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七节

20浏览    3参与
赵香远
赵香远
【 美 廊 】

《爱自由爱》*【第二章】商:自由 * (第七节) 人格独立:自我成长

(第七节) 人格独立:自我成长

自由,是一个人有意识的自己,可以自我确认,并由自的开始。这个开始,不同于人有意识的外在,而在于人有意识的内在。一个人就若世界一样,可以分为物质和意识的两个部分;就若灵魂与肉体的关系那样,人有意识来自于灵魂的自我觉醒。它,开始于一个人的自我确认,表象于对外在压力的性格逆反。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就若意识的原始,背反于物质那样。当一个人,经历了青春期,甚至更早期的性格逆反,才可以从父母的呵护中,独立出来。然而,在中国文化中,这个阶段并不轻易;大多数人将性格逆反,教化于伦理叛逆,失去了人格独立的契机。这是家庭尤其父母的问题,加之社会化的道德束缚,一个人很难超越现实;因...

(第七节) 人格独立:自我成长

自由,是一个人有意识的自己,可以自我确认,并由自的开始。这个开始,不同于人有意识的外在,而在于人有意识的内在。一个人就若世界一样,可以分为物质和意识的两个部分;就若灵魂与肉体的关系那样,人有意识来自于灵魂的自我觉醒。它,开始于一个人的自我确认,表象于对外在压力的性格逆反。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就若意识的原始,背反于物质那样。当一个人,经历了青春期,甚至更早期的性格逆反,才可以从父母的呵护中,独立出来。然而,在中国文化中,这个阶段并不轻易;大多数人将性格逆反,教化于伦理叛逆,失去了人格独立的契机。这是家庭尤其父母的问题,加之社会化的道德束缚,一个人很难超越现实;因为生存的优先权,大多数人被奴役于文化的窠臼中。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却仍然不为人所注意;因为意识,仍然不是人有意识的一个选项,也无法改变。一个人有意识的自我,即使开始自我确认,但难以自我成长。

自我成长,是一个心理学的概念;但它绝不止于心理学,而更在于人有意识的心灵。心灵,是一个人内在的世界,不同于物质的世界,甚至不同于外在的现实。可以说,心灵是一个人自我成长的空间,因为它是人有意识的世界。对于一个人而言,可以自诩为有意识的人,必然于心灵世界的开启。假如一个人从未打开心灵世界之门,就难以理解人的生存,还有自由的可能。因为自由,在人的外在是有限的;其中有感官的局限,也有人有意识的问题。人有意识的自由,必然于自我确认;而停留于感官确认,人只能沉沦于现实中。即使是理想主义的情怀,作为对象化的意识,都必须超越现实的;更何况自我的确认,以及自我的成长。自我,就若意识,是一个特别的概念;因为自我既是一个视角,也是一个人格。或者说,一个人可以自我成长的标志,就是性格逆反之后的,人格独立。

人格独立,在于一个人个体性的分化;也在于一个人有意识的自己,本体性的确认,以及主体性的确立。在人的外在层面,性格逆反,是一个特别的标志;而在人有意识的层面,人格独立,更为重要。人格,可以说是一个人的性格;而一个人的性格,可以说是一个人的个性人格。或者,人格是人类的共同性格,而性格是个人的独特人格。一个人的性格逆反,意味着的是这个人,自我确认;而人格独立,意味着自我确认之后,确立自我并成长。不管是性格逆反,还是人格独立,都有着个人化的发展轨迹;同时,人有意识的自我,或者自我意识,开始萌发。自我,是人有意识在无意识的之上,发展的主体人格;基于自我,人有意识可以界定本我,即人自然的生物层面;也可以界定超我,即人自由的意识层面。自我成长,是人格独立的必须;而人格独立,也是自我成长的必然。这是一个人以自身意识,开始有意识之后,进阶于自我意识的前提;也是意识,在生命体之后,对于自体存在的实现。

意识,是一个人的主体,这应该成为人有意识的标志。在古希腊哲学中,柏拉图以灵魂超越肉体,确立了灵魂的主体;之后,奥古斯丁以柏拉图主义,将基督教引向了人性的自我。这是西方文化,比中国文化更加自由的原由。然而,在柏拉图之前,赫拉克利特早以“我仔细地观察我自己”,确立了自我的视角。只是,它更象是神谕,“认识你自己”;而不象是人有意识,可以自我的自由。这些看似人的智慧,却都是人有意识的主体,才可以爱的智慧。人只有深沉于意识之中,才可以意识到自我,并自我成长。这也是古希腊的先哲,就若苏格拉底那样,人格独立的基石。一个人的人格独立,就是意识的主体性,自我成长的呈现。即使人有意识,并未意识到,意识的主体性;意识,也已经以人的主体性,成长自我,独立人格。当然,这并不容易,因为人有意识,却意识不到意识,就是人的主体。

人有意识,应该不止于有外在的意识,而更在于有内在的主体意识。意识,作为人的主体,向外于对象化的有意识;而只有向内于主体的意识,才可以自我成长,及至人格独立。这是中国文化,可以超越于西方文化,一个必然的方式;同样,也是中西文化,可以共同于人类进步的契机。其中的关键,并不在于人类,也不在于文化;而在于人有意识的共同,并进阶于自我意识的可能。这不同以往之处,在于不是集体无意识的文化,而是个体有意识的文明。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自我成长,或者人格独立,比人类的文明、文化更有意义。因为意识作为人的主体,必然于个体的方式,才可以从人有意识,进阶于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是人有意识,意识到自身作为意识的存在,并有意识地自我界定的意识。这对于一个人而言,需要人格独立,也需要自我成长,才可以实现。除此之外,可能还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爱的关系。因为自我成长,在人自我意识之前,还是隐形的;而人格独立,还处于外在的视角中。或者,一个人对于爱的追求,就是要在人格独立之后,以爱的方式,找寻另一个自己。这就若一个人在物质的镜子中,看到人的自身;而将在爱的关系中,看到灵魂的自己。或者,因为一个人在爱中,会失去自己,才会发现另一个自己。这样的自己,在超越爱的关系之后,才可以缔造超我。那么,在爱的追求中,一个人将如何找寻另一个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