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军

42万浏览    11055参与
憨憨虫
【蝶空】旧装组 对,我就是挑简...

【蝶空】
旧装组

对,我就是挑简单的先画(暴打)
蝶蝶发型杀我(

 @想上四阶的瓜皮糖糖 

【蝶空】
旧装组

对,我就是挑简单的先画(暴打)
蝶蝶发型杀我(

 @想上四阶的瓜皮糖糖 

霍缃欠债水
蝶空蝶#Day9重修,只是这种...

蝶空蝶#
Day9重修,只是这种半斤八两的东西也不知道哪个更好看。
下次更新时间依然不定。

蝶空点图地址:水tag计划

蝶空蝶#
Day9重修,只是这种半斤八两的东西也不知道哪个更好看。
下次更新时间依然不定。

蝶空点图地址:水tag计划

阿大大迪迪

来自韩国画手 체셔캣 (@cheshirecat090): https://twitter.com/cheshirecat090?s=09

来自韩国画手 체셔캣 (@cheshirecat090): https://twitter.com/cheshirecat090?s=09

阿降

【杰空】这是给你的,爱的魔法 142

142

<<<

“救命、救命、救命……”

“瓦尔……莱塔……”


温热的手指轻蹭着玛尔塔的脸颊,少女瞬间清醒过来,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在魔咒学教授的办公室里睡着了。面前的青年正俯身看着她,脸上还挂着满足的微笑。玛尔塔下意识用手背一抹嘴,连忙端正坐姿:“……教授。”

“看样子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天没有课,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杰克在她身边坐下,身边的沙发凹下去一大块。玛尔塔抱着沙发靠垫,沉默着摇摇头。难得的周末悠闲时光,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玛尔塔发了一会儿呆,忽然转过身去,一头埋进了杰克的肩膀里。

少女难得的撒娇让教授心情舒畅,玛尔塔之于杰克也好,杰克之...

142

<<<

“救命、救命、救命……”

“瓦尔……莱塔……”

 

温热的手指轻蹭着玛尔塔的脸颊,少女瞬间清醒过来,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在魔咒学教授的办公室里睡着了。面前的青年正俯身看着她,脸上还挂着满足的微笑。玛尔塔下意识用手背一抹嘴,连忙端正坐姿:“……教授。”

“看样子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天没有课,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杰克在她身边坐下,身边的沙发凹下去一大块。玛尔塔抱着沙发靠垫,沉默着摇摇头。难得的周末悠闲时光,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玛尔塔发了一会儿呆,忽然转过身去,一头埋进了杰克的肩膀里。

少女难得的撒娇让教授心情舒畅,玛尔塔之于杰克也好,杰克之于玛尔塔也好,都是不必说话就可以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就算没有交流,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完全不会尴尬。杰克揽住玛尔塔的肩膀,把她整个人抱在怀中。

 

“长大之后也会有那么多烦恼的事情吗?”他听见玛尔塔小小声地问道,这可真是个好问题。杰克仔细地考虑了一下,给出了他的答案:“可能会更多,也可能会少,不过长大之后的处理方法,一定与现在不同了。”

玛尔塔似懂非懂地摇摇头,胳膊从青年的肩膀上穿过,搂住了他的脖子。

她很少用这种方式跟杰克撒娇,在玛尔塔心中,想要成为傲罗就必须要足够坚强,足够强大,依靠他人是不被允许的——可尽管如此,今天的她非常想和爱人拥抱。

“所以,发生什么事了?”

杰克的声音非常温柔,仿佛照亮大地的第一缕阳光,所有的冰雪在它的照耀下,全部都融化了。

“艾玛她……又梦到瓦尔莱塔了。”玛尔塔的声音闷闷的,她抱紧了杰克,呼吸着青年身上淡淡的香气,“她好像做了噩梦,梦到瓦尔莱塔,还一直在嚷嚷救命。我不知道她具体梦到了什么,可我把她叫醒之后,她哭了好久。”

杰克安静地听玛尔塔倾诉,手掌顺着少女的背脊轻抚,仿佛安慰一只难过的猫咪。

“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我害怕庄园主会再一次捣乱霍格沃茨的安宁,我也害怕哪一天艾玛不得不跟瓦尔莱塔教授战斗,尽管二年级的时候我并不喜欢她。”玛尔塔慢慢地从杰克怀中爬起,她低垂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像两把羽毛扇,“但是我不想看艾玛再哭了。”

 

少女的眼下也有两抹不算明显的青色,杰克用拇指指尖轻蹭着:“这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玛尔塔。瓦尔莱塔已经再次成为食死徒,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少女忽然抬眼,凝视着杰克的双眸:“你也觉得瓦尔莱塔是背叛了霍格沃茨吗?”

“如果当时没有她的杀戮咒,艾玛已经死在那名食死徒手下了。”杰克认真地回望她,“而现在,就算瓦尔莱塔回来,她也必须要进阿兹卡班。”

 

看见少女黯淡下去的目光,杰克换了个话题:“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别的方法,克利切最近不是跟艾玛走得很近吗?他是个好孩子,可以帮艾玛走出那段困境。”

“……或许吧。”

作为艾玛身边的人,因为克利切的存在,艾玛最近变得开朗了许多,这是事实。可她总觉得,艾玛并不是真正地放下过去,那段记忆就像是噩梦一般,围绕在她的身边,时不时地就会冒出来,在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再捅一刀。

但她没有跟杰克说出这些话。

 

“还有件事,裘克教授最近是怎么了?你知道他跟海伦娜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吗?”

原本存在感就不是那么强的姑娘,现在更是要让自己化成透明的一样,变得越发不起眼。玛尔塔几次想要跟她一起去图书馆,可眨眼的功夫,海伦娜就跟消失了似的,直到傍晚天黑才回到寝室。想要问她是怎么了,海伦娜除了摇头就是摇头,什么都不愿说。

玛尔塔感到很头痛。

忽地,杰克抓紧了她平放在沙发上的手。

 

青年抓得很用力,生怕一松手,玛尔塔就会消失。玛尔塔看向他,发现杰克正对着她苦笑。

“我不知道,”他重复了一遍,“我不知道,玛尔塔。在这件事上,我跟你掌握的消息是一样的。”

玛尔塔看着杰克,她把左手翻了个面,变成手心对手心的姿势。少女细长的手指穿过青年的指缝,紧紧地,跟他十指相扣。

喜欢这件事情真的很复杂。玛尔塔忽然想起之前她跟杰克纠纠缠缠的那些日子,从最开始的戏弄到后面的在意,从先前的错过到最后的坚定,或许他们也是在经历这些吧,只是有些事情,就算旁观者看得再清楚,也比不过当局者自己去完成什么。

杰克看着他们紧握的手指,青年低下头,在玛尔塔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他的嘴唇有点凉。

 

<<<

海伦娜抱着书站在教室门口,她从拉文克劳同年级的伊索·卡尔那里借了书来,今天是约定好了还给他的日子。上次圣诞宴会之夜,伊索同样没有参加圣诞舞会而来到了小森林,之后两个人断断续续地就有了联系。对方虽然不善言辞,但对许多魔法的使用方法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尤其是魔药学,海伦娜偶尔会跟他一起探讨。

或许伊索这样并不会过多询问她的人,对于现在的海伦娜来说,相处起来才是最轻松的。

 

教室的门开了,海伦娜小心地走到门口,打算跟担任四年级变形课的新教授库特·弗兰克先生问好,她刚要开口,却看见那个红色头发的青年拿着课本从教室里走了出来,跟她撞了个照面。

模糊的世界里,他的脸庞却变得清晰。

 

裘克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海伦娜居然会在门口,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往身后的教室看了一眼就匆匆离开了。海伦娜握着书,所有的思绪全都被打乱,现在的她瞬间就丧失了所有语言能力。

 

“亚当斯?”

伊索的声音在面前响起,海伦娜猛地抖了一下,她看着面前戴口罩的银发少年,突然就红了眼眶。

阿眠无眠

共舞

斯文加利x琼楼遗恨

空军视角。


他总是优雅的。


至少到现在我依旧这样想。

闪光灯下的他总能保持优雅。绅士的礼仪在他身上完全展露出来。他也会偶尔与我不经意的对视。冲我微笑。

周年的舞会上我与他相遇。


放下手中略涩的清茶。起身轻轻搭上他伸来的掌心。眯眸一笑。


“感谢您邀我共舞。先生。”

斯文加利x琼楼遗恨

空军视角。


他总是优雅的。


至少到现在我依旧这样想。

闪光灯下的他总能保持优雅。绅士的礼仪在他身上完全展露出来。他也会偶尔与我不经意的对视。冲我微笑。

周年的舞会上我与他相遇。


放下手中略涩的清茶。起身轻轻搭上他伸来的掌心。眯眸一笑。


“感谢您邀我共舞。先生。”


一只小小的月人
致命女人pa看上头了2333这...

致命女人pa
看上头了2333
这张纯属爽图
day6:换穿对方的衣服

致命女人pa
看上头了2333
这张纯属爽图
day6:换穿对方的衣服

林

月夜

 低质量的产物,描写很僵硬,请见谅。 


      夜晚下的森林总有些阴森,黯淡苍白的月光笼罩在这片森林之上,夜行鸟空落的鸣声不时从林里传来,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它们的鸣叫也衬出林中的幽寂。


  


  

  幽远寂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但这诡异的氛围却被那些鸟的叫嚣打破。


  在林中穿梭的身影不断的撞击着树木的驱干,鸟儿不得以脱离枝干,煽动翅膀在空中徘旋,刺耳的鸣叫声中透露着不满。


  


  “该死……为什么还在追……”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也不管周身旁的荆条如何剐蹭自己的皮肤和衣服,脚下的速度...

 低质量的产物,描写很僵硬,请见谅。 





      夜晚下的森林总有些阴森,黯淡苍白的月光笼罩在这片森林之上,夜行鸟空落的鸣声不时从林里传来,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它们的鸣叫也衬出林中的幽寂。


  


  

  幽远寂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但这诡异的氛围却被那些鸟的叫嚣打破。


  在林中穿梭的身影不断的撞击着树木的驱干,鸟儿不得以脱离枝干,煽动翅膀在空中徘旋,刺耳的鸣叫声中透露着不满。


  


  “该死……为什么还在追……”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也不管周身旁的荆条如何剐蹭自己的皮肤和衣服,脚下的速度不曾减慢,还有加快的趋势。


  


  她在逃命。


  


  枝条抽打着她的身体,她的体力也已经透支,两条腿只是由于惯性向前迈动。


  她想停下来,但求生的本能却告诉她不能。


  她绝望了。


  但绝望的人总能在不经意间发现希望


  越来越接近的亮光,让她又有了希望,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力气支撑着她,她一次又一次迈大脚步,冲向她所向往的希望。


  可她不知道这发现的希望背后不过是又一次的绝望。


  


  月色映衬着湖面,泛起粼粼波光,夜色很美,却又那么刺眼。


  这个她最熟悉的地方,如今成为让她绝望的地狱。


  因为熟悉,所以深知这片湖面之下,黑暗,寒冷。


  玛尔塔终于停下她奔逃的脚步,平静地望着这泛着月光的湖面。“啊……为什么偏是这里……”玛尔塔握紧双手,却感觉到右手里有点硌手的物品“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


  风,阴冷的风,从身后的密林中刮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发颤“啊……来了……”迅速转过身,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幽深的密林。


  深红的衣摆剐蹭着身旁的灌木,发出沙沙的声音,微小的声响却在此刻如此今人恐惧绝望。


  一人,不,不能说是人,只是有着人的形态,整个悬浮于空中,狰狞的鬼面附于脸上,墨黑的发飘飞在身后,手腕处可怖的缝合清晰可见。


  血沿着刃口滑下成滴,顺着刀尖滴落。


  周遭除风吹过的声息,便只有玛尔塔粗重的喘息声,还有面前“人”低沉的嘶吼。


  


  “……哈…还…给我……唔…还给…我……”嘶哑的声音从她的喉发出。


  玛尔塔想不到她拿走了她什么,除了她手中的头饰。想到这里,低头看向手中。


  月光下,手中的物品有着淡淡的光泽。


  


  ……记忆的枷锁被打破,禁锢的记忆被释放。


  


  


  她的故乡,这座小镇,午后,玛尔塔与她在街上游走。因为到了傍晚,大部分人都已归家,街上也只有零稀的几个小摊。


  玛尔塔双手放在脑后,走在她的前面。


  “嗯……美智子…你的家乡很好……”没有得到答复,有些疑惑“美智子…?”转过身才发现她站在一出小摊前看着什么,她走到走到美智子身旁向着她看的方向望去--一个蝴蝶头饰。


  --很漂亮的头饰,很适合她,这是玛尔塔第一个想法。


  “老板,我要这个,帮我包一下。”没有顾及身旁人的表情,自顾自地掏着钱,交于老板。


 老板将包好的袋子递给她,道谢过后就拎着袋子向前走去,嘴角微微上扬。


  美智子有些不知所措,她只知道玛尔塔丢下她了。


  提起宽大的和服,快步追上玛尔塔的身影,她有些疑惑“玛尔塔…?”


  玛尔塔停下脚步,转过身,将拿着袋子的手藏在身后“嗯……美智子…看得出你…很喜欢那个呢…”带着笑意对着面前人说着。


  “只是觉得它好看,便多看了一会。”不重不轻的语气,很好掩盖着自己的情绪。


  “确实很好看…”依旧带着笑意“好看的东西当然要配好看的人,是吧…美智子?”


  玛尔塔的话让美智子有些疑惑,却还是回答了她“想来…是呢…”


  脸上的笑意更深“所以……这个很适合你”将袋子从身后拿出,双手递向她。


  “所以说,你一开始就打算送妾身了?”墨黑的眸子里透露出一丝笑意。


  “不然呢?我可不适合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还有,这样举着很累…”语气里透露着无奈。


  轻轻接过袋子,手指轻轻磨蹭着棕黄色的纸袋,良久,把纸袋抱进怀中“谢谢你,玛尔塔…妾身会好好珍惜的…”不再刻意去掩盖,露出一个微笑,很淡却是真实。


  玛尔塔面对着美智子,美智子的身形逆着光,让她看的有点不真切,晚风吹过,吹起她乌黑的长发,她用手轻轻拢至耳后。


  玛尔塔有点看呆。


  “很美…”无意识的说出。


  “嗯…什么?”


  “咳咳…没什么……啊……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有些失态,急忙转了话题,把自己的帽子往下拉了拉,转身就走。步子的频率很快。


  “哎……?别丢下妾身,等下妾身……”


  又是熟悉的一幕……提着自己宽大的衣服,追赶着前面的身影。


  却因如此,美智子并没有看见玛尔塔有些微红的耳廓。


  落日的余晖很惊艳,但也是稍纵即逝的。


  那是玛尔塔第一次送美智子礼物,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怎么会忘记,这是我送给她的…”语气带着嘲讽,嘲讽着自己。


  “美智子,我终于…找到你了,可…为什么…”玛尔塔无法把这个狰狞的、令人恐惧绝望的鬼面与记忆中那张温和的脸重合。


  她不该在那时离开她,也不该松开她的手。


  “原来你真的有好好珍惜它…”手指轻轻磨蹭着手中的物品,看向眼前。


  身子控住不住地颤抖,仰起头,闭上双眼,强迫自己冷静。


  


  


  


  “唔……哈…还给…我…哈…还…给我…”离她不远处的‘人’重复着这句话。


  再次睁开眼,眼里不再是恐惧。


  


  “嘿!想要吗?那就过来吧…”


  ----美智子,你的罪太深,你将无力偿还。你因我变成如此,我会陪你赎罪,即使你罪行累累。


  恶鬼像的她,将小镇一半以上的人屠杀,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玛尔塔不会忘记她重新回到这里看见的场景--一个人影不断挥舞手中的扇刃,人们一个又一个的倒下。苦痛绝望的叫喊充斥耳边。


  “东西就在这里,想要就自己来拿…”不断摇晃着手中的物品。


  挑衅的语气激起了她的怒气,不断地嘶吼。


  “看起来,还有一点意识的嘛…”另一只手放到别在腰间的枪柄上,身子微微弯曲,做出防御的姿态。


  风吹过,带着寒意。


  眼中的身影不断放大,她却张开双臂拥她入怀。


  扇刃深深没入她的腹部,她也只是闷哼一声。棕黄色军装上的红色晕染不断扩散。


  想要挣脱,却被紧锁在她的怀中,无法动弹。


  “没事的……这次…我啊…不会在丢下你了……”眼中噙着泪水,却是温柔的话语。


  将手中物品尖锐的一端对着美智子背后心口毫不犹豫的刺下。


  


  玛尔塔在找寻她时,无意听到一个传言-----恶鬼灵体本是不灭,但若是恶鬼的执念之物,便可使之死亡……而物必然在鬼身……切忌小心……


  怀中的她发出痛苦的嘶吼,玛尔塔却还是紧紧抱住她,她感觉刀刃已经全部没入腹部----好疼,血不断的失去,她快坚持不住了。


  “美…智子…”声音愈发微弱

  “玛…尔……塔…”艰难地说出这三个字,还是那样的嘶哑。


  这三个字让玛尔塔再次紧紧拥抱她------不再是冰冷的,很温暖。


  她终是坚持不了,双腿也是没了气力,她抱着她向后倒去。


  冰冷的湖水逐渐淹没了她们…………


  


  湖中泛起阵阵涟漪,弄乱了月亮有些黯淡的倒影,黯淡的月影染上红色,显得妖艳。


  可不过片刻,湖面重新归于平静,月影也回复黯淡。夜行鸟也重回树枝,开始了他们的鸣叫。


  林中归于幽静。


  


  


  


 -----------------------------------------


  


  家族的被迫,梦想的破灭,还有恋人的逝去,玛尔塔接近崩溃。


  她逃出了家族,她选择流浪。


  她不知目的的流浪,最后她走到一个小镇----永眠镇


  很安静,走在街上,没有什么路人,因为还早。


  她停下脚步,因为在她前面的樱花树下有着一个身影,翩翩起舞,像一只蝶。


  她在这个小镇住下,身旁多了一只蝶。


  心得到了安宁,可这份安宁却是短暂的。


  战火蔓延到这个宁静的小镇。


  她牵起她的手,带着她逃离,可她却在混乱的人群里松开了她的手,她看着她的身影被人流掩盖。


  


  两年后,战争停息,她再次来到这个小镇,想要找寻那只蝶。


  她问过许多人,有人说她已经死去,也有人说她跟从一位军官去了别处,她也听到过她失踪了。


  她不知道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她再次踏上旅途,不同的是,这次她是为了找寻,找寻心中的那份安宁。


  


  


  她一直在找寻,却最终还是回到最初的的那个小镇……遇见了她……


  


  


  


  


  


  


  


 


  


  


  


  


  


  


  


  


  


  


  


  


  


  


  


  


  


  


  

  


  


您的肥仔快乐水已到货

我到底是OOC了,算是友情向佣空,也可以说没有CP,只是一段叙述

没什么好说的,第一次尝试写文章,不喜勿喷

OOC归我,人物归第五,以后会弄得更好

白鹰在奈布中是比较安静的,因为在吵闹的永远是活力十足的弹簧手,不知道为什么,白鹰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过安逸了,参加游戏过后的伤口会自动愈合,也有更多的同伴加入这个庄园的游戏,虽然,自鹰来的也不算早。。。

早上好,白鹰,有人从后面拍着我的肩膀,向我发出友好的问侯,“早,黑天鹅”我已经听出这个声音是我的挚友,她是一名真正的军人,我很敬佩她。从今天的游戏中出来。

太糟了,今天回到宿舍时被闹腾的心力交瘁,我到底是不擅长与他们交流,比起他们我还是更喜欢和黑天鹅,叹口气继续向前走,到了。

没什么好说的,第一次尝试写文章,不喜勿喷

OOC归我,人物归第五,以后会弄得更好

白鹰在奈布中是比较安静的,因为在吵闹的永远是活力十足的弹簧手,不知道为什么,白鹰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过安逸了,参加游戏过后的伤口会自动愈合,也有更多的同伴加入这个庄园的游戏,虽然,自鹰来的也不算早。。。

早上好,白鹰,有人从后面拍着我的肩膀,向我发出友好的问侯,“早,黑天鹅”我已经听出这个声音是我的挚友,她是一名真正的军人,我很敬佩她。从今天的游戏中出来。

太糟了,今天回到宿舍时被闹腾的心力交瘁,我到底是不擅长与他们交流,比起他们我还是更喜欢和黑天鹅,叹口气继续向前走,到了。


林绫

空调 / 间谍 12

(无聊的里奥,无聊的游戏,赌注却是每个人的性命)

桌上的早餐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只是桌上除了吃的满足的里奥和端着红酒一脸惬意靠在里奥身上的薇拉,就剩下神色阴沉的杰克和有些手足无措的玛尔塔。

嘴里的食物很鲜美,但现在的玛尔塔脑子却是一团乱,她不着痕迹的抬头看了眼薇拉的位置,女人稍稍抬了抬手上的红酒,却做出了按兵不动的动作。

“奈布死了。”杰克突然开口,玛尔塔刚放进嘴里的花椰菜有些尴尬,吞也不是,吐也不对,只能硬生生嚼了两口咽了下去,登时就被呛到,灌了两口水才缓和过来。

里奥慢条斯理的放下餐刀:“你们怎么知道的?”

玛尔塔看了杰克一眼,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餐刀,站起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将...

(无聊的里奥,无聊的游戏,赌注却是每个人的性命)

桌上的早餐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只是桌上除了吃的满足的里奥和端着红酒一脸惬意靠在里奥身上的薇拉,就剩下神色阴沉的杰克和有些手足无措的玛尔塔。

嘴里的食物很鲜美,但现在的玛尔塔脑子却是一团乱,她不着痕迹的抬头看了眼薇拉的位置,女人稍稍抬了抬手上的红酒,却做出了按兵不动的动作。

“奈布死了。”杰克突然开口,玛尔塔刚放进嘴里的花椰菜有些尴尬,吞也不是,吐也不对,只能硬生生嚼了两口咽了下去,登时就被呛到,灌了两口水才缓和过来。

里奥慢条斯理的放下餐刀:“你们怎么知道的?”

玛尔塔看了杰克一眼,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餐刀,站起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将军,您若要杀我,直说就行。”他直视着里奥的双眼:“下官问心无愧。”

玛尔塔突然有些心疼这个男人,与腐朽的统治阶级不同,与残暴而刚愎自用的里奥也更不一样,杰克这个男人,只是个忠诚的军人。

不论对错而言,他是个值得尊敬的军人。

里奥突然转头看着玛尔塔:“你呢?”

“我?”玛尔塔一惊,站起身行礼:“将军,我.....”她本想与杰克一般无二的表忠心,却看到薇拉微摇的头,把话咽在了肚子里。

里奥并没有多等玛尔塔,只是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死,我满足你。”

薇拉微颤身体,却什么都没说,杰克淡然的跟着卫兵走了出去。

枪声响起的时候,玛尔塔的泪落了下来。

“将军...”她突然开口,声音带着虚弱:“我还有明天吗?”

里奥微笑着看她:“你可以离开了。”

玛尔塔有种拿到的剧本突然不按剧情走了的感觉,她呆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里奥只是示意卫兵带她离开。

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但玛尔塔却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走出欧利蒂丝庄园的大门的她,立刻警惕的查看四周的环境。

身边还有两个不苟言笑的士兵,带着她向军营走去。

玛尔塔一路走着,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越靠近军营,这种感觉越清晰,她突然暴起发难,一个肘击击晕一边的士兵,然后格挡住另一个士兵的腿击,把人一掌敲晕,刚站起身。

右臂突然一麻,一根小小的针管插在她的右臂。

麻醉针!

玛尔塔眼前一黑,昏过去的瞬间,突然有些担心薇拉。

那个女人虽然聪明,但遇到里奥这样的疯子,怕也是如履薄冰吧。

阳光透过眼睑照射进来的时候,玛尔塔的头还是晕乎乎的。

那是一片破烂的废墟,并不是军营的周围。

一张小纸片放在她的身侧。

“逃命吧,猎物们。”

她站起身,因为头晕差点摔倒,一手扶着墙,抬头,就看到一片废墟的正中有一块巨大的显示屏。

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鲜红的数字8。

玛尔塔心里咯噔一下,算一下他们来庄园的人,把薇拉和里奥加上,才有八个人。

也就是说,薇拉也被卷进来了。

她探头从废墟中摸索着出来,观察了一下地形,心底一片冰凉。

这里除了几个不太大块的废墟瓦砾之外,都是开阔的枯草地。

不远处有一座破旧的二层小楼。

只有那一处看起来稍稍安全。

玛尔塔环视四周,却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有人埋伏的话,她这么出去无异于找死。

身后有一股淡淡的微风袭来,玛尔塔转头,手却停在了原地。

薇拉一袭黑色紧身衣,站在她的身后。

她面色阴沉:“我没想到,催眠被他识破了。”

玛尔塔却微微松了口气:“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

荒凉的废墟....

里奥手中握着一把长枪,正匍匐在二楼的缺口处,看着在废墟中乱窜的几个人,微微勾起唇。

这才是他真正想玩的游戏。

大概是个st
佣空合志那个尝试了全彩漫画!终...

佣空合志那个尝试了全彩漫画!终于差不多搞完了!现在真的后悔我当初为什么要画浮光掠影画死我了以至于后面直接把奈布的衣服扒了w。。
搞一下玛尔塔听见奈布那么说的反应www漫画感觉是小甜饼大概!
欢迎买佣空合志不羁梦_(:з」∠)_♡

佣空合志那个尝试了全彩漫画!终于差不多搞完了!现在真的后悔我当初为什么要画浮光掠影画死我了以至于后面直接把奈布的衣服扒了w。。
搞一下玛尔塔听见奈布那么说的反应www漫画感觉是小甜饼大概!
欢迎买佣空合志不羁梦_(:з」∠)_♡

阿眠无眠

相拥

虽然不知道算不算自戏。

但是我jio的还能看【ntm】

佣空。

短篇写的爽。虽然不长但是可以更着勤✓。

呵哈哈呵。。。咳咳


他拥抱我了。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将我圈进了他的怀中。

隔着微薄的衣物自己甚至能够触碰到他那令人心疼的伤疤。可这伤痕累累的身躯却是如此温暖。与人相拥。侧首轻靠人现身。细听他的心跳。唇角微扬。


“谢谢你。奈布。”

虽然不知道算不算自戏。

但是我jio的还能看【ntm】

佣空。

短篇写的爽。虽然不长但是可以更着勤✓。

呵哈哈呵。。。咳咳


他拥抱我了。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将我圈进了他的怀中。

隔着微薄的衣物自己甚至能够触碰到他那令人心疼的伤疤。可这伤痕累累的身躯却是如此温暖。与人相拥。侧首轻靠人现身。细听他的心跳。唇角微扬。


“谢谢你。奈布。”


三水文文文文子

“用你的名字呼喚我吧,我也會用我的名字回應你的。”



我心中的空盲相处氛围。



配合这首歌的这个版本食用,效果最佳!


这首歌是我和七笔的空盲FRIENDS小秘密。


分享深沉 DIIPSILENCE的单曲《Mystery of Love(Cover:Sufjan Stevens)》http://music.163.com/song/543584848/?userid=319516995 (@网易云音乐)

“用你的名字呼喚我吧,我也會用我的名字回應你的。”




我心中的空盲相处氛围。






配合这首歌的这个版本食用,效果最佳!


这首歌是我和七笔的空盲FRIENDS小秘密。


分享深沉 DIIPSILENCE的单曲《Mystery of Love(Cover:Sufjan Stevens)》http://music.163.com/song/543584848/?userid=319516995 (@网易云音乐)

纪玖久末

上个星期就画好了。。。忘了发ԅ
(¯ㅂ¯ԅ)

上个星期就画好了。。。忘了发ԅ
(¯ㅂ¯ԅ)

-地狱之火-
居然是军运会让我迎来了高中三年...

居然是军运会让我迎来了高中三年来第一个双休

居然是军运会让我迎来了高中三年来第一个双休

麒麟望月
这两个皮肤真的好配啊ʚ{ ︎︎...

这两个皮肤真的好配啊ʚ{ ︎︎◌ˊㅿˋ ︎︎◌ }ɞ~❥

这两个皮肤真的好配啊ʚ{ ︎︎◌ˊㅿˋ ︎︎◌ }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