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条徐伦

39.7万浏览    5748参与
酥皮兔面包
我爱徐徐,我要改名叫徐伦痴汉b...

我爱徐徐,我要改名叫徐伦痴汉bot(欧拉警告)
姿势有参考

我爱徐徐,我要改名叫徐伦痴汉bot(欧拉警告)
姿势有参考

kakoz

补档【空条父女×你】R

希望链接不要被吞

在评论区!

分上下两篇。

不是3批哦,害。
私信一个一个回复太麻烦了我又太懒了,所以补了一下

希望链接不要被吞

在评论区!

分上下两篇。

不是3批哦,害。
私信一个一个回复太麻烦了我又太懒了,所以补了一下

杜康
徐伦和我结婚了!(&acute...

徐伦和我结婚了!(´ε` )

其实是还原度极低的手残摸鱼

徐伦和我结婚了!(´ε` )

其实是还原度极低的手残摸鱼

废犬
欧拉亲子+狗狗白金=双倍的快乐...

欧拉亲子+狗狗白金=双倍的快乐

★草稿流注意

欧拉亲子+狗狗白金=双倍的快乐

★草稿流注意

槑槑槑呆呆

是练习指绘的产物
此生不悔做承吹,来世愿做海中豚(/≧▽≦)/~┴┴

是练习指绘的产物
此生不悔做承吹,来世愿做海中豚(/≧▽≦)/~┴┴

終天浮遊
蝴蝶飞走了—butterfl...

    蝴蝶飞走了
—butterfly fly away—

该死,写手就该好好写东西而不是在这里涂鸦x

    蝴蝶飞走了
—butterfly fly away—




该死,写手就该好好写东西而不是在这里涂鸦x

阿大婉

【欧拉亲子】重回1987④

提前预祝大家奋战双11成功?



接连几天被敌方替身使者袭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是飞机失事就是轮船倾覆,男人们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都是异常烦躁,而女人们就想开很多,趁着这难得的机会享受花园城市的闲暇时光。

空条徐伦一大早就和安兴致勃勃地去宾馆周边的浴场晒日光浴去了,虽说她初高中时代没少和闺友们去海边度假,在来此之前也刚和男友在美利坚某海滩胡玩了几天,但这种接连几天舟车劳顿的疲劳和只身降临在这个不属于她的时空的无措感迫使她也想面朝大海,拥抱太阳。

即使泳衣是随便挑选的,谈不上保守,但也不过火,身高腿长的徐伦一手提着凉拖,漫步在金黄的沙滩上也不至于被埋没在人群中,尤其是她阳光...

提前预祝大家奋战双11成功?




接连几天被敌方替身使者袭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是飞机失事就是轮船倾覆,男人们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都是异常烦躁,而女人们就想开很多,趁着这难得的机会享受花园城市的闲暇时光。

空条徐伦一大早就和安兴致勃勃地去宾馆周边的浴场晒日光浴去了,虽说她初高中时代没少和闺友们去海边度假,在来此之前也刚和男友在美利坚某海滩胡玩了几天,但这种接连几天舟车劳顿的疲劳和只身降临在这个不属于她的时空的无措感迫使她也想面朝大海,拥抱太阳。

即使泳衣是随便挑选的,谈不上保守,但也不过火,身高腿长的徐伦一手提着凉拖,漫步在金黄的沙滩上也不至于被埋没在人群中,尤其是她阳光下极富光泽的小麦色皮肤和立体而精巧的混血五官,就更不要说她个性的头发了。身旁跟着穿着少女系泳装的安,更为徐伦增添几分青春感。俨然像是带着妹妹出来游玩的大姐姐。

还没在躺椅上躺够几分钟呢,就有各种肤色的男人前来搭讪,搭讪的手段也多为俗套,有的殷勤地提出要为徐伦涂抹防晒霜,有的豪爽地为她们姐俩点了饮料,还有的好言好语地在安那里旁敲侧击,问些什么“那是你姐姐吗,有男朋友了吗”之类的套话。

空条徐伦见怪不怪,也无感于这些,自在唯我地拉下墨镜翘腿享受着日光浴。倒是安像个小炮仗似的轰跑了所有的骚扰对象,愤愤地对徐伦说:“这些男人都长得这么丑还好意思出来搭讪?太恶心了!”徐伦咬着吸管哭笑不得,又听见安小声嘀咕了一句,“哎还是jojo帅啊。” 徐伦一口饮料险些呛住,她尴尬地咳嗽一声。

要不是年龄、人生经历不对,空条徐伦差点就要怀疑这个小姑娘会不会是自己未来的妈了。不过到底不是,唉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注定要独演一场暗恋悲剧了,喜欢谁不好呢,我看花京院叔叔温文尔雅,波鲁那列夫叔叔幽默风趣,怎么都比老爸那个闷骚要更亮眼啊。

“你年纪这么大了,应该谈过恋爱吧!”

很好,这是空条徐伦今天第二次被安的话呛住了。

“放屁!老娘才19!”

“那也挺老的了,我还不到15呢。你还没回答呐,你有男朋友嘛。”

有的吧。还挺多。

空条徐伦头痛地拍拍脑袋,她记得自己在初中时期跟老爸的恶劣关系攀升到了一个顶峰,再加上叛逆期,男友几乎两周一换。嗐,虽说当时确实也为帅气的学长懵懂心动过,但那种爱慕来得快去得快,浅而浮,更不要说她交男友的动机里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想跟父母示威了。当时真是把妈妈气得不行,也害得妈妈不得不找老爸揪着女儿的问题吵架,不过她要真想去跟哪个男人厮混,老爸还能从世界各地赶回来?不存在的。

渐渐地徐伦又不得不想到她的现任男友,自己本该正跟他共同面对一场人命官司的,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话也说回来,以前因为对老爸有偏见,她几乎没正眼瞧过他,来了这里的几天却几乎和他朝夕相处,天天看着他17岁的模样,竟发觉空条承太郎真的挺cool挺man的,硬要比较起来,几乎没有一届男友可以与之比拟,更不要说老爸其实也是多金少爷了,还挺能打。嗐,徐伦心底缓缓升起一股“一浪不比一浪强”的不甘来。行吧一回去就分手,她就不信找不到比老爸更优秀的。她跟自己这样开着玩笑。

“有啊。”

“那...那那你们都是怎么开始的呢?”安被徐伦的直爽回答一激倒是羞涩起来,尽管她想要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别扭模样,但隐隐朝向徐伦侧过去的小脸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好奇。

“怎么开始的?就很简单啊,要么是找我告白我看着还不错就答应了,要么就是我看到隔壁班男生挺帅就直接去表态啊。”

“这么随便的吗?”安不屑地说道。

“随便吗,还好吧,其实男生都挺幼稚的,我也没指望他们当真。”徐伦双手枕在脑袋下,观察着天上的流云,“你这小鬼懂得还挺多。你还没告诉我你看上谁了呢,不过我猜是jojo吧。”她把脸转向安,狡黠一笑。

“瞎瞎瞎瞎说!我怎么会喜欢jojo,又暴躁又不会哄女生!”安傲娇地把脸一甩。

“说来之前我也是不信的啊,jojo竟然能找到老婆......”

“你在说什么啊,jojo不是才17岁吗。听你的话,好像你认识jojo很久了一样呢。”

哎一不小心说顺嘴了,徐伦在心里沧桑地叹口气,17岁的jojo她也是第一次认识呢,只不过,那个她认识很久了的男人真的不是合格的丈夫和父亲啊。

“jojo其实也没那么差啦,我觉得...某些方面还是挺好的...”

徐伦听着女生的声音渐渐因为害羞而小下去,稀奇地瞟了她一眼,八卦兮兮地打趣道:“你心动了?想嫁了?”

“我才没有呢!老女人不要乱说!哼!”

“卧槽你这个小鬼,谁老女人啊看我不治你!”徐伦利落地滚到安那边,两个女人瞬间嬉笑着扭打成一片。

而另一边,宾馆里的四个男人却正对着一台报废的老旧电视机发愁。

乔斯达一手托着下巴皱眉边在房间里逡巡边思索着。

“所以,徐伦少女还是大有问题吗?”阿布德尔率先打破了沉默。

就在方才,乔斯达的隐者之紫告诉众人“空条徐伦不是这里的人”。

“这里?难道说她是迪奥阵营里的人吗?可是我觉得不是,虽然说不清楚,但我总觉得她与乔斯达先生和jojo之间有某种深厚的联结,或者说,你们有没有或多或少地感受到,她面对jojo的时候,那种隐忍的感情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花京院典明摊着手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花京院,你这么说就有点玄幻了。要说隐忍的感情,你该不会指的是徐伦少女对jojo芳心暗许吧。”

“波鲁那列夫,我觉得绝不会是恋慕之情。”

正这么说着,随着一阵敲门声过后,房间里人们讨论的对象出现在了门口。

空条承太郎依然是百年不变地双手插在裤兜里,只是他的臂弯里突兀地多了一只手,视线继续右移,空条徐伦。

重新梳理一遍,空条徐伦正亲密地挽着jojo的手,笑得“甜蜜”。

“喂,花京院,这就是你说的所谓隐忍的感情?”

花京院典明吃惊地寻找着jojo的脸,神情严肃,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了,倒是这个徐伦,以前没见她笑得这么妩媚啊。他一手捂住脸,冲波鲁那列夫摆摆手示意着“容我再想想”。

“哟,承太郎啊,你怎么和徐伦在一起。”乔斯达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刚才在楼下碰到了,就顺便一起走了。”只是走着走着,她突然笑意盈盈地贴过来挽上了他的手。这话承太郎憋在了心里,虽然他本能上是想挣脱开,但脑海里突然间就闪现出徐伦那天含泪的笑脸,心里软了一下,寻思着她是不是想父母了,也就忍住没管了。毕竟经过上次的生死逃脱,他们之间的距离也算拉近了些。

“jojo,我就说上来他们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我想吃冰淇淋,不如我们下楼去买吧。”徐伦嘟囔着嘴摇晃着承太郎的手臂,甜腻的声线是从所未闻的。

黑线逐渐攀上在场各位好汉的额角上,波鲁那列夫的嘴巴更是张得能塞下一颗鸡蛋。虽说空条徐伦他们谁也不熟悉,但这少女是这样的性格吗他怎么这么不相呢?或者说,她已经跟jojo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再看承太郎,竟点了点头,就着她的拉扯转身下楼去了。

“这个空条徐伦绝对有问题!”波鲁那列夫大叫出声。

“唉,既然这样,确实是可疑,乔斯达先生,我和波鲁那列夫跟上看看。”

于是,花京院二人也出了门。

“阿嚏!”沙滩上的空条徐伦莫名其妙地打了几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心想谁在背后骂她呢。

“你想吃什么味道的?chocolate or vanilla?”空条承太郎漫不经心地问道。

“徐伦”的脸上爬过一丝不自然,娇嗔道:“你在说什么呀。”

空条承太郎抿了抿嘴,重复了一遍:“我在问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哎呀你不是知道的吗,人家只喜欢吃巧克力的~”

远处偷听的花京院和波鲁那列夫表示已经遭不住了。

空条承太郎神色自若地付了钱,“徐伦”从刚才开始变得急躁起来,双手环胸一边埋怨着店老板动作太慢,一边脚上蠢蠢欲动想要逃开。

“你怎么了,很热吗。”承太郎好心地关心道。

“还...还好。” 

“你脸上的防晒霜花了。”

“什么,真的吗?”她手忙脚乱地在脸上乱抹起来。

“你不是没有涂防晒霜吗?”他又说道。

“......”“徐伦”的动作僵硬在原地,等反应过来,她的脸有一瞬地扭曲,“你他妈耍老子?!”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好像过于暴躁了,她急忙想改口,结果却被一声更响亮的粗口吓地猛得一回头。

“Fuck????!”

刚结束阳光浴的空条徐伦正拉着安往宾馆走,本来准备一起去路边小店买个冰淇淋的,结果一上来就看到一个跟自己长得一般模样的女人正和老爸亲密地站在一起。那个女人好像还一脸狂暴地蹂躏着自己的脸。

“快看,两个徐伦!”波鲁那列夫疯狂地拍打着花京院的肩膀。

“我看到了看到了,你别打了。仔细听听他们在说什么。”花京院揉了揉左肩,心想他真是不知轻重。

空条承太郎扬了扬嘴角,一副正如我所料的表情。接着他叫出白金之星,一拳揍向离他最近的那个“徐伦”并狂扁一顿让他再起不能就都是后话了。

名为“黄色节制”的替身似乎只能伪装他人的形貌而无法连性格、智力、知识一起伪装了去。这从假“徐伦”不适应英语便足以窥见。他记得当初徐伦好像提了一嘴什么从小是在美国长大的,没想还真赌对了。

不过要说是什么让空条承太郎完全笃定此“徐伦”非彼“徐伦”,还是————

“久等了,你们的冰淇淋好了。”

空条承太郎接过两支冰淇淋,朝徐伦和安走过去,一支弯腰递给了安,一支递到徐伦面前。

只见徐伦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疑惑地看着他。

对,就是退的这一步。空条承太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神秘少女似乎总是下意识地想要疏远他。虽然有时候能在一瞬间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毫无缘由的眷恋之情,但往往都是转瞬而逝。

这样的她是不会这般亲近自己的。

呀嘞呀嘞,这是他该烦心的事情吗?

——也许是吧。

最后徐伦还是接过了他手上的冰淇淋并且在狠狠咬了一大口之后含混不清地抱怨道:“你又忘记我其实最喜欢吃抹茶口味的了!”

还好是含混不清的。

“喂喂花京院,他们那边好像结束了。要不我们也过去打个招呼买个冰淇淋吃吃吧。”


→To be continued

麦子🌠
临摹临摹 给学校当美术作业了

临摹临摹

给学校当美术作业了

临摹临摹

给学校当美术作业了

艾叶糖

五块鱼干~🐟
之前发错顺序了、、

五块鱼干~🐟
之前发错顺序了、、

離kola
涂徐哥! 好我去乖乖肝作业了

涂徐哥!


好我去乖乖肝作业了

涂徐哥!


好我去乖乖肝作业了

九鸟
我们又更新啦!双十一参与满减小...

我们又更新啦!
双十一参与满减小活动哦
有团子徽章等可以选购√
参加cp 摊位号到时会公布在简介❤

我们又更新啦!
双十一参与满减小活动哦
有团子徽章等可以选购√
参加cp 摊位号到时会公布在简介❤

真蛸
很草稿流的一条,大概是偷看老爸...

很草稿流的一条,大概是偷看老爸为主角的小黄书【。以及快乐打游戏的安娜苏

很草稿流的一条,大概是偷看老爸为主角的小黄书【。以及快乐打游戏的安娜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