烈亦奇。已而贵近耻其不与、忌其形色,功遂不録;然上亦由是知其才且忠,而益用之,俾掌锦衣卫事。

      锦衣者,领诸校诸隐伏而察非常。其事甚秘,受诏狱而亲复于上;其委甚专,其专且秘,有司不敢难,而一切文法不得绳也。故诸校有所缘而为奸,民亦得贾校以售利。公曰:是不可不痛惩艾。乃立取大豪多交通倚有势根株坚而难治者,一日收论,发奸赃巨万,黜贾校立尽,上下股栗,审条法之不便者立更之。卫中肃清,其所受诏狱压如太山、震如雷霆,公皆以身当之。得不靡碎摧折诸所苦心为地而用,保全者不可胜数也。其振饬纲纪,勇于屏恶,卫善类如此。当是时,势家侧目以视公,而公持节清白,绝嫌远防,人无投隙抵衅之便,竟以服公。上益知公任事不避难,委身无二虑,愈益用公。天下知不知皆以公之自持有素丝氷玉之操,其事上有断金匪石之节,故内外推服,上下嘉慕,其诚信于人者素也。

      去岁狂虏内犯,京师戒严,盖虏在肘腋,而城中蹂籍,虑且为心膂之患。独公坐而镇之,骄军不敢攘臂,而人无动摇,遂赞帏幄以资平定之业,非公威名夙着、忠义有本者,何克堪此?故小人之徼幸有事而乘非心者,赖公沮厌其邪,虽不待露声色而知其难夺也;君子之感叹王室而怀隐忧者,赖公壮厉其志,虽不待临事变而知其有恃也。公其卓然许国,而为社稷之卫者,与盖天下称公者,必以为武科得人之选,而其言武科者,必以为公之法。嗟乎盛已!

      然予窃以公所树立如此,士宜不敢复望下风,而公数造请贤,公卿大夫间多所引,宾客悛悛若有以自下者,专就问天下大计,经传奥指,析其疑义。方簿书交委,应酬不遑,而考德论道,心常晏如。及客退,扫堂庑间,下帘据几,左右图史,好为深湛之思,必究极其精微而止。当其有得,陶然也。夫内为沉思,而外多下士,遡其学术之所发,明其渊源远矣。人知公功名之盛,而不知其所得实由于学也。然则予所谓忠义大节,内持国家之重而外系安危,深于文武而有得于道者,非公也欤?昔绛侯入北军,一呼而安刘,绾天子玺而授之帝,可谓忠勋之冠,而史讥其少文;卫将军立朝淮南,蓄谋至惧而不敢发,可谓为国倚重,而人责其无所知士。盖少文而不好士,古之将帅之失也多矣,惟不学也。公其度越古人者哉?且以二子所就,焯焯如是,而犹不可以无学为人所讥责,孰谓武科得人可不拘以文学,非谬论者欤?


       今年十月为公诞辰,西河霍君专阃于浙,数来乞予言为寿恳甚。予谓古人年至而后为寿,今公强仕且壮,而予闻古之相见其起而赠言以祝者,亦皆曰为寿,不独以年也。予与公厚善,服公德而知深。欲一发其蕴,写其行事以赠公者久矣。而不得其便,适当西河之恳,西河与公举武进士为同榜,予因序公之贤,使天下知武科得人之盛实自公始,用以为祝。


八千里路云破月

      除了刚才 @漙 太太发的那两张漂亮的篆刻,我再贴一个碑刻上发现的小亮点吧。

      p1是嘉靖十一年参与文武会试的官员名录(部分),从中能看到这一年的“巡绰官”一栏下,我炳的亲爹锦衣卫指挥同知陆松赫然在列。而正好也是这一年,我们的陆炳同学喜提武进士(虽然是第六十名QAQ)
于是emmm……我们的脑补小剧场开始了(见p2)。

      p3是刚查完资料出来在图书馆大厅看到的。我现在真的是发现一个“炳...

      除了刚才 @漙 太太发的那两张漂亮的篆刻,我再贴一个碑刻上发现的小亮点吧。

      p1是嘉靖十一年参与文武会试的官员名录(部分),从中能看到这一年的“巡绰官”一栏下,我炳的亲爹锦衣卫指挥同知陆松赫然在列。而正好也是这一年,我们的陆炳同学喜提武进士(虽然是第六十名QAQ)
于是emmm……我们的脑补小剧场开始了(见p2)。

      p3是刚查完资料出来在图书馆大厅看到的。我现在真的是发现一个“炳”字就要忍不住多看几眼啊啊啊啊啊。

      (话说有没有哪个小可爱能查到嘉靖二十三年的巡绰官是谁啊,理论上来说我炳那年已经掌卫事了,估计他应该就是巡绰官吧。。。。。。那么我们的陆炜同学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说了)

八千里路云破月

从明代科举制度看陆炳的受宠程度(2)

      上回说到我炳是如何在熜熜的溺爱下火箭式升职的,那么今天就再接再厉,八一下他家人的鸡犬升天史。


      陆炳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名陆炜,字文明,号次湖(是不是跟我炳的字号都很有cp感,话说终于知道为啥总有人以为我炳字文明了,原来是把他弟跟他搞混了)。这个陆炜并不是曾经当过熜熜乳母的范氏所生,而是陆松的继室李氏所生的(李老夫人高寿,高拱、张四维等人都给李氏写过祝寿的文章),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承蒙父荫成为一名中书舍人。...


      上回说到我炳是如何在熜熜的溺爱下火箭式升职的,那么今天就再接再厉,八一下他家人的鸡犬升天史。

 
 

      陆炳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名陆炜,字文明,号次湖(是不是跟我炳的字号都很有cp感,话说终于知道为啥总有人以为我炳字文明了,原来是把他弟跟他搞混了)。这个陆炜并不是曾经当过熜熜乳母的范氏所生,而是陆松的继室李氏所生的(李老夫人高寿,高拱、张四维等人都给李氏写过祝寿的文章),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承蒙父荫成为一名中书舍人。

 
 

      注意,这里陆炜的“中书舍人”一职是实授,也就是说他已经是正式的国家公务员了;而大明朝对于文举的规定不同于武举,已获实授官职者按律不得继续参加文举乡试及会试。     然而,《明世宗实录》却有这样的记载:“壬申(嘉靖二十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中书舍人陆炜乞应顺天乡试,(上)许之。中书真授者,法不得试。炜,管锦衣卫事都督炳之弟也。 ”可见在这里熜熜因为炳哥儿的缘故破例让陆炜参加了这一年的顺天府乡试(第六个宠料了)。而我们的陆炜同学也是十分争气,不但顺利通过了本年度的乡试,还不负众望地于次年(嘉靖二十三年)的会试、殿试中一举夺得了二甲进士出身的佳绩,力压日后弹劾他哥的陈其学、姚一元(俱在同一年的三甲)等人一头。

 
 

      不料,就在这一年的八月,刚刚喜提进士的陆炜同学就被举报了。《世宗实录》载:“刑科给事中王交、王尧日论劾少詹事江汝璧、修撰沈坤、编修彭凤、欧阳署、员外郎高节,朋私通贿,大坏制科:大学士翟銮以内阁首臣,二子汝俭、汝孝,既联中乡试,又连中会试,若持券取物;然崔奇勋乃汝俭等师,焦清与俭结姻,又同受业四人者会试俱一号,汝俭、汝孝、奇勋皆彭凤所取。《诗经》考官五人,何俱在凤一房?欧阳亦汝、俭等师,本同经,又改看书经,迹若引嫌,而阴助凤寻卷。及沈坤之取中陆炜,高节之取中彭谦、汪一中,皆以纳贿故。乞明正其辜,且欲追论顺天乡试主考秦鸣夏、浦应麒阿奉翟銮之罪 。上下其章,吏部都察院从公参看,銮随具自理,且请钦降题目命部院大臣覆试 。上怒曰:‘銮被劾,有旨参看,乃不候处分,肆行扰辩,屡屡以直无逸为辞;同夏言禁苑坐轿,止罪一人,全不感惧,敢以撰科文赞玄修为欺朕!内阁任重,不早赴以朕、不早朝并君行事,二子纵有轼辙才,岂可分明并用?恣肆放僻如此,部院其参阅治罪,不许回护。’部院覆请下汝璧于理严究,分别情罪轻重 。”(不耐烦看的我解释一下,这是说二十三年会试的考官们被弹劾受贿以为高官子弟大开方便之门。而我们的陆炜同学恰好就在被举报的“高官子弟”之列。内阁大学士翟銮的两个儿子也在被劾之列,然而这位作了个大死,直接把熜熜惹怒了,于是该案被勒令严查。)

 
 

      严查之下,此案上下人等多被问罪,实录记载是这样的:“上以迹弊明显,大坏祖宗取士之制,遂勒銮并汝孝、汝俭、奇勋、清及凤俱为民。汝璧等俱下镇抚司逮问,已法司会鞫,谓汝璧、鸣夏、应麒,虽各阿取辅臣之子,然实非以贿故。坤之取炜,节之取一中亦然。独彭谦实以校尉张岳赂节五百金而中。监察御史王珩、沈越失于纠察,罪亦难逃。上诏杖汝璧、鸣夏、应麒(各)六十,革职闲住不叙;珩、越降一级,调外任;节、岳充军;谦为民;坤、一中、炜存留供职 。”我惊呆了,这也就是说,此案涉及的人员,无论官员还是考生,几乎都被治以严法,有廷杖的、有革职的、有降级的、有充军的、有取缔功名的,而幸存下来得以“存留供职”的只有三人,其中两人正是我炳的弟弟陆炜,以及取中他试卷的座师翰林院修撰沈坤。(我的天熜熜这个差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第七个宠料石锤!)

 
 

      就这样,在皇上跟哥哥的荫蔽之下,陆炜于日后的宦途中一路平稳上升,从无被贬斥的经历。嘉靖三十二、三十四、三十六三年中,他甚至接连升职(其中前两年是单独给他升职的,不是跟其他人一起),其时他的官职犹在内阁次辅徐阶亲弟徐陟之上,还兼管四夷馆。时至陆炳已然去世之后的嘉靖四十三年,实录上都仍然有熜熜给他升官的记载。

 
 

      如果不是隆庆三年的那场劫难,想必他一定能平平安安富贵荣华地过完这一生吧,良叹,良叹。

      (未完待续)

 

八千里路云破月

从明代科举制度看陆炳的受宠程度(1)

      今天来做个黑粉,八一八我炳“唯君恃宠”纵横科场的料。 

      之前在廖道南《殿阁词林记》里面找到了一段记载,说我炳在嘉靖十一年武举壬辰榜中名列最末(也即第六十名),于是我迫不及待(bushi)地把这个惊天黑料分享到了群里。 

      这个名次意味着什么看 @漙 太太的文章,不过我要说的不仅仅是这个,而是还有关于这次武举之后的官职授予问题。 ...

      今天来做个黑粉,八一八我炳“唯君恃宠”纵横科场的料。 

      之前在廖道南《殿阁词林记》里面找到了一段记载,说我炳在嘉靖十一年武举壬辰榜中名列最末(也即第六十名),于是我迫不及待(bushi)地把这个惊天黑料分享到了群里。 

      这个名次意味着什么看 @漙 太太的文章,不过我要说的不仅仅是这个,而是还有关于这次武举之后的官职授予问题。 

      早在嘉靖元年,官方公布的武举条格就已经十分细致,其对武举的考试程序、考试内容、考试官员、试卷批求、考生录取原则和授官原则等都做了详悉的规定。

      首先看考试程序跟内容:“初九日初场较骑射,人发九矢,中三矢以上者为合式。十二日二场较步射,亦发九矢,中一矢以上者为合式。(以上)俱于京营将台前。十五日三增试策二、论一道,于文场席舍内。”这就是说,武举会试是要考三天的,文武兼备。

      然后来看考生录取原则:“其答策有能洞识韬略,作论有能精通义理,参以弓马俱优者列为上等;策论颇通而弓马稍次者列于中等之前;弓马颇优而策论但能粗知兵法,文藻不及者列于中等之后;其或策论虽优而引马不及或弓马偏长而策论不通,俱非全材,发回,候开科再考。会考取中名数,临期请自上裁。”这说的是所录取的考生不能偏科,而最终录取多少人还是皇上说了算(所以这一年比常年多录了二十个人可见真的是熜熜偏心了,第一个宠料出现)。

      最后是授官原则:“其中式官生,若答策二道、作论一道、马上中四箭、步下又中二箭以上者官员,于本职上加署职二级;其第一人若系百户以上官员,照例加升;若系百户以下,不为常例,授以千户职衔,以示崇异;其第二名以下,总旗授以署副千户,小旗署百户,舍人、舍馀、军民署所镇抚,俱月支米三石;答策二道、作论一道、马上中三箭以上、步下又中一箭以上者官员,于本职上量加署职一级,总旗授以署百户,小旗署所镇抚,舍人、舍馀、军民署冠带总旗,俱月支米二石。取中指挥以上,兵部斟酌推用。署千百户、镇抚、总旗,俱送各边总兵等官处赞画及守堡听调杀贼,应得俸粮并加添米石于原卫所支给,获有军功,照例加升,五年无功,发回。”这就是说考取的名次不同,授予的官职也高低有别。

      那么我们就对照这份规定来看看陆炳能轮到什么官职:我炳在武举前是有职在身的,那个时候他是舍人身份。鉴于他倒数第一的名次,那肯定不会在上等行列里面了,我们就看中等成绩对应的部分——“舍人、舍余、军民署冠带总旗。”也就是说他按例应该得到“署总旗”一职。然而事实上,依据史料记载,我炳当时就被授予了“署镇抚”的官职,这显然已经逾制了(第二个宠料出现)。

      紧接着,“俱送各边总兵等官处赞画及守堡听调杀贼”,这就是我炳“赞画蓟州”的来历了。规定上又说,“获有军功,照例加升,五年无功,发回”,那么我炳的情况如何呢?这个史料也有记载,我炳在冷觜关是有军功的,也就是“斩虏一人”。因为这一“大功”,我炳旋即连跳三级,光荣升任副千户(依例只能升为试百户),并且得以调回中央(锦衣卫),回到日夜思念他的熜熜身边任职(说好的照例加升呢,第三个宠料又出现惹)。

      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更让人匪夷所思的还在后面。这时候陆松去世了,我炳承袭父职为锦衣卫指挥佥事,但熜熜又以我炳曾经取得武进士身份而且有军功为由,直接跳两级升他为署指挥使,翻过年就让他执掌南镇抚司事,之后没过几个月就转正了(这件事才是最大的逾制,其实这里熜熜完全是在耍赖,不管按进士授官还是按军功升职那都是过去完成时了,一个理由怎么能用两次呢?于是这是第四个宠料了)。

      至此,我炳仅用七年时间,就完成了从舍人到指挥使(正三品)的火箭式飞跃。要知道,有明一代不知多少武状元穷其一生也不过做到五品小官;而我炳成为指挥使的那年,年仅二十八岁。

(未完待续)

 

 

 

      

漙

深夜,贴一则迄今以来发现的我炳最大黑料→_→这也是 @八千里路云破月 发现的QAQ
劲爆!大明皇帝竟带头科考舞弊?

话说嘉靖十一年,我炳参加武举会试。本来,庚戌之变前,武举每年招四十个人。但莫名其妙地,嘉靖十一年的这场武举招了六十个人,我炳还刚好忝列第六十名倒数第一QAQ

于是,我斗胆猜测,是不是我炳这年根本没有考上……由于名次太烂,皇上已经为了他扩招了二十个人,但还是没录上,只好强行把他塞到了第六十名23333


遂有上联:前有陆东湖划水中进士
下联:后有张凤磐行贿当讲官
横批:带头舞弊

深夜,贴一则迄今以来发现的我炳最大黑料→_→这也是 @八千里路云破月 发现的QAQ
劲爆!大明皇帝竟带头科考舞弊?

话说嘉靖十一年,我炳参加武举会试。本来,庚戌之变前,武举每年招四十个人。但莫名其妙地,嘉靖十一年的这场武举招了六十个人,我炳还刚好忝列第六十名倒数第一QAQ

于是,我斗胆猜测,是不是我炳这年根本没有考上……由于名次太烂,皇上已经为了他扩招了二十个人,但还是没录上,只好强行把他塞到了第六十名23333


遂有上联:前有陆东湖划水中进士
下联:后有张凤磐行贿当讲官
横批:带头舞弊

云林

大概就是一个意外收获
官方盖章的严世蕃和张居正的交集
“弥封官”主要就是负责折去考生姓名防作弊的
你要是让我见不到人,我还可以见到你的名字、你的字迹
附带老张那一年的殿试及殿试后相关流程日期表

PS 上次分享的年表另有一处引文小错误,老张二十岁会试不中那一条,相关证明见于书牍《示季子懋修》,而不是行实。朱东润《张居正大传》有引文。

大概就是一个意外收获
官方盖章的严世蕃和张居正的交集
“弥封官”主要就是负责折去考生姓名防作弊的
你要是让我见不到人,我还可以见到你的名字、你的字迹
附带老张那一年的殿试及殿试后相关流程日期表

PS 上次分享的年表另有一处引文小错误,老张二十岁会试不中那一条,相关证明见于书牍《示季子懋修》,而不是行实。朱东润《张居正大传》有引文。

云林

随手摘——《明代文化史》(商传著)

国庆简直就是干了六天的活,最后一天我终于活过来了,赶紧从《水浒传》的怀抱里挣扎出来233333

①“台阁体”、“茶陵派”、“前后七子”相关内容

·武宗用自己无拘的行为向世人们展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被神化了的皇帝

·人们在私下里(甚至公开的)发自内心的模仿,并由此导致了士大夫们和整个社会的纵欲思潮的泛滥。这种社会变化在文化上的表现,首先便是杨士奇的“台阁体”和李东阳的“茶陵诗派”终于为“前后七子”复古派所取代。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前后七子”的复古主义文化的繁荣是明朝文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过渡性的阶段。从文学史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复古主义诗文既...

国庆简直就是干了六天的活,最后一天我终于活过来了,赶紧从《水浒传》的怀抱里挣扎出来233333

①“台阁体”、“茶陵派”、“前后七子”相关内容

·武宗用自己无拘的行为向世人们展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被神化了的皇帝

·人们在私下里(甚至公开的)发自内心的模仿,并由此导致了士大夫们和整个社会的纵欲思潮的泛滥。这种社会变化在文化上的表现,首先便是杨士奇的“台阁体”和李东阳的“茶陵诗派”终于为“前后七子”复古派所取代。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前后七子”的复古主义文化的繁荣是明朝文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过渡性的阶段。从文学史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复古主义诗文既非对于汉唐文学的发展,亦非创新,而只是盲目的复古和带有剽窃性的模仿。

·“前后七子”在当时取得辉煌成功:打破了文坛长期的沉默,激起了人们的新的文化追求,从明初以来由宰臣为文化主导的局面也就被他们打破了。

·狂热地宣扬“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为打破宰臣统治下的文坛局面所付出的努力。如果仅仅依靠自身的力量是很难与之抗衡的,倡言“文必秦汉,诗必盛唐”成为了与缙绅领袖相抗衡的武器

·复古派的胜利的重要作用——重又打破了永宣以来政文合一的体系。一个似曾相识的现象重又出现了在政坛之外,重又出现了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坛。士大夫们不再处于命运的困扰之中,他们可以自在地游离于政坛与文坛之间。甚至政坛的要人,也极企谋于文坛上的一席之地。这也就充分表露出了当时文人土大夫们的双重人格。

【记得我这个文化史菜鸡之前好像发过一句相关的评论,今天正好看到了,顺便就发上来了233333】

 

关于贺表

·明制:凡逢年节及皇帝天寿圣节(生日)、皇家庆典或官员向皇帝谢恩时,均要上表笺。初无定式,“凡表笺,洪武间令止作散文,不许循习四六旧体,务要言词典雅,不犯应合回避凶恶字样。仍用朱笔圈点句读,表用黄纸,笺用红纸为函,外用夹板夹护”。“又令进表笺及一应文字,若有御名庙讳,合依古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若有二字相联者,必须回避,写字之际,不必缺其点画。”(《明会典》卷七五《表笺仪式》)

【后来就不只是典雅了,还很华丽】 

关于科举

·究其考试内容,不仅定为四书五经,而且有更为详明之规定:四书义主朱子集注,五经中,《诗》主朱子集传,《易》主程、朱传义,《书》用蔡氏传【这个指的应该是元人陈师凯的六卷《书蔡氏传旁通》,不确定】及古注疏,《春秋》主左氏、公羊、谷梁、胡氏、张洽传,《礼记》主古注疏。

 

皇宫建筑

·皇城外层,向南者曰大明门,与正阳门、永定门相对者也。稍北过公生左门而向东者,曰长安左门。再东过玉河桥,自十王府西夹道往北向东者,曰东安门。转而过天师庵草场,转西向北,曰北安门,即俗称“厚载门”是也。转而过太平仓,迤南向西,曰西安门。再南过灵济宫灰厂向西,曰长安右门。……此外围之六门。墙外周围红铺七十二处。  紫禁城外,向南第一重曰承天之门,……南二重曰端门,三重曰午门。魏阙两分,曰左掖门,曰右掖门。转而向东曰东华门,向西曰西华门,向北曰玄武门。此内围之八门也。墙外周围红铺三十六处。每晚有勋臣一员,在阙左门内直宿,每更官军提铜铃巡之。而护城河绕焉。(刘若愚:《明宫史》)

·从午门开始,皇宫主体建筑仍依中轴线而排列。午门内正中为奉天门(后改皇极门),门内为奉天殿(后改皇极殿),奉天殿后为华盖殿(后改中极殿),再后为谨身殿(后改建极殿),此即所谓“三大殿”,是皇帝临朝问政之地。清代改称太和、中和、保和三殿。

·三大殿之后是干清门,门内为干清宫,宫后交泰殿,再后即坤宁宫。此为皇帝、皇后居住之处。坤宁宫北为御花园,中有钦安殿,殿后坤宁门(后改顺贞门),其宫墙之外则紫禁城北门玄武门,清代改称神武门。  处在这条中轴线上的建筑,玄武门北为煤山(景山),再北为皇城北安门,门外再北为鼓楼、钟楼。

·“中央土”的设计: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的殿基组成一个南向的“土”字【好像说以前的研究一直是从北看三大殿,所以看不出什么233333】

 

宦官读书

·由此而观之,内书堂的读书,与各地方书堂甚相仿佛,其师生之关系也一如之。时有小宦官姜淮读书内书堂,趁老师不在时,戴其纱帽银带,在堂中招摇,正值老师殷士瞻猝至。姜淮不知银带的解法(那你怎么戴上的???),被殷士瞻看到,颇不怿。姜淮连忙说道:“师父还系玉带呢,此银带何足贵。”殷士瞻笑而释之,回去后与夫人转述而笑。万历初年,殷士瞻入阁,果然腰玉,夫人忆起姜淮的名字,托太监冯保查询,方知姜淮已任御马监奉御,于是让他前往殷府拜见老师、师母。待到殷士瞻罢相致仕,姜淮一直送到天津始归。很有点师生的情味。

【这里的“殷士瞻”应该就是“殷士儋”吧,小八卦一则,不过怎么又是腰带233333】
【殷士儋隆庆三年入阁,隆庆五年辞职,这里不知道是原书作者搬运的时候没注意到还是怎么样,所以就不做改动了,感谢评论指出。(网上能找到的资料里显示没有“殷士瞻”这个人应该可以排除名字极相似的两个人的可能性)】

 

科举

·分卷录取:明代真正实行分卷制度始于洪熙元年(1425年),仁宗命杨士奇等定取士之额,南人十之六,北人十之四。到宣德、正统间,又分为南、北、中三卷,南卷占55%,北卷占35%,中卷占10%。景泰二年(1451年)辛未科曾一度废止分卷,但立即引起廷臣们的争论,到五年(1454年)甲戌科,便又恢复了分卷取录的制度。

南卷:应天及苏、松诸府,浙江,江西,福建,湖广,广东。

北卷:顺天诸府,山东,山西,河南,陕西。

中卷:四川,广西,云南,贵州,凤阳、庐州二府,滁、徐、和三州。

后来即使有因为当国权臣南北不同而发生各为其地方之利而增减分卷比例之事,有明一代也没有改变分卷制度。

【最早的分卷制度?我要是生在明朝和老张考的是一张卷子诶!四舍五入我和他是战友?(现在是白天,醒醒吧!给你机会你也考不上的)


坐在教室里瑟瑟发抖,天冷了,同好们记得加衣保暖。

突然想到了大明王朝里的红色斗篷,看起来就很暖和的小被子,一旦拥有我可以把自己裹成一只粽子。

跬步千里

清代的学校与科举制度

封建社会的学校教育制度,主要是为灌输封建文化,培养和培训封建官僚队伍服务的。其学校教育制度与人事行政管理紧密相连,而且是人事管理制度本身的一项重要内容。清承明制,在中央设国子监,在地方设府、州、县学。此外,还有宗学(皇族学校)、八旗官学(旗人学校),这些是为培养满族贵族子弟而专设的学校。

国子监既是掌管国家教育政令的中央行政机关,又是清朝的最高学府。在国子监入学的统称为监生,因国子监亦称太学,故又称为太学生。太学生在校享受国家的生活补助。太学生的来源主要有各省荐举的贡生和恩荫捐纳的监生,贡生是由地方学校生员中选送入学的,分为岁贡、恩贡、副贡、优贡、拔贡等,此外,还有恩监、荫监、捐监等。监生学...

封建社会的学校教育制度,主要是为灌输封建文化,培养和培训封建官僚队伍服务的。其学校教育制度与人事行政管理紧密相连,而且是人事管理制度本身的一项重要内容。清承明制,在中央设国子监,在地方设府、州、县学。此外,还有宗学(皇族学校)、八旗官学(旗人学校),这些是为培养满族贵族子弟而专设的学校。

国子监既是掌管国家教育政令的中央行政机关,又是清朝的最高学府。在国子监入学的统称为监生,因国子监亦称太学,故又称为太学生。太学生在校享受国家的生活补助。太学生的来源主要有各省荐举的贡生和恩荫捐纳的监生,贡生是由地方学校生员中选送入学的,分为岁贡、恩贡、副贡、优贡、拔贡等,此外,还有恩监、荫监、捐监等。监生学习期满,经考试及格,送吏部分别选用,正所谓“入国学者,乃可得官”。

地方学校的生员一般不能直接任官,地方的学府、州学、县学,是为参加科举考试做准备的。地方学校须经考试取中,才可入学。应考者无论年龄大小,均称童生。童生试共包括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入学即称为生员,可以享有一定的封建特权,可免自身徭役。各地生员均有名额规定,在名额内录取的生员称为廪生,国家支付其生活补助。此外,还有一定数额的增广生员,但增生不享受国家的禀饩银补助,其地位次于廪生。

淸朝以科举取士,科举分为乡试、会试、殿试三级。

参加科举必须是经过童生试,取得生员资格者。一般每届乡试前,各省学政巡回所属学校举行科考,合格的生员才能参加本省的乡试。

乡试是省级的考试,每三年在各省省城举行。乡试考中者,称为举人,第一名为解元。乡试录取举人有名额规定,各省因情况各异,名额不等。清朝为杜绝乡试中之弊端,有时乡试亦进行复试。乡试中举者,在第二年到京城参加会试。

会试是中央级的考试,三年举行一次,逢辰、戌、丑、未年为正科。若乡试有恩科,则次年亦举行会试,称“会试恩科”。会试由礼部主持。会试考中者,称为贡士,第一名称会元。

会试被录取的贡士,再经过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便成为进士。殿试是最高一级的考试。殿试录取分为三甲,参加考试的贡士并不淘汰。一甲取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一名状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为探花。二甲约取三分之一,赐进士出身,二甲第一名,称为“传胪”。三甲取三分之二左右,赐同进士出身。

清科举考试袭明制,仍用八股文,内容以四书五经为主,从形式到内容严格地钳制着士人的思想。另一方面,科举制对吸引地主阶级知识分子参加政权,加强清朝封建国家机器起了很大的作用。科举考试是录用性质的考试,考中者就意味着取得了任官的资格,清朝科举取士确实给广大知识分子提供了步入官场的途径。尽管考试的规章纪律严格,但并非是真正的“考试面前人人平等”。且不论录取过程中的各种弊端,仅公开合法的汉人与八旗分两榜录取而言,就可清楚地看出,满族士大夫子弟得到了超越汉人的特殊优待。

晚清政府在洋务运动中批准设立了“同文馆”等一批洋务学堂,学习内容出现了较大变化,成为培养洋务人才的重要场所。l898年戊戌百日维新期间,废八股取士制度,试策论,创办京师大学堂,但戊戌政变后,又复八股取士之制。l901年以后,清政府推行“新政”,“兴学堂、派游学”,国内新式学堂迅猛增加,出国留学形成高潮。l905年清政府废除科举制度,推行新式学校教育,其目的在于“以更新之故而求之人才,以求人才之故而本之学校,则不能不节取欧美日本诸邦之成法,以佐我中国二百余年旧制”。[1]
  

    

[1] 《光绪朝东华录》,第4902页。


丘山先生

“神童”张居正的赶考生涯

看一篇有关科举的文章,无意间看见了老张,有点兴奋。内容没什么新的八卦,但是我一直有个疑问,普遍说顾璘送给江陵犀角带是在江陵十六岁的时候,但据江陵自己说是在十三岁的时候,一直感觉这里有点矛盾,不知道明史是不是记错了。还是说老顾送了两次两次都是腰带?真的是没别的东西送了吗?感觉从身上解腰带送给别人这种事情很容易误会啊2333。《明史》中的原文为:十五为诸生,巡抚顾璘奇其文曰:“国器也!”未几,居正举于乡,璘解犀带以赠,且曰:“君异日当腰玉,犀不足溷子!”其中十五为诸生有误,老张十二岁就中秀才了,这个十五应该是指嘉靖十五年。

原文如下:

“神童”张居正的赶考生涯

  科举的三级考试,录取不同功...

看一篇有关科举的文章,无意间看见了老张,有点兴奋。内容没什么新的八卦,但是我一直有个疑问,普遍说顾璘送给江陵犀角带是在江陵十六岁的时候,但据江陵自己说是在十三岁的时候,一直感觉这里有点矛盾,不知道明史是不是记错了。还是说老顾送了两次两次都是腰带?真的是没别的东西送了吗?感觉从身上解腰带送给别人这种事情很容易误会啊2333。《明史》中的原文为:十五为诸生,巡抚顾璘奇其文曰:“国器也!”未几,居正举于乡,璘解犀带以赠,且曰:“君异日当腰玉,犀不足溷子!”其中十五为诸生有误,老张十二岁就中秀才了,这个十五应该是指嘉靖十五年。

原文如下:

“神童”张居正的赶考生涯

  科举的三级考试,录取不同功名的士子,考试时间也不一样。县试的时间不固定,各县自行确定时间,通常考试前一个月由县署发通知。县试虽为小考,却是科举的入门考试。没有考中秀才,就没资格进行第二场的乡试。没有考中的秀才,即便到了80岁仍然是童生。

  县考之前,先要在县学教官处报名,必须有禀生作保,如果没有禀生作保人,那就不能参加考试。报名之后,教官再派一位禀生作副保,没有副保也不能参加考试。

  当然,如果未中秀才,还有一种变通的方法可以参加乡试,即入国子监(国立大学),成为监生(监生又有举监、贡监、荫监、例监等多种)。

  明代中兴名臣张居正,嘉靖十五年(1536年),他12岁。这一年,他在湖北荆州府参加县试,并考中秀才。年仅12岁便一举而中秀才,这在荆州府引起轰动,张居正名声大振,人称“江陵才子”的湖广学政田琐还专门对张居正进行了面试,让他写一篇题为“南郡奇童赋”的文章。

  《明史·张居正传》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张居正原名张白圭,考前荆州知府李士翱做了个梦,梦见老天给他一个玉印,吩咐他转交给一个孩子。考试当天荆州府点名时,第一个恰恰是12岁的孩子张白圭,与知府梦中所见相同。于是,李士翱将张白圭的名字改成张居正,期望他能像梦境里一样,成为国之栋梁。

  嘉靖十六年(1537年),13岁的张居正从荆州去武昌参加乡试。

  乡试一般三年举行一次,而且和会试相隔一年,形成的格局是:乡试在子、卯、午、酉年(1537年正是丁酉年),会试则在丑、辰、未、戌年。乡试的时间一般在八月九日、十二日、十五日三天进行。

  张居正已是声名在外,这一次很可能高中举人的,不料却被当时的湖广巡抚顾璘拦了一把。顾璘是著名的文学家,少负才名,其才华与当朝的文坛代表何景明、李梦阳不相上下,他也被称为“金陵四大家”。

  顾璘认为一个13岁的孩子中举会导致自满,打消他的上进心,对张居正的未来发展不利。因此,他主张给张居正一点挫折,使他更能奋发。顾璘便对监试的御史说:“张居正是一个天才,早些考中举人,原没有什么不可,不过最好还让他迟几年,等到才具老练了,将来的发展更不可限量。”

  乡试结束后,湖广按察佥事陈束对张居正非常欣赏,极力主张录取,但是监试的御史想起顾璘的吩咐,又竭力拒绝。最终张居正在这届乡试中落榜。

  三年后,16岁的张居正再次参加了乡试,顺利考中了举人。恰巧这年顾璘在安陆(今湖北安陆市)督查,张居正特意前去拜见顾璘,顾璘告诫张居正要做伊尹、颜回(伊尹是初年著名的丞相,颜回是孔子七十二位学生中最杰出的一位)那样有远大抱负的栋梁之才,而不是只做一位少年成名的秀才。说完,顾璘还将束带赠给了张居正。

  后来张居正在《与南掌院赵麟阳》书牍中说曾提到这件事:“仆昔年十三,大司寇东桥寇公(按——顾璘,号东桥居士),时为敝省巡抚,一见即许以国士,呼为小友。每与藩臬诸君言:‘此子将相才也。’又解束带以相赠。”

  张居正对顾璘也非常感激,张居正曾这样说:“自以童幼,岂敢妄意今日,然心感公之知,恩以死报,中心藏之,未尝敢忘。”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23岁的张居正参加会试。会试考三场,明代在二月九日、十二日、十五日三天(清代在三月九日、十二日、十五日三天)。会试发榜后十天,举行殿试。明代在三月十五,清代则在四月二十一。殿试由皇帝主持,陪考人员都是朝廷重臣。

  张居正的会试成绩并不理想,成绩排在第一百六十名,殿试后取为二甲第九十名进士。不过,幸运的是,在随后的庶吉士考选中,张居正通过考选,进入翰林院为庶吉士。当时,翰林院没有实质性行政事务,但地位却很高。自明朝中期起,“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在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二十年后,隆庆元年(1567 年),张居正以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值内阁,由此开启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张居正最终兑现了顾璘对他的期许,在吏治、边防、财政等方面采取改革措施,救明王朝于危亡之中。

  需要指出的是,从宋代开始,会试后,要经过殿试才能真正取得进士身份。这与宋代的科考案有关。宋代初年,发生过科举舞弊案,有才学的举人未被录取,水平低下的举人却被录取为进士,一位叫徐士廉的落榜举人,击登闻鼓,引起宋太祖赵匡胤重视,宋太祖调查后发现主考官李昉舞弊,宋太祖又在宫殿内亲自复试195名考生,原先录取的38名进士只有26人合格。殿试由皇帝亲自主持,能起到复查的作用,此后殿试作为科举的重要一环被正式确定下来。

顺便附一下《与南掌院赵麟阳》中提到赠犀带这事的原文:仆昔年十三,大司寇东桥寇公,时为敝省巡抚,一见即许以国士,呼为小友。每与藩、臬诸君言:“此子将相才也。”又解束带以相赠曰:“子他日不束此,聊以表吕虔意耳。”一日留仆共饭,出其少子,今名峻者,指示之曰:“此荆州张秀才也。他年当枢要,汝可往见之,必念其为故人子也。”仆自以幼童,岂敢妄意今日,然心感公之知,思以死报,中心藏之,未尝敢忘。

【我们老张是一个多么知恩图报的人呐2333同样是姓张,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对我就是在说某D)】

咳,有小天使说到里边“殿试后取为二甲九十名进士”的问题,老张当时的名次是二甲第九名,老张所在那一科二甲共录九十人,本着尊重原文的理念我就不改了。

星期天之馆

《落第记》

新刊跑题科举漫画

时隔许久的原创……还不要命地画了历史题材,

真的画得挺黑历史的,大家看例图自由判断吧T T

36页(33页漫画) 电子版pdf

闲鱼链接:https://bit.ly/2jTahSA

大概点想要然后购买就可以了!(

总之不行的话直接戳后台吧,休息时间回复


《落第记》

新刊跑题科举漫画

时隔许久的原创……还不要命地画了历史题材,

真的画得挺黑历史的,大家看例图自由判断吧T T

36页(33页漫画) 电子版pdf

闲鱼链接:https://bit.ly/2jTahSA

大概点想要然后购买就可以了!(

总之不行的话直接戳后台吧,休息时间回复


维c猫君

科举制度的诞生与发展

科举制度,是中国封建社会选拔官吏的考试制度,曾被历朝统治者视为抡才大典而倍受重视。它的特点是:开科取士、自由报考,以成绩优劣来决定取舍人才。

科举制度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众说纷纭,主要有以下三种。

一是始于汉代说。此说将察举制中的“贤良方正科”视为科举制度建立的标志。

汉文帝二年(公元前178年)诏二三执政,“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通过治国对策这一科目的考试来选拔人才,因此有学者将此视为科举制的起源。但是,“贤良方正科”属于特科,是汉代统治者在急需人才之时而采取的临时性举措。仔细分析便不难看出,这种人才选拔方式,处于第一要位的还是“举荐”,考试是居于次位的。所以,“贤良方正科”并不是...

科举制度,是中国封建社会选拔官吏的考试制度,曾被历朝统治者视为抡才大典而倍受重视。它的特点是:开科取士、自由报考,以成绩优劣来决定取舍人才。

科举制度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众说纷纭,主要有以下三种。

一是始于汉代说。此说将察举制中的“贤良方正科”视为科举制度建立的标志。

汉文帝二年(公元前178年)诏二三执政,“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通过治国对策这一科目的考试来选拔人才,因此有学者将此视为科举制的起源。但是,“贤良方正科”属于特科,是汉代统治者在急需人才之时而采取的临时性举措。仔细分析便不难看出,这种人才选拔方式,处于第一要位的还是“举荐”,考试是居于次位的。所以,“贤良方正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举考试,但是这些举措都为日后科举制度的形成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二是源于隋代说。这一说将隋炀帝创制进士科视为科举起源的标志。

隋炀帝因为喜好文学辞赋,于隋大业二年(公元606年)始建进士科,令士人“投牒自进”。隋炀帝首创以文辞考试来选士的进士科,虽然尚处于科举制度的雏形,规制并不完备,考试时间和考试内容也不固定,但是“开科取士”、“自由报考”的形制,却是从隋炀帝首开的。因此,科举制度始于隋大业二年,也是目前大多数学者所赞同的。


第三种是源于唐初说

有史料显示,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科举考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原先单一的科目变成明经、秀才、进士诸科,具备了定期举行、分级考试、分科取士、择优录用的特征。但是,这一年距离隋朝灭亡仅仅过去了三年,唐王朝仍在忙于剿清隋朝残余势力和平定农民起义,并没有更多的精力用于完善选官制度上。因此,那个时期的科举制度更多的是“沿袭”而并非“新创”。这也是为何会有“大唐贡士之法多循隋制,始于隋大业、成于唐贞观”之说。

 

纵观历史,制度更迭兴替的背后,往往源自王朝利益格局的重大变化和调整。隋朝科举制度的出现,也有着深刻的社会背景。早在隋文帝时期,由于推行“均田制”和轻徭薄役的政策,社会经济得到了繁荣发展,人民富足。在社会阶层中,中小地主和富裕农民的数量激增,产生了新的利益集团。新兴阶层迫切要求打破豪门士族在政治上的垄断,而这恰恰与隋王朝加强中央集权的政治需求相契合,这为科举制度的出现提供了政治上的动因。

至唐代,科举制度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设置六科,规定由州县地方预试,每年十月赴京应试,使科举制度在考试形式及录取入仕等方面都有了系统的规定。唐代科举考试重视诗赋,而且盛行通榜和行卷,也就是应考士子需要将自己的诗文佳作投献给有名望的人,求得赏识后向主考官推荐,这在客观上促进了唐代诗歌的繁荣,也使得唐代的文学艺术创作达到了历史的巅峰。

到了宋代,将科举确定为三级考试制度——府试、省试和殿试。殿试合格后被称为“天子门生”;废除了吏部选试,实行“及第拜官”,优待进士;废除推荐法,实行锁愿、糊名、眷录制度,防止考官作弊,强化了科举考试的公平性和竞争性;制定“三舍法”,将太学分为外舍、内舍、上舍,用学校教育与科举制度相结合;设立博学宏词科,以考拔能文之士。


至明朝时期,科举三级考试分别为乡试、会试和殿试,规定了以《四书》《五经》为考试范围,科举制度成了统治者对文人进行思想钳制的工具,从而走向了狭隘与封闭的道路。直至清末,科举制度的弊端与危害日益严重,要求废除的呼声也越来越高。1905年清政府正式宣布废除科举制,代之以新兴的学校制度。

科举制度最初建立时,有其一定的合理性和进步性。它顺应了当时社会文人的诉求,打开了贫寒士人进入仕途的渠道,缓解了阶级对立和社会矛盾,使平民百姓树立了“读书致仕”的愿望,对我国古代封建社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和稳定作用。

但是,科举制度最终走向了封闭与衰败,禁锢了思想,阻碍了中国文化教育的发展,延缓了我国近代化的发展进程。


(状元曹鸿勋殿试策)

虫
嘉靖四十一年会试,王锡爵的高光...

嘉靖四十一年会试,王锡爵的高光时刻,作为会元有四篇文章被选为呈文



《四书》



题目: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歡樂之謂其台曰靈台,謂其沼曰靈沼———王錫爵



马自强批:思逸語粹,發周民愛君意出,是文之最优者。



汪批:模寫周民歡樂之意,宛然在目。面詞復警拔,可以式矣。



袁炜批:說周民愛戴文王處,有味哉。




      聖君之役,得其心而又得其名也,甚矣,文王得民之深也。其趨事也樂,其稱名也美. ,非至徳,而能若是乎?孟子明賢者後樂之意,若曰:不忍用民之カ者,聖人之心也。顧國有不容己之...

嘉靖四十一年会试,王锡爵的高光时刻,作为会元有四篇文章被选为呈文




《四书》




题目: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歡樂之謂其台曰靈台,謂其沼曰靈沼———王錫爵




马自强批:思逸語粹,發周民愛君意出,是文之最优者。




汪批:模寫周民歡樂之意,宛然在目。面詞復警拔,可以式矣。




袁炜批:說周民愛戴文王處,有味哉。






      聖君之役,得其心而又得其名也,甚矣,文王得民之深也。其趨事也樂,其稱名也美. ,非至徳,而能若是乎?孟子明賢者後樂之意,若曰:不忍用民之カ者,聖人之心也。顧國有不容己之役,雖聖人亦不得以遂其心,盍亦觀諸文王乎?今夫臺也者。察符瑞而候禨祥者也,文王嘗以民カ爲臺焉。沼也者,時觀游而節勞逸者也.文王亦嘗以民カ爲沼焉。




      夫役之カ,能使民忘其勞,亦難矣,安能得其歡乎?文王之民,吾見載色載笑,翕然其交歡也。能使民從其令,亦足矣,安能致其樂乎?文王之民,吾見以夷以懌,油然其胥樂他。同心以相歡,自同カ以相濟;同情以相樂,自同聲以相勸,臺沼宜成於不日矣。民曰:吾王之徳,通于神明素矣。而是臺之崇,不疾而速,蓋神謀之成能,非百姓之與能也。名以靈臺,不可以彰默相之妙耶。又日:吾王之澤,洽于神人,和矣。而是沼之浚,勿亟而就,蓋神化之感通,非人カ之所通也。名以靈沼.不可以表幽贊之功耶。是知文王不沸民以從欲,故必得其心也;罔違道以干譽,故必得其名也。賢者後樂,不於聖人徴之乎?          嘗觀之《傳》日:“文王厚徳而廣惠,舍良而布思。”當時萬物不失其性.天下不失時以成萬材。乃知周民怙至仁,濡渥澤,真猶父母之孔邇也。故臺池之役,民將捐耕鑿而趨之。乃其成也,喜色相告,而援神以美其名。逮今誦靈臺之詩.而當時愛戴歡樂之情猶可想見。太和在成周,不信然哉?






《春秋》




题目:甲午,衛侯行復歸于衡(襄公二十有六年)————王錫爵




马自强批:严比整严,末歸譏晋景,上得傳意。




袁炜批:大道貴誠信,《春秋》之志也,此作得之






      觀誠信之能感人,而伯主貴戚之美見矣。此晋悼之誠以服鄭,子鮮之信以喻喜,皆《春秋》之僅見者歟。且夫伯駢行成,蕭魚所島會也。說者謂晋悼之誠,足以服人者何?蓋晋常争郯以兵,而鄭不服。至是,子展盟而禮囚歸,叔胯遣而侵掠禁,則推誠而不疑於鄭矣。是故鄭自茲會,惟晋是與。雖三駕之後,甘楚之執,而不敢晋悼之背者,非有所强也,其誠有足懷耳。不然,反覆之國,尋盟尋叛,其常也,而何能久於晋耶?噫,大舜舞千羽,而苗格以其誠在令外也。悼之於鄭,不亦庶幾也哉?




     鱄喜約言,衛獻所由歸也。説者謂子鮮之信.足以喩人者何?蓋鱒嘗從獻以出,而圖其歸。觀其菅外取重於成叔,盲道見悦於臧孫,則以賢而素信於人矣。是故喜日:君歸,必子鮮在。雖千乘之君,不重其盟,而惟:子鮮之重者,非有所私也,其信有足仗耳。不然,推挽之臣,或出或守,亦多矣,而何獨取於鱄耶?噫,小邪射恃季路而不盟,以其信在言前也。鱄之在衛,不可同語也哉。是則觀悼之服鄭於不令也,則知誠之不可以已也。觀鱄之喩:喜於不言也,則知信之不可以已也。




     晋景啓諸侯之貳,不誠信是務,而顧盟蒲以要之。《春秋》之譏之也,有以哉。雖然,悼得於撫鄭矣,而失於懷陳。鱄約喜於始矣,而不能庇喜於終。何也?喜之及難,免餘之譛行也。木門之托,亦戚矣。有陳非吾事,則士丐一人之言耳,豈戌陳之役?知蕾諸臣不與耶,故爲國以得賢爲本,而勸賢以去讒爲先。






《论》




题目:人君其尊如天———王錫爵




马自强批:事君如事天,萬世人臣之則也。子能浚發精思,闡明奧旨,文詞變化開闔,渾融古雅。如郢匠運斤,無斧鑿痕迹而自中矩度,讀之令人忠敬之念惕然興焉。其有神於臣紀大矣。宜錄之。




袁炜批:握域中之大權,曰天曰君。天運於上而不勞,君之尊與天并者以此。吾子獨得其意,而詞義高古,足以發之,必能以天事君矣。首薦允宜。








      人君之尊 ,天所命也;人臣之尊其君,亦天所命也。人君法天以治天下,故能獨成其尊;人臣事君如事天,故其君之尊益至。法天者.端拱于上者也;事君如事天者,盡職于下者也。端拱于上,是以運天下而不勞;盡職于下,是以任勞而不敢懈。運而不勞,以得其臣也。得其臣,則治成。治成,則君逸,而天下益仰其尊。勞而不敢懈.以體其君也。體其君,則政事理。政事理,則君無為,而益顯其尊于天下。此君之尊,所以上與天并,而實君臣之大分,天下之至理,非有所强焉者也。宋儒尹氏,知道者也,日:“人君其尊如天”,言人臣當知所尊也.明臣道也。而吾本人君之所以焉尊者言之,明君道也。斯二者,蓋互相發也。




      吾嘗觀諸天矣, 今夫天下之人孰不知天之尊者?古今孰不能言天之尊者?而欲求其所以局尊,則未易見也。將以其巍然峻極者言之歟?斯以形言天矣,未得其所以為尊也。將以其造育天下者言之歟?斯以用言天矣,未益其所以局尊也。夫五行之序,四時之紀,日月之照,雨露之濡,風雷之鼓震,此五者,天之所以為造育者也。使天而無以運之,則五者或失其統,而天之化機窒矣,何以為尊也?使五者不得其職,而必待于天自局之,則天不勝其勞,而其化機紊矣,又何以局尊也?天惟密運于上,而序之局五行,紀之爲四時,照臨之以日月,沾濡之以雨露,鼓動震蕩之以風雷,周流循環而不可窮,倏忽變化而不可測,萬物以生以成,而不知其所使。以馬非天耶,而主宰之者何也?以爲天耶.而天則何爲也?孰根柢是,而特不得其故?孰推行是,而特不得其端?於穆深遠,而後知爲夭之尊也。嗟乎,此君道也。




      帝王之盡君道者,莫如堯、舜。孔子稱:“惟天爲大,惟堯則之。”“君哉,舜也",“恭己正南面而已矣"。後世而下,可以想見其尊。而覽觀載記,堯、舜之時,亦多故矣。其大者,洪水横流.有苗弗率。而當其時.寇賊奸亢未除,禮樂未制,五教未明。天下之州牧,尚未得其理。宜二帝之不暇給,而所以能成其尊者,何也?則以君道運于.上,而臣職盡于下也。故洪水則禹洽之,有苗則禹征之,未嘗以勞ニ帝也。寇賊奸允,則皋陶掌之,未嘗以勞ニ二帝也。褸樂則變夷典之,未営以勞ニ二帝也。五教則契敷之,未嘗以勞二ニ帝也。九州十二牧,則四岳統之,未嘗以勞=二帝也。當時之臣,不以勞口其君,而皆各任其職.是能噂其君者也.是口事君如天者也。而二帝于其時,但見其地平天成而已矣,但見其舞干振羽而已矣,而上無勞焉。又但見其四方從欲而已矣,而上無勞焉。又但見其鬼神咸格,鳳凰來儀而已矣,而上無勞焉。又但見其五品以遜,百姓以治,萬邦咸寧而已矣,而上無勞焉。運而不勞,猶天之運也。不勞而成化,猶夭之于造育也。故天下後世知天之尊,則知二帝之尊。言二帝之尊者,必比于夭之尊。歴億千萬年而不改者,非有所強也。嗟乎,此君道也。




      故人君者,履大賓,握中樞。位日夭位,而天下之位莫加焉,天所命也。膺暦數,纉帝極,統曰夭統,而夭下之統莫加焉,天所命也。合天下邦國之奉祿日天禄,而天下之禄莫加焉,天所命也。人臣者受位與禄于君,而贊君以承天之統者也,亦天所命也。天將付人君以撫御四海之權,裁成萬物之道,而代其造育之功,則命之不得以不尊。天將使人君以獨成其尊,則不得不列百執事之臣,以各任其職。故君者,天所命以尊者也。而臣者,夭所命以成其君之尊者也。故君者,所制也.而非有所制者也;所事也,而非有所事者也;所則也,而非有所則者也。其尊也,天之道也。臣者,事君,以自顯者也;則君,以自治者也;行君之制,而致之民者也。其尊君也,亦天之道也。是皆天下之大分,而非有所強者也。故人君總攬天下之綱,宰持犬ド之柄,獨運于在上;而其臣奉君之政,承君之令、勤勞于在下。上下相成,而君所以益尊也。




        故禮之未備.是天之秩也不可忽也.而典禮之臣任之矣;樂之未作,是天之和也不可忽也,而典樂之臣任之矣;教之未敷.是天之叙也不可忽也,而敷教之臣任之矣;寇賊奸亢之未除.是所以謹天憲也不可忽也.而明刑之臣任之矣;州牧之未理,是所以洽天民也不可忽也,而方岳之臣任之矣;其或有蠻夷之侮.是所以致天討也不可忽.而將帥之臣任之矣; 其又或有水旱之警,是所以若天壽也不可忽:他,而捍突禦患之臣任之矣。人臣皆竭精盡思,惟恐遺其君以勞,所以亮天工也。人君坐而受成.運而不勞,所以體夭道也。體夭道者,君之本尊也。亮天エ者,人臣之所以成其尊也。




       故天下見其禮樂教化之行,而不見其勞,曰:是何文冶之神也!見其政刑之當,不軌之潜息,強夷巨寇之咸弭,而不見其勞,曰:是何武洽之神也!見其方國之乂安,捍夾禦患之有道,而不見其勞,曰:是何加意于民而拊循之,治之神也。若有以治之,而亦不得其端;若有以致之,而亦不得其故。至此,而人君之尊.果與天并,不可得而測也。其明也,日月之照,天之明也。其恩也,雨露之濡,天之思也。其威也,風雷之鼓震,天之威也。其政事之順布,五行四時之循環,天之順也。施之中國而愛戴,施之八荒海外而歸服,施之昆蟲草木而得所。施之舟車所至,人カ所通。凡有血氣,而莫不知所。故曰:“人君之尊如天,能与天运者也。”








策问第四问———王锡爵




马自强批:高世之節.經世之具,士君子所以提身而致用者. ,無出於此。子能以古雅之詞,發前修之美。品鷺無遺,而願學有在,足以占子之樹與蘊矣。敬服敬服。




袁炜批:評古,所以鏡今也。子於高世之賢,經世之傑,品藻劑量,錙銖不爽。末復以伊尹折衷之,尤見卓識。








     蓋聞植高世之節,而懷經世之具者,風采著於當時,聲實垂於後代。乃志士之遠圖.達人之宏軌也。此豈可與拘常攣俗,沾沾自效者道哉?所謂高世之節者,何也?超於風氣之表,立於波蕩之中。其視天下,若有所不屑者。即休之以威,誘之以利,而貞介之操確乎其不易也。有是節也,而衆望歸之矣。所謂經世之具者,何也?明於天地之故,通於帝王之略。其視天下,若無所甚難者。即授之以位,委之以政,而運量之能恢乎其不匱也。有是具也,而衆望歸之矣。夫節之立也,由於己;而具之施也,存乎時。時而用也,則達諸天下。不者亦以善其身,而傳諸後。是故趨然高蹈,匪以釣奇也;劃然遠播,匪以炊能也。其節誠修,其具誠在。ニ者備矣,是謂全徳。衆望攸歸,養盛自致,匪飾行而要名也。




      愚嘗執此以覽觀往昔,品鷺名流。蓋自三五以降,雖淳厚漸漓,而光岳之氣,蜿蝗扶輿.磅磚而鬱積者,往往鍾瑰偉之材,發寥廓之士。上下數千載間,未易以悉數也。姑舉執事所詢者言之。有處嚴穴之間,负天下之望,如段干木、魯仲連、嚴光、黄憲其人焉。諸葛亮、謝安,才猷未試之先,亦四子之倫也。有處廊廟之間,負天下之望,如汲黯.楊綰其人焉。范仲淹、司馬光,功烈未究之先,亦二子之倫也。




      夫干木逾垣万守,文侯式其閭,而東征之難息焉;仲連輕世肆志,平原屈其辨,而帝秦之議寝焉;蟬蛻軒冕之外,折街尊俎之餘,其遠致足稱也,嚴光高步穎陽;寄迹一絲之釣,而節義所激,漢鼎緊之,黄志潜修慎陽。比量千顷之陂,而風旨所感,士類慕。之奪奸雄覬覦之念,消士友鄙吝之萌.其高標可想也。之四子者,耽長往之趣者也。諸葛亮抱膝隆中,長吟梁父,隱然有卧龍之譽焉。逮感知三顧,遂奠鼎足之業。謝安陶情山水,高謝塵寰,蕭然有凌霞之致焉。及出當國柄,竟貽典午之安。管樂長材,東山雅量.民不失望,其在此乎?




      汲黯詰張湯之刻,斥公孫之詐。 直氣勁節,天子重之。淮南異謀有所憚而不發,固無假於重權也。其社稷之臣歟?楊綰居家不問生業,禄廪悉分姻舊。清名儉德,天下高之。京兆騶從聞相命而轍損,固無侯於歲月也。其縉紳之表歟?之二子者,樹匡世之績者也。范仲淹志抱先憂,而以天下局任。進百官之圖,綏西夏之旅。康濟弘略,不待奉天章之對,而才已見矣。司馬光學本不欺,而以國家局念。進五劄之規,持新法之諫。軫民至意,不待興元祐之治,而德已孚矣。庶士承風,田夫知姓,永世有辭,其在此乎?




      嗟乎,出處異致,心迹口觀,稱毁殊情,始終易態。聚盧而居,同開而處。以某問某,蓋有口吾不知之者矣。况身處嚴穴,而才猷未試者。或垢俗以動其慨,或疵物以激其清,而恒不免離群之誚。身居廊廟.而功業未究者。或矯聚以伸其志,或急節以赴其會,而恒不免徇世之嫌。久矣,夫聞望之難也。乃古之人令譽宜昭,無論遐邇久近,莫不仰休光欽懿烈。此豈聲音笑貌,率爾為之,而僥倬其或得者哉?無亦耿介拔俗,慷慨酬時,其節與具,有大過人者耶?今夫麟遊藪而仁氣揚,鳳巢阿而德禪著,幾相為感也。君子高世之節,猶是也。不言而天下信之,後世為準焉。即身之顯晦,弗論已。今夫水懷珠而川媚,石韞玉而山輝,實不容掩也。君子經世之具,猶是也。未行而天下信之,後世局準焉。即位之崇卑,弗論已。嚴光諸人所以負天下之望者,節也,而未始無其具。仲淹諸人所以負天下之望者,具也,而未始不修其節。




       向使砥礪亢矣,而不閑於具,則索之易窮.名昊取焉?若殷浩是已。弱冠馳聲清徽,卓越通人。伺其去就,蒼生ト其安危,可不謂名乎?而束之高閣之言,足稱達識,由其具之不豫也。才略具矣,而不植其節,則迫之易玩,功曷貴焉?若韓信是已。秉鉞東麾,三秦底定;巻旆北指,燕趙風靡,可不謂功乎?而易與之侮,切中生平,由其節之不立也。甚哉,名與功之不足恃。而高世之節,經世之具,所宜豫養而兼全者也。則干木以下,諸君子者是已。雖然,干木、仲連抗節亂世,貞矣。要其指歸,不合於大道。謝安矯情鎮物,談虚崇侈,君子不由也。若嚴子陵之逸致,黄叔度之宏宇,汲長孺之切宜,楊公權之廉操,諸葛孔明之大略,范希文、司馬君實之純徳,殆庶幾乎九原可作也。愚誠願爲執鞭欣慕之焉。然而,非其極也。




        執事謂,古人必有可法者,其惟伊尹乎?躬耒耜而樂堯、舜也,而世不以爲迂。湯始以幣聘之,囂囂而不顧也,而世不以爲伉。已而就湯,而世不以爲徇。翊商受命,纉服有夏,而世不以爲異。彼所以取信於天下者, 何其豫耶。應龍潜於深淵,靈幻倏爍,人睹其神而莫測也。及騰馳雲霧,上下天地,變化風雨,滋育萬類,人被其利而莫知也。蓋自- -介取予,推之千馴萬鍾,非道義而不屑也。高世之節,孰尚焉?然而非有心於潔己也。自匹婦耻不被堯舜之澤,而左右厥辟以式于九圍也。經世之具,孰周焉?然而非有意於趨時也。是故專美有商,高視千古,迄今莫與争功而較名者允也,其元聖哉!儒者有言:“寧學聖人而未至,不欲以一善而成名。"且志伊之訓,愚生夙聞之矣。執事幸勿以爲狂。




最后附送探花丁有余的一篇




《易》


题目:元吉在上,大成也———丁有余


丁士美批:認理精切,措詞古雅,可以爲文矣。


袁炜批:説井道大成,有奥思。




     聖人舉井上爻之占,而贊其局王道之極焉。夫王道,以天下各得其養爲極至也。上爻之元吉以之,宜聖人深致其贊歟。《象傳》之意,若曰:人君之養天下也,固貴乎盡其道,而尤貴乎得其時。道有未善,則治有所阻.不可以言成也。時有未値.則化有所限.不可以言大成也。今謂之元吉,是其于道也,既以得井養之義。元吉而在上,是其于時也,又復當井養之終矣。吾見出于朝廷者,徳意充周,既無不被之澤。施于海宇者,仁恩浹洽,自無不獲之民。


      由庶而富也,由富而教也。法制品節之詳已至,而極其至。由動而變也,由變而化也。鼓舞作興之術已深,而極其深。是蓋上之養民,如夭之無不覆,如地之無不載,蕩蕩乎各適其願,曽靡有于或遺民之見。養于上.如育于天之覆,如育于地之載,線線乎各遂其生,乂何有于不足信乎?盡善盡美,而不可以復加矣。非養道之大成而何?然則,取法于井者,亦以是而考其成焉,可也。


      雖然,周公于上爻之元吉,而必先之以有乎,何哉?蓋王道本于誠意,而《中庸》論參贊化育,必歸于至誠。至誠者,乎之極也。故堯以允恭而成萬邦協和之治,舜以允塞而致四方風動之休。二帝爲王道之成,皆誠爲之本池.此又不可不知。

ps:忘了这哪里看到过说丁有余脾气很温和,还曾经被老张请去给儿子们辅导读书




虫

明代科举搜检制度之搜身是件可怕的事情

一、乡试搜检

      明代乡试搜检极其严苛, “抑之以点名搜索防弊之法,以折其廉耻”,往往要 “屏去士子衣巾,被发趋走”,“将生儒人等搜发、垢面、guo体、跣足,不同于人道”。故常引起士子反感而弃考。如莆田刘子贤,“与同辈赴科场”,见“监吏呵逐搜检,法甚峻”,因而叹曰 “此岂待贤礼耶”,随即 “拂袖归”。乡试从隆庆元年 ( 1567) 开始,由督察院 “添委御史二员”充任外监试官 “点名搜检于大门外”,而 “内监试点名搜检于大门内”,即考生...

一、乡试搜检

      明代乡试搜检极其严苛, “抑之以点名搜索防弊之法,以折其廉耻”,往往要 “屏去士子衣巾,被发趋走”,“将生儒人等搜发、垢面、guo体、跣足,不同于人道”。故常引起士子反感而弃考。如莆田刘子贤,“与同辈赴科场”,见“监吏呵逐搜检,法甚峻”,因而叹曰 “此岂待贤礼耶”,随即 “拂袖归”。乡试从隆庆元年 ( 1567) 开始,由督察院 “添委御史二员”充任外监试官 “点名搜检于大门外”,而 “内监试点名搜检于大门内”,即考生入场要经过两次搜检。

(乡试要被搜的很彻底,放弃廉耻那种,散开头发tuo光光,到了让人觉得羞辱宁肯不考的程度。我们刚刚十几岁的鲜嫩的白圭也要被这样对待,丧心病狂泯灭人性了233333。圭:幸好考了两次就考上了,要是多考几次我会疯。张文明:从20多岁被搜成了老头子也没考过的人心酸飘过)

二、会试搜检

      相比乡试,会试搜检要宽松许多, “止就身搜检、举巾看视,不必屏脱衣服、剥露 体肤”,“盖太祖尝云: ‘此已歌鹿鸣而来者,奈何以盗贼而待之’”(对已经参加过鹿鸣宴的人就不能为所欲为了)其实质原因则是因参加会试的举人无论是知识水平还是社会地位都比参加乡试的生员有了很大提高,故不能再像乡试搜检那样脱衣露肤、被发赤足。(好现实)

三、作弊处罚

       明初对怀挟考生的处罚较轻,仅逐出考场、罚科。如洪武十七年 ( 1384) 规定,如果举人怀挟 “搜检得出,即记姓名扶出,仍行本贯,不许再试”。次年会试,举人李问 “怀挟文字”,礼部奏请如何处理, “上命发回原籍,殿一举”。成化初,加重了对怀挟考生的处罚,同时还增加了对纵容或替代考生、怀挟之军匠人等的处罚。嘉靖四十四年 ( 1565) ,对怀挟考生的处罚达到空前严酷的程度,“至三木囊头,斥为编氓”。即该年正月,世宗朱厚熜 “诏申严怀挟、传递之禁,犯者执送法司问罪,仍于礼部前枷号一月。”由于积习难改,抑或是心存侥幸,是科仍有考生怀挟,被当场抓获 “十数名”,皆被处以 “枷号礼部前,各杖发原籍为民”。隆庆五年 (1571) 会试第二场,浙江山阴县举人诸葛一鸣怀挟事发, “即受大械,削籍”。(老张做主考的那年)

      不要认为只有吊车尾的考生才会作弊,万历四十四年 ( 1616) 会元沈同和因怀挟、抄袭枷号后被遣戍,并罪及是科监临等官。(会元还作弊是何苦,还累及了监考官们。不过既然已经放榜成为会元了,那么应该不是殿试时怀挟被抓,就是会试考完放榜后才被告发?)

几则特别的作弊案例:

1、明中后期,考生事先“募善书者,蝇头细字写于金箔纸上,每页一篇”,“《经》、《书》俱千篇,厚不盈寸,然后将其 “或藏笔管中,或置砚底(土豪的手法)

2、又用药煮书于青布衣袴上,毫无行跡,将壁泥糁土,旋即拂净,则文字立见,名曰 《文场备用》”。(化学原理?黑科技)

3、万历十九年 ( 1591),应天府乡试“搜出某监生怀挟,乃用油纸卷紧,束以细线,藏粪门中”。(太拼了2333,这都能搜出来,乡试搜检果然细到可怕)

4、(太岳怒中一枪)明朝是一个专制官僚体制高度发达、皇权空前膨胀的时代。官僚产生腐败,皇权更是为所欲为。如身处王朝最高权力中心的万历皇帝竟以 “朕无以报先生功,当看先生子孙” 为由,特擢首辅张居正次子张嗣修为丁丑科榜眼,三子张懋修为庚辰科状元。负责搜检的官员、军士又怎能不上行下效。(我觉得高层大臣的儿子们科举时搜检应该会留些面子吧?)


翻滚吧 小敷衍

《穿到明朝考科举》
       穿到明朝考科举,听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部穿越、读书的耽美小说,一开始是冲着瞻仰的心态去看,里面大部分内容是说读书作文章,作者对明代的了解及列出的一系列参考书目令人叹服,在里面可以看到明代的风土人俗以及如何做题写八股,但也正因如此,此文比较费脑。甚至在看到里面主角发奋读书,自己都有了羞愧之情(我该去学习,不该在这看小说,我有罪)。里面的感情戏比较少,但是两个主角的互动自然,感情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感情线真的甜,超甜)。
       ...

《穿到明朝考科举》
       穿到明朝考科举,听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部穿越、读书的耽美小说,一开始是冲着瞻仰的心态去看,里面大部分内容是说读书作文章,作者对明代的了解及列出的一系列参考书目令人叹服,在里面可以看到明代的风土人俗以及如何做题写八股,但也正因如此,此文比较费脑。甚至在看到里面主角发奋读书,自己都有了羞愧之情(我该去学习,不该在这看小说,我有罪)。里面的感情戏比较少,但是两个主角的互动自然,感情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感情线真的甜,超甜)。
        文章首发在晋江,全文已完结,全文三百多章,大概在一百多章才有较多的感情戏,但之前的互动也一直很萌。总的来说,如果对平实自然的感情或对明朝风土人情和科举读书比较感兴趣的都可以去看看。

虫

太岳的科举二三事(第三期)--------隆庆五年

第一期第二期

时间到了隆庆五年,张编修已经成为了三辅张阁老,在这一年张太岳同志终于当上了主考官,吕调阳担任副主考(吕:难道一直逃不过给他当副手的宿命吗?)这一年老张麾下会试的同考官熟人很多,犹如未来阁老们的提前聚会,有申时行、王锡爵、王家屏、罗万化、赵志皋、许国、沈鲤以及李维桢等(详见下图)ps:谁说太岳小心眼嫉贤妒能的出来挨打,明明这么多后来的阁老都是他当政时提拨重用起来的。


作为主考官的太岳,先是喜滋滋的写了一篇会试录序,如下图


下面两图是这一榜的全部考题,我们可以合理怀疑礼记的题目是身为主考的老张出的。


作为主考官的老张会对全部优秀程文进行点评,下面我们会主要八...

第一期第二期

时间到了隆庆五年,张编修已经成为了三辅张阁老,在这一年张太岳同志终于当上了主考官,吕调阳担任副主考(吕:难道一直逃不过给他当副手的宿命吗?)这一年老张麾下会试的同考官熟人很多,犹如未来阁老们的提前聚会,有申时行、王锡爵、王家屏、罗万化、赵志皋、许国、沈鲤以及李维桢等(详见下图)ps:谁说太岳小心眼嫉贤妒能的出来挨打,明明这么多后来的阁老都是他当政时提拨重用起来的。



作为主考官的太岳,先是喜滋滋的写了一篇会试录序,如下图


下面两图是这一榜的全部考题,我们可以合理怀疑礼记的题目是身为主考的老张出的。




作为主考官的老张会对全部优秀程文进行点评,下面我们会主要八一下老张的批语,而在此之前需要先进行一波科普。

科普内容详见下图。简单总结一下就是,程文是选取本科各类考题中最优秀的答卷当做天下考生模范的文章。原则上选取的都是当科考生的原文,但从明中叶以后,公开在会试录、登科录上的文章都是经过考官润色过的,甚至很多时候,全文都是考官代作的,尤其到了明末已成为惯例。不过虽然是考官代作,但仍旧会署上某位考生的名字。同时,因为程文本身是考官代作的,其对程文的批语在某种程度上就变成了自吹自擂。————《明代会试判卷标准考》(考试研究2010年1月刊)


在本次考试中,老张代作了至少三篇程文,一篇《生财有大道》,以及他文集中收录的《辛未会试程策三篇》。在会试录中这几篇文章分别被挂到了会元邓以讃和第四名熊惟学名下(邓&熊:亚历山大),然后老张还装模作样的对自己的这几篇文章进行了批语23333

 下面我们八一下老张都批了些什么

《四书》程文(一):

题目:生财有大道。生之者重,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就是老张写的那篇生财有大道,里面提到裁汰冗员、冗费,一看就是老张的路子,在程文里夹带私货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作者:邓以讃(实际是老张)

沈鲤批:经国大计,具见此文。

许国批:理财要务,不出此数言矣,佳士佳士。

李维桢批:体格平正,词意醇雅。

王家屏批:务本节用,生财至计。此作发明亲切,盖常留心治道者。

吕调阳批:理财大道,发挥透彻。

张居正批:篇末归重节俭,是识时务者。

我:我严重怀疑以上同志有吹捧领导之嫌。

《四书》程文(二):

题目: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作者:史(这个字不认识)

申时行批:明x典雅,一洗尘x,xxx式矣。

吕调阳批:文意深厚,志于复古者。

张居正批:古雅之作。

《四书》程文(三):

题目:有安社稷臣者,以安社稷为悦者。有天民者,达可行于天下,而后行之者。有大人者,正已而物正者也。

作者:熊惟学

赵志皋批:xx简x,未说孟子自任意尤佳。

罗万化批:体格混融

吕调阳:庄重典雅

张居正:论人品事业,足观所养。

《易经》(一)

作者:李时英

赵志皋批:词约意精,究研二圣心法,尤有见。

罗万化批:词理精到,可以式矣。

吕调阳批:简当。

张居正批:精确。

我:看来这篇文章真是够精简的。

《易经》(二)

作者:胡时化

赵志皋批:庄重典雅,《易》义之极精者。

罗万化批:纯正古雅,深于《易》者

吕调阳批:典雅切实。

张居正批:善发序卦之义。

我:这位考生貌似写了一些卦象的东西,考官们纷纷表示不明觉厉。

《书经》(一)

作者:黄洪憲

王缉批:词简义明,录之,为浮靡者式

陆树德批:善发禹、皋责难之意

吕调阳批:典雅切实。

张居正批:醇正。

我:似乎是一位言简意赅不浮夸的考生,考官表示发出来让那些浮夸的小妖精们学习一下。

《书经》(二)

作者:方扬

陆树德批:意匝语精,可录以式

吕调阳批:知文王忧勤之心者

张居正批:得《无逸》之旨

《诗经》(一)

作者:刘克正

沈鲤批:小心昭事,极难体会,此作得之

许国批:思精词健,可以为浮靡者式

李维祯批:说理明切,措辞间健,录之

王家屏批:是邃养而有得者,可录

吕调阳批:能发文王敬事天,圣学也,独此作能发之

张居正批:简洁精奥。

我:敲黑板,大家都喜欢简洁精炼的文章。

《诗经》(二)

作者:萧彦

沈鲤批:词约意足,一结尤佳

许国批:首末二语x体会,录之

李维祯批:词严义正,深得文告之体

王家屏批:发明达人效顺之义,庄严有体

吕调阳批:文体庄重

张居正批:温雅醇正

我:一位深谙写作文头尾很重要道理的考生

《春秋》(一)

作者:吴秀

王锡爵批:对待森然可诵

吕调阳批:说好谋能任意足

张居正批:是好谋而成者

我:老张这题批语你是不是有抄袭吕调阳之嫌?

《春秋》(二)

作者:刘台(你们没有看错,就是那个开创学生弹劾老师让老张极没面子,万历要杀他,老张阻拦只削职为民,然后他又作死,最后铲除异己的锅让老张背了的刘台)

韩揖批(没错就是高拱的那位狗腿):词旨谨严,经世之见也,故录

王锡爵批:文有关x,取之

吕调阳批:谨严得体

张居正批:发明传意殆尽

我:刘台这篇文大概最大的特点是谨严?老张有你这位学生真是三生有幸

《礼记》(一)

作者:张程

申时行批:说理精当,措辞醇雅,可录

吕调阳批:文理纯明,经义之佳者

张居正批:词理精到

我:总算到你的老本行了,为什么不多说点?话说,治礼记的人大概是真的少,连考官都比别的科少,连本业不是礼记的申时行都被抓来批礼记了。老张:放着我亲自来

《礼记》(二)

作者:赵用贤(没错就那个反对老张夺情的六君子之一)

申时行批:有思致,有笔力

吕调阳批:体认明白

张居正批:亲切有味

我:下面有请赵用贤诗朗诵。“今天你送我亲切有味,十年后我还你一封弹章。皇帝赏我竹板烧肉,我老婆把它做成腊肉。啊~多么亲切有味~啊~我的恩师,你用千夫所指,送我靑史留下姓名。”ps:百度说张居正死后,赵用贤被重新重用,但万历二十一年被王锡爵排挤回老家。想不到你是这样锡爵23333

《论》

作者:邓以讃

沈鲤批:文势圆活,篇末豫养一说,更为探本之论

许国批:钟爱之意,发以高古之词。结中x于未荫,尤见恳切。

李维祯批:词意xxxx为君德x矣。

王家屏批:发明上天爱君之意,警切明畅而词复古雅,必有识有养之士

吕调阳批:议论正大,学识宏深,有养之士也,允宜高藎

张居正批:意义恳切,词旨微婉,盖素抱忠爱之忱者,首藎允宜

我:大家发现没有?王家屏和李维祯永远批的是同一份卷子,你俩要不要这么形影不离。

《表》

作者:方扬

陆树德批:文词庄雅,颂不忘规,是四六之工者

吕调阳批:讃颂中寓规讽意,是怀靖献之忱者,取之

张居正批:颂不忘规,且见忠薦

《策·第一问》

作者:史(不认识)

申时行批:君臣同游,祖宗朝泰和氣象,子能揄揚盛美。而末復獻規,忠想之意溢於言表。録之,以备采择。

吕调阳:開巻保泰,我祖宗垂範於前,我皇上紹美於後,真足以追隆古而陋近代。子能鋪張揚属,可謂識其大矣。末復以召對六善爲言.尤徴忠愛。録之,不獨以其文也。

张居正批:上下交而徳業成,我祖宗所以開泰保泰者,端在於此。我皇上光紹丕基,方將舉熙朝之盛典,隆至治於無疆。是作能鋪張揚属,而忠愛之意藹然,真足以爲今日保泰之助矣。

我:又是大型马屁现场,老张你的马屁拍的也很入戏啊,失敬失敬

《策•第二问》(这篇也是老张代作的,就是那篇“法不可轻变也,亦不可苟因也”)

作者:熊惟学(实际上是老张)

赵志皋批:指陳四弊,究法壅窒之故.深爲明切、是庸心於世務者。

罗万化批:四弊去則法行,確論池。

吕调阳批:指陳時事,深中弊源,蓋留心世故者,口敬。

张居正批:識時務者,謂之俊傑,子其人歟。

我:自吹自擂不尴尬吗?老张:我变法的小心思早已蠢蠢欲动,想尽一切办法夹带私货

《策•第三问》(这篇也是老张代做的,就是那篇“夫千钧之弩不以鼹鼠发机,万石之钟,不为尺挺成響”)

作者:邓以讃(其实还是老张)

沈鲤批:以英雄豪傑貴慎所養,極烏確論,亦足占所養矣。

许国批:非常之才,患無所養。覽子策以養之,素矣,他日吾觀其用焉。

李维祯批:評騭往哲,錙銖不爽。篇終歸本問學,是欲承三聖之道者,取之。

王家屏批:品騭精嚴,議論正大。瑰偉奇特之士,當即在子矣,歙服。

陈楝批:渾厚昌大之氣,沉潜幽取之思,無逾此作,錄之。

吕调阳批:詳論人物,所以考其識見。讀此策,可規其胸襟矣。

张居正批:學博識優,氣充詞贍,佳士也。

我:大家好像对这篇文特别推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是老张写的。不过,鼹鼠?又是鼹鼠

《策•第四问》

作者:黄洪憲

陆树德批:x八xx,条擬详尽,且詞氣峻整,力起xxxx。

吕调阳:辨論官材之法,講究詳明。且以賞罰二柄,責之用人者,最局有見,取之。

张居正批:鉴别品流,极局精当。官人之法,盡於此矣,錄之。

我:老张似乎很喜欢这篇文章,连批语和用词都丰富起来了

《策•第五问》

作者:吴秀

王锡爵批:指事口情,融會诸說,而歸本於内治。此可以佐經略矣,用錄以式。

吕调阳批:談說边事,如指掌上。且事以治内固守局本,尤局老成之見,壹胸中素有甲兵者耶?

张居正批:熟诣边事,洞悉虏情,非书生之見也。

我:一位边事谈的头头是道的考生,其实我有点怀疑这篇也是某位考官代作的

隆庆五年完

有想看某一篇试题全文的可以戳我,下一期大概是八嘉靖二十六年会试。最后感谢 @庶保令名李石麓 的技术支持。

虫

太岳科举二三事第二期——嘉靖三十二年会试(无黑料)


我们圭🐢在庶吉士毕业获得编修职位后,获得了担任嘉靖32年会试同考官(批卷子的)的机会,这一科的主考官是徐阶。

通过图1⃣️,可以发现一个亮点,会试录上的考官人名采用名字+字的格式,比如徐阶写作“徐阶子升”,而太岳当时写作“张居正伯端”,也就是说在嘉靖32年时老张其实字伯端?所以,圭啊,后来到底是谁给你改字叔大的,还不如伯端好听呢

图2⃣️-图3⃣️,我们太岳似乎主要负责批礼记、表和部分问策的卷子,可以看到张太岳编修对优秀试卷的评价(老张的评语好理性,一副就事论事的样子。从他的评语可以看出来,老张喜欢严谨、警健、内容有干货的卷子...

太岳科举二三事第二期——嘉靖三十二年会试(无黑料)


我们圭🐢在庶吉士毕业获得编修职位后,获得了担任嘉靖32年会试同考官(批卷子的)的机会,这一科的主考官是徐阶。

通过图1⃣️,可以发现一个亮点,会试录上的考官人名采用名字+字的格式,比如徐阶写作“徐阶子升”,而太岳当时写作“张居正伯端”,也就是说在嘉靖32年时老张其实字伯端?所以,圭啊,后来到底是谁给你改字叔大的,还不如伯端好听呢

图2⃣️-图3⃣️,我们太岳似乎主要负责批礼记、表和部分问策的卷子,可以看到张太岳编修对优秀试卷的评价(老张的评语好理性,一副就事论事的样子。从他的评语可以看出来,老张喜欢严谨、警健、内容有干货的卷子,很能反映他的性格啰)


注:批语的顺序是按照官职或者资历从低到高排,同考官里有两个姓张的编修,通过他俩在考官列表里的顺序,可以推测出批语是哪个张编修写的,我截的都是太岳的批语。

图4⃣️向大家展现了一场马屁大赛😂😂,在策问第一题里,众考官充分展示了拍皇帝马屁的功力(图四的张编修不是老张),杨郎中、胡编修、亢编修、张(春仁)编修、敖学士、徐学士你们是不是用力过猛了hhh

虫

太岳的科举二三事(含黑料?)

小黑料一


1⃣️根据《明代湖北进士地理分布及成因》里的数据,有明一代湖广举子中进士人数最多的一榜是隆庆五年,原因是什么呢?咱不知道咱也不敢问2333,但请跟我大声的喊出这一榜主考官的名字———张~太~岳。

正所谓,一人致富带动全村,一人得道带飞全省。


2⃣️有明一代,湖广一共出了7位一甲进士,其中2位状元,3位榜眼,2位探花,这7人中有三位出自老张的贡献(张嗣修、张懋修、萧良有)ps:其中还有一位榜眼和一位榜眼分别出自万历29年和44年,万历你这厮看到他们籍贯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心痛?



还是小黑料


明代对于科举冒籍采取严查,限制通过义男、入赘等方式高考移民(此处艾...

小黑料一


1⃣️根据《明代湖北进士地理分布及成因》里的数据,有明一代湖广举子中进士人数最多的一榜是隆庆五年,原因是什么呢?咱不知道咱也不敢问2333,但请跟我大声的喊出这一榜主考官的名字———张~太~岳。

正所谓,一人致富带动全村,一人得道带飞全省。


2⃣️有明一代,湖广一共出了7位一甲进士,其中2位状元,3位榜眼,2位探花,这7人中有三位出自老张的贡献(张嗣修、张懋修、萧良有)ps:其中还有一位榜眼和一位榜眼分别出自万历29年和44年,万历你这厮看到他们籍贯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心痛?




还是小黑料


明代对于科举冒籍采取严查,限制通过义男、入赘等方式高考移民(此处艾特申时行),更是严禁官宦子弟在父亲任职地考试,要求必须回到原籍参加(《明代科举仕子备考研究》)


而我们的张嗣修同学顶着江陵府的籍贯,参加的却是顺天府乡试(好歹你也掩饰一下下,比如入个赘这么的,连遮掩都懒得遮掩是不是有点嚣张?)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老张良心发现,张懋修被他打发回老家乡试了。



不黑的料


据统计明代考生选择治经典的人数为诗经>书经>易经>春秋>礼记,在明朝几百年科举历史中最多的诗经有34.6%人选择,最少的礼记只有7.6%的人选择。有人认为春秋和礼记学习的人少,是因为此二经经义繁多,题目互变,不好掌握所以学的人少(《明代三级科举录的文献价值》、《明代进士登科录体例解读》)

但是,我们圭就是这么不走寻常路的礼记男孩2333

从常理判断,因为学的人少,考的人少,那么教授此门课程的老师相对就少,水平也低,更何况是教育和江浙、直隶相比不那么发达的江陵地区,所以我们的白圭同学是怎么成材的?难道是靠自学吗?



附送一则纯属娱乐的料


考官在批阅卷子时会在卷子上写批语,最少两字多者100字,明代两字批语常见的有“典雅”、“纯正”、“清纯”(蛤蛤蛤,看你的文章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妖艳x货2333)、“精结”、“明确”、“得体”、“表佳”、“文体”、“词确”、“古健”、“典则”、“安攘”等。常见的四字批语有“明净可嘉”、“明莹老健”(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莹白如玉)、“得经传旨”、“文理俱足”、“明畅可嘉”、“典显可录”、“纯雅切实”、“词意严整”、“探本之见”、“经世之学”、“有用文学”、“清顺可观”等。


嘉靖三十八年(1559)会试,同考官都给事中赵某给举人张烈的《四书》义的批语是“精纯典雅,独超众作,佳士、佳士。”(叠字是风尚吗)(《明代乡试、会试评卷研究》)

扫文如抽丝

《伴读守则》by 溪畔茶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36493

  古风女扮男装文。架空明朝背景,寒门女主父亲早逝族人豺狼打小扮男装和寡母相依为命,为了活命也为了读书去给藩王王孙男主当了伴读,自己也拼命读到探花及第入朝为官。该狠就狠但本性还算正直的男主虽然喜欢女主但是看到女主喜欢当官不想困于后宅还是支持女主的,最终女主被诬陷与自己开蒙老师的女儿也就是皇帝生母有私,当着喜欢自己的太后脱衣自证,辞官回家和男主成亲HE。文笔不错,推荐。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36493

  古风女扮男装文。架空明朝背景,寒门女主父亲早逝族人豺狼打小扮男装和寡母相依为命,为了活命也为了读书去给藩王王孙男主当了伴读,自己也拼命读到探花及第入朝为官。该狠就狠但本性还算正直的男主虽然喜欢女主但是看到女主喜欢当官不想困于后宅还是支持女主的,最终女主被诬陷与自己开蒙老师的女儿也就是皇帝生母有私,当着喜欢自己的太后脱衣自证,辞官回家和男主成亲HE。文笔不错,推荐。

扫文如抽丝

《古代农家日常》by 坐酌泠泠水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507297

  穿越科举种田文。现代农学硕士女主魂穿架空宋,是寒门的农家遗腹子,秀才父亲在女主出生当天赶回路上意外去世,为了保住女主的命母亲谎称女主是男孩并在极品祖父母的虐待中把女主拉扯大。女主一边发奋读书接着科考不用全脱的优势一路六元及第,一边搞农业+商业赚钱,最终靠着各种政治建议和科技发明和杂交水稻拿到免死金牌恢复了女儿身,获封长公主,当上大司农,继续为大宋农业科技而奋斗。男主是皇帝特别倚仗的世家老臣之孙,和女主青梅竹马一起读书一起考试,喜欢上女主时一度以为自己是断袖w并为了女主坚决不娶妻。因为小时候被绑架过所...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507297

  穿越科举种田文。现代农学硕士女主魂穿架空宋,是寒门的农家遗腹子,秀才父亲在女主出生当天赶回路上意外去世,为了保住女主的命母亲谎称女主是男孩并在极品祖父母的虐待中把女主拉扯大。女主一边发奋读书接着科考不用全脱的优势一路六元及第,一边搞农业+商业赚钱,最终靠着各种政治建议和科技发明和杂交水稻拿到免死金牌恢复了女儿身,获封长公主,当上大司农,继续为大宋农业科技而奋斗。男主是皇帝特别倚仗的世家老臣之孙,和女主青梅竹马一起读书一起考试,喜欢上女主时一度以为自己是断袖w并为了女主坚决不娶妻。因为小时候被绑架过所以对破案特别感兴趣,最后是走了大理寺+皇帝密探的路,两人生了一儿一女HE。其实一点也不日常,王侯将相都有,但女主真的是在种田的哈哈哈。正剧文风,文笔不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