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调

12.8万浏览    215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08 08:57
高锰酸钾ZA

p1-6是多cp一路下去的,tag注意避雷
p7是至今将我挽留在第五坑的三对cp,如果雷这三对还是别关我比较好(尤其坎罗)
p8-10
是我喜欢的友情向组合!

p1-6是多cp一路下去的,tag注意避雷
p7是至今将我挽留在第五坑的三对cp,如果雷这三对还是别关我比较好(尤其坎罗)
p8-10
是我喜欢的友情向组合!

连翘花举
【第五人格MMD】RomeoC...

【第五人格MMD】Romeo&Cinderella【勘杂/空调】

  av69561135

没错,还是我

*cp为勘杂和空调啦,注意避雷

但是其实本质只是四个靓男靓女一起跳个舞(?)

【第五人格MMD】Romeo&Cinderella【勘杂/空调】

  av69561135

没错,还是我

*cp为勘杂和空调啦,注意避雷

但是其实本质只是四个靓男靓女一起跳个舞(?)

冰锦

假如你是TA的孩子

假如你被绑架了

作:在写文之前,我们先向绑匪致敬!绑匪命真的很大!

佣杰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杰克:哦,你等着

十分钟后

绑匪:哎小妹妹,看来你父母不要你了。

你(嘚瑟):爸,捅吧。

绑匪:啥,什…哎啊啊啊!

奈布(踩在绑匪身上):谁给你的勇气绑架我女儿的?

庄侦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庄园主:地点在哪?

绑匪:xx市xx镇xxx楼x号房

侦探:先让我和女儿说句话

绑匪:快点

侦探(小声):小心点,等会儿那要爆炸

你:什…什么?爆…哦明白了。

15分钟后

绑匪:怎么还没来?

你:很快就来了(๑˙ー˙...

假如你被绑架了

作:在写文之前,我们先向绑匪致敬!绑匪命真的很大!

佣杰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杰克:哦,你等着

十分钟后

绑匪:哎小妹妹,看来你父母不要你了。

你(嘚瑟):爸,捅吧。

绑匪:啥,什…哎啊啊啊!

奈布(踩在绑匪身上):谁给你的勇气绑架我女儿的?

庄侦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庄园主:地点在哪?

绑匪:xx市xx镇xxx楼x号房

侦探:先让我和女儿说句话

绑匪:快点

侦探(小声):小心点,等会儿那要爆炸

你:什…什么?爆…哦明白了。

15分钟后

绑匪:怎么还没来?

你:很快就来了(๑˙ー˙๑)

绑匪:哼,是他们不要你了吧?等等炸弹!靠啊啊啊!

庄园主:呵。

蝶盲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海伦娜:先生,我劝你从善。

绑匪:少废话,快拿钱来。哎!这什么鬼!哎啊啊啊!

你: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寻死呢?

美智子:要埋了吗?

你:我看不用了(´゚ω゚`)

遗照

绑匪:你家孩子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卡尔:等几分钟先,先生。

6分钟后

绑匪:来了啊,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卡尔:动手吧,约瑟夫

绑匪:哎啊啊啊!

你:爸!妈!(。ò ∀ ó。)

卡尔:你和你爸回去先,我入个殓。

你:好。你真得改改这病了,妈。

咎安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范无咎:吾女身旁可否有把黑白色的伞?

绑匪:嗯。

范无咎:请打开它。

绑匪:开了。哎?这小姑娘怎么变高了?

谢必安〔打向绑匪的头〕:先生,吾是您绑架的人的母亲哦(๑˙ー˙๑)

绑匪〔最后一口气〕:这年头做个绑匪都不容易(┯_┯)……

安咎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

谢必安:敢问绑匪先生大名是什么?年龄是多少?何时出生?

绑匪:我叫xx,xx岁x月x日出生。哎,手机怎么掉了?(゚o゚;

范无咎〔微笑〕:先生,吾带您去地府好吗?(内心:为什么必安兄要吾这么客气啊!真想让他下十八层!)

绑匪:我…我已经死了?

空调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玛尔塔:你别小看她,兄di(눈_눈)

绑匪:切,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能有多大威力?

你:你!!!!

〈砰!〉

绑匪(最后一口气):你……怎么…会……打枪!

微拉:她爸可是个军人!所以她8岁左右就会了。一个女孩子学调香不好吗?学什么打枪?

  欺诈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

瑟维:不就二十万吗,我手机转给你。

绑匪:这次这么快(≧∇≦)

被放了之后

你:妈你晚上偷他家的时候记得叫我。

克利切:好。

第二天

绑匪:靠!老子那二十万和银行卡呢?(┯_┯)

黄占

绑匪:你女儿在我手上,交二十万出来,不然撕票!

伊莱:先生,活在世上不好吗?

绑匪:什么?呃…啊啊啊!

黄衣之主:这些年的年轻人啊……

冰锦

假如你是TA的孩子

假如你语文考差了

佣杰

你〔忐忑不安〕:我回来了。

奈布:你怎么了?

你:爸,内个……我语文考试考差了,59.5分……

奈布〔小声〕:没事,只要不让你妈知道就好。他很重视成绩的。

杰克:哎,你和女儿聊啥呢?

奈布:没啥……(´゚ω゚`)

庄侦

你:我回来了……(눈_눈)

庄园主:女儿,你怎么了?

你:语文考差了,59.5分

侦探:哈?这么差(●—●)

庄园主:不就差0.5分就及格了嘛(´゚ω゚`)别生气(*`・з・)ムッ

侦探:女儿你作文扣了多少分?

你:0.5分

侦探:那好,没什么事了。出去吃饭好不好?

你:好(。ò ∀...

假如你语文考差了

佣杰

你〔忐忑不安〕:我回来了。

奈布:你怎么了?

你:爸,内个……我语文考试考差了,59.5分……

奈布〔小声〕:没事,只要不让你妈知道就好。他很重视成绩的。

杰克:哎,你和女儿聊啥呢?

奈布:没啥……(´゚ω゚`)

庄侦

你:我回来了……(눈_눈)

庄园主:女儿,你怎么了?

你:语文考差了,59.5分

侦探:哈?这么差(●—●)

庄园主:不就差0.5分就及格了嘛(´゚ω゚`)别生气(*`・з・)ムッ

侦探:女儿你作文扣了多少分?

你:0.5分

侦探:那好,没什么事了。出去吃饭好不好?

你:好(。ò ∀ ó。)

庄园主:原来媳妇小侦探这么注意作文分。

欺诈

你〔超开森〕:爸!妈!我考了59.5分!

克利切:不愧是克利切的孩子,就快及格了!

瑟维:那咱们去吃大餐好不好!

克利切&你:好!

安咎

作:你觉得他们的孩子有可能不及格的吗?

咎安

作:同上(懒得写)

黄占

你:妈……

伊莱: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不愧是先知。妈,汝帮吾保密好不好,要不然吾会死的。

伊莱:我已经告诉吾主了(๑˙ー˙๑)

黄一只猪黄衣之主:女儿,汝过来。

你:粑粑,吾错了(┯_┯)

遗照

约瑟夫:女儿,你回来了呀。今天考试多少分?

你:爸,你能把妈叫来吗?

约瑟夫:你妈去买皮肤了

你:爸,榴莲壳呢?

约瑟夫:考差了?

你:嗯

约瑟夫:厨房柜子里,自己找。

你〔好羡慕隔壁欺诈〕

空调

你:爸!妈!我回来了!

你:爸!妈!老资这次语文考 了59.5!

微拉:很差哎(๑˙一˙๑)

玛尔塔:哎呀,很好呀。再说,武功好就行了!女儿,星期六咱去练枪!

你〔开森〕:好!

微拉〔叹气〕:哎

蝶盲

你:爸…妈…我语文考试只考了59.5分(눈_눈)

美智子:哦,下次努力吧。

海伦娜:嗯

你:好(๑˙ー˙๑)

冰锦

假如你是TA的孩子

假如你想和父母一起睡

佣杰

你:爸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杰克:可以啊,你睡中间。

奈布:老子不同意!闺女,你已经长大了,该自己睡。别打扰我和你妈的性♂福生活。

你:好,我这就回去睡(´゚ω゚`)!

园医

你:爸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艾米丽:我看没问题。

艾玛:行,听天使的。

欺诈

你:爸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克利切(开心):可以呀。(内心:嘻嘻,这样瑟维那个老神棍就不能上克利切啦!)

瑟维:自己睡的话我给你500元

你:爸,你可要说到做到啊!

瑟维:嗯

空调

你:老爸老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玛尔塔(举枪):闺女,老娘再给你一次重织语言的机...

假如你想和父母一起睡

佣杰

你:爸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杰克:可以啊,你睡中间。

奈布:老子不同意!闺女,你已经长大了,该自己睡。别打扰我和你妈的性♂福生活。

你:好,我这就回去睡(´゚ω゚`)!

园医

你:爸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艾米丽:我看没问题。

艾玛:行,听天使的。

欺诈

你:爸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克利切(开心):可以呀。(内心:嘻嘻,这样瑟维那个老神棍就不能上克利切啦!)

瑟维:自己睡的话我给你500元

你:爸,你可要说到做到啊!

瑟维:嗯

空调

你:老爸老妈!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玛尔塔(举枪):闺女,老娘再给你一次重织语言的机会ヽ(‘⌒´メ)ノ

你(荒张):我……我自己睡

遗照

你(声音越来越小):妈,我…我想和你一起睡……

卡尔:怎么了?

你:没……没什么,我先回去睡了。爸你把刀放下先吧。

黄占

你:妈,吾……

伊莱:闺女,我早就知道了。你就回去睡吧,别作死,我看着不忍心啊。但又阻止不了

你:嗯

蝶盲

你:妈,我想和你一起睡。

海伦娜:可以吖

你(忐忑不安):还是算了……

美智子(收起般若):这才乖嘛

听月🌔(查无此人)

【多cp向】一句话虐cp

#cp:蝶盲,空调,红夫人&调酒师,杂技演员&爱哭鬼,欺诈组

#硬核tag,别笑

#包含部分未来的文章剧透

#那么,开始吧?

【蝶盲】: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也是最后一次。

【空调】:葬在这里的空军,是谁来着?

【红夫人&调酒师】:今年你也不会来与我共饮一杯了吗?

【杂技演员&爱哭鬼】:乖,笑一个,别哭啊……

【欺诈组】:别再骗我了,他一定还活着,一定的……

#cp:蝶盲,空调,红夫人&调酒师,杂技演员&爱哭鬼,欺诈组

#硬核tag,别笑

#包含部分未来的文章剧透

#那么,开始吧?

【蝶盲】: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也是最后一次。

【空调】:葬在这里的空军,是谁来着?

【红夫人&调酒师】:今年你也不会来与我共饮一杯了吗?

【杂技演员&爱哭鬼】:乖,笑一个,别哭啊……

【欺诈组】:别再骗我了,他一定还活着,一定的……

—人妖—

中秋

杰佣

“小先生~你过来一下。”杰克向奈布眨了眨眼。

“噶麻”奈布表示,不想动,昨天晚上杰克做的事情太痛了,现在某个地方痛。可还是嫌弃的走了过来。

杰克微微一笑,“小先生,先闭上眼睛。”

“你的怎么那么烦的呀!”奈布乖乖的闭上眼睛,可还是吐槽了杰克。

杰克咬了一口月饼,把一旁的奈布拉了过来,吻上,奈布表示自己快缺氧了,松开的时候,两人之间还拉出一条细丝。奈布红着脸把杰克推开,并开了护腕,直接跑走。杰克看着弹走的奈布,笑着说

“中秋节快乐,我的小先生。”


园医

“天使,你知道吗,今天是中秋节哟~”艾玛一脸快乐的看着艾米丽。

“嗯,我当然知道了。”艾米丽笑着说。

“来,尝...

杰佣

“小先生~你过来一下。”杰克向奈布眨了眨眼。

“噶麻”奈布表示,不想动,昨天晚上杰克做的事情太痛了,现在某个地方痛。可还是嫌弃的走了过来。

杰克微微一笑,“小先生,先闭上眼睛。”

“你的怎么那么烦的呀!”奈布乖乖的闭上眼睛,可还是吐槽了杰克。

杰克咬了一口月饼,把一旁的奈布拉了过来,吻上,奈布表示自己快缺氧了,松开的时候,两人之间还拉出一条细丝。奈布红着脸把杰克推开,并开了护腕,直接跑走。杰克看着弹走的奈布,笑着说

“中秋节快乐,我的小先生。”



园医

“天使,你知道吗,今天是中秋节哟~”艾玛一脸快乐的看着艾米丽。

“嗯,我当然知道了。”艾米丽笑着说。

“来,尝尝我做的月饼,天使,我来喂你。”艾玛兴奋的拿出自己做的月饼,并把月饼放到了自己嘴里。

“唉???艾玛?”艾米丽瞬间变得脸红。

“来呀,天使~”艾玛一脸坏笑。

“唔…”艾米丽最后还是吃了下去。

艾玛撩了一下艾米丽的头发,笑着看着她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中秋节快乐”


冲撞

“威廉!你给老子过来!”裘克向卧室里面的威廉叫了一声。

“什么事?你个疯子!”威廉不满的从卧室里出来,并向裘克竖起了中指。

“你有本事就过来呀!”裘克向威廉吼道。

“那我过来了!”威廉抱起橄榄球,就向裘克撞去。

裘克直接抱住威廉,并吻住他。

“丑爷我,祝你中秋节快乐。”



遗照

“小美人,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约瑟夫笑着看向卡尔。

“不知道。”卡尔看向约瑟夫,却对上一双蓝色的眼睛,直接把头低下去,可耳尖的微红还是出卖了他。

“今天是中秋节哟,小美人,我想要奖励~”约瑟夫继续笑着说。

“你想要什么?”卡尔的脸以经红透了。

“亲我。”约瑟夫坏坏的一笑。

“好…吧…你先把头低下来一点。”卡尔害羞着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越是说,声音就越小。可还是被约瑟夫听到了。

“小美人~我低下头了哦” 约瑟夫的内心高兴的像一个两百斤孩子,可还是装高冷。

“啾”卡尔亲完之后,立马又把头低了下来。

“小美人真乖,这是给你的奖励。”约瑟夫笑着给了卡尔一盒月饼。

“小美人,中秋节快乐。”


黄占

“汝过来。”哈斯塔指了指伊莱。

“吾主叫我有何事?”伊莱解开了布条,并向哈斯塔行了一个礼。

“汝可知今日是何日?”哈斯塔笑着问道

“吾主,今日是中秋。”伊莱闭上了眼睛,想了一下,随后又睁开眼睛回答了哈斯塔。

“中秋节快乐,伊莱。”


蝶盲

“海伦娜~”美智子快乐的从海伦娜身后冒了出来。

“什么事,美智子小姐?”海伦娜笑着问道。

“来尝尝妾身做的月饼吧。”美智子笑着看着海伦娜。

“妾身来喂你吧。”美智子拿出一个月饼,喂给了海伦娜。

“谢谢你,美智子小姐。”海伦娜凭声音辨认红蝶在哪里,并嘲美智子的方向“看”了过来。

“中秋节快乐,海伦娜小姐。”


空调

“喂,玛尔塔,你都不理我了!”薇拉不高兴的说。

“哦?”玛尔塔下意识吻住了薇拉的嘴。

“想要就直说~”玛尔塔说完,摸了摸薇拉的头,并从后面拿出月饼。

“嗯……”薇拉脸红的低下头。

“中秋节快乐,薇拉。”


黑白

“无咎…我想你了…”谢必安抱着一把伞,哭了起来。

是啊,有花不见叶,有叶不见花。

“哥,你别哭了。”范无咎突然从背后抱住了谢必安。

“无咎?”谢必安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哥,这是我做的月饼,你先吃。”范无咎从桌子上拿出了一个月饼,放进了谢必安的嘴巴里。

“哥,好吃吗?”范无咎小心翼翼的问。

“无咎做的都好吃。”谢必安擦了擦嘴角,笑着对范无咎说。

“那么哥,我喜欢你。”范无咎一脸认真的说,说完,便低下了头。

“无咎你…是认真的吗?”谢必安脸红的像一个苹果。

“是的。”范无咎抬起头,对谢必安在一次说道。

谢必安笑着摸了摸范无咎的头“其实我也喜欢无咎的呢。”

范无咎高兴的抬起头,吻上了谢必安的嘴。

“哥,中秋节快乐。”


皎皎天上月,

圆圆中秋节;

脉脉星河稀,

款款逢佳期;

个个月饼香,

片片桂花芳;

依依思念至,

遥遥祝福来

——陌生人,中秋快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这都过去哪么久了,我还写干嘛!


我想要粉丝…

可以吗…

算了…

也没人会关我…



想名字好麻烦啊

Trouble maker

没有视频只能自己摸个鱼乱嗨_(:з」∠)_

Trouble maker

没有视频只能自己摸个鱼乱嗨_(:з」∠)_

只会画线稿的舔线宝宝
香香和空姐的和服哟(///▽/...

香香和空姐的和服哟(///▽///)

空调🔒死!

(上色随缘)

香香和空姐的和服哟(///▽///)

空调🔒死!

(上色随缘)

桃猜粉太轻

忘忧之香(#空调组#)

加了点私设。

攻受无差,只是叫空调习惯了。

cp带了点私心,内容不是很多但还是避免踩雷打个tap,占tap致歉。

手癌肯定有,ooc肯定也有,文笔也垃圾,能得到你的认可是我的荣幸。

全文2千的样子。




玛尔塔小姐的梦是被晨曦剪断的。

强迫她起来的是军人的生物钟。

但起来也没有什么事,毕竟连她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以及……

玛尔塔张开手掌,掌心的纸条的墨迹被汗濡湿,早就看不清什么字了。

明明昨晚还将她名字默念。

可惜了。可能是她记忆出了问题吧,可能只是个路过的路人?

为什么如此怀恋的感觉。

以及……

丢了什么东西吗?

那个…是什么啊……

再努力回忆,也只是空白,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算了,看着桌子上不知道谁留下的钱发了会呆...

加了点私设。

攻受无差,只是叫空调习惯了。

cp带了点私心,内容不是很多但还是避免踩雷打个tap,占tap致歉。

手癌肯定有,ooc肯定也有,文笔也垃圾,能得到你的认可是我的荣幸。

全文2千的样子。






玛尔塔小姐的梦是被晨曦剪断的。

强迫她起来的是军人的生物钟。

但起来也没有什么事,毕竟连她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以及……

玛尔塔张开手掌,掌心的纸条的墨迹被汗濡湿,早就看不清什么字了。

明明昨晚还将她名字默念。

可惜了。可能是她记忆出了问题吧,可能只是个路过的路人?

为什么如此怀恋的感觉。

以及……

丢了什么东西吗?

那个…是什么啊……

再努力回忆,也只是空白,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算了,看着桌子上不知道谁留下的钱发了会呆。

是她自己留下的还是父母留下的?不重要了。

出门买点东西充饥。她小声嘀咕着打开门,刚好遇到邻居回来了。

“中午好玛尔塔小姐。”那人家看见她,笑容可掬的问了句好。

“中午好小姐。”她颔首回应,含糊带过了那人名字。

那人笑起来像银铃一样,俏皮中竟显可爱。

擦肩而过时注意到那人眼间有一泪痣。

好…好眼熟…

是邻居的话,记得也很正常吧。

只是感觉有一点…

不觉得间走到楼下小卖部。

“早上好啊玛尔塔小姐。”

“早上…等会,现在是早上吗?”

“是啊,我爸才刚出门,你是来拿那个的嘛?”

玛尔塔完全不记得什么东西,但还是愣愣的答应了。

“啊,拜托等一下。”说着那人转身走入里房。

玛尔塔盯着墙上的营业执照,名字上是里奥。

应该就是面前小姐的父亲了吧,只是有点诧异,对这个名字又熟悉又同情,却又从心底涌上排斥。

身旁的一切都这么熟悉,却又这么陌生。

仿佛从未来过的地方,却是好像自己一直待的,仿佛很熟的人,却好像也不是那么…

本来应该很乱的脑子里却也是一片空白。

“玛尔塔小姐?”年幼的“掌柜”从里屋出来,手里拿的物品却让她有些吃惊。

那一把枪,是口径26.5cm的标准型。

熟悉的感觉令她难受起来。

像是见到一个老朋友,不,准确来说是去世的老朋友。

潮湿的空气,混乱的一切。

忽然暗香浮动,眼前模糊起来,只有一片红。

血色笼罩中,有出现了谁的身影,以及熟悉的话语。

“压好密码机了!”

“暂停破译,我去救人!”

如此没有逻辑、不连续而且意义不明确的话,忽然出现在在她脑中,以及……

一个荆棘缠绕,被绑在椅子上人。

一个身形近两米、戴着面具,仿佛只有骨架的男人。

有人在喊她。回忆还是现实?分不清了。

凌乱中,遗失了谁的脸?

紫色的衣服。

对那个人是紫色的衣服。

想看见更多,突然头痛欲裂。

想、想……

我…






玛尔塔小姐的梦是被清风扰乱的。

如往常一样,不知自己姓名,不知一切。

或许孤独之人不该执着。

算了,不能为此放弃明天。

仿佛看过许多事件重叠交错,却又什么仿佛没有经历过。

只是…

那个女孩到底是谁?

桌上有零钱。

她仿佛被时间遗弃。

玛尔塔是个军人,军人向来讲究流血不流泪,可心中的孤独,彷徨,茫然,该如何发泄啊?

如出一辙的,日复一日的。

连理智都被残缺。

镜子中的……又是谁啊?

突然门被敲响。

玛尔塔开门,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孩,眼角有一颗泪痣。

“玛尔塔小姐,早上好,今天我看你比平时都晚一点,是出了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

“那就好,有点担心你。”

玛尔塔含糊的答应着。

那人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她才想起原来这人和她是邻居。

打算下楼买点东西充饥的玛尔塔在楼梯口遇见了又一张熟悉的面孔——即使半边脸被口罩遮挡,长发简单挽在身后垂在肩,戴着慵懒的气焰。

军人会时时刻刻保持礼貌,她上前同那人道了句早上好。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她,眼里流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

一种无法用她语言形容尽的表情。

那人小声的回了句,早上好。然后飞快溜走了。

玛尔塔有些愣,却又仿佛对这种习惯了。

又是这种奇怪的熟悉。

“玛尔塔小姐,晨安,请允许我为卡尔道个歉,他并非无礼只是不善交际。”

玛尔塔发呆被面前人打断,然后想起连忙解释说自己不介意。

同样长发,面前人呈现一种贵族气质,优雅的不像话。

“对了,玛尔塔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东西?”

“不瞒你说我忘了好多东西。”

“对了,玛尔塔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东西?”

“嗯?是啊?怎么了?”

为什么又问了一遍?

“啊,昨天你落在庄园了。”

“哪?”

没有回答了,但面前人从口袋掏出一把枪来。

绯红再次笼罩。

却又没想象中的铁锈味,只有一种奇异的香。

仿佛又听到机械般广播声音。

“空军逃脱,佣兵逃脱,机械师逃脱,*#&*#迷失。”

后面的名字被模糊化。

这个世界啊…

该如何逃离?

欢声笑语,烦杂人群,人来人往。

有什么声音好像在喊她,可她却早已听不清了。

她驻足在人群,却也失去方向。

那人…

那人是…

那人…

玛尔塔等待的是谁啊。

人人都知道,但没有应答,也不可能会有回答。

何等悲痛。又是何等幸福。





玛尔塔小姐的梦是被雾霭朦胧的。

今日比平时都要晚啊。

玛尔塔望着天嘀咕着。

日历上标注着重要日子。

什么重要日子会让她标注到日历上?她是真想不出来。

而且从小起来后,头一直都是痛的。

她觉得自己有去重新认识一下那群人的必要了。

她一个个去跟他们打招呼。

那些人并没有露出奇异表情,还热情的欢迎着她。

细心的记着每个人名字。

除了…

除了…

有一个人一直没有遇到。

她记得还有一个人,却不记得哪人什么样或叫什么。

但她记得她真实存在过。

她开口问,没有人回答。

而且她发现,只有问固定的问题才会有人回答。

但开口却不知道问什么。

突然间感觉到很无力。

这残缺的记忆。

这破损的身体。

仿佛…

闻到了奇异的香。

是曼陀罗的芬芳?又像极了罂粟。




微薄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也听的清清楚楚。

但过一会儿,连微薄的呼吸也没有了。

她死了。

死在一个安静的夜里,死在自己的梦里。

还有暗香浮动。

那是天堂的芬芳。





调香师和空军成为一对情侣,这是众所周知的。

调香有个梦想,她想要研发真正的忘忧之香。

空军其实决定跟她在一起时有多难她看的出来,空军是有过男友的人。

或许带了点私心吧。

不过她确实完成,很完美的香。

可是让空军失忆之前,起码得帮她完成一下她的梦想——造一架飞机,这也是她一生的遗憾及悲痛。

由机械师帮助飞机完成了。

但目前还不能确认是不是安全。

调香师说,她想第一个坐上去。

空军需要做的事是一看到异样就开信号枪。

同样的事情,可怜的玛尔塔又失误了。

这次她枪开了,但晚了零点几秒。

调香师死了。

又一次。

深深的悲痛围绕着她,玛尔塔受不了了。

她喝忘忧之香。

她清楚这是致命的。

她陷入自己的虚拟世界。

仿佛幻影都在求她安眠。

但梦还是醒了。

对了,那天…

重要日子好像是薇拉生日,玛尔塔还特意提前两月准备了好多礼物。

可惜了啊。

玛尔塔小姐的梦被香蛊惑了。

她永远不会醒了。


言繆i

(空调)捆绑play

之前莫名其妙被屏蔽重发一遍吧,真的困辽,也没时间逼逼。总之群里活动文~(这么好的群不加?)

链接评论走起

之前莫名其妙被屏蔽重发一遍吧,真的困辽,也没时间逼逼。总之群里活动文~(这么好的群不加?)

链接评论走起

简。

情话一记(二)

血蝶


“吾将随水镜逝去,你可愿意随我一起”

“般若化骨为君舞,此生柔情伴夫人”


咎安


“大雨已将我们分开一次,大哥若觉得愧疚,就用余生来还吧♥︎”

“吾愿为你执伞,无咎可否与吾永生并肩?”


空调


“为你展尽芳华,忆中只你一人”

“为你卸下枪甲,为你蛮抗天下”


杂勘


“在星星糖里偷偷加入与你的甜蜜”

“在星象仪里满满抒写与你的记忆”


血蝶


“吾将随水镜逝去,你可愿意随我一起”

“般若化骨为君舞,此生柔情伴夫人”


咎安


“大雨已将我们分开一次,大哥若觉得愧疚,就用余生来还吧♥︎”

“吾愿为你执伞,无咎可否与吾永生并肩?”


空调


“为你展尽芳华,忆中只你一人”

“为你卸下枪甲,为你蛮抗天下”


杂勘


“在星星糖里偷偷加入与你的甜蜜”

“在星象仪里满满抒写与你的记忆”


团团叽叽团

₍₍Ϡ(੭•̀ω•́)੭✧⃛美图秀秀我好想吹爆!爱炸空调!

₍₍Ϡ(੭•̀ω•́)੭✧⃛美图秀秀我好想吹爆!爱炸空调!

だるい猫

园丁日记qwq
谁告诉你佛系就可以乱拆椅的?
看到小园丁乱拆椅就放弃佛系的蝶蝶一只认领中qwq
我总觉得我的画很美好但我就是很非😂
园丁的兰闺惊梦,医生往昔,红蝶白无垢,空军琼楼遗恨,调香今夜不再都雨我无瓜QAQ
画图不易求支持😘😘😘

园丁日记qwq
谁告诉你佛系就可以乱拆椅的?
看到小园丁乱拆椅就放弃佛系的蝶蝶一只认领中qwq
我总觉得我的画很美好但我就是很非😂
园丁的兰闺惊梦,医生往昔,红蝶白无垢,空军琼楼遗恨,调香今夜不再都雨我无瓜QAQ
画图不易求支持😘😘😘

羽芷敲爱伊索鸭

【第五人格】情人节小甜饼QwQ(8)

        _________烘焙组______        

此时烘焙组的各位都很头疼。       

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头绪。       

杰克更是头都快愁秃了【你不本来就秃嘛】为什么他一个男人要在一群女士里面当个烘焙师

难不成是因为他太帅了而且还会做甜品?   ...

        _________烘焙组______        

此时烘焙组的各位都很头疼。       

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头绪。       

杰克更是头都快愁秃了【你不本来就秃嘛】为什么他一个男人要在一群女士里面当个烘焙师

难不成是因为他太帅了而且还会做甜品?         

此时一个伪绅士默默自恋并掐了自己一下。       

“我想我可以做一点家乡的点心。”红蝶揉了揉眉心,“既然是要我们随意发挥,那做什么应该都可以吧。”       

“美智子小姐你会做什么?”特蕾西无聊的摆弄着她的遥控器。   

“嗯……樱花慕斯,樱花布丁,樱花系列的甜品我都会做呢……”红蝶坐在桌子旁边,撑着脑袋说,“还有其他的甜品,家乡的我都会呢。突然有点想念家乡了啊。”

“美智子小姐会做那么多甜品啊……我只会做面包呢,”海伦娜惊讶的说“面包还是当初我自己学的呢”      

“海伦娜酱想学嘛?”红蝶转头望向海伦娜,问道。      

   “当然想,我想做给美智子小姐尝尝呢。。。”海伦娜认真的回答“虽然是美智子小姐你教我的。。”      

“我也想学!我想做给玛尔塔尝尝……”薇拉纠结了一会儿,也插了一句“她天天救人背锅一定很累啦,我想让她也尝尝这些甜品。”      

“啧啧啧,薇拉啊,我早就看出来你跟玛尔塔有猫腻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连庄园记性最差的薇拉都要脱单了~玛格丽莎什么时候才能脱单呢?”特蕾西轻笑,继续摆弄她的遥控器,另一只手撑着头,百无聊赖的样子。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个羸弱怪竟然是第一个脱单的。”薇拉不满回了一句。      

“哼~那时因为我人缘好~这才能认识瓦尔莱塔呢~”特蕾西摇摇头,继续摆弄她的遥控器,这个遥控器还是瓦尔莱塔和她一起做的呢。       

“好啦,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该做什么东西才对。”海伦娜看不下去了,搞得跟她没脱单似的。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沙雕而跟你们显得格格不入~格格不入~”杰克哼着不知道由什么歌改编的歌词,另一只手放在那本甜品书上,“所以,各位小姐们,到底要做什么呢?”       

“我们先做布丁吧,我记得厨房里有吉利丁粉和食用色素,白糖也有,可以直接做没有食物夹杂的纯净布丁”红蝶从椅子上起来,转身去找“哦,看到没?就在桌子上”       

“是这个嘛?”海伦娜带上眼镜,隐约看见桌上这个袋子上写着“Gelatine ”认出是吉利丁粉,拿起袋子问红蝶。

“哦,亲爱的,真棒,我刚刚还想拿呢~”红蝶走向海伦娜,轻轻地在海伦娜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我的小天使~现在,可以拿上旁边的食用色素和白糖,和我一起去做布丁嘛?”        

海伦娜脸色微红:“嗯,可是我不会做,美智子小姐教我吧~”      

“好呢~”红蝶牵起海伦娜,带她去了厨房的内厅。      

“诶呀~好甜的狗粮。”薇拉看着这一幕,转过头去问特蕾西,“她们这么撒狗粮真的好吗?”       

“你不是早就习惯了嘛?”特蕾西表示已经免疫这些狗粮了,并且她和瓦尔莱塔在一起的时候撒的狗粮经常被单身狗们竖中指。

  “。。。。。。”我们的秃头杰克先生在一旁听的无言以对。        

他和他家可爱的奈布在一起的时候撒的狗粮貌似更多。

“啊-啊欠”突然,杰克感到一阵冷风袭来,于是他华丽丽的打了一个喷嚏,并且手一抖把盘子打碎了。       

“哦,缇娜,杰克先生怎么打喷嚏了?”薇拉正无聊的时候,突然听到杰克打了个喷嚏,转头学着艾米丽前几天搞怪的语气,调侃道,“我猜,是你的小奈布在想你~”       

“我不信,他才不会想我。前天游戏里面想调戏他带了个失常,结果他愣是一个下午都不理我,”杰克随口回道,“我不就带了个失常嘛,为什么一个下午都不理我……”       

看来这位大猪蹄子还是没有非常了解自家的小娇妻。      

“好吧,我突然想起前几天玛尔塔跟我说,那局游戏奈布快被你逼疯了,好不容易修的差不多,结果又被你一个失常……”特蕾西听着他们讨论,也回了一句,“仍然记得上次约瑟夫的相机回退和失常调戏卡尔的时候,旁边跟卡尔一起修机的奈布突然吼了一句……”     

“挨老子可以,莫挨电机!”薇拉又学着奈布的语气,接上这句话。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特蕾西本来笑点就低,听见薇拉的这句话,更加笑的肚子疼。      

“小姐们,别笑了,我们得抓紧时间做甜品了。”杰克实在不好意思了,勉强转移话题说,“我们得先做点蛋糕,我估计他们马上就会买一些水果回来了,在此之前,蛋糕是必须要出炉了”       

“嗯,确实应该开始做蛋糕了,话说,薇拉,你还学不学做布丁了?”红蝶站在厨房内间门口,手中拿着一包面粉,看来是早就出来了,并且还听了很久      

“好吧,现在我们要开始动手了。”薇拉点头同意,“所以,蛋糕怎么做?”       

“。。。。。。”

随着薇拉这一句说出来,空气突然变安静,有些可怕。       

“诶,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薇拉感觉到气氛的变化,有些奇怪的说。       

“薇拉,你说吧,你会做什么点心?”特蕾西扶额,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没有烘焙基础么?       

“我。。。我好像只会做饼干emmmm”薇拉有些尴尬,摸了摸脸。      

“行吧,饼干也行,不过厨房里还有面粉么?”杰克问道        

“貌似没有了呢。。。”红蝶接上话,“还得等宿伞先生他们回来才行,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买到面粉”        

“美智子小姐,他们回来了,面粉也买了。”海伦娜从内间出来,突然回道,“他们在群里问我们,厨房在哪。”        

 “呃。”红蝶扶额,“娜娜你回信息,就说女监管者宿舍出门右转,大礼堂后厨。”        

“嗯呐。”海伦娜发着消息:大礼堂后厨。       

 过了一会,敲门声传来,特蕾西放下手中的盘子,拿旁边的餐巾纸擦了擦手,这才前去开门。

“嗨!你们在做什么?怎么这么香?”开门一看,是宿伞之魂两位先生。   

“我们在准备甜点。”特蕾西开门之后就退回了餐桌,继续搅拌她的面糊。

  “我很期待呢。”谢必安笑着,从弟弟手里接过了那一袋面粉,随后朝身后喊了一声,“奈布!你们的水果能拿过来吗?还有小麦粉,这里留一部分,剩下的能拜托威廉送到里奥他们那里吗?”     

 “没问题!”是威廉的声音。       

见威廉答应,谢必安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面粉和小麦粉放到了桌上,随后,招呼奈布也把手中提着的水果放到桌上。       

“东西送到了,我们两个就先去看看里奥他们怎么样了。加油哦~”谢必安拉着范无咎,向糕点师们道了个别,随后直接去到了餐厅的后厨。

“好嘞!一定不让你们失望。”特蕾西听到这话,笑着回道。        

奈布见宿伞二人离开,心下也打算跟着去礼堂帮忙准备场景材料,却在转身的一瞬间被杰克叫住了。       

“奈布,来帮忙吗?”杰克的语气似乎是在争取意见,但奈布却是知道,他是想要和他待在一起了。      

每天晚上折腾他还不够吗?奈布腹诽,随后撇了撇嘴,“来了。”





我???鸽子精出山了,请把我烤了

n久以前的坑哦妈妈

国庆说啥也得更一篇不是(?)

琅婳三沅💖

成全

        “玛尔塔!”

        女子晃动着酒杯的手忽然一顿,耳边忽然想起了许久未曾听见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地怀疑,是不是微醺之后的幻听。


        “好久不见了,玛尔塔。”

        确定不是幻听,玛尔塔放下酒杯,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着正装的男子站在她面前,脸上带着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

        “确实好久不见了,萨贝达。”男子一瞬间僵硬了一下,无奈...

        “玛尔塔!”

        女子晃动着酒杯的手忽然一顿,耳边忽然想起了许久未曾听见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地怀疑,是不是微醺之后的幻听。


        “好久不见了,玛尔塔。”

        确定不是幻听,玛尔塔放下酒杯,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着正装的男子站在她面前,脸上带着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

        “确实好久不见了,萨贝达。”男子一瞬间僵硬了一下,无奈道:“玛尔塔,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原谅?你又没做错什么,我又该原谅什么呢?”玛尔塔重新拿起她摇晃的红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眯着眼,似是享受,似是怀念。“我们同进一个队伍,一起出生入死,一起共享喜乐哀伤,没有爱情也有友情吧?一直以来,队友们起哄,你没有反驳,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的,所以我也尝试着去喜欢你。毕竟,比起做一个花瓶接受家里的相亲,不如在战场上找一个一起挥洒热血、志同道合的同伴。”玛尔塔抬起另一只手,微微示意,看着奈布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继续说道:“所以那时候的我,打开心扉,尝试去接受生活里多另一半的事实,和你聊我的梦想,你的愿望。了解之后发现,和你在一起过一辈子不是多么令人讨厌的事,家庭二字不会再成为我实现梦想的绊脚石,直到…我们救了她。”

        “对不起,玛尔塔,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的想法。海伦娜她是无辜的,她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一直是我…”奈布急切地说道,像是怕玛尔塔会伤害自己的妻子一样。

        “够了。”玛尔塔打断了他。看到这样的奈布,也许以前的玛尔塔会觉得他不可理喻,现在只觉得可笑。“当年的事,你没错,我没错,她更没错。我自始至终没有责怪过你们,放手只是想成全我们三个人。”玛尔塔忽然感觉脑袋有点眩晕,斜靠在椅子的扶手上,手里把玩着餐桌上摆放的餐具,一抬头,倒是看到了角落里不怎么想看到的人。回过头,好笑地看着奈布,努了努嘴,问道:“和她一起来的?”奈布无奈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嗯,带她出来散散心,倒是没想到会遇见你,毕竟当年你忽然就离开了这座城市,连一点音讯都没留下。”

        玛尔塔翻了个白眼,这人还真是个傻的,哪个女孩受了这种委屈还会留下来看他们恩爱的?当年自己究竟是怎么看上这个呆子的。

        “以前就不提了,其实我也可能误会了自己的感情,所以现在…”原本在无神望向远处的目光,忽然聚焦在来人身上,不知是什么取悦了她,玛尔塔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算了,就这样吧,回你的位置去吧。也就你这个心大的敢放她一个人在位置上,”帅气地挥了挥手,玛尔塔故意一脸嫌弃地说道。


        快去找你亲爱的,我的小可爱也快回来了。


        奈布叹了一口气,转身正准备离开。“萨贝达,”玛尔塔忽地叫住了他,挺直了身子,伸出了右手,“很高兴认识你。”奈布呆了一下,回过身,回握住她的手,笑着说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贝坦菲尔。”说完,便离开了。


        “朋友?”克洛伊边坐边问道。玛尔塔继续斜倚着椅背,回答道:“算是吧。不过以后应该不是了。”正欲拿起酒杯的手被人按住,一阵幽香随着那人的动作扑面而来,倒是稍稍清醒了一些,无奈地朝着对面的女孩儿笑道:“好了,我不喝就是了。服务员,买单。”


        “阿布,怎么去了这么久?”奈布的许久未归使得海伦娜看着有些不安。奈布在心中不停地自责,抚上那紧握盲杖的手,道歉安慰的话落在海伦娜的耳旁:“对不起,娜娜,遇见了一个朋友,多聊了两句,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没有安全感,”他俯身抱了抱海伦娜,继续说道:“下次会记得先跟你打声招呼,今天请先原谅我,好吗?”怀里的小人儿轻轻地应了一声,红扑扑的脸蛋看着让人想咬一口。奈布笑了笑,起身摸摸海伦娜的头,将她另一只手放入自己的臂弯中,带着她离开餐厅。

        走出门之前,奈布停了一下,回过头扫了一眼,像是在确认什么,摇了摇头,踏出了门。


        “走了,克洛伊。”

        “来了。”克洛伊收回瞪着奈布的视线,笑盈盈地走向不远处等着自己的玛尔塔。过去式就是过去式啦,现在只有自己一直在玛尔塔身边,真开心。为了把她绑在自己身边一辈子,接下来要努力拉手手,抱抱,亲亲,然后…克洛伊的思绪猛地一滞,下一秒却更快乐地靠在玛尔塔的手臂上。


        玛尔塔瞥了一眼正抓着自己手臂,半晌了还乐得跟个傻子似的克洛伊,无奈地笑了笑,还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要是她在自己身边一辈子,日子应该也不会很无趣吧。


       克洛伊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暖,笑着在玛尔塔耳边说道: “最喜欢你了,玛尔塔!”

        “…嗯…”

        傻瓜。







        ⊙________☉


        国庆节小甜文来一发

        感谢我最爱的娇娇

        新赛季加油鸭୧(๑•̀⌄•́๑)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