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科幻元素

81浏览    28参与
Youlicoo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图片]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转,悬崖。

        从此,最初的,非常珍贵的,到底是什么?是想要抓住的那个人吗?指尖触及的那一段滑腻的脖颈,指腹按压的那一小块凹下,又缓慢地弹起,手指移开的位置上多出一个青白的指印,手下的皮肤像是濒死之人特有的僵硬。他仔细地打量镜子里的自己:腐朽的白骨外包裹着一层苍白无色的皮,脸上的五官依旧是靡丽美艳的,只有一头干燥无光泽的银发提醒自己这个怪物,只不过是一堆腐烂的尸骨苟延残喘。

        可怜的怪物,你为什么还会活着呢?本该是得了终末病死去的,像其他的族人一样,逃不出命运密不透风的的囚笼,孤独地死去。不要谈什么复仇,振兴家族的话了,你知道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切都不一样了。

       本初是什么样的呢?那应该是怎样的,拜托了,请你告诉我。

-—————————————————————

        你会成为我唯一的……

        他拥抱着少女,鼻尖的少女鲜血传来的甜美香味冲淡了馥郁的花香,冰冷的胸腔里那颗心脏常年保持稳定的心跳,“如果是那样的话”,胸腔环绕的一股气体是催化剂,催化缓慢跳动的心脏,“殿下,我愿意成为你的妻子”,心脏快要炸开了。

        他想过他的新娘会以哪种形式嫁给他,会是怎样的表情穿过栽满银白色蔷薇的庭院,那应该是怎样的景象。裙撑撑起的裙摆盖住纤细的小腿,繁复华丽的克里诺林裙上嵌入一圈圈的花边,星星点点的宝石点缀着她如炭的黑发,纤细小巧的下巴轻扬,猫眼石般的眸子闪烁,明亮的光彩如油墨泼洒在这张精致的小脸上,这无疑是他一人拥有的美景。

         “作为王者,一生只有一个妻子,她身上可以背负荣耀和责任,但荆棘由你来背负。”

         父亲是这样教自己的,要宽容,对待自己的王后要释放自己的善意,让她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尊重,以心比心,换取她对自己全身心无条件的信任。

        信任。

        女孩的脸轻贴在自己的胸口,凹下去的一块衣料紧贴胸膛,呼吸平常,但是,低头凝视着女孩秀美的侧脸,略显圆钝的鼻尖,往下瞧去是红润如樱桃的唇,好像一切又不是平常,紊乱的心绪稍稍被梳理清。他挺直的脊背一点点弯下,脸庞一点点靠近,近了,近了,是这样的,他的脸碰到她的发,她的鼻,她的脸。他们俩的距离缩短,呼吸交缠,脸庞触及之际,她脸颊的温度融化他脸上的冰寒。

        “脸上温度有点高,这么温顺的样子,你生病了吗?还是说有其他什么原因?”

        “温度很高吗?不会吧,我的体温一直都很稳定的。等下,我摸摸。”她抬起头看了看自己,伸出右手向自己的额头探去,然后手又放下。“没有什么异常,心跳也是正常频率,我身上也没有什么症状。”她仰头望向他,眼神纯净无暇,浅色的眸子如同明镜倒映着他的脸,“卡拉姐姐,我没有生病。放心吧。”少女的脸上泛起的浅笑太过温柔,也许这样的时刻太过特殊,也许是她怀抱的温度太过适宜,也许只是因为自己的心柔软如水,那颗冰凉的心有物可暖。不只是义务。

        父亲大人,我的伴侣不只是“伴侣”,我的责任也不只是为了整个家族,我有所顾忌,我拥有的弱点使我成为不了一个合格的帝王,可是我心甘情愿。

         如果能够有可能,我也想见证你的白头,像你说的那样。

         I would rather have died in your arms than you face a lifetime without you.

         孤独是一个人的修行吗?

————————————分割线————

        他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萎靡艳丽的眉眼间常年堆积的郁气化开,唇上沾染的血液干涸,迷人又危险的气质越发醇厚,她久久地注目着,眼睛有些酸涩,大脑依旧清醒,不因些微的情绪外露而失去判断力。“我还是会的,怎么可能不会呢?”

        “我好像喜欢上了你。”

        “喜欢呢。”

        “所以毁掉吧。”少女掏出藏在头饰里的药丸,吞下它,接着她轻轻重新躺回他的怀抱,她合上眼眸,嘴角忍不住上扬,笑容甜蜜,是少女与心爱之人相拥的如愿之情。

          “再见了。”

          “眠りに落ちた花嫁。”

          “达成支线结局,获得成就:陷入沉睡魔咒的新娘结局。宿主君,还要继续进入世界吗?”

         “先不急着出去,请给我做个全身检查,再注射一针镇定剂。我需要冷静下来。”

         “怎么还会想起他们,真是无意义的事情。加大苯二氮草类剂量,这点功效远远不够。”

        他们,一个笑容软萌,那股粘人劲就像只小猫咪;一个银白头发散乱,金瞳高贵冷艳,看到自己的死亡不知道会失落成什么样。失落,自己怎么会同情他们,同情这种懦弱的情绪,真是恶心。又不是自己逼他们喜欢我,伤心难过和我有关吗?太可笑了,就算绝望也无所谓,谁叫你们偏偏对我生了欲望呢,恶心黏腻的欲,想要占有、控制、痴缠,这些情绪真是棒极了,美味极了。他哭泣的眼,他红肿的眼,最终充斥独占欲的眼,“如果能将你变成我的所属物就好了”,和那些男人一样,心神俱碎,越想得到越得不到。

        “真是抱歉。”

         那些被压制的情感,那摒弃的欲望,不管是否染上颜色,是否丑陋,都被剥夺的权利,造成这样扭曲的我。

        曾经是怎样的世界,灰白色,没有色彩的实验室,消毒水的酸味充斥在小小的一方空间里,记忆里所见的人没有具体的面容,统一的白大褂,防毒面罩遮挡住整张脸,只能从护目罩那一块分辨人与人之间区别。虹膜的形状,水滴的大小,眼白的占比,那些是区分,高矮身形难以丈量,可一些细节是无可替代的。

        “你怎么能想这些无意义的东西,低级的想法,果然还不够,远远不到我的期望。王教授,你的管教并不有效,我早就说过你的能力不行,现在连基本的培养实验体都不能做到完美,你还跟我谈资格。真是笑话。”

         “我要走了,A组还有其他的实验体等我去检视,我可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我先走了,有什么情况联系我的助手。”

        她还记得那双眼睛,以及当时她的动作,她走出实验室的脚步声,“残次品”伴随着一声细微的嗤笑声。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胸腔难受得要死,“那是痛吗?”

        “都是B组人,只是A组的备选品,她也太严苛了,剩下的这些孩子们再怎么选也比不过A组。”

        “你以为她是为这个生气吗?你不了解她我还不了解。她啊,”领头的人眸子微眯,他望向自己,“她是为这个,这个孩子——”

         “这个原本是她看中的,结果这个还是没到达那个临界值,她不满意啊。”

         “加大训练量,你,看着办,只要不死就行。”

         从那之后,世界还有什么颜色?

          欲望是恶心的。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是原罪,她身上有无法洗脱的罪名。

          她该死。

         她本是应该被杀死的,作为次人格,被衍生出来的时候太脆弱。没那件事的话,她应该会被主人格杀死。

          “你是谁,你这么小怎么会待在这里?你也是研究所里的人?”

          “你……你会说话吗?”

          “你怎么不反应呢?你是听不到吗?”

          “原来你是……你还这么小,怎么会……太可怜了。”          

           “他们怎么这样对你,太残忍了,你明明还只是个孩子。”

          “呆在这里好无聊吧,你呆在这里多少年了,有五六年了吧。”

         ……

         过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时间,他说出那句“今天是我值班,我带你出去看看好不好?”

        欲望成魔,翻涌在眼前的是浓烈如墨的颜色,我的世界最终还是没有颜色。

        我恨你。

        意识消失之前,门口多了好多人,视野里白大褂和防毒面罩重叠交错,眼睛感受的光亮逐渐黯淡,画面模糊直至消失。

         “She was Lo.Plain Lo in the morning. Standing four feet ten in one sock.She was Lola in stacks. She was Dolly at school. She was Dolores on the dottedline. In my arms, she was always… Lolita….”

          之后的事情……前所未料,她自己终究成了罪孽本身。

“待在我的身边,Sue。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

沉睡,苏醒,醒来你会看见什么?告诉我,你能看见什么?

“宿主,宿主,宿主,你的情绪波动太强,我觉得你需要调整自己的状态。之前穿梭的世界时空排斥力小,接下来的世界将加强吸力,你的身体受损程度已经到临界值了。”

“现在世界融合度到多少?”

“32%。”

“还没有到一半,还不够……回去吧。”

“教会那群家伙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实验还是要继续,呃,”她垂下眸子,悬浮灯衍射的光线错开,她身下笼罩的一层阴影面积扩大。

“新的开始来了。”

(未完待续)




Youlicoo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作者君#日常不想写文,偶然看到这张图就突然有种写文的冲动,美色还真是懒人的动力啊。不多说了,开始更文吧。ooc预警,毕竟一个月没更文了,剧情什么的都忘光了。(⊙o⊙)…还得缕缕头绪,多翻翻大纲。(这张图是B站搬运过来的,侵权立删。)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转,印象。

你是短暂的情缘,露水一般,只出现在清晨;当阳光驱散阴翳,我握紧你双手的速度能够赶上蒸发的速度吗?...

      #作者君#日常不想写文,偶然看到这张图就突然有种写文的冲动,美色还真是懒人的动力啊。不多说了,开始更文吧。ooc预警,毕竟一个月没更文了,剧情什么的都忘光了。(⊙o⊙)…还得缕缕头绪,多翻翻大纲。(这张图是B站搬运过来的,侵权立删。)

       魔鬼恋人   银之蔷薇

   转,印象。

你是短暂的情缘,露水一般,只出现在清晨;当阳光驱散阴翳,我握紧你双手的速度能够赶上蒸发的速度吗?我想要现在这样拥抱你,只是简单地用双手触碰着你,感受着你稳定的心跳,呼吸的频率平均,我还想要感受更多,我爱你可感知的一切。你是生命流逝的证明,我喜欢时间在身体留下痕迹,喷发的情感递增或递减;你的眼睛依旧如初,天真懵懂,尚带着对世界的好奇,真实美丽的眼睛展露心里的欲望,你这样的一面,我难以割舍的,更加用力爱你。

成为我唯一的伴侣吧。

让我更加用力的爱你。

更加深入的爱,揉入怀抱,四肢缠绕;烙入脑海,梦魇入眠;化为基因,一遍遍重复爱你的本能。Obsession,为你着迷,无论是对你的血,还是你的爱,令人上瘾的甜味,就让我们这样沉迷下去吧。

不要睁开眼。

真甜。

好甜。

真乖,听话。

命令的语气呀?我对绫人君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求你了,快告诉我答案吧,我真的很想知道。一直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到底是什么呢,一直被背叛,随时被抛弃的命运,我难道只是一件物品吗,依靠你们偶有的温情度过这一天天,一个又一个月?请你告诉我答案呢?我并不是想要这样的人生,糟糕透顶,只为某个人而活,失去独自存活的意义。

难道我只能当一个依附品吗?

 

“苏桑,曾经说过‘我们身处一个宇宙,世界却并不相识’,这句话是有什么深意吗?”女孩香槟色的金发长长的,发尾开叉,泛着暗淡的光,她的脸蛋肤色净白,眼尾抹开红晕,像是根茎腐烂的花朵,外表还是娇嫩的少女,底子已经发生了质变。苏冷蓦然想起很早以前听到的一句话,“失去了第一次,由少女变成女人,连眼神都会改变的。”

“什么会改变,这怎么看得出来呢?”

“哈啊哈,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看人的方式吗?已经不会假装不在意。”苏冷认真地看着女孩,她缓慢地扭头,视线中的金发滑下,手指敲击着栏杆的节奏按着某种旋律,“时空存在多个界面,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处于一个二维世界?”

【重回过去的唯一方法就是以超载光速的速度航行,据爱因斯坦证明,如果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一种永不耗竭的能源。

如果拥有足够的能源,超越时空存在可能。

我们可以把过去的“时间、空间”看作是事物能量释放后的残留能量信息因为“弦弧波”的因素重新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不同物质组成“生命”。也就是说,过去的时刻已经存在,只要通过相应的方式,我们就可以回到过去,某一时期、阶段。但是未来,由于还没有形成,所以我们是无法过去的。

那如果以自身的某些不能消失的能量为载体的话,再加上相对的更快速度,当时空上的两个点重叠时,形成“虫洞”,是否可以形成时空重叠?从一个世界传送到另一个世界,这样姑且可算为穿越到未来的一种方式吧。

自然界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但是你有没没有想过人体是不能承受的,这种实验根本就无法成功。

人体受不了,那人脑呢,如果找到一个足够承受压力的大脑,实验一定会成功的。

苏冷,你太年轻了。

你真是个疯子,算了,我也老了,你总是要成为下一个,这场实验我就不参与了。

谢谢您,李老。】

“二维世界的虫子怎么可能知道四维空间甚至是六维空间呢,世界是封闭的也是无法感知的,不知道整个世界的状态,被命运掌控的可怜虫子。”

苏桑站直身子,带着审视的意味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惯常眯着一双眼,狭长的眸子延长我与她之间的距离,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说出口后,我们似乎有了某种联系。我这是知道了她的一个秘密吗?可我好像能够理解琉辉君为什么这么痛苦,为什么大家会这样做,大家都是被某种力量控制的吗?我的血会这么招吸血鬼,被人叫做夏娃,也是这个原因吗?

一切好像更加让人不解了。

绫人君,叫起这个名字时心里还是会发痛,我还是喜欢他吧。只有依旧喜欢才会为他难过吧。

“还真是天真。”高挑的身子弯曲,眼睛里装进一张冷淡又美艳的脸,清凌凌的眸子看着人时会软化为温暖的形状,冰冷的手捧起我的脸,她的手指也是柔软的,触摸像是融化的巧克力。“你怎么会这样想,他可不是你以为那样简单,这是一种监视,也是惩罚呀。可怜的女孩。”

“你的心脏,有意思。”

脑子里所有的思绪都被女人接下来的举动揉乱,她的手指不知何时多出一张符纸,手指松开,符纸凭空消失在眼前。“这是解除禁制的符。还有这个,”她的头压下,温暖的柔软的唇瓣贴在眉心处,一触即分的吻,空气一般的轻微感,是被温柔对待的感觉。

 

“Aki,喜欢女孩子吗?”无神皓站在门口,他的手里紧攥着袖章,手指一根根放松,他看着女人移开身子,似乎瞄见他。“你站在门口干嘛?”女人的右手依旧放在女孩的后颈上,姿势依旧亲密,看上去真是“情深意重”。“这是做过什么坏事吗?啧啧,m小猫酱你怎么脸又红了,还真是敏感啊。你是想要……”“皓,够了。现在不是游戏时间。”女人放下右手,走到他面前,他的身高与他相仿,但平日里因为气势原因,总看上去比自己高上一截。“自己去玩去。”女人手放在双肩上,眼睛里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身影,“好吗?”

“好。”

这让他身后的Azusa看得目瞪口呆,他停止按压手上的伤口,发愣。“走吧。”无神皓转身朝他走过来,无视他的懵圈行为,拽着他的一只手往外走,脚步急切。

“还是安静点最好。”

女人扭头看她,眼神温柔亲切,恰如初雪消融。

(未完待续)

许甜.

第一章 顾下花开,逢意中人

第一章 顾下花开,逢意中人

林行思早早到了,约在了一处挺清静的咖啡馆,一边戳着面前的提拉米苏,一边等着来人。

水晶球在他身边转啊转啊,白雾翻腾,好似有些不耐烦。

每一个造梦师的水晶球都装着灵魂,造梦师能力的强弱,除了造梦师本身的技术,就是水晶球灵魂的高度。

林行思淡淡瞟了一眼泛着戾气的水晶球,水晶球立刻蔫了一样,沉了雾气。

“你好。”男声泛着冷气,水晶球警惕的不再绕动,待在林行思肩膀。

真帅啊。

林行思这么想着,起身扑了上去。

“哥哥,你缺御用造梦师吗?”

男人近乎比林行思高了半头,林行思抓紧了他的领口去看他的眼睛。

男人眼睛很黑,外面明明不冷。却带着凌冽与寒意。...

第一章 顾下花开,逢意中人

林行思早早到了,约在了一处挺清静的咖啡馆,一边戳着面前的提拉米苏,一边等着来人。

水晶球在他身边转啊转啊,白雾翻腾,好似有些不耐烦。

每一个造梦师的水晶球都装着灵魂,造梦师能力的强弱,除了造梦师本身的技术,就是水晶球灵魂的高度。

林行思淡淡瞟了一眼泛着戾气的水晶球,水晶球立刻蔫了一样,沉了雾气。

“你好。”男声泛着冷气,水晶球警惕的不再绕动,待在林行思肩膀。

真帅啊。

林行思这么想着,起身扑了上去。

“哥哥,你缺御用造梦师吗?”

男人近乎比林行思高了半头,林行思抓紧了他的领口去看他的眼睛。

男人眼睛很黑,外面明明不冷。却带着凌冽与寒意。

“顾逢意。”男人没把他拽下来,就那么低着头看着他。

“林行思,造梦师,我 27 了,年龄不重要!只要哥哥不是军人,我把我自己打包送给你!”林行思快速的说着。

“……”顾逢意沉默了一下,“我是。”

林行思手劲一松,往后跌去,被顾逢意拉住了胳膊。

“……无妨。”林行思又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顾逢意,“只要你愿意要我,什么都好说。”

 

关南梦会骂林行思卖队友的。

关南梦拉着她的女朋友来找他的时候,对桌男人那身联盟军装她再熟悉不过了。

她躲了那身军装 20 ,为了和她身边的人肆无忌惮。

完了。

身边人拉了她一下,关南梦勉强回过神。

“您好,关南梦。”

关南梦身边女孩,也是关南梦。只不过真正的关南梦为了应付、为了掩盖,给了她名字。

关北梦。

“这是……”我女朋友。

“我是她姐姐,关北梦。”

我们都想光明正大的告诉他们,这是我定下了一辈子的人。

可是不能。

 

顾逢意一眼就能看出来关北梦的身份。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终是不属于。

“顾逢意。”顾逢意起身,轻轻握了下手,“我不管联盟那些规则,不闻不问。”

复制品。

顾逢意说不出来这个词。

不归属于同一个世界,就是没有意义的吗?

“谢谢。”关北梦反应很快,她躲着联盟军队的人,求个安稳。

关南梦没说话,拉着关北梦坐下。

顾逢意和林行思交换了联系方式,闲聊,旁边两位女孩对坐吃蛋糕。

顾逢意推给林行思一块手表。

“我队特制的,如果联系不到我,就用这个。”

林行思是个妥妥的颜控,要颜值不要命那种。

“我也在军队里待过。”林行思看着顾逢意说,“我是六队的织梦。”

织梦。

联盟军队唯二的至境造梦师。

 

 

PS:没有单位的数字就相当于年龄呀,只是书中的年和现实不同,但是意思差不多。

至境,就是造梦师评级啦。

许甜.

人这一生,总得做点什么,犯点错,吃点亏,然后在什么邪路上不回头。


做出什么选择,分出什么平行世界。

在无数的时间节点,你和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你,交叉、相遇,性格不同、环境不同、经历不同……

但你们基因相同、样貌相同、名字相同、

就是同一个人。

他们称其为“复制品”。

造梦师忙着构造梦境,机械师忙着绘制图纸,研究员满世界抓人,有人被占了身份,有人忙着消灭他们,还有人藏着掖着,和另一个自己接吻。


“我不会去相亲的!”林行思在大床上打着滚,“我昨天做了三个梦境,什么破客户被把我整死!”

“林大公子呀!”关南梦给林行思丢着衣服,“是个帅哥,咱们就当去拓宽交际圈了啊!...

人这一生,总得做点什么,犯点错,吃点亏,然后在什么邪路上不回头。


做出什么选择,分出什么平行世界。

在无数的时间节点,你和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你,交叉、相遇,性格不同、环境不同、经历不同……

但你们基因相同、样貌相同、名字相同、

就是同一个人。

他们称其为“复制品”。

造梦师忙着构造梦境,机械师忙着绘制图纸,研究员满世界抓人,有人被占了身份,有人忙着消灭他们,还有人藏着掖着,和另一个自己接吻。

 

“我不会去相亲的!”林行思在大床上打着滚,“我昨天做了三个梦境,什么破客户被把我整死!”

“林大公子呀!”关南梦给林行思丢着衣服,“是个帅哥,咱们就当去拓宽交际圈了啊!”

林行思抱着水晶球猛地坐起来。

“你要借我的名义去私会你的小情人儿吗。”林行思笃定。

“……”关南梦顿了一下,“知道还问!”

“你会死的。”

“只要科技院那些吃人的心理医生不来找我,”关南梦把衣服一股脑丢给林行思,“老子就好的很。”

“那是不可能的,只要被人知道……”

“你姐姐我本事大得很,你不说,没人能知道。”

骗人的罢了。

你我都清楚得很。


Youlicoo


      刚刚在评论区里看到小天使的留言,所以我来蹭一波热度了!这里是大菠萝里的男神们的互动小剧场,无责任配对,不喜勿喷哈!谢谢🙏!

      修×苏冷

      慵懒的下午,时光流逝地也缓慢起来,花园里寂静无声,阳光缱绻地从枝叶孔隙中射下,温柔地照在女人的脸上。

        “偷得浮生半日闲……”...


      刚刚在评论区里看到小天使的留言,所以我来蹭一波热度了!这里是大菠萝里的男神们的互动小剧场,无责任配对,不喜勿喷哈!谢谢🙏!

      修×苏冷

      慵懒的下午,时光流逝地也缓慢起来,花园里寂静无声,阳光缱绻地从枝叶孔隙中射下,温柔地照在女人的脸上。

        “偷得浮生半日闲……”素白的手往上伸,虚虚地抓着那抹光。

        “呐,还真是调皮呢。”女人打了个响指,一张白符凭空出现,在阳光照射下,白符字迹上的光悠悠游走。

         “这个树懒,”女人挥挥手,白符化灰,“真是服了你。”

       认命地起身离开花园,女人走向城堡里。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懒,连洗澡都要人放水。”

       “……”青年闭眼睡觉,趴在椅子上形比树懒。真是无语了,自从她某次好心提醒他,戴耳机泡澡可能会引发静电,要不要换成无线耳机后,这个人就好像认定她好欺负,可以拼命使唤。

        按下按钮,输入几个数字,浴缸里的水汩汩流出。

       “洗澡。”

        青年缓缓张开眼,看了看苏冷,又闭上了眼。

         ……

         “怎么还不走,是想看我洗澡吗?果然女人的天性就是这样吧。”苏冷闻言,默默把水温调成100度。

          ——洗澡中——

         青年本想直接泡澡,可一转念想到女人的强迫症,以及久远的一次经历,还是脱了吧。

         “你怎么总让我帮你放水,我不是帮你把房间装成全自动声控的吗?”隔着玻璃,苏冷问出这个问题。

           “……”

            “好累。”

            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哼,很好。

          

         ——修视角——

         为什么还会使唤她,真是因为懒吗?修脱下内裤,全身没入热水中。不只是懒得动吧,是什么呢……水温逐渐升高,由最初的温热到现如今的滚烫,他伸展身体,调整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啧,还真是只小野猫。

        “一直以来,我忘了说,我很习惯你的存在。 ”

        “别以为我习惯你了,就可以随便放肆了。”

        ……


        我呀,可不是怕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孤独,只是怕你又做出什么威胁逆卷家的事。


      写到这里时,单曲循环播放的《Farewell  song》又放到开头。修的声音温柔入耳,体贴入微,十分适合自己现在的心情。推荐大家看文时听这首歌,感受修的别样风情。


        






         

Youlicoo

魔鬼恋人 同人文 银之蔷薇

一    初,缘起。                                             ...

一    初,缘起。                                                   

众生皆缘,相遇即为缘。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会是我?


    “博士,”身穿白色研究服的女人拦住身后的保镖,缓步走进房间里,“最近感觉如何?”

      

      “……”

       长久等不到回应,女人也不恼,她往前走了几步,接过旁边护士传来的手套。

 

        认真地套好手套后,喷上喷雾,女人转过身来。

          “研究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博士。”她拿起一杯营养液,双手紧握,走到窗前时,微微倾身递向那个背对的女人。

            

              “哦,”女人方才转身,她看着面前的人,神色漠然,眼睛匆匆扫过门外的几人,“你倒是厉害。”



         “出去。”

         “……”


          白色身影消失在视线内,她才拿起杯子,杯中的营养液在晃荡中浮出细腻的泡沫,“还真‘厉害’。”

             





         “嘶……嘶……嘶……”


         “目标检验中,身体健康,脑电波探测中,发现合适信号。”


           “准备输入,开始……”


           “滋……”


     

            “输入成功。叮……存档成功。叮……”


         “新世界投放中……”



New   World 

————————————————

淅淅沥沥的小雨,滴答滴答地敲击着青沥石,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正是春光无限好。少女撑伞自远方而来,绿色的裙随少女的脚步舞动,雨水模糊了裙上的图画,可伴着浅浅的雨霖铃,少女的面容更加清晰。

        她站在陷入深思的浅红发色的少年面前,弓身行了一个鞠躬礼。

        “苏冷。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新人更文了,坚持日更,希望大家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