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园医

8299浏览    72参与
茶子camellia

《自叙》CHAPTER②

-

CHAPTER②

-

  是个冬天,我习惯于挽着她的胳膊取暖,虽然相比来说寒冬时节我的手心热到发汗,可我还是喜欢靠着她。

-

  我还是很喜欢调侃她。

-

  她很包容我,佯装生气,而看到她的表情我却幸灾乐祸。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很温和。搞得我更想欺负她。

-

  艾玛.伍兹绝对喜欢艾米丽.黛儿,这种不叫欺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白皙的脸上挂着红晕就是激励我的动力。

-

  这种行为叫"不知好歹。"不过越做越带劲,她就是有魔力似的,是一种令人上瘾的物质。

-

  我很喜欢她。

-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

 ...

-

CHAPTER②

-

  是个冬天,我习惯于挽着她的胳膊取暖,虽然相比来说寒冬时节我的手心热到发汗,可我还是喜欢靠着她。

-

  我还是很喜欢调侃她。

-

  她很包容我,佯装生气,而看到她的表情我却幸灾乐祸。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很温和。搞得我更想欺负她。

-

  艾玛.伍兹绝对喜欢艾米丽.黛儿,这种不叫欺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白皙的脸上挂着红晕就是激励我的动力。

-

  这种行为叫"不知好歹。"不过越做越带劲,她就是有魔力似的,是一种令人上瘾的物质。

-

  我很喜欢她。

-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

  记得一个课后,我挽着她的手臂走着,聊着些什么。晚冬的树木开始吐露绿芽,积雪凝固堆积在树下,有泥土夹杂。

-

  认识她久了,才知道她是个活泼的人。

-

  我们在聊天聊地,聊到某个点上她会反说一句,半开玩笑的打闹。

-

  我也会笑着回应她"友谊的小船翻了"然后摆摆手跑开,等她靠近在猛回头对她笑。

-

  样子就是个憨憨。

-

  那天,她用开玩笑的语气对我说:

-

  "友情没了还有爱情。"

-

  我:???

-

  抬头惊讶的看去,看着她含笑的脸,开始心跳慢了半拍。

-

  起初,我是当做玩笑话的。

-

  她也是笑眯眯的重复了好几次。

-

  我也莫名很爱听类似的"玩笑话"。

-

  故意的耍耍小心机,摆摆手告诉她友谊小船翻了。

-

  她在我的预期里一次次告诉我们还有爱情。

-

  等我在那个初春再一次听到这话时,我抓紧了她的袖子,扣住她的纤细的胳膊。

-

  或许

-

  我可以试试,得到我的良药,我的天使。

-

  这还是很烂俗,就像你听到军工厂的林地开花似的。这仿佛也是一场美好结局的玛丽苏小说。

-

  我也不知道结局怎样,但是美好热烈你跳我也跳的开头总有柴米油盐的那天。你们会变得平淡,没有开头的黏腻不离不弃。没有往日的热烈表达的爱意,开始言语简单,开始厌倦和不解,开始误会,开始猜忌。

-

  当你走过很多弯路,给你自己添了很多麻烦后,得知奇妙的真相后,再次却犹豫的握住她的手熟练的亲吻她。

-

  我才知道,这是我的平行线,我的归宿,云雀的巢穴。

-

  这是后话。

-

  我至今,也不知道结局。

-

  希望是个没有结局的喜剧。

-

  去祈祷黎明,去歌颂四季。

-

-


茶子camellia

《自叙》CHAPTER①

-

-

-

请搂过她的纤细的腰肢吧

-

然后一蹦三尺高,你的帽檐需要碰到那云雀站立过的高高树梢。

-

在突兀的银帽子里投下一枚贵重的硬币,披上滑稽镶金边儿红飘带。

-

然后撕咬那渴望已久的红润嘴唇陷入柔软的巢穴

-

继续大笑着抱住她,继续轻啄她的脸颊

-

像是云雀似的。

-

然后

-

你就得到她了。

-

-

此文献给我的挚爱

-

我的艾米丽.黛儿

-

-

-

-

-

CHAPTER①

-

-

  第一次见到艾米丽.黛儿是在一个午间。

-

  很老套,很烂俗,很普通。

-

  我们对视一眼并没有说话,淡淡扫视了一眼,站在墙角等待。

-

  是个夏天的七月,蝉鸣很嚷,阳光很刺眼,新修剪的树枝勉强遮挡住部分阳光,墙面阻隔,地上投射一...

-

-

-

请搂过她的纤细的腰肢吧

-

然后一蹦三尺高,你的帽檐需要碰到那云雀站立过的高高树梢。

-

在突兀的银帽子里投下一枚贵重的硬币,披上滑稽镶金边儿红飘带。

-

然后撕咬那渴望已久的红润嘴唇陷入柔软的巢穴

-

继续大笑着抱住她,继续轻啄她的脸颊

-

像是云雀似的。

-

然后

-

你就得到她了。

-

-

此文献给我的挚爱

-

我的艾米丽.黛儿

-

-

-

-

-

CHAPTER①

-

-

  第一次见到艾米丽.黛儿是在一个午间。

-

  很老套,很烂俗,很普通。

-

  我们对视一眼并没有说话,淡淡扫视了一眼,站在墙角等待。

-

  是个夏天的七月,蝉鸣很嚷,阳光很刺眼,新修剪的树枝勉强遮挡住部分阳光,墙面阻隔,地上投射一片阴影。

-

  都在整理衣领,没有熨烫的衣服直挺挺的挂在身躯上。

-

  我在同前面的人闲聊,相识的原因可以打破些夏时的烦闷。在聊到某个点子上调侃两下就哈哈大笑,那一刻,我的余光落在了她身上。

-

  从余光当目光,我开始渐渐盯着她看,我不认识她,只知道她背紧紧的贴在墙上,一言不发。

-

  很高冷,很有范,很二。

-

  我开始像个没安好心的搭讪者去试图与她攀谈,牺牲了朋友的面子博她一笑。

-

  平心而论,一开始我就没安好心。

-

  看着她嘴角微微弯起,我满意的变本加厉。

-

  她在我前面,比我高些许。

-

  到她了。她有点拘束的面对摄像头,笑了笑。

-

  还是很二/阳光。

-

  后而,我们成了朋友,莫名其妙的或者也顺理成章的。

-

  也成了我的续命药。

-

  离不开的那种。

-

-


茶子camellia

《自叙》前言

写给她 写给自己。

-

借助园医来完成有念想写的《自叙篇》

-

私设有*ooc有*现代

-

碎碎念有、憨憨行为有、复杂幼稚想法有、

-

写一个不完美的艾玛.伍兹

-

写一个不完美的我

-

真实的故事同人

-

不定HE/BE

-

结局随事实而变 如若可以自然不希望完结

-

写给我的挚爱

-

我的一切

-

也望你找寻自己的曙光

-

平稳的走下去

-

这里茶子,祝阅读愉快。

-

/欢迎回访置顶(。・∀・)ノ゙ヾ(・ω・。)


写给她 写给自己。

-

借助园医来完成有念想写的《自叙篇》

-

私设有*ooc有*现代

-

碎碎念有、憨憨行为有、复杂幼稚想法有、

-

写一个不完美的艾玛.伍兹

-

写一个不完美的我

-

真实的故事同人

-

不定HE/BE

-

结局随事实而变 如若可以自然不希望完结

-

写给我的挚爱

-

我的一切

-

也望你找寻自己的曙光

-

平稳的走下去

-

这里茶子,祝阅读愉快。

-

/欢迎回访置顶(。・∀・)ノ゙ヾ(・ω・。)


失去Grace的堕落黑天使

【园医】友情(短篇 完结)

·瞎写的······

我们都把自己伪装的很好啊。

一层一层的面纱底下,还被一层不为人知的白雾所包裹。

艾米丽,是天使,是受万人爱戴的良药。

但她同时也是恶魔,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

艾玛,是孤儿,是一个会爱上稻草人的疯孩子。

但她同时也是一个热情的女孩,为了找回父亲几乎走遍了全世界。

凡事都具有两面性,你不能只看她的外表。

在相爱相杀间,到底还有什么是她们真心的付出给对方的呢?

·瞎写的······

我们都把自己伪装的很好啊。

一层一层的面纱底下,还被一层不为人知的白雾所包裹。

艾米丽,是天使,是受万人爱戴的良药。

但她同时也是恶魔,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

艾玛,是孤儿,是一个会爱上稻草人的疯孩子。

但她同时也是一个热情的女孩,为了找回父亲几乎走遍了全世界。

凡事都具有两面性,你不能只看她的外表。

在相爱相杀间,到底还有什么是她们真心的付出给对方的呢?

Aragok

我回来啦!我又活过来啦!这是我设计的皮肤

园丁的为你而战(个人倾向于园医)p2是我手机滑了照下来的,权当笑笑

我回来啦!我又活过来啦!这是我设计的皮肤

园丁的为你而战(个人倾向于园医)p2是我手机滑了照下来的,权当笑笑

南樱悠然

〖园医che〗
我是初三的孩子了,不怎么更新了,很少时间画画了
我过于好奇回来看一眼,看到这个园医被吞了就重新发一遍2333
通知一声哈

〖园医che〗
我是初三的孩子了,不怎么更新了,很少时间画画了
我过于好奇回来看一眼,看到这个园医被吞了就重新发一遍2333
通知一声哈

S黑星★

园医,有几张算是情头吧,是糖(×)

园医,有几张算是情头吧,是糖(×)

麒麟望月
٩̋(๑˃́ꇴ˂̀๑)中秋快乐

٩̋(๑˃́ꇴ˂̀๑)中秋快乐

٩̋(๑˃́ꇴ˂̀๑)中秋快乐

顾羽凌

【园医】angle

我是艾玛·伍兹,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位angle,可我想不起她的模样……


“嘶,头好痛”我从床上起来,发现头异常的痛,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的名字和我是一名孤儿现在在花店工作,我在想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到了医院,今天医院的人很多,等了挺久才到我,我走进去,医生是个女生,总有股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她好眼熟,见到她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angle,“啊……”突然感觉头好痛,我晕了过去,……


 


___________________


醒来以后,发现我躺在医院中,“你醒了啊”医生小姐对我说“你刚才突然晕倒了,没事儿吧?”,这句话...

我是艾玛·伍兹,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位angle,可我想不起她的模样……


“嘶,头好痛”我从床上起来,发现头异常的痛,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的名字和我是一名孤儿现在在花店工作,我在想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到了医院,今天医院的人很多,等了挺久才到我,我走进去,医生是个女生,总有股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她好眼熟,见到她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angle,“啊……”突然感觉头好痛,我晕了过去,……


 


___________________


醒来以后,发现我躺在医院中,“你醒了啊”医生小姐对我说“你刚才突然晕倒了,没事儿吧?”,这句话……好耳熟,突然,我的头又开始痛起来了,我看到了一位angle,将我扶起来,帮我治疗,可我怎么都看不清她的模样,只听见她跟医生小姐说了同样的话……


园吹笙羽是个沙雕哇

都是艾玛的自设(   :∇:)我太难了,渣渣一枚,请多多指教qwq超级喜欢艾玛的说qwq

都是艾玛的自设(   :∇:)我太难了,渣渣一枚,请多多指教qwq超级喜欢艾玛的说qwq

魔法的魔术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是的,我的天...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是的,我的天使,我的艾米莉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是的,我的天使,我的艾米莉

江九三.

园医文(新手啦哈哈,渣渣文笔大佬们别喷我,卑微)

园医文(甜不甜不知道就是有点黄)

  


        分割线

-----------------------------


唔,艾玛一睁眼就看到一位天使

艾米丽:“艾玛你醒了?”艾玛点了点头。艾米丽拿着碗,碗里是苦苦的中药,艾玛看了一眼便说“艾米丽我不想喝怎么苦的药”“不喝怎么行?赶快喝了我什么都答应你”艾米丽温柔的摸了摸艾玛的头。艾玛:“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哦!”艾玛闭着眼一口把药喝了,“黛儿,我能吻你吗”“当然可以”

听到这一番话,艾玛立马站起来吻住了艾米丽的嘴

唔……嗯……哈

(一开始吻上去艾米丽...

园医文(甜不甜不知道就是有点黄)

  


        分割线

-----------------------------


唔,艾玛一睁眼就看到一位天使

艾米丽:“艾玛你醒了?”艾玛点了点头。艾米丽拿着碗,碗里是苦苦的中药,艾玛看了一眼便说“艾米丽我不想喝怎么苦的药”“不喝怎么行?赶快喝了我什么都答应你”艾米丽温柔的摸了摸艾玛的头。艾玛:“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哦!”艾玛闭着眼一口把药喝了,“黛儿,我能吻你吗”“当然可以”

听到这一番话,艾玛立马站起来吻住了艾米丽的嘴

唔……嗯……哈

(一开始吻上去艾米丽没想到她会吻那里(反抗),但现在艾米丽现在感觉很享受的样子呢)

哈……嗯…艾玛艾玛停下,这行为被艾米丽止住,但可能因为艾玛之前喝药时偷偷吃了几个酒心巧克力……

艾玛一下子把艾米丽按在床上……

唔……啊……哈……嗯……


------------------------------

          分割线


过五热度再更啊哈哈,谢谢支持哦


白苒苒
嗯,是生活在三角形中的园医呢

嗯,是生活在三角形中的园医呢

嗯,是生活在三角形中的园医呢

枉木

敷衍的草稿流漫画,这就是正片。希望能在开学前画完。(人体掌握不好,有时间慢慢练)

敷衍的草稿流漫画,这就是正片。希望能在开学前画完。(人体掌握不好,有时间慢慢练)

疯三岁.磕杰佣的jo厨

【杰佣】同行人是猫(二十七)

作者:疯三岁


含【园医】


第二十七章 自家的小猫


        挨了艾米丽一针,玛尔塔的伤势逐渐好转起来,被安排在二楼一个小房间里稍作休息——唯一一间看起来不残破,有门有床的还算正常的房间。


        涂了些药膏,杰克活动着胳膊,摔那一下着实够狠,恐怕疼痛一时半会儿不会减轻。


        看着四周衰败的景象,杰克问向正在收拾药箱的艾米丽:“你们为什么会在这种废墟中生活?”...



作者:疯三岁


含【园医】


第二十七章 自家的小猫


        挨了艾米丽一针,玛尔塔的伤势逐渐好转起来,被安排在二楼一个小房间里稍作休息——唯一一间看起来不残破,有门有床的还算正常的房间。


        涂了些药膏,杰克活动着胳膊,摔那一下着实够狠,恐怕疼痛一时半会儿不会减轻。


        看着四周衰败的景象,杰克问向正在收拾药箱的艾米丽:“你们为什么会在这种废墟中生活?”


        “这是我的地盘,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在这间废弃的医院生活,它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艾米丽声音温柔,给人感觉就像温顺的金毛犬,小一号的金毛。


        “然后我路过这里,见她一只汪在这里,怪寂寞的,就收她做搭档,一起生活在这里咯~”艾玛搬着一大盒不知名的花草走了进来,你很难想象如此纤细的手臂如何能托起这么大的箱子。


        奈布好奇的看着箱子:“艾玛小姐姐这些都是什么?”


        “这些啊,这些都是我种的药草,”艾玛用手蹭了一下鼻子,骄傲的叉着腰继续道:“我帮艾米丽种的!”


        艾米丽笑着摇着尾巴:“有艾玛在真是帮了大忙了,这可以医治不少患者。”


        “嗯!只要艾米丽需要,要多少我种多少,这个我在行!”艾玛更加得意,脑袋都要仰上天了。


        随即对视,笑面如花,可谓最佳拍档。


        看着艾米丽和艾玛,再看看一边用爪子玩着药草的奈布,杰克深吸一口气:“小猫,来~”


        奈布停下爪子的动作,回头看了一眼杰克,随后摇着尾巴慢慢走了过来:“干嘛呀杰克先生。”


        杰克定定的看着奈布,看的奈布有些慌:“你…你干嘛不说话啊。”


        “小猫,你说,我们是搭档对吧。”杰克喃喃的说着。


        奈布:“是啊。”


        杰克:“……一直…都会是搭档对吧。”


        奈布挑眼看了看杰克:“是啊,一直都是啊,杰克先生你好奇怪,问这个干嘛?”


        愣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奈布的头,杰克此时表情竟有些温柔:“没事…嘿嘿没事。”


        “哦!”被揉的舒服,猫耳低垂,奈布沉浸享受着,把杰克的奇怪问题抛到了脑后。


        自家的小猫……吗?杰克的一丝微笑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安静的出现,随后又消散在这残破的房间中。


        “话说回来,这地方还真是够破的啊。”杰克观察着四周自言自语着,最终目光落在墙上贴的一张张旧招贴上。


        凑上前去,疼痛使他呲牙咧嘴,而看了招贴上的内容后,他由呲牙咧嘴转为了惊恐。


        奈布也跟着一起过去:“杰克先生上面写的什么啊,咦,这儿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这份招贴不是别的,“死亡名单”四个大字赫然印在最上端,而奈布的照片与名字就在其列。


        杰克冷汗直流,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奈布,没认错人,是小猫本人,照片上是没有猫耳的小猫本人!


        庄园主:“恭喜杰克和奈布得到重要线索。”


        看着杰克不说话,奈布再次问道:“杰克先生,上面到底写的什么呀?”


        “没…没写什么,就是你的名字而已,只是你的名字而已。”杰克有些结巴,并没有对奈布说出实情。


        “小猫…已经死了?不可能啊,他活生生的就在我面前,还和我对话,我们一起抓鱼做饭找线索,怎么可能是死的!”杰克内心揣摩着,自己实在不相信招贴上的鬼话,又摸了摸奈布的头,嗯,是热乎的,怎么可能在死亡名单里,真是危言耸听!


        有些恼火,杰克拉着奈布便愤然离去。




-未完待续-



徒俞为什么只会写小黄文?!
“不要忙着看你的针筒啦!你有在...

“不要忙着看你的针筒啦!你有在好好听我说话嘛?”
“我有在听噢。”

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

“不要忙着看你的针筒啦!你有在好好听我说话嘛?”
“我有在听噢。”

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