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秘密森林

15.9万浏览    673参与
sekiwind

剧本分析 EP04


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上周刚说北极圈能不能回暖,结果传来斗娜终于接了秘森2的戏,群里的伙伴都炸了,跟过节似的✽-(ˆ▽ˆ)/✽✽\(ˆ▽ˆ)-✽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还没进群的伙伴一起来体验炸群的快感吧(*^▽^*)


剧本页数:P171

剧集分钟:5:26~7:01


6.箱型车内-白天

探组长口风,装傻的韩汝珍


剧本页数:P184~P190

剧集分钟:26:49~35:43


19.西部地检/始木办公室隔间-晚上

剧本:汝珍背对着门口坐在沙发上。始木走进后,本想坐在她面前,但发现汝珍似乎相当疲惫,蜷曲着身体靠在沙发上睡着。始木走向书桌,脱...


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上周刚说北极圈能不能回暖,结果传来斗娜终于接了秘森2的戏,群里的伙伴都炸了,跟过节似的✽-(ˆ▽ˆ)/✽✽\(ˆ▽ˆ)-✽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还没进群的伙伴一起来体验炸群的快感吧(*^▽^*)


剧本页数:P171

剧集分钟:5:26~7:01


6.箱型车内-白天

探组长口风,装傻的韩汝珍





剧本页数:P184~P190

剧集分钟:26:49~35:43


19.西部地检/始木办公室隔间-晚上

剧本:汝珍背对着门口坐在沙发上。始木走进后,本想坐在她面前,但发现汝珍似乎相当疲惫,蜷曲着身体靠在沙发上睡着。始木走向书桌,脱下外套并开始工作。窗外的光线逐渐变暗,不知过了多久。

剧集:在伸手之前黄始木先是咳嗽了一声,看看能不能把韩汝珍叫醒,见没醒于是想伸手去拍。

最终没有叫醒韩汝珍,黄始木转身离开的小表情很有意思,仿佛在说:唉,就让她睡一会吧。




剧本

汝珍:(突然醒来,伸完懒腰后看到桌前的始木,停下动作)

始木:(起身走向沙发,这才发现汝珍被身体遮住的嘴唇带着伤口)

汝珍:(因为始木看向嘴唇的视线感到不好意思)


这个角度能看到黄始木微微皱眉,可能是看到汝珍嘴唇的伤口。

换个角度就又变成死鱼眼了😂


跟剧本不同,剧里韩汝珍没有因为黄始木的视线而感到不好意思【至少我没看出来

毕竟人在刚睡醒状态下的敏锐程度是不高的




剧本里这场戏对韩汝珍的内心描写比较多,看起来很有意思。

剧本

始木:……你有男朋友吗?

汝珍:?(难不成?露出羞涩的笑容)怎么了?

始木:假设你们已经论及婚嫁……但韩刑警突然家道中落,婚姻破局了。南方会有多怨恨那个始作俑者呢?

汝珍:(果然想太多了)你在办情杀案件吗?我们家没什么好没落的啊?


当被人问有没有男女朋友时的第一反应,欢迎大家补充~~

一、TA可能想跟我交往;二、TA想了解or(关心?)我的感情生活

如果问这个问题是黄始木,凭韩汝珍对他的了解,估计第一反应都是震惊,一是他怎么关心起这个问题了,二是我们关系有这么要好了吗,都可以问这种问题了?,三是他想和我交往?【这个是我脑补过多

韩汝珍表情四连拍,真的好可爱呀哈哈哈哈哈

惊讶

害羞

无语



这个表情像不像平时我们八卦时的表情⬇️

剧本这一段台词没有给演员如何表演的提示,斗娜是真的把韩汝珍这个角色演活了



始木:(用空洞的眼神望着汝珍)

“汝珍看着始木的双眼,非常空洞、没有任何感情。反而因为始木毫无隐瞒、直直会看自己的眼神,突然感到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而转过头去。”

无意间知道了黄始木感情生活的韩汝珍不知道怎么继续于是开始聊案子😂,原本是调侃的话题在黄始木这里得到的都是很正式的回答,换个人问黄始木可能就不是这种反应了。



刑警的直觉


熟悉的傲娇(?)抬头动作


汝珍:(感受到始木应该知道些什么,思考了一会儿……率先发话)你家的电视有坏过吗?

韩汝珍没有追问,而是采取以退为进的方式,主动分享自己收集到的新线索,建立信任的开始总是其中一方先尝试。到了后面黄始木发现酒店的录像第一时间给韩汝珍看,就是正式确认信任关系。


我注意到韩汝珍面前的杯子跟黄始木给姜镇燮倒水的杯子不一样,所以我推断这是崔英事务官给韩汝珍倒的水,剧里很多次在西部地检喝东西都是用的一次性纸杯,所以韩汝珍用的杯子可能是为了凸显不同,当然也可能是剧组BUG😂


20.朴武成家/客厅-白天(几小时前,汝珍回想)

花絮这里导演夸赞斗娜采集指纹手法非常专业


22.西部地检/始木办公室隔间-晚上

汝珍:假设凶手连姜振燮也要一起除掉,一石二鸟呢?这样一来,就能解释他的手法了。

始木:(正想针对可能性提出意见)

汝珍:(抢先一步自己回答)这样的几率是在太低了。


被抢话的黄始木,这个眨眼皱眉的小表情一闪而过。第二次在汝珍这儿吃瘪,第一次是上一集被汝珍挂电话哈哈哈





23.西部地检/刑事三部走廊-晚上

汝珍:什么,我吗?我没有充满怨——(说到一半突然明白,拍拍始木的背)是女人!

剧里没有拍背这个动作😭




24.西部地检/大讲堂-晚上

闪回,永恩秀回想





阵阵腰封

苍天啊我炸了,斗娜确定演第二季了。

请直接带我去hospital

苍天啊我炸了,斗娜确定演第二季了。

请直接带我去hospital

阵阵腰封
刚写完甜掉牙的马上写了段离婚是...

刚写完甜掉牙的马上写了段离婚是什么恶趣味!!!

看了评论之后我想问,还有人能接受并想看离婚的剧情么???让我知道,写好了单独发。

刚写完甜掉牙的马上写了段离婚是什么恶趣味!!!

看了评论之后我想问,还有人能接受并想看离婚的剧情么???让我知道,写好了单独发。

阵阵腰封

秘密森林同人desserts两道

--

秋天了。

风变凉了,

开始有一点果实成熟的甜蜜气息。

心情很好,

忘乎所以,

只想发糖。

第二道请配合The beach boy的Wouldn' t it be nice食用。

--

1 肉桂味提拉米苏

黄始木又在还原案发现场,汝珍接到电话从龙山署赶到。

“场景还原?需要配合吗?”一进门就切换到了工作模式。

“嗯。我从后面勒着你,你挣扎向大门方向逃。”

“好。受害者是女性吗?”

“不,男性,身材瘦小,跟对方力量相差不大。”

“哦,那逃不远了。哎?这么快就被追上了?”汝珍被压在地板上用力挣扎,跟她相距不到10公分的黄始木四目相对,“然后呢?”汝珍停下来问道,“...

--

秋天了。

风变凉了,

开始有一点果实成熟的甜蜜气息。

心情很好,

忘乎所以,

只想发糖。

第二道请配合The beach boy的Wouldn' t it be nice食用。

--

1 肉桂味提拉米苏

黄始木又在还原案发现场,汝珍接到电话从龙山署赶到。

“场景还原?需要配合吗?”一进门就切换到了工作模式。

“嗯。我从后面勒着你,你挣扎向大门方向逃。”

“好。受害者是女性吗?”

“不,男性,身材瘦小,跟对方力量相差不大。”

“哦,那逃不远了。哎?这么快就被追上了?”汝珍被压在地板上用力挣扎,跟她相距不到10公分的黄始木四目相对,“然后呢?”汝珍停下来问道,“捅了几刀还是?”

“……”

汝珍抽出手来在他面前晃了下,“喂检察官?想到什么疑点了吗?”

“哦,没有。”黄始木回过神来,“……你力气太大,不符合设定。”说着跌跌撞撞爬起来。

“哈?”汝珍不服气地赖在地上,“我也可以不使劲的! ”

不使劲就更糟了。



2  薄荷橙味果冻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xnGhwfK 

仅仅是住在一起,黄始木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改变得那么大。经过最初一番虚张声势之后,韩警监还像工作时那样,大多数时间都在自己看书或者画画,并不需要特别的陪伴,偶尔聊两句当天的工作而已。

黄始木不确定这是不是就是一段关系的全部。

这次轮到他了,去美国进修一个星期。本来最后还有一天的自由交流时间,他临时决定改签了机票。

因为汝珍跟他语音通话的时候太客气了,还因为时差总是匆忙地讲不了两句就结束。

“等你回来再说吧!”她爽朗的声音消失之后,是过分的安静。

当一个人在心里占据了特别重要的位置时,连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以变得很介意。

一整夜的飞行时间,他都没有睡着。

打车回家,刚出电梯站在门口就听到里面热闹非凡。

开门,换鞋,从玄关转到客厅,眼前的一幕又让他不知该作何表情。

厨房料理台上放着两大袋吃的,像是把超市都搬空了,墙上的白板画着乱糟糟的涂鸦,他回来的日期被圈成了龙卷风。沙发茶几上摊着书,不怎么开的电视放着从来不看的搞笑综艺,餐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同时大声播着音乐,汝珍头上缠了不知什么像兔子耳朵似的发带,只穿了运动bra和田径短裤在拖地,开心时还随着音乐摇摆两下,跟着一起哼几句:

……And wouldn't it be nice to live together

In the kind of world where we belong

You know its gonna make it that much better

When we can say goodnight and stay together

Wouldn't it be nice if we could wake up……

黄始木有点想要退回到门口重新进来一次,却又被笑意黏住动弹不得。

厨房的烧水壶响起尖锐的鸣笛,他比汝珍快一步走过去揿灭了开关。

第一次看到汝珍完全手足无措的瞬间,随即绽开的笑容在澄净透亮的空气里晕出一圈圈金橙色的波纹,

风浪无声,音乐还在继续:

“……And after having spent the day together

Hold each other close the whole night through

Happy times together we've been spending

I wish that every kiss was neverending

Wouldn't it be nice

Maybe if we think and wish and hope and pray it might come true

Baby then there wouldn't be a single thing we couldn't do

We could be married

And then we'd be happy……”

阵阵腰封
又又又上班偷懒,真的需要一点黄...

又又又上班偷懒,真的需要一点黄始木的工作脑,不想工作啊啊啊啊,只想画我磕的cp。
人生的重大难题:如何画出心目中完美的黄始木~
汝珍相比之下真是天使了,怎么画都辣么可爱。

又又又上班偷懒,真的需要一点黄始木的工作脑,不想工作啊啊啊啊,只想画我磕的cp。
人生的重大难题:如何画出心目中完美的黄始木~
汝珍相比之下真是天使了,怎么画都辣么可爱。

sekiwind

剧本分析 EP03


马上就要到十一啦✿✿ヽ(°▽°)ノ✿撒花!!!!!!

北极圈啥时候能融化一点呢【别想了😔




剧本页数:P131~P138

剧集分钟:17:00~29:14


14.龙山警察局/重案组-白天

剧本:“随意点选着相关报道,突然有人站到身边,抬头一看——”

用手戳韩汝珍是剧里加的


韩汝珍的回答让黄始木无法反驳,这个表情很可爱

剧本里黄始木说导航一词时,标注了“准备离开”。但在剧里,则是被韩汝珍拉着出门

正面一次拍背(有声音,剧本里有),背面一次(剧本没有)

剧本:“从局长的角度看,这样的举动就像两人非常亲近似的”

韩汝珍提议自己开车,对应上一集黄始...


马上就要到十一啦✿✿ヽ(°▽°)ノ✿撒花!!!!!!

北极圈啥时候能融化一点呢【别想了😔




剧本页数:P131~P138

剧集分钟:17:00~29:14


14.龙山警察局/重案组-白天

剧本:“随意点选着相关报道,突然有人站到身边,抬头一看——”

用手戳韩汝珍是剧里加的

韩汝珍的回答让黄始木无法反驳,这个表情很可爱

剧本里黄始木说导航一词时,标注了“准备离开”。但在剧里,则是被韩汝珍拉着出门

正面一次拍背(有声音,剧本里有),背面一次(剧本没有)

剧本:“从局长的角度看,这样的举动就像两人非常亲近似的”

韩汝珍提议自己开车,对应上一集黄始木开车差点出车祸



15.车内-白天

剧本:“始木沉默开着车,汝珍今天特别多话。”

我理解为一方面韩汝珍想要跟黄始木建立共同话题所以才不停地说话,虽然依然很尴尬,不过黄始木竟然很配合地跟她对话也是可以了。另一方面,朴武成的案子让两人都面临压力,韩汝珍用调侃的方式来缓解压力,然而黄始木没GET到( ̄▽ ̄)"







剧本:汝珍:“(天呀……还是算了。看着窗外,勉强露出的笑容随即消失)…………到了必须上电视访谈的程度,你应该也被骂得很惨吧。”

剧集里韩汝珍一个很明显的叹气,也是发现跟黄始木对话不要绕圈子,应该打直球



即使看到阴暗面仍选择相信好人更多的汝珍




汝珍:其中一个是——(你吗?的眼神)

始木:(知道汝珍再看自己,依然专心开着车)

镜头切到黄始木,随即下巴有一个一秒不到的微动作,算是对汝珍的回应【?




汝珍:……(突然翻遍自己的口袋,拿出几颗糖果,放在始木车子的前挡玻璃下)你一定要抓到真凶,让那两个人的其中之一不要被免职。

始木:(瞄一眼)……


说完两人很默契的对视(剧本里无),BGM 흐릿한 감정(朦胧的感情)响起,黄始木的表情有点松动




16.小路/商店街前-白天




17.三温暖/屋顶-白天

剧本:“汝珍看着武成母身边大量的毛巾,感到相当难过。”

wuli善良的汝珍呀~~




18.三温暖/屋顶楼梯-白天

从人物的位置分析,韩汝珍跟奶奶坐在楼梯上即两人身份是对等类似朋友的关系,符合汝珍对待弱者的态度。黄始木站在奶奶对面,很明显就是询问者的身份。这是导演运用镜头语言来透露给观众的信息。




20.三温暖/屋顶楼梯-白天

汝珍:(轻抚着武成母的肩膀安慰)




22.三温暖/屋顶楼梯-白天

不近人情的审讯态度让韩汝珍不能接受,但黄始木发问怀疑的点时,韩汝珍也没有阻止。说明她也是看重证据不会被情绪左右判断的人。






23.三温暖前/路边-白天

汝珍:不是只有死掉的人才是牺牲者,因为犯罪而受到伤害的人都是牺牲者。

这句话也是本集剧本开篇引用的一句话。作者通过这段对话树立了两人的性格,也让观众好奇黄始木这个角色的背景故事。

韩汝珍说出这句话突出了她的同理心,然而黄始木在听这句话时的表情是不屑,在他看来汝珍有点过于理想主义,或者说天真。

黄始木说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因为家人的死去而受伤”这里映射了自己的父母,所以我觉得黄始木此刻情绪一定是有波动的,可能是汝珍的光芒让他觉得太耀眼了,下意识地让他想要逃离这份温暖。然后开车离去,并没有等汝珍上车。








剧本页数:P143~P144

剧集分钟:39:08~39:43


35.西部地检/走廊-白天

韩汝珍的反击,体验被挂电话的黄始木

剧本:始木:(挂断电话立即跑走) 

剧本是黄始木挂电话,剧集里韩汝珍挂电话让人拍手叫好👏




剧本:始木:(拨开恩秀的手)朴武成死亡前一天曾接到威胁电话。

拨开和甩开两词的动作力度不同,还记得上一集剧本里写黄始木“甩开”韩汝珍吗,这集对待永恩秀时用的是“拨开”,然而到剧集里黄始木没有甩开韩汝珍,倒是对永恩秀用甩开这个动作了,大家懂了吗~












贝叶斯
这是谁,我真不想不认识,你还我...

这是谁,我真不想不认识,你还我始木

这是谁,我真不想不认识,你还我始木

sekiwind

剧本分析 EP02

大家中秋快乐(*^▽^*)

不定期鸽的我在假期里终于写完EP02了,写的过程中伴随着间歇性焦躁😂

这两天二刷了罗小黑,顺便把TV又重看了一遍,真的超级萌,又很治愈,对于社畜的我来说是一剂安慰,推荐去看哟

以及,惯例——来加群唠嗑呀~~~~~~~~~一起讨论S2,一起作法求斗娜接剧_(:з」∠)_




剧本页数:P86~P89

剧集分钟:15:55~19:35


22.龙山警察局/入口-晚上

剧本里汝珍只有一次抓胳膊的动作设计,但这里斗娜加了一次

第一次抓胳膊,远景 (剧本里无)


第二次抓胳膊,近景(剧本里有)

两次抓胳膊相同点都是汝珍抓住后迅速地放开了...

大家中秋快乐(*^▽^*)

不定期鸽的我在假期里终于写完EP02了,写的过程中伴随着间歇性焦躁😂

这两天二刷了罗小黑,顺便把TV又重看了一遍,真的超级萌,又很治愈,对于社畜的我来说是一剂安慰,推荐去看哟

以及,惯例——来加群唠嗑呀~~~~~~~~~一起讨论S2,一起作法求斗娜接剧_(:з」∠)_




剧本页数:P86~P89

剧集分钟:15:55~19:35


22.龙山警察局/入口-晚上

剧本里汝珍只有一次抓胳膊的动作设计,但这里斗娜加了一次

第一次抓胳膊,远景 (剧本里无)




第二次抓胳膊,近景(剧本里有)

两次抓胳膊相同点都是汝珍抓住后迅速地放开了,与剧本里被抓住后黄始木“马上甩开”形成鲜明对比,这个甩手动作到很像用在后面永恩秀去黄始木家里被他甩开手的情景。

我很喜欢演员和导演在这里的演绎,在前面韩汝珍主动伸手示好时黄始木没领情,这时候情商超高的韩汝珍应该有所感觉到黄始木的生人勿进气场,第一集初遇就已经有所表现了。所以在这里韩汝珍抓黄始木只是因为如果不让他停下来就不会给自己答案做出的动作,然而抓住后立刻就收手,分寸拿捏的很好。






23.龙山警察局/二楼走廊-晚上

黄始木完全没有一点外人的样子,在警察局里随意开门查看😂,现实中怕不是要被打死






24.龙山警察局/证据保管室-晚上

第一次挡屏幕被推开(剧本里有)



第二次挡屏幕被打开(剧本里无)

剧本⬇️

汝珍:(指着最上面的号码)这个?(又想用手遮住荧幕)

始木:是电视公司,我打的。

剧集里是韩汝珍问黄始木➡️黄始木没反应➡️韩汝珍用手遮屏幕被打➡️黄始木回答






剧本页数:P93~P106

剧集分钟:26:05~47:34


37.法院/407号法庭-晚上

在音乐分析这集时,我说过这俩人开车从白天开到晚上,是不是吃了个饭去的现场。拿到剧本后发现原来韩汝珍找黄始木的时候就写的是晚上,是导演把这场戏的时间改到了白天。不过话说到这里,韩国晚上法院也开庭吗?




38.法院/走廊-晚上




39.法院前-晚上

黄始木左右手都拿着东西没有看到车钥匙,但两人走到车旁边一声解锁音是第三只手按的车钥匙吗?这段我来回看了四遍确认黄始木左手拿的只有衣服,只能说这里是镜头外的剧组人员开的车锁了,小bug发现❤

剧本:黄始木先上车,韩汝珍后上,然后把资料放到后座。 

剧集:两人同时上车,韩汝珍非常“熟练”地接过资料放到后座

原句“始木对汝珍的举动毫不关心”,剧里当汝珍接过资料,黄始木明显楞了一下,突然有点可爱是怎么肥四





40.街道+始木车内-晚上

这段直接上剧本两人的OS就行了

始木:(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失误,虽没受到惊吓但心中感到混乱)

汝珍:(稍微感应到始木的心理状态)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开?





41.武成家前/巷弄-晚上

韩汝珍先于黄始木发现出租车司机被举报,黄始木心里估计暗暗地小惊讶了一把





42.公寓停车场-晚上




39:50~47:34

47.武成家/客厅-晚上(现在)




48.武成家/客厅-白天(始木假想)





49.武成家/客厅-晚上(现在)

"汝珍小心翼翼的靠近,脚下不小心踩到某个东西,它似乎无声尖叫着。一看,原来是掉在地上的刀。"

剧里踩到的是垃圾【?

盯着韩汝珍的电击枪的黄始木表情很有趣


前面还是害怕,后面黄始木说出了实情,韩汝珍就像铁哥们一样鼓励黄始木出击。不过我想截的是黄始木这个表情233



这里韩汝珍抓住黄始木说出了对他的担忧,很暖。重点是剧本里黄始木没有甩开,可能也许是韩汝珍放开得早😂

汝珍:那个——(在黑暗中抓住始木)

始木:(看着她)

汝珍:姜振燮当时出现,如果是偶然呢?

始木:(沉默,知道汝珍想说什么)

比较可惜的一点是剧里这里黄始木没有跟韩汝珍对视😭







50.武成家前/小路-晚上

剧本:「呯呯!」两人再次从围墙另一边跳回公寓停车场,双双发出响声。始木笔直走进车内,汝珍回头看了几眼武成家,也坐上了副驾驶座。 

这段直接减掉没拍😂



51.始木车内-晚上

特别会为他人考虑的韩汝珍,以至于黄始木听到来自他人的关心时有点惊讶,虽然面无表情但语气变得有点“软”【?什么乱比喻




出现了!我们,当然此时的我们非彼时我们。




52.道路旁/晚上

剧本:“汝珍回头看始木,笑着挥手。”

剧里汝珍抱着笔记本,点头(勉强)微笑,我觉得这种处理更符合当时的心境。






剧本页数:P109~P110

剧集分钟:50:59~52:46


57.龙山警察局/重案组-白天

“什么”这个语气很可爱(*╹▽╹*)




说完就挂,活该单身2333

韩汝珍第一次吐槽黄始木不关心人情世故,放心某人后面会打脸的【笑





Strawberry_

[黄始木X韩汝珍]🍓适婚年龄

*早些日子传来了秘森2的消息 太激动了 发库存一篇

*等斗娜确认出演的消息再更啦୧((〃•̀ꇴ•〃))૭⁺✧

(库存余额约⑩篇 我也不知道为啥没发Σ_(꒪ཀ꒪」∠)我怎么这个亚子

*流水账文笔 短篇 无前文关联


黄始木似乎察觉到金政本对韩汝珍有些好意。先是平常就偶尔偷看韩汝珍,或是像冲咖啡递纸巾这种不起眼的小体贴。再是收到信息询问韩汝珍平时喜欢吃什么。


不对,韩汝珍喜欢吃什么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问我?黄始木百思不得其解。


有次特检聚餐因为最近著名钢琴家被杀案沸沸扬扬,大伙聊着案件,继而聊到了弹钢琴这一项技能。


“金大师的死真的好可惜啊!我觉得弹钢琴的人真的很有魅力呢!”崔英说...

*早些日子传来了秘森2的消息 太激动了 发库存一篇

*等斗娜确认出演的消息再更啦୧((〃•̀ꇴ•〃))૭⁺✧

(库存余额约⑩篇 我也不知道为啥没发Σ_(꒪ཀ꒪」∠)我怎么这个亚子

*流水账文笔 短篇 无前文关联


黄始木似乎察觉到金政本对韩汝珍有些好意。先是平常就偶尔偷看韩汝珍,或是像冲咖啡递纸巾这种不起眼的小体贴。再是收到信息询问韩汝珍平时喜欢吃什么。


不对,韩汝珍喜欢吃什么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问我?黄始木百思不得其解。


有次特检聚餐因为最近著名钢琴家被杀案沸沸扬扬,大伙聊着案件,继而聊到了弹钢琴这一项技能。


“金大师的死真的好可惜啊!我觉得弹钢琴的人真的很有魅力呢!”崔英说。


“是的呢!我也觉得。”韩汝珍附和着说。


的确,漫画中男主人公弹钢琴那对修长的双手,陶醉的表情,是挺吸引人的。


“是嘛?我刚好就会弹哦。”金政本心想着,我展现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张健瞪了金政本一眼,心想这小子可是越来越直接了。


“哎?你什么时候开始会弹钢琴的啊?”


“中学音乐课学的了,到现在都没弹过了,因为弹得不怎么样。”金政本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不过,始木也会弹呢,还比我好。对吧?”


不小心提起了钢琴一事,才想起曾经的惨痛经历,马上搬出黄始木也弹钢琴的事却又不经意把自己给比了下去。真是心情复杂。


“啊!真的吗?”


“黄检察官nim也太厉害了吧!”


大伙发出异样的眼光,都不敢相信金政本所说的话。


黄始木无表情地看着大家眨了一下眼,并没有回答。


韩汝珍原本也只是埋头吃着烤肉边听着他们的对话,突然停下筷子抬起头向黄始木投以惊讶又带点欣赏的眼光。


金政本似乎察觉到了韩汝珍不一样的举动,便开始转移话题。


“不过,他也只有音乐和学习好。论校园生活还是不够我好呢。”


“啊是的,他是学生会长。”黄始木附和着金政本,似乎也察觉到金政本的用意。


“哎,学习好一样就够啦。学生时代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嘛。”韩汝珍说。


“那也不能一直都这么好嘛,长期霸占学校第一的位置哼真是的。”


“哟,你开始羡慕我们检察官来了嘛。”


“没有啦没有啦。只是说说而已。”


*

一日。两人刚结束案子,经过汉江公园,情侣一双一对地坐在草地上。


“你觉得政本他怎么样啊?”


“内?”韩汝珍对黄始木突如其来的提问感到诧异,“你突然之间在说什么呀?”


“没有,我看他对你好像有点意思的样子。”


“哎不会吧...他这人怎么说呢?人是挺爽朗,但对于我而言只能作为朋友。”韩汝珍直截了当地回答了黄始木的问题,“等等,你不是在给我做媒吧?”


“没有,我纯粹问一下。”


“警告你哦,不要乱给我做媒哦!倒是黄检察官你才应该要为自己打算一下吧。”


“内?”


“你年龄不是比我大吗?”


“嗯???”


“若是没有喜欢的人的话,那就喜欢我吧。”


韩汝珍从口中突然蹦出了这句话来。


“为什么?”


“与其孤独终老,不如抱团取暖啊。”韩汝珍吐了吐舌,对他说,“反正适婚年龄都摆在眼前了…不,是都快过了…”


ʕ •ɷ•ʔ嗯?


阵阵腰封

秘密森林同人pinchos五则

-
-
长文想到梗也有点更不动,先放放着等它自己变圆满一点。很偷懒随便捏了几段,在西班牙北部管这种一口可以吃掉的小零食叫pinchos,足够多也抵得上正餐了。

1

汝珍:“黄检察官,就准备一直这样一个人过下去吗?”

黄始木:“嗯。”

汝珍:“恋爱什么的,也不要谈吗?”

黄始木:“我不可能。”他答得声音很轻,语气却很有自信。

她的沉默给这个话题划上了休止符。

过了几天,汝珍去相亲了。

黄始木:我为什么又在地板上醒来?

2

汝珍:“黄检你看那个美女,腿好漂亮!是不是! 哇怎么长得。”

黄始木:“……”

汝珍:“哎哎哎你看,三点钟方向有低胸装,笑容也好甜啊,我的心都要化了,喂...

-
-
长文想到梗也有点更不动,先放放着等它自己变圆满一点。很偷懒随便捏了几段,在西班牙北部管这种一口可以吃掉的小零食叫pinchos,足够多也抵得上正餐了。

1

汝珍:“黄检察官,就准备一直这样一个人过下去吗?”

黄始木:“嗯。”

汝珍:“恋爱什么的,也不要谈吗?”

黄始木:“我不可能。”他答得声音很轻,语气却很有自信。

她的沉默给这个话题划上了休止符。

过了几天,汝珍去相亲了。

黄始木:我为什么又在地板上醒来?

2

汝珍:“黄检你看那个美女,腿好漂亮!是不是! 哇怎么长得。”

黄始木:“……”

汝珍:“哎哎哎你看,三点钟方向有低胸装,笑容也好甜啊,我的心都要化了,喂,看到没有?”

黄始木:“……”

汝珍:“啊我忘了,黄检一点感觉也没有吗?不觉得漂亮吗?”

黄始木:“没什么特别的。”

汝珍:“切,你的人生少了多少乐趣啊。奥么,那个欧巴好帅,得有185以上吧! 肩膀好宽啊。哎黄检不要挡到我了。”

3

黄始木:“这是什么?”

汝珍:“噢,我包上的挂件,质量不好,总是掉下来。”

黄始木:“是什么周边吗?”

汝珍:“嗯,不过可能不是正版吧,南海小摊上买的--” 呃说漏嘴了!

黄始木用下巴看人:“切……”

汝珍:“……呃……检察官你别学我的口头禅了,你学不像,而且不是这么用的!”

4

医生:“上次跟您说过了吧,不能让患者有太大的压力和情绪起伏。”

汝珍,左腿上包裹着石膏,非常抱歉地:“我知道,可是……”

黄始木头发凌乱猛地推开诊室的门,两人相视无言。

这是代价,

也是无可避免的。

5

在老家的聚会。

汝珍:“这是我爸,这是我妈,这是我弟弟,这是二弟,这是妹妹,这是妹夫,这是外婆,这是舅母,这是叔叔,这是大伯,这是……”

黄始木一一沉默行礼。

酒过三巡,亲戚们喝醉了又笑又闹吵成一团,有人提议,“有请我们黄部长检察官唱一首怎么样! ”

“是。”

“让你做什么还真的就做什么啊! ”汝珍一把夺过话筒塞给妹夫,“快溜。”

外面是金苜蓿开遍的夜晚。

不知是谁,低低哼起《冬柏小姐》。

阵阵腰封
想到一个梗,可以更新第九节里。...

想到一个梗,可以更新第九节里。但还需要再想想。

想到一个梗,可以更新第九节里。但还需要再想想。

江潮

[黄始木/韩汝珍]藏象

*秘森s2定了,把这篇重放出来下

*随便看看


婚后休假,汝珍窝在家里,吃完晚餐洗碗,意兴阑珊涂鸦累了,放下笔趴在桌边,望着客厅一个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工作的人歇了会,“四平八稳啊,四平八稳,真是。”她端详片刻,感慨着啧了一声,不经意翘起嘴角,随后突然又像心血来潮似的,“……我说,”汝珍清了清嗓子,提高声调,很快就已经驾轻就熟、难辨真伪地装成了一脸严肃,“生个孩子吧,我们。”她问,朝对方,“好不好?”

“对方”这个时候刚巧整理完资料,纸张堆叠在掌心,摇摇欲坠。他坐在茶几旁边,听见声音抬头,仿佛不动声色,事实却飞快又生疏地小幅度眨了眨眼睛,“小孩?”尽管嘴唇红润,声线与语气依然平静得要命。...

*秘森s2定了,把这篇重放出来下

*随便看看


婚后休假,汝珍窝在家里,吃完晚餐洗碗,意兴阑珊涂鸦累了,放下笔趴在桌边,望着客厅一个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工作的人歇了会,“四平八稳啊,四平八稳,真是。”她端详片刻,感慨着啧了一声,不经意翘起嘴角,随后突然又像心血来潮似的,“……我说,”汝珍清了清嗓子,提高声调,很快就已经驾轻就熟、难辨真伪地装成了一脸严肃,“生个孩子吧,我们。”她问,朝对方,“好不好?”

“对方”这个时候刚巧整理完资料,纸张堆叠在掌心,摇摇欲坠。他坐在茶几旁边,听见声音抬头,仿佛不动声色,事实却飞快又生疏地小幅度眨了眨眼睛,“小孩?”尽管嘴唇红润,声线与语气依然平静得要命。

“嗯,要跟你很像的那一种。”她点点头,表情认真,踩着拖鞋端着玻璃杯走过来,双腿蜷缩坐进了沙发靠垫,露出小半截脚踝。这套软垫还是自己搬进来以后才去买的,最初的沙发颜色暮气沉沉,老气横秋,温度也总是冷冰冰,一点都不可爱!根本没法舒服坐人!

他于是转过身,盘腿倚靠茶几,手肘压在桌面上,十分安静地凝视她,那个架势就像在较真审阅一份枝繁叶茂、艰深复杂的文件。很暖很暖的暖黄光线泼洒下来,晕染了淡灰色T恤,“……不要了吧。”许久以后,他却忽然说,继而挪开眼睛。

“哎,”汝珍沉默了几秒,仿佛疑惑又不满,“为什么?哪里不好?”与此同时她抬起胳膊,使了点儿劲儿,试图把人徒手拎上沙发。

于是他依循着对方气力,很乖顺很端正地就坐到了沙发边缘,略微低头,手握膝盖,T恤领口露出来的后颈上汗毛细密,发尾在光线变换中显得金灿灿毛绒绒的,“像我,”随后平淡道,口吻陈述,实事求是又波澜不惊,“没什么人喜欢。”

“喂!”结果对方听见,顿时怒瞪起眼睛,下一刻已经拿巴掌拍在了他肩膀上,“什么叫‘没什么人’啊?!”她重复道,脸颊涨红,腮帮子也气咻咻地鼓了起来,简直快变成氢气球飞到天上去了,“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啊黄检察官?我难道不算是个人吗?”

黄始木一愣。

“……一个人喜欢。”沉默几秒,他突地侧过脸,抿了抿嘴,好像是勉为其难又好像是精益求精地换了个数量词。

“哎,真是。”对方这个看起来风轻云淡的态度是最让人要没有办法的,仿佛一只安静蹲伏、慢条斯理的刺猬,何况“没什么人喜欢”和“只有一个人喜欢”,如果细致分辨,听上去也不知道是哪个更惹人生气一些。

汝珍盯了他好一会儿,又想气又想笑,最后哭笑不得地憋了半天,“都是个已经结婚的人了,还说什么‘没有喜欢’‘没有爱’的,听上去这么可怜!”可又没办法真的生气,“扪心自问一下啊,黄先生,我难道是哪里亏待你了吗?嗯?”

“没有。”

结果对方回答得快极了,声音里还混杂了一点匪夷所思的兴致盎然,“汝珍很好。”

太一本正经了,这种话竟然也能说得和法庭上盖棺定论一样,怎么这么可爱!她难以控制、鬼使神差地想,随即转过视线咳嗽了一下,为了竭力掩饰要笑出来的欲望,分散注意,还抬起手摸了摸对方后背,“好嘛,刚才有没有被拍痛?”

“没有。”他立刻便摇了摇头,幅度细微,肩膀在她手底海潮似的轻柔起伏,汝珍却有点怀疑,试探性地用力又揉了一揉,T恤因此泛起涟漪。对方难以避免地在惯性中前倾弯腰,停顿片刻,继而叹了口气,很小很小地侧过脸,“是真的,”他道,“没有骗你。”

“眼镜要掉了。”紧随其后,又说。

太可怜了。汝珍这次是真没忍住,只来得及抓起靠垫蒙脸,已经捧腹大笑、乐不可支,倒栽在对方腿上。他终于能直起身取下眼镜,随后碰了一碰对方发顶,等了片刻,看人竟然还没笑完,“不要遮脸,”只能语气无奈,“太闷了。”

“没笑话你。”对方辩解,整个人却依然笑得颤抖。

“你是在笑话我,”他伸手把软垫挪开,神情平静,继续又去握她的肩膀,“笑也没有关系,能够笑成这样,应该是挺好笑的。”与此同时失去遮挡,汝珍的眼睛也在软垫边缘重新露出来,它们安静地燃烧,闪亮又璀璨,仿佛遥远星星。

“看得清吗?”

凝视几秒,笑意还没散去,她又抬起手试探性地挥了一挥,“这几天看资料那么多,这么辛苦,散光会不会加重?”

“没有。”他听见,很快回答,将对方的手轻轻攥紧。汝珍见状,笑眯眯地与人五指交缠,两个人拧在一起玩笑一样翻来覆去地角力。

“……如果像我呢?”

过了一会,她忽然又问,力气骤然松弛,“小孩像我,连你都说不定会喜欢哦。”

他闻言低下脖颈,望向对方,身侧,落地玻璃五彩斑斓,夜色温柔,光线好像疏而不漏的罗网,“天网恢恢”,继而网罗起一颗接一颗星子,“我也可能不会喜欢他。”

这是一个陈述的语气。

“我没有,喜欢过其他人。”他把另一只手按在坐垫上,掌心接触,布料顿时泛起深浅不一的皱褶,仿佛涟漪与波纹,“……但是小孩,像我还是像你,无论如何,你都一定会喜欢,很多人也会;如果我没有,让你失望了,你还会高兴吗?”

黄始木转过眼睛。

很多次,凌晨一点、两点,他站在落地窗前,城市空旷又熙攘,夜景深邃,人间世纸醉金迷、流光溢彩依靠玻璃映照在他的身上,好像黄始木包藏蕴涵了整个城市在四肢百骸,十分喧嚣,并且运转不休——事实却是万千霓虹都是“梦幻泡影,如露如电”,他的器官里不仅没有城市,他心无挂碍,一无所有。

汝珍很轻很轻地坐了起来。

一些情绪永远不会像其他一些情绪,甜蜜蛋糕、酸涩没有成熟的水果,吃了就没有了,“Bon appétit”,被胃肠蠕动磨损;仿佛许多人把泡腾片投进玻璃杯,药剂与苦涩飞快地溶解稀释,碎裂出气泡与嘶嘶声,继而渗透每一颗每一粒分子,如影随形,积年累月。

“只有我一个人,是不是……太少了。”

他问她。


脑部手术让人失去情感,仿佛通天路途塌陷、繁茂葳蕤的枝叶萎落;但既然失去,覆水难收,过于执着地判断“好坏”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他于是逐渐熟悉,也适应了这个不得已而为之,又不得不为的选择与结果。群体与结构的壁垒森严,围墙四起,他如同一颗油投身江河湖海,过程难以避免是牵筋动骨、跌撞磕绊的,因为自己已经拿“情感”权衡换取了“不疼痛”。这应该是不公平:因为大多数人既不需要这个选择,也不必承担这个结果。然而归根结底,人间世终究难以如意,又大都难以公平。

“……我是,开玩笑的。”很久以后,汝珍说,语气少见的小心翼翼,缓慢又温柔,如果落雪,几乎连雪花都难以惊动。她的手依然躺在对方掌心,犹如一颗正襟危坐又色彩斑斓的糖。此时此刻,暖气将人不动声色地包裹,类似琥珀包裹昆虫。

“我知道,”他听见,点了点头,继而声调平常地回答她,没有丝毫惊讶诧异的颜色,好像运筹帷幄又好像明察秋毫,“你在餐桌看了茶几很久,还笑了。”

汝珍睁大眼睛。

“我觉得你想听真话。”他随后说。

一个刹那,气氛忽然变得有一点像果冻,晶莹剔透,柔软,带着黯淡的粉红与深蓝色,点缀金粉,隐约发甜又颤颤巍巍。汝珍安静地凝视了他许久,忽然叹了口气,“黄始木。”她突地喊。

“嗯?”对方显得有些疑惑。

“我,很喜欢,”她说,眼神认真地蜷起手指,“很喜欢你。”接着挠了挠对方掌心,真挚又绵软,好像小猫试探严肃地抓起线球,“而且,我们大多数人,如果喜欢了什么,就会希望别人也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喜欢你,甚至比‘所有人’还更多的人喜欢你。”

“……这是,”他闻言,习惯性地蹙起眉头,仿佛始料未及又惊诧,他想说“汝珍,这是不可能的”,还想说“我也不需要”,可终于只来得及露出两个字,犹如棉花糖蓬松地缠在了手指与木棍间。

“我是开玩笑的,小孩。”她笑起来,眨了眨眼睛,“但是真的想有一个人……更多一个人爱你。”

汝珍盘着双腿坐在他的旁边,很近,嘴唇又薄又红。他看了几秒,忽然偏过了头,轻轻地挨了上去,力量平静又蕴藏汹涌,好像将要亲吻的是一盏灯或者一朵云。

他们很慢很慢地亲了一会,仿佛海潮。

“始木。”

潮水涨退以后,沙滩湿润,汝珍躺在对方腿上,鼻梁斜架了一副巧取豪夺来的、完全没有必要的眼镜,抱着靠垫;眼镜被绑架,时间久了,黄始木只能无辜地半眯起眼看她,看得模糊勉强,费劲又心甘情愿。

“怎么了?”

他依然沉静地问。

“没怎么。”她想了想,视线从镜片上飘过来,又戳了戳对方,“我想喝水了。”


*给黄检缴个税,希望有一天他能像老曹一样笑出来。

阵阵腰封
昨天的,依旧懒得画头发。

昨天的,依旧懒得画头发。

昨天的,依旧懒得画头发。

阵阵腰封
又是画脸五分钟,头发一小时-还...

又是画脸五分钟,头发一小时-还没画完,笔都秃了。

又是画脸五分钟,头发一小时-还没画完,笔都秃了。

残影清梦

跪求斗娜接第二季
希望是原班人马 不要半道写死 要求是不是多了点😢

跪求斗娜接第二季
希望是原班人马 不要半道写死 要求是不是多了点😢

whoareyo

昨晚才看到秘森制作第二季的消息
太开心了(希望一定要再合作
期待再看到并肩作战的他们

昨晚才看到秘森制作第二季的消息
太开心了(希望一定要再合作
期待再看到并肩作战的他们

阵阵腰封
SEASON II我也会好起来...

SEASON II
我也会好起来的吧

SEASON II
我也会好起来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