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笑面青江

26.7万浏览    7189参与
SACHIKO真的超可爱!

[にっかり青江]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09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九章


“很高兴看到你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朋友。”

琥珀吃不准青江这句话究竟是或真诚的道喜还是讽刺,干脆只是朝着他笑了笑。说实在的,她对这个人其实是抱有相当的好感的,毕竟他也确实帮了自己很多,也在大部分时间十分可靠。但他时不时的表现出的坏心眼让她有些望而却步,也总是拿不准他有时候所说的话究竟是真心的还是嘲讽的,或者究竟是随口一说还是别有深意。她看见青江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着自己,立马将背包背在了背上...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九章

 

 

“很高兴看到你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朋友。”

琥珀吃不准青江这句话究竟是或真诚的道喜还是讽刺,干脆只是朝着他笑了笑。说实在的,她对这个人其实是抱有相当的好感的,毕竟他也确实帮了自己很多,也在大部分时间十分可靠。但他时不时的表现出的坏心眼让她有些望而却步,也总是拿不准他有时候所说的话究竟是真心的还是嘲讽的,或者究竟是随口一说还是别有深意。她看见青江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着自己,立马将背包背在了背上,将最后一口南瓜汁喝下去后走到了他的身边去。“下午有课吗?”她不知道该如何朝他搭话,便随口这样一问,就像是还在伦敦的时候人们常常问的“今天天气如何”一样。“有。”他点了点头,“和斯莱特林一起的变形课——我记得你们刚才也上了变形课?”

此时正是学生们离开礼堂的高峰期,两人便不断撞上人,又不断地有人和青江打招呼。“对,刚才下课。”琥珀回答说,“非常凑巧,我们也是和斯莱特林……所以,直到二年级我们都还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变形课吗?”

“对。”

他回答得十分简洁,似乎这并不是一次糟糕的体验。对于他来讲当然不是!他应该是有着很多熟人,她还记得分院仪式上非常自然地插话的龟甲……是的,也许总是孤零零地只有自己。这样一想,她不禁又有些沮丧,但还是只是保持着平静地耸了耸肩,“很好。”

“我记得第一节变形课应该是把火柴变成针?感觉如何?”青江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情绪突然的低落,只是并不清楚这究竟是为什么,于是岔开了话题这样问,“我记得我是在快下课的时候成功的……如何,我们的一年级魔咒课新星?魔咒掌握得不错,变形咒应该也不差。”看来他已经在午餐时听说了她在魔咒课上的大放异彩,这才在这里调侃。想到自己今天替学院加的十分,琥珀心情轻松了不少,笑了起来:“我可没那么厉害……虽然针已经成形了,但还不够尖,德佛教授这样说。”

“那也不差。”他仿佛将琥珀的成效看作了自己的成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我就在这里先下楼了。”两人走到了大楼梯间。青江朝琥珀挥挥手,又指了指她手腕上露出了一点的绿色的宝石,“那本《宝石及其魔法》十分有趣,里面提到了一些关于绿宝石的魔法,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我会尽快看完,然后让你亲自翻阅的。”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里面。关于自己的手链?她不由得又摸了摸自己的手链,以及宝石上的那个伤痕。这个手链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她再次确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想,转过身朝拉文克劳塔楼走去。

 

下午三点的时候出了点太阳。这种天气,在草坪上晒晒是最舒服的,琥珀从拉文克劳塔楼上下来的时候一路都这样想着。她在公共休息室里待了整整一个午休,起先是在公共休息室的书架上找着有没有《宝石及其魔法》,但无论她找了多少遍,连个类似的书名都没有看到,还差点被在公共休息室复习的五年级女生级长因为她惹出的大动静而责骂。她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句勾起了自己的好奇心的青江,只希望自己现在能够精通一些诅咒魔咒。但显然这类魔咒是被写在了关在图书馆深处的禁书里的,她把魔咒书翻了好几遍都没能找到能派上用处的魔咒。二年级学生们似乎一整个下午都有课,没有任何一个回到公共休息室来,连看起来是十分像是会翘课的青江也没有。她最后还是只能心不在焉地看《诗翁彼豆故事集》转换心情,恨不得现在就去把那本《宝石及其魔法》抢过来。

等到了三点,看着那一点点阳光的时候,琥珀才总算高兴了起来,走出了公共休息室散着步朝禁林边的草坪走去。一路上,她听到了不少一年级学生吹捧自己曾经的飞行经历,这让她感到了一丝羡慕。想想看,别说飞行了,她还没见过飞天扫帚呢!只在对角巷的专卖店远远地看过一眼,那里的橱窗前总是围满了人,她连挤也挤不进去,最后是被爸爸抓着衣服后领带走的。

说到飞行,这让她很快想到了自己的老猫头鹰阿斯图德,不免让她有些孤单的感觉。为了排解自己的这份忧愁,她在楼梯旁的窗户上朝外看去,看到草坪上此时已经停放了好几辆扫帚。她数一数,一共有二十把,而在这所有的一年级新生中,她和鲶尾、骨喰还有物吉被分在了一节课上,这一点让她雀跃不已。我也并不是总是一个人!这样想着,她更渴求起了自己能拥有一个女孩作为好朋友,好总是黏在一起。

这样想着,她突然想到了昨晚和自己搭话的明奏,吓得连忙摇了摇头。只是要一个朋友就好了,最好别是那样的人!一个纯血种的斯莱特林,自信又自负,看起来还有些目中无人……她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如果只有她的话——琥珀想,那她情愿还是自己一个人。

当然,这些都只是自己的心里的想法而已,明奏本人从来没说过要和她成为朋友。这样一想,她心里登时一股不知道该说是高兴还是失落的心情,而让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好在她还有鲶尾他们几个朋友!以及青江——虽然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看待她的,但至少对于现在的琥珀来讲,是将青江看做自己的朋友的。

她再次摇摇头将自己的这些想法抛出脑外。时间逐渐接近三点半,琥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草坪跑去,离草坪越近,越是能看到一些熟面孔。已经开始会有人和她打招呼了,她还记得一个叫堀川黑色头发的男孩,他是第一个在草坪上朝她打招呼的人。“下午好,镜小姐。”堀川朝她笑了笑,看起来友好又风趣,“你在魔咒课上的表现实在是出色,下次能教我一些吗?”

“没问题。”被人这样当面夸赞,琥珀不由得涨红了脸,立马答应了下来。她注意到堀川是个格兰芬多,这样一想,或许也是藤四郎兄弟认识的人。她也很容易就在飞天扫帚旁的学生堆里找到了鲶尾,跑了几步上去拍了拍他的肩。“真高兴能看到你。”她由衷地说着,和旁边的人打了个招呼,“其实我是想问,呃……你们骑过飞天扫帚吗?”

一路上她听过太多人大肆夸赞自己的飞行经历了,自然而然地就对藤四郎兄弟的飞行经历产生了兴趣。“当然有——”鲶尾立马回答,却被身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骨喰截下了话。“其实我们都没有骑过飞天扫帚。”还为了给鲶尾留个脸面,骨喰特意是用只有三人能听清的音量说的,“一期哥在这方面对我们的管理很严格,绝不让我们去碰家里的飞天扫帚。”

从骨喰的话听来,飞天扫帚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好的东西。至少似乎不太安全。当然,让一群只会几个魔咒的小鬼随便使用飞天扫帚,似乎确实是不那么安全的一件事,这样一想,琥珀对藤四郎兄弟居然没有骑过飞天扫帚这件事也并不感觉那么吃惊。鲶尾却不满地叫了起来,对骨喰随便下了定论感到十分的不满。“嘿,兄弟,没有骑过飞天扫帚的当然只有你了!”他完全没有自己瞒着兄弟去骑飞天扫帚的羞愧,“七月的时候,你还记得你和鸣狐一起出过一次远门吗?去巴塞罗那找白山。啊,鸣狐是我们的小叔叔,白山也算是我们的长辈,都只比我们大一岁——”后面那句话是对着琥珀解释的,“那天我去隔壁找鹤丸玩了,他给我骑了飞天扫帚,带着太鼓钟一起的,瞒着烛台切。”

琥珀猜想听到这些的骨喰一定会十分生气。果不其然,骨喰总是十分平静的表情随着鲶尾的话渐渐有了波动,虽然最后抑制住了,但琥珀还是注意到了他从头发里露出来的一点点耳尖红透了。“居然瞒着我——”他喘着粗气,但也最后只是警告了一下,“下次再瞒着我的话,我就要去告诉烛台切了。”

“所以,烛台切和鹤丸是谁呢,太鼓钟又是谁呢?”琥珀不由得问出了口,当藤四郎兄弟朝她看过来的时候,又因为后悔而红了脸,“呃,因为‘鹤丸’这个名字你们提过很多次,我不禁有些好奇。我很抱歉……”

“噢,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们!”在人群中被挤得有些难受,鲶尾干脆带着两人走出了人群,坐到了没什么人的草坪一角上,“是我们先入为主以为你会知道他们的……也对,你是拉文克劳,不知道格兰芬多的扣分王和他的斯莱-格兰兄弟是正常的——(斯莱-格兰这个词似乎是藤四郎兄弟私下会用的称呼,琥珀看见骨喰警告性地撞了撞鲶尾的胳膊)我是说,烛台切也是个格兰芬多。鹤丸是我们的邻居,但平时不住那里,放假的时候会带着烛台切、太鼓钟和大俱利来住几天……他们是义理的兄弟,住在他们的义父那里。除了太鼓钟还不到年龄,其他人现在都在霍格沃兹。”

“我知道了。”其实琥珀还有些晕乎乎的,但能为自己解答疑惑已经是藤四郎兄弟能做的最好的事了,她也不太适合再去进一步询问。两兄弟以为她确实明白了,又都站了起来,指着草坪的另一头。

“看,是费莱女士!”鲶尾说。“瞧她的扫帚……也是流星,但肯定用出来不逊色于彗星系列。”骨喰小声地说着。学生们都朝那位被叫作费莱女士的高个子女士跑去,等待着他们的第一节飞行课的开始。


一篓茄子
只是想让青江江露眼精🧐

只是想让青江江露眼精🧐

只是想让青江江露眼精🧐

青笑缭尘

老师占了三星期的微机,所以不能更新了!😭😭😭

老师占了三星期的微机,所以不能更新了!😭😭😭

Araki
呵呵……在看我吗,主様? 📷...

呵呵……在看我吗,主様?

📷天炼

呵呵……在看我吗,主様?

📷天炼

小蝎子小骨头一起抓

青江归来

小国广出门


最后一把胁差了

我的全胁极化队就要到齐啦!!!

青江归来

小国广出门



最后一把胁差了

我的全胁极化队就要到齐啦!!!

SACHIKO真的超可爱!

[にっかり青江]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08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八章


琥珀想自己以后应该会很擅长魔咒课——说实话,她喜欢索路基教授!中等个子的索路基教授在使用他那支有些破旧的短魔杖时十分灵活,在他给学生们演示荧光闪烁和四分五裂的时候,琥珀因为兴奋,鼓掌鼓得手都红了一大片。因此在上课的时候,她十分专心和用心,成为了班上没有接触过这个魔咒的学生们中第一个掌握漂浮咒的学生。在她成功地将面前的羽毛漂浮起来的时候,和她搭档的鲶尾毫不掩饰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你告诉...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八章

 

 

琥珀想自己以后应该会很擅长魔咒课——说实话,她喜欢索路基教授!中等个子的索路基教授在使用他那支有些破旧的短魔杖时十分灵活,在他给学生们演示荧光闪烁和四分五裂的时候,琥珀因为兴奋,鼓掌鼓得手都红了一大片。因此在上课的时候,她十分专心和用心,成为了班上没有接触过这个魔咒的学生们中第一个掌握漂浮咒的学生。在她成功地将面前的羽毛漂浮起来的时候,和她搭档的鲶尾毫不掩饰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你告诉我们实话,琥珀,你真的是以前从来都没有接触过魔咒们吗?”来自古老的巫师家族粟田口的鲶尾早早地就掌握了这个咒语,因此他更多的时候是在陪着琥珀练习,给她指导。但即便如此,对于琥珀掌握咒语的速度,他还是献上了真诚的赞美,“我和兄弟还是练习了一整个下午才成功的呢!虽然是因为兄弟老是在捣乱。我敢说,要是我认真学习的话,速度也一定不比你慢。”

坐在两人前面和格兰芬多的其他人搭档的骨喰回过头来瞪了鲶尾一眼。“可别忘了之后把羽毛塞到了小老虎堆里,惹得五虎退哭起来的人是谁……还是我去一期哥那里帮你求的情呢。”他警告了鲶尾一番,对上琥珀的时候又恢复到了平时淡淡的微笑,“别在意,兄弟他就是这个性格。”

“我不会的。没有他的帮助的话,也许我还会花上更多时间呢!”琥珀连忙回答。她很喜欢看藤四郎兄弟的斗嘴,这是在镜家永远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她试着想了想自己和晶斗嘴的场面——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多可笑!或许还等不到斗嘴,她和晶就先吵起来了。

索路基教授也为她的快速掌握了漂浮咒感到高兴。“拉文克劳加十分,格兰芬多加五分!”他高声这样宣布,毫不掩饰自己对本院优秀学生的偏心。加了十分!想起昨晚自己在天文课上的想法,琥珀高兴得脸都烧了起来,不禁在心里更感谢鲶尾的帮助了。还来不及她和藤四郎兄弟一起庆贺,她就看见索路基教授对他们眨了眨眼睛,绿色的眼睛看起来狡黠又活泼,“现在,为了你们被加的这几分,你们介意去帮助一下其他还没有掌握漂浮咒的学生们吗?”

“当然,教授。”

两人满口答应。因此下课后,琥珀和藤四郎兄弟是最后下课的。和格兰芬多们不同,她接下来还有和斯莱特林们一起的变形课,因此在楼梯上和孪生兄弟约定一起吃午饭后,她急匆匆地跑到了城堡东侧的变形学教室外,气喘吁吁地在德佛教授之前走进了教室。

和魔咒课的阶梯教室不同,变形课的教室则是宽敞的、有着大面积的落地窗的明亮教室,琥珀赶忙在第一排的空位上坐下,拿出了自己的变形学的教材,等待着德佛教授开始授课。和风趣幽默的索路基教授不同,德佛教授是个看起来就十分严肃的年轻男子,他将自己的大半身躯都藏在了宽大的黑色斗篷之下,在朝这些新生们演示将桌子变成猪时也没有任何讲解,只是干瘪瘪地演示。“现在……”他环顾了一下安静的教室,“我要给你讲述最近几节课的内容:把火柴变成针。”

德佛的授课方式和索路基完全不同。他更偏爱大段大段地板书,接着就是直接上手操作,几乎不给学生们喘气的机会。还好自己似乎在变形学上也算是有点天分——还好!在火柴几乎成形的时候,琥珀看着自己抄在笔记本上的一大段理论知识,痛苦地感叹着。

直到下课时,仍旧有不少学生没有完全掌握到这一变形咒。在其中,琥珀算是比较成功的一个,只是针还不够尖而被德佛挑刺。面对这样一个大部分学生都没有掌握的场景,德佛本人倒是一副并不意外的模样,准点下课,和来时一样像一片乌云一样飘走了。坐在第一排被他盯了很久的琥珀总算是松了口气,把每样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朝礼堂走去。

她此刻感觉自己饥肠辘辘。虽然早上的时候也吃了不少东西,但经过一整个早上的繁重学习,琥珀早就觉得自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只盼着能够赶紧坐在礼堂里好好品尝一番霍格沃兹的午饭时光。下午的课只有三点三十开始的飞行课,她估计吃完午饭后时间还有很多剩余,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才来到霍格沃兹不过几天,但琥珀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熟悉这里的生活和作息了,除了这样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满课时光和午夜的天文学课外。虽然饿,但因为琥珀个子矮小,不得不被挤在了人群之外,等她到达礼堂的时候,在门外等她的鲶尾和骨喰都已经也饿得受不了了。

“你终于来了!”在人群的末尾看到了琥珀后,鲶尾大大地喘了口气,赶紧跑过去拉着她朝礼堂内走去,“我和兄弟可都快饿死了。”

三人在没什么人的格兰芬多的长桌前坐下。格兰芬多们纷纷对琥珀这个闯进来的拉文克劳投以好奇的目光,但又很快收回了视线,看来比起斯莱特林,拉文克劳确实更受欢迎。三人先就着杯子里已经被加好了的南瓜汁畅饮了一番,紧接着才拼命朝盘子里夹肉。

“你们上了变形课吗?”琥珀一边将培根牢牢地压在面包片上,一边朝两兄弟问。她渐渐已经熟悉了自己的这两位新朋友,聊天的时候也更加自然了起来。两兄弟摇了摇头,鲶尾把三明治里的生菜甩得满桌都是。“我们得明天才上变形课。”骨喰这样回答,不情不愿地帮兄弟收拾着残渣,“如何,变形课好玩吗?”

于是琥珀原原本本地将自己的这一堂变形课讲给了藤四郎兄弟。他们在家似乎都还没被教授过这样的课程,不由得都张大了嘴,连嘴里的食物都忘了咀嚼。“把火柴变成针!这个倒是挺有趣的,也许我可以用这个来在包丁不听话的时候吓唬他。”鲶尾琢磨着欺负自己的兄弟。“包丁是我们的弟弟之一,也许后年你就会见到他了。”骨喰解释说。

粟田口家族的人实在是多,琥珀已经习惯了他们口中冷不丁地蹦出的几个自己从来没听过的名字,因此只是点了点头,又喝了口杯子里的南瓜汁。两杯南瓜汁进了肚子,涨得琥珀肚子鼓鼓的,吃起肉来的速度也慢了不少。为了下午的飞行课,自己似乎得少吃一点,谁知道上飞行课会不会比乘坐在恶劣天气中的飞机更刺激呢?这样一想着,她更加放慢了自己吃午餐的速度,看着两兄弟为着一整块炸鸡抢了起来。

也许还会有新的炸鸡的——琥珀本想这样对两兄弟劝阻,但又想到这或许是两人之间的独特的相处模式,于是用生菜将自己的嘴塞满了,将自己盘子里的炸鸡看好了。然而两人身后的赫奇帕奇的桌子边上坐着的一个水蓝色短发的男生却走了过来,仅仅是敲了敲两兄弟的脑袋,就让两兄弟安静下来了。“你们俩都安静一些,”男生的语气虽然非常友善,但却有一股威严在里面,“瞧,你们都给别人带来困扰了。”

“谁?”鲶尾不由得这样叫了出来。他们都朝鲶尾和骨喰的身后看过去,便看见了一个金色卷发的男孩——是物吉。他似乎在两兄弟的战争中被波及得十分严重,和另一个也是金色卷发的女生缩在了兄弟俩的身后,朝这边讪讪地笑了笑。“我本来是想给你们打招呼的——”物吉这样说,似乎并没有把自己差点被两兄弟所误伤的这件事放在心上,“结果看他们似乎有些忙不过来,就没有打扰你们。”

“随时欢迎你。”琥珀连忙这样回答。她也颇为珍视这个不过说过几句话的新朋友,急急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表示自己的态度。发觉几人似乎是认识的,水蓝色头发的男生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鲶尾便立马求情:“抱歉一期哥,不会有下次了。”

“那就最好。”

拿到了鲶尾的担保,再朝骨喰叮嘱了几句后,被鲶尾叫作“一期哥”的男生这才离开了,回到了自己本来的座位上。看来这就是最开始认识是,鲶尾说的他们的大哥一期一振的。琥珀看着离开的男生已经十分高挑的个子,小声地对着兄弟两人说话。“你们的哥哥看起来虽然很和善,但好像很认真啊。”她这样说,不知何时溜到了她身边来坐下的物吉点点头附和,“听说一期是下一届级长的最佳人选呢!不过平时都十分好说话的样子,估计是对兄弟才会特别严格一些。”

“其实一期哥平时都非常温柔……”骨喰辩解说,鲶尾立马接过他的下一句话,“只有在我们像今天这样特别不像话的时候才会凶一点。好啦,放轻松,你们是没见过老好人一期一振在家里生气的样子呢!”“见识过后你们就会知道他平时是多么好说话了。”骨喰紧接着说,耸了耸肩,把自己抢来的炸鸡整个塞进了嘴里。

“我们得先回去了,马上还有草药课——”鲶尾这样说着,背起书包站了起来。“我也是。”物吉也站了起来。看来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这一节课是一起的,她想着自己的草药课只能和没有任何熟人的斯莱特林一起上课后,不禁有些愁眉苦脸的。“放轻松!”察觉到了她的想法,物吉笑嘻嘻地拍了拍她的肩,“你下午有飞行课吧?我也是,我们是一起的呢!”

这可太好了!被物吉的这句话安慰了后,琥珀又立马去询问藤四郎兄弟,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高兴了起来,咧开嘴笑了笑。“下午的时候飞行课见。”她朝离去的三人挥挥手。一转过头来,就看到了正准备走出礼堂的青江发现了她正独自一人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前,好奇地看着她。


青笑缭尘

嗯,想写乙女向了。

大概周四给简介

嗯,想写乙女向了。

大概周四给简介

SACHIKO真的超可爱!

[にっかり青江]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07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七章


琥珀最后还是回宿舍好好地睡了一觉。她最后是被舍友们叫起来的,舍友们虽然和她还并没熟起来,但也怕她迟到,在还有一个小时到上课时间的时候就一直催促着她。“谢谢你们。”琥珀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痛苦地道谢,“可是我是真想就这样睡下去了——为什么会把课安排在午夜呢?”

说归说,她还是磨蹭了十分钟后起了床。舍友们已经先下到公共休息室去了,说不定也会先去天文塔楼。她记得那里离拉完克劳塔楼还挺近,因此并没...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七章

 

 

琥珀最后还是回宿舍好好地睡了一觉。她最后是被舍友们叫起来的,舍友们虽然和她还并没熟起来,但也怕她迟到,在还有一个小时到上课时间的时候就一直催促着她。“谢谢你们。”琥珀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痛苦地道谢,“可是我是真想就这样睡下去了——为什么会把课安排在午夜呢?”

说归说,她还是磨蹭了十分钟后起了床。舍友们已经先下到公共休息室去了,说不定也会先去天文塔楼。她记得那里离拉完克劳塔楼还挺近,因此并没有着急,仔仔细细洗漱了、保证自己清醒地将所有需要的教材和文具、以及器材都放进背包里以后才下了楼,果然发现一年级学生们都三三两两的已经离开了。还好自己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并且最初是因为自己的习惯才导致了自己现在总是一个人的局面,并不能说是谁在针对自己、孤立自己——这样想着她才好受了一些,背着几乎有三分之一个自己那么高的背包离开了拉文克劳塔楼。

此时还能在城堡里自由行走地只有一年级的学生们了。油画里的夫人先生们对一年一次的场景都习以为常了,看着这群学生吵吵嚷嚷地在不停变换方位的楼梯上东奔西走,打着哈欠止不住地抱怨这群小鬼头。琥珀跟在几个拉文克劳的身后一路顺利地到达了天文塔楼的顶层,在推开顶层的门后,她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提前了快十分钟到达。

就如同明奏所说,那名名叫阿斯托米娅·珀波缪亚的年轻女教授确实是一副不太高兴的神色,白净的瘦长的脸颊上那双棕黄色的猫一样的眼睛正朝面前兴奋地学生们射出了一道严厉的光线,硬生生的一言不发地让所有学生都安静了下来。琥珀瑟首瑟尾地在角落里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拉了拉自己的长袍好让自己能够尽快习惯午夜的冷风,却被珀波缪亚扫视了一眼,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走过来。

“你的这个手链是从哪里来的?”她劈头盖脸地硬邦邦地甩下了这一句,拉过琥珀的手后仔细地查看着她手腕上的绿色的玉石的手链。“这是我祖母留给我的……”她想将手从珀波缪亚的禁锢中解放出来,珀波缪亚却因为她的这一句话紧紧地盯着她,伸出另一只手来抓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祖母?”珀波缪亚似乎是在琥珀的脸上寻找什么痕迹,好来确认她说的究竟是不是实话,“那很好。你下课后留下来一下。”

“这……”

听到她的这句话,琥珀不禁有些着急。这是算留堂吧?她可不想在霍格沃兹的第一节课就被老师留堂,况且还是因为自己的祖母留给自己的手链这样一个不算是理由的理由!这个开头可真的是糟透了……她不禁有些沮丧,拖着步子回到自己刚才坐下的地方的时候蔫蔫的,想着要是自己刚才不因为那一阵风就拉拉斗篷、露出自己手腕上的手链该多好。这个手链究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呢?她不住地摸着手链上那唯一一颗绿色的宝石上凸出来的地方,心里想着。

她感觉到有不少视线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看,那个拉文克劳,就是第一个被留堂的!或许还有不少拉文克劳的校友在担心她会给拉文克劳扣第一分,正担惊受怕着呢……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在她的心不在焉里,她期待已久的第一节天文课总算是结束了。天文学和琥珀在麻瓜的学校里学过的科学没什么区别,她还注意到一个看起来也像是麻瓜家庭出身的格兰芬多一年级男生回答了一长串麻瓜世界里对天文学的研究内容,为格兰芬多赢得了五分。为什么我不去抢先回答问题呢?她看着那个格兰芬多男生后悔不已,但又在遇上珀波缪亚冰冷的眼神的时候泄了气,决心将自己就缩在这个角落里,别那么惹人注意。

要是青江的话,在这种场合肯定就能做得很好吧。

不知道为何,她突然想到了这个,但也很快反应过来他肯定不会是第一节课就被老师留堂的那种类型,不禁更有些气馁了。

在下课后,琥珀磨磨蹭蹭了很久才将自己的器材和书本完全收拾好了,在确认了塔楼上没留下什么人后,才走到了还在收拾着一地的器材的珀波缪亚的身边。“珀波缪亚教授,”她不情不愿地开了口,“不知道您把我留下来是因为什么呢?”

“留你下来?”看珀波缪亚不耐烦的疑惑的神情,似乎是完全忘记了这件事。不过在看到琥珀亮出来的手链后她恍然大悟,靠在了墙壁上,再次将琥珀的手拿了起来。“你确定这个是你的祖母留给你的东西吗?”她不住地摩挲着手链上的那颗宝石——琥珀能感觉到她正在确认宝石上的那个伤痕是不是在它该在的地方。“那是自然。”她点点头,十分肯定,“祖母去世前单独将我叫到了房间里去,给了我这个。”

“噢……”

珀波缪亚再次注视着琥珀的脸,这下琥珀又觉得她是在自己的脸上找是不是有哪里和祖母相似。“她已经去世了。”珀波缪亚的语气十分低沉,“文音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她并没有朝琥珀确认琥珀祖母的姓名,似乎是在确认了宝石上的伤痕后,这一些都不需要再询问,自然而然地就能确定琥珀就是镜文音——也就是琥珀的祖母——的孙女。这位教授或许是祖母生前的友人——即使她们两人看起来年龄有些差距。这样想着,琥珀也渐渐明白了自己被叫来留下来并不是留堂,因此语气缓和了不少,回答着。

“祖母是三年前的夏天去世的。那天下了大雨……是六月十五。”珀波缪亚拿出魔杖挥了挥,一把椅子就出现在了琥珀的面前。琥珀乖乖地坐在了椅子上,回忆着,“祖母在去世之前的三个月里身体一直不太好,好像是在出去旅行了一次后回来就生了一场大病……”说到这里,她突然反应了过来,猛地抬起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珀波缪亚,“对了,祖母那时候出去旅行了一次!她本来都不太喜欢去旅行的!”

看来那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旅行——琥珀在心里想着。如今自己也知道了祖母是一个女巫,说不定正是和巫师们有关,祖母是被魔法打伤了,所以医生们才毫无办法——她越发越觉得这个想法是正确的,不由得带着期待地看着珀波缪亚,想从她这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珀波缪亚却始终一言不发。几十秒后,她用力挥了挥手,琥珀坐着的椅子便凭空消失了,把琥珀结结实实地摔了一次。“小孩子就别去琢磨这些奇怪的东西了。你的祖母确实一直身体都不太好。”她的语气依旧硬邦邦的。但是琥珀却听出来了一些奇怪的语调——她还没来得及去考虑清楚,就被珀波缪亚教授赶出了天文塔楼的顶层,附带她的一句叮嘱:

“别将今晚的事告诉任何人!另外,早点回去休息睡觉!”

 

关于祖母的死决不是那么简单——在陷入睡眠之中之前,琥珀满脑袋都是这件事,但却因为疲劳了一整天,很快就沉沉地睡去了。或许是确实太过疲劳了,她早上在准时起床的时候还困得几乎睁不开眼,蜷缩在被子里等舍友们都洗漱完了后才起了床,梦游般地去草草洗了把脸。

繁忙的清晨让她腾不出时间来思考凌晨时珀波缪亚和自己的对话。实际上,因为困得厉害,她几乎将那场对话看成了自己的一场梦。早上是拉文克劳的院长索路基教授的魔咒课和德佛教授的变形课。琥珀在睡眼朦胧中将自己的《标准咒语初级》险些塞进了睡衣的衣兜内,直到无论如何都塞不进去之后才发现了不对劲。她晃了晃头企图将睡眠虫全晃走,这才感觉到了一丝清醒,快速地将所需要的东西全部收拾进了背包里。在她到达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学生们已经所剩无几了,只有青江还在书架前寻找什么。

“早上好,”他看起来似乎神清气爽,十分愉悦,“准备好第一天早上的课了吗?”

“早上好,青江。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隔了接近一天没和他说过话,琥珀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抱着背包时不住地扣着背包搭扣上的伤痕,“你早上没课吗?”

“没课?哦,不,当然不可能。”他耸了耸肩——总会将一件事夸大成分的述说似乎是他的习惯和爱好,琥珀也渐渐习惯了他这样,“我只是在这里找本书。也许被人借走了吧,它并不在它往常在的位置上——没关系,我想它会想要急切地回到我的怀抱里的。我们去礼堂吃早饭吧。”

她短短地应了一声。两人从鹰环边走出了塔楼,一路畅通无阻地到达了礼堂(不愧是已经上了一年霍格沃兹的学长,琥珀想,要是自己的话或许就在莫名其妙移动了的楼梯上手足无措了)。相较于昨天,今天两人正巧赶上了早餐时间刚刚开始,餐桌边坐着满满的学生。两人只得找了个空坐下,琥珀匆匆掏出魔杖想要将自己的南瓜汁满上。

“不不不,早上可得喝这个。”青江却伸出了自己的魔杖将她的动作止住了,给她添了一整杯的牛奶,“非常具有营养,也有助于你长高。”她欣然同意。她并不讨厌牛奶,只是因为对从未品尝过的美味的南瓜汁念念不忘才下意识地想给自己加满了南瓜汁,实际上,就算是牛奶她也毫不介意。青江也给自己满上了牛奶。她朝青江背后的斯莱特林的桌子看了看,确定自己没看到粉色头发的明奏的身影后,才松了口气,舀了一大勺土豆泥到自己的餐碟里。

对面的青江一边夹了几片面包片和培根到自己的面前,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来翻阅。“那是什么?”琥珀对那本黑漆漆的书产生了好奇,努力想要看清封面上写的字。注意到了她的视线,青江干脆将书立了起来,好让她看清:“是《宝石及其魔法》。你感兴趣吗?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借给你,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书,没有归还期限的。”

“宝石……”提到这个,她猛地想起了昨晚和珀波缪亚的对话,本来是想朝青江和盘托出而和他商量,但又想到了珀波缪亚叮嘱自己的别告诉任何人,以及自己不过和他才认识几天而已,就住了嘴,将牛奶浇到了土豆泥上。“我想我应该会喜欢这本书。看完后可以借给我看吗?”她舀了一勺土豆泥到自己的嘴里,几口咽下后这样询问。“没问题。”青江回答地十分爽快,“我会尽快看完的。”

“谢谢你。”她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到上课的时间了。于是,在匆匆忙忙地留下了一句“我先走了”之后,她一口气将牛奶全部喝完,抱着背包冲进了和她一样穿着蓝色长袍的拉文克劳一年级学生的队伍里。


青笑缭尘

冬天的江江

她走向沙发,若不是对方那头青绿色的长发过于显眼,她差点就坐在那一坨不明生物上了。
"套路主殿失败了啊!"付丧神微微笑了,但仍然坚持着裹紧被子缩成一团。
"冬天的青江江真是没干劲呢~。”审神者无奈地说着。
“哼哼哼…主要一起吗?我是说裹被子哦~”笑面青江向旁边挪了挪,枕在了审神者腿上,“要我驱除你内心的幽灵吗?

别人打雪仗都是避开她打,但笑面青江却对着她一砸一个准:“哦?和你有仇吗?”
“没有呀~”青江江躲开她的雪球。
最后,全部付丧神都一脸蒙地看他俩互掐。
青江江
她走向沙发,若不是对方那头青绿色的长发过于显眼,她差点就坐在那一坨不明生物上了。
"套路主殿失败了啊!"付丧神微微笑了,但仍然坚持着裹紧被子缩成一团。
"冬天的青江江真是没干劲呢~。”审神者无奈地说着。
“哼哼哼…主要一起吗?我是说裹被子哦~”笑面青江向旁边挪了挪,枕在了审神者腿上,“要我驱除你内心的幽灵吗?

别人打雪仗都是避开她打,但笑面青江却对着她一砸一个准:“哦?和你有仇吗?”
“没有呀~”青江江躲开她的雪球。
最后,全部付丧神都一脸蒙地看他俩互掐。
青江江
第八夏菡
超快速摸魚印台有papa和綠河...

超快速摸魚
印台有papa和綠河的顏色真是太好了
神劍組szd

超快速摸魚
印台有papa和綠河的顏色真是太好了
神劍組szd

mayu

神社有了,巫女也有了,
就差一振御神刀了
啊,没有好像也没关系……

神社有了,巫女也有了,
就差一振御神刀了
啊,没有好像也没关系……

mayu

*本丸妄想日常
大胁差远征(逛街)带回了土产

.
.
不不不,我们不吃兔子,
要吃就吃大胁差

*本丸妄想日常
大胁差远征(逛街)带回了土产

.
.
不不不,我们不吃兔子,
要吃就吃大胁差

忘归
好久没摸自家婚刀了 抱住自家婚...

好久没摸自家婚刀了

抱住自家婚刀吧唧一口再码字www

好久没摸自家婚刀了

抱住自家婚刀吧唧一口再码字www

一只咕哒喵

青江他可真是一把从外表就让人爱上的刀啊。。。虽然背景是爽着来但是可以当成是青江在优雅地乱刀劈落海棠树?

青江他可真是一把从外表就让人爱上的刀啊。。。虽然背景是爽着来但是可以当成是青江在优雅地乱刀劈落海棠树?

SACHIKO真的超可爱!

[にっかり青江]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06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六章


这可糟透了。在她被泼了一身的水后,青江终于站出来帮忙,轻松地回答了问题(“化为虚无。”在他这样回答后,鹰环发出了“啪嗒”的一声,琥珀总算走进了公共休息室)。“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他不知什么时候又拿起了一本书,理顺了自己的马尾,带着似乎刚才并不是他的坏心眼一样地无辜地笑了笑,“记得速去速回,晚了可能会挨骂。”

全是他的错!她在心里咆哮了一句,本想赶快跑回楼上去将湿哒哒的衣服全部换下来,却...

  • 是HPpa

  • 名义上是青婶但或许是大型混乱cp/乙女向乱炖现场,一切取决于我喜欢(??

  • 标题和正文有联系(迫真






第六章

 

 

这可糟透了。在她被泼了一身的水后,青江终于站出来帮忙,轻松地回答了问题(“化为虚无。”在他这样回答后,鹰环发出了“啪嗒”的一声,琥珀总算走进了公共休息室)。“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他不知什么时候又拿起了一本书,理顺了自己的马尾,带着似乎刚才并不是他的坏心眼一样地无辜地笑了笑,“记得速去速回,晚了可能会挨骂。”

全是他的错!她在心里咆哮了一句,本想赶快跑回楼上去将湿哒哒的衣服全部换下来,却被青江拉住了胳膊,满腹狐疑地看看着他用魔杖给自己施了个“清理一新”。他看了眼琥珀手里的魔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注意到形状是一样的后咧嘴一笑:“这还挺有趣的。”接着将琥珀朝楼梯退去,催促她赶紧上楼去带走阿斯图德。

一路上她都在回忆青江给自己施的咒语。清理一新——她念了几遍,竭力模仿他的语调,等在自己的床边看到阿斯图德被水打湿的羽毛的时候尝试了几下,最后一下总算是成功了。这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难。她不可思议地摸了摸阿斯图德干燥的毛,看着阿斯图德在笼子里并没有受到惊吓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

“这太棒了。”她喃喃,“太棒了……”

她的眼前不可抑制地出现了祖母的面容。她直到现在才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小个子的和蔼的老太太和周围的邻居都不是特别亲近,也明白了为什么祖母有时候会有些奇怪的举动。而如今自己也要和阿斯图德短暂的分别了,她提着笼子下楼的时候不住地摸着阿斯图德的背,而阿斯图德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也用头蹭着她的掌心。

在去猫头鹰棚屋的路上,青江还是和以前一样靠谱正经,好像刚才看热闹的行径只是为了磨炼自己的这个学妹而已。她和青江敲开猫头鹰棚屋的门时,负责照顾猫头鹰们的职工正在清点数量,看见琥珀手中的阿斯图德后才松了口气。“这下数目对了。”他并没有指责琥珀,将阿斯图德接过来后将就着自己的高个子,将阿斯图德放在了空着的最顶上的位置上。“我这里很忙,猫头鹰们有些也很认生,把猫头鹰放下后就走吧。”他朝两人下逐客令,“离开之前把猫头鹰的名字写在名单上。”

男职工指了指门口矮桌上的脏兮兮的一叠纸。琥珀好不容易才在堆满了猫头鹰饲料、清理工具和干草的桌面上找到了一支笔,对着名单写下了自己的学院、年级、名字和阿斯图德的名字后,发现手上已经沾满了灰尘。她朝男职工说“写好了”,已经扎到了猫头鹰堆里的男职工不耐烦地回答说“那就赶紧离开”。确实有不少猫头鹰因为琥珀和青江的长时间逗留有些惊恐了,在抓杆上扑棱着翅膀,险些把旁边的小猫头鹰扇到了地上。她赶紧趁着最后的时间留恋地摸了摸飞到了自己面前的阿斯图德的脑袋,在猫头鹰再次有动静之前,赶忙拉着青江跑出了乱糟糟的猫头鹰棚屋。

直到走到了城堡内部,琥珀才觉得鼻腔里那股猫头鹰棚屋的味道散去了。“那里的味道——可真是——”她喘着粗气,看着依旧冷静的青江,不禁觉得有些诧异,“你没闻到里面的味道?”

“当然闻到了。”他微笑着用手在面前扇了扇,“不过现在好多了,不是吗?”

“呃……这倒是。”

她接不下去话,干瘪瘪地回答后闭上了嘴。应该没有大问题的,她拼命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这是学校专门的猫头鹰照料中心,负责人也一定是经验丰富的……况且棚屋里也有雪鸮,看起来油光水亮,精气神十足,自己的阿斯图德不过是年纪大了一些,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样一想,她不禁冷静了不少,随后感到了一丝无所事事。

此时才是早上十点,她得在晚上才有第一节的天文课。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课呢?她将视线移到了身边的青江身上。青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得体地微笑着问:“有什么事吗?”

“我只是在想我又没有耽误你上课的时间……”被逮了个正着,她吓了一跳,腹诽他像是猫一样绝佳的侦查力,下意识将自己脑袋中正想着的事说了出来。于是琥珀看见他笑容更大了一些,抖了抖宽大的袖子而抖出了魔杖,在琥珀的面前一点。

“这是我的课表,你收好。”

这是怎么做到的?!比起诧异他为什么要把他的课表再给自己一份,她更惊诧他为什么可以不念咒语就施出魔法。“这是无声咒。”他解释说,带上了一些得意的笑容,难得看起来像个十二岁的男孩,“我会一些……有机会的话,我也可以教你。”

 

琥珀在公共休息室待了整整一个下午,将《诗翁彼豆故事集》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她记得青江将这本书推荐给自己的时候是说的“是个童话故事”,再从从她身边经过的每个人的反应来看,这本书似乎是巫师家庭的小巫师们的必读物,对这个故事一无所知的只有他们这些麻瓜出身的巫师。或许这就是巫师世界的《鹅妈妈童谣》。这样想着,她不禁更对这些故事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在这其中,最令她感兴趣的是《三兄弟的传说》。故事中的三兄弟分别从死神的手中得到了象征力量的接骨木魔杖、能唤回死人的复活石、以及永久有效的隐形斗篷,但除了得到隐形斗篷的老三之外,老大和老二都很快被死神收回了灵魂。她想,要是自己有这三样东西该多好——特别是复活石!

在祖母离世后,她没有一天不在思念祖母,特别是知道家里如今只有自己和祖母一样是巫师(说到底,她并不觉得晶最后也会被霍格沃兹送去通知书,这可能是巫师的直觉),以及在得到阿斯图德作为礼物后。祖母留给她的回忆就只有阿斯图德和自己一直戴在手腕上的手链了。如果自己能用复活石将祖母复活,这该有多好!这样,即使在家里,自己也不会是总是孤零零的那一个人了,在父母都百般宠溺晶的时候,至少还有祖母疼爱自己。

她想自己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连父母都不太亲近自己,以及自己为什么有时候总觉得晶很小题大做了——想想,自己可是个女巫!在麻瓜的世界里,总会显得有些怪异,即使自己以前并不知道自己是个女巫。说不定祖母早就看出了她在巫师上的天分,才会在小时候对她悉心照顾。她实在是想念自己亲爱的祖母。

她在公共休息室呆到了晚餐时间,才匆匆忙忙地朝礼堂跑去。天文课在午夜开始,她牢记着这一点,因此在享用晚餐的时候显得不紧不慢,总算有时间来品尝自己昨晚没来得及认真品尝的美食。橘色的南瓜汁比记忆中的还要美味,或许是身边没人帮忙的缘故,今晚的南瓜汁是自动续上的,只是速度显得会缓慢一些。肥美新鲜的烤鸡被学生们一抢而空,吃饭总要慢上一拍的琥珀甚至都没来得及伸出手去捞到哪怕一层皮,烤鸡就全没了。她只得安慰自己总会吃到的,又将全身心投入到了自己盘子里的一大块熏牛肉和南瓜派上,直到被人拍了拍肩。

“哎呀,这不是那天在对角巷见到的那个小巫师吗?”

琥珀甚至还没来得及将嘴里的牛肉塞进胃里,就因为这不知是谁的一句话被周围的学生们都注视着,只得赶快咽下牛肉转过了头。她首先看到的是粉色的卷发——然后是红色的眼睛——最后是笑嘻嘻的女孩的脸。她用力将噎在了自己喉腔里的牛肉吞了下去。

她想她知道这是谁了——是那天在对角巷买魔杖的时候遇上的女孩。她穿着绿色的斯莱特林的袍子,袍子里面系着的绿银色的斯莱特林领带却落在了外面,在她在琥珀身边坐下的时候从琥珀的肩头滑了过去。“哎呀——我没想到你是拉文克劳,这可巧了,以后一天我们起码要见三次面呢!”女孩十分自来熟地打着招呼,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一个斯莱特林坐到了拉文克劳的餐桌边的违和感,夹了一大块火鸡肉在自己的餐盘里后朝琥珀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氷咲明奏,是斯莱特林二年级的。”

“你好。”琥珀只得硬着头皮朝她象征性地握握手,在心里祈祷周围的人不要再将视线放到自己的身上来了,“呃,我叫镜琥珀。”

她没像明奏那样一来就报出了自己的年级——明奏肯定明白她是一年级的学生,她只期盼别人不要过多的注意自己。“很好。琥珀。”明奏满意地念了遍她的名字,一边切着自己盘子里的火鸡肉一边继续和她聊天,“我记得一年级学生今晚是天文学?如何,感觉有精力应付午夜的课吗?”

“我想应该没问题。”因为感到了局促不安,琥珀一口气将杯子里的南瓜汁喝了个精光。这次杯子里倒是很快被满上了。她享用晚餐的好心情被搅了个七七八八,满腹疑惑这个斯莱特林为何突然一副要和自己做朋友的额样子。“呃,或许我应该回宿舍去睡会觉——”将盘子里的半块南瓜派一口气吃掉后,琥珀小心翼翼地这样说着,在周围的人若有若无的注视下坐立不安,想要立刻逃走。“行,”明奏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不习惯,还以为她是真的想回去睡觉了,体贴地提醒她,“据说阿斯托米娅·珀波缪亚教授最近正因为申请回希腊探亲没被批准而心情不好呢,你可别迟到了撞枪口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