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程慕生

33201浏览    123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8-22 16:16
折枝

【巍生】 我在飞机场等一艘船 1

现代AU,沈巍普通人,罗浮生和程慕生是两兄弟。沈巍对程慕生有好感,但程慕生不喜欢沈巍,罗浮生喜欢沈巍。

大三角了,有甜有虐但是最后一定会是he!

好了,废话结束,下面正文!

1.在心里和他过完了一生,见面却只能说声你好。

“哟,你好啊,沈巍。今天你来的真早啊。”罗浮生抬起手挥了挥,牵动了右侧的伤口又飞快的放下。

厨房里沈巍穿着和程慕生一样的围裙笑了笑

“饭已经好了,浮生,洗手吃饭吧。”沈巍抿了抿嘴角,又对程慕生说:“你也去吧,最后这点我来收尾就好。”语气温柔得犹如三月抚柳的风,舍不得吹重了。

罗浮生扒了扒刘海,假装没看到沈巍的区别对待吹着口哨坐下来,右侧的伤口隐隐作痛让他不得不弓...

现代AU,沈巍普通人,罗浮生和程慕生是两兄弟。沈巍对程慕生有好感,但程慕生不喜欢沈巍,罗浮生喜欢沈巍。

大三角了,有甜有虐但是最后一定会是he!

好了,废话结束,下面正文!

1.在心里和他过完了一生,见面却只能说声你好。

“哟,你好啊,沈巍。今天你来的真早啊。”罗浮生抬起手挥了挥,牵动了右侧的伤口又飞快的放下。

厨房里沈巍穿着和程慕生一样的围裙笑了笑

“饭已经好了,浮生,洗手吃饭吧。”沈巍抿了抿嘴角,又对程慕生说:“你也去吧,最后这点我来收尾就好。”语气温柔得犹如三月抚柳的风,舍不得吹重了。

罗浮生扒了扒刘海,假装没看到沈巍的区别对待吹着口哨坐下来,右侧的伤口隐隐作痛让他不得不弓着腰,把下巴放在餐桌上。

“哥,你这么饿啊?快吃饭吧。”程慕生把最后两个菜端上桌,脸上都是明亮的笑意。

罗浮生看着这张和自己九成相似的脸也笑了笑,又扒拉了一下刘海。

就在他来的前半小时,他刚刚结束了码头的械斗,又是胡奇这个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货。罗浮生被两个人左右夹击,躲开了一个的飞踢却被另外一个人的拳头扫过额头,忽如其来的疼痛感激起了他的杀心,利落地一拳一个,瞬间那两个人就倒在了他脚边。

伤口不是很严重,只是擦破了一点皮,但肿的老高,幸好他最近额前的头发长了,稍微扒拉一下就能遮住。他进门前仔细看了看,把额发顺下来小心的遮住了伤口。

“嗯,还是这么帅。”镜子里的自己扬了一抹微笑,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笑意。

他怕沈巍发现,也怕沈巍发现不了。

 

盘子里有块糖醋排骨看起来实在是勾人食指大动,是肋排的中段,骨头很细,肥瘦均匀肉裹着酸甜的酱汁,上面撒了酥过的白芝麻颗粒。罗浮生筷子刚刚举起,这块排骨就被沈巍夹到了程慕生碗里。

罗浮生也不在意,转而去夹了旁边的青椒肉丝。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比如酷暑里冰西瓜切开后最中间的那一块,就那么一小点,最甜最水的部分,永远都是程慕生的。父母在的时候是父母给,后来父母不在了,沈巍给,沈巍不在的时候就连罗浮生自己也会把那一块挖给程慕生吃。

程慕生不需要开口,永远都有人把最好的捧到他面前。

有一次罗浮生自己买了一整个西瓜,切开,红色的清甜香味弥漫了充斥着鼻腔,连窗外夏蝉也没有那么惹人厌烦了。他用勺子在西瓜的中间挖了个圆,那一块小小的最甜的就在勺子中间。一口下去,整个人从味蕾凉到了每个毛孔,真好啊。

罗浮生一个人干掉了一整个西瓜,然后也不出意外的拉了两天肚子。导致后来罗浮生看到西瓜都要绕着走了。

凡事太尽,势必早尽。

 

“哥,你看着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都说了让你每天来我这里吃饭,美高美离我家又不远。”程慕生夹了一大块肉到罗浮生碗里,罗浮生只是笑笑也不答,米饭和肉包了一嘴鼓起两颊用力的嚼着。

沈巍听程慕生这么说也抬起眼仔细地端详罗浮生,他和罗浮生程慕生两兄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又长他们几岁,大部分时候都会充当一个哥哥的角色。

见沈巍看向自己,罗浮生又不自然的扒拉了一下额前的刘海。

“是瘦了些,其实你们两兄弟真该住一起的,也有个照应。”大学老师说话总是那么温温和和的。

‘沈巍还是没看到。’

罗浮生又笑了笑,生动地皱了皱鼻子,

“不用了,住美高美义父找我方便些。”罗浮生心里的苦涩漫上来,要是让他们看到自己经常一身是血的回家可就不好了,毕竟他是一定会在洪家处理这些脏事的,这是他和洪正葆早就谈好的条件。

“浮生大了,有主意了,以前都叫我巍巍哥哥的,现在也只有慕生还愿意这么叫我了。”沈巍煞有其事的打趣,抬手又给程慕生夹了一筷子芦笋,青青嫩嫩的笋尖是最好吃的那部分。

罗浮生又笑,笑容就像是一层早就覆盖在他脸上的面具,当他无措,当他尴尬,当他心里嘴里都是苦涩,当他想要落泪的时候这层面具就很好使,他总是笑嘻嘻的感觉没有什么愁事,他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他亦不需要谁的关心,他足够强大,他不可以倒下。

所以笑就好了,就算没有人看到自己的伤口也没关系。

罗浮生下意识又扒拉一下刘海,伤口高高肿起,手指不小心擦过带来一股激烈的疼痛感,他感觉到自己整个天灵盖都在一跳一跳的痛,而对面程慕生正在和沈巍交流实验经验,他其中一门课程的老师就是沈巍。

而这种话题罗浮生是插不上嘴的,他只是个三流大学的学生,还天天翘课。明明也才20来岁却管理着一个娱乐场所和洪家全部的码头,连老师同学看到他都是绕着走的,洪家的混世魔王谁不怕?久而久之,罗浮生就从偶尔出勤变成彻底不出勤,大学念了三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辅导员姓什么。

就连上大学也是洪澜帮自己和义父争取的,不然他可能高中没念完就辍学了。别的小孩十来岁还在懵懵懂懂乱野,而他十来岁已经学会握紧手里的刀抢地盘了。

罗浮生拼命往嘴里塞着食物,好像这样就能缓解他不能融入话题的尴尬,可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啊,只要有程慕生的地方,沈巍是基本看不到罗浮生的。

“浮生,慢点吃,小心噎着。”沈巍递给他一杯水,罗浮生眼角弯了弯,算笑了一下,沈巍转回去继续跟程慕生讨论课题。

 

饭后照例是沈巍开车顺路送罗浮生回美高美,就是因为这个习惯所以罗浮生从来不骑车到程慕生家里,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为了贪恋那一点仅有的和沈巍的独处时间而已。

可他却浑浑噩噩的睡着了,梦里双亲的脸已经模糊了,但是握在手上的力道依旧清晰到生疼。

“浮生,照顾好你弟弟.....”

“洪叔叔,我们不能去福利院,我和慕生不能分开。您收养我们吧,我会成为您最锋利的刀,我把我的命交给洪家,但慕生必须自由,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您不能干涉他。”

画面一转,转到高一的暑假,沈巍说带他们去动物园,看到沈巍时两个孩子都高兴地跑向沈巍,罗浮生跟在程慕生后面,满心满眼都是沈巍,彼时他已经隐约感知到沈巍对自己而已是不一样的了。

凹凸的地面,一块小石头绊了他一下,他强撑着平衡站直了身体,脚腕却传来锥心刺骨的疼痛。

罗浮生连忙抬头想说不疼,他和慕生盼了好久的动物园之行不能因此夭折。

可他抬头却见沈巍正举着手帕给慕生擦额头的汗水,沈巍眼里缱绻的温柔如同一把尖刀刹那间把罗浮生扎了个对穿,冷风从那个血洞里毫无顾忌的穿透自己的身体。

“哥,你傻笑什么呢,巍巍哥哥都买好票了,我们进去吧。”原来自己又笑了啊。

程慕生拉着他的手一起进了门。

阳光太刺眼了,脚腕骨太痛了,汗水流到了眼睛里带起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最后罗浮生还是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了。

他坐在动物园门口的长椅上,一位大姐看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啪嗒啪嗒掉眼泪便过来问他,

“哎哟,谁家孩子啊,脚肿得跟馒头似的,你家里人呢?”

罗浮生摇头。

“瞧这小眼泪掉的,怎么哭起来连个动静都没有。”

最后大姐把罗浮生送到了医院,一拍片子,骨裂。

 

有什么在摇晃自己,罗浮生模模糊糊的睁眼,视线里有一只白净的手,指腹圆润饱满,指尖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他牵着那只手盖到了自己的脸上,这是一只自己肖想过无数次的手,温热的,他只敢在梦里牵一牵,摸一摸。

然而那只手却飞快的抽走了,罗浮生这才一怔慢慢回过神来,原来不是梦,梦里的沈巍是不会抽手的。

罗浮生假装没睡醒,揉了揉眼睛,休息过一会的身体更加疲乏了,疼痛如洪水猛兽把他卷走,他强忍着痛意伸了个舒展无比的懒腰。

“你..额头....”沈巍指了指罗浮生的额头。

罗浮生心底泛起一阵狂喜,沈巍看到了!

他傻笑着扒拉了刘海

“没事儿,不疼的。”

“啊?我是说你的额头被车窗睡起了印子,什么疼?”沈巍也觉出些不对偏头反问。

罗浮生脸上的笑容只是僵了一秒,马上又回到那种熟悉的笑容模式,他知道人在笑的时候不光嘴角动眼角和苹果肌也是会动的,于是他用尽全力挤出一个练习了无数次的笑容。

“诶,我就是说印子不疼啊。好了,你走吧,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开慢点,注意安全。晚安。”

他把这句话说完,认认真真地检查了一下句子,有没有遗漏,嘱咐了安全问题,表示了感谢,也道了晚安。

‘嗯,完美,没有任何漏下的。’罗浮生在心里表扬自己。

沈巍和气的点点头,

“浮生你小时候你可没有这么客气啊。你也早点休息吧。”沈巍皱着眉假装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他身后歌舞升平的美高美,这一眼被一直紧盯着他的罗浮生捕捉到了。

沈巍和自己是不一样的,他和程慕生一样都是干净明亮的,适合站在阳光底下,享受着那些温暖的光芒。

而自己则是双脚融在泥泞里,无法自拔。

这一次他没有笑,转身走了。

而沈巍则是注视他一步一步走进美高美,夜风里他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单。

 

罗浮生走进美高美,梦露和霜姐立刻把他迎到了专属位置里。梦露半真半假说隔壁百乐门姑娘们用的腮红好看,美高美也该用这种。

罗浮生眯起眼睛,看不出表情却大手一挥说好的好的,明天就交代采购去买,咱们美高美的姑娘必须用最好的。

“哎哟,生哥,你这额头是怎么了,肿了好大一块。”

罗浮生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就这么面无表情看着梦露张罗着不忙的姐妹给他拿酒精找绷带。

额头上一点清清凉凉的缓解了头疼,是梦露脱了华丽的手套正用手指沾了药膏给他涂抹着。

“噢哟,不得了呀,放眼整个东江谁敢打我们家玉面阎罗,真是不要命了呀。”

“又是胡奇吧?兴隆馆你晓得伐,小赤佬最近猖狂得很。”旁边小蝶也加入话题,伸手把罗浮生手肘的袖子挽上来,不意外看到好多防御伤,他的胳膊很白,好似一张白色的画纸,而此刻被涂上了杂乱的青紫色。

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围着罗浮生八卦着,手上却麻利的把罗浮生身上能处理的伤口都处理好了。

罗浮生垂着眼一句话也不说,他就是属于这里的,在这纵情声色,虚情假意的红尘里,反而是这些陌路人能给他一些暖意。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吧,只能互相取暖吧。

罗浮生觉得很累,眼皮很重。

“生哥,还有哪里痛吗?”

罗浮生摇摇头,我不疼,我无所谓,都算了吧......

TBC

想写一个最贴近电视剧里生生的文,满身枷锁,沉重不比得把十万大山扛在肩头的沈巍轻松。

然而罗浮生只是个普通人,他自卑,他逞强,他别扭,他装作坚强又在卷缩在角落饮酒垂泪,他把所有的真心藏在虚假夸张的表情下,自以为这就是最强的盔甲。

他也倔强,咬碎了牙满口血也不愿意别人怜悯同情他。他用肉体凡胎硬生生给自己开出一条兽道。他这一辈子到死的时候才算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了一次,却也为了别人去死。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爱着,付出着,甚至不要求别人来回报来爱他。

想说爱,又怕自己的爱也是别人的负担。

想写一个这样原本的罗浮生,告诉他,这样的你也是值得人好好捧在手心里爱的。

以上,贴一个仓鼠生生顶锅盖逃走!!

求评求红心蓝手!!

茗茗茗二

延迟追星了!

“不要再去打黑拳了,
跟我回家吧。”

延迟追星了!

“不要再去打黑拳了,
跟我回家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