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空如也.文

167浏览    5参与
先改个名字避避风头

【全职/多人哨向】空空如也•章二•日月

写在前面:这一章是真的很对不起大家,我咕了好久好久【你也知道?】,实际上我早就写完了,但是一直在磨细节,再不然就是在学校手机被收了,没办法发。【开始为自己的咕找借口】这章需要磨的细节太多了,很多东西都被我无数次推翻了再重来,但是最后的后果还是有些差强人意,希望大家多多包容叭【当然还是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但是这章实在是太长了,所以我先发一半,就黄少进塔前的经历。


——


*be警告


*欢迎捉虫


*ooc预警,有私设


*我流哨向


*总cp伞修周江方王喻黄双花双鬼刘卢昊翔


(这篇是黄少经历描述,微喻黄)


*不喜勿入


*我没有存稿手残打字比较慢...

写在前面:这一章是真的很对不起大家,我咕了好久好久【你也知道?】,实际上我早就写完了,但是一直在磨细节,再不然就是在学校手机被收了,没办法发。【开始为自己的咕找借口】这章需要磨的细节太多了,很多东西都被我无数次推翻了再重来,但是最后的后果还是有些差强人意,希望大家多多包容叭【当然还是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但是这章实在是太长了,所以我先发一半,就黄少进塔前的经历。


——


*be警告


*欢迎捉虫


*ooc预警,有私设


*我流哨向


*总cp伞修周江方王喻黄双花双鬼刘卢昊翔


(这篇是黄少经历描述,微喻黄)


*不喜勿入


*我没有存稿手残打字比较慢,脑洞卡,大家多多包涵


*辣鸡文渣在线求评论求红心蓝手


*注意!注意!这篇文不仅是be!而且偏阴暗致郁风!几乎每个人物都会有一段阴暗的经历!慎点!!!


*有关专业的东西都是我瞎编的!!有懂的麻烦您批评我!!!我一定改!!


*沙雕排版您包容一下谢谢x


*视角转换频繁


————

日月篇•日篇【上】


我把烦恼都讲给猫听,猫听完后抑郁了。


——————


我叫吴风。

美国耶鲁大学心理系博士。

今年34。

是中/国自/杀求助热线办公室主任,也是最有经验的接线人。

我接到过的电话太多了,他们大多数是迷茫的青少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迷茫无助的那一刻,向我们拨打求助电话。

我知道,我们办公室的所有工作人员也都知道,我们是他们生命中最后的曙光。

我们竭尽全力安抚那些或是哀嚎痛哭或是幽幽啜泣的孩子们的心灵,让他们从天台上走回自己的家里去,让他们把架在脖子上的刀放下,让他们把挂在房梁上的绳子取下来……

有一天,我在值夜班。

电话铃声划破虚空,在耳边炸响。

当时办公室里恹恹欲睡的同事们一下子都来了精神,围到我的电话边,我点开了免提。

这种凌晨打过来的电话风险很高,漫无边际的夜和黑暗,会让他们的心灵更加的疲惫不堪。

“冷静。”

我听见那边半天没有声音,干脆直接开口说到。

这是我的经验,如果我接起电话对那边说,喂您好,那么有很大的几率会让一些歇斯底里的求助者对我们发无名火:“好个鬼!老子不好!”然后挂断电话,一死了之。

但是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孩的轻笑声,气音顺着电流传过来,在寂静的长夜中惊动了电话旁的一只飞蛾。

“我很冷静。”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冷静的声音,他冷静到我甚至以为这是个恶作剧。

我们很快调整心态进行安抚,除了那个开头外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如果他不用那么冷静的声音和严密的逻辑思维讲出那些经历的话。

其实乍一听根本没什么,似乎还有点矫情,但是吴风知道,排山倒海袭来的绝望抵不过一点一点吞噬礁石的细小浪花。

被巨浪拍死的人会有人为之悼念悲痛,被小浪花日复一日腐蚀的礁石只会被遗忘。

他说,因为他还不想死,所以才打来电话。

但是他的经历足以让任何一个普通人为之战栗恸哭,为之坠入无边深渊。


“我见过真正难过的人,一滴眼泪也没流。”


——————

北京时间:凌晨三点

“喂?吴风?这么晚了找我干嘛?”

“你最近有时间吗?”

“我有,我现在开着这个心理诊所天天清闲的很。怎么,突然想起要请旧同学吃饭了?哈哈哈在耶鲁怎么没见着你这么大方啊?”

“明天下午,给我安排一个心理脱敏治疗可以吗?”

“……吴风?你怎么了?”

“明天再说。”

“那行,两点到四点你看可以吗?”

“可以,没别的事我先挂了。”

咔哒。

话筒被放下。

一只惊惧的不知名的小飞虫扑腾起翅膀向着黑暗的墙角飞去。

————


凌晨三点过三分。

黄少天放下电话,事实上他只是想找个人倾诉或者干脆死了算了,于是几个小时前他打开了百度,搜索关键词“自.杀”

“这个世界虽然不完美,我们仍可以治愈自己”

“全国24小时免费心理咨询”

“010-82951332”

黄少天一边吐槽着这些令人作呕的鸡汤和无聊的防自.杀机制,向下翻了翻,确定“有意思”的东西都被和谐了之后,干脆拨通了那个无聊的电话。

然后有了那个无聊的故事。

黄少天有些烦闷,干脆把手机直接扔在了地上,金属机壳和薄薄的地毯相撞,发出一声闷响。他抓了抓头发,平日里泛着金光的柔软发丝变得乱糟糟的。从床上翻下来,黄少天赤脚踩在软软的地毯上。他依旧很烦,所以决定摔点东西。

黄少天的房间其实很乱,他在那一堆垃圾堆般的杂物里翻出一个有些厚实的玻璃杯。找到一块没铺地毯的大理石板,干脆利落的砸了下去。

爸爸妈妈明天醒过来看见自己摔东西了一定会露出那种很愤怒又很失望的可笑而多余的表情吧。

平复了一下心情,黄少天认命的开始收拾起了碎了一地的玻璃渣。他把玻璃渣哗啦一下倒进飞着苍蝇垃圾桶,那些苍蝇嗡嗡叫着四散而开。

去洗把脸就去睡觉吧,不,这么晚了,干脆打把游戏好了。

游戏连赢了五把,本来是让人开心的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今晚的心情异常的烦闷。宠物猫在一旁“喵喵”叫着,为这令人心烦意乱的夜晚更添了一把烦躁的火。

“滚开!”

黄少天吼着猫。

那只黑白相间的猫惊恐地一跳,从打开的窗缝敏捷地钻出了窗外,又回过身来谨慎地观察着屋内的情况。

去洗把脸吧,然后熬过这个无聊透顶的夜晚。

黄少天想着。

于是他迈开腿,没有保护的足心细嫩的皮肤被隐藏在地毯毛中的玻璃渣尖锐地划开,血液在皮肤内凝滞了一会儿才涌出,随后黄少天才后知后觉的感到疼痛。他想自己应当跳起来骂一声,然后处理好伤口再照着自己刚刚的计划实施。可是他只是发出了一声干哑的尖叫,伤口的疼痛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每一个神经元都在尖声叫嚣着疼痛。敏感足心的痛苦像是一个撕裂的源泉,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痛楚。他的眼睛瞪到快要炸裂,嘴巴张的大大的,平时灵巧轻快的舌头此刻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咚咚咚”是父母在敲门。

“怎么了天天?天天?”

是母亲焦急的声音。

“小天!你没事吧!开门!”

是父亲焦灼的呼喊。

窗外的猫在窗缝中窥探着屋里的世界。

世界在模糊旋转,一切的感知都被无限放大。屋内的灯光白瞎瞎的刺着视网膜,逼着干涩的泪腺涌出咸腥的泪水。屋外似乎有人在发出声音,但是这声音混着猫叫对于他来说无疑吵闹的致命。

视野逐渐变得昏暗。

死气沉沉。

————————

我叫凯蒂,是黄少家的猫。

今天晚上他似乎很烦躁。

他平时对我可好了,给我最好吃的猫粮。哦对了,他还会做猫饭,做的比原来那家宠物店老板还好吃!

可是今天晚上他有点不太对劲,他第一次这么凶狠的吼我。

我看到他晕了过去,我想进去看看,但是他当时的情况似乎并不能让我帮上什么忙。

他的爸爸妈妈惊恐地叫喊着,后来他们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那些只在电视上看到的消防员撬开了门。

他们把晕在地上的黄少抱了起来,但是黄少好像突然醒了。

他的眼睛被血丝覆满。

他像疯了一样打人,平时瘦瘦弱弱男孩子现在像一头发疯的小狮子,几个强壮且训练有素的消防员都近不得身。他的妈妈有些难以置信的冲上去,却被黄少一下子甩在了墙上。

妈妈晕过去了。

几个消防员和爸爸一起把黄少控制住了,爸爸一狠心一咬牙,干脆把他敲晕了。

然后他们把他抬出去了。

他们走的太匆忙,连防盗门都没有关上。

夜风吹的门摇摇晃晃,吱呀摇摆。

——————————

老子叫魏琛。

现在在医院。

呸!老夫这么身强体壮钢筋铁骨的人怎么可能生病进医院!老子是医生!医生!白衣天使你懂吗!

蛋,今天那个叫黄少天的黄毛小子可把老子打惨了。

呸!老夫那是让着他!我堂堂正正一个A级哨兵还有向导在身边的我怕他?

方世镜扶额。

方世镜:“你别说了,丢人。”

被五花大绑的黄少天还在床上奋力挣扎,少年白皙的手腕上都布满了勒痕。方世镜看着他叹气:“又是个意外觉醒的哨兵啊……真麻烦。”然后抬手果断的一针抑制剂下去,黄少天布满血丝的眼睛突然就平静了下去。

魏琛难得露出了些许认真的神色:“不错,这可能……是个好苗子。”

“被好苗子打爽不爽?”

“你滚!老夫那是让着他!”

一凡幼稚的斗嘴后,方世镜正色了一下:“那小孩儿的妈妈呢?”

“也在医院躺着呢,她被失控的黄少天一下子甩到墙上,现在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和皮外伤。”

“有大碍吗?”

“那看你说哪个方面啰,他妈妈也挺辛苦的一直加班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这下被她儿子这么一甩至少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再加上心理上的问题……”

“魏琛。”方世镜断了魏琛的碎碎念,脸色有些阴沉。

“啊?干嘛瞪着我?”魏琛转过脸。

昏暗的走廊边透着病房的灯,一时间竟有些刺着魏琛的眼。方世镜的脸半阴半亮,像是小丑抹上了白粉又戴上了黑色的面具:“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害,多大点事,死不了人。”

有了这句话,方世镜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脸上解封似的露出了平时那种温和的笑意:“好。”

魏琛一边念着“搞什么啊”一边翻着病历本:“刚好我要去他妈的病房查房,你要一起去吗?”

“我听着怎么那么像骂人……”

“哎呀你管他的……”

走进病房,魏琛和方世镜就敛了那份玩闹的心思,魏琛朝方世镜挥了挥手:“正好你来了,帮我把旁边那个小伙子的报告写了。”

方世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半大的男孩。他嘟囔了一声真会使唤人一边走向那个男孩,男孩住院的原因是骨折,不算太严重,但是男孩一直不肯说是什么原因。

方世镜不一会儿就做完了手头上的事,又仔仔细细交待了一遍注意事项,正好魏琛也写完了查房报告,于是方世镜就和魏琛一齐走出了病房。方世镜把门轻轻掩上,悄声问魏琛:“怎么样?”

魏琛斜过头撇他一眼:“挺轻的,过几天就能出院。”

“行,那现在再去看看那个小孩?”

“嗯。”


——————

别的太太:对不起这章瓶颈憋了好久

本鸽:对不起对我来说每个字都是瓶颈





先改个名字避避风头

dbq我大纲丢了。

容我找找。

【黄豆哭泣】

dbq我大纲丢了。

容我找找。

【黄豆哭泣】


先改个名字避避风头

【全职/哨向/多cp】空空如也•章二•日月

*be警告

*欢迎捉虫

*ooc预警,有私设

*我流哨向

*总cp伞修周江方王喻黄双花双鬼刘卢昊翔

(这篇是喻队经历描述,微喻黄)

*不喜勿入

*我没有存稿手残打字比较慢,脑洞卡,大家多多包涵

*辣鸡文渣在线求评论求红心蓝手

日月篇•上(月篇)

——

我竟得以窥见光

——

喻文州小时候住在G市的一个很普通的老旧小区里。

就是那种很老旧的楼,仓库的铁门锈迹斑斑,铁锁也是锈的,根本打不开,冷冰冰的铁链一撞到门上就是框框的响,传出悠久又老旧的回声。

他从小似乎就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他的身形比起其他的孩子显得更加的单薄,其他孩子围在一起玩的时候,他就只会站在一旁远远的观望...

*be警告

*欢迎捉虫

*ooc预警,有私设

*我流哨向

*总cp伞修周江方王喻黄双花双鬼刘卢昊翔

(这篇是喻队经历描述,微喻黄)

*不喜勿入

*我没有存稿手残打字比较慢,脑洞卡,大家多多包涵

*辣鸡文渣在线求评论求红心蓝手

日月篇•上(月篇)

——

我竟得以窥见光


——




喻文州小时候住在G市的一个很普通的老旧小区里。

就是那种很老旧的楼,仓库的铁门锈迹斑斑,铁锁也是锈的,根本打不开,冷冰冰的铁链一撞到门上就是框框的响,传出悠久又老旧的回声。

他从小似乎就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他的身形比起其他的孩子显得更加的单薄,其他孩子围在一起玩的时候,他就只会站在一旁远远的观望。他很有礼貌,但是礼貌的同时却让人感到这个孩子不太好接近。对于大人逗乐的问题,他总能滴水不漏的回答,同时能够把人的话一时塞住,让人不知道该接什么是好。大人们在给予他评价的时候,也往往只能说“喻家那个孩子可乖了”,其余的也道不明什么。渐渐地和他说话的孩子变少了,甚至和他说话的大人也变少了。

唯一喜欢经常找他玩的是隔壁家的一个小孩,有着金黄色的头发,但不是染的,据说是天生的,他的眸子也是明亮的栗色,和他的小虎牙一起在阳光下闪着光。他似乎充满了电,每天都有用不完的活力。

是的,在喻文州的童年时期,这个小孩就是他的小太阳。

但是喻文州不知道那个孩子叫什么,他只觉得那个孩子就是他的光。对于那个孩子的信息,他只知道那个男孩儿大致姓黄,因为爸爸让他叫隔壁的叔叔黄叔叔。

不过,父母对于喻文州来说,算不上什么好回忆。

在喻文州七岁那年,父母带着他搬离了这个小区。他被父母带走的时候甚至没来得及跟他的小太阳道一声别。他被父母拖着踉踉跄跄地走,眼光不停地瞟向后面想看看小太阳在不在。甚至迎面撞上了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而父母似乎有些心急,或者说是慌张,连给那个被撞的男孩道歉的时间都不给。他不知道当时父母在想些什么,只从他们交谈的话中听到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比如什么催化剂,向导,哨兵……

喻文州觉得他似乎到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他觉得这个地方可能有些远,不只是远,可能还有一些偏僻。父母的聊天内容似乎转向了黑市和钱。喻文州听不懂,索性也不去听。

父母带他去一个狭窄幽暗的地下室做一个了检测。喻文州很不喜欢那种地方,幽暗,阴湿。但是父母还是连拖带拽的把他带过去了,他被安上一个个不知名的仪器,看着一张张的参数表从那边老旧的打印机里面吭哧吭哧的打印出来,最后汇总成一张单薄的纸。回来之后,父母的脸上喜忧参半。喻文州看不懂他们脸上的表情,只是隐隐的有些不安。

父母在那次检查后就不许他踏出家门,所以他就一直闷在屋里。没有阳光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但喻文州想,在小太阳还没有主动找自己说话的时候,这种孤独的感觉也许也差不多。慢慢的,似乎也就习惯了。

直到那一天,父母带回来了一瓶药剂和一个针管,还有一个针头。

他们先是把他支开,在房间里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话。最后,母亲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露出了他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的温柔的神色:“文州,来喝口水。”

母亲招呼着他过去,她的眼底有些哀伤,有些急切,有些贪婪,还有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但是当时他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今天的母亲很奇怪。喻文州注意到母亲把水递给他的时候手是在颤抖的,喻文州顿时有些不想喝这杯水,他想这水里大概是有问题的。但是他知道父亲的眼睛在他背后盯着他,母亲的眼睛也急切地盼着他,希望他喝下这一口水,他根本没有办法挣扎。

母亲终于把水递了过去,她递得很慢,手在抑制不住地抖,有些水珠甚至已经晃到了她的手上,但她没有心思去在意,只是想着让喻文洲赶紧喝下去。

喻文州到底还是喝下了那口水。

配置了强效麻痹药的水轻而易举地麻醉了身材单薄的少年,喻文州只感到双腿一软,视野陡然下降。妈妈还有些僵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喻文州倒在了眼前。她伸出手去,手臂在空中僵硬成环抱装,似乎想要搂过什么东西。但是她要搂住的小小的身躯早已砰然倒地。

没有感觉。

喻文州在倒在地上的前一秒还在预估疼痛的来袭,可是麻醉药的效果让他根本没有知觉。父亲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很是粗暴地推开呆愣在一旁的母亲,然后把透明的药剂注射到他体内。

剧痛排山倒海般袭来,可很快,感觉再次消失。喻文州明白这并不是麻醉剂在起作用。

生物学上有一条定律,如果某一感官在一个短暂的瞬间内被某种感觉湮没的话,感官会迅速麻痹。

喻文州现在就是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

在昏迷过去之前,喻文州看见父亲痛苦地皱起了脸:“文州,爸爸也是被逼无奈啊,你是向导,向导值钱,向导放在家里也留不住的,还不如卖了……爸爸妈妈现在急用钱,只能用催化剂让你提前觉醒了……”父亲急切的握住他软绵绵的手,急切的问:“你不会记恨爸爸妈妈的对吗文州。爸爸妈妈也是走投无路……”

喻文州有些想笑,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时间黑暗了。

喻文州就这样被送到了塔里。塔立刻对他进行了相关的检测,他的精神力很低,但是由于向导的稀缺性,塔还是勉强收了他。他的父母立刻开始讨价还价,在一番令人头晕目眩的争执之后,喻文州终于被他的父母卖出了一个不错的价钱。

喻文州挣扎在疼痛和绝望的边缘,昏黑的视野里他看到父母没有回头。

也对哦。
让你失望的人怎么可能只让你失望一次?

“快!快点!刚刚进来的那个向导晕倒了!”

“医疗组马上赶到!”

——

最初在塔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唉,站在墙角边那个白色衣服的男生是谁?病怏怏的。”

“哦,新来的一个向导。没来多久,也是在我们训练营的。据说刚来就晕倒了。”

“就算向导体质差也差不到这种程度吧。切,怎么招进来的呀?真丢脸。”

喻文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从自己旁边通过,对刚刚过分的指责似乎毫无波澜。

“哦对了,哨兵营那个黄毛,对对栗色眼睛的那个,我跟你讲他长的超帅!!!”

“长得帅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

“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我告诉你,他现在是哨兵营第一!魏老大的心头宠!”

“这么厉害!哪天带我去看看?”闲言碎语跑到耳边,喻文州挑了挑眉,心说按这描述似乎和小太阳很像呢。

小太阳,你现在在哪儿呢?

喻文州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要想这些,集中精力继续去做他没过关的精神值测评。

是的,喻文州不仅体质弱,而且由于不是自然觉醒的原因,喻文州的精神值奇低,平均200,巅峰260左右。而别人都是至少平均300以上。所以,喻文州只有通过不断加班加点的学习才能勉强踩着线过,而别人却能很轻松就过了。

到了检测室,又看到刚刚那两个人口中的魏琛在测试仪旁等着他。魏琛的神情有些复杂,他听到喻文州打招乎的声音,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然而他的嘴唇轻微的翕动了几下,最后还是闭上了。

喻文州假装没有看到魏琛不自然的神色,只是按照程序走进仪器,进行检测。很快,机器“滴滴”地响了,喻文州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总算过了。

“文州啊……”魏琛终于让他的声带发出了第一个音,可接着又是一个长长的叹息。喻文州就微笑着立在一旁,等着魏琛开口。“文州,我劝劝你。你这孩子还是挺不错的,平时也懂礼貌……”魏琛拉拉杂杂地说了下去,喻文州心里其实已经很明白魏琛打算干什么,但是他并不打算打断他,“你没有经济来源的话塔里可以帮你,你看你每次也这么不容易,所以……”

魏琛没忍心再说下去。

可喻文州是何等的通透,他身上一尘不染的气质是在世俗的泥水里摸爬滚打了一番擦干净后才展现出来的,他平时总是表现出不符合年龄的温柔妥帖和通透明理。

但是懂事不代表软弱,也不代表退缩畏惧。

喻文州噙着笑抬起头,深黑色的眸子里却满是黑曜石般凌冽的光:“很抱歉,魏队长。”

“我拒绝。”

魏琛看了看他,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也罢,反正我只是劝劝你,退不退出全凭你自愿。”

魏琛说着站起来走出检查室,他走的很快,也不敢回头去看那个孩子,不敢去看那个孩子的眼睛。

喻文州在检查室默立了一会儿,还是慢慢的举步走出了房门,他顺手把门关上,低头转身就走。

“诶诶诶干嘛呢干嘛呢!没看到我在这儿吗!这么大一个活人看不见吗!走路撞到我上了都!”

喻文州有些惊诧地抬头,正准备脱口而出一句道歉,他却忽的愣住了。

“喂喂喂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有绣花吗?啊?有吗有吗有吗?哦难道你是觉得我太帅了被我迷住了?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的魅力很大!我……”

“小太阳。”

“??你刚刚说什么?小太阳??哈哈哈哈我还电热水器呢!”黄少天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把手随意的搭在喻文州削瘦的肩膀上,自以为很帅很有魅力地压低了声音:“我叫黄少天,黄少天的黄,黄少天的少,黄少天的天。”

喻文州注视着他比阳光明亮的栗色眸子:“你小时候住在B小区。”

“诶诶??你怎知道?以前见过我?”黄少天的表情有些诧异。

“你隔壁有一户人家姓喻,后来搬走了。”

“我靠你怎么知道,等等!你该不会是……”

“我是喻伯伯的儿子。”

黄少天石化。

黄少天尴尬地笑了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刚刚干过的事,有些心虚地把还搭在喻文州肩膀上的手收了回来,讪笑道:“这样……啊……”

“那……你当初……”

“你……”

喻文州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没站端正又低下了头的哨兵的身高刚刚好,也许是因为他那头金黄色的头发看起来实在是太过柔软,也许……

也许根本没有原因。

喻文州抬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

黄少天压抑的抬起头,刚好撞上对面人眼里的一水儿月光。

“……少天。”

“啊……啊啊?”

“我叫喻文州。”

先改个名字避避风头
【全职高手/多人哨向】空空如也...

【全职高手/多人哨向】空空如也•章一

我好难,被屏蔽了,重发

【全职高手/多人哨向】空空如也•章一

我好难,被屏蔽了,重发

先改个名字避避风头

重写通知

我知道这篇文没有多少人看,但是我还是要发一篇重写通知,算是对我自己的负责。

最初写这篇文也是因为一时脑热,并没有对自己笔下的人物有过多的负责,场景和人设也没有进行过多的推敲,大多数都是边写边想。以前稚嫩的文笔也是惨不忍睹,总之,觉得自己写的非常差。不仅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虫爹的人设。

这次仔细考虑了一下,人物设定还是依照以前的大致框架来。这次可能会从每个人的经历写起,相当于给每个人写一篇回忆录,或者是个人经历描述之类的东西,然后再接到一起。第一章会进行稍大的修改,但是不会删掉,从第二章开始所有的都会删掉重写,而且可能会更新的比较慢。

以及如果有什么修改意见的话,都赶紧跟我说呀!!欢迎各位...

我知道这篇文没有多少人看,但是我还是要发一篇重写通知,算是对我自己的负责。

最初写这篇文也是因为一时脑热,并没有对自己笔下的人物有过多的负责,场景和人设也没有进行过多的推敲,大多数都是边写边想。以前稚嫩的文笔也是惨不忍睹,总之,觉得自己写的非常差。不仅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虫爹的人设。

这次仔细考虑了一下,人物设定还是依照以前的大致框架来。这次可能会从每个人的经历写起,相当于给每个人写一篇回忆录,或者是个人经历描述之类的东西,然后再接到一起。第一章会进行稍大的修改,但是不会删掉,从第二章开始所有的都会删掉重写,而且可能会更新的比较慢。

以及如果有什么修改意见的话,都赶紧跟我说呀!!欢迎各位提建议!

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原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