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立白

16665浏览    338参与
看啊一条咸鱼在天上飞

50fo点梗

  占tag致歉

  第一次做这个,不太会请多包涵

话废,就说这么多了

  cp包括但不限于仏英,英仏,露中,立白,奥洪,神意,米加

  评论区抽一个小伙伴,一定会写的(什么时候发就不一定了)

比较擅长小甜饼和沙雕段子,刀子……我尽力

  最后感谢喜欢我的人,你们都是小天使!

  占tag致歉

  第一次做这个,不太会请多包涵

话废,就说这么多了

  cp包括但不限于仏英,英仏,露中,立白,奥洪,神意,米加

  评论区抽一个小伙伴,一定会写的(什么时候发就不一定了)

比较擅长小甜饼和沙雕段子,刀子……我尽力

  最后感谢喜欢我的人,你们都是小天使!

俚优

今天的立,前两天的立,和前前两天的立白。

我已经摸鱼癌晚期没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今天的立,前两天的立,和前前两天的立白。

我已经摸鱼癌晚期没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看啊一条咸鱼在天上飞

遛鸟少年的奇妙早晨

多cp互换身份

仏英,露中,奥洪,立白等

ooc严重,无脑的沙雕小段子

这只是个预告(正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

  遛鸟少年坐在家门前,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所见的事情,得出一个结论——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是我疯了。

   基尔伯德·贝什米特先生早上六点起床,像以前一样开始晨跑,路过弗朗西斯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瞎了,毕竟不是每天弗朗西斯都起的那么早,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眉毛和亚瑟一样粗的情况,普爷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狠狠的嘲笑了一番,本应优雅反驳的弗朗只是说了一句“f**k”就气冲冲的回了家,还不忘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

多cp互换身份

仏英,露中,奥洪,立白等

ooc严重,无脑的沙雕小段子

这只是个预告(正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

  遛鸟少年坐在家门前,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所见的事情,得出一个结论——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是我疯了。

   基尔伯德·贝什米特先生早上六点起床,像以前一样开始晨跑,路过弗朗西斯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瞎了,毕竟不是每天弗朗西斯都起的那么早,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眉毛和亚瑟一样粗的情况,普爷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狠狠的嘲笑了一番,本应优雅反驳的弗朗只是说了一句“f**k”就气冲冲的回了家,还不忘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话说对面的亚瑟好像在自由奔跑欸,看花眼了吗?
 

  路过小少爷家的时候,同样的时间,同样的钢琴声,就是弹钢琴的人变成了男人婆,做饭的人变成了小少爷……(小声:而且厨房还是完好的!)普爷偷偷溜进去准备偷吃甜点,结果那温润如玉的小少爷居然一个平底锅砸过来,而男人婆居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弹琴,难道结婚之后就会变成这样吗?!可怕

     路过可怕的伊万家时,普爷差点把自己戳瞎——为什

么伊万会捧着一壶茶在那里嗑瓜子啊!(你不是最喜欢向日葵了吗?)还有托里斯你什么时候被白鹅附体了?白鹅什么时候那么人妻了?你们莫不是疯了!(顺便祝伊万先生平安……托里斯冒着黑气过来了)还有,白鹅居然亲了托里斯!他们转性了?

  以防万一,普爷特地绕去了老王家,嗯……围巾拖到地上了,恐怕会摔跤。

 

   绕回来的时候路过意呆家,意呆罕见的睁开了眼睛,罕见的早起,罕见的一身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极了多年前某个没来得及长大的孩子。意呆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回身走进了房间。

  决定清醒一下的普爷不小心闯入了列支妹妹家,本来道个歉就能解决事情,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可爱的列支妹妹持(自主规制)枪追着他跑了三条街,幸亏他机智的跳进了草丛里,不然就当场死亡了。

 

   还没想明白事情经过的普爷听到家门开了,一回头和自己的脸对上“啊啊啊啊啊什么情况!为什么有两个我?阿西你在哪里?”

  普爷蒙了,此时迟钝的他才发现,自己的身高和肌肉根本不对啊!

俚优

就立白啦【

被白桦女神发了一堆代餐图我越吃越饿

就立白啦【

被白桦女神发了一堆代餐图我越吃越饿

俚优

乱七八糟的🐟

和一个立白graphic novel的预告🐟【?

接下来两周要极限肝这个蓝丝带故事了我好兴奋但我好菜我还是梦里搞比较好

乱七八糟的🐟

和一个立白graphic novel的预告🐟【?

接下来两周要极限肝这个蓝丝带故事了我好兴奋但我好菜我还是梦里搞比较好

星现

性转洗衣粉组

这是我的巨坑里的一小幕


(每天都在摸鱼的快感和作业还没画完的愧疚里反复横跳)

性转洗衣粉组

这是我的巨坑里的一小幕




(每天都在摸鱼的快感和作业还没画完的愧疚里反复横跳)

没粮吃的饿死鬼
我也来连了!!红线给了aph四...

我也来连了!!红线给了aph四大本命
其实cp都好好吃QwQ
tag打首选cp

(忘了连北米和金钱我杀我自己/)

我也来连了!!红线给了aph四大本命
其实cp都好好吃QwQ
tag打首选cp

(忘了连北米和金钱我杀我自己/)

xxx
伊兰园的微风
手绘的一张立白,中世纪古风滤镜

手绘的一张立白,中世纪古风滤镜

手绘的一张立白,中世纪古风滤镜

軟隱棘杜父魚

【洗衣粉】漿果蛋糕和絲帶,佩劍盔甲以及鮮花

生日賀文 @俚优 (塞蛋糕)

鐵與血的腥味瀰漫在屋子裡,混進那桌子上的甜美嫣紅的蛋糕裡,誘人華麗卻又十分殘酷的味道。



“這是誰的血?”娜塔莎站在托里斯卸下的那一堆盔甲前,指著上面的血跡冷冷的問道。她完全沒有像她那個年齡裡看起來該有的反應,或許要不是因為她確實還過於幼小,也許她也能穿上同樣的盔甲拿著武器跟著托里斯一起上戰場,或者和托里斯短兵相接。



“唔⋯我也不太記得,畢竟人數太多了嘛。”托里斯從屋裡走出來,卸下盔甲的他一如鐵狼卸下了兇狠,他走到娜塔莎身後彎腰把她抱了起來回到桌前把她放在比她還高一些的座位上。



“餓了吧?”托里斯一...








生日賀文 @俚优 (塞蛋糕)

鐵與血的腥味瀰漫在屋子裡,混進那桌子上的甜美嫣紅的蛋糕裡,誘人華麗卻又十分殘酷的味道。




“這是誰的血?”娜塔莎站在托里斯卸下的那一堆盔甲前,指著上面的血跡冷冷的問道。她完全沒有像她那個年齡裡看起來該有的反應,或許要不是因為她確實還過於幼小,也許她也能穿上同樣的盔甲拿著武器跟著托里斯一起上戰場,或者和托里斯短兵相接。




“唔⋯我也不太記得,畢竟人數太多了嘛。”托里斯從屋裡走出來,卸下盔甲的他一如鐵狼卸下了兇狠,他走到娜塔莎身後彎腰把她抱了起來回到桌前把她放在比她還高一些的座位上。




“餓了吧?”托里斯一邊問著一邊抬手用小刀切開了鮮紅的漿果蛋糕,烤的金黃的蛋糕上鋪了厚厚的一層嫣紅甜蜜的漿果醬,用刀切開以後裡面同樣有一層夾心的果醬。




“沒有戰利品嗎?”娜塔莎冷冰冰的問著,儘管她手裡已經握上了叉子,但是她此刻腦子裡疑問的誘惑顯然比面前的蛋糕更甚一籌。托里斯把蛋糕分好放在她面前,拿著小刀杵著下巴思考了一下娜塔莎說的戰利品是指什麼。在略過一系列重武器,上好盔甲零件,還有說不清是哪裡鑄造的銀幣和金幣以後他終於篩選出一件。




“喔當然有。”他放下小刀站起來回到房間裡,娜塔莎聽見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之後安靜了一會然後就看見托里斯重新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段她沒見過的東西,另一隻手拿著一面不太光亮的鏡子和梳子,娜塔莎看著他把鏡子放在自己面前,解開了她頭上那條已經起毛的老舊緞帶。




“做什麼?”娜塔莎警惕的回過頭看著他,像是一隻短小卻鋒利的冰錐,托里斯俯下身子拿起梳子開始幫她梳理淺亞麻色的頭髮。




“做一個戰利品。”他在娜塔莎耳邊溫柔的說著,握劍的手捏著梳子穿過她的短髮,傳出說不出的溫柔。娜塔莎轉過去看著面前的鏡子,透過鏡子看著托里斯為她梳頭的樣子,她試圖在自己小小的腦子裡想像托里斯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子,雖然她見過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間,托里斯會在看見她的瞬間溫順下來,就算要騰出手抱著她衝出重圍,在回頭看她的時候那眼神依舊是溫柔的。




那條新的絲帶係到了她頭上,重新梳理過的頭髮和新的絲帶柔和了她的氣質,她盯著鏡子裡的自己,伸手去摸了摸那條絲帶,隨著她的動作那條絲帶邊緣泛出了閃爍的星光。




“你是我最珍貴的戰利品。”




托里斯端起盤子用叉子切了一塊蛋糕喂過去,娜塔莎看著他喂過來的蛋糕看了一會才張開嘴含住吃進去,嘴角留下了一抹腥紅的甜美。

俚优
忽然被老板放了一天假,睡了半天...

忽然被老板放了一天假,睡了半天摸了半天。。。

依旧是大公国立和小小白(´▽`)娜塔莎小时候真可爱啊,好喜欢她的蓝蝴蝶结

铠甲武器衣服全是乱画的,专业爱好者请不要较真【逃走

颜色比较暗,不过调亮了也没啥细节好看的【】

忽然被老板放了一天假,睡了半天摸了半天。。。

依旧是大公国立和小小白(´▽`)娜塔莎小时候真可爱啊,好喜欢她的蓝蝴蝶结

铠甲武器衣服全是乱画的,专业爱好者请不要较真【逃走

颜色比较暗,不过调亮了也没啥细节好看的【】

俚优

1h的单人立

和40min狂草摸鱼,大公国时期的立跟他救下的小小白。

嗯嗯……最近在准备考学,又同时在社畜,所以qq什么的都不聊了也不扩列了,也就放画上来……_(:з」∠)_但谢谢大噶lft的红心蓝手!这几天画的都是很私人爱好的东西hhh【不一直都是吗

今天也超喜欢立白【震声【我今天被人开导又狂吃了一通,感觉良好

1h的单人立

和40min狂草摸鱼,大公国时期的立跟他救下的小小白。

嗯嗯……最近在准备考学,又同时在社畜,所以qq什么的都不聊了也不扩列了,也就放画上来……_(:з」∠)_但谢谢大噶lft的红心蓝手!这几天画的都是很私人爱好的东西hhh【不一直都是吗

今天也超喜欢立白【震声【我今天被人开导又狂吃了一通,感觉良好

俚优
剧情基本上就是马上要上战场的托...

剧情基本上就是马上要上战场的托里斯在临走前十分钟跑邻村来送最后一束花,娜塔莎忽然发现自己还出乎意料地挺舍不得的然后又不好说,因为平时也没说过什么好话,到了关键时刻不知道说啥,这样的狗血梗。

之前的乡村au是一个系列。

bgm:Жди меня

【我好俗但我好爱立白

【这两天去fanfic上看了一堆狗血立白我好了

剧情基本上就是马上要上战场的托里斯在临走前十分钟跑邻村来送最后一束花,娜塔莎忽然发现自己还出乎意料地挺舍不得的然后又不好说,因为平时也没说过什么好话,到了关键时刻不知道说啥,这样的狗血梗。

之前的乡村au是一个系列。

bgm:Жди меня

【我好俗但我好爱立白

【这两天去fanfic上看了一堆狗血立白我好了

俚优
托里斯·被允许吻...

托里斯·被允许吻一次可以回味一整年·罗利纳提斯和娜塔莎·吻不吻由我说了算·阿尔洛夫斯卡娅。
乡村pa太好了我还能再吃好多碗—— 

bgm是这个

托里斯·被允许吻一次可以回味一整年·罗利纳提斯和娜塔莎·吻不吻由我说了算·阿尔洛夫斯卡娅。
乡村pa太好了我还能再吃好多碗—— 

bgm是这个

俚优
没看过aph的朋友:你画的那个...

没看过aph的朋友:你画的那个洗衣粉cp,原作也很甜吗。

我:还好吧,他们可是原作里约过会的。

友:那很好啊。

我:嗯,虽然只有三分钟然后女方把男方手指掰断了,但他们是真的。

友:?

【秋天终于来了了了!!耶!

【立白可能是唯一一个我看他们俩牵手会有点紧张的cp

【我真的不知道这张是什么颜色它比以前任何一张都要薛定谔我放弃了,我选的pad上看的颜色。

没看过aph的朋友:你画的那个洗衣粉cp,原作也很甜吗。

我:还好吧,他们可是原作里约过会的。

友:那很好啊。

我:嗯,虽然只有三分钟然后女方把男方手指掰断了,但他们是真的。

友:?

【秋天终于来了了了!!耶!

【立白可能是唯一一个我看他们俩牵手会有点紧张的cp

【我真的不知道这张是什么颜色它比以前任何一张都要薛定谔我放弃了,我选的pad上看的颜色。

俚优
【aph立白】蓦然间,从她的灵...

【aph立白】

蓦然间,从她的灵魂深处迸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号。就在这时,从铁路的一端传来雷鸣般的隆隆声。从帕列维茨车站出发,开往列宁格勒的军用列车,将要从十月车站经过了。
    “让开,让开!”铁路调度员手执小旗,对着站台上的人群叫喊着,“列车不停!列车不停……”
    可是娜塔莎已经跟着列车跑了起来。车轮碰在铁轨上隆隆作响,携带着手风琴声、歌声以及士兵们的交谈声,从她身边疾驰而过。
    “娜——塔——莎!”
    这一声响亮的呼唤迎面撞...

【aph立白】

蓦然间,从她的灵魂深处迸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号。就在这时,从铁路的一端传来雷鸣般的隆隆声。从帕列维茨车站出发,开往列宁格勒的军用列车,将要从十月车站经过了。
    “让开,让开!”铁路调度员手执小旗,对着站台上的人群叫喊着,“列车不停!列车不停……”
    可是娜塔莎已经跟着列车跑了起来。车轮碰在铁轨上隆隆作响,携带着手风琴声、歌声以及士兵们的交谈声,从她身边疾驰而过。
    “娜——塔——莎!”
    这一声响亮的呼唤迎面撞上了她,如同一个好样儿的青年人,将奔跑着的她一下子抱进了怀里。
    就在一扇敞开的车门里站着他,托里斯·罗里纳提斯。他的一只手把着车门,另一只手向她挥舞着军帽。被风吹乱的棕色头发,遮住了他那张比任何时候都更亲切的面庞。军大衣的下摆在风中噼噼啪啪地作响,就像雄鹰起飞时展开的翅膀一样。
    “娜——塔——莎!”
    她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赶快,在这稍纵即逝的一瞬间里向他呼唤点什么吧。哪怕呼唤他的名字也好啊。可是她怎么也发不出声来,莫非是由于她跑得太急了……
    “娜——塔——莎!”
    列车已经带着他消逝在了远方,可是她仍然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呼唤着。这不仅仅是他,还有脚边的铁轨枕木、身旁的扶手栏杆、月台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身后整座屹立不倒、坚强不屈的莫斯科,他们全都在呼唤着她:“娜——塔——莎!”
——远方的小白桦《未完成的肖像》

【没忍住!还是摸了……六年之后我再来重画吧好丢人。
这幅画的过程中唯一的快乐是为了画我又把那几章读了一遍然后哭了个爽。
中学时第一次读:呜呜呜呜呜他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呜呜呜……
今天读:等等托里斯你怎么那么快地从车厢跑门边的你是不是一看要到车站了就扒在门边??
我变了【唯一没变的是我永远喜欢立白

俚优

立白和立。

p1这姿势我画第三遍了我还没吃饱,真的很适合他们【我好无趣啊.jpg

p3是之前那篇《小路》

立白和立。

p1这姿势我画第三遍了我还没吃饱,真的很适合他们【我好无趣啊.jpg

p3是之前那篇《小路》

俚优

【aph】无题

cp:立白

一个月没写东西了我复健一下。二战pa的士兵托里斯和留在安全区的娜塔莎。

原梗来自 @未驯服的科里克提克 。谢谢战友投喂救我枯萎灵魂一命【

我饿我吃梗概吃不饱……煮个泡面.jpg

手癌出没。愿意读下去非常感谢。


——————————


……正当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对着玄关镜子试图将发尾理顺,一个深色而明亮的影子缓缓踩进他的余光。他咽了口唾沫,赶紧把手放下,转向来者: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布拉金斯卡娅系着白色围裙,站在昏暗的走廊,像列宁格勒的一道裂痕,和其他人、其他建筑一样。

她比他记忆中要清瘦不少,锁骨从...

cp:立白

一个月没写东西了我复健一下。二战pa的士兵托里斯和留在安全区的娜塔莎。

原梗来自 @未驯服的科里克提克 。谢谢战友投喂救我枯萎灵魂一命【

我饿我吃梗概吃不饱……煮个泡面.jpg

手癌出没。愿意读下去非常感谢。


——————————


……正当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对着玄关镜子试图将发尾理顺,一个深色而明亮的影子缓缓踩进他的余光。他咽了口唾沫,赶紧把手放下,转向来者: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布拉金斯卡娅系着白色围裙,站在昏暗的走廊,像列宁格勒的一道裂痕,和其他人、其他建筑一样。

她比他记忆中要清瘦不少,锁骨从蓝色领口呈出阴影,苍白的脸颊也变尖了,衬得她眼眸又大又亮,简直像白雪中的两盏明灯,警惕地、略带惊讶地望着他逐渐涨红的脸,目光描画过他的眉宇。她微微蹙起眉头,仿佛在从漆黑的抽屉里寻找旧年丢入的一枚银针。即使是这样不带温度的眼神,也有足够的重量来压住托里斯的喉咙:她该不会是把他已经忘了。

这个可能性扎在他的心头。太久了,四年——五年?还是更长?他从来没有如此深地意识到:这场仗打得太久了。在结束后,这份漫长才展露出爪牙,折磨所有忠诚的人。

他只有她的一封信;他竟然靠着这一封信在思念的苦海中挣扎了这么久。哪怕他给她写了许多吧!他也终究只有这一封信而已。凭着这封信来将两颗心连结得紧,无异于指望一根细线缝住两块风中的床单。托里斯睁着眼盘算着这些事,愈发绝望起来,嘴唇冰凉地发抖。他没料到自己会如此害怕这件事,它所带来的战栗不亚于他的第一场战役。

“不要忘记我。” 他乞讨似地无声说道,“娜塔莎,娜塔申卡,请不要忘记我,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这是他每封信的结尾,只不过要更为自傲而奢求了,毕竟在信里,他写的是“在我们再次见面之前,请不要为我的信件而生气”……

他甚至不确定那些信真寄到给了她。

娜塔莉亚不知道这些事。娜塔莉亚还在注视着他,手指攥在围裙边缘。 她好像找到那枚银针了,又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数年前丢进的那根。她往后退了一步。托里斯痛苦地闭起眼睛。

“娜塔申……娜塔莎,是我,” 他像从楼顶跳下一般地说着,声音发抖,“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列宁格勒国立大学的。我们一同修过诗歌课,安德列耶夫先生的那一节。我给你写过信,我后来也给你写过……”

不对,不对,娜塔莉娅·伊万诺夫娜·布拉金斯卡娅像漫步在地上的星辰,有多少比他更夺目的男人给她写过信呢!……但这些男人中,有谁收到过她惜字如金的回复?托里斯·罗利纳提斯捂住自己的胸口:在他外套的内袋里,他有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剑;它为他斩开过战火的阴霾,也必能砍碎遗忘这座铁墙……  

当他手忙脚乱地解开扣子时,娜塔莉亚脸上的疑惑变成了略带轻蔑的恐惧。她又往后退了几步。伊万·布拉金斯基少将正好从楼梯上走下来,她连忙踩上楼梯,站到他身边。

“怎么了?你们有好好谈吗?” 

伊万戏谑地问,瞧着托里斯滑稽的动作。

“是,我想太久了,娜塔莉亚可能不记得了,我——”

随着这慌乱的解释,卡在领口的纸片被托里斯抽出,从他的指间和边缘破裂的信封滑落出来。已经不是“一封信”了,而是“许多片信”,纷纷落在他脚前、鞋柜边和楼梯口。托里斯惊叫一声,连忙伸出手臂要揽住它们——他甚至不敢抓那些脆弱的纸片。

太迟了,最后一页碎片也落在地上。这些纸页从未落在地上过——从未。就连之前被莱维斯不小心撕破的那一次,也没有沾到地上的尘土。他一下子忘却了自己要证明什么,跪下在地板上,小心地把那些纸片捡起来。

信——信!顺着折痕裂开的碎片边缘已又薄又模糊,带着一层毛边,有些字迹也已经被血和雪水给晕开了。甚至不用看内容,只摸着那形状,草草看一眼段落的长短,托里斯便把那些碎片按顺序给排列回来……里面的每一个字母,每一个标点,每一笔每一划,他都记得太清楚,以至于可以按她的字迹给重新默写份一模一样的。

“托里斯”。他在第三页上看到自己的名字。那是除了开头以外,娜塔莉亚唯一一次在信里写他的名字,而且没有带姓氏。托里斯·罗利纳提斯望着它,心头涌上一阵酸楚:她记得过他,她用笔尖写过他的名字,这封信中的每一个字都是她写给他的。

他应该知足了,他这五年来也一直是为此知足的。然而这种满足感在亲眼见到她时,便被更多的祈望给撞成了碎片。他的心悸动地、陶醉地幻想着她的拥吻和深情;他谦卑的思绪无法想象出那究竟是什么样,只能勾勒出个模糊的氛围。但那氛围就足以令他迷惘地幸福了。

“你也写过信给我,娜塔莉亚,1940年9月17日……我一直带着它……” 他的嘴唇替他解释着,“对不起,我该把它们保护得更好一些的,我给它们做过新信封……”

从垂下的发丝间,跪在地上的他看不见娜塔莉亚的表情,只能看到她那双黑色小皮鞋的鞋尖。1939年的夏天,这双皮鞋踩过校园的青石板路,也在他的灵魂上踏了一曲舞,勾走了他全部的热恋和陶醉。可刚才她不是站在楼梯上吗?她逃跑般地踩上楼梯,站在伊万的身边……

此时那鞋尖就在他手指前,在最后一片纸页旁边。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垂着眼帘,手僵在半空,喉咙哮喘般地缩紧。一种强烈的、质朴的冲动涌上舌根,他竭尽全力地保持着礼节,不以这种角度抬头看她,或者俯身去亲吻她的鞋尖——哪怕只是她的影子也好。

“……我记得。” 娜塔莉亚的声音从高处飘落。

她拢起裙子,蹲跪下身,伸出手臂,紧紧环住托里斯的肩胛。她的围裙和外套上带着面粉和砂糖的香气,融在她的体温,裹住托里斯的面庞。他呆滞地停了呼吸,注视着眼前靠得太近而模糊的布料,感受着她的手指抚摸在自己的肩头。他以为自己要晕过去了。

“你在课上背过叶赛宁的诗。 ‘在世上我们都难免枯朽,黄铜色败叶悄然落下枫树’ ……” 她柔软细嫩的鼻尖蹭在他耳垂,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如手风琴奏鸣, “…… ‘生生不息的天下万物啊,但愿你永远地美好幸福。’ ……瞧,托里斯·罗利纳提斯,不是只有你记得。我也不会忘。”

她捡起那最后一页碎片,连同自己的手一同交到他手中,迎接他的拥抱,像被风吹落了积雪的树迎接春天的太阳。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