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笑剑钝

5801浏览    366参与
叶以臣在苦境真苦啊
漠刀真的很乖,去找大哥还要先找...

漠刀真的很乖,去找大哥还要先找雅少!
哥哥带我去找大哥的既视感XD

tag怎么打啊()

漠刀真的很乖,去找大哥还要先找雅少!
哥哥带我去找大哥的既视感XD

tag怎么打啊()

月下弦凉

【烦恼三千丝】

  群内活动: @小白瞎写练手群

       盲抽梗:论生姜生发的可能性。

  某微信群。

  ——脱发事件——

  啸日猋:[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常为一件事所困扰,不知道有没有人能为我朋友解答?]

  风流斋主:[什么事啊?说来给我老秦听听。]

  业啊途灵:[这世上就没有大仔不知道、办不到的事。]

  啸日猋:[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一头浓密漂亮的头发,但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头发掉的特别多。]

  白衣沽酒:[难道是吃错东西了?]

  啸日猋:[我觉得不像,他饮食虽然不是很规律,但有他妻子在,饮食方面基本上都被控制...

  群内活动: @小白瞎写练手群

       盲抽梗:论生姜生发的可能性。

  某微信群。

  ——脱发事件——

  啸日猋:[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常为一件事所困扰,不知道有没有人能为我朋友解答?]

  风流斋主:[什么事啊?说来给我老秦听听。]

  业啊途灵:[这世上就没有大仔不知道、办不到的事。]

  啸日猋:[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一头浓密漂亮的头发,但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头发掉的特别多。]

  白衣沽酒:[难道是吃错东西了?]

  啸日猋:[我觉得不像,他饮食虽然不是很规律,但有他妻子在,饮食方面基本上都被控制了。]

  风流斋主:[要我说,他是不是到了脱毛的季节了?那就不要大惊小怪了。]

  白衣沽酒:[…………]

  啸日猋:[我说的是头发!不是什么猫猫狗狗!!]

  风流斋主:[谁让你的前科不止一点点呐!]

  笑剑钝:[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一个最近面临脱发的朋友?]

  笑剑钝:[你还有什么朋友,是我们不知道的?]

  啸日猋:[我刚认识的,不行吗!?]

  笑剑钝:[…………]

  玉倾欢:[…………]

  啸日猋:[欢欢~~]

  玉倾欢:[我回来了,你不在,是我惹你生气了吗?为何最近一直躲着我?]

  啸日猋:[我不是,我没有。]

  玉倾欢:[那是什么?]

  啸日猋:[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玉倾欢:[什么惊喜?]

  啸日猋:[啊,惊喜就是惊喜啊,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

  玉倾欢:[……好,我懂了,我不会再找你了,我现在就去略城陪惜夫人,你慢慢准备惊喜吧。]

  啸日猋:[欢欢啊!你听我解释啊!QAQ]

  御不凡:[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了,你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漠刀绝尘:[@御不凡你都干了什么?我的房间都可以养鱼了。]

  御不凡:[啊……这个,我差点都忘了,只不过想和你开个小玩笑,谁知道你现在才发现,啊哈哈……哈……我现在就过去,你再等一下哈!]

  漠刀绝尘:[不用,我已经过来了。]

  御不凡:[!!!]

  风流斋主:[多谢御不凡先森亲身为我们实践什么是不作死不会死~]

  风流斋主:[好了,回归正题,让我们继续讨论脱发问题。]

  啸日猋:[脱发算什么?欢欢都不要我了!]

  啸日猋:[这还不都是你自己的错,活该欢欢不要你。]

  啸日猋:[那要我怎么办?现在就去找欢欢!]

  啸日猋:[啊,不行啊!我不能这样去找欢欢!太难看了。]

  风流斋主:[…………]

  笑剑钝:[…………]

  白衣沽酒:[…………]

  药如来:[烦恼三千丝,既然是烦恼,何不就此斩断?]

  啸日猋:[你是要我剃头去当和尚?]

  啸日猋:[不行啊,我舍不得欢欢!欢欢欢欢我要欢欢!]

  药如来:[非也,我只是提个去处烦恼的建议。]

  啸日猋:[啊,我不要变秃头哇,欢欢会不喜欢我的!你们和尚没剃度的一抓一大把,我不要听!]

  风流斋主:[难道你想变成这样?[图片]]

  啸日猋:[!!]

  痕江月:[你对我有意见?]

  风流斋主:[不不不,我只是想推荐你几款效果超好的生发剂。]

  痕江月:[你!该死!!]

  风流斋主:[啊妹喂!绮罗生救我!@白衣沽酒]

  啸日猋:[你有那么好的生发剂怎么不推荐给我?是歧视吗?]

  啸日猋:[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你准备好了吗?接受我的怒火。]

  业啊途灵:[大仔你好像踢到铁板了,两边都不讨好。]

  风流斋主:[还用你讲!]

  白衣沽酒:[我听说生姜有助生发,你不妨一试。]

  啸日猋:[真的吗?生姜我有,我去试试!]

  药如来:[确实是有此功效,但也不可乱用,生姜并不是所有类型的脱发都能试用。]

  白衣沽酒:[那倒是我莽撞了。]

  药如来:[且还有诸多该注意之事宜。]

  笑剑钝:[@啸日猋]

  笑剑钝:[好像有些迟了,人已经离开。]

  白衣沽酒:[希望他的类型会是适宜生姜的类型。]

  玉倾欢:[你们在说什么?]

  笑剑钝:[你还是去看看他吧,他现在面临脱发危机,你不在他身边,我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旧事重演。]

  玉倾欢:[……原来,这就是他躲我的原因,真是个傻瓜,我怎么可能会为了头发而嫌弃他呢。]

  玉倾欢:[不过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需要花点时间去找了。]

  笑剑钝:[我和你一起去。]

  玉倾欢:[说起脱发,啸日猋他自从换了一次发型后就特别喜欢自己捣鼓这些头发,有时候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就往头发上用,我想,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白衣沽酒:[看来这就是原因所在了。]

  风流斋主:[怎么听起来好像是用了伪劣产品,所以说做人呐,还是不要太贪便宜,否则吃亏的只会是自己,绮罗生啊,我现在已经在你船上了,意琦行也在哦!]

  白衣沽酒:[我知道了。]

  玉倾欢:[啸日猋不是这样的人,就算没钱他也会用抢。]

  风流斋主:[额……你这算是在夸他吗?]

  玉倾欢:[我只是在说他的为人处事,哦对了,我之前还听他提起他用的是如今最新出的一款染发剂,叫……叫秦氏染发。]

  风流斋主:[啊……哈?]

  业啊途灵:[大仔,名字和你的染发一样唉。]

  风流斋主:[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玉倾欢:[…………]

  白衣沽酒:[所以,这就是最终真相?]

  痕江月:[原来你不止是个商人,还是个黑心奸商,留在世上只是个祸害,我算是在为民除害了。]

  风流斋主:[啊妹喂!绮罗生!意琦行把我踹下船了!]

  白衣沽酒:[意琦行生气了,抱歉,我也爱莫能助。]

  药如来:[一切皆是因果循环。]

  痕江月:[呵,该。]

  ……………………

  …………

  啸日猋放下了手机,拿出了生姜,面向镜子,眼里翻涌着一种名为期冀的情绪。如果时间能够重来,他绝对不会再去碰那些坑爹的染发剂。

  一个月后。

  啸日猋加入了追杀秦假仙的队伍,玉倾欢也找到了正在追得秦假仙四处乱窜的啸日猋,头上还裹着一块布。

  当啸日猋看到玉倾欢时,秦假仙也不追杀了,掉头捂着脑袋就跑。

  “走哪里去?”玉倾欢自然是不会放人走的,纵身一跃,身姿轻盈如燕,飘飘然落到啸日猋面前。

  “欢欢~不要看我。”啸日猋神情委屈又崩溃,神情变换不定。

  玉倾欢往前一步,啸日猋就往后退一步,秦假仙也趁着这个机会开溜了。

  “不要过来!”

  “你在害怕什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

  “欢欢,我……”

  “你以为我爱你,只爱你的外在吗?我对你的爱,会如此肤浅?”

  啸日猋虽然不动了,但捂着头巾的动作更紧了。

  见啸日猋神情松动,玉倾欢再接再厉道,“头发没有了,还可以再长,你没有了,就真的没有了。”

  “欢欢!”啸日猋没绷住,扑进了玉倾欢怀中,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玉倾欢安抚了一阵才开口道:“来,让我看看你的头发。”

  “你真要看?”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那你不要笑我哦!”

  “不会,我怎会笑你。”

  啸日猋乖乖地让玉倾欢取下头巾。

  看到啸日猋头发惨状的玉倾欢:“…………”笑是没有笑出来,只是心态差点崩了。

  玉倾欢叹了口气,“还是把它剃掉吧,让它重新生长。”

  “啊!?”啸日猋吓得往后一缩。

  “这样子起码比你现在的样子会更好看一些。”

  “真的?”

  “我会骗你吗?你要是怕别人的眼光,那你就好好待在九天之顶,我会陪你。”

  “欢欢~那你帮我剃吧~”啸日猋又腻歪在玉倾欢身上。

  “好,我们走吧。”

  “嗯~”

  二人渐行渐远,笑剑钝自暗处走出,看着二人逐渐消失在视线的身影,微微一笑,“看来是不需要我了。”

儒门天下候补文职人员1号

原创角色,融合了许多小免的人设。

时间线 :

       第一天:四魌界在诗意天城举办“四魌优

秀干部评选”,随后枫岫约月到寒瑟山房做

客,拂樱勉强答应。

       第二天:月到枫岫在火宅佛狱的居处做

客,咒世主罚凝渊面壁思过。

       第三天:拂樱到寒瑟山房接月。醉饮黄

龙与刀无极和好,高兴的发朋友圈该改群

名,凝渊发言犯众怒。枫岫暴露了出逃地

点,师尹捉人。极道先生发怒,雅少找拂...

原创角色,融合了许多小免的人设。

时间线 :

       第一天:四魌界在诗意天城举办“四魌优

秀干部评选”,随后枫岫约月到寒瑟山房做

客,拂樱勉强答应。

       第二天:月到枫岫在火宅佛狱的居处做

客,咒世主罚凝渊面壁思过。

       第三天:拂樱到寒瑟山房接月。醉饮黄

龙与刀无极和好,高兴的发朋友圈该改群

名,凝渊发言犯众怒。枫岫暴露了出逃地

点,师尹捉人。极道先生发怒,雅少找拂

樱劝和。

古韵风霜

【雅心】(论坛体)我儿子和我弟弟搞在一起了怎么办?

笑剑钝×刀无心

私设刀无极是个好爸爸

ooc严重

有漠御,罗黄,皇悦出没


我儿子和我弟弟搞在一起了怎么办?

我没打算杀儿子(封名神武无人及,刀震乾坤傲群伦)事情是这样的,本人年轻的时候,跟家里断绝了关系,独自出来打拼。这些年来也算是小有成就,但是也一直没和家里联系,只有我大哥会偶尔来骚扰我,和别的弟弟基本连他们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

然后我有三个儿子,出于某些原因,我老婆并不是我老婆,小儿子也并不是我儿子,虽然我老婆不知道我知道,小儿子自己也不知道,但这并不重要。以上只是故事背景。

我本人长得比较严肃,平时对三个孩子确实也不是很温柔,以至于老大很叛逆,像我年轻时候...

笑剑钝×刀无心

私设刀无极是个好爸爸

ooc严重

有漠御,罗黄,皇悦出没


我儿子和我弟弟搞在一起了怎么办?

我没打算杀儿子(封名神武无人及,刀震乾坤傲群伦)事情是这样的,本人年轻的时候,跟家里断绝了关系,独自出来打拼。这些年来也算是小有成就,但是也一直没和家里联系,只有我大哥会偶尔来骚扰我,和别的弟弟基本连他们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

然后我有三个儿子,出于某些原因,我老婆并不是我老婆,小儿子也并不是我儿子,虽然我老婆不知道我知道,小儿子自己也不知道,但这并不重要。以上只是故事背景。

我本人长得比较严肃,平时对三个孩子确实也不是很温柔,以至于老大很叛逆,像我年轻时候一样成天在外游荡不回家,老二比较体贴,在帮我打理公司,老三就很怕我,在身边的时候很听话,但也是出了门不叫绝对不回家那种。

然后问题就出在这,老三交朋友的事虽然我没管,但也调查过一下,听说对方人品名声都很好就放心了,加上老三还有个未婚妻,俩人关系一直不错,所以哪怕他成年住在人家那不回家我也没有多心。

昨天老三回了家,老大也回来了,我们一家人难得一起吃顿饭,结果吃着吃着老二突然支支吾吾地开始说老三的感情问题。我寻思他打算跟人家结婚不敢自己跟我说?正在我反思自己的问题的时候,老二说,老三和一个叫什么,雅笑的人在一起了。

行吧,哪个少年不多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我表面淡定内心其实也挺紧张的跟老三说了本年度第一句话。

你把那孩子照片给我看看。

刺激的来了,老三战战兢兢地把手机越过他二哥递过来就躲到他二哥身后猫的严严实实,像我会吃了他一样。

我接过来一看,是老三和另一个丰神俊朗,眉眼温柔的青年靠在一起的照片。

我内心有点不好的预感,他妈已经问出口了,这不是你那朋友吗,女朋友在哪呢?

老二贴心的倒了杯水递过来,爸,妈,这就是老三的恋人。

我还好,他妈当时就晕过去了。

毕竟是我养大的,也不能因为这点事打死他,知道这孩子虽然身子弱,但是性格倔,所以我把他关起来打算从对方下手。

更刺激的来了。

那人是我几十年没见面的三弟。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jpg】

我该怎么办?


2L  秦玉安

阿妹喂,我这是吃到了什么惊天大瓜啊!!!

3L  夜雨寄北

像我这么不爱八卦的人,当然要说一句:主席你掉马了啊!!!

不过晚了,毕竟楼上都知道了

4L  有人要吃便当吗?

其实我本来不知道啦,不凡哥哥一说我就知道了,哈哈哈

(可爱.jpg)

5L  花瑟秋风

哥,你完了,咱主席可记仇了

不过话说主席你这名字认真的嘛?!充满了杀气啊!

6L  进屋都给我脱鞋

前边的歪楼了,没看见人家在真心提问吗?要认真回答。

虽然弟弟是你弟弟,但是儿子又不是你儿子,而且两个人情投意合,相貌学识也都很般配,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希望楼主能支持他们两个在一起,真爱无价!

7L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小悦说的对!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不在意你也别在意了!

希望楼主能支持他们两个在一起,真爱无价!(一条一千块,删除括号内文字发送,如能自由发挥另加一千)

8L  千秋悬日月

额,其实我也是才知道我和无心关系这么复杂,二哥,不,老丈人,等我跟你私聊。

多谢大嫂,另外大哥你钱没了(微笑.jpg)

9L  兰陵不谢花

其实我比较好奇楼主的老婆和儿子,看起来不像是简单的二婚呢~

10L  我是谁

希望楼主能支持他们两个在一起,真爱无价!

希望楼主能支持他们两个在一起,真爱无价!

希望楼主能支持他们两个在一起,真爱无价!

这是我们三个说的,三哥要给三份哦。

11L  偷偷吃瓜

你以为的霸道总裁:后宫三千,儿子一打

实际上的霸道总裁:老婆不是我的,儿子也不是我的

12L  小仙女

啸日猋你别闹了,乖。

主席,虽然不是很熟,但我觉得雅少对无心是真心的,他们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希望您能给他们一个机会证明!

另外,正常人杀人犯法,如果您和夫人实在接受不了的话,我可以为两位用音乐疗法开导一下。

13L  一个妖道角

哈哈哈,楼上温柔的扒掉了儿子和弟弟的皮

14L  我不是黄金萝卜

哈,没想到天下封刀内部竟如此有趣@我不是大兔子

不过就算你儿子想娶我侄女也是不可能的,怎么说也得有能在我手下撑个十招的水平

15L  我不是大兔子

呵,你俩应该交流一下,毕竟都是老大爷

能不能考虑一下人家当事人的想法

16L  我不是黄金萝卜

那曼睩你自己怎么想?@天都cp嗑不嗑

你这名字是什么意思?

17L  天都cp嗑不嗑

曼睩觉得不错啊,本来曼睩也不想结婚呐(可爱.jpg)

18L  我不是大兔子

19L  我不是黄金萝卜

……我不是

(委屈.jpg)

20L  天都cp嗑不嗑

武君你人设崩啦

21L  夜雨寄北

聊了这么半天,主席,啊不,楼主呢?

22L  不凡的刀者

在和笑剑钝私聊,让他选择分手还是死亡

22L  夜雨寄北

噫——咱俩的家人真好

主席你冷静啊!!!夫人给我打电话说无心少爷说雅少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就从他房间跳楼!

23L  我没打算杀儿子

你让他跳,自从他七岁在一楼跳窗户摔骨折之后所有屋我都给封了防盗窗,我看他怎么跳!你再帮他就把今年奖金全扣掉

24L  夜雨寄北

无心少爷你自己加油吧,我帮不了你了QAQ

25L  不凡的刀者

没事,大哥为了挽回自己的错误决定亲自去跟刀主席谈一谈。

26L  我没打算杀儿子

……算了,你还是让笑剑钝自己来吧,有事好商量。

27L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到了,给我开门吧!

佚十三

第十五章 來自詩意天城的一場雨

陰雲晦澀、細雨綿綿,卻不感壓抑,似乎這雨水之中藏著一股讓人心神寧澈的力量。

“閒雲濯濯,靉霼其命,青山在,別與空唱晚;如彼聽玨,意響欞環,千帆過,胡音酬闌珊。”濛濛雨霧中,一道人影,一縷清風,乘著一股瀟灑,帶來一身貴氣。

來人漸近,楔子腳步稍移,說道:“上天軍帥,碧眼銀戎。”

“碧眼銀戎見過四位。”駐足者拱手,翩翩有禮。

楔子回禮道:“軍帥客氣了。”

眼神微動,夜沉思毫不在意的姿態中帶著誠懇問道:“御天龍族,來此何事?”

“這位想必是病邪侯吧。”依舊是守禮的態度,雨中人絲毫不顧髮絲濕透,更未有入亭之意。

夜沉思道:“正是夜某。”

碧眼銀戎當即道:“銀戎來此,是希望侯爺和先生走一...

陰雲晦澀、細雨綿綿,卻不感壓抑,似乎這雨水之中藏著一股讓人心神寧澈的力量。

“閒雲濯濯,靉霼其命,青山在,別與空唱晚;如彼聽玨,意響欞環,千帆過,胡音酬闌珊。”濛濛雨霧中,一道人影,一縷清風,乘著一股瀟灑,帶來一身貴氣。

來人漸近,楔子腳步稍移,說道:“上天軍帥,碧眼銀戎。”

“碧眼銀戎見過四位。”駐足者拱手,翩翩有禮。

楔子回禮道:“軍帥客氣了。”

眼神微動,夜沉思毫不在意的姿態中帶著誠懇問道:“御天龍族,來此何事?”

“這位想必是病邪侯吧。”依舊是守禮的態度,雨中人絲毫不顧髮絲濕透,更未有入亭之意。

夜沉思道:“正是夜某。”

碧眼銀戎當即道:“銀戎來此,是希望侯爺和先生走一趟天城。”

“哦,”似是意外,夜沉思語氣中竟有驚詫的感覺,“連吾也在受邀之列啊。”

從誠懇到驚詫,兩種毫無關聯的態度給出,楔子卻是注意到這背後的空洞,所謂情緒,不過是刻意表演的產物,於是,微帶諷刺道:“咦,侯爺也有未預料到之事?”

“夜沉思是人非神,怎會萬事盡知呢?”病邪侯雖自負,卻從不以神自居,若真是神,又豈會對自身無能為力?

“哈。”輕笑聲響,楔子自然明白夜沉思所指為何,心下慨然,卻無憐憫。

見欲邀之人聊得興起,碧眼銀戎忙道:“兩位……”

楔子道:“軍帥莫慮,我二人交代一下便與你同行。”

“多謝先生。”碧眼銀戎躬身道謝,他知曉,沒有楔子,自己絕對請不動病邪侯。

將目光聚集於醉世無雙上,夜沉思恢復了毫無情緒的空,言道:“先生啊,這樣隨隨便便替別人做決定好嗎?”

楔子道:“你瞭解我,不會放你一人在此。”

“那夜某還真是榮幸之至。”說著,夜沉思緩緩離座,夜未央幫他緊了緊身上的紅色大氅。

楔子望向亭外風雨,喊道:“無衣。”

“先生?”未與一言的無衣看向楔子,有疑惑,有期待,更有不安。

長長吸了一口氣,楔子接著說道:“吾要離開了,這盤棋,你來下。”

“可侯爺……”無衣將目光轉向夜沉思,那是他渴望的對手,也是最無把握的對手。

“你的對手,嗯……”緩慢而悠長的尾音,伴隨著棋子被擲入棋笥與其他棋子碰撞的聲調,在濕雨漉漉的清晨吟出一段別有意味。

此時,夜沉思沉聲道:“未央。”

夜未央急切道:“主人,我要跟你去。”

“不准。”直接斷絕了自家侍女的想法,夜沉思離開,棋局可是要繼續的。

夜未央拿起立於亭邊角落裡的黑色大傘,抱入懷中,說道:“除了我,誰能照顧你?誰又能瞭解你?我要去。”

“未央姑娘,這傘,就交給楔子吧。”一邊說著,楔子抬手握上了黑色傘身,溫和而堅實的眼神讓夜未央心中沒來由地產生一種信任感。

“先生……”緊握著傘的手不知在何時已經鬆開,沒有肯定的答覆,但動作上已經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黑傘入手,楔子目光灼灼道:“相信我。”

“我一直都相信先生,可是主人他……”被信任是最讓人歡喜的感覺,而信任別人同樣使人內心愉悅,那仿佛是在生命中有了一份美好的寄託。夜未央從認識楔子起便打心底裡信任這個被自家主人說是“假神秘”的男人,但她更瞭解夜沉思,四魌界最不安分的人,還有,他的身體……

楔子見狀,又言道:“我保證,侯爺能完好無損地回來。”

“好吧,那棋局,”將早已被安撫的心完全放回,夜未央看向棋盤,然後坐到了夜沉思本來的位子上,“無衣,我來做你的對手。”

“姑娘……”無衣遲疑起來,雖然對夜沉思心有驚懼,但與之對局也是他所期待之事,而如今棋盤彼方的執棋者卻是一名比自己還要年輕的小姑娘。

楔子轉過身,走到無衣面前,抬手按上他的肩頭:“無衣,別擔心,病邪侯重視之人可不能小覷。”

無衣的視線一一掃過在場眾人,然後聚集於夜未央純粹明亮的雙眸之上,眼神凝深,說道:“既然如此,一切便交無衣。”

“嗯,我,相信你。”同樣是信任,楔子對無衣卻和夜未央對楔子不同,那種感覺,只是信任對方有這個能力,而非全無戒備的相信。

待無衣坐到自己該坐的位子上,伴隨“嘎吱嘎吱”聲響,楔子撐起了傘,將其舉過夜沉思頭頂,說道:“走吧。”

雨水靜靜濺濕了衣襬,步出千山草堂的楔子與夜沉思靜靜跟隨碧眼銀戎身後,三個人,就著一種甯宓的氛圍前行,濛濛路途,於上天軍帥揮手之後恢復清明。

雨後世界,沾著清香與冷冽的味道,在少了主人的千山草堂迴夢。

婆羅塹,殺聲依舊,戰爭的風雲依舊。凱旋侯、棘島玄覺,兩位以戰聞名的強者因不為人知的原由倏開一場驚世之決。

墨綠邪櫻自凱旋侯腳下緩緩升起,散開的花雨,搖曳了一程殺機。浩瀚劍光入目璀璨,強者之爭,動盪整個戰場,雙方交戰之地迅速清空,十丈方圓再無他人可入。

“碎島戰神,似乎有些對不起這個名頭呀。”悍掌頻出,眼前人雖是沉穩應對,但凱旋侯卻察覺湛湛劍光不知為何所束縛,威勢不如預期。

“是否對得起這個名頭,與你火宅佛獄無關。”劍勢仍然淩厲,雙方依舊勢均力敵,只有棘島玄覺清楚地知曉自己在踏足戰場之後的狀態,恍惚心神愈加不安,越來越模糊的視線讓勝負早已分明。

對手情況有異,凱旋侯心下定計,掌風伴隨花雨將狠厲說得無情,但即使如此,勝利也非一時半刻就能到手。至於雙軍之鬥,同樣難分難解,此回戰爭,不知還要持續多久。

就在戰況膠著之際,一道曼妙邪魅的身影來至陣前,笑吟軟語:“雅狄王,你認為,殺戮碎島會有勝機嗎?”

“堂堂邪玉明妃竟然親臨戰場,實是令雅狄驚異,邪天御武呢,他為何沒出現?”雖是問句,但為王者豈會透露自身情緒,驚異之言,難明真假幾分。

“你期盼吾之出現嗎?”一語傳來,人未至,沉雄之音已讓整個戰場為之震盪。

雅狄王無視這股威勢,淡言道:“此時,堂堂佛獄魔神龜縮於句芒紅城,真是讓人費解。”

“原因自然是現在的戰鬥還不需要吾。”邪天御武本無必要解釋,但他還是解釋了,雖然增加了高高在上的感覺,但他還是解釋了。

“哦?那不知是誰能擋下本王。”雅狄王抬掌一攥,氣勁飆塵,盡顯威勢。

邪天御武似早有打算道:“待你出手,邪天御武自會踏出紅城。”

雅狄王不信任道:“是嗎?”

“所以要快,在吾到達前,或許你有機會,呵呵咯咯……”詭異的語調化作詭異的笑音,當魔神氣息完全消失,拼戰的兩國軍士於刀劍兵戈聲中更加迅速地倒向了血泊。

巍峨的皇宮大殿,襄越謖端坐高位之上,兩邊分立二人。這二人雖打扮各異,但面目卻有明顯的相似之處。

將現今局勢彙報了一遍,襄越謖靜靜聽完,然後問道:“你們說,現在本皇該如何做?”

二人對視一眼,左側身著銀色鎧甲、腰配長劍之人道:“昭皇,敢問,楔子先生和病邪侯的事?”

襄越謖乾脆道:“是本皇派人散播的。”

另一人憂心道:“如此,那各方勢力豈不……”

此人眉心微蹙,容貌卻是俊朗,下巴上續起的只有三寸多長的黑色鬍鬚更讓其添了幾分滄桑的感覺。一身灰色寬袍,身後長刀靜靜躺在粗布包裹中,只留古樸刀柄於外,比起銀甲劍者更顯穩重非凡。

襄越謖接過話頭道:“是,他們的確會重新審時度勢,但隱瞞又怎樣?侯辰、封雲本就不會很快臣服,其他各方就算臣服也沒多大意義。再者,不管能不能統和這些勢力,我們的主要對手都只是楔子和病邪侯。”

銀甲劍者質疑道:“如果能統和這些勢力,至少可以壯大自己。”

“能嗎?剛剛投靠之人不過是堆牆頭草,唯一的用處就是做可有可無的犧牲品,而我們卻無法保證,他們不會是別人的算計,不會造成內部的混亂。”對於牆頭草,昭皇之態度是不屑的,但卻不得不考慮,因為很多時候,正是讓人不屑的牆頭草們影響了整個局勢。

同樣心存不解,灰袍刀客問道:“但散播那兩位的消息又有何種好處?”

襄越謖回道:“好處自然是,分裂。”

“什麼意思?”再度對視一眼,無論刀客還是劍者,都不明白“分裂”之意。

“四魌界的大賢楔子,他代表的始終是正義、光明的一面,而病邪侯,哈,單從名字來說就註定了雙方的對立,不過紅塵煙雨之主卻非迂腐陳舊之人。”說到最後,襄越謖眼神冷凝,似乎對紅塵煙雨的經歷仍然耿耿於懷。

灰袍刀客登時反應過來,說道:“吾皇是擔心他們會合作。”

襄越謖讚賞道:“不錯。本皇勢大,再怎樣名不正言不順也是當今慈光最為強盛的一方,吾擔心,他們會聯合起來,對付我們。”

“病邪侯、北晟王,他們的根基是蕭城,那楔子呢,楔子又是憑什麼與其合作?”合作需要籌碼,不說完全等價,也得有所倚仗,而楔子的倚仗,銀甲劍者不懂。

站起身,襄越謖走到二人之間,解釋道:“朱顏王襄越闕羽,他是皇位最正統的繼承者,還有正在觀望的東煦軍,應該也會是楔子的目標。”

“也?”心中一動,灰袍刀客聽出了弦外之音。

抬頭看向殿外清晨之光輝,襄越謖似是悵惘道:“楔子的第一個目標是蕭城,可惜,被病邪侯搶先一步了。”

依舊有所疑問,銀甲劍者又道:“就算這樣,楔子仍有可能與病邪侯合作?”

袖袍一揚,襄越謖傲然道:“誰讓吾給了他們太大的壓力呢。”

灰袍刀客馬上便明白了昭皇所為之目的,代其解釋道:“如此就容易理解了,消息放出,那些烏合之眾必多倒向朱顏王一方,還有百姓,他們可是知曉楔子是怎樣仁義高尚,更知曉病邪侯是怎樣殘虐無情,再加上皇位正統,這就形成了一股大勢。”

捋了捋鬢角黑白相間的長髮,襄越謖悠然道:“輿論,會讓楔子多一項思考。”

灰袍刀客不解道:“只是一項思考?”

“別小看楔子,他若瘋狂起來可是比病邪侯更甚,真到迫不得已,民眾的意願絕對是可以輕鬆捨棄的。”雖然當年不受待見,但襄越謖畢竟是皇族中人,再加上近幾年的威勢,對楔子之瞭解當不會像其他人一樣浮於表面。

銀甲劍者遲疑道:“那效果……”

“是,削弱了很多,但,”襄越謖打斷手下的話,又將目標轉了個方向,“本皇所為者乃是侯辰二人。”

“他們,哼,兩棵牆頭草。”提起侯辰二人,銀甲劍者比昭皇更加不屑。

襄越謖對銀甲劍者的態度毫不在意,而是評判道:“牆頭草有牆頭草的好處,老人家活得久了總是謹慎,但謹慎有時也會致命。”

灰袍刀客抱拳道:“屬下不解。”

“侯尚秀這只老狐狸雖然內心傾向於楔子,但他更害怕病邪侯,所以很快,便會有一場愚蠢的行動。”雖然未曾親臨現場,但那件事畢竟與當時不受待見的西昭王庶子有很大關係,他自然清楚侯尚秀對病邪侯之懼怕。

佛獄、碎島、慈光,三境各自面臨不同危局,而今,四魌界只有高高在上的詩意天城能免受戰火波及。

踏入光彩華耀、一派和諧的上天界,楔子將黑傘收了起來,這種溫和是不會對病邪侯造成傷害的。

詩意天城本就是簡單溫和的一方世界。比起登仙道各方勢力之勾心鬥角不斷,擁有兩大皇族的上天界卻始終在一種相互扶持的道路上前行。也正因為天城安穩,軍帥之職才會給性情像自己家鄉一樣溫潤灑脫的碧眼銀戎擔當。

三人一路前行,碧眼銀戎溫和地向與自己打招呼的百姓點頭回禮,直到踏上一條小路。小路彎彎曲曲,穿過一片桃林,林中桃花早謝,繁盛枝葉在這個季節也變得枯敗了。

路的長度大約有一里左右,走至盡頭,三人便來到兩扇竹門前。門很簡陋,竹批之間有大量縫隙,透過縫隙,隱約可見一處隱匿世外的清幽之境。抬頭向上,橫楣寫有“竹籬居”三字,沒有落款,但卻讓人不得不重視。這三個字是用指力寫成的,蒼勁開闊,古樸雅致,簡單卻使觀者震撼。

走到門前,碧眼銀戎躬身道:“天聖,銀戎回來了,您想見之人也已邀至。”

“都進吧。”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出,卻在蒼老中暗含勃勃生機。

有人就會有糾葛,有糾葛就會有血色,戰爭是將許多人的糾葛集中之後的血色,刀槍劍戟、金戈不斷。累命的人世,璀璨的殺機,於模糊的視線與清晰的聽覺中勾勒得更加殘忍。棘島玄覺手上的劍愈重了,心神也愈見恍惚。只是,凱旋侯的厲掌可不會因為對手的不在狀態而變得柔婉。

淒厲的掌風呼嘯而來,棘島玄覺身一滯,一口鮮血自咽喉湧出,將唇色染上一層豔麗。劍脫手,命似燭,碎島戰神面臨敗亡,但王者眼下怎容其身死?

“棘島,你欠我一次,記住了。”出手的是什島廣誅,他與棘島玄覺是同僚,更是對手。

“多一個人又如何?嗯?”輕蔑而不可一世,凱旋侯狂態盡顯,卻忽見身邊多出一人,“太息公,妳……”

輕觸紅唇,邪玉明妃笑言道:“吾來幫侯分擔壓力啊。”

“那還真是多謝了。”言中帶謝更帶冰冷,以凱旋之傲,其態度自然不可能好到哪裡去。

太息公無視凱旋侯之怒,又道:“你我同列三公,別客氣。”

“這是戰場,不是讓你們安逸聊天的句芒紅城,受死來吧,哈,十方廣誅。”遭到忽視,什島廣誅憤而啟殺。

同時,碎島戰神長劍復握,冷凝劍光:“傾偃九方。”

“葉雨血潮。”“邪元爆。”什島廣誅、棘島玄覺出招,公侯邪式同運,黑流竄動,點落碎島兩將之軀。

“呃噗!”傷疲未緩,棘島玄覺難承此力,鮮血再度嘔出,灑落劍身淒然。而什島廣誅雖擋下攻勢,卻也無能相助。

同伴遭受重創,什島廣誅急切道:“玄覺,你……”

兩將勢頹,邪氣彌散戰場,殺戮碎島漸落下風,再聞冰冷之語:“接下來,就請兩位繳命,哈——”

“還要問過本王。”然而公侯殺招未出,便見一掌襲來,兩人聚力一擋,腳步不由後退。

便見沉雄身影踏入戰場,瞬間扭轉頹勢。邪氣潰散,太息公、凱旋侯一側身,將掌勁化消,然後夾攻而上。

“就憑你們?”輕藐一語,雅狄王立身雙將之前,右手負於身後,單掌應敵。

“鬼哭邪嚎。”“九櫻邪天落。”面對雅狄王,公侯不退,極招雙現。

“放肆!”喝聲鳴耳,雅狄王周身氣流旋翻,披風微揚,只手對雙強,一擊,盡展威勢。

太息公、凱旋侯同時敗退,血,自嘴角溢出,但數步之後,身形卻是一穩。

“誰?”疑問出口,雅狄王便看到一張邪異俊美的面容不斷放大。

“吾,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獄。”咒世主現身,各方均感驚異。這個人,情報之中只被略微提及,還是因為他主副合一之奇,而此時此語,卻足以震蕩四境。

“咒世主,很好,那就一同受死吧,神殺之撼。”雅狄王驟覺咒世主之重要性,當即殺招撼世,而面前人卻毫無懼意。

“你又殺得了誰呢?”輕聲一問,詭異黑霧霎時出現婆羅塹,霧氣凝形,便是驚天一掌對上神殺之招。

初交會,殺聲倏止,天地震撼,雅狄王嘔血而退,來人止步。

兩國邊境,遍野屍骸中,白衣飄蕩,一身單薄,黑流縈繞,一眼睥睨。

呼吸里的青铜

哥哥和弟弟在一个凉风初起秋夜的初次会晤,金沙眼睛们的合照。


哥哥的神情实在太冷淡厌世了(斋主你需要反省一下,我把你养的白嫩唇红还要怎样),还好弟弟很热情很A,多年红粉相伴训练的把妹技巧迅速上岗,伸出小手手,摸摸脸蛋,手感好吧,我也经常摸哒!


天,弟弟太小狼狗了😱😱

哥哥和弟弟在一个凉风初起秋夜的初次会晤,金沙眼睛们的合照。


哥哥的神情实在太冷淡厌世了(斋主你需要反省一下,我把你养的白嫩唇红还要怎样),还好弟弟很热情很A,多年红粉相伴训练的把妹技巧迅速上岗,伸出小手手,摸摸脸蛋,手感好吧,我也经常摸哒!


天,弟弟太小狼狗了😱😱

呼吸里的青铜

难产两年,还经历了大半年的icu紧急修补,出生后就流离红尘的弟弟终于落户了,开箱照入住照纪念一下。

这浓眉大眼,这英姿挺拔,是那位熟悉的大帅哥了,只有刘海那缕白毛看得好心疼,以后跟着姐姐呀,不用孤零零地回诗意山城了,天天好吃好喝,看到柜子上的酒没,姐姐多的是酒,来,给雅少上酒,依然一条英雄好汉!

难产两年,还经历了大半年的icu紧急修补,出生后就流离红尘的弟弟终于落户了,开箱照入住照纪念一下。

这浓眉大眼,这英姿挺拔,是那位熟悉的大帅哥了,只有刘海那缕白毛看得好心疼,以后跟着姐姐呀,不用孤零零地回诗意山城了,天天好吃好喝,看到柜子上的酒没,姐姐多的是酒,来,给雅少上酒,依然一条英雄好汉!

九疑、

【粘土手制 雅少笑剑钝】
第一次尝试贴二皮的脸做法
做废两张脸
结果还是差强人意
整体是按照道友图纸要求做的
某些细节有改动(比如贴成睫毛精)

所以为什么道友给的人设图那么像蝴蝶君
(小声逼逼)

【粘土手制 雅少笑剑钝】
第一次尝试贴二皮的脸做法
做废两张脸
结果还是差强人意
整体是按照道友图纸要求做的
某些细节有改动(比如贴成睫毛精)

所以为什么道友给的人设图那么像蝴蝶君
(小声逼逼)

熙若MRO

p2银戎生贺
今年复出差不多就是不死系了呢╮(‵▽′)╭
虽然只是出来遛粉的
还是非常高兴
但是仙女(误)就应该待在天上不要再下来惹

p2银戎生贺
今年复出差不多就是不死系了呢╮(‵▽′)╭
虽然只是出来遛粉的
还是非常高兴
但是仙女(误)就应该待在天上不要再下来惹

花想容

魇生

虚无,沉静

嘘……

灯,被关了。

连外面的世界也失去了光明……

是谁?、谁在?、谁……


有,人走了。

别走,别走,你是…不要走……


说,在说着。

我听不见。 红唇动着。


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说些什么?说些…什么…?


“雅少、雅少?”解语放下手中物件,急急俯身轻摇着碧眼银戎,秀眉紧蹙,却也不敢妄自加大力道,只希望能尽快见他醒来。

碧眼银戎甫一睁眼,刚因梦中情景而流的汗珠也快速消退,到底是不凡武者,只是……那梦里究竟是什么意思,怎的让这不凡的武者也深陷其中?

“解语丫头,我没事,做梦而已,紧张什么。”

解语...

虚无,沉静

嘘……

灯,被关了。

连外面的世界也失去了光明……

是谁?、谁在?、谁……


有,人走了。

别走,别走,你是…不要走……

 

说,在说着。

我听不见。 红唇动着。


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说些什么?说些…什么…?


“雅少、雅少?”解语放下手中物件,急急俯身轻摇着碧眼银戎,秀眉紧蹙,却也不敢妄自加大力道,只希望能尽快见他醒来。

碧眼银戎甫一睁眼,刚因梦中情景而流的汗珠也快速消退,到底是不凡武者,只是……那梦里究竟是什么意思,怎的让这不凡的武者也深陷其中?

“解语丫头,我没事,做梦而已,紧张什么。”

解语正想问梦魇细节,一看他这样子,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大可放心。对了,近来我有事外出,告诉大哥不必担心。”

“雅少想去苦境?”

碧眼银戎笑了,解语和红牌是他曾经救的两个姑娘,解语温柔,红牌泼辣,二人心地却都极好。说也奇怪,自那次在上天界救下她们后竟是一见如故,至今已然有很深的交情了。

只是……

只是最近的梦境实在不能向任何人提起,哪怕是他的兄弟,哪怕是解语红牌,他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碧眼银戎起身坐下,这几次梦中的片段慢慢涌来,饱蘸浓墨却不知该从何落笔。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不知不觉,他却只写了这句诗,可究竟与梦境有何联系,却是怎么都说不上来。

此时解语拦住了刚进来见这情景正要调笑的红牌,带上门出去了。

独留碧眼银戎一个人,静坐深思,记忆深处,不知有什么在跳动。



千竹坞,烟波江,不与外界相连的风雨,任意通行各处的琴声。

碧眼银戎神游至此,眼见此地风雨不与外界气候相连,琴声不见多大却直直到了上天界让自己听到,竟是从未见过的奇景,想来天下之大奇人之多,只是不知自己怎的贸然前来扰人清静,刚欲返回,便听见茅屋内传来声乍听来不辨男女的声线,

“公子,既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可知奴等的你好苦。”

这话像是久违,然茅屋主人依旧端坐在内,琴声未断,碧眼银戎一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公子,我费这心力引你前来,还是给个面子吧。“

碧眼银戎饶是再多不解,也只得上前一步,“在下碧眼银戎,未知阁下怎么称呼?”

风过竹林,琴弦忽断,红衣人几乎眨眼间出现在屋外,猫一般魅惑的双眼,难辨情绪的表情。

“哦~”红衣人长哦了一声,“天不孤”。

天不孤浅笑,又低低说了句,“笑剑钝”。

碧眼银戎并未知晓这笑剑钝是谁,但他却没有问。天不孤大约知晓银戎不知,可他也没有说。


“不知先生引我前来有何见教?" 银戎把称呼改成了先生,天不孤又是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只是,快没时间了。

天不孤难得的没有卖关子,毕竟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

“公子最近的梦,我可以帮解。”

没来由的,银戎心里一紧。

天不孤却不等他反应,

“下着血的人生,街道上的人都没有眼睛。”天不孤低低念着宛如西方神谕一样的话,没头没尾,意味不明。

“树叶红红的,被割掉舌头的女人。“

意识逐渐清明,这是银戎梦中出现过的话,也是有谁在低低的叹,叹什么呢?

下着血的人生?你是否有着无法言说的痛?为何你要承担如此不幸,以一弱质之躯?街道上的人都没有眼睛,世上的人也没有眼睛,他们看不到真相,喜欢听到欺骗,理解不了真实,却还为自己的无知沾沾自喜。

“嘶——”银戎冷抽了口气,她是谁,涌上来的这些问题又是什么意思?

他闭眼沉思,似乎有一幕幕的影像闪过,深紫色华丽和服的女子,曼妙身姿却是迅捷无比,腰间秀刃寒光逼人,谈笑间便能夺人性命。这该是与堕落脱不了关系的女人?可待他看清女人面貌时,又压下了这猜测——她很美,可是眉眼之间竟是从未见过的坚定。她必然有准确的目标与深刻的觉悟,她在杀人时可以完全忘却原有的悲悯,带着决心而挥刀,一种鱼死网破后的漠然,又夹杂着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着。

杀人者人杀之。她怎会不明白这道理?

无法辩解,无法声讨,这哀歌响起,被割掉舌头般,早在开始,似乎便有了这样的结局。

她死时是解脱,因果寺中还了自己的因果。

是甚么因果?

眼前只见埋着死人的土地。


人生如寄,多忧何为。



天不孤见碧眼银戎面色复杂,也不再言语,他坐下虚化出琴,只单单扫过悠远的空弦音,这琴音很远很远的,似乎传到了以前的时光。


血榜八人,个个都是顶好的杀手。

他排名第一,余下的又何曾看在眼里。

天下无人,唯吾不杀。

人生如寄绝情书,便是人字号的女杀手。

如果没有见过她在断鸿亭无助又落寞的神情,或许天不孤也只当她是一个女杀手罢了。可那日无意见了,却怎样都忘不了。

或许也只是因为那种气质太过凄美?又或许是因为天不孤和她有相似的境遇,相似的心情?

不得而知。

恍惚间烟波江上似乎又有人横卧竹筏,一坛骨灰,两把秀刃,眉间花钿精致哀美,花笺墨迹未干,写着隽秀哀怨的俳句,

夜凉沉如水,颠红舞袖墨沾衣,笑君心恨谁?

正看着,她便抛来一壶好酒,眼神清冽。

自己当时怎么回应的呢?

天不孤忘了,自此,他再忘不了这个女杀手,以至于她死后这么久,还想着尽力让早回上天界与江湖相安无事的笑剑钝想起,缘分这词啊,还真是……



“先生。”碧眼银戎打断了他的回忆,“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呀——”天不孤红唇微勾,“你想起了谁?”

银戎长叹一声,“这着实不好回答。”

“给我说说她吧。”

“先生觉得有必要吗?”

“哈。”

的确没必要,又怎么该有必要?没有立场,没有身份。

雨停了,银戎忽的被一阵猛力拉回上天界,他没有看见的是,那名叫天不孤的红衣人猫眼边薄薄的水雾,伴随着一阵低低的叹息。



笑剑钝,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实在是好名字,银戎卸了战甲,换了黑白色调的鹤氅,久违的感觉。

他此时人在苦境,循着那些片段来到了断鸿亭,草木斑驳,早不留伊人痕迹。

“义弟,你的刀总是这样好,让我在你面前不敢挥刀。”

“义弟,你是真正的刀者,情字累人,多情者必为其所累,吾怕你有一天丢了这逍遥。”

“你一个人担着作甚么,有我在,还怕没人说得不成?”

“其实你又何必和我掩饰,我算你长姐,别人那儿也就算了,我这儿该怎样就怎样,记住没。“

“义弟,你知不知道你调皮的样子很可爱,阿姐喜欢…”

彼时的她黄裙娇俏,眉眼弯弯笑的温柔,她叫舒愁眉,还不是那个女杀手绝情书,一见到她,笑剑钝总能放下心,谈天说地,他如此依赖她的包容。

他从未想过这种感情究竟是亲情还是爱情,总之是他非常眷恋且需要的感情。

想来人世间不能界定感情很多,也不止他这一个吧。

他以为这样能很久很久,直到那次拉完一曲千秋悬日月后,旁边听着的她温柔的说着,

“义弟啊,我要嫁人了,是上次没和你见成的那个人,横刀名斩梅饮雪…”

后面的话他没听清,横刀名斩吗?那也大约可以保护她,只是……

笑剑钝看着舒愁眉,他觉得他这做弟弟的要祝福姐姐,至于前天晚上他想的那件事……就当没想过吧。


梅饮雪和舒愁眉成亲当日,笑剑钝没去,用有事推了。

他悄悄去看过他们夫妇,虽觉得梅饮雪总有些怪怪的,但见义姐过的幸福,也就没多问。

后来收到他们的消息,义姐生了女儿,乳名叫烟儿。

烟儿烟儿,我笑剑钝当真有点像这一缕轻烟。他又像是以前和舒愁眉开玩笑一般的,只可惜这次是自己给自己开了。

人人羡慕梅饮雪娇妻宠儿,谈及他们时总是要拉上天刀笑剑钝。

梅饮雪自是比不上天刀的。

他也很在意流言。


后来的后来,听说他死了,烟儿重病,梅饮雪没能求得医治的药在一次押镖途中被害,然后,舒愁眉也不见了。

再后来,血榜杀手闹得人人自危,可另一方面,也让很多人厌却生畏,对它是又爱又怕,人的贪欲总是不止,买凶杀人便是最好的解释,而血榜,便是解释中的解释。

人人只知人生如寄绝情书,再不知道那个温婉的黄杉女子。


“好刀,如何习得?”

“绝情可得。”


只是义姐你又怎能真正绝情?

实在太过讽刺了。

毕竟梅饮雪的死,到头来也只是他自导自演的阴谋。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假想敌,梅饮雪弃重病女儿不顾任他病死,更看着曾经的枕边人一步步变成冷血杀手饱受丧亲折磨。余生只有无尽的利用,无尽的背叛

爱?扭曲的人,又怎会有爱呢,他只爱自己吧。

又有阴谋家说,从一开始的结缘,便是梅饮雪布好的局。

可这都不重要了。


笑剑钝已经失去很多人了,可他现在,连最亲最爱的姐姐也要失去了。在承担那么多之后,她还是走了。

雅少的胡琴拉不起千秋悬日月初时的恬淡,只日日重复着悲凉的曲调。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矮坟生草,许久没人来了,笑剑钝靠着墓碑坐下,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他坐了很久,只有天地间的悲风回应。

他记得舒愁眉说要成亲的前一天晚上,他已经做了决定,近日就和义姐坦露心迹,毕竟只有娶了她,自己才能更自由的做其他事,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只可惜……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他轻抚着碑文,低低地唤了他早想唤却从未出口的称呼,眉娘……

 

相关歌曲:wAiting




锋镝童姥
雅少的大头照 发量真的可以o(...

雅少的大头照

发量真的可以o( ̄ヘ ̄o#)

雅少的大头照

发量真的可以o( ̄ヘ ̄o#)

夢幻*海

刀龙34

这段真的虐到我了,先是红牌惨死,解语更是在有一线希望的时候为了不拖累他而放弃,霜儿伤心的问他为什么还能这样冷静的时候,他那句“我还能伤心吗”真的是,太苦涩了,真是楚留香的人设,李寻欢的命啊

刀龙34

这段真的虐到我了,先是红牌惨死,解语更是在有一线希望的时候为了不拖累他而放弃,霜儿伤心的问他为什么还能这样冷静的时候,他那句“我还能伤心吗”真的是,太苦涩了,真是楚留香的人设,李寻欢的命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