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稻米199男团

23浏览    4参与
沐基

【瓶邪】麒麟诀·起源

半架空


ooc预警


双方都有马甲系列


四千字掉落


拒绝白嫖,拒绝批评


我爱你们(⑉°з°)-♡


1


  坐在签售的主席上,吴邪略感无聊。


  杭州的夏天不算特别热,但也说不上凉快。


  但是躺在空调房里玩手机,总比在这里排队要快活的多。


  “下面,让我们的著名摄影师,关根先生和大家说几句话。”


  下面一片掌声,和欢呼。


  小助理戳了戳吴邪悄悄的说,关老师该您了。


  吴邪这才回神。


  吴邪发表的作品从不注他的...

半架空


ooc预警


双方都有马甲系列


四千字掉落


拒绝白嫖,拒绝批评


我爱你们(⑉°з°)-♡






1



  坐在签售的主席上,吴邪略感无聊。



  杭州的夏天不算特别热,但也说不上凉快。



  但是躺在空调房里玩手机,总比在这里排队要快活的多。


  “下面,让我们的著名摄影师,关根先生和大家说几句话。”



  下面一片掌声,和欢呼。



  小助理戳了戳吴邪悄悄的说,关老师该您了。



  吴邪这才回神。



  吴邪发表的作品从不注他的真名,为了他的生活不被粉丝打乱,他才特地取了一个笔名。



  吴邪拿起话筒,熟练的说出已经在前几次签售中说了无数次的话语。


  一般来说,等他说完话之后。记者在一旁提问,其中不乏一些犀利的问题。



  他今年的几次签售都遇到过。



  吴邪等待着记者的提问。



  听说您最近要去准备新计划?



  没错,请大家期待我的作品。



  可以透露一下具体地点吗?



  吴邪笑了笑。



  天机不可泄露哦。



  接着有问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



  这次的采访竟然出奇的顺利。



  当这场签售快结束的时候,吴邪忽然听到一个轻微的脚步声。



  抬头一看是一个年轻男人,刘海过长有点挡眼,但是看得出来长得还不错。冷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感觉。



  要不是递给他一根笔和一张照片,吴邪都要以为他要打自己。



  正准备用瘦金体写下关根两个大字,刚要下笔却被照片所吸引。之前也不是没有过粉丝拿自己拍的照片来签售的。



  吴邪碰见照的不错的还会鼓励两句。



  但他头一次见到过拍的这样好的照片。



  是一座古楼。



  拍的水平其实不算高,但是这样震撼的风景他从未见过。古楼深深的吸引住了他。




  “这位小哥,这照片是你拍的吗。”



  年轻男点点头。



  “我想去看看,可以告诉我在哪里吗。我最近正在准备拍一套的图片。



  “那个地方,我老家。外人找不到。”




    吴邪有点失望。



  “我可以带你去。”



  一般来说,吴邪是不会轻易的答应这样一个可疑的陌生人。但他当时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一是对那个地方的好奇与向往,在一个就是这面前的人,让他觉得特别的人。



  “对了,小哥你叫什么啊。”吴邪对这个人太感兴趣,问东问西到最后却没有问名字。



  “张起灵。”



  张起灵,张起灵。



  吴邪在那一刻记住了这个改变他一生的人的名字。

他的命运也从此刻改变。



  命运,早已脱离了原本的轨迹。



2



  再次见面就是在三天后,也是他们约定出发的日子。



  吴邪穿着米色高领毛衣,黑色休闲裤。



  他带的东西不多,一个小行李箱就可以装满。



  反观张起灵,还是那天签售的那一身。身后背了个黑不拉几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包什么的倒是没带。



  吴邪自认为带的东西不多,没想到还是人外有人。



  “小哥,咱们做哪一辆车。”



  吴邪之所以还叫小哥,也是经过他慎重考虑的,直接叫张起灵显得太客气,他们又还没熟到可以叫别的的程度。



  “813。”张起灵望着站牌。



  “哦。”这人怎么像个闷油瓶一样,每次话都那么少。



  那辆客车他知道,重点是一个偏远的县城。



  他到不怕张起灵把他拐跑了,图财,现在手里没什么钱,钱全在卡里,卡他又没拿。他现在身边也没有个亲人,就是把他拐了也不知道找谁要钱。图色,呃,显然不大可能。



  这一不可能图财,二不可能图色。那跟着他还有什么危险可言。



  没过多久,车就到了。



  虽然终点偏僻,但途经的站却有一些大城市。所以人并不少,二十个人的车几乎要坐满了。



  他们挑了个挨着窗户的地方坐下。



  “把票拿出来,检票了,检票了。”检票的大妈奔走于个个座位之间。



  吴邪把票递了出去。



  吴邪拿着手机听歌,张起灵看向窗外。



3



  “小哥你多大啊。”



  吴邪随便找了个话题,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张起灵看起来在思考,然后正经的给出了一个答案。



  “忘了。”



  吴邪以为是他不想说,也没有想别的。只是看着他正经的说忘了,有点忍不住想笑。



  “你多大。”



  “我?我今年32了。”吴邪没有想到张起灵会问他。



  吴邪哈哈大笑。“怎么样,我长得不像30的人吧。别人都说我还像个大学生。



  张起灵又看向了窗外。



  这一路走来,张起灵的话很少。几乎是只要吴邪不开口他就不说话,就算说也就是几个字。有点惜字如金的感觉。



  吴邪发现了他的爱好,疑似看窗外。



4



  在附近的小旅馆休整了一个晚上,然后经过半天的跋涉,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



  之前看到张起灵的照片之后又了一定的心里建设,可他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被震撼到了。



  其实古楼也并不是只有一个古楼,它在一个村子当中。



  这个村子世代守护着古楼。



  村子门口立了一个碑,是吴邪看不懂的藏语。他刚想问张起灵写的是什么,一抬头他已经走远了,他只好把石碑照下来,快步的去追张起灵。



5



  跟随张起灵来到了一座古宅,在古楼的脚下。看起来些许的阴森。



  “这是你家。”吴邪上下打量着。



  “算是。”张起灵从兜里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扑面而来一阵阴风。



  “咱们今天晚上住这里?”吴邪有了点想临阵脱逃的意思。



  这里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住。”想来也是,像这种偏僻到沙漠的地方定不会有什么宾馆。他打算先在这宅子里休息一会儿,在做打算。管他娘的阴森还是什么了,做了好几天的车也累的够呛了。



  这凳子桌子上一尘不染,看起来一直有人住。



  再此休息了片刻,吴邪准备去古楼拍照,他自己不太方便,就拉上了张起灵。



  一路上可以零零散散看见几个居民,也不知道是这里的人与外面隔绝还是别的,看起来都有一些营养不良。个个面黄肌瘦的这一村人都是一族的,都姓张。这村是张家的,这古楼也是张家的。



  守楼的是一个藏族老太太,会说几句坡脚的汉语。也不知道张起灵和她说了什么。老太太看我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连忙让吴邪进去。就好像刚才说外人不得入内的不是她一样。



  张起灵这人不会是说了什么,这是我的私生子之类的话吧。吴邪摇了摇脑袋,把奇怪的想法赶出去。



  从进入古楼开始吴邪就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就在冥冥之中吸引着他。张起灵并没有跟着他进来,说有什么事先回古宅了。



  他停在了古楼一层的墙壁旁,前壁上讲的是一段故事。可是墙上是藏语,他也看不懂故事的内容,就随手拍了两张。



  这时守楼的老太太出现在吴邪身边。



  “年轻人,老婆子给你讲讲这壁画的故事。”


  在几千年以前这里有一只凶兽,麒麟。麒麟生来残暴嗜血。残杀了不少附近的村民。


  这里之前有很多的村庄,当时附近的村子的人都死光了,活着的也全跑了。


  只剩这张家一个村子。可张家的祖先世代生活在这里,哪里舍得离开。族中老人求得西王母庇佑之后,族中选中的勇士就带着村子里强壮的青年去讨麒麟。族里的长老把镇族之宝黑金古刀给了年轻人,赋予他无边神力。这样也才仅仅是把麒麟镇压在了地下,在地上修了一座古楼,就是现在所在的这座。张家人就世代守护着这里。



  吴邪听的有些入神。



“不过,这就是一个传说而已。谁也没有见过。”老太太笑着说。



  这笑声回荡在古楼里,让吴邪有点发亥。



  “外面下雨了,先回去吧。”张起灵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现在楼口。



  “好。”吴邪像找到了救星一样。



6




  外面雨下的确实不小,等到古宅的时候吴邪几乎已经湿透了。



  吴邪把他从老太太口中得知的事情告诉张起灵。



  张起灵说,他小时候听说过这个故事,不过和老太太说的不一样。



  几千年前有一只凶兽麒麟。残杀了附近不少村民,使得方圆百里就剩张家一村没错。


  张家人不想离开这里,就去求西王母西王母告诉族中长老。想要你们村活命,就找五个童子。把他们扔到麒麟的山洞中。麒麟吞噬九十九个童子的真气修炼以度劫,如今正好差五个。等你们把人送过去,待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的月圆之夜。麒麟便会修成并受天劫,你们拿上这铁链和这法咒可以把这麒麟封印在地下。


  族长当天晚上叫了几个长老过去,商讨出来了几家有年龄合适男孩儿的人家。在夜里找了几个壮汉,把小孩绑了过去。用孩子被麒麟掳走为由哄骗父母,以保全村人的性命。



  这故事吴邪消化了半天。



8



   吴邪在古宅早早的睡下了,张起灵说他就在隔壁。



  半睡半醒之间吴邪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沙沙的响。过了一会响声骤停,接着隐约传来女人的哭吟声,伴随着雨和雷电声。吴邪打开门,在右边有一颗老树。



  树下有一个哭泣着的白衣女人,吴邪问,你是谁。


 


  女人抬头,是一张高度腐烂的脸,她用腐烂的嘴喊着,还我孩子!



  吴邪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惊魂未定。



  外面仍然下着大雨。



  床头就是一面镜子,吴邪直勾勾的盯着镜中的自己,显得有点陌生,竟看出来几分不属于他的邪气。



  吴邪之前听一个懂风水的朋友说过,床头不能摆镜子,风水不好。



9



  就在吴邪放心下来以为是一场梦的时候门外的声音又响了。还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和梦里的一样!



  吴邪急忙拎起包往外跑,没有去看树下的女人看到门上插着钥匙,就把门锁上,把钥匙揣进兜里,去隔壁找张起灵。



  张起灵不见了,吴邪在雨中往村口的方向跑去。整个村子开不见一个人影,就连当初来的时候村门口的守门人也不见了。



  吴邪当时也慌了神,没有多想别的,就一股脑的往外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在路上看到了一辆马车。



  那个老爷子心也不错,就把吴邪拉回了城里。



  老爷子叼着烟斗问,小伙子你来这种地方干嘛,要不是我老头子过来采药这种地方根本找不着个人。



  吴邪说,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张家的村子啊。



  老爷子拍了拍脑袋,是啊,只不过那个村子的人几十年前就死光了。



  吴邪惊出了一身冷汗。



9



  吴邪再次惊醒,自从那次之后每次睡觉都会梦见那个女人和一些奇怪的事情。



    张起灵,张家古楼,奇怪的古宅,恐怖的女人,感觉像是场梦一样。



  在那次之后的几个且一切归干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那天拿回来的钥匙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待续)



沐基

【817贺】当吴邪众人到稻米节活动现场。

稻米节199活动

稻米一家亲

有想加入我们的可以私我


1


又到817了。


2019年了呀,真好,还有人记得我们。


我是吴邪,我们现在正坐在开往长白山的车上。


每年的817我们都会来,同样的,每年都会有几个晕车的。


在后面吐的稀里唑啦。


我们从杭州出发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到达了景区门口。


到景区门口就该买门票了,前几年来的时候还好,只是人去售票口买票就行了,现在就得实名手机购票,可真是为难某几个。


幸亏咱们有关系,有钱能使鬼推磨。门票也可以搞来,不算大事。


可今年人是真多,取票的时候可排了半天队。


根据我理智的分享,如果把今天所以来长白...

稻米节199活动

稻米一家亲

有想加入我们的可以私我


1



又到817了。



2019年了呀,真好,还有人记得我们。



我是吴邪,我们现在正坐在开往长白山的车上。



每年的817我们都会来,同样的,每年都会有几个晕车的。



在后面吐的稀里唑啦。



我们从杭州出发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到达了景区门口。



到景区门口就该买门票了,前几年来的时候还好,只是人去售票口买票就行了,现在就得实名手机购票,可真是为难某几个。



幸亏咱们有关系,有钱能使鬼推磨。门票也可以搞来,不算大事。



可今年人是真多,取票的时候可排了半天队。



根据我理智的分享,如果把今天所以来长白山的人扔进青铜门。



应该是可以把所有终极填满的。



我们取完票之后就去坐观光车,之前小花有想过要不要坐飞机。



没错,长白山景区的服务。



飞机嘛,要过一个安检。



考虑到潘子书包里的小满哥,还是算了吧。



我们还是和往常一样选柽了坐车。



还是排队。



排到疯。



不过倒是有稻米专用车道,可真贴心。



不过人也一样多。



2



终于,车来了



辆车坐不开,我们分了几辆车坐。



几个老家伙一辆。



几个姑娘一辆。



那几个小孩一辆。



剩下我,小哥,胖子,小花,还有瞎子



共是九个人的车。



除了我们,还有四个小姑娘。



我从一上车就感觉出来那诡异的目光



然后就看着几个小姑娘窃窃私语,之后一个妹子拍了拍我的椅子背。



问我们是不是 cosplay盗墓笔记的人物。



我一下来了兴致,问你们知道我们cos的是谁吗。



她们几个指着胖子说这位稻米cos的最有灵魂。


胖。



胖子愤愤不平。



然后就看出来了瞎子,毕竟有特点。



一身黑,黑色墨镜,黑衣服。



接着小哥也被猜出来了。还有个姑娘夸小哥有张起灵的气质,虽不及张起灵那么好看,怎么样也有个一半吧。



我笑点上气不接下气。


小哥你也有今天。



到小花那里可就没有那么好猜了,没有特色。



经过她们的一番像模像样的推理,得出了是花爷的结论。



我很好奇她们是这么猜出来的,她们说有花爷在的地方一定有黑爷。



轮到我的时候一个女生深思熟虑的说,我知道,是盗笔邪。



另一个女生反驳道,我觉得是沙海邪,这个小哥哥cos的很霸气呀。



不,你这么想,铁三角齐聚。不可能是沙海邪。



也有可能是重启邪。



几个小姑娘争论半天。



她们最后来问我出的是什么。



我愣了一下,想了想说。



吴邪。



她们倒是一致认可这个答案,不管那个时期吴邪还是吴邪。



路上我还有瞎子和那几个小姑娘聊的挺嗨,小花是不是搭几句。



胖子受打击了,陷入了沉默,一边思考人生去了。



小哥的话,



就不用我说了。



临下车那几个小姑娘塞给我们几个橫幅和别的应援物。



她们说天下稻米一家亲,而且还是稀有男稻米,出c还那么还原。



那些东西就送给我们了。



我从书包里摸出一个之前随手在小木块上刻的瘦金体的吴邪,送给了她们。



我们来那么多次第一次有人给我们塞这种东西。



看别人拿着还好,但是自己拿着写着夸自己的应援物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我把一个小黃鸡的卡子从一堆应援物里挑了出来。

夹在小哥的肩膀。



3



我们一行人跟着人群往上走,路边有很多买东西的店铺的名字都非常有特点。



瞎子的青椒炒饭,小哥的小鸡内裤,新月饭店,吴邪牌幸运草,全国五三合集。



不得不说很有才华了。



路上还有几个人来找我们合影的。



我给那几车的人打了电话,约好了天池旁边集合。



但是现在,完全挤不进去。



人全堵在了入口。



我往前探了探,为什么这那么堵。



原来前面有个公共厕所。



胖子开路,带我们冲了出去。



然后又被挤了回来。



这届稻米们战斗力真强。



再次冲锋,终于过了那里。



真是太不容易了。



继续走着,离天池还有一段距离。



路上听着几个人谈论着盗墓笔记又要被翻拍了。



我不求别的,只求把我拍的帅一点。



不远处看见黎簇他们四个小子向我们挥手。



对,四个。



加上一个王盟。



他的老板我暂时抛弃了他。



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登上了天池。



老家伙们已经跑路回家了。



女同志里就秀秀留了下来。



我站在围栏上往天池望去,十多年了。



从兜里摸出烟来,刚想点上。忽然想起景区不让抽烟。



小哥来到了我的身后,我叫了他一声。



闷油瓶。



还是万年不变的回答。



嗯。



我转过身看着他说,真好呀。



他还是嗯。



不过我笑了,他也笑了。



我牵着他的手,心里美滋滋。



4



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午。



见证了一波又一波稻米的热情。



我印象最深的有一波人喊,等千年雨歇,姐妹们一起起尸可好。



有理想。



临回去的时候,秀秀提议照张相留念。



我刚要拿出手机,就见苏万从他那个百宝箱书包里面掏出了单反相机。



好家伙,我一半职业摄影师都没想拿相机这码事。



找了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大胖子来帮忙合影。



大胖子拿着单反相机说,一,三,三。



大胖子的照相技术还不错。



谢过他之后,我们就踏上了归程。



明年再见,长白山






沐基

【沙雕文】盗笔怪物的风花雪月

【微信】

怪物者联盟(17)

22:19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今天的我美吗?@美丽俏佳人海猴子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呜呜呜嗷嗷。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你头发进我嘴里了。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发出狂笑。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想咬点啥。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找个人咬咬。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人语八级的鸡冠蛇 黑毛蛇说它随时准备着。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你们要不要两蛇互咬?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咯咯咯咯咯,一只弱小可怜的鸡在你们中间格格不入。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想当蛇王。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嗷嗷呜呜嗷。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

【微信】

怪物者联盟(17)

22:19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今天的我美吗?@美丽俏佳人海猴子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呜呜呜嗷嗷。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你头发进我嘴里了。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发出狂笑。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想咬点啥。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找个人咬咬。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人语八级的鸡冠蛇 黑毛蛇说它随时准备着。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你们要不要两蛇互咬?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咯咯咯咯咯,一只弱小可怜的鸡在你们中间格格不入。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想当蛇王。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嗷嗷呜呜嗷。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隔壁黑毛蛇表示不服。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其实阿宁是我咬死的。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承认了。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我要真开大眼睛好好看看你们。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嗷嗷嗷呜呜。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其实背负着清除女性角色的重任。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 :我也不想咬她。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哎,生活不易。

22:31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我被烧的好惨啊。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RUA!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我新做的离子烫啊。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我只是想漂漂亮亮的靠近他而已啊。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我还喷了香水呢。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盗笔最惨我排的上号吧。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有青铜铃铛的尸鳖小可爱 ,你是第二惨。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粽子先生是第三惨。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已经不在了。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叹气。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哀悼。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哎。

豆沙馅粽子:哎。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啊啊啊见鬼了!!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淡定,你也不是人。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是我不美吗。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禁婆姐姐超美der。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为什么吴邪不看我。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我太美。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是我输了。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跟吴邪说过话。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他真帅。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我卷过张起灵和吴邪,黑瞎子还有黎簇的腰~

虽然被小哥的剪刀腿拧断老头。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我酸了。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哈哈哈哈。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你碰了我家吴邪。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酸就对了。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我经常被吴邪和张起灵捧在手里。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我我我。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缠过吴邪的脚踝。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和他深情对视过。

吴家四爷小满哥:你们这都是弟弟。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我都没怎么过吴邪。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图片]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我羡慕死了你们了。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真可怜。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还是我好。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尸蟞老弟在这么。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在的。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不过太弱了,不敢说话了。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尸鳖住我家旁边。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尸蟞在墙缝里塞着呢。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尸蟞在窥屏。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我自闭了,落枕的我。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总比没头的我好。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那倒是。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我愿意把自己献给吴邪补身体。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好想吃掉吴邪。。。。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1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我愿意给他俩提供场地和特殊玩法。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然后就可以。。。。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你怎么这个亚子。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近距离感受一下。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你果然重口味啊。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吃了阿宁是正确的。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要是听到了可以给你们模仿,我有很多洞藏身。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可会模仿了。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想听。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你牛皮,兄弟。@人语八级的鸡冠蛇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如果有这个机会记得,一定藏好了听。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别被发现了。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要是能活着回来。。。哎。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突然卑微。

吴家四爷小满哥:我们会记住你的。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咱这儿没有密洛陀吗。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瞪大了眼睛)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没有。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它出不来。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托腮)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今天吴邪好像犯啥事儿了。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啥事啊。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嘿嘿…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其实…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我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每天晚上……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每天晚上都蹲在吴邪屋子外面……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听吴邪的……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十点了。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大概半个钟头我又可以去蹲墙角了。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但是!我现在就听见声儿了。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Okok。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你们都给我盯紧了了。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我准时收听。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忽然想起来,密洛陀看过胖子的肠子。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哈哈哈哈。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想吃。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咩嘤嘤嘤。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肠子有什么看头。

雨村被隔壁大妈凯觎的鸡:咯咯咯。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怎么没烧焦。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要看就大腿屁股腰。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别说了,饿了。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你个吃货。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最近没啥吃的。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就不能有点追求。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我的追求就是吃了吴邪。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哈哈哈哈。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上次就差一点点。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我的追求就是绑架吴邪。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这样。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张起灵就会来找我。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我容易吗。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杀了蛇一个,还有后来蛇。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我都要泡发了。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为了见到张起灵,我觉得我可以伪装成盆栽。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哈哈哈。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离内个穿蓝色卫衣小鸡内裤的的远点。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他可凶了。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就喜欢这种有个性的。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咬吴邪一口都不行。

人语八级的鸡冠蛇:小气。

口味很重的九头蛇柏:喷血,你还想咬几口。

开眼带你下地狱的烛九阴:蓝色卫衣那个我想咬,危险发言。

23:19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的禁婆小姐:怎么没人说话了。。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难道是!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他们遭到了吴邪和小哥的毒手!

美丽俏佳人海猴子:已经遇害了?


我们是群里语c,然后大家聊天,我整理并加以修改和补充完善。

如果有愿意继续看的,我们会继续写下去。

如果有愿意加入我们的,或者参加817活动的,欢迎找我私信了解。

人物表

禁婆   @怜见

九头蛇柏   @~半日闲~

尸蟞       @苏鹤野.

烛九阴     @北白川鱼辞

海猴子 @墨幸ouer

鸡冠蛇 @puppet214

张起灵的鸡 @七 半入江风(七娃糖葫芦家族)

剩下的都是我

沐基

【沙雕文】吴邪今天还钱了吗?

【微信】

本群人士全部上交国家(43)

18:17

吴邪可以还钱了: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就想问一句,,,今年还钱吗。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你觉得可能吗。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吴邪的财政危机。

哆啦A万:实不相瞒我们师门已经穷了,我们已经没有钱交房租了。

哆啦A万:我一手好本领都是跟着师父逃房租练出来的。

吴邪给我涨工资:默默的说一句,已经三年没发工资了。

吴邪可以还钱了:你植发的钱也是找我借的。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我把胖子卖给你们好吗。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论斤卖的吗?

我头发

【微信】

本群人士全部上交国家(43)

18:17

吴邪可以还钱了: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就想问一句,,,今年还钱吗。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你觉得可能吗。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吴邪的财政危机。

哆啦A万:实不相瞒我们师门已经穷了,我们已经没有钱交房租了。

哆啦A万:我一手好本领都是跟着师父逃房租练出来的。

吴邪给我涨工资:默默的说一句,已经三年没发工资了。

吴邪可以还钱了:你植发的钱也是找我借的。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我把胖子卖给你们好吗。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论斤卖的吗?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猪肉价。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天真你丫脸呢?!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你们要吗,我还可以打折。

不是苹果是鸭梨:苏万你跟着闹啥,你还缺钱吗。

哆啦A万:我不缺。但是我不跟着闹怎么骗我师父我已经没钱了。

霍家妹妹:今晚热闹啊。

吴邪可以还钱了:吴邪把你家那个,拉出来夹个喇嘛
去。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一次9999999,来吗亲。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哟,花儿爷拉小哥下斗啊。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看看有没有人手,我自己就不下去了。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什么斗啊,胖爷我能进去摸几手不?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你可以十八摸。

吴邪可以还钱了:摸摸可以,摸出来归我,挺好的。还吴邪那300亿。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我不就欠你两亿?

哆啦A万:师兄就是不一样啊。借钱都是以亿为单位


不是苹果是鸭梨:吴老板欠我的卡还没给,解董帮我主持公道!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啧啧啧,养大了的娃容易跑。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这三百亿都没到位呢。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我就是不还,我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回去?

张起灵:。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小哥你变了。

张起灵:。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你居然不帮我,我就不该教你玩手机。

19:09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吴邪不还钱,花儿爷你可以吊死在吴山居门口。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不要面子的吗?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啧,我需要回避。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加我一个。

不是苹果是鸭梨:瞎了瞎了。

吴邪可以还钱了:什么?

吴邪可以还钱了:你也瞎了?

不是苹果是鸭梨:给狗粮闪瞎了。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诶天真,小哥在哪里。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哑巴下了。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去去去,边儿靠去。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没有感情的杀手。胖子你和我去泡脚吗。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去让胖爷我一个人待会。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你上次叫我我忙。

吴邪可以还钱了:我这次不忙了。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啊?不了不了。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我怕待会泡澡我还得带个墨
镜,多尬啊。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墨镜不怕起雾。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多好啊。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一起啊。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是的。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绝对好用。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只要998。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这里可以批发。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看我召唤张起灵术。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你叫啊。

吴邪给我涨工资!:你叫啊。

不是苹果是鸭梨:你叫啊。

吴邪可以还钱了 :你叫啊。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张起灵 小哥!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小哥小哥小哥小哥小哥小哥。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再把小满哥叫来。

吴邪可以还钱了 :可以可以。

吴邪给我涨工资!:这个可以有。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四叔才懒得理我。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四叔,你们吴家辈分不错。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一穷二白三省四满。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有意思。

吴邪可以还钱了:这话别乱说,会被打的。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我居然觉得很有道理。@没钱@白白@三爷@小满哥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别,徒弟我错了。

吴邪可以还钱了:吴家人。

吴邪可以还钱了:放狗咬你的。

吴邪可以还钱了:别看我,我没有被咬过。

哆啦A万:果然只有我在意小满哥为什么有微信的吗。

杨一点也不好:不,还有我。

不是苹果是鸭梨:这太惊人了吧。

吴邪给我涨工资:习惯就好。

20:24

吴邪可以还钱了:吴邪,今年还能还钱了吗。

20:45

吴邪给我涨工资!:老板,今年还能涨工资了吗。

21:58

不是苹果是鸭梨:吴邪,今年还能还我银行卡了吗。

22:00

霍家妹妹:我看你们今年是没戏了。

00:01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大家新年快乐呀。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还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们是群里语c,然后大家聊天,我整理并加以修改和补充完善。

如果有愿意继续看的,我们会继续写下去。

如果有愿意加入我们的,或者参加817活动的,欢迎找我私信了解。

人物表

吴邪可以还钱了( @墨幸ouer )    

在瞎的边缘疯狂试探( @怜见 )

吴邪给我涨工资,人物表里没有的人物全是我本人)

哆啦A万(@许青时)    

霍家妹妹( @夷陵见狗怂 )              

那不是肥肉,是神膘( @九离日常咕咕 )

不是苹果是鸭梨( @雒七无法咸鱼翻身 )    

张起灵( @~半日闲~ )           

我头发长出来了不用关心谢谢( @无瞑醉三千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