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程陆

5066浏览    36参与
墨妤琋

占tang致歉「▼ . ▼」

这里是墨妤琋,叫阿琋,妤琋,琋仔,阿墨(๑•́ ₃ •̀๑)都可啦!

文风沙雕且崩皮,作者本人……比文风更沙雕

企鹅号:53367365(别看我!这是我哥的旧号!鹅才15!!)奈何桥上调戏鬼.

微博:emmmmm那就是个没有感情的转发机器(云次方女孩站龙嘎)

双鱼女,多愁善感久了,喜欢交朋友,唠嗑也好。欢迎来撩啊!(组CP一把手,如果你正好也喜欢尊龙,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了!!!!)

站的CP:

古辉(加各种角色衍生)

蓝邵(这个要单独列出来!!!)

天地(余顺天×地藏╮(千▽千)╭这爱情该死的甜美)

藏伟(官配!!!!)

栋乐(林家栋x古天乐ヾ(◍ °...

这里是墨妤琋,叫阿琋,妤琋,琋仔,阿墨(๑•́ ₃ •̀๑)都可啦!

文风沙雕且崩皮,作者本人……比文风更沙雕

企鹅号:53367365(别看我!这是我哥的旧号!鹅才15!!)奈何桥上调戏鬼.

微博:emmmmm那就是个没有感情的转发机器(云次方女孩站龙嘎)

双鱼女,多愁善感久了,喜欢交朋友,唠嗑也好。欢迎来撩啊!(组CP一把手,如果你正好也喜欢尊龙,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了!!!!)

站的CP:

古辉(加各种角色衍生)

蓝邵(这个要单独列出来!!!)

天地(余顺天×地藏╮(千▽千)╭这爱情该死的甜美)

藏伟(官配!!!!)

栋乐(林家栋x古天乐ヾ(◍ °千∇ 千 ◍)ノ゙康康崽崽吧!!)

地天(很带感啊!!)

曹陆(曹元元×陆志廉(`千ω千´)”妈妈我可以!!!)

峯古(林峯×古天乐(*千_千*)掩埋于心底的爱慕是最戳人的)

马仔文学(迪奇x地藏(ง 千_千)ง有没有太太康康他俩啊!绝美爱情!!!)

刘陆/程陆(刘保强/程德明×陆志廉 (๑千 ω 千๑) 搞古使我快乐!!)

吴黄(不对!!应该是黄秋生×吴镇宇)

还有德云社的各路角儿(最近在磕熙华【尚九熙×何九华】上头!!!)

最后就是《声入人心1》这个基佬窝!!搞声使我秃头!!!!

这里妤琋,坐等来撩(〃ノωノ)

【ps:刚考完期中!我秃了!!!让我缓两天,就更文☆最近没更新,请见谅,原谅我是一只初三狗】

金屋藏他

很早产的30s的栋乐废稿,丢上来凑tag
——
两句粤语台词:
迎新游戏才刚刚开始。
不如跟ICAC合作,我担保你没事。
——
剧情大概就是出狱的黄文彬不敢招惹陆志廉,只敢脑内歪歪不良画面,眼睁睁的看着陆志廉和程sir在一起了。
卑微栋乐实锤……orz

很早产的30s的栋乐废稿,丢上来凑tag
——
两句粤语台词:
迎新游戏才刚刚开始。
不如跟ICAC合作,我担保你没事。
——
剧情大概就是出狱的黄文彬不敢招惹陆志廉,只敢脑内歪歪不良画面,眼睁睁的看着陆志廉和程sir在一起了。
卑微栋乐实锤……orz

暮年思君

【反贪cp/曹陆/程陆】硝烟玫瑰 1

*ooc!!!

*三人行预警!!无法接受左上红叉!

*强制爱!!!

链接评论
链接被吞了就微博搜我圈名:

暮年思君 ←这个

*ooc!!!

*三人行预警!!无法接受左上红叉!

*强制爱!!!

链接评论
链接被吞了就微博搜我圈名:

暮年思君 ←这个

暮年思君

【反贪cp/程陆】流星雨

#两个超龄儿童的甜甜恋爱


#cp程陆,有一句话cel x 陆志廉和刘陆


#程德明绝逼甜甜小狼狗,反贪三那个眼神awsl


 


 


 


“前辈”程德明抬眸看见陆志廉小跑着向电梯间过来的身影,眼疾手快地在电梯门关闭前按下了开门按钮,然后他看到陆志廉小喘着气对他道谢的情景。


平日被西装包裹住的腰线此时毫无遮拦地在程德明面前展现,他吞了口口水,像个看见了暗恋的人的高中小女生一般转过了身,努力让自己的目光投向电梯的荧光屏。


站在程德明身后正敲打手机屏幕的美莉表示憋笑很辛苦。


 


ICAC陆志廉对后辈的包容人...

#两个超龄儿童的甜甜恋爱


#cp程陆,有一句话cel x 陆志廉和刘陆


#程德明绝逼甜甜小狼狗,反贪三那个眼神awsl


 


 


 


“前辈”程德明抬眸看见陆志廉小跑着向电梯间过来的身影,眼疾手快地在电梯门关闭前按下了开门按钮,然后他看到陆志廉小喘着气对他道谢的情景。


平日被西装包裹住的腰线此时毫无遮拦地在程德明面前展现,他吞了口口水,像个看见了暗恋的人的高中小女生一般转过了身,努力让自己的目光投向电梯的荧光屏。


站在程德明身后正敲打手机屏幕的美莉表示憋笑很辛苦。


 


ICAC陆志廉对后辈的包容人皆晓知,刘保强也曾和陆志廉开过玩笑:“你这哪里是后辈,明明是当儿子女儿了”在被友人给了一击肘击后还小声嘟囔到“护崽的老母鸡”。


L组和调查组的办公区域很近,所以程德明很容易能看到cel对陆志廉的一系列揩油。


“呲——”L组办公区的又一张白纸被程德明划破了。直到笔尖与木质办公桌相碰发出刺耳的尖利声响才将程德明的思绪带回。


身边同事担忧般地看了看他,小声问到:“sir,你今天状态不太对,要不要休息一下。”程德明摇了摇头,抱歉似的对他笑了笑。


 


 


“前辈”程德明拦住了正往外走的陆志廉,“晚上有空一起吃饭么。”


陆志廉抬眸看着面前的后辈,低头思索一阵便笑着回答:“OK啦。”程德明感觉自己就像日本电视剧里的高中生女主,正和自己暗恋的学长磕磕巴巴提出共进晚餐的要求。


程德明发誓,自己决定听见cel和美莉的偷笑声了,但他转过头去,却只看见两人工作的身影。“怎么了德明?”陆志廉歪了歪头看向面前的小辈,却被程德明以 【前辈我还有事情就先聊到这里吧】结束了对话。


 


程德明回到办公室时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一遍又一遍回放着刚才陆志廉无意的歪头动作。之前他还吐槽过现在女生追星太过疯狂,不过现在程德明自己也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不过不是追星,是追爱人。


【美莉表示自己早已看穿一切并磕起了cp】


 


 


今天的廉署不是很忙,程德明早早完成了工作就在办公室里发起了呆。


【前辈会不会讨厌自己】程德明在心里想着【前辈会不会是恐同群体】几股思绪交杂在一起,指针在不知不觉间指向了七点半。


“阿明。”陆志廉敲了敲程德明办公室的门,刚刚看向人便发现了正处于发呆状态的程德明。“走啦,你说请我吃饭的。”程德明早就神游九天之外的思绪被拉回,他胡乱的整理起文件塞入办公桌,草草理了理西装就向陆志廉的方向走去。


 


程德明刚准备和陆志廉走出ICAC大门,就被一名不速之客拦住了。“刘保强,你来干什么。”程德明不客气地瞪向他。“喂程sir,又不是过来抓人你凶什么嘛。我想带陆sir出去一趟不行咯。”刘保强穿着一袭黑色风衣,摘下墨镜后挑眉看向程德明。


“不必了刘sir,我已经和前辈约好一起出去吃顿饭了,麻烦你下次约时间,而且大晚上不要戴墨镜,小心天太黑看不清。”程德明干脆地拉过陆志廉的手将人挡在身后,现在三人的状态像极了小女生爱看的泡沫玛丽苏爱情剧一般狗血。


刘保强撇了撇嘴,佯装无奈般回道:“那看来我只能等下次了,看起来陆sir你已经有美男相伴了。”紧接着飞速溜回车中以防友人对自己施展拳脚。


 


“上车吧,前辈”


 


程德明笑了笑,为人打开副驾驶的门后自己紧接着坐上了驾驶座,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出现流星雨,也难过今日夜空中的星星都闪亮几分。


 


有人说,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成真。


 


“前辈。”程德明突然转过头来看向陆志廉,“去看流星雨么?”陆志廉先是一愣,随即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


简单解决一餐,程德明随着手机导航一路弯弯绕绕来到网上说【最适合观看流星雨的地方】。山坡上大多数是情侣或者一家人,程德明和陆志廉两个大男人站这显然有些违和感。


程德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抱歉前辈,我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人。”陆志廉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困窘的小辈,无奈地笑笑:“没有关系,我们找一处安静的地方看就是了。”


 


 


最后是陆志廉寻了一处树下,他随意将西装外套挂在树枝旁,盘腿坐在泥土上并招了招手示意程德明快来。


距离预测的流星雨开始时间只剩下五分二十秒。


时间滴滴答答走过,山坡上十分安静,直到第一抹流星划过天边留下一抹亮影,惊叹声在两人耳边起伏。


 


程德明的心脏跳动地厉害。


他扭过头去看陆志廉的侧脸,看着星光为陆志廉的侧脸撒上银灰色的光晕,看着陆志廉不自觉抿起的双唇。


程德明也不自觉地吻了上去。


陆志廉在还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被小辈压制住了身体不能动弹,程德明的舌在他口腔中攻城掠池,氧气的供应不足使陆志廉的脸蒙上一层红晕。


 


 


“前辈,我钟意你呀”


 


“我也一样。”


 


 


兴许流星真能实现愿望,不然怎么会有这一晚的甜蜜与日后的快乐呢?


 


 


 


END


 


 


一:


陆志廉表示以后再也不会相信程德明【就一次】的鬼话了,他腰现在还痛着呢。


 


 


二:


关于美莉——


当事人采访: 阿我早就知道这两个人小心思了,不过两个自认为是钢铁直男的人真的不容易开窍鸭,多亏了我有意无意地将流星雨信息传递给程德明,请我吃喜酒的话就不要收我份子钱了xd


暮年思君

声明

硝烟玫瑰重新开始写了xd

大纲太乱原本那篇我不知从何下笔。

会重新整理遍剧情,cp也还是曹陆和程陆。

敬请期待吧xd

硝烟玫瑰重新开始写了xd

大纲太乱原本那篇我不知从何下笔。

会重新整理遍剧情,cp也还是曹陆和程陆。

敬请期待吧xd


暮年思君

写手绝命挑战【回答】

第一条: 现在13xdddd,初一新生再此

第二条:写作的时候很少听音乐emmmmmmmm,不过近期写扫毒有循环妄想症系列和兄弟不怀疑。

第三条:写作经验什么的emmmm,我自己也不知道emm。

第四条:黑历史都还在我的lof里拉——可以去翻一下


——————【重头戏】———————


第五条:


曹陆:强制爱!!再加前世今生与abo,是我爱的类型


程陆:年下小狼狗,占有欲超强,与情敌刘保强的明争暗斗。


天地: 性转或者abo,意外生子也很萌嘿嘿嘿。总之单方面虐天哥()


林地:【我没有抱歉】


盘龙:性转吧——盘儿的追妻之路嘿嘿嘿,子嗣满天下(?????)

第一条: 现在13xdddd,初一新生再此

第二条:写作的时候很少听音乐emmmmmmmm,不过近期写扫毒有循环妄想症系列和兄弟不怀疑。

第三条:写作经验什么的emmmm,我自己也不知道emm。

第四条:黑历史都还在我的lof里拉——可以去翻一下


——————【重头戏】———————


第五条:


曹陆:强制爱!!再加前世今生与abo,是我爱的类型


程陆:年下小狼狗,占有欲超强,与情敌刘保强的明争暗斗。


天地: 性转或者abo,意外生子也很萌嘿嘿嘿。总之单方面虐天哥()


林地:【我没有抱歉】


盘龙:性转吧——盘儿的追妻之路嘿嘿嘿,子嗣满天下(?????)


暮年思君
那什么。来试一下()后天结束。...

那什么。
来试一下()
后天结束。(放弃治疗)

你们这群魔鬼()星劳斯放过我,我决定了改明天结束好了。明天中午12点结束

——————————————

截止xdddd

那什么。
来试一下()
后天结束。(放弃治疗)

你们这群魔鬼()星劳斯放过我,我决定了改明天结束好了。明天中午12点结束

——————————————

截止xdddd

华女华女林峯条女
我描了(((廉仔:我咩时会缝红...

我描了(((
廉仔:我咩时会缝红兜兜

我描了(((
廉仔:我咩时会缝红兜兜

念念

(๑•॒̀ ູ॒•́๑)啦啦啦(*๓´╰╯`๓)♡ヾ(@^▽^@)ノ

(๑•॒̀ ູ॒•́๑)啦啦啦(*๓´╰╯`๓)♡ヾ(@^▽^@)ノ

非魚

喜帖街(当然还有后续)

“曹元元”

“陆志廉”

“探监!”

狱警不耐烦的督促极为亲昵的两人。

曹元元整理衣服,撇了一眼身边的想到莫非是陆志廉的女友来探监他?

女友?!陆志廉的女友!

曹元元气氛的扭过头,小声嘀咕着什么。却看陆志廉勉强的站起身,抬手收了收脖颈上羞耻的红色咬痕。

曹元元想到什么,拉起陆志廉就向探监房走去。

他已经迫不及待宣示自己的主权,向他的女友宣告自己的地位。

陆志廉任由他拉着,他的思绪扰成一团,他当然知道探监他的是谁。

只不过,曹元元看到他会如何?

探监门被打开。

屋内,一个老妇人满眼泪水的看着走来的人。

旁边的是……

曹元元目光呆泄的看着旁边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带着鸭舌帽,一心只在陆志廉身上。

曹元元只觉得气愤,他感受到一股怒火在...

“曹元元”

“陆志廉”

“探监!”

狱警不耐烦的督促极为亲昵的两人。

曹元元整理衣服,撇了一眼身边的想到莫非是陆志廉的女友来探监他?

女友?!陆志廉的女友!

曹元元气氛的扭过头,小声嘀咕着什么。却看陆志廉勉强的站起身,抬手收了收脖颈上羞耻的红色咬痕。

曹元元想到什么,拉起陆志廉就向探监房走去。

他已经迫不及待宣示自己的主权,向他的女友宣告自己的地位。

陆志廉任由他拉着,他的思绪扰成一团,他当然知道探监他的是谁。

只不过,曹元元看到他会如何?

探监门被打开。

屋内,一个老妇人满眼泪水的看着走来的人。

旁边的是……

曹元元目光呆泄的看着旁边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带着鸭舌帽,一心只在陆志廉身上。

曹元元只觉得气愤,他感受到一股怒火在心中燃烧,下一秒就要吞没身边的陆志廉。

陆志廉平静的坐到程德明面前,微笑的拿起话筒。

什么!

曹元元没有理会对面女人的关切目光,而是直接拎起刚要寒暄的陆志廉,一把将他扔在一边,满身怒气的坐在程德明面前,捋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细细打量面前的人。

准确的说,是盯。

“男友?”曹元元指着玻璃外的人问到。

“不是”陆志廉回答到

“是”程德明回答到。

曹元元啪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拎回陆志廉。

“男友!”他又问了一遍

“曹元元你放开他”程德明扔掉电话,指着对面的人。

“Kenny”

陆志廉握住曹元元的手腕,但对面那人力气之大。

曹元元将那人脖颈上的衣领突然撕开。奈何主人想要制止,可还是晚了一步。

羞耻的红色迅速从脖颈蔓延到脸颊。

陆志廉觉得现在羞耻万分。

“看见没”曹元元拉进面前的人贴近玻璃门上“看见没有!”

曹元元怒吼到。

“Kenny”陆志廉避开程德明的目光,或者说,他没有勇气去看那人。

“前辈”程德明胸腔沉闷的压不过气

他现在算什么!

还是说前辈……

曹元元看着面前惊讶的人,突然低下头吻向怀中的人,不断用舌挑逗着对面的人。

“看见没”

“我才是他男友”


一斤晚照

程陆我可以!

但真的好冷……

程陆我可以!

但真的好冷……


小草战斗机

剧情向剪辑,按照反贪3的主线和歌词走。

腹黑占有欲超强的程sir太棒了啊啊啊啊

主要是想表现程sir那种急迫想超越前辈证明自己给前辈看,对前辈的无限仰慕变质成腹黑的占有欲,这种爱恨交加的复杂情愫(?)

剧情向剪辑,按照反贪3的主线和歌词走。

腹黑占有欲超强的程sir太棒了啊啊啊啊

主要是想表现程sir那种急迫想超越前辈证明自己给前辈看,对前辈的无限仰慕变质成腹黑的占有欲,这种爱恨交加的复杂情愫(?)

小草战斗机

【程陆】别说谢我说爱我

真实小学生文笔,反贪风暴4剧透有,电影场景医院play



诺大的病房只亮了几盏小灯,柔和的光打在陆志廉的身上。时间随着心跳检测仪规律的机械声推进着。陆志廉躺在病床上,他已经很久没好好地睡上一觉了,也许自己应该感谢那一刀,或者感谢黄文彬,甚至感谢曹元元,才能让自己获得这片刻的安宁。



他醒了,却依然闭着眼睛,想着这次潜入监狱的任务。进监狱前他根本没想太多,只是想找个机会彻底摸清曹元元在监狱的底细,却没想到这大半个监狱的管教主任都为曹卖命,着实让任务麻烦了不少。他知道ICAC的总部在密切跟进这件事,但处在监狱里,要提心吊胆地伪装取得曹的信任,要忍受黄的一次次挑衅...




真实小学生文笔,反贪风暴4剧透有,电影场景医院play




诺大的病房只亮了几盏小灯,柔和的光打在陆志廉的身上。时间随着心跳检测仪规律的机械声推进着。陆志廉躺在病床上,他已经很久没好好地睡上一觉了,也许自己应该感谢那一刀,或者感谢黄文彬,甚至感谢曹元元,才能让自己获得这片刻的安宁。




他醒了,却依然闭着眼睛,想着这次潜入监狱的任务。进监狱前他根本没想太多,只是想找个机会彻底摸清曹元元在监狱的底细,却没想到这大半个监狱的管教主任都为曹卖命,着实让任务麻烦了不少。他知道ICAC的总部在密切跟进这件事,但处在监狱里,要提心吊胆地伪装取得曹的信任,要忍受黄的一次次挑衅侮辱,又要密切注视每个涉案人员的一举一动,他感到疲惫,孤立无援。




他听到了脚步声,一步,一步。步伐很快却不失沉稳。陆志廉感觉脚步声的主人离他越来越近,他猛得转身,准备来一个狠狠的肘击防身,没想到这重重的一击却被稳的接下。来人是一副医生的装扮,一尘不染的白大褂,带着口罩,把自己包裹的只剩一双眼睛。陆志廉一愣,看到了那双眼里充满的疼惜与担忧,他太熟悉那双眼睛了。每次他不顾命令只身犯险,每次他拖着一身疲惫和伤痛回家,每次他为了工作忘记吃饭而胃疼地直冒冷汗,他都能在程德明的眼里看到这种眼神。




程德明不紧不慢,拿出X光片摆到了架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病情,余光紧密注视着门口的管教。等他确认小管教走远,才安心摘下自己的口罩。看着床上他敬重的,崇拜的,爱慕的前辈,微微一笑。




“前辈,这次玩的那么大,总部那边想让你撤回。”程德明依旧是不紧不慢,还拿着个听诊器在陆志廉身上摆来摆去。不知是否刻意,程德明的指尖不只一次抚过陆志廉的胸膛。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不能撤”


“我知道。所以我明天又得花费大量口舌说服署长和主任。”


“麻烦你”




程德明点点头,拿起水壶往纸杯里倒了半杯水。还没等陆志廉开口说谢谢,程德明却把水一饮而尽。陆志廉看着捉弄他的程德明,无奈的笑。他知道程德明不支持他的这次任务,只是因为自己,他才一直和署长,主任再三强调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无论他做什么,他的这个小后辈都会无条件帮自己。程德明熟练的把手机塞进了被子里,除此之外,他故意捏了下陆志廉的腰。程德明想让他的前辈知道,他生气,气前辈不顾危险,竟然自己到监狱去查案,气他的前辈不知道他有多担心,不知道他每天在办公室如坐针毡,发了疯一样等着消息。




陆志廉任由程德明进行他的小报复,他当然知道程德明有多担心自己。虽然答应了程德明和他在一起,可自己总是太忙,永远在办案,由于工作的特殊性,甚至连程德明都不能透露一丝一毫。程德明从来没有怪过自己,反而更加照顾自己,包容自己。有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耽误了这个一表人材的后辈。他拿过手机,写上一个个涉案人员的名字。




“Kenny”


“什么事,前辈?”


“谢谢你”




程德明没有说话,陆志廉看着程德明的脸一点一点靠近自己,他闭上了眼睛。他也期待着这个久别重逢的吻。 




“不要说谢,William。我只要你说 我爱你 ”


陆志廉大笑,慢慢凑近程德明的耳边………

橘生淮南则为枳

有没有小可爱可以给我推荐个bgm,想搞程陆选不好bgm了,跪求大家帮个忙!打扰了

有没有小可爱可以给我推荐个bgm,想搞程陆选不好bgm了,跪求大家帮个忙!打扰了

杜徐

【程陆】暗涌(R17)

·恋爱故事 HE

·在尽力不ooc

·⚠️(五)是让大家都快乐的东西

(一)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陆志廉回来之后约了程德明一同聚餐。


程德明当晚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了很多。内容无非是监狱里有没有什么小混混对前辈图谋不轨,前辈要对自己说什么事情以及自己是不是前辈第一个约的人。当然,最后都只变作对话框内简短的一句——“好的。”程德明本想着前辈要是再发些什么,自己便顺着话茬子聊下去,意料之中的是对话框再也没有弹出过。


笠日一早看到前辈发过来的坐标后程德明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过去的。远远地望见坐在桌后的前辈,程德明觉得...

·恋爱故事 HE

·在尽力不ooc

·⚠️(五)是让大家都快乐的东西

(一)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陆志廉回来之后约了程德明一同聚餐。


程德明当晚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了很多。内容无非是监狱里有没有什么小混混对前辈图谋不轨,前辈要对自己说什么事情以及自己是不是前辈第一个约的人。当然,最后都只变作对话框内简短的一句——“好的。”程德明本想着前辈要是再发些什么,自己便顺着话茬子聊下去,意料之中的是对话框再也没有弹出过。


笠日一早看到前辈发过来的坐标后程德明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过去的。远远地望见坐在桌后的前辈,程德明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


但当再靠近后发现前辈对面还坐着两个人,程德明一时间有些难以打消的挫败。


陆志廉见程德明一脸刻意压制的别扭,不知道这年轻人又钻了什么牛角尖,不着痕迹地拽拽他的袖子又用手示意对面的黄文彬,“这是黄sir。以前警司工作的。”


“前辈。”程德明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一声,迅速地扫过黄文彬一眼后便垂下眼去。陆志廉不知道年轻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只好在桌下安慰地捏了捏年轻人纠结在一起的手。


程德明正是快要藏不住自己满腔的悒悒不乐,看到前辈探过来的手,一下鬼使神差地握上了。陆志廉动作一顿,趁着黄文彬和刘保强低头朵颐的当口,微一侧目就瞥到年轻人脸上的怏色。


陆志廉想年轻人恐怕遇到了什么难办的案子,致于昨夜熬得太晚今天精神不大好。想到这处,陆志廉向来对小辈的包容又泛滥起来,便没有抽手。


陆志廉对小辈的包容在ICAC人尽皆知。也恰恰是这人尽皆知,程德明觉得前辈对自己,同对待他人的心态几无差别。所以有意无意,程德明总负气似的不愿以一种后辈的姿态去接纳。因而方才陆志廉才会觉得年轻人或许真是遇到了什么大问题,才放任他去。


片刻后反应过来不合分寸的程德明有些心虚地慢慢减下力度,虚虚地拢着前辈的手。陆志廉自然地在桌下轻拍了他几下,便将手抽走。


“怎么了?”坐在副驾驶的陆志廉看向程德明,“案子不好办?”


“没有,谢谢前辈关心。”程德明转过头,很勉强地笑了一下又立即看向前方。


陆志廉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用手搭在程德明的肩上鼓励似的摩挲了几下,正欲抽身下车突然被程德明按住小臂。陆志廉微一怔神,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程德明。


“前辈上次放在我这里的办公室钥匙。”程德明将钥匙从西裤口袋里摸出来,“我先去停车,前辈拿着钥匙先上去吧。”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和我说的,Kenny。”这句话被陆志廉咽了回去。


“谢了。”陆志廉笑着接过钥匙下车。


程德明的眼睛一直追随着ICAC的总调查主任,直到年长者身后的玻璃门严丝合缝地闭上。


(二)

“爱若能堪称伟大,再难捱照样开怀。”


“前辈——”程德明推开陆志廉的办公室的门,正抬头就看见cel打着手势用口型说人正在午休。程德明点头示意了解,轻手轻脚地推开陆志廉内间的门。


正午的阳光恰恰是不会从窗户里明晃晃直射进来的,而是沿着建筑流进每一层楼的窗户里,继而攀爬上室内的物什。

陆志廉靠在椅背上,周身敷上一层温柔的暖色。


直到手里的档案被自己指尖捻得发润,站在一旁的程德明才心猿意马地将怀抱在胸前的文件放在陆志廉桌上,匆匆与cel交涉后逃也似的奔回了自己办公室。


程德明在桌前坐了很久,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


片刻后程德明点亮了自己的手机屏幕打开相册。相册的收藏里只有两张照片。第一张是一个着深灰色西服的背影,在斑驳陆离的灯光下这人同身旁的人正在交谈。第二张也是同一个人,相同的是拍照的人所选的角度都显得有些局促,不同的是第二张照片里的人已经将脸侧过了一半似乎在寻找谁。


本来该有第三张的,那就刚好应是拍到那个人脸上的笑意被香槟色的灯光打亮。只是当时拍摄者见对方已经看到自己,只好慌张地迅速收下手机前去应酬。


晚上八点的廉政公署只有星点的光。程德明下到停车场,早八点满满当当的地方已空空如也。

“你也才走啊,Kenny。”

程德明闻声转头,看见陆志廉向自己走来。

“对啊。”程德明和陆志廉并肩。“前辈你怎么也这么晚?”


“整理档案嘛,到时候还得交上去一份。”程德明还想说什么,见陆志廉拍了拍自己的肩既而道完寒暄便快步超过了自己,终于只说了一句,“前辈注意安全啊。”他有些失落。


其实人对待感情都是手足无措的。小心翼翼掖好所有心思,朝朝暮暮,暮暮朝朝,见面时又只三两句便错过,禁不起孟浪。你仔细温习许多遍,他只当你作今日打过照面。


(三)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英皇道154号 速来”收到短讯后程德明一边抓起廉政公署的外套一边呼到调控中心请求调配人员前往。等到抓捕工作完成,忙昏头的年轻人才发现陆志廉身旁还站有刘保强。


程德明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


他想上前打断两人的对话,叫前辈跟着自己回廉政公署。但他又觉得这样有失礼节,毕竟刘保强同前辈才是好友,他同前辈只是同事兼普通朋友。工作时刘保强都可以把人抢过去,何况现在抓捕已经结束。


无资格的人怎么做都唐突。


程德明这天加了很久的班,挤满时间表的工作总是有助于清除头脑里的其他思想。下停车场的时候程德明瞄了一眼表,已经九点半。摸出车钥匙按下开关,程德明发现陆志廉的车还停在他旁边。


“前辈今天没有开车走吗,”程德明心想。


可想法尚未落地,程德明就见陆志廉伏在方向盘上,刚想敲窗询问发现车门只是虚掩着。程德明一下子心里有些发慌,拉开车门程德明试探性地叫了一声,陆志廉略费力地撑起身体,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看向程德明的眼睛卷着朦胧。程德明扶住陆志廉,发现他身上出了好多冷汗。


程德明早该有想到前辈今天奔波一日或许根本不会吃什么。


“胃痛?”

在陆志廉点了点头后,程德明本想问他可不可以让自己送他回家,但在发现陆志廉痛到连说话声音都发虚却还在说没事叫他早点回家,程德明直接将人揽到自己车上将他送回去。


程德明在陆志廉家找药的时候发现了陆志廉有各种各样的止痛药,一刻间他觉得心被片下了几刀肉。


自然,程德明是一直等到陆志廉吃完药有缓解后睡去才离开的。当然,也只是指离开卧室在客厅的椅子上眠了整晚。


(四)

“一吻便偷一颗心一寸吻感一寸金。”


北角总是不会有黑夜。


风撩起陆志廉额发又轻轻放下,在案件少的日子里ICAC的职员总算可以将下班时间从八点提到七点五十五从而偷得几分钟时间散步。


“我共他只是碰巧。”陆志廉突兀地说了一句。程德明几乎不用反应就知道陆志廉在同他说什么事情,但碍于要命的自尊程德明还是决定装作前辈没有同他说话。但陆志廉这次似乎没有饶这年轻人的意思,因而侧过头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我共他只是碰巧,同你才是最佳啦。”


听到这句话程德明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纠结了许久,程德明才抬眼看向陆志廉。


陆志廉身着廉署的西服时总是一脸严肃恪己高效,程德明一直认为和这样的人成为好友几乎是一件值得艳羡的事情。但同样,想走进这样一个人的世界,让他为你在精细规划好的空间里凭白抽出一部分来容纳你,也是一件极难的事情。所以程德明尽管看不惯刘保强,也依然对他保有几分敬意。


然而现在陆志廉却正看向自己,眼神有回温。


程德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

陆志廉等着程德明说点什么,他以为程德明会说些什么。可只有长久的无言。


良久的对视后陆志廉决定主动结束,他转而看向河岸另一边,斑驳的光争先恐后扑在他脸上。陆志廉侧头正想感叹一句有关时过境迁好打破这僵局,身侧的人却抢先一步摄走了他的呼吸。


程德明以为前辈会抗拒地一把推开,数落自己一顿然后背身离开。但出乎意料地前辈非但没有抗拒,反而将一只手轻轻扶住了自己的肩。年轻人心下惊喜,将人抱得更紧。


前辈看着他,慢慢地笑开了。和当初在宴会上那该有的第三张照片笑得重叠起来。


其实再温和平静的雨,也有把人慢慢浸透的威力。


(五)

“就让我紧跟着你起承转合。”


(六)

“阿廉。”

“叫前辈。”


起初陆志廉很不喜欢程德明一口一个前辈,他觉得这样显得自己和下属关系疏远。

Vicky_誠先生

【曹陆/程陆】《阿猫阿狗》五(下)正剧衍生

我胡汉三回来了...

然后谢谢 @狼啸皓月 太太给的灵感 所以文的走向大致已经确定了(啪啪啪)

虽然我觉得我有点吧陆志廉写成“海王”(使劲钓鱼


没有敏感词吧大概嘻嘻


积压了过多的干柴被火苗燃起,他们吻着,触摸着彼此那充满往事的伤疤。但他们最终没有逾越那条线,压抑着的欲望在程德明的手中解放。谁都没有睁开眼睛看对方,或许是太不真实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片刻过后,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冷淡。

陆志廉提醒着自己,将曹元元绳之以法才是重中之重。但发生过的一切就摆在眼前,压迫的让他喘不过气。他现在瞒着程德明去做的这一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对错。

等到他...


我胡汉三回来了...

然后谢谢 @狼啸皓月 太太给的灵感 所以文的走向大致已经确定了(啪啪啪)

虽然我觉得我有点吧陆志廉写成“海王”(使劲钓鱼




没有敏感词吧大概嘻嘻



积压了过多的干柴被火苗燃起,他们吻着,触摸着彼此那充满往事的伤疤。但他们最终没有逾越那条线,压抑着的欲望在程德明的手中解放。谁都没有睁开眼睛看对方,或许是太不真实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片刻过后,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冷淡。

陆志廉提醒着自己,将曹元元绳之以法才是重中之重。但发生过的一切就摆在眼前,压迫的让他喘不过气。他现在瞒着程德明去做的这一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对错。

等到他出院,刘保强已经安排好一切,为了更接近真实,他们并没有提前和惩教处那边打招呼,进到去,一切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看着喋喋不休的刘保强,陆志廉只是叮嘱了一句,“唔好太早讲俾kenny知”

“知啦,人地发觉你唔见咗,都会怀疑啦。佢果边我会霖办法拖住,照顾好自己”

“好”



走进这并不陌生的地方,陆志廉看着周围熟悉的面孔,不好的回忆再次涌现,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慌张。拿日常用品的地方也换了脸庞,已经没有那个讲着烂梗的王蓝禄。他的死至始至终让他感到内疚,他想着自己的良心应该不会原谅自己的作为。

陆志廉再一次走到了没有光线的三号监房,所有人都是以不可思议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陆志廉。放下东西,他直直的朝曹元元的方向走去,“好耐冇见啊元少”

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 曹元元哑口无言,看着陆志廉的眼神可谓是精彩。狱警不和适宜的打破了尴尬,看戏的人纷纷散开,仍留着他们僵在原地。曹元元想了很久,憋屈了很久,道了他二十几年来的第一次歉,虽然陆志廉没听清。

陆志廉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坐在自己的床前收拾着。明白了自己心意的曹元元一动不动的盯着陆志廉的动作,一把抢过了他的被子,有些笨手笨脚的帮陆志廉铺好,把他之前收到的吃的也悄悄塞进了陆志廉床下的收纳箱里。

他们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虽然周围人看着陆志廉还是战战兢兢的,也有不怕死的在夜晚偷摸去了陆志廉的床。以他的身手,扳倒这些人简直是轻而易举,他就是想看看曹元元会有什么动作。果不其然,曹元元愤怒的将那人扯开,也像上次那样,失去理智的殴打着那个可怜虫。嘈杂声再次引来了狱警,看着被拉开的两人,陆志廉起身走到曹元元面前,伸手抹去他嘴角的血迹。

“多谢”

Although_

【程陸】誰還沒點小心思

      “前輩,早晨。”廉政公署的辦公樓電梯前,程德明終於看見向他走來的陸志廉,他總是西裝革履的前輩。程德明壓抑著心底那些歡呼雀躍,和想要更改的面部表情,硬是將想要彎起的嘴角抿成直綫,規規矩矩地向首席調查主陸志廉打招呼。 

        他才不會承認他知道陸志廉每天都比上班時間提早半小時到辦公室開始工作,所以特意每天都在電梯門前蹲點呢。 

      “早晨,程Sir...

      “前輩,早晨。”廉政公署的辦公樓電梯前,程德明終於看見向他走來的陸志廉,他總是西裝革履的前輩。程德明壓抑著心底那些歡呼雀躍,和想要更改的面部表情,硬是將想要彎起的嘴角抿成直綫,規規矩矩地向首席調查主陸志廉打招呼。 

        他才不會承認他知道陸志廉每天都比上班時間提早半小時到辦公室開始工作,所以特意每天都在電梯門前蹲點呢。 

      “早晨,程Sir。你都咁早啊?”陸志廉的嘴角微微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給這個在他看來與自己一樣有些死板的後輩禮貌的迴應。 

      “係啊,向前輩你學習阿嘛。”程德明一板一眼地說道,西裝上沒有一絲褶皺,領帶燙得平整,連領帶夾上都沒有一點劃痕,腰板挺得老直。 

       其實他們早就熟絡了。 

       在陸志廉見識了程德明那份執著的追求,那份得知自己是清白的歉意,那次與遊子新搏鬥的拼上命的行動。經歷種種之後,他是對這個莫名死板的後輩是有好感的。雖然說前期可真是稱得上對他“愛恨交織”,可後期也發現他是個挺愛開玩笑的人。陸志廉他確信這個是有些死板的可愛後輩。 

       但是,陸志廉還是很想程德明不要再叫他“前輩”了。太拘謹了。 

       陸志廉做事絕不含糊。想到什麽做什麽。 

     “程Sir,你唔好再叫我‘前輩’了,叫我‘陸Sir’就得了。”陸志廉走到程德明身邊,有力的大手按在程德明的肩膀上。 

       喉結不自知地上下滾動了一下,程德明明顯地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心動了。除了呼吸急促這一明顯特徵沒有出面地在陸志廉面前顯示出來。他整個人都像浸泡在了威士忌烈酒之中,無法自拔。 

     “好啊,前輩。”程德明嘴角扯出一個微笑,“輩分都係分清好。” 

     “嘖。”陸志廉不滿地咂了咂舌,往後移了移身子,有些嫌棄的目光在程德明身上跑了個遍。明明係個醒目仔,點解成日都點唔通噶咧? 

      程德明低著頭,看著自己擦得發亮的皮鞋,不再說話。前輩唔明佢霖咩。 

       電梯門開了,程德明循規蹈矩地讓陸志廉先進電梯,又緊跟著他的背影,站在了他的身後。 

       陸志廉微微抬頭,注視著電梯一層一層地上升。示數由一至二,再到三。 

       指尖迅速略過快門鍵。一個寬厚的背影落入了程德明的手機屏幕中。 

     “你係度做咩?”陸志廉突然回過頭,好奇地瞄著程德明的手機屏幕。 

       可惜,程德明早就熄屏了。 

     “無事啊,班夥計問今晚嘅慶功宴前輩你會唔會去啫。”程德明搬出了一個友善的微笑,順手將手機收回到西裝口袋中,整個過程從善如流,滴水不漏。 

       他怎麼能讓前輩知道,他的手機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內存,都存了前輩那個足以肩負一切的背影呢?而且還是在前輩每天上下班時間偷偷拍下來的。 

       陸志廉愣了一下,一雙看破一切的眼睛就盯著程德明一動不動地看,像是在思考。後者也看著他,少有地露出滿臉的期待,眼睛裏像是有光。 

       斟酌過後,陸志廉才緩緩吐出一個字。“好。” 

    “佢地會好開心噶。”程德明說道。當然,這也包括了他自己。他也會很開心的。 

     “嗯。”陸志廉點點頭,理了理同樣平整的領帶,又恢復了往常那張冰塊臉。 

      程德明望著陸志廉的背影,望得失神。真的是,誘人啊。想把前輩的手用那條沒有一絲褶皺的黑色領帶反捆在背後。想把前輩禁錮在身前,壓在辦公桌上調戲。想把前輩按在身下承受自己的力量。想看遍前輩那張處變不驚的臉上變換各種表情。 

      …… 

      晚上,下班時間。陸志廉推開酒吧的門,走進這個有些陌生的地方,四處張望。 

    “前輩,哩度。”程德明抱著雙臂倚靠在正門口附近的玻璃桌上,專門等陸志廉。他知道前輩少來這種地方。 

       各種顏色交替的燈光打在程德明輪廓分明的臉上,那套整潔的西裝上,那個ICAC工作證上。讓陸志廉也有些出神。 

     “前輩?”程德明走近陸志廉,喊他。 

     “嗯。”陸志廉應了程德明,一雙透澈的眼眸直視他,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跟我行。”程德明走在陸志廉前面,望著程德明與自己差不了多少的身高,讓陸志廉想起了那天,程德明在郵輪上找到自己,被電得懷疑人生的自己,在一片迷茫的白光中,他聽見了一個很著急的聲音。像貓爪抓心一樣的疼的聲音,在喊“前輩!前輩!”聲聲入耳。 

       然後他強行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程德明那張擔憂的臉,眉頭深鎖。眼中溢滿了歉意,還有一絲委屈。他的嘴中唸唸有詞“前輩,對唔住啊……對唔住啊……我應該信你噶……是我嘅錯啊……”手還緊緊地架住自己,不知道生怕自己滑倒摔在一邊,還是怕再次因為魯莽而失去自己。 

       然後在重複不斷的一句“前輩,你真係唔使先去醫院?”中,他和程德明找到了遊子新的遊艇。 

       結果,程德明可傷得比自己重得多了。胸前肋骨被撞折,頭部受到衝擊,小腹和肩膀上都是紅酒開瓶器和彎刀刺傷的裂縫,血不停地往外冒,血色染紅了程德明的白色襯衫,陸志廉看到了,只覺得兩眼發昏。 

       但是,他發現了遊艇的鳴鐘,及時地按了下去。若是他再晚一步按下鳴鐘,他下半輩子,就要活在害得程德明死亡的陰影下了。 

       幸好,他們都沒事。他們都活下來了。 

       幸好,後輩還能和他共事。 

       太可愛了。陸志廉看著程德明的後腦勺,突然想摸摸他的頭。  

       還是那句,陸志廉就是陸志廉。 

       他抬起手,這次沒有按在程德明的肩膀上,而是放在了程德明打理得一絲不苟的髮型上,將它弄散,將它揉亂。 柔軟的髮質讓陸志廉有些意外。他一直以為程德明的頭髮像他的性子一樣,刺手。

       程德明回頭了,臉上的慌亂和眼中的少許期待讓陸志廉直接笑出了聲。 

     “程Sir,帶路啊。”陸志廉彎起笑眼,粲粲的目光注視著程德明。 

       “噢。”程德明溫順地把頭扭回去,一言不發。 

       前輩,太過分了。總是在一邊撩人卻不下場。程德明真想把陸志廉按在床上狠狠教訓一頓。告訴他,不要再隨隨便便撩人,他只能是他一個人的。他是屬於程德明的。 

       陸志廉的手順著程德明毛茸茸的腦袋滑到他的後頸上,意味不明地在上面摩挲了幾下,然後搭在了他的肩膀。 

     “前輩,到了。”程德明停下腳步,轉頭看見了在燈光下陸志廉忽明忽暗的側臉。陸志廉跟他勾肩搭背,他一說話,溫熱的氣息盡數灑在了陸志廉的側臉,陸志廉只覺得耳朵有點癢癢的。心也有點癢癢的。 

      “嗯。” 陸志廉點頭,上去和幾個玩得不亦樂乎的年輕小夥子小警花打招呼。 

       幾個年輕人停止玩鬧,戰戰兢兢地向陸志廉問候,眼裏閃著的敬重讓陸志廉覺得心情大好。只因他們是L組的人,程德明那組的人。就算和自己有過過節。 

       陸志廉和程德明坐到了角落,兩個人少有地沉默了。程德明知道陸志廉並不太過喜歡這樣的場合,點了兩杯威士忌放在玻璃桌面,也不喝。任由杯中的冰塊在緩慢地融化,溶入酒中。 

       良久,程德明打破了這種微妙的沉默。 

     “前輩,請你同我拍拖。”程德明說了,他對陸志廉的感情。說得毫無波瀾,他心裏的緊張,他心裏的狼,只有他自己知道。 

       陸志廉回頭看著程德明隱匿在角落下陰影中的臉,一張褪去了稚氣的臉。眉宇間,是堅定。 

       有震驚嗎? 

       當然。 

       有不解嗎? 

       當然。 

       有喜歡嗎? 

       當然。 

       陸志廉拿起桌面上的威士忌,一飲而盡,儘管冰塊已經化得差不多了。 

       陸志廉抓住了程德明的手臂。 

       這回真的是輪到程德明迷茫了。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沒有表情的陸志廉,歪歪頭。 

     “前輩?” 

       陸志廉突然將程德明拉起來,匆匆忙忙跟幾個年輕人說了句“有急事。”就拽住程德明走出了酒吧。 

       在嘈雜的酒吧之中,程德明好像聽到了,陸志廉嘀咕了一句“邊個沒啲小心機啊?我早就知啦。成個小學雞咁。幾得意啊。” 

       程德明突然覺得自己道行不夠。 

        







―――――――――――――――――― 

       ICAC的工作人員發現,程德明總是一絲不苟的頭髮最近常常變得凌亂。陸志廉總是沒有表情的臉最近笑容多了許多。 

       L組和陸志廉手下的組愈發熟絡起來了。兩組內部說,原因是他們的老大最近總是埋在一堆里辦案,最近好像還為了方便討論案情同居了。 

一點嘮叨:

*甜的,也許好吃吧。

*好像除了表白什麽都不會寫的一個 廢 人。

*我筆下的程Sir好像狼不起來……

*謝謝你看到這裏。

彼得菌

是陆志廉受

有车

补了前几部发现程陆也好吃w

是陆志廉受

有车

补了前几部发现程陆也好吃w

Vicky_誠先生

【曹陆/程陆】《阿猫阿狗》五(上)正剧衍生

这章是程陆向 我在把剧情往正轨上扯(偏)了

在这里先道个歉

感冒还没好加上实习 写文真的很不定时


结局还是决定he了 写be无力(枯)


翻译晚点 这张比较多对话


上面封锁了这次行动的所有消息,毕竟首席调查官在监狱遇到那档子事,对两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陆志廉也从负责人名单中被踢出,取而代之的是程德明。从监狱出来的生活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没有积压的案件需要调查,陆志廉每天做的只需要自然醒。吃了好几个星期的流食,意志力再好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胃。

双腿恢复了不少力气,陆志廉尝试着走出去自力更生,在电梯口撞到了迎面而来的走来的程德明。“前辈,你去边啊”

“我想落...

这章是程陆向 我在把剧情往正轨上扯(偏)了

在这里先道个歉

感冒还没好加上实习 写文真的很不定时


结局还是决定he了 写be无力(枯)



翻译晚点 这张比较多对话



上面封锁了这次行动的所有消息,毕竟首席调查官在监狱遇到那档子事,对两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陆志廉也从负责人名单中被踢出,取而代之的是程德明。从监狱出来的生活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没有积压的案件需要调查,陆志廉每天做的只需要自然醒。吃了好几个星期的流食,意志力再好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胃。

双腿恢复了不少力气,陆志廉尝试着走出去自力更生,在电梯口撞到了迎面而来的走来的程德明。“前辈,你去边啊”

“我想落去买滴嘢食”

“我煲咗汤俾你啊,唔好出街食垃圾食品”

“食流食食到我口寡”

“我煮咗个饭俾你”,程德明的手艺可以说是在ICAC里面数一数二的了,至少吃过的都这么认为。

热乎的饭菜让陆志廉一扫以往的疲倦,他大口的吃着,程德明只是微笑的在一旁等待。他不敢去打破现状的美好,他也不知道这样的见面可以维持多久的保质期。“食慢滴啦,冇人同你抢,食完饭记得饮多碗汤,我翻去做嘢啦”

“等阵”

“?”

“我听日想食叉烧饭”

“好啊”

看着程德明逐渐淡出视线,陆志廉才缓缓拿出手机,“刘保强,我想翻赤澳监狱”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今次我真系唔想帮你,出咗咁大件事,我甚至连赤澳监狱门口都唔想你去”

“甘,我想见曹元元”

“大佬啊,你系唔系发癫啊,佢搞到你甘,你仲...诶”

“一次,就一次,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了”

“绝对冇下次啊!”

第二天,程德明如愿带来了陆志廉爱吃的饭菜。有了程德明细心的照料,陆志廉自然恢复的很不错。风波过后,似乎谁都忘记了发生过什么,谁都没有提起过曹元元这个名字。

平常和陆志廉相处,谈论的话题都是公事多。真正清闲起来,程德明去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和他聊天,不安分的双手摩挲着昂贵的西装裤,飘忽的眼神似乎看哪儿都觉得尴尬。“kenny,边个教你煮嘢噶,做ICAC简直浪费咗你”

“前辈,你唔好开玩笑啦”

“睇你个样都未食饭了,坐过来一起食啦”,程德明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到了陆志廉的身边,看着陆志廉给自己夹肉的手,程德明就想忍不住去握着。看着越来越近的前辈,程德明越发感到紧张,这这距离,犯规了!

“前辈,对唔住了”

这次陆志廉没有推开他了,这不是错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