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园丁

11.3万浏览    343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8 11:13
G老师
第五日常图如果活在没有庄园的世...

第五日常图
如果活在没有庄园的世界🤔🤔🤔

*服装都有参考一战时期的女性服装,配色大部分是还原角色某些皮肤的配色~

*头像or壁纸请自行截图,抱走的图片请一定不要商用或者在别的平台私自发图喔😉😉
如果喜欢,欢迎戳👉🏻無向肆宅👈🏻购买❤️

第五日常图
如果活在没有庄园的世界🤔🤔🤔

*服装都有参考一战时期的女性服装,配色大部分是还原角色某些皮肤的配色~

*头像or壁纸请自行截图,抱走的图片请一定不要商用或者在别的平台私自发图喔😉😉
如果喜欢,欢迎戳👉🏻無向肆宅👈🏻购买❤️

嘎嘎吉(雅思备战中)

宿伞之魂系列第五画——橘里橘气


终于在百忙之中赶出来了!依旧是曾今的味道,以及这辈子都开不起的车(这个根本算不上车吧!!)


反正画的挺辛苦,希望大家支持和喜欢!么么哒!

阿珍爱上了阿强梗出处——刺客伍六七


第一话连接:


http://gagaji620.lofter.com/post/1ecc829a_efbe2ff1


第二话连接:


http://gagaji620.lofter.com/post/1ecc829a_eff3964d


第三话连接:


http://gagaji620.lofter.com/post/1ecc829a_12a1b5c4f...

宿伞之魂系列第五画——橘里橘气


终于在百忙之中赶出来了!依旧是曾今的味道,以及这辈子都开不起的车(这个根本算不上车吧!!)


反正画的挺辛苦,希望大家支持和喜欢!么么哒!

阿珍爱上了阿强梗出处——刺客伍六七


第一话连接:


http://gagaji620.lofter.com/post/1ecc829a_efbe2ff1


第二话连接:


http://gagaji620.lofter.com/post/1ecc829a_eff3964d


第三话连接:


http://gagaji620.lofter.com/post/1ecc829a_12a1b5c4f


第四话连接:


http://gagaji620.lofter.com/post/1ecc829a_12a553514



DANA
条漫 沙雕日常?假车? 震惊!...

条漫 沙雕日常?假车?

震惊!园丁的另一面竟是因为……!

hhh先画到这,还有一P

后一篇出炉 http://danabushihentai.lofter.com/post/1f9d77f9_eedab959

条漫 沙雕日常?假车?

震惊!园丁的另一面竟是因为……!

hhh先画到这,还有一P

后一篇出炉 http://danabushihentai.lofter.com/post/1f9d77f9_eedab959

DANA
被女儿现场捉奸怎么办?在线等,...

被女儿现场捉奸怎么办?在线等,挺着急的!

我也不知道是正经向还是沙雕向,随便看着玩吧

接上一篇 http://danabushihentai.lofter.com/post/1f9d77f9_eed2bd82


被女儿现场捉奸怎么办?在线等,挺着急的!

我也不知道是正经向还是沙雕向,随便看着玩吧

接上一篇 http://danabushihentai.lofter.com/post/1f9d77f9_eed2bd82


涸泽
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叫.jp...

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叫.jpg)

终于被放出来了!!!

为了早点出来于是就换了个班到23号了,蟹蟹愿意和我换班的小可爱!!!

相爱相杀真香(´▽`)

P.S背景有参考

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叫.jpg)

终于被放出来了!!!

为了早点出来于是就换了个班到23号了,蟹蟹愿意和我换班的小可爱!!!

相爱相杀真香(´▽`)

P.S背景有参考



狗子狗叽苟

厂长萝莉真的可爱| ू•ૅω•́)ᵎᵎᵎ

厂长萝莉真的可爱| ू•ૅω•́)ᵎᵎᵎ

G老师
画风突变,另一面组的小温馨~?...

画风突变,另一面组的小温馨~🌞

*头像or壁纸请自行截图,抱走的图片请一定不要商用或者在别的平台私自发图喔😉😉
如果喜欢,欢迎戳👉🏻無向肆宅👈🏻购买❤️

画风突变,另一面组的小温馨~🌞

*头像or壁纸请自行截图,抱走的图片请一定不要商用或者在别的平台私自发图喔😉😉
如果喜欢,欢迎戳👉🏻無向肆宅👈🏻购买❤️

信息失联

#第五人格团子饲养手册·园丁篇#
文:凌晨@凌晨不产粮 
画:原po
原文链接:http://lcsandianban.lofter.com/post/1eb404c6_eef1f285
希望这里没有什么敏感词xx
还有大家一定要先看tag才可以避雷哦,虽然是团宠设定但还是有一定cp向的!
不要吵架。授权请qq小窗我我给你。




#第五人格团子饲养手册·园丁篇#
文:凌晨@凌晨不产粮 
画:原po
原文链接:http://lcsandianban.lofter.com/post/1eb404c6_eef1f285
希望这里没有什么敏感词xx
还有大家一定要先看tag才可以避雷哦,虽然是团宠设定但还是有一定cp向的!
不要吵架。授权请qq小窗我我给你。





五鹿娅楠
本来想上色的但之后两周没法碰电...

本来想上色的但之后两周没法碰电脑实在是来不及了就...回来不知道还想不想上色了xxx。杰园好。大喊

本来想上色的但之后两周没法碰电脑实在是来不及了就...回来不知道还想不想上色了xxx。杰园好。大喊

涸泽

私设,OOC预警

第一次尝试把自己脑海里的故事画出来,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有些简陋,可能没人看得懂吧(PД`q。)・゜

最近有点丧丧的,连带着剧情也丧了起来ಥ_ಥ

剧情可能就是前面那副失忆园丁X自责医生的前传加一些后续,还有杰佣客串23333

医生做过的错事太多,园丁受过的伤害也太多

有时候觉得这两个人要走到一起太难了,之间可能发生的误会太多

但是私心还是希望她们能走到一起

私设,OOC预警

第一次尝试把自己脑海里的故事画出来,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有些简陋,可能没人看得懂吧(PД`q。)・゜

最近有点丧丧的,连带着剧情也丧了起来ಥ_ಥ

剧情可能就是前面那副失忆园丁X自责医生的前传加一些后续,还有杰佣客串23333

医生做过的错事太多,园丁受过的伤害也太多

有时候觉得这两个人要走到一起太难了,之间可能发生的误会太多

但是私心还是希望她们能走到一起

芥川竺笙
邪眼x真相x谎言 ※杰→园←约...

邪眼x真相x谎言

※杰→园←约,提问真相谎言这这什么皮肤名!?邪眼和真相也好搭啊啊哭了

※觉得太好嗑辽就画了出来w(咕咕好久不得行!!

码一个大概私设三人蒸汽之都pa?↓

在迈向野心的途中,「邪眼寄主」偶然获得两张契从牌,而「真相」与「谎言」便是其中的牌灵。「真相」为「邪眼」调查蒸汽之都背后的真相,「谎言」以封存的相片予以帮助,却在冰封的历史中另寻自己的目的……

!!!过于中二了我去自闭(……

邪眼x真相x谎言

※杰→园←约,提问真相谎言这这什么皮肤名!?邪眼和真相也好搭啊啊哭了

※觉得太好嗑辽就画了出来w(咕咕好久不得行!!

码一个大概私设三人蒸汽之都pa?↓

在迈向野心的途中,「邪眼寄主」偶然获得两张契从牌,而「真相」与「谎言」便是其中的牌灵。「真相」为「邪眼」调查蒸汽之都背后的真相,「谎言」以封存的相片予以帮助,却在冰封的历史中另寻自己的目的……

!!!过于中二了我去自闭(……

玉映照人

拖家带口的战略性撤退(逃跑)

    ◆黄占!

    ◆杰佣!

    ◆裘前!

    ◆摄殓!

    ◆鹿幸!

    ◆园丁厂长亲情向!!

     我已经尽力了(๑˃̵ᴗ˂̵)و 

    欢迎勾搭!欢迎私信!逃生愉快❀

   ◆◆◆◆

    庄园主的地契出了点问题,一时半会无承受整个庄园的运转。所有的监管者同一时间接到了庄园主老大的命令,杀死所有的求生者,一个不留...

    ◆黄占!

    ◆杰佣!

    ◆裘前!

    ◆摄殓!

    ◆鹿幸!

    ◆园丁厂长亲情向!!

     我已经尽力了(๑˃̵ᴗ˂̵)و 

    欢迎勾搭!欢迎私信!逃生愉快❀

   ◆◆◆◆

    庄园主的地契出了点问题,一时半会无承受整个庄园的运转。所有的监管者同一时间接到了庄园主老大的命令,杀死所有的求生者,一个不留。一开始众人都以为是错误的信息,直到收到了庄园主的信物——那玩意儿和一开始召集人马的东西一模一样。

    那天的监管者大厅很安静。裘克没有再开玩笑,自顾自蹲在那里擦拭着火箭筒;杰克失去了闲庭漫步的兴致,静静地坐在椅上摩挲着带着红玫瑰的手杖;约瑟夫停止了抚弄长发,翘着腿抿着唇校准着复古相机;哈斯塔负手而立,伫立在落地窗前,透过玻璃,看着对面洋溢着欢声笑语的求生者大楼,藏在衣袍下的眼睛复杂地转动着,流露出神不该有的困顿。

        猎杀清扫是明天的傍晚,届时庄园主也会亲临现场参与猎物的捕杀。与其说是亲民, 倒不如说是监工。众监管者脾性各有不同能被庄园主召集起来做事,不难想象他是一个手段强势,颇有些人格魅力的领导者。

       这样深藏不露的领导者发出了杀戮的信号,众人莫敢不从。只是此次事发突然,一时间难以接受上层的决定罢了。

     “我还不想和威廉分开。”裘克放下了火箭筒,头朝后仰着,试图掩盖他脸上的落寞。

      “我也没想好怎么和伊索说再见。”

      “我也是呢,奈布小先生可怎么交代啊”

       “吾之信徒怎忍舍弃。”

       “我不想再失去我家熊女儿了。”

      “我也不想失去我最后的幸运了。”一向不善言辞的班恩突然大声说道。一瞬间,整个大厅里,充斥着伤感的氛围。

      “原来杀了所有的求生者,我们也会寂寞啊。”裘克微微叹息,这么想着,却突然一惊。“那,我们接下来会怎么处置?”

       兔死狗烹?

      既然庄园无法再持续正常运转,明明可以遣散了求生者却欲意捕杀,庄园主难道不是在满足自己最后狂欢的嗜血癖好么?这个庄园失去了猎物,自然也不再需要猎犬捕猎和看门。

      那么说真的,他们这些监管者的下场能有多好呢?

      “也许,我们需要密谋一个计划。”杰克放下手杖站起了身,众人的目光齐齐地凝聚在他的身上。

◆◆◆◆

  屠杀庄园的这件事肯定不提前对外公开。

  尽管最后一天许多求生者依旧在庄园里混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在吧台畅饮或是跟女伴调笑,却仍有几位洞察力满分的明白人觉察出庄园的一丝诡异。

   “杰克最近没有治我?”奈布摇晃着酒杯,心不在焉地欣赏着酒色。

     “小疯子好像也不爱捶我了?”威廉脖颈间搭了条毛巾,做着俯卧撑插嘴道。

    “这么说来,吾主也未曾找过我讲经呢。”伊莱心想,摊在桌上的书已经许久未翻页。伊索瞧着朋友们各式各样的反应,擦拭棺材的手微微一滞

      俺也一样啊。

◆◆◆◆

    艾玛从未想过有一天见过庄园主的真容,并且对方还带着十二万分的杀意。

     “欢迎来到我的庄园,也很荣幸由我和我的伙伴们将诸位一一淘汰——”

     谈笑间,一名不知名的求生者突然受袭,抽搐着轰然倒地,身下的鲜血像盛开的恶之花,缓缓又妖冶地绽放。

      人群混乱了。一下就失去了原有的凝聚力,每个人都胆战心惊,生怕下一个被杀地就是自己。脚步匆匆,方向无章,一时间庄园被尖叫,哭声,怒吼淹没,不可名状的恐惧和危机感笼罩了这片阴森的土地。

        但是艾玛,没见到一个监管者。

        是不愿送他们最后一程吗?

       但我宁愿死在这群家伙的手里啊。奈布心想。

     庄园主的行动力堪比异类,短短数十分钟已经血染半个庄园。求生者们的外在技能对这个怪物而言简直隔靴搔痒。不得已,在奈布这群原有皮皇的带领下,威廉,艾玛,伊莱,卡尔,外加全程打哆嗦的庄园老友幸运儿,纷纷藏匿在墙角与树丛间,这群在游戏里叱咤风云的狠角色,现在大气不敢出,如今也只能畏手畏脚地蜷缩在那里祈祷着不被发现。

       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伊莱竟然有些怀念曾经那几位以刁难求生者为荣的监管者们,一招一式,都那么怀念。

      “全员发现——♫”

    监管者的探照红光打在了最后一批求生者地脸上,映着他们惊慌的脸,仿佛人间罪人。

     “跑!!分散跑!!!”威廉第一个冲了起来,勇敢地撞向庄园主。也许一死,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威廉被另外一股冲撞的力量兜住了。裘克抓住了威廉的手,笔直地用火箭筒精准地撞向了他的领导上级。

   “你傻了吗??想第一个送人头??”红发小丑生气地咆哮,“我以前还没这待遇呢??”

  威廉难得没有睁着反驳,他定定地看着裘克,裘克被盯得有些毛骨悚然,“啊没错,本大爷是来救人来了!”不想下一秒却被威廉狠狠抱住,很快确认过心意后,威廉不再婆妈,笑道:“一起尽情冲撞吧!” 裘克会意,回之以笑。

◆◆◆◆◆

  “小先生跑的可真快啊,怕不是开了钢铁冲刺?”雾气中出现了一个瘦长的身形,语气调笑“我还是个大长腿呢,还是追不上我家奈布先生。”

   奈布动作一愣,这不是jio克嘛!下一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近了距离,杰克单膝跪在奈布的面前,风衣飘扬,身后的玫瑰手杖折射着夕阳的红色,宛若宝石。奈布盯着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面具,迟疑着僵在原地。他不懂这回先生要做什么。救他?

  奈布还在脑海里搜索杰克救人的理由,突然被打横抱了起来。“抓紧了,这样逃生更快哦。”

  奈布无奈地撇撇嘴,放弃了寻找他救人的理由,转而轻轻搂住了杰克的脖颈。“那你可要抱紧了。”

◆◆◆◆◆

    伊莱太过紧张,以至于在错误的时间放错了役鸟

   哈斯塔无奈地用触手赶走了这只恼人的灰椋鸟,用触手牵住了少年颤抖的手。冰冷的感觉直击心脏,伊莱转过头,好像感觉到了哈斯塔的气场。

    这是……吾主?

    凝视着这目不能视面带犹豫的小先知,哈斯塔伸出手直接将瘦削的少年揽入怀。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伊莱直接撞入哈斯塔挺拔的胸膛,袖袍拂过,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海的味道。

     “伊莱,吾来了。”

     啊。是他的神明来拯救他了。

     “我……一直在等主。”少年激动地说道,半张小脸洋溢着万般惊喜。

     这招对哈斯塔很受用。哈斯塔轻轻抚着伊莱的头,抱的紧了紧。而他的余光扫过,瞥见庄园主朝此走来,神明有些恼怒此刻的搅扰,暗自朝目标发动了攻击。庄园主突然被拔地而起的触手猛然攻击,一时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觉察出怀里人儿不安的扭动,哈斯塔柔声道:“伊莱莫怕。”然后将伊莱横抱在怀里,他不需要担心腾不出手痛击敌人,神明所踏之处,深渊触手定会清扫开路。

   “什么都不要问。”哈斯塔目不斜视,伊莱张开的口迟疑着闭上了。“等出去了,吾自会告知。”

   伊莱顿时面红耳赤。他不安分地蜷缩着,用他自己(当然这个距离黄衣也能听见)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应和:“嗯。”

     “伊莱,好乖。”

◆◆◆◆◆

     卡尔提着棺材气喘吁吁。社恐的他突然和大部队走散了,然而他并不知道森林的出口在哪。

    被抓到了的话,只能沉默中打出gg吧。

    蓦地,一道摄影机的光投射在他的前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鞋前出现了一双做工精巧的靴子。

    另一只没有提棺材的手被温柔地反握在手心:“伊索,我们回家。”

   湖蓝色的眼睛里荡漾着安心与温柔,右手执剑,左手牵着伊索,风拂过他的白色长发,发丝荡过伊索的脸颊。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人。

     “约瑟夫先生,走得很急?”

     “嗯?”

     “您的头发,散了。”

    “没关系,等出去了还要伊索扎呢。”约瑟夫转头对伊索粲然一笑。

   “唔……”

    是心肌梗死的感觉。约瑟夫先生,你作弊啊。

◆◆◆

   艾玛看到不远处的幸运儿差点被庄园主抓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刚想奋不顾身地跑过去和那恶魔赌一把的时候,丛林远处腾空探出把利钩,直直地勾住幸运儿的衣领,将九魂吓掉七魄的他瞬间拖入茂密的树丛中,消失了身影。

     艾玛认得那是鹿头班恩的钩子,她知道他也许救了幸运儿,但是绝对猜不到幸运儿跌入的是班恩的胸膛。

      “套住的是我的幸运。”班恩揉着幸运儿乱入稻草的脑袋,凶狠的脸上多了些许柔情。

      失去了目标猎物的庄园主一偏头就逮着了孤零零一个人的艾玛。

      “小姑娘,我送你最后去天堂的路,不孤单……”

      突然,一把巨大的鲨棒横在了艾玛和庄园主之间。

    “错过了看着你长大,我很抱歉。”缠着绷带的男人沉声道,接着他扛起楞在原地的艾玛,朝着庄园主使劲挥出了手里紧紧攥住的鲨棒,全力以赴地。

        “但我不想再错过你这臭丫头的婚礼。”

里奥抬头认真地看着女儿,毫无意外地惹哭了艾玛。

         “难怪……我最喜欢爸爸了。”艾玛搂住了里奥的脖子,泣不成声。

◆◆◆◆◆

      欧帝利斯庄园一夜之间,所有的监管者和求生者都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使得本就阴森可怖的古堡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使其一跃而上成为各大恐怖鬼屋的焦点。许多人质疑荒芜的庄园是否真的曾经容纳过众多求生者,但没人料想到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切实存在的杀意和屠戮。

    ——眼前所见亦非真实。

     庄园铁门上挂着摇摇欲坠的,生着铁锈的牌子,积灰的牌面隐隐如是写道。


     

不思鱼

【佣园/车】危险游戏(请直接刷卡上车)

【佣园/车】危险游戏(请直接刷卡上车)


要什么剧情?前面都是浮云,直接上车吧,哎,我已经不是那个纯洁的我了,现在知道为什么你队伍里的奈布和艾玛不开机不溜屠夫不拆椅子干嘛去了吗??

评论里补链接了

【佣园/车】危险游戏(请直接刷卡上车)


要什么剧情?前面都是浮云,直接上车吧,哎,我已经不是那个纯洁的我了,现在知道为什么你队伍里的奈布和艾玛不开机不溜屠夫不拆椅子干嘛去了吗??

评论里补链接了

不思鱼

【杰园/车】捕猎者(病娇向杰克注意)

你记住,所有的绅士都是极具耐心的狼,对应耐心的是风流倜傥,不对应耐心的是卑鄙无耻。


杰克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徒,地下室里阴暗潮湿,监管者们没有谁喜欢呆在这里,正好成了杰克的专属,丢了一块碳进去,火架里顿时燃烧的更厉害了些,火红里跳跃着幽蓝的光皆倒影在了杰克白到透明的脸上


地下室里有一架绞刑架,那是庄园主将狂欢椅替换掉绞刑架时,杰克偷偷留下的,相对于那种游乐园般的椅子,杰克更喜欢用绞刑架的勾子勾住求生者们,看他们痛苦的哀求的表情,就像以前被自己杀过的那些女人们一样


绞刑架已经有些生锈了,不过不重要,他并不打算把这种东西用在他心爱的伍玆小姐身上


女孩的草帽已经不知道落在了哪...

你记住,所有的绅士都是极具耐心的狼,对应耐心的是风流倜傥,不对应耐心的是卑鄙无耻。


杰克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徒,地下室里阴暗潮湿,监管者们没有谁喜欢呆在这里,正好成了杰克的专属,丢了一块碳进去,火架里顿时燃烧的更厉害了些,火红里跳跃着幽蓝的光皆倒影在了杰克白到透明的脸上


地下室里有一架绞刑架,那是庄园主将狂欢椅替换掉绞刑架时,杰克偷偷留下的,相对于那种游乐园般的椅子,杰克更喜欢用绞刑架的勾子勾住求生者们,看他们痛苦的哀求的表情,就像以前被自己杀过的那些女人们一样


绞刑架已经有些生锈了,不过不重要,他并不打算把这种东西用在他心爱的伍玆小姐身上


女孩的草帽已经不知道落在了哪里,身上有着杰克抓捕她时留下的伤痕,像猫眼一样的眼睛紧紧的看着杰克的动作,她的确狡猾的像猫一般,不然也不会让杰克误伤了她


艾玛.伍玆燃烧掉了那个稻草人,却没有等来艾米丽,隐身的男人抓到她时,还让自己吓了一跳


杰克小心翼翼的将黑胶唱片放在留声机上,当它转动起来的时候,缓缓流出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


“愿意陪我跳一曲吗,伍玆小姐”杰克解开艾玛身上的绳索,如同绅士一般邀请


“我能拒绝吗?杰克先生”


艾玛把手搭在面前的手上,杰克用力拉进了怀里:“当然不能”


艾玛并不会跳舞,只是跟随者杰克的脚步,准确说因为两人的身高差距,艾玛几乎是被对方搂在了怀里,脚不沾地


杰克的面具被搁置在沙发旁边的小圆茶几上,杰克看着怀里发出偷笑的人,眉眼上挑:“伍玆小姐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当然有趣”


“哦?”


“身为绅士的杰克先生,居然也会玩起跟踪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啊!”


剩下的走超链接:【杰园】捕猎者:https://shimo.im/docs/2zFIlkh7xwQat0an


昨天还说不会被屏蔽,半夜醒来一看就被屏蔽了,只有重发

不思鱼

【佣园/车】罪恶(人物都暗黑向注意)

手里的匕首收回来的时候还沾着血,倒在面前的兔子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白色的毛发上染着鲜红的血液,这让艾玛.伍玆看到的话一定会让她难受好一阵子,可是谁让这残破的庄园外居然还有野生动物来给他们加餐?

艾玛.伍玆太善良了,可惜奈布不是,作为雇佣兵的他,见过太多死亡,手里也沾过数不清的血液,他是在人间地狱活下来的人,罪恶感与心软早已经死在那一个个生命一场场战事里了

“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艾玛.伍滋是第一个接近他的求生者

奈布讨厌艾玛.伍兹,她的笑容太阳光了,地狱里是不需要阳光照射

有人厌恶阳光,自然有人渴望阳光,是太多人渴望这一缕阳光

奈布将匕首架在那个慈善家的颈子上:“你在干什么”

克利切眼神里是奈布见惯了的...


手里的匕首收回来的时候还沾着血,倒在面前的兔子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白色的毛发上染着鲜红的血液,这让艾玛.伍玆看到的话一定会让她难受好一阵子,可是谁让这残破的庄园外居然还有野生动物来给他们加餐?

艾玛.伍玆太善良了,可惜奈布不是,作为雇佣兵的他,见过太多死亡,手里也沾过数不清的血液,他是在人间地狱活下来的人,罪恶感与心软早已经死在那一个个生命一场场战事里了

“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艾玛.伍滋是第一个接近他的求生者

奈布讨厌艾玛.伍兹,她的笑容太阳光了,地狱里是不需要阳光照射


有人厌恶阳光,自然有人渴望阳光,是太多人渴望这一缕阳光

奈布将匕首架在那个慈善家的颈子上:“你在干什么”

克利切眼神里是奈布见惯了的狡诈贪婪,可奈布不介意刚猎杀过动物的匕首再次染上人血的渴望,克里切在刀光下胆怯了,奈布还能灵敏的听到那伪善的外表下正在咬牙切齿的咒骂自己

呵,奈布冷笑一下,将匕首收回自己的包里,房间里传来“哐当”重物落地的声音

“伍玆小姐,你没事吧”奈布敲了敲刚才克里切刚才稍微打开了一点的门

门咿咿呀呀的完全敞开了来,穿着护士服的艾玛正做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脚腕,脚边躺着一双高跟鞋,看到奈布的一瞬间脸色变得通红又有些尴尬,然后十分不好意思的笑:“奈布先生,非常抱歉,你可以……过来扶我一下吗”

柔弱的,就像那只兔子一样,奈布蹙眉走过去,没了压制的门又咿咿呀呀的晃了回去“啪嗒”锁具之间咬齿的契合声

奈布的手只习惯于虐杀敌人,又何时温柔过,女孩柔软的身体和青草的气息让奈布浑身僵硬,像是抱着一颗手榴弹一样,毫不犹豫将她扔在了床上

“谢谢你,奈布先生”艾玛明显吃痛,却依旧笑脸盈盈,头上的草帽被搁置在一边,平常的园丁服也被扔在了床脚

“这是,艾米丽的衣服,你穿它干嘛?”奈布终究是耐不住那一丝丝好奇

艾玛.伍玆的脸色却暗淡了下来,小声嘟囔:“果然,奈布先生只在意艾米丽的事情呢”

“你说什么?”奈布俯下身子倾听,艾玛身上的青草味又开始不断洗刷的地狱里的罪恶

奈布.萨贝达讨厌艾玛.伍玆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去跟艾米丽说一声,晚饭她给你送过来吧”奈布刚转身,风衣外套就被身后的人紧紧拽住

艾玛说:“奈布先生,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去找艾米丽小姐”

“可不可以,不要只看着艾米丽小姐,也请看看我”



不菲的佣金都是用一条生命换来的,哀求,绝望换来的都是死亡的下场,雇佣兵只是杀人的机器,冷冰冰的,他们也许比蛇更冷血

奈布的生活只是从死亡与活着之间徘徊而已,那些乞求活下去的人可怜吗

不,他们至少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要活着,而奈布却不知道,他——究竟为了什么活着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伍玆小姐”
“我知道!我喜欢你,奈布先生!”


“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艾玛的笑容就像她身后的向日葵,她太耀眼了

太阳总是这样,想着要驱散掉这是世上所有的黑暗,灼热的太阳啊,却会烧毁掉所有靠近太阳中心的东西


奈布将比艾玛压在了身下,被子因为两个人的重量陷下去了一块

青草味,充满阳光的青草味,连艾玛的嘴里都是那种味道

奈布将小巧的舌头勾在自己的嘴里尽情允吸着,被护士服勾勒出的身材无时无刻都在引起奈布的欲火,将舌头从艾玛嘴里抽离出来,不顾对方因呼吸不畅而引起的喘息,奈布又一口咬在了艾玛的颈上

“啊!”有丝丝血液侵入了奈布口中,这不算什么伤只是破了皮而已

艾玛的脖颈纤细又光滑,奈布只要想,随时都可以轻而易举捏断它,也许他才是求生者里那头嗜血的猛兽
一只手轻松的解开了护士服的扣子,手覆上那对浑圆揉搓着,配合着奈布的允吸让艾玛发出了细碎的娇喘
比艾玛拆椅子时更来的诱惑人心

护士服被敞开,女孩青涩的身体呈现在眼前,上面布满了奈布的吻痕,两条腿被奈布扯开搭在了自己两边,地上床上散乱着奈布的衣服,什么时候脱掉的?谁在意啊

奈布的心脏比面对监管者时跳的更激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旦开始,不可挽回,他把艾玛挡在脸上的手拉开俯身凑近艾玛,充满男性的气息喷洒在艾玛耳边:“伍玆小姐,如果你害怕,我们就此打住吧”

怎么可能打的住!奈布现在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侵占吞噬掉这女孩的一切,可是女孩身体轻微的颤抖却让奈布硬生生忍住了欲望

“没,没关系的”艾玛的脸绯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如果,如果是奈布先生,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因为,我喜欢奈布先生”

“啪嗒”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终究是断了

“啊——”身体被巨大的炽热闯了进来,蛮横无理的将艾玛撕开,疼痛瞬间刺激了大脑,奈布将艾玛的嘴捂住:“伍玆小姐,你想将楼下的人都招惹上来吗”

“唔唔”艾玛摇了摇头,因疼痛渗出的眼泪染湿了奈布的指尖,奈布松开手,轻轻的舔去她的眼泪:“抱歉,伍玆小姐,我也是第一次,所以,请原谅我,顺便说一句,你……夹的我有点疼”

一句话说的艾玛又是小脸通红,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断断续续说着:“对不起”

声音就像小猫一样,挠在奈布的心上,再次扯开艾玛的手,将小巧的耳垂含在嘴里玩弄,很快艾玛的紧绷的身体又软了下来,等到自己没有被夹的太难受也就代表艾玛也慢慢适应了自己

奈布尝试着慢慢的抽动,引起女孩小声的嘤咛,直到艾玛完全适应了下来,轻轻的唤了一句:“奈布”

没有了先生的称谓,艾玛需要什么,奈布知道,那也是他需要的

“啊……哈……嗯啊……”缓慢的抽动变成了快速的冲刺,艾玛感觉自己被撞的支离破碎,浮浮沉沉之间,只有紧紧抓住身上的男人才能支撑下去

房间里弥漫着两人的喘息声,艾玛洁白的双腿紧紧的勾住奈布精瘦的腰肢,指甲在他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抓痕,每一次到达顶点的撞击都换来艾玛求饶的声音,而这种声音却是让奈布更加疯狂的掠夺



没有佣兵任务的时候,同为佣兵的同伴会拉着奈布去喝上几杯,又或者是找个女人好好的发泄一番,奈布不喜欢这样,同伴会说他的人生真是无聊

没有什么比匕首沾染对手的血液更让奈布有兴趣,除了艾玛.伍玆

她就是奈布.萨贝达的克星,从第一次见面,从那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开始,奈布就知道了这是他的克星,也会是这黑暗里所有渴望阳光之人的克星

所以,他讨厌艾玛.伍玆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伍玆”奈布堵住艾玛的嘴,下身快速抽动几许,将欲望释放在了她的身体里,同时将艾玛的最后的尖叫堵在了自己嘴里


“给你”艾米丽将餐盘放到奈布手里,略微担忧:“需不需要我去看一下伍玆”

奈布刚走到楼梯上停顿了一下,低头将脸埋在披风帽子的阴影下:“不,不需要艾米丽小姐麻烦,伍玆小姐只是崴了脚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

“伍玆小姐受伤了吗!我去看看她”坐在餐桌边的克利切心急的推开椅子“唰”一道亮光闪过,身后的餐桌上插着一把银亮的匕首

奈布的眼睛里满是寒冷:“克利切先生,我希望你离伍玆远一点,否则下次我的匕首应该是插在你的脑袋上”

克力切面色不善,嘴里的咒骂恨不得将奈布咬碎一般,却依旧没有胆量继续上前一步,奈布冷哼一声,拿着两人份的晚餐朝楼上走去

艾米丽笑着安抚克利切继续吃饭,顺带抽走了奈布留在桌上的匕首,眼睛里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哎呀哎呀,也许能让他们绝望的事情又多了一件呢,伍玆小姐


开门声没有吵醒床上的人,累极的艾玛眼角还残留着泪痕,空气里情欲的味道还没有驱散完全。恬静的睡颜和微微上扬的嘴角,看来是做着什么好梦

奈布轻轻的在艾玛额头上印下一吻:“下次我会轻一点,伍玆小姐”


谁是谁的罪恶,这无尽的游戏里,艾玛.伍玆你可能会是拉我出地狱的天使,也可能会是让我灭亡的恶魔

卜卜鸡
时报又解禁了吼 是医园的圣诞贺...

时报又解禁了吼

是医园的圣诞贺图~🎄虽然已经过时啦

那就理解成圣诞周吧🎅

大家圣诞周快乐

期待元旦放假的我

时报又解禁了吼

是医园的圣诞贺图~🎄虽然已经过时啦

那就理解成圣诞周吧🎅

大家圣诞周快乐

期待元旦放假的我
G老师

求生组小姐姐,园丁亲女鹅👩🏻‍🌾

*头像or壁纸请自行截图,抱走的图片请一定不要商用或者在别的平台私自发图喔😉😉
如果喜欢,欢迎戳👉🏻無向肆宅👈🏻购买❤️

求生组小姐姐,园丁亲女鹅👩🏻‍🌾

*头像or壁纸请自行截图,抱走的图片请一定不要商用或者在别的平台私自发图喔😉😉
如果喜欢,欢迎戳👉🏻無向肆宅👈🏻购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