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调

12.9万浏览    216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08 09:50
Ixtab
杰约那么好怎么就没人呢???

杰约那么好怎么就没人呢???

杰约那么好怎么就没人呢???

芊笙不芒

你原谅那片苍森那片天了吗?『空调』第8话

08 相识

        亲眼见着自己的“病人”状态渐渐好转,克洛伊的心也宽了不少,忙碌了一夜的她实在是筋疲力尽,但由于紧张,便只是趴在那床边的椅背上昏昏欲睡。

        玛尔塔方才那比冰原茫雪还要惨白的脸色稍稍有了一丝血色,被毒素侵蚀得干枯的身体也渐渐恢复那一个半军人不应该有的冰肌玉骨,微卷的茶色长发被皎洁的月光渲染得有光泽。

        多美丽的一个女孩儿呀!简直就像在月光下静默着的金黄色草麝香,尽管它不够那一现易谢的昙花珍稀又清高纯粹,也不够自己白天在...

08 相识

        亲眼见着自己的“病人”状态渐渐好转,克洛伊的心也宽了不少,忙碌了一夜的她实在是筋疲力尽,但由于紧张,便只是趴在那床边的椅背上昏昏欲睡。

        玛尔塔方才那比冰原茫雪还要惨白的脸色稍稍有了一丝血色,被毒素侵蚀得干枯的身体也渐渐恢复那一个半军人不应该有的冰肌玉骨,微卷的茶色长发被皎洁的月光渲染得有光泽。

        多美丽的一个女孩儿呀!简直就像在月光下静默着的金黄色草麝香,尽管它不够那一现易谢的昙花珍稀又清高纯粹,也不够自己白天在阳光下那样灿烂辉煌,但在那平淡无奇的白色草地上,却无不尽显那年轻的沧桑。

        玛尔塔那修长的睫毛平静着,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映照下格外好看,真不知道,那双眸子张开了,是怎样的一番美意……

        克洛伊这么想着,想着,大脑逐渐轻松,眼前亦渐渐模糊不清,最终以宁静致远的浓黑告终——

        嘘……夜深了,大家都睡着了。

        ——————

        月落星沉,赤橙色的知更鸟婉转地蹄叫着,诵迎着那静悄悄地便降临了的黎明的曙光。

        此时,黑夜独有的清冷还在这片大地上阑珊着,徘徊着……青涩的薄熙能做到的只能是给大地的边缘带来一丝稀薄的温暖与雏辉,并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清芒渐渐在地上拉长,所带来的光明与温暖也逐渐增多,花萃树木随着这一切非生物因素如梦初醒,缓和地散露着自己的馥郁芬芳。

        在深夜欣然绽放的冰花,只是见到那初生的日光,便不屑地匿起——可见啊,这些“正人君子”宁愿被寒冷的霜露碾压,也不愿与那温热的阳光作伴。

        ……

        也许是外边的絮芳揪起了蝴蝶那先天灵敏的嗅觉本能,克洛伊睁开了她那惺忪睡眼,抬手揉了揉,轻微地打了个哈欠,便走去房间浴室洗漱了。

        将自己打理得焕然一新的克洛伊推开了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双肘枕在白瓷阑上,双掌托住那淡红的双腮,深吸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干燥的鼻腔被空气中弥漫着的润湿抹润,清丽的双眸之中是全新的一切……

        “唔……”玛尔塔的嘴边流露出一丝稀碎的呻吟,迷离恍惚的双眼所承包的景象是她从未见到过的,又发觉自己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眼前站着一位看景的陌生小姐,心中不由得生出警觉心理。

        “……小姐……您好……请问……您是谁?……我又是在何处?”玛尔塔有些怯生生地盯住克洛伊的身影,礼貌地问道。

        “……啊——”克洛伊有些兴奋地转过头来,自己所期待见到的双眸终于睁开了,闪耀着黄金的光辉,有着她毕生所羡慕的蓬勃朝气,可惜这双瞳孔里满是对自己的提防,使她不禁有些失落。

        但还是保持着微笑:“亲爱的人类小姐,早安!我名为‘克洛伊·奈尔’,叫我‘克洛伊’就好。”

        玛尔塔似乎被那四个不起眼的字——“人类小姐”所吸引,又因克洛伊没有回答她最后一个问题,于是更为警惕:“您刚才称我为‘人类小姐’,那您是否非人?……还有,请问我这是在哪里?”

        “是的,我是一个存活于世数百年的蝶灵,这里是我的家,自然在灵界。”克洛伊坦诚地回答了玛尔塔的问题,笑了笑。

        “感谢您救了我,但您我亦非同族,那我也不愿劳烦您太多了,告辞……”玛尔塔获得了这些令她自己有些吃惊的答案后,更是不愿意再留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未知地,决定离开。

        她刚下床穿好鞋子,准备离开时,却被克洛伊叫住:“恕我冒昧一提,您是因为家庭矛盾导致前功尽弃而离家出走,来到这片‘不归林’的。——我没说错吧?……”

        “……就如你们人类的大多记载那样,‘不归林’不允人类擅闯,否则就会死无全尸……你差点被难以解救的剧毒伤杀,是我请‘神医’配药抢救的你。……”

        “……况且如今你的病未能完全痊愈,出去也只能是个死,你觉得你还能坚持多久,还能去哪儿呢?……但如果你肯留在这里一个月,一个月后你的病痊愈了,我便让你回去。”

        这个人类女孩彻底燃起了克洛伊的好奇心与同情,她鼓起勇气,用真理说服玛尔塔,希望玛尔塔留下来。

        一向定性极强的玛尔塔的心颤了颤,令她难以置信的是克洛伊知道她来这里的原因!

        她陷入了沉思:这是个异境,到底是相信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自己出去但有更大可能死无全尸呢?任何一种选项结果都是无确定性的,真是难以选择……

        “……好吧。”三思过后,玛尔塔选择了自我分析危险系数较低的选项,当然实际上这也是最安全的。

        “那么……小姐的尊称?”,

        “玛尔塔·贝坦菲尔。叫我‘玛尔塔’也无妨。”

        “‘玛尔塔·贝坦菲尔,玛尔塔……真是个好名字……”克洛伊窃喜地细声嘀咕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微微泛红的精致脸庞比皇家贵族的公主小姐们手中把玩的洋娃娃还要惹人喜爱,不禁也让玛尔塔生起了莫名的好感。

        「这位小姐……着实的可爱呢……」玛尔塔默念着,脸上也漾起了粉红涟漪。

        “克洛伊——”房门外响起一阵声音,就像克洛伊的复制声,却多了一丝开朗。

        “门外的是……?”玛尔塔再次提防起来,立马躲到门口视角的盲区。

        “玛尔塔不用怕呢,那是我的双胞胎姐姐。”克洛伊抬起头向已拉满防线的玛尔塔微笑着,牵起她的手走到门前——开门。

        “姐姐早安!~”克洛伊像一只黏人的小猫扑向了薇拉,蹭了蹭她的脸,又瞬间松开,心情激动促使她的双颊染得绯红,她向双方介绍彼此,“姐姐,这位是‘玛尔塔’;玛尔塔,这是我的姐姐——‘薇拉’。”

        “您就是那个人类女孩吗?我叫作‘薇拉·奈尔’,往后请多指教。……还请问您贵姓?”薇拉礼貌性地向玛尔塔伸出手,以示友好。

        玛尔塔握住了薇拉的手,回答:“贝坦菲尔。当然唤我‘玛尔塔’也无妨。……未来还请多多关照。”

        “那是甚好,玛尔塔小姐,不知您是否介意与我们共用早点?”薇拉敛起自己的手,仍是笑眯眯地问。

        克洛伊蹦跶了几下以吸引注意力,连忙补充:“玛尔塔,其实我们与人类的吃食习惯无太大差别,因此请你放心享用。”

        “好……”玛尔塔不知如何拒绝,便答应了。

        移步到一楼的餐厅,长宴桌的一端坐着一个端庄的男人,男人的身边是一个散发着成熟女性魅力的贵妇,那想必是那男人的妻子。

        ——这么一说,他们便是奈尔姐妹的父母了。

        女人对面安坐着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婆婆,如银丝的发缕利落地盘起,看脸色,应该是个健活的老人。

        “祖母,父亲,母亲,日安。”克洛伊与薇拉为这三位长辈请安道,玛尔塔也是礼仪性地道了一声“日安”。

        请安后,克洛伊便向他们简略地介绍了下玛尔塔。

        和蔼可亲的老人并没有对这个外人的来到感到讶异,只是笑了笑,示意欢迎。而奈尔姐妹的父母的反应却截然相反,母亲虽是微笑着的,但僵直的眼神表达了她的不满;父亲的不满则更为明显,直接锁紧了眉头,板起了脸。

        心怀不满的父亲毫不给在座的所有人一丁点颜面,尤其是玛尔塔和克洛伊,大声质问:“克洛伊,这位人类小姐,是你何时带回的?”

        “回父亲的话:昨晚。”克洛伊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天真烂漫,而是拘束地答道。

        “是谁批准你把异族带回来的?你已经第几次了?这次竟然还是个人类!”父亲拍桌而起,怒斥。

        “回父亲的话……”

        “回父亲的话:是我。”还没等克洛伊说完,薇拉抢先一步回答。

        父亲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压住脾气,对薇拉语重心长地说:“薇拉,请你不要再这样自作主张了,你长大了,要学会分辨好坏真假,你不可以再纵容你的妹妹这么下去……”

        薇拉有些愤愤不平,驳回了父亲所言:“父亲,您就如此不信任妹妹吗?她是意外的优秀,简直宛若天选之女!请您不要再阻断她前进的道路了,况且这个姑娘并无毒害,您又……”

        “姐姐……”克洛伊见薇拉越说越远,便推了推她,见薇拉又欲开口,就干脆无礼地打断了她的话:“父亲,这件事我们自作主张是不对,但是我着实确认她并无毒害。我们为何要驱赶人类的原则是他们对我们图谋不轨,可玛尔塔她的确无害,就连我去寻神医就诊,她也承认此事并予她的病医治之法。……”

        “……所以,还请您们包容。”

        对于克洛伊“第一次”这么有条有理,父母着实是有些欣慰,但这不足以成为玛尔塔留下的理由。

        同时,玛尔塔也在担忧自己何去何从。

        “艾伦啊……”祖母终于启齿了,平和道,“你就让这孩子留下吧……况且你也应该学会接受克洛伊了。”

        毕竟她是他的母亲,又有薇拉的颜面与“神医”的底牌所镇场,同时也觉得克洛伊的这番言辞有一定的道理,他一时无法驳回,便同意了。

        这时,也许是为了自己与自己丈夫的尊严,母亲淡淡地补充道:“那等贝坦菲尔小姐痊愈后,便再离开罢。”

        “谢谢您们!”克洛伊亦没有想太多,只知道自己的暂时目标也算是达成了,便笑着道谢了。

        “那我也承蒙各位关照了。”玛尔塔笑了笑,等她们坐下,才坐下。


【tbc.】

七世

【杰盲/深渊的呼唤II】陌路伊人(十一~十三)

*主线杰盲,内含伪杰佣、空调、机蛛(差不多算无差)后续还会有其他cp

*正(zhong)片(er)开始

*感情戏来啦,希望这次会有点感觉嘤

*全网最晚写深渊的呼唤II最晚没有之一x

*内含角色黑化,大量私设,ooc

*设定之后还会补

*还在努力提升文学素养,所以文字质量可能一般

*祝阅读愉快~❤️


十一

        海伦娜双手藏在会议长桌暗蓝色的桌布下,纠在一起,紧张地等待首席上瑟维对杰克的裁决。

        杰克在把所有的事情讲述完毕后,就不再与海伦娜交流,只是沉默地跟随着她回到了...

*主线杰盲,内含伪杰佣、空调、机蛛(差不多算无差)后续还会有其他cp

*正(zhong)片(er)开始

*感情戏来啦,希望这次会有点感觉嘤

*全网最晚写深渊的呼唤II最晚没有之一x

*内含角色黑化,大量私设,ooc

*设定之后还会补

*还在努力提升文学素养,所以文字质量可能一般

*祝阅读愉快~❤️


十一

        海伦娜双手藏在会议长桌暗蓝色的桌布下,纠在一起,紧张地等待首席上瑟维对杰克的裁决。

        杰克在把所有的事情讲述完毕后,就不再与海伦娜交流,只是沉默地跟随着她回到了冒险团,一幅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样子。

        良久,瑟维低沉地开口,“杰克,你做了什么自己应该差不多都明白,我们和铁帽团对立,但我们并不与凯文对立,为此,你要受到惩罚。”

        海伦娜的心凉了半截,她把身子压得低了一些,正如她被愧疚感狠狠地压沉一样,她早该去问清杰克的情况的,她本可以去的。

        “但是,杰克,我不会惩罚你。”海伦娜听到了希望,猛地抬起了头,但紧接着,瑟维的下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一瞬间,会议室的气氛也变得阴冷,“邪眼,又要苏醒了,我们会需要所拥有的一切力量。”

        “并且,”海伦娜身旁的薇拉突然说,“这一次不会很简单,邪眼要爆发了。”简单的几个字,却让在场的所有人立刻沸腾,每个人都被不安和恐惧所笼罩,只有那么几个人还勉强维持着冷静。

        砰,玛尔塔站在自己的位子上,手中指向天花板的枪还在泛着紫色电光。

        “安静!”玛尔塔的目光扫视过会议长桌,每个与她对视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你们怕个屁怕,邪眼本来就是我们冒险团的责任,邪眼发作的时候多了去了,哪一次冒险团垮了?你们这时候不干活,那要你们还有屁用,都给我精神一点!”

        “可是,”人群中传来了一个极小的声音,“上一次邪眼发作,我们失去了包括老团长在内的一半人。”

        玛尔塔还想说些什么,瑟维却对她摇了摇头,还有些义愤填膺地坐下,顺便把手放回了薇拉的大腿上。

        “邪眼并不可怕,你们也知道,上一次的灾难中,人心才是起了最大作用的,只要你们每个人心里都坚守着冒险团的责任与意志,那么邪眼也就是一个狂躁的能量体而已。在座的各位,都是冒险团的精英,我相信,你们身为蒸汽之都的最高守护者,绝对可以保护这座城市。”

        瑟维的发言缓慢而有力,所有人都沉静下来,心里多少有了些底气,眼神也坚定了几分。”

        自打会议开始到现在一言不发的杰克,举起了手,瑟维看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示意他发言。

        杰克起身,声音从钉口罩后传出,“如果邪眼爆发,我们为什么不去利用它爆发的能量呢。”

        “不,这不可能,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打邪眼能量的注意,杰克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

        “可是团长,南城区的地心热源几乎要被利用完毕,北城区的热源供应也缩水了百分之三十,蒸汽之都的非正常死亡率上升了五个百分点,如果不利用邪眼的力量,蒸汽之都迟早会燃尽,到那时候就......”

        “够了!杰克你给我住口!”瑟维粗暴地打断了杰克,他猛地一拍桌子,脸上的愠怒似乎溢到了空气中。“你对邪眼一无所知,贪婪正是它所想要的,你想利用它的能量,它更想利用你!如果不是那场大劫案,蒸汽之都也不会有能源危机!你摆清楚自己的位置,讨论到此为止!”瑟维狠狠摁着桌子,紧咬着牙,口中喘着粗气,恰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那我们就要看着这座城市不可避免地灭亡吗。”

        瑟维沉默了,他一屁股坐下来,右手扶着额头,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三天后你去一趟西山,那里有我们需要的。”

        “海伦娜,他是你的责任,你也一起。”

        “不行!海伦娜不能去!”桌子的一侧,特蕾西抢在玛尔塔之前站了出来,你怎么敢把她送到他,不,是它手里!海伦娜甚至不可能自保,我不会让她去送死的!”

        “没事的,特蕾西,我会很小心地探测的,”海伦娜生怕瑟维改变主意,连忙站出来打圆场,“相信我,我会安全的。”

        “西山的确很危险,所以,我也去。”瑟维把帽子摘下,拿到手里轻轻拂过上面的能量槽,洁白泛着七彩的光微微闪耀,一枚单片眼镜弹出,遮住了瑟维的闪着锋锐的瞳,“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去打扰他,散会。”

        “对了,玛尔塔,修天花板的钱从你工资里扣。”

 

十二

        海伦娜和杰克一起走出冒险团的总部时,雪停了。

        海伦娜当然看不见,但是当她迈进楼宇外微凉的空气,感受到那一丝和煦沐浴着她的眼皮,她知道,蒸汽之都的雪停了。

        为数不多的晴天。

        海伦娜在阳光下露出了笑容,她慢慢单膝跪下,几乎从不离手的盲杖放入雪中,脱下头上那顶厚重的帽子,连带着摘下耳旁的天线,如同仪式般将它们轻柔地放在了雪上,最后是她那副略显厚重的机械眼镜,一并躺在柔软的雪上。

        松了松被压出淡痕的栗色长发,海伦娜轻轻用手指捋顺发丝,让它们垂在了身后,理了理衣服上那个绿宝石领结,对着阳光投射下来的方向,缓缓张开了双臂,努力地扩着,仿佛要把整个世界揽入怀中。

        对着最温暖的一点,那想象中太阳的位置,海伦娜睁开了眼睛。

        杰克就站在海伦娜的身边,呆呆地站在那里。

        眼前姑娘的身影那么熟悉,却又有些陌生。

        他来到冒险团一年多了,却是第一次看见海伦娜脱下帽子,第一次看见她摘下眼镜,第一次看见她披到肩后的栗色长发,第一次看见她睁开的墨色的温柔的眼。那是他所见过的最深邃的眸子,她的眼神没有焦点,也少了灵动,但他却能从那无尽的墨色中,看到璀璨的点点星河。

        他望着她,而她无畏又温柔地与太阳对望,被那强烈的光线刺出朦胧的泪也毫不在意,只是努力地想将整个太阳拥入怀中。

        杰克的心在悸动,他的心底,被悄然刻上了一个身影,一个娇小勇敢的身影,一个美的动人心魄的姑娘,在对太阳张开怀抱。

        “我的世界里本没有对太阳的定义,无非是另一片黑暗而已,但莎莉文老师并不想让我这么想,她把我领到屋子外面,让我去感受最温暖的那个方向,而后展开我的双臂,告诉我,我所拥抱的温暖,就是太阳,一个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我的太阳。”

        海伦娜的头发被一缕微风淘气地弄乱,她重新将舞动的发丝归拢,这小小的动作似乎惊到了眼角的那一滴泪,致使它划过面颊和嘴角,落入白茫茫的雪中,归于不见。

        杰克心中涌起一股冲动,他想冲上去抱住眼前的女孩,他想做她怀中的温暖,他想附在她的耳边告诉她他要成为她世界里的太阳,他想在她笑着的小巧的唇边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他的拳紧攥着,隔着手套都几乎要将指甲嵌进掌心。

        可到了最后,所有冲动与欲望,涌到嘴边只是剩了一句,“抱歉。”

        甚至连那语气,也像是被那张口罩滤去了所有情感,与会议上的冷冽别无二致。

        “没关系的,杰克先生,我也从未怪过你,有些事情,大抵也是命中注定。”

        说话间,海伦娜已经将帽子眼镜尽数戴好,她也说不清楚,她现在是什么心情,只是自然而然地,她就想到了这些。

        或许,这就是特蕾西她们所醉心的吧。

        “杰克先生,西山的情况很复杂,我不会是一个好的叙述者,我只能告诉你,那里真的很危险。”

        “但是,”海伦娜停顿了一下,“我相信,我们会活着回来的。”

        海伦娜说罢,便点着盲杖远去,而杰克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沐浴着阳光,渐行渐远。

        他有些怅然若失地低下头,将手放在绞痛的胸口,想着其中到底是怎样一颗心。

 

十三

        特蕾西在海伦娜敲门之前便亲自开了门,并在她进去之后立刻将门关紧,还上了锁。

        随着门锁的转动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呼唤一般,屋顶的烛台焕发了生机,伸展坠落,一只假手摘掉了面具,面色苍白的女孩对着海伦娜挤出了一丝笑容,对她挥挥手打了招呼。

        “嗨,海伦娜。”

        “好久不见,瓦尔莱塔小姐。”海伦娜报以微笑,礼貌问安,特蕾西有些不耐烦地拉过海伦娜,对她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你在想什么?西山,有几个人去过西山还能完整回来?有几个人能回来?这些破事跟你有关系吗?没有!如果你回不来怎么办?难道你要我亲手把朴告送到他们手上吗?海伦娜你知不知道,你不是为了自己在活,你有寄托,你有家人,你和我们这些亡命之徒不一样!”

       海伦娜低了低头,笑容有些苦涩 ,“我知道啊,正因为这样,我才要去啊,如果有我的帮助他或许......”

        “打住,”特蕾西一手劈向空气,抬起了海伦娜的脸颊,盯着她眼镜后的瞳,“你喜欢上他了,对吧。”

        “......是。”

        特蕾西叹了口气,放开了海伦娜,她能看出来,自己的小伙伴在和那个杰克一起时,眼底露出的是怎样的温柔。

        “特蕾西,我知道你告诉过我,在挑选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时要谨慎要仔细,可是,真的,和他一起出任务时,我不会想着怎么早些结束任务,品尝他的糕点的时候,我真的觉得那很甜,他对我道早安的时候,我的一天都会被点亮,在他旁边我会感到温暖,感到快乐。”

       “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和你们在一起时,我也会感到那些,只是......他是不一样的,他......”

        “停停停,”特蕾西有些无奈地再次打断了她,“海伦娜,你知道的,我们都很爱你,冒险团中的每个人,你找到了你的命中注定,我们也应该为你感到开心,可是,你仔细想想,你又了解他多少呢?”

        “我们来把问题变的简单些,你是在第几次进我的房间时才发现瓦尔莱塔的?”

        “第七次,啊?”海伦娜有些不敢相信地惊呼出声,“你是说他......”

        “他在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发现了瓦尔莱塔,没有感到害怕,甚至跟她问安,你觉得,他的感知力的敏锐程度,会弱你到哪里?西山还会对你们造成削弱,四舍五入,他或许能活下来,你就是去送死!”

        特蕾西扶住额头,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做不到的,海伦娜,做不到的,就算你们能安然无恙,也绝对没有可能会找到它,那里是它的主场。”

        “是啊,做不到的,除非......”

海伦娜轻轻发力,扭开了盲杖的低端,从中取出一卷图纸,带着一丝决然的微笑,将其递给了特蕾西。

        “除非这次,我不为自己而活。”

        “我们找不到它,那就让它来找我们!”

        特蕾西,愣了一下,接过了那卷图纸,有些自嘲地说,“是啊,我怎么就忘了,有了这个,你才是我们这里最强的。”

        “三天时间有点仓促,但我和库特大叔赶工三天的话,一台原型机是没有问题的,”特蕾西轻轻揉了揉海伦娜的脸蛋,试图驱散她深藏的那一丝忧愁,“没关系的,他们会感到骄傲的,自己毕生成果能够闪耀光芒,是这,更是你。”

海伦娜轻轻擦拭掉镜片下那一丝淡淡的水雾,“谢谢你,小特,我会的,我会让他们感到骄傲的。再见,小特,再见,瓦尔莱塔。”

        海伦娜走后,特蕾西轻轻关上了门,随即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倚着门缓缓滑落,她搂住凑过来的瓦尔莱塔,把脸埋进她的颈窝,梦呓一般低语着,“如果我能做到的话,他也会很开心的,对吧,对吧......”

        “亲爱的,该干活了。”瓦尔莱塔呼唤着特蕾西,声音不大,却成功将特蕾西从波动中唤醒。

        “是啊,该干活了。”特蕾西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迷乱,摇了摇头,试图将那些情感抛出脑海,她拉上了口罩,从衣兜中拿出了小巧的遥控器,操纵几下,数个机器人从一堆物件中站起。她降下了护目镜,和瓦尔莱塔吻别后目送着她回到天花板,手中紧握着那卷图纸;身后跟着那几个机器人,前往库特的工作室。

        “Time for work,Trac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