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竹林七贤

12706浏览    479参与
九泓涟
沈纾雩

『情寄八荒——阮籍《咏怀》』

终于又做了成套的卡了!上次的三套卡里居然没有我大本命的专题……得补回来。

钟嵘说我阮的《咏怀》“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这什么神仙评价呜呜呜呜呜呜我还可以一百年!!!

————————————
感谢 @从芜 太太的神仙手写。

会在尚书台的杂货铺寄售!

『情寄八荒——阮籍《咏怀》』

终于又做了成套的卡了!上次的三套卡里居然没有我大本命的专题……得补回来。

钟嵘说我阮的《咏怀》“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这什么神仙评价呜呜呜呜呜呜我还可以一百年!!!

————————————
感谢 @从芜 太太的神仙手写。

会在尚书台的杂货铺寄售!

酒生

【阮嵇/嵇阮】温酒葬雪

             温酒葬雪

·迟到很久的更新,冬天快乐。

·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老人,酒、雪与梦

·文风突变,依然是我流嵇阮

·BGM食用指南:《见南山》

  【我在梦中寻一个梦】

 

“应当有一场大雪。”

理所当然的口气,梦倚窗喃喃自语,长廊外半截银花濡湿了眼角。我极少见梦这般神色——挟着倨傲冷漠旁观,甚至是烂漫尖锐的讥诮才是常态。梦的戏段往往是流水...

             温酒葬雪

·迟到很久的更新,冬天快乐。

·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老人,酒、雪与梦

·文风突变,依然是我流嵇阮

·BGM食用指南:《见南山》

  【我在梦中寻一个梦】

 

“应当有一场大雪。”

理所当然的口气,梦倚窗喃喃自语,长廊外半截银花濡湿了眼角。我极少见梦这般神色——挟着倨傲冷漠旁观,甚至是烂漫尖锐的讥诮才是常态。梦的戏段往往是流水行云或烈烈冷火,多愁善感是与他格格不入的。

可此刻凉薄唇角漫入烈酒,棱角分明的眉眼溢出品酩般清苦的优雅从容来,清冽的双眸深处蓦得烘出一丝茫然。

他可真是奇怪的梦啊。

大抵因为我也是世上最荒诞不经之物,对他这古怪的说法竟生出亲切的默契。我心知我同我赏雪的朋友间系着一线说不清道不明的共鸣,这奇异的亲密令我在心领神会前便熟练而习惯性地颔首。

“冬日快到了。”我不知自己为何这样说,“你且等等。”

他笑了笑,便不再说话,只是一味煮着炉上温凉的苦酒。

这次轮到我去照看庭院里那方细雪了。

当我在造物天衣无缝的伪装里抓住那转瞬即逝的裂隙时,我不禁对梦的睿智肃然起敬,并由衷惊叹于他对世间万物可怕的洞察力。这洞察渭泾分明,而他似乎未曾发觉——深刻的洞察与他的行径是全然分开的,他那孤高玄远的心境与任情至性的坦率。而正是这鲜明的矛盾令他鲜活可爱。

他说的没错,雪是该下大些的。

应当有一场雪,再下大些——最好将山阳埋了。冬日死在雪里,我们也死在雪里,魂魄在春为人间送葬。

于是我近乎饥渴地想要告诉他这伟大的发现——他却忽然开口。

我听见他呼唤我的名字。

“嗣宗。”

我生平第一次险些因一个人的呼唤而泪流满面。

哪怕按他们所说的礼尚往来,我想我也得认真地呼唤他的名字。我应该…我在开口前的一刹那惊慌失措了。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或者说,我忘了。

但这话我说不出口:一个名字而已,真的那样重要吗?

他只是一个梦而已。他是我唯一的梦了

 

我是在去岁遇见梦的。

他来的时候一言不发,只是脸上有些愧疚的神色。

“对不住啊。”他说,“友人。”

我们便从那时起成了挚友。

我的友人不多,平生碌碌五十余载,来来往往也只有那么几个。开始时我们无话不谈,做着尘世间另类而快乐的怪物。倒不是真的快活,只是贪恋竹林间借放浪形骸分享孤独的一份真实感。后来教化至,鸟兽散,我们成了天各一方又相濡以沫的孤鬼。直至一日走丢了谁,于是贪生的贪生,求全的求全,像是幡然悔悟生命的可贵,我们又各自成了最初那个孤独的怪物。

我和梦说起这故事时哈哈大笑。梦也陪着我笑,只是笑到最后不小心哭了出来,泪水糊了一脸。

他说呀——

你可别笑,也别不信。活着的世界是一场梦,梦里的一切才是真实的。你醒着,便在做梦;我们在梦里才是真真正正地活着,你别笑……

你别哭,哈哈。

我也就真的止了笑。我对此毫无缘由的深信不疑。

我对我梦中的友人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也许正因为他是我的梦——我大可放心说些疯疯癫癫的话,不必担忧言多必失。我无论也是个活物。

这在一生的如履薄冰里实在是过分深刻了。

一日我取笑他:好歹是那样久没见了,好歹也要抱在一块儿痛哭一场。

你醉了。他淡淡地说。

“怎会醉了?”我嗤笑,“这只是一场梦。”

但我也隐约明白这自欺欺人的滑稽之处。梦里是可以醉的,只要有酒——而梦本身不会骗人,他将永远清醒、正确直到我彻底消失。

一种本能的欲望驱使我伸出双手。血肉真实温暖的触感几乎将整个感官占据,我甚至想象联络另一端跳动的脉搏再揉碎了重新缝合,我在病态而懦弱地渴求对生存的确认,再然后我将——

伸出的双手瞬间僵化,我在清明的双眸中看见自己孤独而冷漠的脸。

我在抱着谁狼狈地痛苦啊。

他却温柔地笑了。

“酒冷了。”他说。

 

季秋时我在洛阳东市遇见濬冲。

他是真的长大了——不像圆脸儿的王浑,也不像瘦瘦小小的天才少年王阿戎。他的身上多少还残存着少年时期的些许灵气,那双眼里曾波澜壮阔燃烧过的千万里银河却终究陨落在那桩往而不返的无忧岁月里了。

擦肩时他险些未认出我。王濬冲业已沉稳的眼底掠过一道微不可察的诧异,带着犹疑与稍许停顿,青年温润的嗓音像是打磨过砂石的苍叶——

“阮…大人,您这是……”

我对自己不可挽救的衰老心知肚明。这一年来尤其明显,一个轮回便抢走了一生的年岁。我这才想起我们仅是一年未见——可见梦是对的,现实里的东西总活得像梦。

他有些局促地问道我为何外出,似乎这只是个用以掩饰尴尬的话题。但我仍顺着往日仅存的一缕默契触到了属于王濬冲的默答。

我知道怎样安全地回答:“闲来觅酒。”

他神色了然,如获大赦。

洛阳东市只一处酒家,要穿过市集中心的刑场绕进阮巷。我们心照不宣地避过古旧的黄公酒垆,漫无目的地徘徊在嘈杂热闹的人群中。

王容忽然停下脚步,泰然自若的神色霎然破裂粉碎成一页苍白。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颇有些不解。

“是刑场,怎么了?”

他便又用那种错愕惊惧的目光转向我,眼底一片死寂。

“您……”

他飞快地说了一句什么,而后仓皇转身,重重地吸了吸鼻子。

“您能……能再唤我一声阿戎吗?”

颤栗的声音下是浓稠深重的孤独与疲倦。

但我爱莫能助。就像“阮大爷”这曾童言无忌的戏称,于是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唤一个人“阿戎”了。

而他并不需要回答。王戎轻轻抽泣一声,像被什么呛得厉害,掩着端庄华贵的官服落荒而逃。

这是我最后一次遇见王戎。从他的幼年至今,我见过无数幅王戎的面孔——少年老成的,烂漫着鲜明的喜怒哀乐或是麻木不仁的。奇异的是,关于“王戎”的最后印象是一张前所未有的面孔,抛去宦海浮沉的沧桑风尘,又比任何时候的王阿戎更加年轻——

那种孩子般的,仿佛将要哭出来一般的神色。

我不记得那日自己是如何走回去的——兴许是寻日前我也曾这般走过这段路。喧哗洪流般沸腾,淹过耳畔时却静谧得不可思议。走过繁华堆砌的十里长街,走过冗杂枯寂的九月季秋,兜兜转转又走回景元三年山阳的孟冬。幽篁月明,白雪覆发,萤火尽头细雪迎风而起。一个模糊的影子漫将炉上温酒渺渺炊热,眸光深处一片散漫而温柔的月光。

这轮回不像寻觅,更像在生命的无限折返里等待。

我知道我在等着什么。我在等一场雪。

于是那夜我又梦见他了。他还是那个样子啊,从来没变过。

说来惭愧,明明有那么多话想说,我们也只是相对坐着,许久不曾言语。

这时雪忽然落下,纷纷扬扬。他便问起山阳今冬的新酒。

我忽忆起去岁,也是深秋,我在洛阳送一个人。

也是这样安静的神色,仿佛将诀别当做迎接下一场欢聚般笑着。

他说挺可惜的,等不到那盏新雪佳酿了,叫我记得捎些给他。

我说好,今年你错过了,来年冬天我定给你送去。你且等等我。

你且等等我,冬天就快到了。

 

那日雪下得很大,几乎葬了整个山阳。

荒山深处的孤馆曾住着一位先生。后来先生走了,这儿又常来一位知天命的老人。

他在这里等了一年,终于等来了这场大雪。

起初是晨光熹微,细雪逐流光嬉喧,弹落后各自纷呈。而后星尘相汇入流,渐生一道汹涌明媚的万丈光澜。

这光澜盛大而斑驳。他便凝视这斑驳,虔诚地。

这时雪忽然落下。他抬眸,见证漫天细碎的阳光厚葬初生的新雪,眼底漾着再柔软不过的笑意。

孩童般烂漫笑着,又忽得灼出一滴泪来。

他轻声呼唤那个名字,他把一生的梦全托给了那个名字。

今岁孟冬,我定给你送去。

你且等等我呀——

叔夜。”

 

而你看,现在,冬天到了。

我得给他送酒去了。

 

平昼整衣冠,思见宾与客。

宾客者谁子?倏忽若飞尘。

裳衣佩云气,言语究灵神。

须臾相背弃,何时见斯人!

—阮籍·咏怀其六十二—

 

 

注:

  1. 时间为景元四年(公元263年),这一年冬天嗣宗病逝,时年54岁;景元三年(公元262年)秋叔夜被害于洛阳东市,时年39岁。

  2. 《咏怀·平昼整衣冠》:这一首咏怀是嗣宗思念故友所作,所思何人不愿说或不能明说。但嗣宗生平挚友寥寥,能有“言论究神”而嗣宗能“整衣冠而候”者自然可知是何人。这首咏怀运用了一定意识流的虚幻手法,在模糊的梦中抒怀。本篇便是根据这种意境而作。

  3. 两个真相:1.嵇叔夜不是鬼魂,他至始至终只是阮嗣宗的一场梦。2.阮嗣宗从来没忘记。

拖延了很久的更新,很抱歉久等了。

高中学业确实有些繁重,但《人间》我绝对不会弃更,十二月开始我会尽量恢复周更。谨此感谢一直以来等着我的朋友们,酒生深感荣幸。

文笔浅薄,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拙作中的嵇阮并不代表真实历史上的两位先生,只是我对二位先生的一些认识,我会尽我所能去还原他们一生的模样。

希望大家能喜欢历史上的他们,他们真的值得世界上最温柔最美好的一切。


暮雨倾君

—竹林七贤—
—阮籍—
—嵇康—
—广陵散—
—魏晋—
混更,and  300fo福利(这一点其实是顺带)

—竹林七贤—
—阮籍—
—嵇康—
—广陵散—
—魏晋—
混更,and  300fo福利(这一点其实是顺带)

婉清月薰

猖狂客(念魏晋阮籍诗)

猖狂客辛酸泪


——婉清月薰


幼时困苦觉寒冤,


立得解救苍生愿。


年少仗剑行天涯,


谁知山路断无边。


穷途末路哭而返,


如梦初醒心中寒。


一世猖狂一把泪,


世以青白眼相对。


白眼翻对奸恶徒,


青眼佳望正君子。


才华横溢善书文,


魏晋风度心尚存。


无人知其少年志,


笑君醉酒六十日。


世人笑他太疯癫,


猖狂放荡目无天。


都云将军沙场醉,


步兵却枕妇人腿。


不识礼度偏爱美,


怕是他人难领会。


《劝进表》中辛酸泪,


谁能晓得其中味?


岂是山草挂露水,


应是...

猖狂客辛酸泪


——婉清月薰


幼时困苦觉寒冤,


立得解救苍生愿。


年少仗剑行天涯,


谁知山路断无边。


穷途末路哭而返,


如梦初醒心中寒。


一世猖狂一把泪,


世以青白眼相对。


白眼翻对奸恶徒,


青眼佳望正君子。


才华横溢善书文,


魏晋风度心尚存。


无人知其少年志,


笑君醉酒六十日。


世人笑他太疯癫,


猖狂放荡目无天。


都云将军沙场醉,


步兵却枕妇人腿。


不识礼度偏爱美,


怕是他人难领会。


《劝进表》中辛酸泪,


谁能晓得其中味?


岂是山草挂露水,


应是阮籍穷途泪。


——————————————————


闲时写阮籍的诗,文笔不够,还有好多典故也没写出来(比如亲身送信表示不愿做官,为他家女子的去世哭丧,以及阮籍的好多文学造诣)。

真的是好喜欢有魏晋风度君子థ౪థ 竹林七贤里最喜欢的就是嵇康和阮籍……

希望有人能喜欢我写的这首诗(虽然说写的烂……),更希望有人能喜欢历史上这些优秀的人们థ౪థ


最后,还是那句


我爱创作♥

暂归入《予你薰衣草的温柔》短篇中


幽香
不更归不更 一更疯狂更

不更归不更 一更疯狂更

不更归不更 一更疯狂更

河煜陆寄

是大阮和叔夜啊
当然叔夜是性转拉
@满庭芳
兄弟我尽量多更点吧

是大阮和叔夜啊
当然叔夜是性转拉
@满庭芳
兄弟我尽量多更点吧

云棹

思旧赋

谨启。

这里是云棹。这首写的就是向秀写给嵇康《思旧赋》的事情,竹林七贤大家知道吧,我也是很磕他们的!

其实这个题材好好写应该有很多能表达,那种在乱世间坚持自己卓尔不群的风骨,志同道合相互唱和,命运却无法自己主宰,以及阴阳两隔后深切又无可奈何的思念。可惜作者实在太菜,写出来的玩意儿实在肤浅烂俗,不能表达我所想的万分之一……

即使这样,希望喜欢。

再拜。

……………………

思旧赋

【云棹】

云末已薄暮 天光黯黯生平芜

车尘远践洛阳都

年年春风与我 不识来时路

山道上 草盛淹空庐

旧巷尽 残驳铜环闭 烟缺处 曾住

彼时倚门笑问 可共醉一壶

邀琴袖酒 说壶间天长 自长过十九...

谨启。

这里是云棹。这首写的就是向秀写给嵇康《思旧赋》的事情,竹林七贤大家知道吧,我也是很磕他们的!

其实这个题材好好写应该有很多能表达,那种在乱世间坚持自己卓尔不群的风骨,志同道合相互唱和,命运却无法自己主宰,以及阴阳两隔后深切又无可奈何的思念。可惜作者实在太菜,写出来的玩意儿实在肤浅烂俗,不能表达我所想的万分之一……

即使这样,希望喜欢。

再拜。

……………………

思旧赋

【云棹】

云末已薄暮 天光黯黯生平芜

车尘远践洛阳都

年年春风与我 不识来时路

山道上 草盛淹空庐

旧巷尽 残驳铜环闭 烟缺处 曾住

彼时倚门笑问 可共醉一壶

邀琴袖酒 说壶间天长 自长过十九都

门前路 满地清霜带月 好归途

盖此 山外凝眸不见 世中几多炭涂

说野鹤无心青云逐 更羡栖江湖

林间清弦 泉下流觞 最堪慕

哪知疏狂日月 皆须臾朝暮

行迈迟迟步 斜霭残照更深处

堂上宴游曾欢娱

如见麦秀于殷墟 何处旧都

而今谁复与我叹离黍

闻风起 携来谁家笛 声声凄然诉

而君泉泥销骨 谁与比邻居

断琴残酒 无可邀君再笑冠盖满华都

举目惶恐 故人已故 无处归途

不闻满山长啸 登车载酒 穷途一哭

不见高台日影已午 曲歇弦停处

空余一身孑然却尘中碌碌

应愧我负尽 君似雪风骨

茶叶君

第五章  子期·忘年之交

一直没有更新,实在抱歉,这章存稿不见了,就先发图片吧

第五章  子期·忘年之交

一直没有更新,实在抱歉,这章存稿不见了,就先发图片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