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立正

41.1万浏览    145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4 14:50
戒菸。ぁ

♡既定式爱情♡

*破镜重圆

*微剧情

*all正cp掉落

*cp洁癖误入

*随缘填坑


“我们..结束吧,我要和筱婷结婚了”


“......好”


短暂的沉默后,他决然离去的背影,证明了这段关系的结束。


是啊,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一个是豪门世家的千金,门当户对,自己一个普通人,怎么配呢....


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的身体猛地下滑,褪去坚强外壳的他,在那一瞬间,无助感阵阵袭来,眼睛布满红血丝,曾经那个满眼星辰的男孩,不在了。。。


盛大的婚礼,空前绝后。


以黑金色为主色调,少数暗红色作点缀,尽显神秘奢华,室内多用蓝白色调,初恋粉活跃于视野,浪漫的感觉突兀,一切都是...

*破镜重圆

*微剧情

*all正cp掉落

*cp洁癖误入

*随缘填坑



“我们..结束吧,我要和筱婷结婚了”


“......好”


短暂的沉默后,他决然离去的背影,证明了这段关系的结束。


是啊,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一个是豪门世家的千金,门当户对,自己一个普通人,怎么配呢....


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的身体猛地下滑,褪去坚强外壳的他,在那一瞬间,无助感阵阵袭来,眼睛布满红血丝,曾经那个满眼星辰的男孩,不在了。。。


盛大的婚礼,空前绝后。


以黑金色为主色调,少数暗红色作点缀,尽显神秘奢华,室内多用蓝白色调,初恋粉活跃于视野,浪漫的感觉突兀,一切都是曾经他所幻想的模样,只是身着西服的人儿身边,不是他。。。


记忆回转- -五年前


“正廷,你说,我们以后会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会了,不管永远有多远,我们都可以一起走下去的”


“那如果,以后我的身边不是你呢”


“那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砸场子的”


开玩笑般的谈话,却没有想到,他们真的散了...


朱正廷向着他们的方向走去,蔡徐坤将靳筱婷向后拉了拉,不知道他到底在担心谁


“唔~祝你们幸福”


十分淡然的话,只有朱正廷自己知道心有多疼,但只是强颜欢笑,他知道,现在闹又如何,不属于他的终究不会是他的


医院


“明昊,帮我把孩子打掉吧。”


“什么?!你怀孕了?”黄明昊接诊了那么多人,这次倒是真的懵了,从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到这个孩子死亡判书的宣布只用了一分钟。


“嗯”


“为什么要打掉啊?你知道对身体伤害有多大吗?留下来好不好?毕竟也是你的孩子啊。”


“留下来你养啊?”朱正廷自嘲地笑笑


“好啊,我养”


朱正廷闻言,有些惊讶,印象里“不务正业”的人,认真起来,emmm...,竟然还有点儿帅?!


“别闹了,留下来,然后让ta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吗?呵,我不希望ta以后怪我。

“那你就送ta去si?”


“我....”


争执中,竟哑口无言。


“我留下。”


“明早,我送你到机场,去K国。”


“啊?”


“养胎!”


第二天早上,机场


大屏幕上播报的便是昨日盛大的蔡靳联姻,媒体用着夸张的语言修饰他们婚前的甜蜜恋爱生活


朱正廷看到,沉默的低着头


“喂,朱贝!别那么丧行不行啊?这还是你吗?你舍弃一……”黄明昊话还没说完,一道颤颤的声音将他打断,他突然发现,那个一向坚强的男生,眼圈红了...


“明昊..那我是谁啊...难道我才是第三者吗...”


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撕心裂肺,淡淡的丧倒更心痛。一夜之间,他,好像长大了不少。


向来自持情场高手的黄明昊在他哭的那刻就慌了神,或许真的印证了那句:妙语连珠的是猎物,支支吾吾才是喜欢。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哄他,尝试着拥住他,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明昊...”


小猫般挠心的嗓音,配上哭腔倒让人更加心疼。


“乖,走吧,去一个不会有他的地方。”




登机的提示音响起,他的背影渐渐模糊,角落里站了许久的身影悄然离去……


TBC.


不急,佛系作者,随缘填坑。


HE还是BE还是开放式结局你们定

HE扣1

BE扣2

开放式结局扣3

(HE备注形式:正正&xxx)

拜拜ノBye~


正版翎羽昕兮

百分九小宿舍(欢脱向 cp向)EP44

千粉福利,快去评论


因为不甘心就这么各回各屋得九个人,可怜的五百万就倒霉了,大概是小鬼提出的,因为五百万只记得那个人说话很大声,然后自己就被安排了。

小鬼细细的端详着五百万,看的朱正廷都怕小鬼一张嘴是把五百万给炖了。不过嘛,其实差别不大,都是一堆水,一只狗。

小鬼看着看着五百万露出一抹奸笑,问道:“五百万是不是该洗澡了。”

朱正廷看了看五百万,他也不知道,然后说道:“我问问姐姐它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

随后朱正廷就开始问了。

林彦俊看着五百万说道:“五百万好歹是个女士,咱们这么对它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

范丞丞说道:“我看它天天光着,你抱它也没觉得不礼貌。”

范丞丞这一...

千粉福利,快去评论



因为不甘心就这么各回各屋得九个人,可怜的五百万就倒霉了,大概是小鬼提出的,因为五百万只记得那个人说话很大声,然后自己就被安排了。

小鬼细细的端详着五百万,看的朱正廷都怕小鬼一张嘴是把五百万给炖了。不过嘛,其实差别不大,都是一堆水,一只狗。

小鬼看着看着五百万露出一抹奸笑,问道:“五百万是不是该洗澡了。”

朱正廷看了看五百万,他也不知道,然后说道:“我问问姐姐它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

随后朱正廷就开始问了。

林彦俊看着五百万说道:“五百万好歹是个女士,咱们这么对它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

范丞丞说道:“我看它天天光着,你抱它也没觉得不礼貌。”

范丞丞这一说可给大家都乐坏了,不过紧接着王子异的话引来了更大的笑声。

王子异一脸严肃的说道:“彦俊是觉得咱们九个人不太礼貌,人有些多。可能分成几批会比较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王子异真的是长在林彦俊的笑点上,鉴于林彦俊长在蔡徐坤的笑点上,或是说王子异也长在蔡徐坤的笑点上。以至于严肃的小队长蔡徐坤都笑到不行。

“完了完了,子异到点了。”Justin说道。

那边朱正廷也问完了,举着手机说道:“姐姐说五百万该洗澡了。”

朱正廷一说完陈立农抱起来五百万就往厕所走。

陈立农这个动作当真是震惊了朱正廷了,因为刚才在讨论时陈立农一直处于拾乐的状态,没想到行动力这么高。

“我还以为农农对这事没兴趣呢。”蔡徐坤看着陈立农冲向卫生间的背影说道。

尤长靖也站起来,准备和陈立农一起去,听到蔡徐坤的话说道:“怎么会,当时hi室友时看农农对小hi的热爱程度怎么会不感兴趣。而且农农不是从小就养狗的嘛。”

“那你怎么兴奋做什嘛?”林彦俊看着站起来的尤长靖说道。

尤长靖故意说道:“我就是兴奋,按照狗狗洗完会甩水的惯例我推测农农会湿身,到时可以拍下来给粉丝谋福利。”

尤长靖说完就带着小声进了卫生间。

虽然陈立农从小就养狗,但也不是五百万这种,所以为了五百万或者是陈立农的安全,朱正廷也赶紧进去了。

朱正廷进去前小鬼作为这个事情的提议者早就安耐不住自己好(躁)奇(动)的内心奔向卫生间了。

Justin看朱正廷进去了他也跟着进去了。顺便带上了范丞丞。林彦俊也早就跟着尤长靖进去了。

沙发上只剩蔡徐坤和王子异了,蔡徐坤秉承着为了照顾NINEPERCENT第十人的心理进去看着NINEPERCENT其他人,绝对不是因为好奇,是他也不承认。

王子异就直接的多,他就是好奇,而且大家都进去了,就剩他也是奇奇怪怪的,所以他也跟在蔡徐坤后面进去了。

然后就产生了九个平均身高183的大男孩儿挤在一个几平米的地方,围着一个鱼缸,盯着一直狗。亏了五百万从小就经历这些,换一只狗肯定会被盯虚了。

不过五百万倒也是给面子,它并不怕水,洗起澡来还是挺快的,不过洗完澡甩毛这个步骤并没有被省略,还是该怎么甩就怎么甩,不过并没有造成某个人湿身的状况,因为很平均,九个人都被他甩了一身水。不过还是多亏了它是只短毛狗。

朱正廷给五百万吹毛时,一边吹一边问陈立农:“你觉得是给小hi洗澡好洗还是给五百万好洗?”

陈立农想了想说道:“五百万吧,它乖些。”

五百万好像听懂了,很开心的用自己湿了吧唧的毛往陈立农刚擦干的腿上蹭。

朱正廷没抓住五百万,喊道:“五百万!过来!大冷天的,不吹干了会生病的,你是想打针还是想吃药?”

其他人一边擦自己一边想:其实大冷天的我们被它甩了一身水也挺凉的。

不过没人敢说,毕竟是自己提议的,万一说了朱正廷说给自己也擦擦吹吹那他更愿意自己主动感冒。

TBC

晖央kirakira

往事不堪回首

(十四)

陈立农直到出现在酒吧的二楼包间,也没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接到毕雯珺的电话时,他是意外的。这位学长虽说不上陌生,甚至在他入大学时还处处给了他不少帮助,但毕雯珺是个公私分的很清的人,而且这人总带着那么点神秘,好像在刻意与他人疏远。

所以即使这几年,陈立农因尤长靖、李希侃参加过一些他们私人的聚会,但也没什么机会和毕雯珺走的很近,更不可能经常有电话联络。

“学长……”

陈立农推开厚重的房门,略有点别扭的和毕雯珺打招呼,现在屋里只有毕雯珺和李希侃,以及已经睡着的朱正廷……

“哦,你来了,挺快的嘛。”李希侃感到陈立农的不自在,抢先接了话,毕竟他和陈立农更熟一些。

其实不光陈立农...

(十四)

陈立农直到出现在酒吧的二楼包间,也没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接到毕雯珺的电话时,他是意外的。这位学长虽说不上陌生,甚至在他入大学时还处处给了他不少帮助,但毕雯珺是个公私分的很清的人,而且这人总带着那么点神秘,好像在刻意与他人疏远。

所以即使这几年,陈立农因尤长靖、李希侃参加过一些他们私人的聚会,但也没什么机会和毕雯珺走的很近,更不可能经常有电话联络。

“学长……”

陈立农推开厚重的房门,略有点别扭的和毕雯珺打招呼,现在屋里只有毕雯珺和李希侃,以及已经睡着的朱正廷……

“哦,你来了,挺快的嘛。”李希侃感到陈立农的不自在,抢先接了话,毕竟他和陈立农更熟一些。

其实不光陈立农,就连李希侃也有几分奇怪,毕雯珺为什么不联络林彦俊,而是找来了陈立农,他和朱正廷很熟吗?

毕雯珺显然没在意两人的心思,只想着赶紧完事带李希侃过二人世界,抬手指了指对面沙发上的人,

“带走吧。”

“什么?”陈立农看看还在睡着的朱正廷,惊讶的问道,但心中却隐隐有丝期待。

“找不到林彦俊,我能怎么办,总不能我们带回去吧。”

毕雯珺一脸无奈,陈立农心中蹿起的火苗又渐渐平息,看来并不是朱正廷的意愿。

“开车小心,我们走了。”

没给拒绝的机会,毕雯珺拉着李希侃离开了房间,刚出直达停车场的电梯,毕雯珺拿出手机,不知拨通了谁的电话,

“陈立农来了……你到底想做什么?……我知道跟我没关系,但你别太过分,小尤知道了怎么办……不是,你真不怕自己会后悔?……彦俊,话不能说的太绝……算了,你爱做什么做什么吧,后悔也是你自己受着!”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有些郁闷的挂断了电话,越想越奇怪,终于忍不住问道,

“是林彦俊让你联络的陈立农?他想做什么?你俩葫芦里到底藏着什么药?”

毕雯珺看李希侃有几分怒气,慌忙解释,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好心提醒他罢了。”

“真的?”

李希侃半信半疑,毕雯珺揽过眼前的人,

“真的。只不过他让我联系陈立农来照顾朱正廷,我没理由拒绝罢了。毕竟我认识的人里,也就他们两个跟朱正廷还算熟悉一点。”

“哦?农农跟朱正廷很熟吗?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李希侃眨巴着眼睛,继续喋喋不休的问着,毕雯珺宠溺的捏了捏他的鼻子,调侃道,

“你李少爷在学校过的多潇洒啊,整天随心所欲的,哪会把这些学校里的小人物放眼里~”

“你胡说什么,我只是不喜欢社团活动罢了,哪有你说的……”

毕雯珺接住李希侃打过来的手,低头吻上了对方的唇,成功打断了他的反驳,

“好了,不聊别人了。”

毕雯珺意犹未尽的在李希侃唇边又轻啄了两口,将他的手指放在自己手中细细磨砂,

“再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接下来的时间都想着我好不好?”

“想你什么?”

李希侃忽然感到不妙,以他对毕雯珺这二十几年的了解,用头发丝都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毕雯珺轻挑了挑嘴角,拉着不情不愿的李希侃上了车,

“干吗?我要回家睡觉,你明早不上班啊?去哪儿啊?”

“我请假了。”

“请假?你作为总裁这么不负责好吗?”

“那宝贝今晚就先对我负责吧~”

“负责什么??毕雯珺,你个色mo,我要回家……”


E&C的停车场

尤长靖已在车上坐了好久,却依然未能从此刻的状况中回过神。

早晨醒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的躺在主卧的大床上时,尤长靖才幡然醒悟,原来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

昨晚他并没有醉到断片儿,他还清楚的记得他是如何回到了林彦俊的别墅,如何跟他如胶似漆,翻云覆雨,也清楚的记得答应了林彦俊什么……

他现在不是后悔,只是酒精的麻醉褪去,他开使反省自己的初衷,林彦俊这样算是回到他“身边”了吗?但总觉得哪里让人不太舒服……

“嘀――嘀――”

后方的喇叭声唤回了尤长靖的思绪,他才意识到自己将车停在了来往的通道上。

越是想将车快点停好,却越是手忙脚乱。之前一直是坐经纪人或陈立农的车,而且他也刚考驾照没多久,在这么拥挤的停车场倒车入库,对于新人确实不太容易。

尤长靖听到后方有人下车,窘迫的打开车窗准备给人道歉,却并没像想象中受到对方的斥责。

“来,下车,我帮你。”

尤长靖不好意思的等着那人将两辆车都停好后才敢上去道谢,这时才看清楚,对方的年龄并不大,阳光的脸上甚至还带了些稚气。

“你是……尤长靖吧?!”

对方认出他后,笑容更灿烂了几分。

“咦,你怎么会来E&C?你不是星……”

“哦,过来有点事。”

尤长靖朝对方礼貌的笑笑想搪塞过去,他现在还没办法像外界透露他的来意。

“看来公司里的传闻是真的啊!”

“什么?”

“你好,我叫Justin,是E&C的练习生。”

练习生?尤长靖转头看看那辆价值不菲的车,就算是练习生,想必也是位身价不菲的小少爷吧。

“你说,公司里的传闻?是……”

“没什么,前段有人在一楼的咖啡厅见过你,还以为你要转公司。”

Justin眼神有点躲闪,快步上了电梯,尤长靖十之八九猜出了,这和林彦俊提的条件有关,但如果林彦俊真的愿意回到他身边的话,也无所谓了……

“你去找林总吗?他在十五楼。”

Justin出电梯前贴心的帮他按了楼层,

“练习室到了,我先走了,有空再见,大明星~”

Justin依然满脸笑意的离开了电梯,尤长靖疑惑的看了看这个人,真的是练习生吗?不是尤长靖自大,但凡是出道有点名气的艺人,也没遇见过哪个练习生对前辈是这副态度,何况还是他这种级别的前辈,一般的练习生见到他,不是无比激动,就该是小心翼翼,免得说错话惹麻烦吧。

尤长靖一路很顺畅,直到林彦俊的办公室前,除了打招呼的人外,也没一人阻拦,似乎整个E&C对他的到来并无太多意外。

林彦俊的助理请他自便,尤长靖调整了呼吸,伸手敲了敲林彦俊办公室的门。

“进。”

林彦俊看到来人是他后,脸上挂上了许久不见的笑意,尤长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过来。”

尤长靖绕到办公桌后,林彦俊将他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语气甚是温柔的关心道,

“难受吗?有不舒服吗?”

仿佛直到昨日,他们都是一对儿无比恩爱的情侣。

“没。”

尤长靖有些不自在的低下了头,两边的手指紧张的缠绕在一起,

“我,去过星传了……”

林彦俊没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我告诉了他们我要解约,但按合同……”

“做得好。”

林彦俊轻柔地抚上尤长靖的脸,尤长靖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

“接下来的就交给我跟律师,不用担心。”

林彦俊依然口吻轻柔,嘴角挂着笑意,尤长靖感受着他此刻的温柔,确定着之前的那个人真的回来了,却总觉得心中缺失了一块。

他仔细观察着林彦俊的表情,想努力抓住他每一丝情绪,看的越清楚却越心痛,这么漂亮的眼睛,怎么却没一丝笑意呢……

正版翎羽昕兮

千粉福利

占tag致歉


已经到达一千啦,大家快去选择千粉福利吧,时间截止到27号,让我可以在开学前写完,千分福利


最近病毒爆发,大家尽量减少外出,外出带口罩,勤洗手,多喝水,尤其是在已经有确证病例的省市的(例如我自己),总之大家要保证安全

占tag致歉


已经到达一千啦,大家快去选择千粉福利吧,时间截止到27号,让我可以在开学前写完,千分福利


最近病毒爆发,大家尽量减少外出,外出带口罩,勤洗手,多喝水,尤其是在已经有确证病例的省市的(例如我自己),总之大家要保证安全

千言正语

[立正]立正虐文

纯属私设,勿上升真人

http://t.cn/A6vHvotu

纯属私设,勿上升真人

http://t.cn/A6vHvotu

浦星April.

新年快乐呀各位荔枝女孩儿~

新年快乐呀各位荔枝女孩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