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中飞人

283浏览    28参与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空中飞人】First Love(Mike/Tino)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62444-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空中飞人】First Love(Mike/Tino)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62444-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空中飞人】Possession(Mike/Tino 极短一发完)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60249-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空中飞人】Possession(Mike/Tino 极短一发完)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60249-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空中飞人】Second Chance(Tino/Mike年下 电影之后复合梗)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59520-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空中飞人】Second Chance(Tino/Mike年下 电影之后复合梗)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59520-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月徽

【原創】格蘭的回憶錄 II

關於義肢固定器是我亂掰的,不要當真XD

原創CP:格蘭 × 傑克

【正文】

Chapter  II

「不過這件事不要跟別人說喔!」他一邊調整義肢的零件,一邊跟我說:「我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我信誓旦旦的說:「好,我絕對不會跟別人說的。」

「謝謝你。」

傑克笑了,將調整好的左肢安上之後,他取下右肢,我看著便問:「你這樣不會很不方便嗎?」

他點點頭,說:「是很不方便,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我似懂非懂地回答:「哦~這樣啊!」

等他檢查完義肢後,我們便雙雙離去,接下來也沒什麼交集,因為他很少在團裡出現。

後來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向布萊德老師問起傑克的事…...

關於義肢固定器是我亂掰的,不要當真XD

原創CP:格蘭 × 傑克

【正文】

Chapter  II

「不過這件事不要跟別人說喔!」他一邊調整義肢的零件,一邊跟我說:「我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我信誓旦旦的說:「好,我絕對不會跟別人說的。」

「謝謝你。」

傑克笑了,將調整好的左肢安上之後,他取下右肢,我看著便問:「你這樣不會很不方便嗎?」

他點點頭,說:「是很不方便,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我似懂非懂地回答:「哦~這樣啊!」

等他檢查完義肢後,我們便雙雙離去,接下來也沒什麼交集,因為他很少在團裡出現。

後來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向布萊德老師問起傑克的事……

「你怎麼會想問起傑克的事?」布萊德老師嘴裡叼著菸,看了我一眼,問:「我記得你們不是沒什麼交集?」

「傑克不是團長的孩子嗎?為什麼他也要到團裡練習?」我不解的問:「還有,為什麼他要裝義肢?為什麼他會沒有手?」

聽完我最後一個問題之後,老師仰頭看著天花板嘆了一口氣,嘴裡喃喃自語的說了些什麼這個問題怎麼不去問問上帝反而來問我之類的話。

「老師~」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對傑克很好奇,但你一次問這麼多問題我也回答不了你啊!」老師捻熄手上燒盡的菸,從菸盒裡抽出另一條點上,叼在嘴裡吸了一口。

被老師這些動作磨得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我,立刻喊著:「老師!」

老師慢條斯理地將嘴裡的煙吐了出來,眼神如同陷入回憶一般緩緩地說:「幾年前的一個夜裡,公演剛結束,當時有個嬰兒的哭聲在帳外響起,我和芮雪立刻分頭巡視,結果發現了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被遺棄在那裏……」

講到這裡,老師的表情越發沉重,他繼續說:「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嬰兒沒有雙手,我們也就大概猜出那孩子被遺棄的原因,於是芮雪收留了那個嬰兒。」

我睜大了眼睛,有些懵懂的問:「那個人就是傑克?」

「是啊!傑克很堅強的活了下來,後來芮雪讓人給那孩子裝上了義肢,當時麻藥的效用還沒那麼好,但她連吭都沒吭一聲……」

老師的表情越說越古怪,「後來為了讓傑克熟稔義肢的使用,芮雪偶爾會讓她來團裡和團員一起練習。」

我聽著老師的話,發現了奇怪的地方,傑克不是男孩嗎?老師怎麼剛剛叫傑克為「她(her)」,而不是「他(his)」?

「咦~老師,傑克不是團長的兒子嗎?」

「誰跟你說傑克是男的?她可是個貨真價實的女孩子。」

「女、女孩子?」

聽了這句話,我錯愕的看著老師,只見老師像是發現自己說溜嘴的樣子,皺了皺眉,然後無奈的嘆了口氣。

「算了,讓你知道也沒什麼,只不過別去向別人嚷嚷這件事。」

我用力的點點頭,保證:「我不會說的。」

老師看了我一眼,然後拉了把小凳子給我,示意我坐下,「你怎麼發現那傑克的手是義肢?依那孩子的性子,應該不會告訴別人這件事才對。」

我坐下後,老師劈頭第一個問題居然是這個,想起傑克脫下衣服調整義肢的樣子,我的臉忽然紅了紅,支支吾吾的說:「是、是我不小心撞見的,我、我我不知道她是女孩子。」

老師盯著我看,我尷尬的低下頭,就在感覺老師探究的視線快在我頭上盯出一個洞的時候,他終於開口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那麼你應該也看過她身上的固定器吧?」所幸老師沒問出令我更尷尬的問題,只是淡淡的回到義肢的問題上。

我點點頭,老師便接著說:「她那個固定器只是暫時用的,畢竟隨著她的身體成長,就要換不同尺寸的義肢,但是裝在體外的固定器總是有很多不便,這在傑克年齡越大之後就越容易顯現,所以我們找到一個密醫,能把義肢固定器安裝在體內,呼……」

老師咬著菸狠狠吸了一口,呼出白霧,然後隨手捻熄手上的菸屁股,沒有點上第三根,只是翹起二郎腿繼續說:「但是要把固定器裝進體內是有風險的,必須等到傑克的身體大概成長到定型之後才能動刀,從這裡……到這裡,把固定器裝進這個地方,會影響到部分的臟器和身體機能。」

看著老師的手指劃過的地方,想像了刀子從身上切割還有異物裝在身體裡面的樣子,我的臉忍不住就嚇白了。

「這樣就被嚇到了?真沒出息,傑克比你勇敢多了。」老師臉色不是很好看的說:「光是裝那個臨時固定器就已經夠嗆了,如果不是為了讓她未來省去一些麻煩,我還真捨不得讓她多受一次苦。」

布萊德想起之前傑克裝臨時固定器的樣子,稚嫩的臉咬緊著牙,始終不敢叫出一聲讓芮雪聽見,小小的身體早已因為疼痛而沁著一層薄薄的冷汗,混著從後頸插入的管線所流出來的血,讓她的後背看起來更加怵目驚心。

他懷裡的芮雪用手帕死死捂著嘴,背對著傑克才不至於哭出聲,淚水模糊了她精心描繪的妝容,那是他第一次看見這個堅強的女人流淚。

那個孩子,那個小小的傑克,明明是個柔弱的女孩兒,卻像男孩一樣堅強。

她那小小的身軀卻有著從骨子裡帶出的倔,倔得不肯向命運屈服。

「老師?」我看著陷入回憶裡的老師,疑惑的叫了聲。

「抱歉,我走神了。」

TBC.

月徽

【原創】格蘭的回憶錄 I

其實是《種子馬戲團》的番外,不過我還沒把《種子馬戲團》本篇傳上來,反而先貼上了番外哈哈哈

原創CP:格蘭 × 傑克

【正文】

Chapter  I

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只記得從很小的時候就待在希德斯馬戲團裡。

對於父母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依稀記得有天媽媽一直在睡覺,從此之後就在也沒有醒來。

後來我才知道那叫「死亡」。

媽媽死了之後,爸爸帶了一個漂亮的阿姨回家,讓我叫她媽媽。

新媽媽對我很好,總是帶我出去玩,還有買很多玩具給我玩。

記得那天,她帶我來到這個馬戲團看表演,演出才行進到一半,她便對我這麼說:「乖乖待在這裡喔!我等一下就會來帶你回去。」...

其實是《種子馬戲團》的番外,不過我還沒把《種子馬戲團》本篇傳上來,反而先貼上了番外哈哈哈

原創CP:格蘭 × 傑克

【正文】

Chapter  I

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只記得從很小的時候就待在希德斯馬戲團裡。

對於父母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依稀記得有天媽媽一直在睡覺,從此之後就在也沒有醒來。

後來我才知道那叫「死亡」。

媽媽死了之後,爸爸帶了一個漂亮的阿姨回家,讓我叫她媽媽。

新媽媽對我很好,總是帶我出去玩,還有買很多玩具給我玩。

記得那天,她帶我來到這個馬戲團看表演,演出才行進到一半,她便對我這麼說:「乖乖待在這裡喔!我等一下就會來帶你回去。」

我當時雖然有些疑惑,但是被表演吸引的我還是乖乖的待在那,可是之後……

她再也沒有回來了。

就在我感到徬徨無助的時候,我遇見了馬戲團的空中飛人。

「小鬼,如果你沒有地方可去,不如就跟著我吧!」

他伸出那寬大厚實的手掌,對我這麼說著。

我被布萊德先生收養,應該說是被馬戲團收養,成為了馬戲團的一員,而布萊德先生則是指導我的老師。

老師認真的教導我自己的技術,不遺餘力的,是我重要的恩人。

然後,在這個馬戲團裡,我認識了傑克。

「格蘭,練習的時間到了!」

在馬戲團裡,也有收養了一些跟我一樣的孤兒,我們接受不同的訓練,每日不斷的練習。

當大家踩在大球上做每日的平衡感練習時,有個靠近帳篷邊的同伴不慎從球上跌了下來,就在他抬頭時,立刻指著隔壁帳篷驚呼:「你們看!」

隔壁帳棚是正式表演的團員們所練習用的帳棚,對於我們這些還不成氣候的小傢伙而言,對於那裡總是有著憧憬,所以他這一喊,大家便被他的聲音吸引了過去,而我也好奇的從大球上跳下來跟著看了過去。

只見裡面有個和我們差不多大的小孩,正踩在比他身體還高大的球上,神情相當專注的往靶心投擲飛刀。

「你們在做什麼?」

今天負責監督我們練習的人,正好是布萊德老師,他見我們停下練習,便走過來關心,嘴裡還叼了一根菸。

我有些不解的問:「老師,為什麼他可以在隔壁練習?」

老師順著我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接著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他讓其他孩子繼續練習,順手將香菸捻熄之後,就往隔壁帳棚走去,一把抱住那個小孩說:「小傑克,好久不見了!」

那個叫傑克的孩子轉過頭,正好迎上了我的視線,從那一刻開始,我的目光就再也無法從他身上移開了……

那是一雙藍得好似天空的眼睛。

「布萊德叔叔,你是不是又抽菸了?」傑克捂著口鼻,皺起眉頭說:「我要跟芮雪說。」

他的聲音像個女孩一樣,但對於還沒經過變聲期的男孩而言,這不是什麼罕有的事,令我訝異的是,他居然直呼團長的名字!

「別!妳這孩子怎麼像芮雪一樣,真是什麼樣的人養出什麼樣的小孩。」老師無奈的說著,也讓我從話中捕捉到一絲端倪。

什麼樣的人養出什麼樣的孩子,難道傑克是團長的兒子?

「芮雪說抽菸不好的。」

「格蘭,他是誰啊?」這時有些孩子偷偷停下了練習,跟我一起擠在帳棚邊看著。

「我不知道,他好像是叫傑克。」我有些漫不經心的回答著,視線依舊停留在傑克身上。

「好、好,真是……」老師將話題一轉,便問:「話說回來,芮雪怎麼捨得讓妳出來了?手沒事了嗎?」他捏了捏傑克的手,左右翻看了一下。

「嗯,流暢度還可以,不過芮雪說等我再大一點就要把固定器裝進去了。」傑克笑嘻嘻的說:「到時候就不怕會掉下來了。」

固定器?什麼東西?

我在一旁聽的雲裡霧裡的,可是老師卻一臉沉重的拍拍他的頭,說:「這樣啊!真是勇敢。」

聽了老師的話,他瘪了瘪嘴,說:「真希望快點長大,不然一直維持這樣總是很不方便。」

「是啊……」老師的表情有點凝重,「傑克,到時妳可要好好活下來啊!」

我在一旁更加不解了,老師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叔叔,這是什麼意思?」傑克有些疑惑的問:「難道裝完固定器之後我會死嗎 ?」

「說什麼呢……」老師搖搖頭,扯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別想那麼多。」

後來我才知道,老師當時所露出的笑容,其實是苦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午的休息時間,團員們都在吃著午飯。

我望著餐盤卻沒有任何胃口,攪著餐盤的食物,無聊地望著四周,卻看見了那個熟悉的金色刺蝟頭男孩從帳棚的間隙中走過。

是傑克。

基於無聊,以及抱著一絲好奇的心態,我跟了上去。

跟蹤人總是帶點緊張刺激的感覺,尤其對象還是這麼奇怪的傢伙,所以一定能發現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沒有注意到被我跟蹤的傑克,自顧的地走進一個帳棚,而我也悄悄跟了過去。

我站在帳棚外聽著裡面的動靜,帳棚裡面似乎並沒有其他人,於是我探頭往裡面看去,這一看我差點沒失聲尖叫。

只見他兩邊的肩膀上安著所謂的固定器,而它所固定的東西正是他的手臂。

他的手是假的。

兩邊該是胳膊的地方,連著的是取代手臂骨骼的不鏽鋼支架,頸後的地方連著幾條不知名的管線。

我無法以言語來表達眼前所見的情景,傑克就如同披著人類外皮的機械人。

「什麼人?」

或許是聽到動靜,傑克轉了過來正好看見了我,在視線隊上的那一剎那,我看著他的藍眼,竟有些閃神。

「你是誰?」

他的聲音將失神的我喚回,只見傑克正面露疑惑的望著我,眼中帶著一點驚慌。

我驚愕的指著他的胳膊,結結巴巴的說:「你、你你你的手……」

聽了我的話,他有些不以為然:「喔,這是義肢啊。」

他的口氣,平淡得宛如在談論今天吃什麼的語氣,宛如這個問題對他而言不怎麼重要。

「為什麼要裝義肢?」年幼無知的我,不解的問:「你的手呢?」

傑克卸下左肢,不怎麼在意的說:「我本來就沒有手。」

不知為何在他說出這句話時,我感覺到他的身體正在微微顫抖。

「為什麼沒有手?大家都有手啊!」

天真的我,因為這句話而望著自己的手發呆,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對傑克而言有多麼殘酷。

「不知道,我原本就沒有手。」他頓了頓,然後加強了語氣:「從一開始就沒有。」

當時我無法理解那句話的意思,可是當我明白時才覺得傑克說出那句話時有多麼心酸。

傑克天生就沒有雙手,這是我後來從老師口中得知的。

TBC.

唔哩唔哩雾里
旺年第一天就当空中飞人

旺年第一天就当空中飞人

旺年第一天就当空中飞人

Liszt
最近一直在路上寓工作於娛樂

最近
一直在路上
寓工作於娛樂

最近
一直在路上
寓工作於娛樂

鹿先森

来回空中跌荡高低
我扶助你摆出各样姿势
节目完
灯渐细
没缘份却只得默契
从来不可抱着身体
似接近半秒便放开一切
愿付出一生一世
来衬托你的美丽
来回空中跌荡高低
我扶助你上落空翻无限制
心血没有一点的白费
换来是你谢幕那刻光辉
只怕在某天会给取替

刻意逃避
被你望见这伤势⋯

来回空中跌荡高低
我扶助你摆出各样姿势
节目完
灯渐细
没缘份却只得默契
从来不可抱着身体
似接近半秒便放开一切
愿付出一生一世
来衬托你的美丽
来回空中跌荡高低
我扶助你上落空翻无限制
心血没有一点的白费
换来是你谢幕那刻光辉
只怕在某天会给取替

刻意逃避
被你望见这伤势⋯

SuperDoll难伺候
回上海几天,会看记忆大师的,想...

回上海几天,会看记忆大师的,想念我的菠萝

回上海几天,会看记忆大师的,想念我的菠萝

美文欣赏

走钢索与空中飞人

  看俄罗斯马戏团,正在看空中飞人的时候,主持人突然宣布: 
  “主角为了答谢观众,将特别表演在空中三十公尺的凌空飞跃,这个动作太困难了,不一定会成功。” 
  满场六千多观众屏息以待,连原来喧腾的音乐也静止了。 
  空中飞人凌空飞跃,突然一个闪失,从高空笔直地落了下来。 
  哗……! 
  观众一起失声叹息,正为自己没有眼神欣赏高难度的飞跃而议论纷纷。 
  “为了不辜负观众的期待,我们的主角愿意再试一次。”主持人说。 
  观众意外惊喜,全拍红手掌,再度屏息、等待。 
  空中飞人凌空飞越,姿势美如一只巨鹰,精准地落在三...

  看俄罗斯马戏团,正在看空中飞人的时候,主持人突然宣布: 
  “主角为了答谢观众,将特别表演在空中三十公尺的凌空飞跃,这个动作太困难了,不一定会成功。” 
  满场六千多观众屏息以待,连原来喧腾的音乐也静止了。 
  空中飞人凌空飞跃,突然一个闪失,从高空笔直地落了下来。 
  哗……! 
  观众一起失声叹息,正为自己没有眼神欣赏高难度的飞跃而议论纷纷。 
  “为了不辜负观众的期待,我们的主角愿意再试一次。”主持人说。 
  观众意外惊喜,全拍红手掌,再度屏息、等待。 
  空中飞人凌空飞越,姿势美如一只巨鹰,精准地落在三十公尺外的秋千上。 
  全场响起如雷的掌声,音乐配的是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英雄落在安全网上,翻了一圈,以最难璨的微笑,迎接观众的掌声。 
  后来听在马戏团临时打工的学生说,那第一次试飞的失败是刻意安排的,以便引发观众的情绪,我知道了并没有受骗的感觉,反而觉得这失败的安排是符合人性的,那第一次的失败与第二次的成功,虽然只是表演,却是等值的。 
  失败,使成功显得更珍贵。 
  我们在实际的人生中亦然如此,许多屏息以待,只等到了失败,但有过失败的成功更值得喝彩与掌声。 
  在马戏团里走钢索的人和空中飞人,在上台表演之前,必然都有许多的失败,才会使他们设计出这样的表演吧! 
  他们的成就正是建立在“危险”和“失败”上,如果是在平地上表演就没有人要看了。 
  生命也像是在走钢索或凌空飞跃,在危险中锻炼了勇气,在失败中确立了坚强。 

国信众筹

【国信众筹】惊!张家界天门山上演空中飞人!

【国信众筹】惊!张家界天门山上演空中飞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