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香

45583浏览    397参与
裤子晚梦
最佳白色组合 原推@BONG(...

最佳白色组合

原推@BONG(@BOBONG)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B0B00NG/status/1183391134002733057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最佳白色组合

原推@BONG(@BOBONG)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B0B00NG/status/1183391134002733057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林绫

空调 / 间谍 11

(被杰克揭穿了身份,怎么收场?)

(ps:老杰最强,不接受反驳!!!)

(前章走合集~~)

玛尔塔皱起眉头,深深的川字印在眉间,一股更深的危机感袭来。

她的屋中透着淡淡的月光,薄纱的窗帘透着朦胧的月光,她轻轻揉了揉手中柔软的纸张,微微侧身,却是将那纸张塞入了口中。

纸边的锐利划得喉口生疼,玛尔塔表情却恢复了自然,她轻轻看着薄纱微微飘动的窗帘,走了过去。

劲风袭来,玛尔塔反身就是一个肘击,那人用手格挡,然后手刀向玛尔塔的后颈挥去。

“上校是要杀了我吗?”玛尔塔放开防御的姿态,突然淡淡的问出一句,风浮动打在后颈处,有些微冷。

她的后背渗出汗珠,却生生止住了反抗的冲动。

“你怎么知...

(被杰克揭穿了身份,怎么收场?)

(ps:老杰最强,不接受反驳!!!)

(前章走合集~~)

玛尔塔皱起眉头,深深的川字印在眉间,一股更深的危机感袭来。

她的屋中透着淡淡的月光,薄纱的窗帘透着朦胧的月光,她轻轻揉了揉手中柔软的纸张,微微侧身,却是将那纸张塞入了口中。

纸边的锐利划得喉口生疼,玛尔塔表情却恢复了自然,她轻轻看着薄纱微微飘动的窗帘,走了过去。

劲风袭来,玛尔塔反身就是一个肘击,那人用手格挡,然后手刀向玛尔塔的后颈挥去。

“上校是要杀了我吗?”玛尔塔放开防御的姿态,突然淡淡的问出一句,风浮动打在后颈处,有些微冷。

她的后背渗出汗珠,却生生止住了反抗的冲动。

“你怎么知道是我?”低哑的声音已经不复上校一惯的从容和冷静,有些焦躁的模样。

玛尔塔转身,看到杰克笔挺的军装上有一道深色的印记,她微微惊讶:“血迹?”

难怪刚刚房间里有一丝血腥味。

“奈布被杀了....”杰克说道:“杀手跟我交了手,他的能力并不弱。”

陈述的语气说着令人惊悚的事实,玛尔塔却又皱起了眉头:“你确定奈布中校死亡了?”

杰克看着她,面上闪过一丝不确定:“颈动脉破裂,心脏位置有一道穿透伤。”

“你验过?”玛尔塔继续问道。

杰克却摇头:“这是现场直观的情况。”他说完,指了指自己胸口上的深色痕迹:“杀手的武器是货真价实,否则我不会受伤。”

玛尔塔深吸一口气,突然抬头看着杰克:“那么我们再回去一次!”

杰克微愣:“回去?”

“去确认奈布的死亡!”玛尔塔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杰克问道。

“上校你从没有怀疑过吗?”玛尔塔问他,杰克没有接话。

欧利蒂丝庄园的房间都有个装潢精致的阳台,每个阳台间的距离不宽,一两米的样子,训练有素的士兵轻易的就能够跳跃过去。

两人循着奈布房间的位置,在漆黑的夜色中跨过两个阳台,来到了房间外。

淡淡的血腥气飘出,奈布的尸体就这么静静的躺着。

玛尔塔轻声跳下房间,刚准备打开卧室的落地窗门,杰克突然伸手按住她的肩膀,把人扯到了窗框的死角。

屋内有动静。

玛尔塔心里暗惊,一个高大的人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奈布的尸体被他粗暴的抗在肩头,那人有些嫌恶的抽了抽鼻子:“真难闻!”

转身的刹那,月光清晰的映出男人的面容。

威廉.....

那个早已死在自己房间的新兵,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乎乎的新兵蛋子。

玛尔塔的后背突然起了一身冷汗,那人的眼神透着一股锐利的光芒。

那绝不是新兵或者新手拥有的眼神。

被骗了.....玛尔塔和杰克的心境此刻怕都是一样的。

威廉扛着奈布,似乎是毫无察觉他们二人的藏身之所,向前走了两步,又退了回去,只是在开启似乎是暗门的机关时,突然低低笑了两声,阴沉的声音再没了半点天真新兵的模样:“好好享受这个死亡游戏吧,两位~~”

他说的是两位,但在杰克打开窗,想要探查的时候,房间已经空掉,只余留一地的鲜红,被月光照出一抹亮银色。

玛尔塔蹲下身,用手指沾染了粘稠的液体,放在鼻尖嗅了嗅,腥臭的味道里有一股淡淡的骚味。

“这不是人血,应该是动物鲜血....”玛尔塔开口。

仰头,却看到杰克居高临下低头看着她的双眼,那双黑暗中闪着微光的眸子,透着惊人的冷意。

“原来,真是你....”杰克收回了目光,却淡淡的说道。

玛尔塔站了起来,手轻轻摸向后腰的位置。

摸了个空。

杰克的手中把玩着一柄刀刃如纸般纤薄的匕首。

原来他从没有放弃过怀疑她,玛尔塔的心里一瞬间明悟了,夜闯她的房间,除了告诉她奈布的情报,更多的,还是试探。

从一开始,杰克应该就知道奈布身上的血迹并不是人血....

玛尔塔苦笑:“上校是要动手,还是上报呢?”面上如此,她的手指却在摸索着腰间衣服下摆的线缝处。

那里有一颗见血封喉的毒药。

她没有和杰克一战的能力,但死亡,杰克却无法阻止她。

匕首抵住她的咽喉,杰克冰冷的开口:“为什么!”

“战争,从一开始,你们就错了!”玛尔塔一字一顿:“反对你们的人,少过吗?”

杰克眸中闪过玛尔塔看不懂的光,然后匕首划过明亮的弧线,插在了玛尔塔身后的墙面中。

杰克走了。

没有发一语,玛尔塔却感觉身体几乎从水中捞出,他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

玛尔塔踉跄一下,却被人撑住。

一袭紧身黑色夜行衣的女人扶住了她。

“别让我再看到你想要自我牺牲!”薇拉的话在玛尔塔的耳边响起:“活着,永远比死亡有价值!”

天知道隐在暗处的薇拉看到玛尔塔的手指动作时,内心有多焦躁。

她能抗住杰克救下玛尔塔,却无法阻止女人的牺牲。

虽然理智告诉她玛尔塔的作为并没有任何过错。

但....

“回答我!”薇拉压低的声音透着怒意。

玛尔塔有些微颤的声音却传来:“我害怕....害怕我承受不住,害怕我会出卖你....”

死亡,比起即将经受的折磨,比起对可能背叛同伴的恐惧,那简直太过于轻松。

啪的一声,清晰的回响在房中,玛尔塔的右脸起了一道淡淡的红痕。

她的眼眶却湿润了。

薇拉轻轻搂住她:“我们只有彼此了,好好活着,我们一起面对....”

从没有脆弱过得玛尔塔,眼泪落在薇拉漆黑的夜行衣上。

了无痕迹。

天蒙上一层微微的亮光,天边划出鲜红的印痕。

新的一天,太阳照常升起.....

莫挨老子

空调文 我的星星

注:逻辑不通紧告,第一次写这种文有很多漏洞。


玛尔塔坐在吧台前,一边擦试着杯具一边看着直播。那是普通的演唱会,其中一位漂亮的女孩走上舞台举止优雅。薇拉,一位年轻的偶像。


“玛尔塔,三号桌收盘。” “来了!”玛尔塔摘下耳机。(玛尔塔,餐厅服务生)


若不是没有抢到门票现在还能看到克洛伊,唉。为什么她的名气总是那么低迷。玛尔塔收拾着餐盘。“服务生。”在角落一位黑色礼服的女孩向她招手,那位女生也在看直播。“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一杯红酒,谢谢。”玛尔塔注意到了直播随口问“原来你也在看薇拉的演唱会。” “恩,是啊。你们一定是喜欢她美丽又惹人喜爱吧。”


“我不是啊,我是因为她...

注:逻辑不通紧告,第一次写这种文有很多漏洞。


玛尔塔坐在吧台前,一边擦试着杯具一边看着直播。那是普通的演唱会,其中一位漂亮的女孩走上舞台举止优雅。薇拉,一位年轻的偶像。


“玛尔塔,三号桌收盘。” “来了!”玛尔塔摘下耳机。(玛尔塔,餐厅服务生)


若不是没有抢到门票现在还能看到克洛伊,唉。为什么她的名气总是那么低迷。玛尔塔收拾着餐盘。“服务生。”在角落一位黑色礼服的女孩向她招手,那位女生也在看直播。“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一杯红酒,谢谢。”玛尔塔注意到了直播随口问“原来你也在看薇拉的演唱会。” “恩,是啊。你们一定是喜欢她美丽又惹人喜爱吧。”


“我不是啊,我是因为她的妹妹克洛伊才关注的。克洛伊总是在她的会上出没。她的妹妹……”


那女生没再说话,玛尔塔想也许是自己踩到别人雷点了赶紧离开现场。“12桌一杯红酒。”玛尔塔又看起直播来,“今天的克洛伊也没有来线下。”她想着,但那位女生的声音又十分地熟悉。或许是恰巧相同吧,但在黑纱下又看不见那人的样貌。说起玛尔塔为什么而粉克洛伊,那可真算一种缘分。


那是一次下班,同事的耳机坏掉了。偶然间放到了一首薇拉的歌,“挺好听的,叫什么?”也就从这开始,玛尔塔搜索时看见了原创。“克洛伊原创?”她点开那首歌,风格与薇拉截然不同。克洛伊声音显得一些隐藏的忧郁正好与这首歌词《忘忧》相应,但两首歌人气有些差异。翻唱的《忘忧》比原版克洛伊的《忘忧》人气高出几倍。“翻唱能胜于原唱。”也算比较惨烈了。


400+的粉丝,有100+僵尸粉和100+的从薇拉那里介绍的。20+关注你就是为了找你的黑点的黑粉。至于活跃的也就剩下80+的真爱粉。其它的不是懒得活跃就是cp粉。不过克洛伊已经消失了两个月,在此期间动态也没有发过。至此她的人气一直很低迷。不过有幸会在薇拉的微博上看见两人的合照、视频以及其它。


 


“真的是个奇迹。”玛尔塔关掉手机,向门口发呆。此时会上的薇拉居然来到这家店门口,像是来等什么,那个女生向薇拉走去。这次她终于看清楚了,左眼角有一颗泪痣她是克洛伊?!正想去要签名人已经走远了。“啊!错过了。”


 


第二天克洛伊又在那个角落,不过与平时不一样。直到晚上了也不见她回家,“抱歉,我可以要一张签名吗?。”玛尔塔道。“恩?可以。” “这么晚了,克洛伊小姐还不走吗?” “我?那些粉丝堵在姐姐家门口,后门都有一批。要等到没人才敢回去吧。”“那你可以来我家吗。”轰地一下玛尔塔知道自己干了多蠢的事又解释道“你要是介意就当我没说吧。”


“我不介意。” “?!”如果没有人玛尔塔可能惊呼一声,这是她有史以来最激动的一次了。虽然很开心但还是要矜持点。玛尔塔删掉QQ留言的一串字又新打上一串啊。但是正事还是要干的,“克洛伊……下次你会出现的演唱会,是什么时候啊。”“明天,姐姐唱完等人散了我就上台了。” “为什么等人散。” “我只是适应一下舞台,并不是正式的。”


 


但这对真心喜欢听克洛伊的粉丝确实是一种遗憾呢。


 


“你是一个人住的?” “是啊。这里……”玛尔塔推开自己的卧室墙上是本人的海报,桌面上摆着许多应援牌,床上还放着克洛伊x你的自创同人文“啊啊啊啊啊啊!”这可丢大脸了,玛尔塔慌乱关上门“我的卧室有些乱,我去收拾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我和你一起收拾吧。”克洛伊打开门,并没有感到意外“什么嘛,你房间挺干净的。”“是吗……”


 


克洛伊坐在床上“那我先去洗澡了。”克洛伊嗯了一声,翻起了那本书“噗,挺纯情的。”看到一半玛尔塔不出所料地站在门口耳根通红“你不能看那个。”便从克洛伊手上抢那本书“好啦好啦,你抢到了。该从我身上下去了吧。”两人以一上一下的姿势保持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场境有些似曾相识(玛尔塔写的书上)


“///对不起///”因为某人洗过澡,克洛伊也沾上了水珠抹了她一脸“你好可爱啊~”克洛伊朝她笑。一计直球,不知道为什么,玛尔塔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心脏也不由自主地跳动,克洛伊向她笑了啊真的好可爱。可能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吧,哎,不对。我为什么我要对一个女孩子心动?


“写得挺好的,挺符合你本人的。”克洛伊忍住笑“怎么?发什么呆。” “你真的不用回去?”


“还在担心啊,放心。你这样子活像一只呆兔子。” “我才不是什么兔子。”玛尔塔躺在床上,即使天凉也能感受到灼烧的感觉。靠得好近啊,能清楚地看到睫毛的长度。她的一双手很白,骨节分明,玛尔塔悄悄地握上去。十指相扣“就握一下,一下就放开。”她想着,但困意上来直接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克洛伊比玛尔塔起得早,玛尔塔还牵着她的手,克洛伊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轻轻扳开她的手,离开了。


“克洛伊,你昨晚去哪了。” “在朋友家住了一晚,有什么问题吗。”克洛伊总是一个人到处走,难免让她的姐姐操碎了心。


在下午,克洛伊没有骗她。玛尔塔在人流中悄悄溜了进去,克洛伊站在舞台上座位上的玛尔塔戴着口罩举着夺目的应援牌。属于她一人的演出……想到这脸不禁发烫发红,口罩真是个好东西。她想着。但,为什么克洛伊人气低迷呢……到这里,歌词突然出境“我心向暖阳,便满脸春风沐浴。”克洛伊可从没这么想过。


试应结束,场面一片漆黑。但在最后光亮前她隐约看到了克洛伊向她走来,忽然。玛尔塔感到有一双手抚着她的脸,额头上传来一丝凉意软软的触感,好像……啊,玛尔塔你要理智啊!她这样想着。“你喜欢我吗。”趁着黑暗她鼓起勇气问“喜欢,你在我这里。”克洛伊拉她手在自己胸口“你在我心里。”要是克洛伊再调戏她,恐怕内心最后一根理智弦就崩塌可能会把面前这人按在地上亲。幸好,克洛伊没这么做。


玛尔塔蹲在地上捂着脸,为什么一个女生这么撩人啊!她停下内心的波涛,悄悄走向后台。


“克洛伊,我想你明白。以你惨不忍睹的人气,在这个打圈子一直是无名的。所以我们想打算节省一部分资金塑造你的形象,也就算你退圈了……我想,你能理解吧。”


理解?可这也是克洛伊的梦想。


我追的星,不能就这么落下……“那我也和她一起走。”薇拉道“克洛伊有着比任何人都完美的调香天赋。她走了,我就和她去当调香师。”


4月的舞台比往常任何都不一样,她们选择了调香。本来她们会走的。


克洛伊走到洗手间,“克洛伊。”玛尔塔摘下了口罩,但眼神中充满了压迫感。“你是要走了吗?”克洛伊斜过脑袋“看着我。” “对不起……”


“不是,你没必要道歉。但……是你让我沦陷的,你是我追逐的光,我喜欢你。但你又是哪种。” “我……”玛尔塔也没指望克洛伊回答,她伸出手“你做甚!唔……”克洛伊闭上眼,任由她在口腔中小孩似的发泄。“抱歉,我太冲动了……”玛尔塔又戴好了口罩,走到门口克洛伊拉住她“我一直也不敢说,但是现在,我喜欢你,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玛尔塔,12号桌!” “什么。” “去了就知道了。”熟悉的位置,熟悉的人。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多久下班啊,我们一起回家。”


“乖,再等一会。”玛尔塔笑着。华丽的舞台上,少了两个人。但这对于克洛伊讲,挺普通的。为了值得的人,留下来。也值得。


你追过星吗?的确,她是我人生中最亮的一颗星,属于我的。


羽芷敲爱伊索鸭

【第五人格】情人节小甜饼QwQ(8)

        _________烘焙组______        

此时烘焙组的各位都很头疼。       

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头绪。       

杰克更是头都快愁秃了【你不本来就秃嘛】为什么他一个男人要在一群女士里面当个烘焙师

难不成是因为他太帅了而且还会做甜品?   ...

        _________烘焙组______        

此时烘焙组的各位都很头疼。       

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头绪。       

杰克更是头都快愁秃了【你不本来就秃嘛】为什么他一个男人要在一群女士里面当个烘焙师

难不成是因为他太帅了而且还会做甜品?         

此时一个伪绅士默默自恋并掐了自己一下。       

“我想我可以做一点家乡的点心。”红蝶揉了揉眉心,“既然是要我们随意发挥,那做什么应该都可以吧。”       

“美智子小姐你会做什么?”特蕾西无聊的摆弄着她的遥控器。   

“嗯……樱花慕斯,樱花布丁,樱花系列的甜品我都会做呢……”红蝶坐在桌子旁边,撑着脑袋说,“还有其他的甜品,家乡的我都会呢。突然有点想念家乡了啊。”

“美智子小姐会做那么多甜品啊……我只会做面包呢,”海伦娜惊讶的说“面包还是当初我自己学的呢”      

“海伦娜酱想学嘛?”红蝶转头望向海伦娜,问道。      

   “当然想,我想做给美智子小姐尝尝呢。。。”海伦娜认真的回答“虽然是美智子小姐你教我的。。”      

“我也想学!我想做给玛尔塔尝尝……”薇拉纠结了一会儿,也插了一句“她天天救人背锅一定很累啦,我想让她也尝尝这些甜品。”      

“啧啧啧,薇拉啊,我早就看出来你跟玛尔塔有猫腻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连庄园记性最差的薇拉都要脱单了~玛格丽莎什么时候才能脱单呢?”特蕾西轻笑,继续摆弄她的遥控器,另一只手撑着头,百无聊赖的样子。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个羸弱怪竟然是第一个脱单的。”薇拉不满回了一句。      

“哼~那时因为我人缘好~这才能认识瓦尔莱塔呢~”特蕾西摇摇头,继续摆弄她的遥控器,这个遥控器还是瓦尔莱塔和她一起做的呢。       

“好啦,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该做什么东西才对。”海伦娜看不下去了,搞得跟她没脱单似的。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沙雕而跟你们显得格格不入~格格不入~”杰克哼着不知道由什么歌改编的歌词,另一只手放在那本甜品书上,“所以,各位小姐们,到底要做什么呢?”       

“我们先做布丁吧,我记得厨房里有吉利丁粉和食用色素,白糖也有,可以直接做没有食物夹杂的纯净布丁”红蝶从椅子上起来,转身去找“哦,看到没?就在桌子上”       

“是这个嘛?”海伦娜带上眼镜,隐约看见桌上这个袋子上写着“Gelatine ”认出是吉利丁粉,拿起袋子问红蝶。

“哦,亲爱的,真棒,我刚刚还想拿呢~”红蝶走向海伦娜,轻轻地在海伦娜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我的小天使~现在,可以拿上旁边的食用色素和白糖,和我一起去做布丁嘛?”        

海伦娜脸色微红:“嗯,可是我不会做,美智子小姐教我吧~”      

“好呢~”红蝶牵起海伦娜,带她去了厨房的内厅。      

“诶呀~好甜的狗粮。”薇拉看着这一幕,转过头去问特蕾西,“她们这么撒狗粮真的好吗?”       

“你不是早就习惯了嘛?”特蕾西表示已经免疫这些狗粮了,并且她和瓦尔莱塔在一起的时候撒的狗粮经常被单身狗们竖中指。

  “。。。。。。”我们的秃头杰克先生在一旁听的无言以对。        

他和他家可爱的奈布在一起的时候撒的狗粮貌似更多。

“啊-啊欠”突然,杰克感到一阵冷风袭来,于是他华丽丽的打了一个喷嚏,并且手一抖把盘子打碎了。       

“哦,缇娜,杰克先生怎么打喷嚏了?”薇拉正无聊的时候,突然听到杰克打了个喷嚏,转头学着艾米丽前几天搞怪的语气,调侃道,“我猜,是你的小奈布在想你~”       

“我不信,他才不会想我。前天游戏里面想调戏他带了个失常,结果他愣是一个下午都不理我,”杰克随口回道,“我不就带了个失常嘛,为什么一个下午都不理我……”       

看来这位大猪蹄子还是没有非常了解自家的小娇妻。      

“好吧,我突然想起前几天玛尔塔跟我说,那局游戏奈布快被你逼疯了,好不容易修的差不多,结果又被你一个失常……”特蕾西听着他们讨论,也回了一句,“仍然记得上次约瑟夫的相机回退和失常调戏卡尔的时候,旁边跟卡尔一起修机的奈布突然吼了一句……”     

“挨老子可以,莫挨电机!”薇拉又学着奈布的语气,接上这句话。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特蕾西本来笑点就低,听见薇拉的这句话,更加笑的肚子疼。      

“小姐们,别笑了,我们得抓紧时间做甜品了。”杰克实在不好意思了,勉强转移话题说,“我们得先做点蛋糕,我估计他们马上就会买一些水果回来了,在此之前,蛋糕是必须要出炉了”       

“嗯,确实应该开始做蛋糕了,话说,薇拉,你还学不学做布丁了?”红蝶站在厨房内间门口,手中拿着一包面粉,看来是早就出来了,并且还听了很久      

“好吧,现在我们要开始动手了。”薇拉点头同意,“所以,蛋糕怎么做?”       

“。。。。。。”

随着薇拉这一句说出来,空气突然变安静,有些可怕。       

“诶,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薇拉感觉到气氛的变化,有些奇怪的说。       

“薇拉,你说吧,你会做什么点心?”特蕾西扶额,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没有烘焙基础么?       

“我。。。我好像只会做饼干emmmm”薇拉有些尴尬,摸了摸脸。      

“行吧,饼干也行,不过厨房里还有面粉么?”杰克问道        

“貌似没有了呢。。。”红蝶接上话,“还得等宿伞先生他们回来才行,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买到面粉”        

“美智子小姐,他们回来了,面粉也买了。”海伦娜从内间出来,突然回道,“他们在群里问我们,厨房在哪。”        

 “呃。”红蝶扶额,“娜娜你回信息,就说女监管者宿舍出门右转,大礼堂后厨。”        

“嗯呐。”海伦娜发着消息:大礼堂后厨。       

 过了一会,敲门声传来,特蕾西放下手中的盘子,拿旁边的餐巾纸擦了擦手,这才前去开门。

“嗨!你们在做什么?怎么这么香?”开门一看,是宿伞之魂两位先生。   

“我们在准备甜点。”特蕾西开门之后就退回了餐桌,继续搅拌她的面糊。

  “我很期待呢。”谢必安笑着,从弟弟手里接过了那一袋面粉,随后朝身后喊了一声,“奈布!你们的水果能拿过来吗?还有小麦粉,这里留一部分,剩下的能拜托威廉送到里奥他们那里吗?”     

 “没问题!”是威廉的声音。       

见威廉答应,谢必安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面粉和小麦粉放到了桌上,随后,招呼奈布也把手中提着的水果放到桌上。       

“东西送到了,我们两个就先去看看里奥他们怎么样了。加油哦~”谢必安拉着范无咎,向糕点师们道了个别,随后直接去到了餐厅的后厨。

“好嘞!一定不让你们失望。”特蕾西听到这话,笑着回道。        

奈布见宿伞二人离开,心下也打算跟着去礼堂帮忙准备场景材料,却在转身的一瞬间被杰克叫住了。       

“奈布,来帮忙吗?”杰克的语气似乎是在争取意见,但奈布却是知道,他是想要和他待在一起了。      

每天晚上折腾他还不够吗?奈布腹诽,随后撇了撇嘴,“来了。”





我???鸽子精出山了,请把我烤了

n久以前的坑哦妈妈

国庆说啥也得更一篇不是(?)

咕咕沐曦吖

【占tag致歉】
这儿是第五语c群√
群里需要一些新鲜血液暖群√
咱这儿就是个平时披皮水聊的ymd,语c大佬想去正经群请绕道!
雷点过多请绕道!这里不是避雷所!
下列部分许愿可供参考——
采药人许愿一只艾玛;
另面萨贝达许愿可以和他打嘴炮的。
tag上的cp都是各位想看到的!
您不闹事不耍白咱就欢迎您!(重读)

【占tag致歉】
这儿是第五语c群√
群里需要一些新鲜血液暖群√
咱这儿就是个平时披皮水聊的ymd,语c大佬想去正经群请绕道!
雷点过多请绕道!这里不是避雷所!
下列部分许愿可供参考——
采药人许愿一只艾玛;
另面萨贝达许愿可以和他打嘴炮的。
tag上的cp都是各位想看到的!
您不闹事不耍白咱就欢迎您!(重读)

只会画线稿的舔线宝宝
香香和空姐的和服哟(///▽/...

香香和空姐的和服哟(///▽///)

空调🔒死!

(上色随缘)

香香和空姐的和服哟(///▽///)

空调🔒死!

(上色随缘)

想名字好麻烦啊

Trouble maker

没有视频只能自己摸个鱼乱嗨_(:з」∠)_

Trouble maker

没有视频只能自己摸个鱼乱嗨_(:з」∠)_

溪斯罗

感情是要培养的!!!(不会画小丑!!!!!!!)

感情是要培养的!!!(不会画小丑!!!!!!!)

左鹄

究 极 沙 雕(゚Д゚≡゚Д゚)

究 极 沙 雕(゚Д゚≡゚Д゚)

candy学习中

群宣传占tag致歉,现在群里基本没有人
喜欢玛尔塔的可以一起来聊天。
并非语C群
本群不欢迎任何角色黑。

群宣传占tag致歉,现在群里基本没有人
喜欢玛尔塔的可以一起来聊天。
并非语C群
本群不欢迎任何角色黑。

Fairilu小甜点

【空调】晴空之下

给小可爱 @裘克 的点梗,抱歉写得这么晚而且和说好的30题不一样QAQ看起来似乎好像有擦边球,但我没有在搞黄色(确信)温柔年下玛尔塔X固执纠结大姐姐克洛伊的恋爱故事,ooc及私设满溢,如果可以接受的话,欢迎食用:P


Star(繁星)

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就会熠熠生辉。

是什么时候读到这句话的呢?克洛伊·奈尔已经不记得了,但它却在她往后的日子里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用香水,言语,美貌或者别的什么搅乱周遭的一切,让其他的星星陨落,成为薇拉的克洛伊遵循着这一法则,让即将熄灭的自己于混沌中闪闪发光。

“薇拉·奈尔理应是群星中最为耀眼的一枚。”直到她为了实现自己缥缈的愿望...

给小可爱 @裘克 的点梗,抱歉写得这么晚而且和说好的30题不一样QAQ看起来似乎好像有擦边球,但我没有在搞黄色(确信)温柔年下玛尔塔X固执纠结大姐姐克洛伊的恋爱故事,ooc及私设满溢,如果可以接受的话,欢迎食用:P


Star(繁星)

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就会熠熠生辉。

是什么时候读到这句话的呢?克洛伊·奈尔已经不记得了,但它却在她往后的日子里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用香水,言语,美貌或者别的什么搅乱周遭的一切,让其他的星星陨落,成为薇拉的克洛伊遵循着这一法则,让即将熄灭的自己于混沌中闪闪发光。

“薇拉·奈尔理应是群星中最为耀眼的一枚。”直到她为了实现自己缥缈的愿望进入欧蒂利丝庄园,见到那个比天琴座的织女一,猎户座的参宿七,大犬座的天狼星更为璀璨的存在为止,克洛伊都是这么想的。

即便在上流社会的宴席中见识过无数场突如其来绽放,又突如其来熄灭的恋情,当它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自矜的贵族小姐还是吓了一跳,脸颊涨得通红。

“你好,我是玛尔塔·贝坦菲尔。你是新来的求生者吧,要和我一起在庄园里转转吗?”明亮的一等星灿烂地笑着,向她伸出戴着皮质手套的掌心。

她想要牵住那只手,想要以“自己”的名字结识她,想要拥抱,想要亲吻,想要看那头棕发在天鹅绒的床单上铺散开来。但是她明白,克洛伊·奈尔并没有这样的资格,正如同薇拉·奈尔已经失去了体会一切的机会一般。

“我是调香师薇拉·奈尔,能和您一起参观是我的荣幸。”所以她这样回答了,屈膝提了提淡紫色的裙摆。

“这样啊。”空军脸上爽朗的笑容未改,只是毫不在意地收回了手,“那么,请跟我来吧,薇拉小姐。”

“麻烦您了,贝坦菲尔小姐。”将散落的鬓角撩至耳后,优雅的贵族千金拖起近乎空荡的行李箱,颔首致意。

就这样吧,保持这个距离就可以了。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要集中在空军半身裙下蜜桃般饱满的臀部上,法国贵族踩上庄园凹凸不平的地面,行李箱的滚轮扬起阵阵尘土。

然而,事与愿违这四个字,实现起来往往比想象中简单得多。在无数次的救人,抗刀,配合压机之后,许下承诺的调香师踮起脚,沾染鲜血的手臂搂住空军纤长的脖颈。

“我猜你现在想要吻我。”克洛伊·奈尔微笑着,指尖漫不经心地划过空军微微隆起的脊柱。

“......你猜对了。”不自觉地吞咽着,空军低下头,柔软的唇克制地停留在距调香师一指的位置,作为温柔的试探与问询,“我是不是应该给聪明的小姐一些奖励?”

这算是对薇拉的背叛吗?

克洛伊这样想着,手指转而缠上空军绵软的发丝。

“当然。”她回答道,将手指绞紧,轻柔而缓慢地含住空军的唇瓣,像是定下某种契约。

当玛尔塔·贝坦菲尔灵活的舌头与她缠绕在一起的时候,克洛伊·奈尔终于得出了问题的答案。

这是彻头彻尾的背叛,没有任何补救的余地。

但她依旧踮着脚,热烈地亲吻着高挑的空军,以满心的愧疚与欲火。

“嘿,薇拉。想不想去我的房间喝杯咖啡?”气喘吁吁地分开,玛尔塔吞下唇齿间牵扯的丝线,微微颔首。

“......薇拉,不,我,可是红茶派呢。”混沌的头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克洛......薇拉·奈尔如释重负般微笑着,轻轻握住情人干燥温热的手掌,像捧住了一颗星星。


Moon(明月)

你如月光般浪漫。

当玛尔塔·贝坦菲尔第一次读到这句诗时,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薇拉·奈尔的身影,那位美丽而矜持的调香师,怀揣秘密的法国贵族,她深爱着的,带着馥郁芬芳的恋人。

“有没有人说过,你像是天上的月亮?”坐在床沿,打理着枪支的空军试探性地开口,将缱绻的情话别扭地转述。

“没有哦......怎么了?”身后传来翻过书页的沙沙声,调香师的语调娇憨而慵懒,足尖轻轻撩起空军衬衫的下摆,脚趾摩挲着恋人浅浅的腰窝。

“嗯!”背后的肌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触碰紧绷起来,压抑的闷哼从喉间溢出,对于恋人喜爱恶作剧的性格,玛尔塔总是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都没有哦。”莲藕嫩芽般娇小可爱的脚趾向外侧一点一点地挪开,孩子气的调香师回应着,试图夹住军人腰间的软肉。

“薇拉,别闹了。”转身捉住薇拉·奈尔纤细的脚踝,食指轻轻搔过恋人弯月般的足弓,空军无奈地叹了口气,将珍爱的枪械放至床头,“我想,我们可能要错过晚饭了。”

“嗯?怎么了吗?”罪魁祸首无辜地眨着眼,另一只脚不安分地搭上空军的腰际,颤动的睫毛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

“薇拉,坏孩子。”将坏心眼的调香师推倒在床上,空军像一匹撒娇的大型犬般,将头埋于恋人的颈窝轻嗅,似是而非的抱怨因叼住对方耳垂的举动显得含糊不清。

“......再叫我一次吧。”

“唔,薇拉......”在洁白的脖颈上留下浅浅的咬痕,玛尔塔注意到恋人一闪而过的恍惚与悲痛。

在那琥珀般的眼睛里埋藏着什么,埋藏着与她的月亮有关的秘密。

然而这秘密是留给未来的玛尔塔·贝坦菲尔发掘的,现在的玛尔塔贝坦菲尔只是把恋人作乱的双手束至头顶,撩起丝绸的睡裙,自下而上地,扰乱调香师身上一如既往的玫瑰芬芳。

Sun(暖阳)

四月的朝阳下,万物生长。

优雅的调香师搞错了一件事。她的恋人,坚强又温柔的空军玛尔塔·贝坦菲尔并不是星星,而是炽热的发着光的太阳。

所以,当对方以“克洛伊”称呼她时,在雾刃与触手下镇定自若的调香师罕见地变了脸色。

“你,玛尔塔,我是说,你怎么......”克洛伊·奈尔当时正在重绑因快速翻板散落开的头发,口中叼着的皮筋由于惊吓掉在了地面上。

玛尔塔·贝坦菲尔弯下腰,将浅灰色的皮筋捏在手心。

“谢,谢谢”优雅的贵族呆站在原地,下意识地向年少的恋人道谢,她摊开手,预想中的重量却没有落入掌心。

“诶,诶?”

玛尔塔·贝坦菲尔伸手抱住了她,将沾染鲜血与硝烟的脸颊埋在她的肩头,不发一言。

“玛尔塔......”紫色裙装的调香师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恋人突然收紧的手臂与颤抖的话语打断。

“克洛伊。”空军的声音闷闷的,像是来自最深处的湖底。

别这么叫我。克洛伊·奈尔想要大声呵斥,喉咙却干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克洛伊。”空军的肩膀战栗着,有什么温热而湿润的东西在调香师的肩膀上晕染开来。

“克洛伊。”没有人的长廊里,空军一遍遍地重复着不存在者的姓名,仿佛在召唤着与她签订了不平等契约的亡魂。

调香师本不想理会这枯燥乏味的念白,只是她被空军那绵软无力的双臂束缚住,只能被迫立在原地。

“克洛伊。”似乎是为了确定什么,空军的语调变得焦躁起来。她渴求着不明不白的真相,双手颤抖着扯住调香师裙装上柔软的布料。

推开她,怀抱着你的秘密走向墓地,在晚风中痛哭流涕吧。往日的幽灵在贵族耳畔呢喃细语,像是最温柔的情人。在把她也染黑前离开吧,与克洛伊·奈尔共同前往的未来,只能与薇拉墓前那只紫色的香水瓶一样,于灼灼烈日下变得四分五裂。

克洛伊·奈尔知道那话语的正确性,但她最终说出口的,却是罪孽深重的,犯人的自我陈述。

“......嗯,我在。”她伸手搂住空军颤动的脊背,像每一个年长的女性会做的那样,轻轻拍打着,劝慰着。

“克洛伊。”这出人意料的举动让玛尔塔于哭泣中抬起头,她直视着调香师琥珀色眼睛,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薇拉你有没有......不,我是说克洛伊你对我......”

年轻的空军僵硬地组织着言语,小心翼翼地挑选着措辞,她努力地思考着,思考着,最终用哭花了妆的脸庞挤出一个熟悉而滑稽的笑容:“嘿,克洛伊。想不想去我的房间喝杯咖啡?”

克洛伊·奈尔如释重负般地微笑着。晴空之下,月色正好,日光温柔。


*最终还是选择了半开放式的结局,女孩子们的恋爱果然好难QAQ另外,关于第二段,评论里有......可爱的大家的评论(*๓´╰╯`๓)♡


林绫

空调 / 间谍 10

(三强诞生,游戏会继续下去的,直到....无人生还.....前章走合集~~)

扩音的喇叭突然传出里奥的声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笑意。

“在你们的座位桌子的下面,贴着一张纸,拿出来看看吧~”

玛尔塔摸了一下桌下,粗糙的木质面板并不像表面的华丽,似乎人也一样。

一张纸被玛尔塔摸到,它被黏在胶带上,手摸上去有些硬质,似乎怕不小心的人把这些纸张损坏。

玛尔塔撕了下来,拿出来的时候。

里奥的声音传来:“你们看完之后,可以选择是展示出来,还是自己保留~那么,等着你们的答案吧。”

玛尔塔的手上是杰克的行踪,上校昨夜并不清闲,他出入的地方似乎有些多。

花园,奈布的房间,甚至还与约瑟夫在二楼的阳台...

(三强诞生,游戏会继续下去的,直到....无人生还.....前章走合集~~)

扩音的喇叭突然传出里奥的声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笑意。

“在你们的座位桌子的下面,贴着一张纸,拿出来看看吧~”

玛尔塔摸了一下桌下,粗糙的木质面板并不像表面的华丽,似乎人也一样。

一张纸被玛尔塔摸到,它被黏在胶带上,手摸上去有些硬质,似乎怕不小心的人把这些纸张损坏。

玛尔塔撕了下来,拿出来的时候。

里奥的声音传来:“你们看完之后,可以选择是展示出来,还是自己保留~那么,等着你们的答案吧。”

玛尔塔的手上是杰克的行踪,上校昨夜并不清闲,他出入的地方似乎有些多。

花园,奈布的房间,甚至还与约瑟夫在二楼的阳台上一起吸了一根烟。

“据我所者,上校你是不吸烟的吧?”玛尔塔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男人的眼底有着一丝不算明显的憔悴,闻言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奈布倒是冷笑起来:“是觉得你跟夫人睡了一个房间就完全没有嫌疑了吗?”

玛尔塔转头看他,奈布扬了扬手中的纸张。然后把它扔在了桌面上:“十点之后,到今天早上六点前,一片空白。”

“所以呢?”玛尔塔挑眉。

“如果你趁夫人睡着离开了呢?”

“所以,你是认为记录的人都是饭桶咯?”玛尔塔淡然的反驳道。

奈布一时语塞,悻悻的不再说话。

约瑟夫手里拿着一张纸,却什么都没说。

杰克冷冷的开口:“约瑟夫记者,你手里的是你自己的行程吧,能让我们看一下吗?”

看起来他手里的是奈布的,估摸着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约瑟夫的身上。

记者的身体有些颤抖,他握住手里的纸张,用力的让那本来硬质的纸都有了一些褶皱。

奈布眉头皱起,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里奥的笑声从扩音器另一头传来:“不能逼迫对方拿出他手里的东西。”

杰克把目光转了回来,玛尔塔则是低下了头,开始思考威廉的死。

作为最不可能被怀疑的人,威廉不应该死。

还是说他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一个新兵,身份简单,甚至连书都没有读过的模样。

如果这是伪装,那么识破他的人,玛尔塔估计就是薇拉来了也会被一眼看穿。

她突然想到一个不可能的真相,她抬头看了一眼扩音器。

然后开口道:“上校,我认为我们在坐的四个人根本没有杀死威廉的动机。”

奈布难得的认同了她,他点点头:“我也这样认为,如果我要动手,绝不会杀这么无足轻重的人!”

杰克看着一言不发的约瑟夫,开口问道:“记者你呢?”

约瑟夫将手中的纸张放在桌上,环视一圈之后,才开口道:“我也这让认为。”

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薇拉一脸的愤怒:“你撒谎!”

里奥紧随其后的进来,薇拉自然而然无视了她的男人,走到玛尔塔身边坐下。

玛尔塔不自然的站起身向里奥行礼,然后把自己的椅子向一旁拉了拉。

薇拉一脸黑线,玛尔塔挪了多少,她也跟着挪了过去。

玛尔塔顿时涨红了脸:“夫人....”

“怎么?嫌弃我?!”

里奥威严的开口:“薇拉过来。”

女人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视了将军的命令,还一把拉住玛尔塔的手臂,丰满的胸口蹭着玛尔塔的上臂。

里奥的眼光几乎洞穿玛尔塔。

她却无法把自己的手臂扯出来...整个人僵硬的坐在位置上,如同雕塑。

薇拉墨迹了一会看里奥的脸有越来越绿的趋势,才放开玛尔塔,整了整自己头上有些歪掉的头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指着约瑟夫:“你这个法兰西骗子!”

约瑟夫脸色煞白。

玛尔塔看到薇拉把一张写的满满的纸张拍在桌上。

里奥凉凉的开口:“你哼的,是法兰西民谣吧...”

约瑟夫反而冷静下来,眼神恢复了平静。

他直视着里奥:“法兰西的民谣,整个欧洲,会唱的人不只是我吧?”

杰克淡淡的开口:“那么法式的花体字呢?你学习是因为喜欢吗?”

里奥微微勾起嘴角:“或许,你愿意解释一下,夜里十一点去威廉房间的行为。”

“我在他隔壁,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去查看罢了。”

“那么你看到了什么呢?”

“他根本不在房间!”约瑟夫回答道:“甚至我现在怀疑,他是被人杀死后移尸到这里的。”

奈布的嗤笑变成了约瑟夫的丧歌。

这次薇拉只是脸色白了白,握住玛尔塔的手有些用力。

走廊上传来记者的声音:“你无权处置战地记者,里奥贝克,你这个刚愎自用的混蛋!”

枪声带来的是一片寂静。

里奥有些遗憾的摆手:“还是没有找到泄密的叛徒。”

杰克奈布与玛尔塔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有掩饰不住的绝望。

是的,绝望。

不会有离开的机会了....他们都确定了这一切。

夜,在一片沉重中降临。

玛尔塔借着还算明亮的月光,看到了薇拉塞进她手中的小纸条。

“无人死亡.....”

蓟垶

此时,一个菜鸡分享了一个菜鸡p图QVQ

此时,一个菜鸡分享了一个菜鸡p图QVQ

林绫

空调 / 间谍 (9)

(一起睡觉,一定是培养感情的一个捷径吧~~~前章走合集)

玛尔塔站在门边,有些尴尬....倒不是因为要跟薇拉同床,只是....

她张了张口:“夫人.....”

薇拉轻轻做了个手势,示意有监听,然后才抹着眼泪道:“你不觉得那个男人冷血吗?”

玛尔塔......:“夫人,你是说将军?”

“一个大活人啊,就这么杀了?”薇拉怒道。

玛尔塔正色道:“叛徒,宁可错杀不能放过!”薇拉走过来,狠狠的捏玛尔塔的脸:“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当兵当傻了?”

玛尔塔被拉得圆圆的脸都有些变形,她又不能拍开薇拉的手,只能任由她随意发挥。

直到小麦色的皮肤都无法隐藏那红红的手印,薇拉才放开了,她擦了擦眼泪。

一...

(一起睡觉,一定是培养感情的一个捷径吧~~~前章走合集)

玛尔塔站在门边,有些尴尬....倒不是因为要跟薇拉同床,只是....

她张了张口:“夫人.....”

薇拉轻轻做了个手势,示意有监听,然后才抹着眼泪道:“你不觉得那个男人冷血吗?”

玛尔塔......:“夫人,你是说将军?”

“一个大活人啊,就这么杀了?”薇拉怒道。

玛尔塔正色道:“叛徒,宁可错杀不能放过!”薇拉走过来,狠狠的捏玛尔塔的脸:“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当兵当傻了?”

玛尔塔被拉得圆圆的脸都有些变形,她又不能拍开薇拉的手,只能任由她随意发挥。

直到小麦色的皮肤都无法隐藏那红红的手印,薇拉才放开了,她擦了擦眼泪。

一屁股坐在玛尔塔的床上,然后又抱怨道:“好硬....”

玛尔塔白了她一眼,却依旧站的笔直的站在床边,丝毫没有靠近的意思。

“你过来!”

“夫人,这不好吧...”

薇拉伸出一双白皙的手,一把抓住玛尔塔的手臂,让她重心一个不稳,差点扑到薇拉身上。

“里奥要我试探你,小心回答我的问题...”床被玛尔塔压出一声吱嘎的响声,薇拉凑近她的耳边用气音说道。

玛尔塔轻轻捏了捏薇拉的手心,算是知晓。

“被迫”躺在了床上三分之一的位置,让薇拉在另外三分之二滚来滚去,然后愤怒的坐起来,一把掰过刚刚闭上双眼的玛尔塔。

“上士!”薇拉突然凑近她。

玛尔塔有些迷迷糊糊,闻言回到:“夫人您还不睡吗?”

“我睡不着,太可怕了....”薇拉用手挽住玛尔塔的,突然就躺在了她身边,然后突然抽了抽鼻子的说道:“你身上好香啊,像是百合的味道....”

玛尔塔翻了个白眼:“夫人,这里的香皂就是百合味道的.....”

“你说诺顿是无辜的吗?”薇拉又说到。

“我相信将军会给我们答案的....”一板一眼的回答。

“上士你真的好无趣。”薇拉嘟嘴,又拉了拉玛尔塔。

“你跟我说说你平常都做什么吧?”她的手在玛尔塔的手臂上轻轻划过,有些微的刺痛。

玛尔塔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夫人也会对我们战机维修感兴趣?”

“当然...”

玛尔塔转身,面对着薇拉,女人的一双眸子闪着月色的光亮,如同璀璨的星辰,看的玛尔塔微微失神。

她脸颊有些发红,移开了目光。

薇拉却伸手摸着她的脸颊,让她们直视,玛尔塔眨巴两下眼睛,有些尴尬。

“其实我们的工作很无趣的...”她开始开口说着,几乎如同流水账一般的讲着每日的行程安排。

有涉及到战机机密的东西,就抱歉的看薇拉一眼:“夫人,这些事不能透露的秘密,请见谅。”

“所以为何那天你早了一个钟头,去办公室那边了呀?”状似不经意的提问,已经打开了话匣子的玛尔塔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套话,几乎连停顿都没有:“夫人,你以为我想去吗?”

薇拉瞄着她,眼中是一抹好奇。

她也想知道,玛尔塔给自己准备了怎样的说辞。

“那个骚包的花孔雀清早要来采访该死的战机改进情况,可是你也知道,目前来说,我们根本没有能达到期望啊....”玛尔塔几乎是握着薇拉的手倒着苦水。

“也从没有说明,我们要优化哪方面的性能,就把这个任务扔给了我们,那天一大早,瓦尔莱塔中校就来找我了解情况,我们合计之后,只能筛选了一部分看起来比较好的数据上报。”

玛尔塔揉揉拧紧的眉心:“你还真以为我愿意那么一大早跑办公区去....还是见杰克...”她瘪瘪嘴:“谁乐意见这么一大坨冰块啊!”

薇拉噗嗤笑了,然后又疑惑的问道:“杰克上校当时不是去你们维修中心了?”

玛尔塔不爽的看着薇拉:“我又不知道....我去的时候,就看到副官一脸尿急的模样...”她说着打了个哈欠:“然后扔了这么个玩意儿给我!”

“你很讨厌奈布?”薇拉继续问。

玛尔塔却不想再纠缠下去了,她翻了个身,嘟囔一句:“谁会喜欢冤枉自己的人?”

里奥放下手上的纸张,看着满满一篇的记录。

一旁站的笔直的卫兵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走了出去。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已经是天亮时分。

里奥拿起电话:“瓦尔莱塔?”

清早是在一声尖叫中度过的,玛尔塔被惊醒的时候,看到薇拉也是一脸的迷茫。

她极快速的穿好衣服,然后按住只穿着一身睡衣就想跟着她出去看的薇拉:“夫人,这里不安全,请您别随便出去!”

她打开门,外面并没有混乱的模样,似乎那声尖叫只是幻觉。

门口还有一名守卫,见玛尔塔出来便开口道:“上士,请跟我来...”

“夫人还在里面...”玛尔塔说道。

士兵点点头,并不多话,还是做了个请的手势。

玛尔塔跟着下楼。

目的地却是威廉的房间,那个天真的大男孩,死在了自己房间的地毯上。

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每一个站在门口的人。

里奥站在房中,除此之外,便没了别人。

威廉的胸口插着一把餐刀,似乎就是晚餐用来切割牛扒的银质小刀。

里奥眼神阴骘,淡淡的扫了在场众人一眼:“记者呢?”

士兵行礼道:“回将军,记者他吐了...”

威廉的眼睛圆瞪,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一般,那种惊恐和不可置信就这么永久的定格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没了笑容,而姗姗来迟的薇拉只是看了案发现场一眼,就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里奥狠狠的关上了房门,并亲自用钥匙反锁了房间。

他也没有抱被人搀扶的薇拉,只是示意他们带走她。

再坐到圆桌旁的时候,气氛几乎降到了冰点。

约瑟夫脸色惨白,用一张精致的手绢捂住自己的嘴,一幅无比难受的模样。

里奥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开口:“我有理由怀疑,威廉下士的死,是你们所为!”

杰克的眼神冰冷了,他看了一眼里奥的位置:“将军,一个文盲,杀掉对我们这里的人,有任何益处吗?”

里奥挑眉看着杰克:“上校你认为没有关系吗?”

杰克直视着里奥的双眼,却不再言语。

玛尔塔没看到薇拉,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杀掉威廉的收益是什么,她也想不出来。

那边一间漆黑的小屋,一个人轻轻捂住另一个的嘴:“你别说话,别忘了,你现在是“死人”!”

里奥半晌没看到有人再说什么,便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解释!”

他起身的时候,大家走没有站起来,只是默默的看着里奥离开,然后质疑的目光扫向每一个人。

良久,却没有一个人开口。

禁止吸煙。

一篇舊的一篇新的,都是短打,甚至只有一段。有沙雕成分吧!我寫些有趣的東西很困難。

一篇舊的一篇新的,都是短打,甚至只有一段。有沙雕成分吧!我寫些有趣的東西很困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