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军

11.1万浏览    4848参与
一醉清梦
假装自己上色了!【上色苦手】蝶...

假装自己上色了!【上色苦手】
蝶空真的很好吃啊相爱相杀啊 有没有人看看这个cp(*꒦ິ⌓꒦ີ)

假装自己上色了!【上色苦手】
蝶空真的很好吃啊相爱相杀啊 有没有人看看这个cp(*꒦ິ⌓꒦ີ)

千里

这次佣空的礼服皮,掀起了一些风波,然而无论lof,b站,微博,贴吧,我都没有看见黑空军的言论,是我孤陋寡闻吗?

并没有节奏在黑空军,黑佣兵的倒是不少

颠倒是非黑白,实在是太恶心

(很抱歉用挂人污染了关注我的小可爱的主页,我这几天在外旅游,等回去了产粮作为道歉礼物)

这次佣空的礼服皮,掀起了一些风波,然而无论lof,b站,微博,贴吧,我都没有看见黑空军的言论,是我孤陋寡闻吗?

并没有节奏在黑空军,黑佣兵的倒是不少

颠倒是非黑白,实在是太恶心


(很抱歉用挂人污染了关注我的小可爱的主页,我这几天在外旅游,等回去了产粮作为道歉礼物)

鸽子漠殆殆

【佣空温馨三十题】0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依旧是现代pa
尝试不了搞笑画风。
保证不了篇幅致歉。
前几篇戳主页
————————————————————————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嘀嗒嘀嗒发出脆音转动着,最后一缕余晖也落下沉入海底天空宛如一副被泼了墨汁的画卷,皓月镶嵌在画卷上钻石般熠熠闪光。

“玛尔塔。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好看。”

奈布·萨贝达坐在旅馆的床上月光洋洋洒洒的落到房间里银色的光辉落到萨贝达的脸上,他靠在墙上昂首注视着天花板上挂着的白炽灯,阖眸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耳边是亮着的手机上面显示着通话中。

半晌。
手机那端传出轻柔的女声。
“嗯。”

奈布·萨贝达由于任务原因要出差半年。唯一养成的习...

依旧是现代pa
尝试不了搞笑画风。
保证不了篇幅致歉。
前几篇戳主页
————————————————————————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嘀嗒嘀嗒发出脆音转动着,最后一缕余晖也落下沉入海底天空宛如一副被泼了墨汁的画卷,皓月镶嵌在画卷上钻石般熠熠闪光。

“玛尔塔。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好看。”

奈布·萨贝达坐在旅馆的床上月光洋洋洒洒的落到房间里银色的光辉落到萨贝达的脸上,他靠在墙上昂首注视着天花板上挂着的白炽灯,阖眸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耳边是亮着的手机上面显示着通话中。

半晌。
手机那端传出轻柔的女声。
“嗯。”

奈布·萨贝达由于任务原因要出差半年。唯一养成的习惯就是每天晚上给玛尔塔·贝坦菲尔打电话,哪怕只有一句话一个字也从未忘记过。每天直到听着对方均匀的呼吸声才安然入睡每天早上醒来第一声就能听到恋人的道安,再多的电话费此时也值了。记得刚要离开玛尔塔身边走的时候,他的长官眼眶泛红拍着他的肩脸上挂着笑容让他活着回来。然后留给他一个亲吻,如同蚂蚁啃噬般轻柔最后还是由萨贝达加深了这个吻,这对热恋中的小情侣才依依不舍的别离。

“奈布。”
“嗯…?”

电话那头的女声唤回了萨贝达的思绪,左边肋骨仿佛被牵扯到一般有丝生疼。没有半句流露出的感情,也没有“我想你。”这三个字。萨贝达在玛尔塔的声音里听出了思念。

“你把刘海撩起来,然后把手机放到额前。”

萨贝达不理解恋人的做法,却本能的选择了听从,他也不知道自己古灵机怪的小女朋友在想什么不由自主的咧开嘴角等待着恋人的指挥。

“好了,玛尔塔——”
…。
“啾。晚安,萨贝达。”

奈布·萨贝达的脸颊悄然爬上一抹红晕,攥拳放到唇边遮掩着,如果刚才没听错的话…是亲吻吧…玛尔塔。萨贝达反应半晌后轻咳出声启齿。

“晚安。”

羊肉味软糖_

《准镜》

《准镜》

*刺客信条×服务生
  弹簧手×琼楼遗恨

﹉﹉﹉﹉﹉﹉﹉﹉﹉﹉﹉﹉﹉﹉﹉﹉﹉﹉﹉﹉﹉﹉﹉﹉﹉﹉﹉﹉﹉﹉

一抹红色的身影在黑夜中一闪而过.
手上的狙击枪在月光下折射着清冷的光 寒意渗骨.

奈布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大楼 觥筹交错中 他需要找到自己的目标.
熟练地将狙击枪架好 在准镜里 他不会遗漏掉自己的猎物.

玛尔塔不适地扯了扯身上的裙子.
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做这种细致的活.
需要戴上发箍 围着点缀着蝴蝶结的围裙 还要彬彬有礼地端着盘子 面带微笑地招待每一位宾客.
要不是为了保护杰克 自己才不会穿着这样的裙子抛头露面的.

奈布百无聊赖地在准镜中寻找着自己...

《准镜》

*刺客信条×服务生
  弹簧手×琼楼遗恨

﹉﹉﹉﹉﹉﹉﹉﹉﹉﹉﹉﹉﹉﹉﹉﹉﹉﹉﹉﹉﹉﹉﹉﹉﹉﹉﹉﹉﹉﹉

一抹红色的身影在黑夜中一闪而过.
手上的狙击枪在月光下折射着清冷的光 寒意渗骨.

奈布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大楼 觥筹交错中 他需要找到自己的目标.
熟练地将狙击枪架好 在准镜里 他不会遗漏掉自己的猎物.

玛尔塔不适地扯了扯身上的裙子.
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做这种细致的活.
需要戴上发箍 围着点缀着蝴蝶结的围裙 还要彬彬有礼地端着盘子 面带微笑地招待每一位宾客.
要不是为了保护杰克 自己才不会穿着这样的裙子抛头露面的.

奈布百无聊赖地在准镜中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这种暗杀的事情 不就是对准目标的脑子 开上一枪这样简简单单的事吗?

"玛尔塔."
耳边的通讯器传来杰克的声音"对面大楼楼顶."
"收到."玛尔塔抬起头 看着对面大楼上张扬的红色身影.

奈布的准镜扫到玛尔塔.
看起来并不简单的服务生.
奈布看着极短的裙摆下 被黑丝束缚着诱人的长腿上 精致的古典配枪 其光滑的手柄若隐若现.

玛尔塔注意到奈布视线所在方向 她朝着奈布莞尔一笑 且大方地挥了挥手 从容不迫得像是问候一位故友.

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奈布有些惊讶地瞪大双眼.
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但他并没有为行为的暴露而慌乱 反而嘴角勾起一个轻盈的弧度.
果然这身装扮不适合低调行事.
真有意思.
奈布将枪口微微移动.

"嘭——"
玻璃刺耳的碎裂声和宾客们慌乱的尖叫声响彻云霄 打破夜的寂静 惊扰了树上落歇的飞鸟.

"玛尔塔 撤."杰克的命令着.
"好."
奈布看着玛尔塔的身影消失在兵慌马乱的人群里.

下次再见.
奈布轻轻地笑了笑 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

终于不再是以做任务的名义出现在宴会上.
玛尔塔轻松地环顾着四周 谈笑风生的宾客们 每个人都在昏黄的灯光下身着华丽服饰 耳边时不时传来酒杯轻微碰撞时发出的清脆的声响.

奈布坐在角落里的一张圆桌旁 看着不远处的玛尔塔.
面容精致 樱桃小嘴涂着鲜艳的正红色口红 玲珑得如同晨曦中含苞待放的玫瑰花 娇艳欲滴.
算不上盛装出席 白色的礼帽上有蓝色丝带系成的蝴蝶结 白色的束身西装 胸口前的蓝宝石幽幽地散发着光 蓝白条纹的包臂裙 裙边因层层别出心裁的蕾丝点缀显得独树一帜 保守却又不失妩媚 巧妙地勾勒出姣好的身段.
在身旁一众的庸脂俗粉中 如同鹤立鸡群 不单单是美 而是美得令人过目不忘.

"美丽的玛尔塔小姐."
玛尔塔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奈布"不知能否赏脸 与我共舞一曲?"
"奈布·萨贝达先生."玛尔塔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奈布 将自己的红酒杯碰上他的红酒杯 发出清脆的声响.
褪去兜帽和张扬的红色披风的他 洁白的衬衣外搭无袖的条纹毛衣 倒也显得斯斯文文 棕色的七分直筒裤 与长筒的条纹袜子相得益彰 没有了初次相识时的渗骨寒意 玩世不恭中竟平添几分可爱.
在千篇一律的正装中 这身略显俏皮的装扮 是多么与众不同.
"也是我的荣幸."玛尔塔莞尔一笑 就像当时准镜里的她 依旧的光彩夺目 明艳动人.

心跳又漏了一拍后 继续极速地跳动着.

玛尔塔的手 一只搭在奈布的腰上 一只与他宽大温暖的手紧紧相扣着.

﹉﹉﹉﹉﹉﹉﹉﹉﹉﹉﹉﹉﹉﹉﹉﹉﹉﹉﹉﹉﹉﹉﹉﹉﹉﹉﹉﹉﹉﹉

一架纸飞机 在天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飞入房间内 轻轻地降落在书桌上 停在玛尔塔面前.

玛尔塔疑惑地往窗外看了看 在得到答案后会心一笑.

她将纸飞机平摊开.
一封很简短的信.
玛尔塔轻轻地笑着 眼底带着数不尽的温柔.

"
亲爱的玛尔塔·贝坦菲尔小姐:
我从狙击枪的准镜里 对你一见钟情.

                                                          奈布·萨贝达                                                                                                                                                                     
                                                                                   "

﹉﹉﹉﹉﹉﹉﹉﹉﹉﹉﹉﹉﹉﹉﹉﹉﹉﹉﹉﹉﹉﹉﹉﹉﹉﹉﹉﹉﹉﹉

                                                         by xsy
                                                  2018.8.14

熊Dai

七夕佣空末班糖 潦草的磨了很久 想暴打自己
@【佛系养生】茶可夫斯基 的黑色毛衣中一幕 这系列已经三张图了!感觉满脑子都是黑毛衣玛尔塔
p3修正了上次车的bug....感觉不对劲的可以重新右键

今天终于结束了兼职 接下来主更新万灵节

七夕佣空末班糖 潦草的磨了很久 想暴打自己
@【佛系养生】茶可夫斯基 的黑色毛衣中一幕 这系列已经三张图了!感觉满脑子都是黑毛衣玛尔塔
p3修正了上次车的bug....感觉不对劲的可以重新右键

今天终于结束了兼职 接下来主更新万灵节

程杉_
[佣空]我们都要健康快乐.私设...

[佣空]我们都要健康快乐.
私设有.
ooc有.
先刀后糖.
失踪人口回归.七夕快乐嘻嘻嘻嘻.

[佣空]我们都要健康快乐.
私设有.
ooc有.
先刀后糖.
失踪人口回归.七夕快乐嘻嘻嘻嘻.

甜梨_小女巫

【佣空】mask

*小甜饼
*私设
*ooc

玛尔塔咬着饮料吸管,冰凉的果汁即刻入口,甜味在齿间蔓延不尽,褪去了丝丝夏日的炎热。

听着冰块在杯中碰撞的声音,她望向窗外的街角,眼中倒映着熙攘的人群。

“欧利蒂丝街还是这么热闹呢。”

她看向路边的花店。

店主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她很懂园艺。门口摆放着一簇簇旖旎繁花,暗香在春日过后悄然而至,花开之际,清新柔和的色彩点缀了平凡的街角,斑斓缤纷的如同缥缈氤氲。

“艾玛又种了好多鸢尾花啦。”

玛尔塔轻笑一声,将腰间的廓尔喀军刀抽出来缓缓擦拭。

一瞬间竟有些恍惚出神。

“你曾说过你喜欢夜莺的。看,花店的门口。”

——那是一个漂亮的金丝笼,蔷薇花的枝叶缠绕在笼子...

*小甜饼
*私设
*ooc

玛尔塔咬着饮料吸管,冰凉的果汁即刻入口,甜味在齿间蔓延不尽,褪去了丝丝夏日的炎热。

听着冰块在杯中碰撞的声音,她望向窗外的街角,眼中倒映着熙攘的人群。

“欧利蒂丝街还是这么热闹呢。”

她看向路边的花店。

店主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她很懂园艺。门口摆放着一簇簇旖旎繁花,暗香在春日过后悄然而至,花开之际,清新柔和的色彩点缀了平凡的街角,斑斓缤纷的如同缥缈氤氲。

“艾玛又种了好多鸢尾花啦。”

玛尔塔轻笑一声,将腰间的廓尔喀军刀抽出来缓缓擦拭。

一瞬间竟有些恍惚出神。

“你曾说过你喜欢夜莺的。看,花店的门口。”

——那是一个漂亮的金丝笼,蔷薇花的枝叶缠绕在笼子上,楚楚绽放,添了几分精致。

笼子中央囚禁着一只夜莺。

高傲优雅,却永远也逃脱不了禁锢的夜莺。

【useless】

无用的。

和那只夜莺一样。

很难想象一个平日活泼可爱的女孩子会把夜莺抓起来关进笼子里。

虽然谁也没感到奇怪。

玛尔塔放下军刀,绽开一个笑容。

“之前好久都没出来玩呢。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了。”

“咦,走了吗?”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号码。

桌上放着一张照片。

奈布背着生死不明的同伴。

「第二幕」

【execution】

执行。

死刑。

“…歪?”

“…你在吗?”

“…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真的只说几句。”

“…不会浪费你的时间的。”

“…我是玛尔塔。”

“…你不用来接我啦,我马上就回家。”

“…你不用担心我的。”

“…我很坚强的,我没有哭哦。”

“…作为军人怎么可能随便流眼泪呢。”

“…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歪?”

“…你在吗?”

电话无人接听。

桌前只有她一个人。

像那位芭蕾舞女一样。

似乎对空无一人的观众席鞠躬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一个人欣赏一个人的谢幕。 
——————————————————
如约而至

是个多么美好的词

等的辛苦 却不辜负

但她终究没有等到那一天。

盲盲ver

七夕节沙雕脑洞,越画越潦草。有一辆杰佣自行车路过。玛尔塔新的音效让我浮想联翩。

七夕节沙雕脑洞,越画越潦草。有一辆杰佣自行车路过。玛尔塔新的音效让我浮想联翩。

江米大饭团

之前的300fo点图!也祝大家七夕快乐!
p1社园狐兔!好吧看不出来是狐狸_(:_」∠)_
p2校园风的社园!好吧看不出来是校园风_(:_」∠)_
p3佣空的kiss!好吧看不出来是kiss_(:_」∠)_
p4描改(´・ω・`)应该能看出来哪个图了!!
还有一些没画完的后期慢慢补(´Д`)!
手速是个好东西我也想拥有_(:_」∠)_

之前的300fo点图!也祝大家七夕快乐!
p1社园狐兔!好吧看不出来是狐狸_(:_」∠)_
p2校园风的社园!好吧看不出来是校园风_(:_」∠)_
p3佣空的kiss!好吧看不出来是kiss_(:_」∠)_
p4描改(´・ω・`)应该能看出来哪个图了!!
还有一些没画完的后期慢慢补(´Д`)!
手速是个好东西我也想拥有_(:_」∠)_

黎黎光只能写三十题℃

『空盲/50fo点梗』花,花,正在凋落(上)

标题来自一首歌,但是日文名字我打不出来orz
@白狼我老婆~ 的点梗!不过迷迷糊糊来回改只写了上半部分而且估计这只是三分之一……真抱歉x
这里扯句题外话,不想看直接下翻↓
我巨雷蹭热度,还有什么连线截屏我真tm恶心,ooc颜表情更是我天雷,真的没法看奈布被喊奶布,我tm看到一个锤爆一个谢谢

抱歉我废话了x
ooc归我√
游戏胜利逃脱设定√
有些奇奇怪怪的友情向我不打tag√
想剧情想了半天所以……只有这么多抱歉!我明天就把下写出来orz

————————————————————

『深夜十一点,餐馆』
“喂,萨贝达,听说最近镇子上来了个日本女的啊,唱歌还挺好听的。你知不知道啊?”
昏暗的烛光摇晃在黑暗里,被...

标题来自一首歌,但是日文名字我打不出来orz
@白狼我老婆~ 的点梗!不过迷迷糊糊来回改只写了上半部分而且估计这只是三分之一……真抱歉x
这里扯句题外话,不想看直接下翻↓
我巨雷蹭热度,还有什么连线截屏我真tm恶心,ooc颜表情更是我天雷,真的没法看奈布被喊奶布,我tm看到一个锤爆一个谢谢

抱歉我废话了x
ooc归我√
游戏胜利逃脱设定√
有些奇奇怪怪的友情向我不打tag√
想剧情想了半天所以……只有这么多抱歉!我明天就把下写出来orz

————————————————————

『深夜十一点,餐馆』
“喂,萨贝达,听说最近镇子上来了个日本女的啊,唱歌还挺好听的。你知不知道啊?”
昏暗的烛光摇晃在黑暗里,被喊到名字的人一愣,他带着兜帽举着瓶啤酒,回过神来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唉,似乎长得不错呢,要不要去看看?”
“不了。”那人喝了口酒,“日本女人……我倒是见过一个。”
“唉,你小子还艳遇不浅啊,那女的好看吗?”
“呵,艳遇倒是没有。”他的脸藏在兜帽下看不太清,“要听故事?”
“唉,讲吧。自从你从那个什么庄园里回来就总是这样,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
那人笑了笑,伸手取下兜帽,目光投向餐馆外的黑夜。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深夜十一点十分,餐馆外』
玛尔塔·贝坦菲尔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然后把手里攥着的纸片塞进口袋。
好冷啊。
她裹紧围巾,快步往住所的方向走去。
已经过去一年了。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吧?

『一年前』
“你最近很不在状态啊。”艾米丽一边给玛尔塔打镇静剂一边说,“这是你这个礼拜第四次受伤了,再这样下去,我给你治疗的速度会像某雇佣兵一样慢。”
“别。”玛尔塔叹气,“我这就把状态调回来。”
“有心事么。”艾米丽收起针管问她。
玛尔塔的眉毛皱了一下。

“海伦娜最近和美智子有点暧昧。”

“有点?”艾米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都住在人家屋子里了,我还以为是你把海伦娜甩了呢。”
“怎么可能。”玛尔塔摇头,“我怎么可能甩她……大概是一个礼拜前的事情了,莫名其妙就不理我了。”
“你没去找她么。”
“她不理我啊,我一过去就跑的飞快,都怀疑是她复明了。当然我只是开玩笑。”她说。
“那我也无能为力啦——”艾米丽摊手拉长了声音说。
“啧……那你问我干什么。”


到最后也没问到为什么。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莫名其妙的就……躲着自己。
她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
瞅瞅时间发现吃完饭的点早已过去,匆匆忙忙走进餐厅却发现只有那熟悉的人坐在椅子上。
她坐在她旁边。
她察觉到她的存在,但是很奇怪的是,这次没有躲她了。
“玛尔塔。”海伦娜捂住嘴小声说着,“我今天从美智子小姐那里学了一首歌。你要听么。”
“不了。”她觉得莫名烦躁,“我不喜欢听音乐。”
对方不说话了,塞给她一张小纸条就走了。
她没有追上去。
她低头看了看纸条,上面全是日文,她看不懂。
她想把小纸条撕了,但最终没有下得去手。

Innuendo
很奇怪的……空军?不会画画🙃

很奇怪的……空军?不会画画🙃

很奇怪的……空军?不会画画🙃

手机被丢.更新随缘.

呼吸机。

放一个片段。全文遥遥无期。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意识流写作系列。
语音打字真方便。

  我看着他,他看着病床上的女人。这个时候我已经不用猜测这位佣兵先生和床上声名远扬的玛尔塔上尉有什么关系,因为他看玛尔塔小姐的眼神是经过漫长岁月洗涤出来的纯洁神圣的爱之光华。病房里的呼吸机不分昼夜地运转,它的内部发出无穷无尽的嗡嗡声,兢兢业业锲而不舍地维持着玛尔塔的脆弱生命。

  我凭着那一堆精密机器的运作声才能确信自己并不身处于一个真空罩里。而那位佣兵还在看着玛尔塔,就好像他们是即将生离死别的恋人一样。

  此刻窗外万籁俱寂,所有生物都悄然无声地遁入夜里,连魔鬼都在休憩。佣...

放一个片段。全文遥遥无期。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意识流写作系列。
语音打字真方便。



  我看着他,他看着病床上的女人。这个时候我已经不用猜测这位佣兵先生和床上声名远扬的玛尔塔上尉有什么关系,因为他看玛尔塔小姐的眼神是经过漫长岁月洗涤出来的纯洁神圣的爱之光华。病房里的呼吸机不分昼夜地运转,它的内部发出无穷无尽的嗡嗡声,兢兢业业锲而不舍地维持着玛尔塔的脆弱生命。

  我凭着那一堆精密机器的运作声才能确信自己并不身处于一个真空罩里。而那位佣兵还在看着玛尔塔,就好像他们是即将生离死别的恋人一样。

  此刻窗外万籁俱寂,所有生物都悄然无声地遁入夜里,连魔鬼都在休憩。佣兵先生闭上眼睛那两束庄重深情的目光被眼皮彻彻底底地隔绝。他突然蹲下身,然后像对待无上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捧起玛尔塔的左手,用额头轻柔地抵住玛尔塔小姐那只柔软苍白而又无力的那只手。

  他现在就像一个即将奔赴战场的向女王宣誓忠诚的英勇骑士,举手投足间带有一种绝望而深沉的爱慕之情。

  我以为他要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永恒,化作一尊被后人瞻仰的石像。不过他很快就起了身,像一把插在石缝中的军刀一样站在玛尔塔的病床旁边。我猜想他可能是要模仿浪漫童话里的王子来吻醒昏迷不醒的公主,本着自己仅剩的一点儿护士精神我打算提醒他如果这样能让在战场负伤昏迷不醒的玛尔塔醒来才真的是有鬼。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冲着玛尔塔行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弯下身子——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我能看出来他弯腰的每一个角度都是不停克服着自己的痛苦,凭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勇气才做到的。

  我看着那双颤抖的手抚摸着玛尔塔的脸颊,然后拔下来玛尔塔生命的保障——那个呼吸面罩。接着佣兵先生凑上去,给了玛尔塔小姐一个惊天动地的生死之吻。

  玛尔塔的心脏跳动随着这个吻扭曲成一条直线,于是一切归于平静,除了那一声宣誓玛尔塔小姐生命终结的一串不怀好意的长音。
  哔——。

D5霍格沃茨paro联文组

【霍格沃茨paro】人物详设

*目录 
*作者: @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不要脸的求关注求红心求蓝手【我日更你能关一个吗(●'◡'●)ノ❤】

玛尔塔·贝坦菲尔

  格兰芬多六年级生,级长之一,院魁地奇队队长兼击球手,使用扫帚是光轮1500,自己打工省吃俭用买的。

  成熟,遇事沉着冷静,让人觉得很可靠;做事雷厉风行,在院内很有威望。

  麻瓜血统,族谱记录父亲祖上有混血血统,但家里已经好几代没出过有魔法天赋的人了,所以父母一直觉得魔法什么的不过是个骗人的谎言,收到入学通知书的时候都吓呆了,而玛尔塔则以为这是什么新型恶作剧。

  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向往天空,每当有人问起以后想干什么的时候都...

*目录 
*作者: @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不要脸的求关注求红心求蓝手【我日更你能关一个吗(●'◡'●)ノ❤】

玛尔塔·贝坦菲尔

  格兰芬多六年级生,级长之一,院魁地奇队队长兼击球手,使用扫帚是光轮1500,自己打工省吃俭用买的。

  成熟,遇事沉着冷静,让人觉得很可靠;做事雷厉风行,在院内很有威望。

  麻瓜血统,族谱记录父亲祖上有混血血统,但家里已经好几代没出过有魔法天赋的人了,所以父母一直觉得魔法什么的不过是个骗人的谎言,收到入学通知书的时候都吓呆了,而玛尔塔则以为这是什么新型恶作剧。

  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向往天空,每当有人问起以后想干什么的时候都大声的回到“我想当飞行员!”入学以后对这个魔法世界里各种匪夷所思的东西都赞叹不已,但只有飞天扫帚让她兴奋的昏倒,一升上二年级就报名了院魁地奇队选拔并顺利入选。

  有一票的追求者,朋友很多,和同队的艾玛,奈布,威廉关系尤为好。

  宠物是从咿啦猫头鹰商店选的比较便宜的红角鸮。

  擅长黑魔法防御术,被老师夸奖是全年级天赋最好的。在喜欢魔法史这点上和奈布有很多共同话题。所有学科都学的不错,非要说的话天文学比其他科要吃力一些吧。

“族外兽”

《一切的开始》

         第一章
  更的比较少凑合看~~O(∩_∩)O~~
        

           之后还会更的!
看不懂的可以问我,每一话都有一个封面

封面上是谁,谁就是这一章的主角

每一话只有主角的颜色会比较精致

其他人的颜色略涂

   就这样#^_^#

《一切的开始》

         第一章
  更的比较少凑合看~~O(∩_∩)O~~
        

           之后还会更的!
看不懂的可以问我,每一话都有一个封面

封面上是谁,谁就是这一章的主角

每一话只有主角的颜色会比较精致

其他人的颜色略涂

   就这样#^_^#

盲盲ver

第一张是下午画的,然后第二张的发际线修改了一下。

七夕军人组——浮光——空军玛尔塔

明天画奈布的掠影。

评论区抽一位小伙伴送上无字图,不过我画的不好看你们确定要吗?

突然觉得军人组也好嗑啊

第一张是下午画的,然后第二张的发际线修改了一下。

七夕军人组——浮光——空军玛尔塔

明天画奈布的掠影。

评论区抽一位小伙伴送上无字图,不过我画的不好看你们确定要吗?

突然觉得军人组也好嗑啊

北国之欢

很久之前的大头混更,证明我没有去世(。
短漫画完了却懒得嵌字(你tm

很久之前的大头混更,证明我没有去世(。
短漫画完了却懒得嵌字(你t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