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秦始皇

35.8万浏览    1416参与
澡
大秦的老父亲,关心子民下属每一...

大秦的老父亲,关心子民下属每一天的身体健康

大秦的老父亲,关心子民下属每一天的身体健康

柴兔君

占tag发表感言

政哥哥这人挺宠的,真的。

我们来看到官方的生日语音——

ほう、其方の誕生日であったか。それはめでたい!では本日を、秦帝国の新たな祝日として定めよう。さあ、宴の支度だ!

喔,今天是你的生日吗。这还真是值得庆贺!那么就将今天定为秦帝国新的节日吧。走,去准备宴会了!

——如同天下大赦一般。

「就让天下人都为你的降生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吧」这种想法

是何等的大度与使人欣喜!你觉得呢?

如想获得更多有关政哥哥的相关资料
可以点开左上头像进行查看

政哥哥这人挺宠的,真的。

我们来看到官方的生日语音——

ほう、其方の誕生日であったか。それはめでたい!では本日を、秦帝国の新たな祝日として定めよう。さあ、宴の支度だ!

喔,今天是你的生日吗。这还真是值得庆贺!那么就将今天定为秦帝国新的节日吧。走,去准备宴会了!

——如同天下大赦一般。

「就让天下人都为你的降生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吧」这种想法

是何等的大度与使人欣喜!你觉得呢?

如想获得更多有关政哥哥的相关资料
可以点开左上头像进行查看



风月魂落

谢谢参与

本人本着支持嬴政的态度想要参加活动,因为不太了解活动详情所以看了大大们的同人,现在表示……

肾虚。


溜了溜了,有毒

本人本着支持嬴政的态度想要参加活动,因为不太了解活动详情所以看了大大们的同人,现在表示……

肾虚。




溜了溜了,有毒

九鸟
摸鱼 懒得画翅膀所以给政哥哥盖...

摸鱼  懒得画翅膀所以给政哥哥盖了毯子  冬季要注意保暖

摸鱼  懒得画翅膀所以给政哥哥盖了毯子  冬季要注意保暖

-砍牡蛎-
始皇帝(小型化)lily摸了摸...

始皇帝(小型化)lily

摸了摸了(滚回去画aph)

始皇帝(小型化)lily

摸了摸了(滚回去画aph)

湖喵

相关游戏:FGO\n瞎搞一下。喵咪咪。BGM:君にありがとう ;使用了部分战斗语音。

摸鱼N连

相关游戏:FGO\n瞎搞一下。喵咪咪。BGM:君にありがとう ;使用了部分战斗语音。

摸鱼N连

史喵
担心没有时间画完,就先画个政哥...

担心没有时间画完,就先画个政哥线稿简单搞搞,下次看能不能试着上个色23333

担心没有时间画完,就先画个政哥线稿简单搞搞,下次看能不能试着上个色23333

摊平的山风
看!这么多羽毛,感觉也是保暖型...

看!这么多羽毛,感觉也是保暖型的从者。最近天寒地冻急需取暖。

看!这么多羽毛,感觉也是保暖型的从者。最近天寒地冻急需取暖。

蛇胆枇杷露

这就是我本人了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我本人了哈哈哈哈哈

妫潞

【fgo】血亲

有私设人物

陛下还是fgo里面的陛下

子婴的身份因为众说纷纭于是我选择作为扶苏的儿子。他是泛人类史的。一开始就被立香召唤进了迦勒底。职阶是saber。只是隐瞒了自己的具体身份。

为男神而写的,请不要在意逻辑。bug不可避抱歉。


他把传国玉玺整个吞了下去。

想尽一切办法。

他感到了剧痛,但是他还是把传国玉玺硬生生吞了下去。干呕了几声,血被吐出来,洒在衣服上。

他的喉道被破坏,没办法在再开口了。

幸亏如此,他才得以在死后作为幽灵活下来。


从漫长的噩梦里醒过来,开始回忆起前几天的事情。

他的御主前往了他的故乡。他在后面负责作战。但是他却避开了最后和异闻带之王的战斗。

他愧对他。

他向来喜欢僻静,所以他没有什...

有私设人物

陛下还是fgo里面的陛下

子婴的身份因为众说纷纭于是我选择作为扶苏的儿子。他是泛人类史的。一开始就被立香召唤进了迦勒底。职阶是saber。只是隐瞒了自己的具体身份。

为男神而写的,请不要在意逻辑。bug不可避抱歉。


他把传国玉玺整个吞了下去。

想尽一切办法。

他感到了剧痛,但是他还是把传国玉玺硬生生吞了下去。干呕了几声,血被吐出来,洒在衣服上。

他的喉道被破坏,没办法在再开口了。

幸亏如此,他才得以在死后作为幽灵活下来。


从漫长的噩梦里醒过来,开始回忆起前几天的事情。

他的御主前往了他的故乡。他在后面负责作战。但是他却避开了最后和异闻带之王的战斗。

他愧对他。

他向来喜欢僻静,所以他没有什么朋友,平时也就只有几个孩童从者和安徒生会溜过来。

听见了外面几乎有一声尖叫,然后突然安静下来,之后就是叽叽喳喳的声音。他心里大概有点数了。

不知道现在的项羽还会不会听他的话,毕竟就算是以前,它听他的话的时候也不多。可能也就最后一次听了吧。

子婴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他打开门,看到了那个孩童作家一脸不耐烦的站在门口,看到他开门马上溜进去。

“怎么了”子婴举着纸问。

“啊,外面吗。没办法,来了一个新从者,就是那个叫什么……始皇帝。啊,对了,就是这个。”安徒生翻了个白眼,“真是的,吵得我思路都打断了。”

对于这个向来横蛮不讲理的从者,子婴也是随他去了。他向来不想争,只想好好的战斗,之后就是独自安静的离开。这是他的习惯。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才会被赵高看上,当作秦王。

作家还在孜孜不倦的写,想必已经要死线了。他还是默默带着角落,拿了本书看起来。


但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大家向来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出于无奈,子婴拜托了同是saber的武藏小姐的帽子,缠上了黑纱。才能坦然的出去吃早饭。虽然和以前的大父不一样,但是这就是大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

他低下头在里大父和御主远远的地方坐下来。拿出平板,给卫宫看。

卫宫点点头,去给他准备早餐了。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本来他就相当低调,加上是御主不知道怎么召唤出来的,和大家都不太一样。他的早餐很快端上来,他拿着包子,完全食不知味,只是看着御主和大父愉快的说说笑笑,看上去也一切和他以前几乎差不多,但也还是不同。

他和大父没有那么亲昵过。

真不愧是御主,他叹了口气,把最后一个包子吃完,转身就走了。

“阿婴哥哥!能帮我们拿东西吗?班杨已经先去了哦。”

子婴点点头,走了过去。大概是要搬运她们的玩具和过家家的东西。

一路上,两个小孩子叽叽喳喳的说起来。童谣表示不太喜欢这个新从者的。而杰克完全没在意。

子婴还是静静的听着,没有过多的表示。他甚至不知道一晃过去两千年的大父会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更多的时候是感慨自己的已经死去两千年了。

“阿婴?”

子婴突然顿住。

他看到童谣皱着眉头捂着嘴。他看到前面那个陌生人,用他熟悉的语言叫了他确实叫过的名字。

大父……

他突然想到赵高以前对他说过的话。

“你就是和扶苏一样,总是瞒着,总是归结于自己。作为普通的人都欠资格,何况成为帝王呢?”

他就算不是我的大父,也会在得到所有知识以后对我感到愤怒。

因为我……

因为我是那个让别人把自己杀死的人啊。

眼泪顺着脸庞留下来了。

始皇帝看着这个孩子,叹了口气。

“汝,辛苦了。”

童谣和杰克完全没想到平时连表情都不多做的哥哥,居然低着头,似乎在啜泣。她们跑过去扯着他的衣角。

“这是朕代替那个他所说。”

孩子们不知所措,只能看着大哥哥哭得更厉害了。


Still–しず
emmmm…草图姑且算是画完了...

emmmm…草图姑且算是画完了
然后打算给政哥哥上眼影时发现自己彩铅放家里了…
明明最想画的是他的眼影和眼线!
(只好,先挖个坑在这了)

emmmm…草图姑且算是画完了
然后打算给政哥哥上眼影时发现自己彩铅放家里了…
明明最想画的是他的眼影和眼线!
(只好,先挖个坑在这了)

糖水……

摸鱼……P3慎看是特别OOC的草稿三轮平板车……

摸鱼……P3慎看是特别OOC的草稿三轮平板车……

-Orleans

您先歇着哦,我去拿电吹风。

您先歇着哦,我去拿电吹风。

abnormailze
摸个政哥哥的花嫁服~ 个人觉得...

摸个政哥哥的花嫁服~

个人觉得政哥哥的花嫁服还是红黑比较好看233333

(P.s有动作参考!是尼禄的满破图)

摸个政哥哥的花嫁服~

个人觉得政哥哥的花嫁服还是红黑比较好看233333

(P.s有动作参考!是尼禄的满破图)

有权保持沉默

儿臣画画实在是太丑了,不得已提枪上政xxxxx

儿臣画画实在是太丑了,不得已提枪上政xxxxx

沙汰

咕哒♂政小车

#轻微人外要素注意

点我

#轻微人外要素注意

点我

待葬千羽
我怕是对政哥哥有什么误解

我怕是对政哥哥有什么误解

我怕是对政哥哥有什么误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