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童磨

93.8万浏览    4401参与
酷猹

也许会有的手书的用图

是忍姐和教主

音乐也许会用激白

今天也是吹爆Reol小姐姐的一天

强烈安利她的歌

也许会有的手书的用图

是忍姐和教主

音乐也许会用激白

今天也是吹爆Reol小姐姐的一天

强烈安利她的歌

阿黛尔芭布斯

  在学校上课因为老师说是自习而狂草的磨磨头,一扭头才发现老师看着我,瞬间怂爆,,老师:“哟,你画的这姑娘头上是带着个帽子还是流血了?”我也不敢反驳是男的“....那个是血迹啦..”老师:“好好的一个姑娘头上为什么要流血?”我:“(oAo川) 嗯,嗯...”只要你不说我就好了。

  在学校上课因为老师说是自习而狂草的磨磨头,一扭头才发现老师看着我,瞬间怂爆,,老师:“哟,你画的这姑娘头上是带着个帽子还是流血了?”我也不敢反驳是男的“....那个是血迹啦..”老师:“好好的一个姑娘头上为什么要流血?”我:“(oAo川) 嗯,嗯...”只要你不说我就好了。

冬響君

“呐,小忍,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呐,小忍,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我名字沒了怎會如此

看我铁锅炖学校

4-2教师体检②

 

 

为爽而写,ooc预警。

 

 

“哎呀,”蝴蝶忍见到富冈义勇进门时夸张的表示了一下惊讶,“富冈先生又错过了呢,只好先进行下一项了哟”

 

……

 

富冈义勇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咽下了那句“我才没有被讨厌”。

 

“请擦一下嘴哦,要测肺活量啦,这次就让富冈先生第一位吧?”

 

我没有被讨厌。

 

怀着这样的喜悦心情,富冈义勇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拿起酒精棉球,慎重地涂抹在自己嘴上。

 

一顿毅然决然猛如虎的操作看呆了一众教师。

 ...

4-2教师体检②

 

 

为爽而写,ooc预警。

 

 

“哎呀,”蝴蝶忍见到富冈义勇进门时夸张的表示了一下惊讶,“富冈先生又错过了呢,只好先进行下一项了哟”

 

……

 

富冈义勇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咽下了那句“我才没有被讨厌”。

 

“请擦一下嘴哦,要测肺活量啦,这次就让富冈先生第一位吧?”

 

我没有被讨厌。

 

怀着这样的喜悦心情,富冈义勇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拿起酒精棉球,慎重地涂抹在自己嘴上。

 

一顿毅然决然猛如虎的操作看呆了一众教师。

 

最先回神的伊黑忍不住出声:“…要消毒的是机器的嘴吧。”

 

“噗。”这是刚解决完炸教室问题回来的宇髄天元。

 

“哎、~!!?!富冈先生在、干什么啦~!?”这是跟着进来的甘露寺蜜璃。

 

“……”这是终于明白该做什么的富冈义勇。

 

为了保持医务室原本的安静,蝴蝶忍当机立断在大家全部回神之前狠拍一把桌子,挂着面上毫无波澜的笑脸说:“阿拉,出了一点小意外呢,麻烦大家先测其余部分好啦。”

 

然后转身取出门后的晾衣架就要抽富冈。

 

“你被讨厌了呢,富冈先生。”

 

 

随后是去测视色。

 

身为美术老师的宇髄天元伸手撩了一下刘海,带着夸张的眼妆坐到花花绿绿的图册旁边,伸手拿起其中一张反复打量片刻,又看了眼记录的神崎葵,露出一个华丽的笑容。

 

“啊,据我华丽的评测后——这幅图片虽然配色十分一般,像一堆碎玻璃渣子肆意拼凑,不过却有一种空洞的美感,也就一般华丽吧。”

 

神崎葵木着脸用笔戳了戳表格,说:“请您讲述您看到了什么。”

 

“一只猪。”

 

为了加快进度,医务组最终选择同时进行测试,于是另一边的不死川实弥正对着同样面无表情的笑着的栗花落香奈乎测听力。

 

香奈乎站在不远处用平淡又清脆的声音对不死川说:“请您带上耳塞。”

 

不死川实弥耐下性子回答:“请您带上耳塞。”

 

栗花落香奈乎:…?

 

虽然感到奇怪,但香奈乎依旧按照蝴蝶忍老师给的流程重新说:“请您带上耳塞。”

 

不死川实弥闻言深吸一口气,不断催眠自己对面的是个学生,然后咬着后槽牙重新回答:“请您带上耳塞。”

 

香奈乎:“请您带上耳塞。”

 

不死川:“请您带上耳塞。”

 

香奈乎:“请您…”

 

“够了,给我闭嘴!我听力没问题了吧,啊?!”不死川实弥终于忍不住吼了起来,却只得到淡漠的视线。

 

不死川实弥:艹,想打人,但我不和女人打。

 

与此同时,终于得到医务室进入许可的玛丽苏童磨高高兴兴地奔向蝴蝶忍所在的地方,却意外只看到了蝴蝶香奈惠。

 

“喔?是小忍的姐姐吗~!”

 

香奈惠转过身,依稀记得这人似乎一直在骚扰妹妹,脸上的笑意却不温不火,点了点头算是承认。“童磨老师对吗,嗯…这里是血样检测哦,请伸出手臂。”

 

童磨依言挽起袖子伸出胳膊。

 

香奈惠拿着针头对着血管旁边的软肉狠狠一扎,然后满脸歉意拔出来,象征性安抚了童磨几句,然后再次扎了下去。反反复复了四五次后才大功告成般松了口气,笑着拍了拍胳膊已经快抬不起来的童磨。

 

“童磨老师辛苦了呢,请去检查下一项吧。”

 

童磨白着脸虚弱地咽了下口水。

 

 

 

继国严胜实在不想和继国缘一一起排起队等候,干脆随意扯了个理由打算先走,却在看到缘一一副(他自认为)“兄长在害怕吗”的挑衅表情后冷脸抱臂靠在墙边,并与胞弟隔开相当标准的一米距离,却在无意望向窗外时发现了逃课出来的时透无一郎。

 

继国严胜头疼地打开窗户低头看向黑蓝色的脑袋:“时透无一郎,你在干什么。”

 

时透无一郎猝不及防听见一句轻飘飘而又极其熟悉的话不由自主抬头,愣了片刻后理直气壮的回答:

 

“逃课,…锻炼身体。”

 

 

 

事后玉壶表达了自己十分愤懑不满的情绪:凭什么都是艺术老师宇髄天元就能带妆测试!!

 

某美术老师:啊啊…谁让我比你华丽得多。

罪木绘璃华

预计明天晚上下架,想买的大家抓紧啦!!!接着冲!!
购买链接在p2

预计明天晚上下架,想买的大家抓紧啦!!!接着冲!!
购买链接在p2

螺旋大驼垂直升天

把底座也搞了一下重新放上来....

把底座也搞了一下重新放上来....

南瓜丝绒鲜奶

宇善||小孩子不要进酒吧4

前篇走系列


宇髓天元把哭得梨花带雨的我妻善逸塞进后座,疾驰回到实验室。


我妻善逸在一堆机械零件大小电脑屏幕里恢复一丝冷静,像在地上世界敏感胆小的地鼠回到窝里。


他止住哭泣,瞪着宇髓天元。


“你盯着我干嘛?”宇髓天元彬彬有礼地说,“难道我脸上写着情圣教程?”


“当然没有,不过,难道你看不到我脸上写着,这家伙怎么还不走?”


宇髓发觉这小子对上他时总是莫名牙尖嘴利,他摸摸鼻子,大放悲声。


“诶——可是,我刚刚帮你解围,而且还帮你要回手机,虽然你没拿到手机,但收回一辆摩托,的确是二手的,但如果倒卖出去,大概能再买三十个新手机。”


我妻善逸窝开始自...

前篇走系列




宇髓天元把哭得梨花带雨的我妻善逸塞进后座,疾驰回到实验室。


我妻善逸在一堆机械零件大小电脑屏幕里恢复一丝冷静,像在地上世界敏感胆小的地鼠回到窝里。


他止住哭泣,瞪着宇髓天元。


“你盯着我干嘛?”宇髓天元彬彬有礼地说,“难道我脸上写着情圣教程?”


“当然没有,不过,难道你看不到我脸上写着,这家伙怎么还不走?”


宇髓发觉这小子对上他时总是莫名牙尖嘴利,他摸摸鼻子,大放悲声。


“诶——可是,我刚刚帮你解围,而且还帮你要回手机,虽然你没拿到手机,但收回一辆摩托,的确是二手的,但如果倒卖出去,大概能再买三十个新手机。”


我妻善逸窝开始自顾自工作,在电脑后敲敲打打,时而摆弄一旁的机械零件,没理他。


“这都不说点什么吗?”宇髓天元不敢相信,“你真的不说点什么吗?谢谢警官,警官万岁,宇髓警官是拯救可怜小狗的伟大英雄之类的?”

“你救我?”我妻善逸瞪他,“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他随即反应过来,抄起手边本子冲他扔过去。

“你被骗了,到现在还反应不过来?”

宇髓边躲边说。


“这是你第一次被骗吗?”宇髓挑眉看他,“明显不是,你是个笨蛋,被人从头耍到尾,而你直到分手连那个女孩什么来头都不知道。”


“什么来头?”我妻善逸叫起来,“你怎么说话的?怎么能叫什么来头,说得香奈乎像什么不法人士!”


“那还真说不准,”宇髓天元冷哼,走上去按住他脑袋,“你个笨蛋,真不知道你怎么活到这么大的,你的存在简直就是人类社会对他者善意集合的体现,你能活到现在,就证明人类的伦理道德还有救,如非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如果你我对调成长经历,恐怕你早就被骗走卖了——”


我妻善逸挥开他脑袋上的大手,不悦皱眉,“你才不会想和我对调经历!别说得我像个傻子似的!”


宇髓天元不再说话,用关爱傻子的目光望着金发男孩,像看珍贵的金毛小狗,人类社会对他来说就是危机四伏的沼泽。



“我只是不想把人想得那么坏,”我妻善逸泄气,趴在桌上喃喃,“我没有亲人,本就靠他者善意活到这么大,所有亲密关系都是后天建立的社会关系。”


“对不起,我......”宇髓天元愣住,悔得肠子发青,他本是炒气氛高手,没想到一碰上我妻善逸就把天聊死。


“没关系,”我妻善逸打个哭嗝,努力喘了口气,“虽然一开始不相信你是忍者世家,但能培养出倒挂房梁技能的家族,估计也不是什么甜蜜避风港。”


宇髓天元笑了,蹲在他桌子前,“还真是,等你听了我的故事,可能会庆幸自己无父无母。”


“我的确觉得她有不对劲的地方,”我妻善逸叹气,“每次我去机器人格斗俱乐部都能遇到她,但她根本对人工智能大数据一窍不通,我只跟她提过我在K大读书,她居然就提议要来参观我的实验室。”


宇髓惊讶地看着他,“就这样你还继续跟她交往?还分期付款给她买手机?还记住她喜欢的餐厅,爱喝冰可乐?”


“除了有点可疑之外,人家也没干别的什么啊,”我妻善逸干巴巴地说,“她对我也挺好的。”


“你都不想想她到底图你什么?万一她要坑你呢?万一她要从你身上拿什么东西呢?”宇髓天元声音不自觉提高。


我妻善逸点点头,又摇摇头,痛苦地抱住脑袋,“反正我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人,没什么可企图之处,总我不想细想,你别逼我细想,等到了原则问题上再说。”


他顿了顿,发出小狗被踩住尾巴的声音,“你说得对,宇髓先生,我是个笨蛋,我真的不想去思考这些问题, 如果可以,我宁可永远躲在实验室搞数据流和人工智能,但不行,我又害怕寂寞,所以只要有人愿意和我一起,我不想去思考那么多。”


宇髓天元叹了口气,抬手碰了碰我妻善逸的手指,那只手细白温软,比他小一号,但能打出无数行代码,造出整屋的数据智械。


“不是这样,善逸,你自己都没意识到,你有多强大,世界上没有几个21岁的小孩能独自生活,并创造运营一整个实验室,你是个小天才,也很少有天才有这么讨喜的性格,去耐心融入人间,愿意谦逊温和,以及毫无保留地善良。”


我妻善逸笑了,他坐起身,抓过宇髓的手,“是这样吗?”

高大的男人蹲在他桌边点头,像英俊而忠诚的大狗。


他高兴又害羞地问,“我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天才吗?”


他小脸涨得通红,宇宙间所有星星都听得见他的心跳声。


“当然,以我高洁的人民英雄的灵魂起誓。”宇髓天元庄严地说。


“恶心!”我妻善逸撇嘴,“没人会说自己是人民英雄,这种话一般都是别人说的。”


“那我收回以上一切发言。”宇髓警官冷酷地说。




实验室有人敲门,我妻善逸赶紧从椅子上跳下来,使劲揉揉红肿眼睛,按下自动开门键,须发尽白而精神矍铄的老人走进来。


“桑岛教授!”


“啊,善逸,项目马上就要确立了,我再来和你交流——这位是?”桑岛慈悟朗瞥到角落的高大男人。


“您好,我是,呃。”


宇髓天元突然词穷,不知如何描述,他如坐针毡,后悔自己为何今天穿得如此轻浮浪荡。


“是我新开发的人工智能,”我妻善逸迅速回答,“可以表演倒挂房梁。”他冲宇髓挤眼。


这谎话也说得太假了,宇髓天元面无表情,内心即将尴尬而死。


“善逸,说过不能带闲杂人等进重点实验室吧?”桑岛慈悟朗严肃地说,皱眉上下打量宇髓天元,用看打折品的眼神——妈的,宇髓天元气结,这眼神怎么这么熟悉?


“对不起,桑岛教授,”我妻善逸讷讷,“也不是闲杂人等,好歹是人民警察......”


“警察?!”桑岛慈悟朗睁大眼看我妻善逸,卷起手里文件敲他脑袋,“为什么会被警察追查?你这小子干了什么事啊?!”


他警惕地看着宇髓天元,把我妻善逸挡到身后。


“警官先生,我家善逸是好孩子,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桑岛教授话说到一半,又狐疑地打量了宇髓一眼,“等等,不过,您真的是警察?便衣警察?”


宇髓点头,有气无力地从镭射外套内兜摸出警官证。


“善逸很乖,没犯错,这个,说来话长了......”


“那您来这做什么?”桑岛教授提高声音,对他怒目而视,被我妻善逸拉住,从头解释原委。


宇髓天元没想到我妻善逸和教授聊起人生巨细无遗,被迫重新复读人生尴尬场景top3。




“狯岳那家伙带你喝酒?!”


“居然喝醉了?!”


“还带你去脱衣舞酒吧?!”


“还被当成——”桑岛教授转头瞪宇髓天元,双眼冒出雷火,宇髓警官慌忙举手,“我是执行公务!便衣检查有无违法行为!”


我妻善逸也点头,“酒吧已经被端了。”


“善逸,”桑岛慈悟朗看着他叹气,“你这样乱跑,被骗走卖了怎么办?”


“我已经成年了,教授,应该不会有人来骗走卖我...”我妻善逸小声说。


“坏人可看不出来你成年了!”


狯岳路过门口,听到吵闹声,以为我妻善逸又惹恼教授被骂,跑过来凑热闹。


“师兄。”我妻善逸转头冲他打招呼。


“狯岳!你都带善逸他去干了什么啊!”黑发青年还没反应过来,桑岛教授冲过来给他两个暴栗。

狯岳哀叫着抱头躲蹿,随即感到威压,整个人被阴影笼罩。


宇髓天元眯起眼,踱步靠近他,一米九的身高投下巨大阴影,“你就是我妻善逸的师兄?”


狯岳不知何时跟这骇人巨兽结仇,冷汗爬上来,勉强点点头。






解决完一众杂事,夜色已深,我妻善逸送宇髓到校门口。


“临近立项,不能再搞这些乱七八糟了。”我妻善逸痛定思痛。


“祝你进展顺利。”宇髓点头。


“宇髓先生,我不是针对你,但不知为何——自从碰到你,我就不停陷入......”


“喂喂,”宇髓天元不客气地打断他,“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是围着我转,不是因你而起?我才是无辜被卷入名为我妻善逸混乱日常漩涡的路人啊!”


我妻善逸被他逗乐了,“那我道歉。”


“倒也不必。”


他们走到校门口,我妻善逸冲他挥手道别,宇髓抬起胳膊,摸他脑袋。


“没关系,自信点,”他说,“你已经做得很棒了,善逸,所有事。”


我妻善逸垮下脸,“我才刚被甩。”


“她没眼光。”


“不过我想到了新办法,”我妻善逸突然恢复神采奕奕,“门口风水店新进了粉水晶,据说有催生桃花运奇效,我明天就去看看。”


“你不许再去跟奇怪的人产生瓜葛。”宇髓警官严厉地说。






第二天下午,我妻善逸坐在童磨对面,虔诚地报上自己生辰八字性格喜好从事专业以及早饭吃了什么。


童磨言笑晏晏,搬出砖头厚的风水宝典,时而在纸上写写画画,时而闭眼掐算,仿佛正仔细聆听天外玄音。


半晌,他睁眼,猛地拍桌,我妻善逸心提到嗓子眼。


“成了,”童磨高深莫测地说,“恭喜你,桃花运已经来了。”


我妻善逸双眼发光,“在哪?在哪?”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神婆童磨展开扇子挡住一半脸,冲对面小傻子眨眨眼。


我妻善逸一脸懵逼,半晌,颤抖地说,“难道,是你——”


“那倒不是,”童磨迅速说,“你最近有没有接触到什么人,这个人,来得出其不意,让你印象深刻,乍一看可能不是缘分,甚至会让你有些烦恼——”


我妻善逸转头看正坐在地上磨刀的茶水小妹嘴平伊之助,又迅速闭眼。


“呃,”童磨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你再仔细想想呢,善逸小朋友?”


我妻善逸陷入迷茫。


“爸,别逗傻子了。”嘴平伊之助冷冷地说,“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们真是父子?老板你到底多大?”我妻善逸瘫在椅子里问。


“二十出头。”童磨笑眯眯摸我妻善逸脑袋。


“二十你妈,”伊之助不客气地说,“从你捡到我那天你就说自己二十出头。”






我妻善逸再次一脸憨傻地抱着一堆破烂出门,粉水晶白水晶粉白水晶,像个宝石矿工。


伊之助看着桌上那堆碎钱,开口。


“纹逸本来就傻,你还骗他钱,这样不地道。”


“哎呀,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了,”童磨大声撒娇,“我教他认清心意,他给我智商税,一码归一码,很公平啊!”


“屑爹,爬。”


“再说,怎么能说是骗?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和那个条子天雷勾地火,我现在把他攻略,等他把那个条子攻略,到时整个片区我们都可以肆意作乱,横着走——”


“作乱?作什么乱?”嘴平伊之助不客气地打断他,“我们为啥要去攻略条子?我们又没做什么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事!”


童磨看他,那双翡翠色大眼里写满正义,“但是,伊之助,我们一直都在赚黑心钱啊——”


“怎么可能!我们是凭良心经营和辛勤劳动赚钱!”


“你昨天刚提刀去帮别人收保护费——”


“我凭本事去收,人家便把钱给我,有何不妥?!”


童磨摇摇扇子,思考片刻,遂微笑着冲伊之助点头。


“不愧是你,伊之助,青出于蓝胜于蓝,我无恶不作心安理得,至少分清善恶——你是压根混沌天成,善恶不分。”


“铁废物,闭麦。”嘴平伊之助冷酷地说。







#小剧场#童磨捡猪的故事#


暴雨天,童磨站在市中心高层落地窗前,身后是一众刚被他洗脑成功的市政要员,正在对他顶礼膜拜。


他慈眉善目,表情温和而眼神空洞,盯着窗外雨幕下的车流行人,像在看水族馆巨大鱼缸。


其实二者对他没什么分别。


事情办完,童磨谢绝相送,独身下楼,路过门口时看到角落一团破布蠕动,看不清是小狗还是小孩。


破布听到有人动静,从里面钻出一个黑色脑袋,满脸脏污,睁着翠色瞳孔。


“真可怜,”童磨擦着没有眼泪的眼睛,“小小年纪,造人抛弃,流落街头,简直像雨水打湿的小流浪狗。”


他边说边头也不回地撑伞,打算迈步离开,却被扯住裤腿。


伊之助死死抓着他,象牙白的阔腿裤留下灰色手印。


“你有伞——给我伞!”


“小朋友,我的伞不够两个人打。”童磨举着伞微笑,抬起鞋尖将小孩踢开,“你身上已经湿透了,我身上却是干的,何苦多此一举,两个人都做落汤鸡呢。”


小孩鼓着嘴,似乎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他瞪大翡翠色眼睛,突然冲撞上来,扳倒童磨小腿。


童磨骨架纤细,缺乏锻炼,突袭之下来不及反应,失去平衡被拖拽倒地,他白衣白裤,一脸懵逼地坐在雨水污泥里。


周遭路人频频侧目。


“爸爸——”那个野小孩扑进他怀里假模假样地哀嚎痛哭,一边冲他露出阴险笑意。


“呃,”童磨嫌恶地拍开抓在他进口衬衫上的小脏手,露出尴尬的笑容,“太假了,不觉得吗?我刚二十出头,哪来你这么大的崽?”


“问题不大,”小孩擦擦眼泪,“你长了一张年纪轻轻就擅长乱搞男女关系的无耻之徒的脸。”


童磨呆住了,不以为耻地睁大琉璃色眼睛,“你这小孩,还挺会说话的。”


他抱起小孩,拨开他油腻打卷的乱糟糟头发,仔细端详一番,“虽然脏得像条小狗,不过模样周正可爱,像我。”


伊之助张嘴咬在他手上,“崽种,你他妈说谁像狗?”


“我今天刚谈成大事,借刀杀人,兵不血刃,现在心情不错,”童磨一手抱着他,一手捡起伞,无所谓地拍拍身上泥水,“所以打算日行一善,捡你回家。”


“你要把我带回家杀了吃吗?”


“怎么会,”童磨笑眯眯看他,“我会当你爸爸,来,叫一声,刚刚不是叫得挺欢吗。”


小孩在他怀里哼了一声,童磨哼得声音更大。



啊修

哈哈哈啊今天也是沙雕的一天,出cos嘛,俺给你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啊今天也是沙雕的一天,出cos嘛,俺给你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次元造物
举高高系列 挂件做好了哦~ 更...

举高高系列 挂件做好了哦~

更新一波照片  预购的小伙伴已经发出了


联结戳这里

举高高系列 挂件做好了哦~

更新一波照片  预购的小伙伴已经发出了


联结戳这里

上弦之贰.
侵权致歉删。不知道在哪看到的沙...

侵权致歉删。不知道在哪看到的沙雕改图哈哈哈哈。

磨磨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侵权致歉删。不知道在哪看到的沙雕改图哈哈哈哈。

磨磨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puchityan

つづく

或者

to be continued

剩下的明天再说 明天再说

我也会搞cp了(大存疑)

つづく

或者

to be continued

剩下的明天再说 明天再说

我也会搞cp了(大存疑)

😈赤花症😈

童养媳鬼灭篇

我好菜鸡

晚上做梦梦出来的脑洞

没有什么细节描写(手动再见)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短篇

私设

想要点赞和评论

all你

好感度为满

真的不是玛丽苏

()括号里面的内容更精彩

灶门炭治郎(养童媳5岁)

你躲在炭治郎怀里哭泣,就在刚刚鬼将你全家人都杀光了。

幸好炭治郎及时赶到,救下了你。

但给你留下了不小的后遗症,对炭治郎和祢豆子以外的人很敏感,不愿意和别人相处。

炭治郎也习惯照顾你,每次任务结束后,都会给你带本地的特产。

善逸在一旁吐槽。

“炭治郎你对罗生的感情是什么样的?”

“唉,我只是把她当妹妹养啊!”炭治郎呆呆的说道。

(炭治郎不...

我好菜鸡

晚上做梦梦出来的脑洞

没有什么细节描写(手动再见)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短篇

私设

想要点赞和评论

all你

好感度为满

真的不是玛丽苏

()括号里面的内容更精彩












灶门炭治郎(养童媳5岁)

你躲在炭治郎怀里哭泣,就在刚刚鬼将你全家人都杀光了。

幸好炭治郎及时赶到,救下了你。

但给你留下了不小的后遗症,对炭治郎和祢豆子以外的人很敏感,不愿意和别人相处。

炭治郎也习惯照顾你,每次任务结束后,都会给你带本地的特产。

善逸在一旁吐槽。

“炭治郎你对罗生的感情是什么样的?”

“唉,我只是把她当妹妹养啊!”炭治郎呆呆的说道。

(炭治郎不愧是钢铁直男憨憨。)












我妻善逸(童养媳10岁)

“啊!小悠救救我啊!我会死的啦!”

拽你腿的人,正是你的未婚夫我妻善逸。

你怎么也想不明白,当初父母为什么要和善逸的父母定娃娃亲?

善逸看上去一点也不靠谱啊!

但是当你在那田蜘蛛山上,看到昏过去的善逸闭着眼睛握着刀,使用雷之呼吸干掉了鬼。

“好啦!善逸君,我和你一起去,行吧?”

“嗯,毕竟小悠比我厉害呀。”

“(唉,这个笨蛋,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明明厉害的是他自己呀。)”












嘴平伊之助(童养媳8岁)

你第一次上山时是6岁,因为什么都不懂,就觉得山里面很好玩,所以跑到山里去玩。

瞎转悠一圈后,被伊之助逮到了。

“小东西是哪里来的?这里可是本大爷的地盘。”

你没有在意伊之助的问题,但眼睛却一直盯着伊之助的面具说道。

“呐,大哥哥是野猪吗?”

“什么野猪?本大爷是这里的山大王,才不是什么野猪呢?”

“大王?呐呐,大哥哥能收我做手下吗?”

“不要叫本大爷大哥哥,要叫本大爷伊之助大王。”

“好,伊之助大王。”

现在你已经8岁了,离成年还有8年。

最近你觉得伊之助很是奇怪,总是盯着你。

“伊之助大王,你盯着我干什么?”

“以后你就是本大爷的童养媳了,从现在开始叫本大爷夫君。”

“难道夫君比大王还要厉害吗?”

“没错。”

“那以后请多多指教咯,夫君。”












时透无一郎(童养媳4岁)

最近柱内会议,无一郎一直在发呆。

炼狱终于忍不住的说道。

“时透有什么事就直说,别憋在心里。”

“……希望柱内会议赶紧结束(我没想什么啊。)”

“时透君,你说的话和内心想的好像反了。”蝴蝶忍笑眯眯的说道。

“请问我亲自养大的女孩,亲自要娶她,那叫什么?”

“啊,那叫童养媳???什么?你有童养媳了?”

“其实炎柱和水柱也有童养媳,只是他们两个隐藏的太好,忍你不知道而已。”蜜璃捂着笑说道。

“那也不能对小孩子出手啊~”蝴蝶忍黑着脸笑眯眯的说道。

“……唉,看来今天柱内会议也要拖延了。”无一郎望着天呆呆地说道。












富冈义勇(童养媳2岁)

义勇非常痛恨鬼,但是又看了怀里的你,有点一愣,鬼不应该全部灭掉。

至少怀里的你是无辜的。

你刚刚睡醒,揉着眼睛。

“不可以揉眼睛。”

你很听话的没有揉眼睛了。

“唔……咦哟……咦哟。”

“是在叫我的名字吗?”

你点点头,灿烂的笑着。

义勇暗暗发誓,曾经保护不了其他人就算了,这次一定要保护好你。












炼狱杏寿郎(童养媳6岁)

杏寿郎外表看上去不太会带孩子的样子,其实带孩子的经验,比新手奶妈懂得都多。

杏寿郎刚从总部回来,就看到你跑了过来。

“小心一点,别摔着了。”

好巧不巧,杏寿郎刚说完,你就要摔跤了。

杏寿郎眼疾手快把你抱了起来。

“欢迎回来,杏寿郎哥哥”你并不在意自己有没有摔跤的说道。

“嗯,我回来了,下次小心别再摔着了。”

“我知道啦!”

你一直知道自己不会摔跤的原因,因为有杏寿郎你永远都不会怕摔跤受伤。















累(童养媳1岁)

你出生还不满一周岁就被家人扔在了山上。

平时可以轻易割断人喉咙的蛛丝软软的将你抱到累的面前。

“真可怜,被家人抛弃了呢,没关系,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我和你会有一段真正的羁绊。”














童磨(童养媳7岁)

童磨打量着穿着神乐服的你。

你跳着神乐舞,下面有一群人观看你的表演。

童磨有点后悔让你出来跳神乐舞的点子。

“这可不行呢,我的小家伙,只要看着我就行了。”















猗窝座(童养媳3岁)

你从小就被猗窝座当成公主养大。

你想要的猗窝座都可以给你,即使你想要星星还是月亮。

猗窝座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并且给你。

现在你正窝在猗窝座的怀里熟睡着。

猗窝座悄悄地在你的脸蛋上吻了一下。

“我们会永远永远在一起。”















黑死牟(童养媳9岁)

你蹦蹦跳跳的跑向黑死牟的怀里。

“黑死牟,你看有人给我写情书了。”

你是黑死牟亲手养大的孩子,黑死牟视你为珍宝。

“谁写的?”

“是隔壁街的xxx。”

“是吗?”

次日。

“听说了吗?隔壁的xxx被杀了,死相特别惨,缺胳膊断腿的,真是残忍啊,明明还是个不止十岁的孩子呢。”

“(窥视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别问我为什么没有无惨,我只想要无惨晒太阳喝紫藤花茶,希望大家点赞,或者在评论区给我留言。

陌上江河
颜值担当的二哥呐…🔫万世极乐...

颜值担当的二哥呐…🔫万世极乐教万…万岁…

颜值担当的二哥呐…🔫万世极乐教万…万岁…

BN

过程图在微博

Pid=77823100

过程图在微博

Pid=7782310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