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洞骑士

53.3万浏览    4408参与
晕云_YUN_日更保持中

我来占个tag,有无其他除了我之外的人画收藏家单人……或者看到这条画了的艾特我我给你画返图,你想看什么角色随便说我给你画,质量看你质量。我快饿疯了,啃自己腿肉太难过了

我来占个tag,有无其他除了我之外的人画收藏家单人……或者看到这条画了的艾特我我给你画返图,你想看什么角色随便说我给你画,质量看你质量。我快饿疯了,啃自己腿肉太难过了


暮离
耶——(๑•̀ㅂ•́)و✧

耶——(๑•̀ㅂ•́)و✧

耶——(๑•̀ㅂ•́)و✧

快要饿死了的函数
由于白王停了灵魂圣所的科研经费...

由于白王停了灵魂圣所的科研经费,圣所面临着空前的危机。


为了筹集经费,灵魂大师决定出道成为偶像(划掉)售卖自己的毛绒玩具!

由于白王停了灵魂圣所的科研经费,圣所面临着空前的危机。


为了筹集经费,灵魂大师决定出道成为偶像(划掉)售卖自己的毛绒玩具!

12345678
很渣的小漫画。大概是第三结局后...

很渣的小漫画。大概是第三结局后前辈和小骑士回归深渊在巨灯中找到白王的事(第一次画漫画,请多指教。

很渣的小漫画。大概是第三结局后前辈和小骑士回归深渊在巨灯中找到白王的事(第一次画漫画,请多指教。

晕云_YUN_日更保持中

*猫化注意

上午和中午画的收藏家猫猫

本来想画萌系结果到最后好像变味了】

*猫化注意

上午和中午画的收藏家猫猫

本来想画萌系结果到最后好像变味了】

数据缺失
摸爽图,细化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摸爽图,细化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摸爽图,细化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义枝猫
骑士 是仙贝拟人!我有特殊的拟...

骑士

是仙贝拟人!
我有特殊的拟人方式XD
金属太难画了于是我选择不抛光(:3_ヽ)_

骑士

是仙贝拟人!
我有特殊的拟人方式XD
金属太难画了于是我选择不抛光(:3_ヽ)_

sunser

随机怪物mod相关
以后可能会有更多【?】

随机怪物mod相关
以后可能会有更多【?】

西西白

玩空洞骑士玩到崩溃,这游戏太难了,螳螂村打不过就算了,想逃跑也跑不出来了QAQ

哭着捏了个粘土人。

小家伙和奎若。

玩空洞骑士玩到崩溃,这游戏太难了,螳螂村打不过就算了,想逃跑也跑不出来了QAQ

哭着捏了个粘土人。

小家伙和奎若。

🦉今天出门突然
晚安,摸一只教小骑士跳舞(大雾...

晚安,摸一只教小骑士跳舞(大雾)的团长。

晚安,摸一只教小骑士跳舞(大雾)的团长。

MonZ/MZ
【回憶】 『容器是空洞,不會有...

【回憶】


『容器是空洞,不會有感情。』

——可是沃姆,你不是空洞。

【回憶】


『容器是空洞,不會有感情。』

——可是沃姆,你不是空洞。

🦉今天出门突然
和小骑士跳完舞的团长看到了他的...

和小骑士跳完舞的团长看到了他的未来。

和小骑士跳完舞的团长看到了他的未来。

飞飞灰灰飞飞灰

jjc三角同居的小日砸!

如题.

前提结局5全员存活

我预警……我不预警了 

我菜得很 观众老爷请饶了我(土下坐

—————————

虫子的生活中都有什么呢。战斗,争夺,领地,上下关系。也许对于竞技场出身的虫子们来说,这种物竞天择的制度还要更残酷一些。

即使在白王的教化下,虫子们原始的冲动渐渐被成熟起来的社会秩序所管理,但随着时代的更替,规则也随着王国的塌陷分崩离析了。

她们曾是在这个时代崛起的。

——————

竞技场的前冠军们,曾经的驯神者斜靠在武器库锈迹斑斑的墙上。房间的另一边,潜伏者尖叫着将战利品挂在自己的胳膊上,一边笑一边顺着墙蹦蹦跳跳的溜走了。

“给我回来!那是我的——”

被打...

如题.

前提结局5全员存活

我预警……我不预警了 

我菜得很 观众老爷请饶了我(土下坐

—————————

虫子的生活中都有什么呢。战斗,争夺,领地,上下关系。也许对于竞技场出身的虫子们来说,这种物竞天择的制度还要更残酷一些。

即使在白王的教化下,虫子们原始的冲动渐渐被成熟起来的社会秩序所管理,但随着时代的更替,规则也随着王国的塌陷分崩离析了。

她们曾是在这个时代崛起的。

——————

竞技场的前冠军们,曾经的驯神者斜靠在武器库锈迹斑斑的墙上。房间的另一边,潜伏者尖叫着将战利品挂在自己的胳膊上,一边笑一边顺着墙蹦蹦跳跳的溜走了。

“给我回来!那是我的——”

被打劫的虫子揪着自己的蓝色兜帽,气急败坏的盯着门外空荡荡的走廊。他刚刚去地表的小镇采购,回来东西就被顺走了,这个打劫他的虫子每天呆在家里除了走神就是发呆。尤其是驯神者对这位还十分包容,他每天跑腿累死累活还比不上一个吃白饭的。可是论速度和战斗直觉他还真的逮不到她,每次被恶作剧都追不上。这种不爽持续到某次他外出被一堆找茬的堵路。也许是旧日的恩怨,也许是针对顶头上司位置的不满。他面对着逐渐逼近的阴影紧张却坚定的举起了自己的圆盾,心里盘算着敲晕几只然后逃跑的路线,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只为了自己战斗了。有虫会为他担心。

就在他的盾将要和敌人撞上的那一刻,一道影子从他身后窜了出去。他大概一辈子都忘不掉之后的光景。星形的花在地上绽放,长鞭掀起血色的尘土。像怪物的利齿,将一切可吞噬的生物卷入切割。余下的只有被席卷过的残渣和那些猎物最后的惊惶。

他被眼前的剧变吓到了,脖子上全是劫后余生的冷汗。那是只有被威胁生命的时候才会拉响的警报,那个虫子不管是谁,一定是个强到以他现在的程度无法理解的怪物。

而在他忐忐忑忑的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他看到的只是浑身挂彩的小疯子。那个吃白饭的,平时只会没事就欺负他的家伙掀开头盔对他傻呵呵的笑,蹲坐在原地眼睛亮晶晶的的样子像极了等待夸奖的虫宝宝。跟刚才战斗时的凶狠姿态判若两虫。

他僵硬,别说他仍处于印象颠覆的震惊之中,他也从来不擅长褒奖赞美之词。最后在潜伏者直白的期待目光中费劲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谢谢,然后落荒而逃。

回去后,只见驯神者在给浑身破破烂烂的潜伏者上药。一边责备的问着对方又去哪疯玩了一边生气的要她交代出伤了她的虫是谁。言语间满满的关心和心疼。他心里一阵不舒服,这种事情无论怎么解释都是他的不周到。没想到潜伏者只是看着驯神者嘿嘿笑着一句话都不说。摇着头,脸上写满了开心。

哦,他可不开心。

————————

打不过归打不过,但是平常被恶作剧了还是会有些郁闷。不过不会再想着扳回一局了就是。

所以现在,他在门口气鼓鼓了。他采购的包裹里还夹着一个附带品,是回来的路上一个以前遇到过几次的小家伙给他的。本来他不屑于收下这种东西——他是个战士,不需要这种没有实际用处的装饰。但是看着那个矮个子把礼物高高的举到他眼前,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具他硬是读出了踏过刀山火海般的坚决。那白色的花确实很漂亮,也许其他认识的虫子会喜欢——于是他就带回来了。

他在想什么啊,驯神者这样的虫子怎么会喜欢花啊。她也是个战士,那么骄傲,那么坚强。怎么会想要这种东西。

可是fafa被连带着包裹抢走了,还是好气哦。

他正抱着手臂专心跟自己憋屈,脸颊被软软的戳了一下。


是驯神者,仿佛只是好奇他如此少见的表情。对方用食指一下一下的怼着他因为生气鼓起来的脸颊。

驯神者还戴着头盔,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觉得内心的疑惑呈几何爆炸式增长。驯神者是一个目的性和行动力都很强的虫子,不论是战斗还是生活中都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现在  她在干嘛??

他保持着双臂环绕的姿势,尝试忽略对方这突如其来毫无逻辑的行为。驯神者却像是上瘾了一般咔嗒一下打开头盔两只手一把捧住他的脸开始揉揉揉。

他不得不把身体转向驯神者的方向,双手抓住身前的胳膊尝试抗议。可对方的爪子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掌心仍然贴在他脸上圆润的画圈圈。

“停,做森莫……”

他被驯神者的爪子揉得说不清话,一边胡撸着不成句的字一边眯着眼睛看到了头盔下驯神者的脸。她就那么认真的盯着他,一副吃到糖果一般的表情。

他恍惚间觉得,他也没见过这样的驯神者。

——————

潜伏者带着包裹的残渣回来了,里边带回来的零食被啃得七七八八。提索整理的时候并没有翻到那朵花,大概理应如此。提索这么想着,把被丢得乱七八糟的东西放柜子里。

提索正收拾着,另一边只的苍白潜伏者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那个散发纯净气息的物件,献宝似的把它举到驯神者眼前。

————!

驯神者愣了一下,看着潜伏者毫无心计的脸。带着单纯是的想向她分享美丽事物的表情,亮晶晶的向她炫耀自己是如何寻宝似的找到了这个。大体意思就是。

看!fafa!

白色的!!

提索在一旁捏着抹布呆住,他没有忽略驯神者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

而之后驯神者只是安静的听着对面虫子手舞足蹈的表述,然后宠溺的捏了捏潜伏者的脸,

“如果你喜欢,那就留着吧。”

最后那朵花在家像国王神像一样被供起来,驯神者亲手把那朵花插到他买的花瓶里。她轻轻将容器摆好,枝蔓的水珠滴到桌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

“嘿。”

他正背对着驯神者刷盘子,听到声音还愣了一下。

他转头,驯神者靠在桌边半侧着脸,指尖轻轻摩挲着瓶身。然后很认真的看向他。

“我很喜欢。”

啊,啊?

驯神者其实很好看,如果不是右眼上的疤痕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她一定也是能够仅用相貌就能让虫子们趋之若鹜的存在,不过他更喜欢选择了自己道路的她,无论是道路上留下的痕迹还是光荣。现在,房顶的灯笼洒下暖色的光,驯神者的线条微微上扬,嘴形变换,字音拼凑出另一句话。

“谢谢。”

他一下被巨大的喜悦击中,连时间的存在都被卷走了。

提索•日常宕机

——————

坍塌了的事物要重建,王国的历史遗留下的幸存者也是顽强的。现任深渊之主小心翼翼的捧着怀里的花朵,继续在圣巢各地完成他的旅行。也许以后没有虫子记得这个国家的名字,但是有群聚的地方就会有交集。聚集的场所就会产生希望。或者,名为欲望的希望。无论是什么,都会以某种形式一直延续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