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立白

18335浏览    351参与
軟隱棘杜父魚

【立白】告·解

代发


“我覺得我有罪⋯”


已經不太陌生的女聲在告解室的另一邊響起,這是托里斯神父這個月第五次聽見這個聲音了。但是托里斯卻從未見過這是一位怎樣的女孩,從她的告解裡能聽的出來她對自己的哥哥有一種病態的執著,還有在告解裡摻雜著或明或暗的性暗示的語言和描述,這讓托里斯開始不得不注意到這個人了。


在告解室裡的牧師並不是只是沈默的聽著來者的告解就可以,還要同時還要根據對方的個體情況去引導對方。


剛開始一兩次還好,托里斯拿出了極大的耐心和這位執著到近乎偏執的女孩談了好幾個小時,他告訴她通常這種情況並不是什麼的不可寬恕的罪惡,這只是一種特殊家庭環境會造成的感情依賴。托里斯耐心的建議這位...

代发


“我覺得我有罪⋯”


已經不太陌生的女聲在告解室的另一邊響起,這是托里斯神父這個月第五次聽見這個聲音了。但是托里斯卻從未見過這是一位怎樣的女孩,從她的告解裡能聽的出來她對自己的哥哥有一種病態的執著,還有在告解裡摻雜著或明或暗的性暗示的語言和描述,這讓托里斯開始不得不注意到這個人了。


在告解室裡的牧師並不是只是沈默的聽著來者的告解就可以,還要同時還要根據對方的個體情況去引導對方。


剛開始一兩次還好,托里斯拿出了極大的耐心和這位執著到近乎偏執的女孩談了好幾個小時,他告訴她通常這種情況並不是什麼的不可寬恕的罪惡,這只是一種特殊家庭環境會造成的感情依賴。托里斯耐心的建議這位女孩多出門結交一些其他的異性,慢慢的就能脫離一些對自己兄長的感情依賴。他很高興女孩確實照做了,雖然第二次的告解裡聽的出來女孩對於結交其他的異性有些排斥,但至少她說她試著找了別的男孩說話。僅管結局那些男孩似乎被她的某種偏執嚇到開始躲著她,導致她的外出社交有些失敗只能回家繼續對著她的哥哥哭訴,反而因為這個她的哥哥開始對她產生了關注。


這可不是托里斯神父想要的結果。


後面的二三四次幾乎都是第一次的重複性續演,出去結交異性然後被拒接或者直接避開,接著就只能回家和哥哥哭訴反而得到了哥哥的關注和安慰,然後再次回到最開始那樣對哥哥的過度依賴。而且托里斯聽見對方語言裡的性暗示也越來越多,但是這個情況再發展下去他遲早能聽到這個女孩對他說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


所以這一次,當托里斯的耳朵敏銳的捕捉到對方又要開始描述些什麼的時候,他第一次出聲打斷了。


“這隻迷途羔羊,你叫什麼名字?”


“啊,我?我叫娜塔莎,娜塔莎·阿爾洛夫斯卡婭⋯”他聽見對方有些猶豫的回答著自己的問題,語氣裡聽得出來並沒有預料到神父會問她的名字。同時還有幾聲響亮的骨頭關節之間拼合的喀喀聲,似乎是對這種疑問的不滿但又並沒有表現在語言上只好用這種威脅一樣的動作發洩出來。


“好的,娜塔莎,你知道今天是你第幾次到這裡來了嗎?”


“不,不知道,其實我沒有算過。”


“第五次了,娜塔莎。”托里斯用肯定的語氣說著,對方也一定能聽的出來這語氣裡帶有神職人員特有的某種權威感。


“天哪,我⋯”


“娜塔莎,我不是在責怪你,我只是希望妳能真的去做些什麼改變這種情況,否則我原本提出對妳的幫助就要變成了你接近你哥哥的手段了。這樣的話我們都不會被寬恕的,甚至我也變成了幫兇。”


“我很抱歉,神父,但是我,我只要一看見哥哥我就什麼都做不了了,我只想和他結婚為他生孩子。我還希望他摸我的頭的時候,那雙手能夠⋯”


“夠了,娜塔莎。”


“⋯非常抱歉,神父,我的腦子裡都是我的哥哥。”


告解室裡回歸了沈默,托里斯揉著自己的眉心坐直一些打起精神,開始在腦子裡思考著過去在神學院學習時老師教過的那些回答告解的方式,最後那項差不多就是離開告解室,去教堂偏廳之類的地方和這個人面談。當兩人面對面的時候,神父身上的感染力會比在告解室裡要強很多,這時候所有的話語便能更有力的傳達到對方的心裡。


或許面對娜塔莎這樣的人,這種辦法也許能湊效。


“娜塔莎,我的孩子,迷途的羔羊。”


“我在,神父。”


“明天晚飯過後妳有時間嗎?”


“大概有一點時間。”


“你能到教堂北邊的偏廳來見我嗎?”


“⋯我想應該可以,神父。”


“好的,那麼我會等你的娜塔莎。”


第二天晚飯過後,托里斯神父收拾好了一切,就拿著聖經去偏廳等著,不一會他就聽見了一陣腳步聲,接著那扇木門便緩緩的向內推開。


托里斯神父並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究竟意味著什麼,因為在他看見那個名叫娜塔莎的女孩的那一瞬間,包裹著罪惡感的愛慕在娜塔莎和他對視的那一刻就從地面湧出,。


吞噬了他。


他原本以為自己的所有愛慾早在宣誓那天就已經被埋葬於過去,而這麼多年來他也一直是個盡職盡責的神父。早在神學院的時候,他的成績還有個人思想上對上帝的理解和解讀,一直都是神學院同齡人中佼佼者,就連他的導師也對此表示引以為傲。直到他得到了神學院的推舉收到了來自梵蒂岡教廷的召見,在獲得了祝聖正式取得了神父之名後,他一直都認為自己早已不再對那些世俗有任何反應,在他的意識裡那些是神的羔羊,而他也非常清楚自己的職責。


但是一切的一切,儘管只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他覺得天旋地轉,他的信仰沒有崩塌,但是他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不自然的發熱,他甚至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在看見了娜塔莎之後開始快到不正常。


這會是神給他的考驗嗎?


“晚上好,神父。”


“晚上好,娜塔莎,我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托里斯·羅利納提斯。”


“你好托里斯神父。”


“請坐。”


娜塔莎理了理裙子坐下靠在長椅的一端,托里斯還是站在瑪麗亞雕像旁邊,他像是在掩飾什麼的翻找著什麼,但最後卻空著手走了過來坐在娜塔莎前面的長椅上扭過身子。


“托里斯神父,我真的,我的所有思考無法離開我的哥哥一分鐘,你知道他有多完美嗎。”


“我知道,你之前在告解室裡說過的。”


“我覺得我無法接受他娶我以外的女人,除了我沒人配得上他。”


“是的。”


托里斯早就猜到了娜塔莎描述的哥哥是這裡有名的青年科學家,不僅上過各類科學雜誌電視節目,而且他研究的項目也是國家級的重點項目。這樣的人先不說脾氣,光是看經濟狀況大部分女人都會有那麼點心動的。更何況在托里斯見到了娜塔莎之後,他們倆確實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般配。


“您也是這樣認為對吧。”


“我是說我能理解這種心情,但是你知道你們的關係。”


“我愛他,沒人能比我更愛他的,我們從小到大從沒分開過,沒人能比我更瞭解他。”娜塔莎的眼神裡堅定而固執,托里斯準備了一天的理論幾乎連開場白都沒有說出口。面對面之後,完全變成了娜塔莎一個人在對著托里斯吐露她自己壓抑了十幾二十幾年的愛意。然而更糟糕的是,托里斯竟然並沒有想要再阻止或者打斷娜塔莎的話,娜塔莎這樣的偏執變成了另一條套牢他的枷鎖。


“我甚至策劃過怎麼和他假死逃離這裡,開始新的生活。”


——‘我也是’


“我知道我的哥哥一定也是愛著我的,只是因為他的狀況不能對我表達出來不能回應我,這我很能理解的。”


——‘我也是’


“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我也⋯是’


幾乎是深夜,娜塔莎似乎終於說完了她想說的一切,她的嗓子有些沙啞,托里斯站起來去倒了彌撒用的聖水遞給她,娜塔莎接過來卻沒有馬上喝下去,她注視著那杯水突然哭了起來然後才哽咽地端起杯子喝下去。


“為什麼、他就是不能愛我啊啊啊⋯”那個偏執堅毅的女孩子終於在他面前哭了起來,托里斯從她手上拿走了杯子放在一邊而娜塔莎卻拉住了他的手抱住了托里斯在他懷裡泣不成聲,嘴裡模糊的喊著他哥哥的名字,托里斯撫摸著娜塔莎的頭髮,他忽然意識到這個動作就是娜塔莎說過他哥哥唯一對她親密的一個表示。


他們都知道娜塔莎想要什麼。


他肯定娜塔莎不止一次的這樣在他哥哥懷裡痛哭,但是他哥哥卻只能摸摸她的頭,絕不會做更多的事情。


但是他可以。


拋開他的身分,他完全可以做更多。


但是隨著胸前的一道銀光,他猛然從那邪念裡醒過來,他緩緩的扶住娜塔莎的肩膀把她扶起來和自己保持距離,然後蹲下身擦乾了娜塔莎的眼淚。


“以後你可以經常來這裡,如果你需要哭泣的話。”


他聽見惡魔的低語藉由他的嘴說了出去。


俚优
(♯`∧´) \(...

(♯`∧´) \(´∀`; )

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洗衣价格)和同行人打架,结果被楼上的先生撞了个正着拦下来了。

“怎么又打架,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手都划伤了。”“不能!还有,不许告诉我哥哥!不然下个就揍你。”“……好吧。”

【还记得万圣节的衣架飞镖吗娜塔可以来个飞盘搓衣板

      攒图是不会攒的,做人最要紧及时行乐  

(♯`∧´) \(´∀`; )

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洗衣价格)和同行人打架,结果被楼上的先生撞了个正着拦下来了。

“怎么又打架,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手都划伤了。”“不能!还有,不许告诉我哥哥!不然下个就揍你。”“……好吧。”

【还记得万圣节的衣架飞镖吗娜塔可以来个飞盘搓衣板

      攒图是不会攒的,做人最要紧及时行乐  

俚优
“大部分人在世上都活得不走运—...

“大部分人在世上都活得不走运——短命、贫穷又孤独。获得幸福的途径不多,而‘珍惜眼前人’是最容易做到、却最常被遗忘的一条。”

——《告白》

“大部分人在世上都活得不走运——短命、贫穷又孤独。获得幸福的途径不多,而‘珍惜眼前人’是最容易做到、却最常被遗忘的一条。”

——《告白》

俚优
弱 智 改 图 【这个大三角是...

弱 智 改 图

【这个大三角是真的要素过多

弱 智 改 图

【这个大三角是真的要素过多

亼秋。
垃圾文笔意识流就是自己写来爽的...

垃圾文笔意识流
就是自己写来爽的。

垃圾文笔意识流
就是自己写来爽的。

Epo43
意外翻出不知道啥时候的摸鱼反正...

意外翻出不知道啥时候的摸鱼反正囤一下
我真的好爱这种姿势()

意外翻出不知道啥时候的摸鱼反正囤一下
我真的好爱这种姿势()

Epo43
立白(×) 打着立...

立白(×)

打着立白幌子的美丽白鹅(√)

我搞不出她千分之一的美丽

立白(×)

打着立白幌子的美丽白鹅(√)

我搞不出她千分之一的美丽

海鸥HiOu

这是一场策划已久的阴谋(咳)
心疼一下娜塔莉
不过伊万还是有点良心的

这是一场策划已久的阴谋(咳)
心疼一下娜塔莉
不过伊万还是有点良心的

俚优

关于立白的售星人脑洞~
刚才的太长了刷太久,重发分了一下页。
【被pb我好惨。

关于立白的售星人脑洞~
刚才的太长了刷太久,重发分了一下页。
【被pb我好惨。

俚优

继续前两天那个流亡诗人立x洗衣女工白🐟和个立单人的约稿

p2是金主给自己文约的插图,title:《当你暗恋的女孩只喜欢她哥而她哥是你鬼畜前老板,你前夫是个神烦,你刚破产,只好吃回头草和前夫复合,蜜月时你们吵了一架,你回宾馆睡了个觉,结果你前老板拿着鞭子出现在你梦里》

金主:我爽了。 我:我也爽了。

【所以有钱的好心人快来约稿我画立我最近真的画超快虽然很菜

继续前两天那个流亡诗人立x洗衣女工白🐟和个立单人的约稿

p2是金主给自己文约的插图,title:《当你暗恋的女孩只喜欢她哥而她哥是你鬼畜前老板,你前夫是个神烦,你刚破产,只好吃回头草和前夫复合,蜜月时你们吵了一架,你回宾馆睡了个觉,结果你前老板拿着鞭子出现在你梦里》

金主:我爽了。 我:我也爽了。

【所以有钱的好心人快来约稿我画立我最近真的画超快虽然很菜

俚优

"Nevertheless, all the misfortune I've been through...the pain I had to bear, and the agony I had to suffer...Natasha, Natashenka, you are my splendid sun." 

僵尸文学助我搞cp【不对

不很早之前脑的流亡诗人立和洗衣女工白【?说不准会写完的有缘cp无料见【没人稀罕

搞立白太苦了,我每天怀疑三次我cp到底是不是真的,打开喂鸡百科想吃口结婚粮,喂鸡:“那一次合国(结婚),立陶人和白俄人都很不高兴。”

我:*...

"Nevertheless, all the misfortune I've been through...the pain I had to bear, and the agony I had to suffer...Natasha, Natashenka, you are my splendid sun." 

僵尸文学助我搞cp【不对

不很早之前脑的流亡诗人立和洗衣女工白【?说不准会写完的有缘cp无料见【没人稀罕

搞立白太苦了,我每天怀疑三次我cp到底是不是真的,打开喂鸡百科想吃口结婚粮,喂鸡:“那一次合国(结婚),立陶人和白俄人都很不高兴。”

我:*卑微告辞

Epo43
冬天比较适合抱抱(发出ooc的...

冬天比较适合抱抱(发出ooc的声音)

冬天比较适合抱抱(发出ooc的声音)

xxx
雪花。 为何只能在逐渐冰冷的时...

雪花。

为何只能在逐渐冰冷的时候触碰你。

雪花。

为何只能在逐渐冰冷的时候触碰你。

看啊一条咸鱼在天上飞

50fo点梗

  占tag致歉

  第一次做这个,不太会请多包涵

话废,就说这么多了

  cp包括但不限于仏英,英仏,露中,立白,奥洪,神意,米加

  评论区抽一个小伙伴,一定会写的(什么时候发就不一定了)

比较擅长小甜饼和沙雕段子,刀子……我尽力

  最后感谢喜欢我的人,你们都是小天使!

  占tag致歉

  第一次做这个,不太会请多包涵

话废,就说这么多了

  cp包括但不限于仏英,英仏,露中,立白,奥洪,神意,米加

  评论区抽一个小伙伴,一定会写的(什么时候发就不一定了)

比较擅长小甜饼和沙雕段子,刀子……我尽力

  最后感谢喜欢我的人,你们都是小天使!

俚优

今天的立,前两天的立,和前前两天的立白。

我已经摸鱼癌晚期没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今天的立,前两天的立,和前前两天的立白。

我已经摸鱼癌晚期没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看啊一条咸鱼在天上飞

遛鸟少年的奇妙早晨

多cp互换身份

仏英,露中,奥洪,立白等

ooc严重,无脑的沙雕小段子

这只是个预告(正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

  遛鸟少年坐在家门前,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所见的事情,得出一个结论——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是我疯了。

   基尔伯德·贝什米特先生早上六点起床,像以前一样开始晨跑,路过弗朗西斯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瞎了,毕竟不是每天弗朗西斯都起的那么早,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眉毛和亚瑟一样粗的情况,普爷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狠狠的嘲笑了一番,本应优雅反驳的弗朗只是说了一句“f**k”就气冲冲的回了家,还不忘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

多cp互换身份

仏英,露中,奥洪,立白等

ooc严重,无脑的沙雕小段子

这只是个预告(正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

  遛鸟少年坐在家门前,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所见的事情,得出一个结论——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是我疯了。

   基尔伯德·贝什米特先生早上六点起床,像以前一样开始晨跑,路过弗朗西斯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瞎了,毕竟不是每天弗朗西斯都起的那么早,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眉毛和亚瑟一样粗的情况,普爷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狠狠的嘲笑了一番,本应优雅反驳的弗朗只是说了一句“f**k”就气冲冲的回了家,还不忘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话说对面的亚瑟好像在自由奔跑欸,看花眼了吗?
 

  路过小少爷家的时候,同样的时间,同样的钢琴声,就是弹钢琴的人变成了男人婆,做饭的人变成了小少爷……(小声:而且厨房还是完好的!)普爷偷偷溜进去准备偷吃甜点,结果那温润如玉的小少爷居然一个平底锅砸过来,而男人婆居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弹琴,难道结婚之后就会变成这样吗?!可怕

     路过可怕的伊万家时,普爷差点把自己戳瞎——为什

么伊万会捧着一壶茶在那里嗑瓜子啊!(你不是最喜欢向日葵了吗?)还有托里斯你什么时候被白鹅附体了?白鹅什么时候那么人妻了?你们莫不是疯了!(顺便祝伊万先生平安……托里斯冒着黑气过来了)还有,白鹅居然亲了托里斯!他们转性了?

  以防万一,普爷特地绕去了老王家,嗯……围巾拖到地上了,恐怕会摔跤。

 

   绕回来的时候路过意呆家,意呆罕见的睁开了眼睛,罕见的早起,罕见的一身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极了多年前某个没来得及长大的孩子。意呆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回身走进了房间。

  决定清醒一下的普爷不小心闯入了列支妹妹家,本来道个歉就能解决事情,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可爱的列支妹妹持(自主规制)枪追着他跑了三条街,幸亏他机智的跳进了草丛里,不然就当场死亡了。

 

   还没想明白事情经过的普爷听到家门开了,一回头和自己的脸对上“啊啊啊啊啊什么情况!为什么有两个我?阿西你在哪里?”

  普爷蒙了,此时迟钝的他才发现,自己的身高和肌肉根本不对啊!

俚优

就立白啦【

被白桦女神发了一堆代餐图我越吃越饿

就立白啦【

被白桦女神发了一堆代餐图我越吃越饿

俚优

乱七八糟的🐟

和一个立白graphic novel的预告🐟【?

接下来两周要极限肝这个蓝丝带故事了我好兴奋但我好菜我还是梦里搞比较好

乱七八糟的🐟

和一个立白graphic novel的预告🐟【?

接下来两周要极限肝这个蓝丝带故事了我好兴奋但我好菜我还是梦里搞比较好

星现

性转洗衣粉组

这是我的巨坑里的一小幕


(每天都在摸鱼的快感和作业还没画完的愧疚里反复横跳)

性转洗衣粉组

这是我的巨坑里的一小幕




(每天都在摸鱼的快感和作业还没画完的愧疚里反复横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