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穿堂惊掠琵琶声

19894浏览    288参与
你肩上有花

那日清雅茶堂/琵琶声穿堂而过/像极了爱情疾疾/惊掠心头

那日清雅茶堂/琵琶声穿堂而过/像极了爱情疾疾/惊掠心头

辜限河

今日。

要可可爱爱呀( ´▽`)


今日。

要可可爱爱呀( ´▽`)


阿影

《低眉信手》

01.

2016年的中秋,沈识檐过三十二岁生日,算来两人已相识两年有余。既是生日,又是中秋佳节,乔蔚早早表了态,要儿子领人来家里团聚。

“我亲自给他做两道菜,这孩子爱吃什么?”不待孟新堂开口,乔蔚又加了一道砝码,“还有,你爸爸也难得批到了假,他说想见见你俩。”

“清淡点就行,好。”孟新堂应得简洁明了,没有预想中的推脱,乔女士满意地挂了电话。

倒不是胜券在握,多年来聚少离多,孟新堂只能通过寥寥无几的儿时记忆和回忆少年来不多的陪伴时光来勾勒父亲的形象。至于如今已年近花甲的父亲脾性到底如何,他实在没有把握。但他有一种莫名的直觉——他父亲会认可他们。

他把这件事告诉沈识檐,语气平淡,却不自知...

01.

2016年的中秋,沈识檐过三十二岁生日,算来两人已相识两年有余。既是生日,又是中秋佳节,乔蔚早早表了态,要儿子领人来家里团聚。

“我亲自给他做两道菜,这孩子爱吃什么?”不待孟新堂开口,乔蔚又加了一道砝码,“还有,你爸爸也难得批到了假,他说想见见你俩。”

“清淡点就行,好。”孟新堂应得简洁明了,没有预想中的推脱,乔女士满意地挂了电话。

倒不是胜券在握,多年来聚少离多,孟新堂只能通过寥寥无几的儿时记忆和回忆少年来不多的陪伴时光来勾勒父亲的形象。至于如今已年近花甲的父亲脾性到底如何,他实在没有把握。但他有一种莫名的直觉——他父亲会认可他们。

他把这件事告诉沈识檐,语气平淡,却不自知地握住了沈识檐的手。

片刻的错愕后,沈识檐反而小声笑了出来,反握住孟新堂的手,冲他眨了眨眼睛:“孟先生看起来对我很有信心?”

孟新堂点了点头,一本正经道:“沈先生一表人才,有何可惧?”

沈识檐忍笑,凑过去亲了亲孟新堂嘴角,含含糊糊应了句:“好。”

02.

中秋当晚,两人顶着十五的圆月按时抵达孟家楼下,孟新堂抬头,孟家那扇常年暗着的窗户正透出暖光,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孟新初的笑声。

两人拾级而上,孟新堂拎着一大袋买给老人家的礼物在前头领路,沈识檐拎着两盒月饼跟在后头。

“我也好久没见我父亲了,不过你别担心,他很好相处的。”孟新堂开了口,老旧的楼道声控灯一明一暗地闪着,还有很轻的回音。沈识檐在后头看不清他的神色,试探道:“孟先生紧张了?”

孟新堂低低笑了两声:“哪里,横竖避不开的。”

紧张有之,孟新堂心中对父亲敬重十分,但他亦自知深爱沈识檐,有诸多缠绵情话在前,又对郑熹微许过诺言。那日心中所想仍然记怀于心——“‘辜负’这个词,哪怕前面带上了否定,他也不希望用来描述他们的感情。”

他私下拜托孟新初帮他打探口风,孟新初自然满口答应,声称这是小姨子的责任,并保证他俩进门前一定递消息出来。孟新堂腾出一只手摸出手机看了看,没有未读消息,显然他的宝贝妹妹并没有尽到小姨子的责任。孟新堂虽然不愿将情况想的太糟,但思虑周全的天性使然,口中一边应着沈识檐,心中飞快做好各种打算。

——“就这,到了。”孟新堂收住话头,有规律地敲门。沈识檐不禁勾起嘴角,觉得孟新堂就像个领了份成绩不上不下的期末考试卷回家,心中掂量着家长是骂是夸的小孩。

门里头的人操着笑意应着:“哎,来了——”

03.

孟家人不多,却少有如今天一样完整的团聚。六道菜,乔薇、孟新堂、孟新初的丈夫每人负责两道,称得上丰盛,各菜自有各人捧。孟父携着乔蔚坐在上首,小辈分坐两侧。沈识檐掂量了一下,乔蔚一句“一家人”在前,孟父态度不明在后,思忖后道:“叔叔、阿姨中秋快乐。”

“小沈啊。”孟父笑得温和,“随意一点,就当自己家。听说今天是你三十二岁生日,看着不像,真年轻啊。”

乔蔚也加入谈话,问了不少家世职业上的问题,沈识檐拿捏得当,很得乔蔚欢心,孟父亦频频点头不时称赞。不消多时,两位长辈的火力便向女婿转移,沈识檐松了口气,同孟新堂交换一个轻松的笑容。

一颗心放了下来,沈识檐胃口大开,多吃了两口孟新堂做的鲈鱼,孟新初冲哥哥挑了挑眉:“还是哥哥做的饭合男神胃口。”

“哪里。”沈识檐放下筷子,笑道,“都好吃。”说罢偏头看了孟新堂一眼,孟新堂会意:“他哄我开心呢。”

这顿饭接近尾声,两位长辈也放下了筷子,乔蔚笑着看向沈识檐,“小沈和新初是高中同学吧,新初高中和你们相处还好吗?”

沈识檐还在斟酌一个既让乔蔚满意又讨孟新初高兴的答案,孟新初便急忙应道:“人家高中时候是大众男神,琵琶弹得特别好,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文艺汇演,惊艳四座。”

这话听着耳熟,在婚礼上对着孟新初大学同学一字不差地说过一遍。沈识檐还没来得及说出他两全其美的答案,乔蔚和孟父显然提起了兴趣:“这样?要是能欣赏一次就好了。”

孟新堂心道可不是,若非那日一曲琵琶穿堂入耳,他怎能循声而去觅得良人。

“叔叔阿姨想听,我弹几曲都是应当的。”沈识檐遗憾道,“只可惜今日没带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孟新初想到什么,猛一起身:“有的有的,之前哥哥莫名其妙给我买了一把琵琶,我又没有兴趣,就留在这里的书房了。”

沈识檐狐疑地看向孟新堂,孟新堂状若无意地转头,轻咳一声:“你带识檐去找吧,我和妹夫收拾桌子。”

“哎,好。”孟新初带着沈识檐进了书房,出来时沈识檐抱着琵琶,指甲也已缠好。乔蔚与孟父并肩坐着,沈识檐朝位长辈略一颔首,又看了一眼孟新堂,眼神中是带笑的问询。

沈识檐低眉,手上拨出第一个音符,好似阖上了眼眸。没有揉入刻意的舞台表现力,他只是抱着琵琶用心演奏,投入非常。孟新堂没有听过这一首,此刻只觉无比心动。乐起节奏自由,入拍后舒缓典雅,慢起渐快,多用摇指、勾轮,气势磅礴。尾段入破,跌宕起伏,愈临近曲终,愈加急速翻转,直击人心。

04.

“好!”孟父率先鼓起了掌,露出今夜最盛的笑容,“小沈得空一定要给我录几段,以后被封闭隔离起来的时候听听,也好有个意趣。”

“叔叔过奖,若您不嫌弃,只管告诉我想听的曲目便是。”沈识檐将琵琶还给孟新初,孟新初迟钝地接过,仿佛还沉醉于曲中,后知后觉问道:“这是什么曲?”

“《新翻羽调绿腰》。”沈识檐坐回孟新堂身边,“《绿腰》,又名《六幺》。”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孟新堂语气亲切真诚,称赞道,“非常好听。”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闻曲知人,琴声有时可以折射弹琴者的心性。沈识檐比谁都有情有义,也比谁都担得起。他低眉弄琴的模样,似有看尽凡尘的仙气,又让人感受到他深爱着生活与人间。

沈识檐不知,凭这一曲,孟父心中最后一点藩篱柔化成无限的欣赏,甚至滋生出些许期待,没由来地想,他的儿子将来一定会幸福美满。孟父心中转了念,连带着看两人的目光都柔和了不少,孟新堂看在眼里,轻轻地握住了沈识檐的手。

夜渐深,乔蔚张罗着要送孟新堂和沈识檐回去。孟父留下一句“等等”便匆忙进屋,不一会孟父又出来,塞给沈识檐一个红包。沈识檐哭笑不得,连忙推脱说自己都三十了,那好意思收红包。孟新堂奇道:“爸,您不是不兴这一套吗?”

孟父看了眼自己儿子:“你懂什么。”不由分说把红包塞回沈识檐手里,乔蔚也帮着说话,沈识檐不得已收下,向两位长辈道别:“叔叔、阿姨再见。”

孟父不说话,只是笑着。乔蔚也笑,开口道:“还喊叔叔阿姨呢?”

沈识檐一愣,很快回过神来,暖意争先恐后地覆上心头。一手握着孟新堂,一手攥着红包,两只手都加重了力道。

“爸、妈。”沈识檐险些红了眼睛,“再见。”

05.

孟新堂牵着沈识檐下楼,楼道逼仄,两人也不急,慢慢悠悠地走,没人说话,却连空气都带着甜。最后是孟新堂先开了口,轻轻晃了晃与爱人十指相扣的手:“我坦白,新初对乐器没兴趣,那时候我撒了个谎,为了……接近你。”

沈识檐忍不住笑了出来:“从初见时那句‘妹妹一直嚷着想学琵琶’开始,就是在骗我吗?”

虽说是个无关紧要的谎言,孟新堂却给它盖了个“不堪回首”的戳,但无奈只能承认:“是的。”

沈识檐眯起眼睛,转过头看着看着孟新堂:“所以……你是对我一见钟情?”

孟新堂咳了一声,虽说楼道灯光昏暗,红一红老脸也是无妨的,被道出真相的孟新堂镇定自若:“算是吧。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可我那时候才刚认识你,你一点都不了解我,除了知道我是个医生,会弹琵琶。”两人到了楼下,颇有默契忽略自家的车,一同往小院里走,权当饭后消食。

“既是一见钟情,便无需,也找不到那么多理由了。”

“为了接近一个仅一面之缘的人,买一把没有任何用的琵琶,值吗。”沈识檐好奇孟新堂的答案,心生期待。

“值得。”孟新堂从来没教沈识檐失望过,他驻足看着沈识檐,真心道,“你值得我生命中的一切。”

沈识檐没应,或许是两人心意相通,他凭直觉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抹不开的笑意。

孟新堂就着夜色,低头给了沈识檐一个缠绵的吻。

—end—

竹秋廿四

#书摘

#穿堂惊掠琵琶声》by高台树色

#静候佳音,佳音难寻

#书摘

#穿堂惊掠琵琶声》by高台树色

#静候佳音,佳音难寻

晨 钟 落 月🌈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流泪的一天。

字@林楚
后期是我。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流泪的一天。

字@林楚
后期是我。

墨宁远

“你从风尘萧瑟中走来,我在秋意正深浓处等你。”“满身风雨,思念成城。”                              ——穿堂惊掠琵琶声

“而他朝他一笑,梦都在晃。” 

“时间向前,无增只减 ,即使前路混沌,同他走过,才算人间”...


“你从风尘萧瑟中走来,我在秋意正深浓处等你。”“满身风雨,思念成城。”                              ——穿堂惊掠琵琶声

“而他朝他一笑,梦都在晃。” 

“时间向前,无增只减 ,即使前路混沌,同他走过,才算人间”

                                  ——白日事故

“我喜欢在夜色中拥抱你,因为夜色温柔,而你更甚。”

                               ——思绪万千


高台树色太太的一个合集,向神仙太太表白


Glücklich

《穿堂惊掠琵琶声 》高台树色

    2019/2/15


立于己,行于侧。愿,相得益彰。



二十三岁的孟新堂不一定会喜欢二十岁的沈识檐,十五岁的沈识檐也不定会喜欢十八岁的孟新堂。一直以来,都是过往在雕琢着人。从前觉得是经历与已成的思想限制了他们对于爱情的追求,可现在想来,好像更该反问一句,难道不是那些经历和思想,成全了爱情的产生



你们比我明白幸运在哪里,我们是旁观者,只谈祝福。



“想买束花给你


可路口的花店没开


我又实在想念”



“来,尝尝相思的滋味。”


“那我恐怕早就烂熟于心了。”



Yesterday...








    2019/2/15


立于己,行于侧。愿,相得益彰。




二十三岁的孟新堂不一定会喜欢二十岁的沈识檐,十五岁的沈识檐也不定会喜欢十八岁的孟新堂。一直以来,都是过往在雕琢着人。从前觉得是经历与已成的思想限制了他们对于爱情的追求,可现在想来,好像更该反问一句,难道不是那些经历和思想,成全了爱情的产生




你们比我明白幸运在哪里,我们是旁观者,只谈祝福。




“想买束花给你


可路口的花店没开


我又实在想念”




“来,尝尝相思的滋味。”


“那我恐怕早就烂熟于心了。”




Yesterday  l saw a lion kiss a deer。




我这个人挑剔得很,放眼满世界,想一起过除夕的,也就你一个了。




过年嘛,就要听爱的人话家常。




与有荣焉




沈识檐想,等孟新堂老了,一定是个迷人到了极致的老头儿,有谦卑,有风骨,功勋,还有沁着墨香的浪漫。




一个人有多重的才华,骨子里就会刻上多大重量的谦卑。




优秀的人,你不需要跟他有什么很频繁深入的沟通,几句话,就能知道他很优秀了。




你只需要给她看看你有多好...


毕竟,这个我描述不来




“承蒙沈先生抬爱。”


“不客气,孟先生当得。”




不是情话,只是心里话




相思害人,浮想联翩。




而我真的很抱歉,没能真的对你,一见倾心。




原来当你亲眼看到自己的爱人所遭受的苦难时,会真的觉得天塌地陷。




行走在世间,再清逸的人,都不可能片叶不沾身。




有时,还是会想他们的。




愿平安顺遂




赚到了




大人最怕与小孩子谈论的事情,一 是公平,二是死亡。前者是因为难以描述、难以保证,后者是因为不可避免、不可预期。




一束花胜过了山川湖泊,天上繁星。




我挑了最美的花,四季给你,孟先生请笑纳。




你要好好爱他。白头偕老是最好的,就算不能,也千万别辜负他。




沈老板,用我这一腔的爱意,换与你同看一院的四季,可好?




虽然很多事情我都不能保证,但我保证,品酒赏花,或是生活中的琐碎、磨难,只要我能,一 定陪你经历。




我见过极恶,也见过单纯地看着我,向往着生命的双眼。




没见过灾难的人,永远不会明白灾难是什么。什么人心啊,利益啊,自私贪欲啊在那会儿,屁都不是。




人心最难测,有时也最可怖,但是我们不是在为人心活着,也不该活得惧怕人心。






妈妈不是怕你成为英雄...


英雄不该是这样的结局,不该被辜负,不该这样离开




路途中突然又遇了不近人情的雨,他本来像往常一样, 懒得撑伞,也并不想躲避,念着一个人平心静气地走,总能走过这片雨。但身边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陪着他不撑伞,陪着他平心静气。并肩携行,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这样的保证,有的人会信,有的人则死都不会信。




我不知道病人家属是不是希望他活下去,但我知道这个病人是想活下去的,而我是他的主治医生。




就算是失望,也得背着,尽力好好地往下走。总不能觉得看到了一点世界的复就愤世嫉俗。




若是可哭的事太多了,大概就会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哭什么。




那一刻,孟新堂觉得自己爱惨了沈识檐,哪怕一个人走完一生,也能爱他到生命终的那一天。可他却舍不得爱他。




一样东西,如果有一个人郑重其事地问你想要的是什么样子的,那他一定想过要给你。




如果一生能找到一个爱人,已经很不容易,我不觉得一定要用‘男女’去限定爱情。




色令智昏。




真要命,这人的指甲盖都长得好看。




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小儿始无赖,秉烛拟月光,盼庭内海棠开。未见花开,误绘一荡晚霞。遂今辰寄,愿童心不泯,岁岁照海棠




生来平庸,难免失望无力。




你可是我苦等30年,才遇见的人。


没有什么比遇见更浪漫。




如果心情不好的,不如去喝顿酒,酒虽然不能真的浇愁,但能让人一吐为快。




对于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总要找个态度去接受




沈识檐自认不是个以色阅人的人,声色之后便是犬马,皮囊这东西,没有内核亦经不起风霜,实在不值一提。但在触及孟新堂的那一刻,但在触及孟新堂的那一刻,他突觉自己此刻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浮。 


朝他走来的人很好看。


这个人穿大衣会很好看。


这是他唯二的想法。




能理解,但不会认同。




我有满满一院的四季。




这是我的爱情,不是什么大事,也和别人无关。




这话不是她受到刺激后立下的豪言壮语,而仅仅是她一句普通的表达。




沈识檐这个人矛盾得理直气壮,还有点可爱。




大概真的是物以类聚,或许沈识檐周围的人,都活得有趣又鲜明。




眼底似有柔情千万,却是不带旖旎,皆为赞赏。




偶尔放肆,无伤大雅。




孟新堂从没想过,他会同时用“少年”和“老成”形容一个人。很奇妙,也很动人。




倒不是多惊艳的长相,但干干净净,棱角分明,看着舒服,想接近。




那日清雅茶堂,琵琶声穿堂而过,像极了爱情疾疾,惊掠心头。

抄手

这种文风有点适应不了吧

这种文风有点适应不了吧

203

【感想】

(微博发过一次了但我还是想在这发一次)

[cp]#高台树色[超话]#  【感想】 

   (看时预警,思路/文笔清奇非常)

   

    我看高台树色老师的第一篇文是《穿堂惊掠琵琶声》,于18年九月十日下午一点看的,至三点半的样子看完。

     通篇看的很急,但又不完全是。更多的像是看不懂的那种状态的“极速”翻页。

     看完是什么感觉呢?温柔——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感受。还有,我只看懂了主角两人...

(微博发过一次了但我还是想在这发一次)

[cp]#高台树色[超话]#  【感想】 

   (看时预警,思路/文笔清奇非常)

   

    我看高台树色老师的第一篇文是《穿堂惊掠琵琶声》,于18年九月十日下午一点看的,至三点半的样子看完。

     通篇看的很急,但又不完全是。更多的像是看不懂的那种状态的“极速”翻页。

     看完是什么感觉呢?温柔——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感受。还有,我只看懂了主角两人,见面——聊天——在一起了。然后就没了。但我隐隐约约的直觉告诉我,这篇文绝对值得我回味。

      第一遍看的急,我在同年12月翻了第二遍——好的文章多读几遍总能明白许多事情。但比较可惜的是,我第二次只看到了老顾去世那段,至此再没往后读。造成这种原因可能是我一下子体会到了老顾去世时那种悲伤,又或许学业上的一些事情没有使我继续向下接着看吧。

      还是那句话,好的文章值得多看多读。在我翻第三遍的期间,我读了《白日事故》与《思绪万千》,一刹那,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喷涌而出。

      我可能明白了些许什么,在我近期将穿堂翻了第三遍之后,这种感觉更加清晰——虽然这样说来有些令人可笑——老师的文其实最大的核心离不开“爱国”两字吧。从穿堂的“英雄不该是这样的结局,不该被辜负,不该这样离开”、孟新堂的工作所遇到的问题,白日事故里易辙许唐成他们的科研工作,思绪万千里沈习徽说的“既然是我力所能及,当然要做些事情。”还有唐绪被爷爷撵去山区支教以及老师行文里所流露出来的感情,都躲不开这俩字。

      老师是个很爱国的人。爱国人很多,但真爱国的人未必见得。或许这样下定义有些草率,但细节骗不了人。

       祝老师早日红火🔥

      及 跪求老师翻牌[跪了]@高台树色儿

———————— 分割线————

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把时间记那么清楚。

答:因为当时教师节放假,休闲在家,又想到今年的学业,故整个人异常烦躁。就机缘巧合下,刷到了老师的文,看时心里平静,还有看后的一种不知道哪方面的回味无穷——我之前说了除了温柔我强迫自己勉强看懂了,其余皆不懂。然后其他时间为啥记得就很自然而然了吧。[/cp]
 
  /[cp]@江易为风: 悄咪咪补一点(昨晚删掉忘记写上了)老师的文最大的特点就是,温柔、平淡且真实。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岗位上做着同一种性质的工作,为国家为人民。[/cp]

江茶

最近的江茶瞎几把写。

三行诗硬写成四行bq。

最近的江茶瞎几把写。

三行诗硬写成四行bq。

今天辞半仙认真学习了吗
丑陋的摆拍丑陋的字我该怎么拯救...

丑陋的摆拍丑陋的字
我该怎么拯救你!啊!!!
这扇子要怎么写啊我疯了!!!(尖叫)
头都快被我薅秃了啊啊啊啊啊啊!!!

丑陋的摆拍丑陋的字
我该怎么拯救你!啊!!!
这扇子要怎么写啊我疯了!!!(尖叫)
头都快被我薅秃了啊啊啊啊啊啊!!!

夙浅

“你从风尘萧瑟中走来,我在秋意正深处等你。”
为绝美爱情落泪呜呜呜

“你从风尘萧瑟中走来,我在秋意正深处等你。”
为绝美爱情落泪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