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社园

2860浏览    65参与
April

永远只会觉得草稿最好看555
我画画太废了我不配
私设兔子艾玛
不会画衣服和人体🙈
上色也不会QAQ
最后一张是草稿

永远只会觉得草稿最好看555
我画画太废了我不配
私设兔子艾玛
不会画衣服和人体🙈
上色也不会QAQ
最后一张是草稿

April

社园-画布(上)

ooc预警,画家克利切x园丁艾玛

文笔不好请提出些建议

——————————————

萨贝达家的儿子最近喜欢上了画画,于是萨贝达先生就聘请了一位画家为他当老师。

“你好先生,我是克利切·皮尔森,以后就是教你学习绘画的老师了。”

“不用客气皮尔森老师,叫我奈布就好了。”少年露出了八颗白牙笑弯了眼睛,对着那些画具十分的好奇。

“好的奈布,我先开始教你认识画具吧。”克利切不习惯的扶了扶脸上的镜框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某一天正午,克利切到花园里休息,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些有钱人总是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哼~哼~~♬”

一个女孩哼歌的声音从附近传来,克利切有些好奇的站起身寻找。

另一个花坛那里,有一个带着...

ooc预警,画家克利切x园丁艾玛

文笔不好请提出些建议

——————————————

萨贝达家的儿子最近喜欢上了画画,于是萨贝达先生就聘请了一位画家为他当老师。

“你好先生,我是克利切·皮尔森,以后就是教你学习绘画的老师了。”

“不用客气皮尔森老师,叫我奈布就好了。”少年露出了八颗白牙笑弯了眼睛,对着那些画具十分的好奇。

“好的奈布,我先开始教你认识画具吧。”克利切不习惯的扶了扶脸上的镜框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某一天正午,克利切到花园里休息,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些有钱人总是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哼~哼~~♬”

一个女孩哼歌的声音从附近传来,克利切有些好奇的站起身寻找。

另一个花坛那里,有一个带着草帽的少女提着水壶正在浇水,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裙摆跟着身体摇晃,微风吹过,少女侧了侧身子,也让克利切看到了她漂亮的眼睛。

“皮尔森老师?”奈布小小声的喊着,他好奇的看着躲在树后的克利切。

克利切慌忙转过身,让树完全挡住自己,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有事吗奈布?”

“老师我们该回去上课了。”奈布瞥了眼已经发现这边动静的少女。

“咳,我知道了,我们走吧。”

下午的课奈布心不在焉的,甚至把画笔上的毛揪下来了几根。

“怎么了奈布,有什么事情要做吗?”克利切把画具擦干净整齐的摆放在盒子里。

“皮尔森老师,我想问你件事情。”奈布八卦的看着克利切的眼睛问道。

克利切突然有些忐忑,拿起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你问吧。”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女孩子了?”

“咳!!咳咳!”克利切被水呛到了咳个不停,奈布充满歉意的为他拍了拍背。

克利切用左手遮住了眼睛低下了头,“那个……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艾玛·伍兹,是我们家的花匠。”奈布拉下他的手饶有兴趣的凑近看着克利切的眼睛,“皮尔森老师,要我帮你吗?”

“不……不用了……”克利切脸难为的红了红,苦笑了一声,奈布看着他,感觉他有什么心事。

一天早晨,克利切带着奈布坐在花园里画画,风轻轻吹过面庞,他感受着空气里的青草味,克利切心想:他有多久没感受过这种宁静了?

“克利切老师,”奈布放下画笔和调色盘,“我想去个洗手间。”

“嗯,去吧。”克利切看着一盆玫瑰,拿着画笔在画布上勾勒着。

————————

因为虽然没写完但是我还是想发出来,所以就有了上篇🙈


suda

《还没想好文名但是是兰闺x领头羊就对了》放个短短的小预告quq

“那个,小偷先生!”

“啊……在。”

“你可以把我偷走吗?”

“皮尔森……那是你的名字吗?”

“我叫艾玛·伍兹,是皮尔森先生偷来的~”

“给,糖果。”

“皮尔森先生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会灵通~”

————————

嘘,就只能讲这么多了哦(๑•॒̀ ູ॒•́๑)

“那个,小偷先生!”

“啊……在。”

“你可以把我偷走吗?”

“皮尔森……那是你的名字吗?”

“我叫艾玛·伍兹,是皮尔森先生偷来的~”

“给,糖果。”

“皮尔森先生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会灵通~”

————————

嘘,就只能讲这么多了哦(๑•॒̀ ູ॒•́๑)

明明明日

[社园]皮尔森先生与伍兹小姐的故事呀~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


白沙街的皮尔森先生办了一家孤儿院。


许多孤儿在这间孤儿院里住了下来,——他们大多都是天真可爱的小孩。但其中也有例外,比如——这位看起来很成熟知性的伍兹小姐。


伍兹小姐说话总是带着俏皮的笑容,脸上的雀斑合在她温柔的话语里,让交谈者如沐春风的自在。她的裙子已经有些破了,不过这没关系,有很多孩子愿意和她一起修补她的裙子。


很多孩子都喜欢伍兹小姐。“在这里成立前,一直是伍兹小姐在保护我们。”一个孩子告诉皮尔森先生。


皮尔森先生很惊讶:“伍兹小姐很瘦弱呢,她拿什么来保护你们?”


小孩仰起了头,礼貌的注视着皮尔森先生湛蓝的眼睛:“伍兹...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


白沙街的皮尔森先生办了一家孤儿院。


许多孤儿在这间孤儿院里住了下来,——他们大多都是天真可爱的小孩。但其中也有例外,比如——这位看起来很成熟知性的伍兹小姐。


伍兹小姐说话总是带着俏皮的笑容,脸上的雀斑合在她温柔的话语里,让交谈者如沐春风的自在。她的裙子已经有些破了,不过这没关系,有很多孩子愿意和她一起修补她的裙子。


很多孩子都喜欢伍兹小姐。“在这里成立前,一直是伍兹小姐在保护我们。”一个孩子告诉皮尔森先生。


皮尔森先生很惊讶:“伍兹小姐很瘦弱呢,她拿什么来保护你们?”


小孩仰起了头,礼貌的注视着皮尔森先生湛蓝的眼睛:“伍兹小姐会为我们去上工……然后她会为我们买面包吃。”


皮尔森先生一边不适的避开小孩的目光,一边点评道:“是个好女孩。”


——


艾玛·伍兹。


其父是一家小型工厂的厂长,名曰里奥。他是个酗酒的中年男性,衣服时常脏乱不堪,没有人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惨剧。只知道他莫名就把乖顺漂亮的小女儿送到了根本没钱的破败孤儿院。


她本身没有继承里奥的任何暴戾可怕,反而有这与这些相反的美好特质。


是个“好女孩”。


——


皮尔森先生和“甜蜜之家”中的孩子都日益消瘦——太饿了。


孤儿院又陷入了“经济危机”,这是第五次了。


孩子的眼睛凹陷进了眼眶,乍看上去就像深深的一个小坑,灰暗着。他们吃不饱饭,本以为“甜蜜的家”起码能供一顿热饭,可没想到这里跟以往也差不多——“无非就是多个挡雨的房子。”


能下地走路有点自卫能力的大孩子们都离开了,他们宣称“再也忍受不了饥饿”,于是干上了偷抢的不正经行当。


太小的孩子做不了这些事,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大孩子们不知道从哪里弄的面包,一声比一声响的吞咽着无味的口水。


小小的喉结上下滑动。


大孩子佯装不见,仍然看着自个手中蓬松柔软的面包,像是饿狼,狠狠地用嘴撕下一块,嘴中嚼出香甜的气味。


伍兹小姐就在大孩子们身旁,她搂着小孩子们颤抖的肩,蜷着身子挡住自己的肚子。仿佛这样做,肚子都不会发出饥饿的狞笑。


皮尔森先生...不准备对我们施以援手吗?


或者,他不准备尽责吗?


伍兹小姐想起那个清晨男人远去的背影。各色补丁毫无章法的绽开在皮尔森先生身后。


皮尔森先生戴起皮帽,压低帽檐,湛蓝的眼睛在帽檐投下的影子里闪烁着无可奈何的颜色。


皮尔森先生叹了口气,搂了搂伍兹小姐的肩。

“你太瘦了。”皮尔森放开她的肩,认真的说。


她不以为意的笑:“大家都是这样。没事。”


大家都是这样,瘦弱着幼小的身子,拖着笨重的骨头和一张尚有余温的皮囊,要死不活的苟延残喘。


可你不一样。皮尔森想,你从来都这么瘦。


——


灰败的墙上脱落下一块陈旧的皮屑。它抖抖索索的落在墙角,兀自苍白。


凌乱的脚步声匆忙的在门外响起。来人好像醉了酒,每一个步子的音节都像是漂浮的辨认。窗户外是亮堂的别家灯火,有一个人影紧紧的扣着窗户玻璃片儿,然后是敲门声。


“是谁?”


伍兹小姐警觉。她为小孩盖上被子,后从墙上取下一根棒球棍——这是皮尔森先生留给她们的,他说,有坏人就用这个防身。伍兹小姐攥紧球棍,她的手甚至因为用力过度而青筋凸起,有说不出的可怕。


门“嘎吱”一声打开。


伍兹小姐一脚踏出,猛的抬头,却看到是熟悉的身影。


破旧的皮帽上是灰。


满是补丁的夹克衫上是灰。


鞋...已经丢了一只。


“伍、伍兹小姐...清让我进去...”


皮尔森呼吸颤抖。


“皮尔森先生...?”伍兹小姐伸出手要拉他,却不想他竟倒地。


借着别家的灯火。她看到了——那张瘦弱灰白的脸上,淌这一条红流。它从他的眼中流出。

——


“...我实在没有力气了..”他把眼睛睁开一小条缝隙,轻声说。


伍兹却没作答,只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微整的眼。


“...怎么了吗...?”似是感到哪里不对,他伸手,摸上自己作痛的双眼。


...没了。


没了!!?!


伍兹小姐哽咽了:“皮尔森先生...您干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


我好像拿到了什么好东西...很值钱的...然后...被人抢了。


我就成这样了……!?


——


“甜蜜之家”的大孩子套着一身白色大褂,装模做样来到皮尔森先生面前。


“你是否同意将孤儿院抚养权给疯人院?”


湛蓝眼睛垂着死气的光,皮尔森想想那个好女孩,又想想自己肚子的饥饿,然后他说:“我同意了。”


他饿了。


饿狼不需要遮风挡雨的“甜蜜之家”。


————

我作业还没写完…对不起最近都不会写了叭 


suda

玫瑰-社园

occ选手上线

又把决定要发的文给鸽了(bushi)

所以写篇刀子啥的水一水?

除社园外请勿ky其他cp

艾玛的日记视角

————————

六月二十八日

克利切早上说会给我带礼物的,但是已经晚上了他还没回来,我好担心克利切……


六月二十九日

一晚上没休息了,艾米丽一大早就敲开了我家,说有一件事情让我做好准备。


六月三十日

医院的气味好难闻啊……克利切我们回家好吗?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花饼


七月一日

下起了好大的雨,艾米丽陪我到了那个地方,我的克利切啊,你放心,我马上就来了……


七月二日

克利切克利切,我种了一朵玫瑰,你觉得好看吗?只不过周围的人都看我怪怪的,这是怎么回事?


七月三日

克利切...

occ选手上线

又把决定要发的文给鸽了(bushi)

所以写篇刀子啥的水一水?

除社园外请勿ky其他cp

艾玛的日记视角

————————

六月二十八日

克利切早上说会给我带礼物的,但是已经晚上了他还没回来,我好担心克利切……


六月二十九日

一晚上没休息了,艾米丽一大早就敲开了我家,说有一件事情让我做好准备。


六月三十日

医院的气味好难闻啊……克利切我们回家好吗?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花饼


七月一日

下起了好大的雨,艾米丽陪我到了那个地方,我的克利切啊,你放心,我马上就来了……


七月二日

克利切克利切,我种了一朵玫瑰,你觉得好看吗?只不过周围的人都看我怪怪的,这是怎么回事?


七月三日

克利切,我被艾米丽和父亲锁在家里了,他们说我生病了,可是我没有啊,艾米丽就知道骗人


七月四日

你看,克利切,那片星空真好看,你一定是最亮的那颗吧?我会如愿的在你的身边吗?


——————————

总结:写的是克利切先生为了给艾玛买她最喜欢的玫瑰花却被马车给……短短的七天日记(超小声)

啊啊啊我果然还是不会写刀子

太卑微了


suda

艾玛小姐的花园-社园

鸽王配被关注吗?

渣文笔,慎点。

大半夜码字果然让我神志不清。

——————————————

克利切·皮尔森是一个优秀的小偷,他可以偷走任何东西。

艾玛·伍兹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姑娘,她有一个很漂亮的花园。

“听说了吗,伍兹小姐的花园里长出了一朵珍稀的钻石花。”

“我上次去拜访伍兹小姐的时候看到了哦,真的是闪闪发光的花朵!”

克利切折起了手里的报纸,拉低了帽檐,悄悄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月光巷白沙街,一个很隐蔽的地下室里。

“嘿,薇拉,可以借我一瓶隐身香水吗?”克利切摘下帽子,拿起薇拉放在架子上的无名香水看了看。

“皮尔森先生,我警告你多少次了,不要乱碰我的香水。”薇拉·奈尔是一...

鸽王配被关注吗?

渣文笔,慎点。

大半夜码字果然让我神志不清。

——————————————

克利切·皮尔森是一个优秀的小偷,他可以偷走任何东西。

艾玛·伍兹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姑娘,她有一个很漂亮的花园。

“听说了吗,伍兹小姐的花园里长出了一朵珍稀的钻石花。”

“我上次去拜访伍兹小姐的时候看到了哦,真的是闪闪发光的花朵!”

克利切折起了手里的报纸,拉低了帽檐,悄悄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月光巷白沙街,一个很隐蔽的地下室里。

“嘿,薇拉,可以借我一瓶隐身香水吗?”克利切摘下帽子,拿起薇拉放在架子上的无名香水看了看。

“皮尔森先生,我警告你多少次了,不要乱碰我的香水。”薇拉·奈尔是一名优秀的调香师,她研究香水的资金都是从克利切那里拿的,所以她自愿无条件的为克利切提供香水。

“放心吧,这次我会很小心的。”克利切有些心虚的轻轻放下手里的香水瓶,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拭着。

“这次又有什么目标了吗?”薇拉在架子上抽屉里翻了翻,仔细看着瓶身上的标签。

克利切耍帅的撩了下头发,笑了笑也不说话。

“好吧,等你带回来了我就看到了。”薇拉无奈的把香水瓶递给他,一如既往的小心嘱咐他注意事项。

艾玛小姐的花园外,克利切一遍喷着香水一边小声地碎碎念,“只有半个小时时间,我得快点……”

克利切小心的翻进花园,看着满园的鲜花竟然有一些放松。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艾玛提着小花篮哼着小曲走了出来,克利切蹲在花盆边偷偷看她。

艾玛放下花篮,拿起喷壶,刚走到克利切身边边停顿了一下。

“是什么味道,有谁在那里吗?”闻多了花香的艾玛很容易就分辨出花园里的空气有什么不同。

艾玛拿起喷壶在周围喷了喷,试图打散这讨人厌的气味,但他却不小心喷到了克利切的身上。

“你要记住,遇到水我的香水就会失灵。”薇拉如是说道。

事实如此,克利切在遇到水的那一刻就准备开溜,却不小心打翻了手边的花盆,他狼狈的滑倒在地,龇牙咧嘴的捂着腰,帽子掉落在一边。

“啊,你是谁?”艾玛有些呆滞的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花园的男人有些迷茫。

“看不出来吗,我是小偷哦。”克利切有些摔懵了,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那你是来偷我的花呢,还是,”艾玛眯了眯眼睛,笑着凑近他的耳边,“还是来偷走我的心呢?”

———可能是未完待续吧,谁知道呢———

伍兹小姐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呢

非常敷衍的文quq

克利切连花都没见到就被伍兹小姐发现了,看看要不要写后续吧哈哈哈


ピカチュウ

社园/或许没有温度的你,才是我所需要的

这是社园甜到掉牙的糖哦♥别被标题骗了w


【唔…文笔超烂的(其实是第一次写)w轻点喷】

【社园糖(dao)】

【脑回路有点问题(?)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不分嘤( ˘•ω•˘ )】


    午夜的钟声响起,周围一片宁静。类似于废弃医院的建筑中,散发着微弱的灯光。灯光的来源,是一台二 战时期常用的密码机,两个人正在密码机旁破译。

我是克利切·皮尔森,您好。在我身旁的是艾玛·伍兹小姐,她是一名园丁。我…喜欢她很久了,但她似乎一直都没有理解。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圣心医院...

这是社园甜到掉牙的糖哦♥别被标题骗了w


【唔…文笔超烂的(其实是第一次写)w轻点喷】

【社园糖(dao)】

【脑回路有点问题(?)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不分嘤( ˘•ω•˘ )】


    午夜的钟声响起,周围一片宁静。类似于废弃医院的建筑中,散发着微弱的灯光。灯光的来源,是一台二 战时期常用的密码机,两个人正在密码机旁破译。

   

    我是克利切·皮尔森,您好。在我身旁的是艾玛·伍兹小姐,她是一名园丁。我…喜欢她很久了,但她似乎一直都没有理解。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圣心医院,这是最后的“狂欢”,我要带着她离开。


    不知怎的,“铛”的一声,那个“上等人”倒地了。“呵,愚蠢!震慑了么”心里不禁这样嘲讽道。余光瞥了一眼伍兹小姐,她的眼里是止不住担忧。看了大家都被那个斯文败类给骗了。


    “皮尔森先生,莱利先生被挂上了绞刑架,我们去救他吧?”随着密码机破完后灯完全亮起,面前的女孩问道。


     艾玛知道皮尔森和莱利关系一直都是那样,见面就吵。所以问得时候很小心,还偷偷观察着他的表情。


    “好啊。一起去吗?”听到这个回答,艾玛似乎松了口气--这场随时会死亡的狂欢中,团结就是力量,离开的希望。“嗯!”


    莱利这样自私的人,居然还知道点受难?另一边的医生还在破译,丝毫没有救人的意思。我叹了口气,这次没有带化险为夷,不知道能不能救下他。监管者寸步不离,这就算了,还一直鞭.尸,仇恨值真是…MAX啊…


   …………………………


   艾米丽遇害的消息传了过来,我拖着受伤的身子继续跑着,前面的,是伍兹小姐,她倒地了,很快就要流血死掉了吗…


    “伍兹小姐!”我感到心痛。明明…只剩一台密码机了…为什么…会这样…


    艾玛缓缓抬起头,我立刻坐到地上将她抱在怀里。“皮尔森…先生…”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艾玛别怕,我…一直都在…”她哭了。心跳开始加快,我知道,今天,我们将葬于此地。


    “如果我做了对不起皮尔森先生的事,皮尔森先生会怪我么?”“不会。”毫不犹豫地

    

    那把刀从背面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心脏。她…站起来了,不带一丝情感的话语直击我心,比那把刀的伤害更大。


   “呐,都是一群笨蛋呢,尤其是你,克 利 切”她和那个〖月亮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倒下了,再也起不来了,但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安慰。她叫我,克利切,不是皮尔森,后面还加上讨厌的“先生”二字。讽刺吗?哈哈…


    慈善家的眼睛缓缓闭上,脸上仍挂着那愚昧自嘲的笑。


    另一面的她头也不回的走了。风拂过她的脸颊,细碎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没人知道她哭了。


    “对不起,克利切。”


    “或许没有温度的你,才是我所需要的。”


suda

社园向点梗-

你们想吃社园的哪一对!!!!

我挑两个写!!(つД`)

社园向点梗-

你们想吃社园的哪一对!!!!

我挑两个写!!(つД`)

suda

社园高中时3

大家都想过情人节、社园篇

————————

我配被关注吗(小声)置顶有个群号你们可以加下(超小声)

————————

今天里奥不在家,他和他的好兄弟一起出去喝酒了,艾玛买来了一些做巧克力的材料,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她想为克利切做些巧克力~❤

——但是要怎么做才好呢——

对了!

“艾米丽艾米丽,你会做巧克力吗?真的!你可以来我家教我吗!!啊啊啊太感谢你了艾米丽!!”

艾米丽家就在隔壁小区,不到半个小时艾米丽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艾玛听到门铃声就飞的一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打开门给了艾米丽一个大大的熊抱。

“艾米丽,我的天使,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呜呜呜”

——(dbq这里是做巧克力的过程,但是我也不会做巧克力所以就跳过了)——...

大家都想过情人节、社园篇

————————

我配被关注吗(小声)置顶有个群号你们可以加下(超小声)

————————

今天里奥不在家,他和他的好兄弟一起出去喝酒了,艾玛买来了一些做巧克力的材料,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她想为克利切做些巧克力~❤

——但是要怎么做才好呢——

对了!

“艾米丽艾米丽,你会做巧克力吗?真的!你可以来我家教我吗!!啊啊啊太感谢你了艾米丽!!”

艾米丽家就在隔壁小区,不到半个小时艾米丽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艾玛听到门铃声就飞的一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打开门给了艾米丽一个大大的熊抱。

“艾米丽,我的天使,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呜呜呜”

——(dbq这里是做巧克力的过程,但是我也不会做巧克力所以就跳过了)——

做好巧克力的艾玛心满意足的让艾米丽把自己的那一份带走,艾米丽留下吃了个晚饭就和艾玛打了个招呼回家了。

天还没黑,艾玛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出门了。

她要出门去见克利切了。

樱花树下,克利切站在那里,双手好像抱着什么东西,看着艾玛从远处跑来,连忙把那东西藏在背后。

“艾玛,晚上好。”克利切笑着对艾玛说,然后神秘的让她闭上眼睛摊开手。

软软的~是什么呢~

“好了,张开眼睛吧~”

艾玛睁开眼睛,是上次玩娃娃机时她想要的那只橘猫玩偶。

“谢谢你克利切!我很喜欢!”艾玛抱着玩偶猛吸一口,是克利切身上的味道!

克利切不好意思的侧着头,挠了挠脸,“艾玛喜欢就好。”

“那个,克利切,你可以闭上眼睛一下吗?然后把手伸出来。”艾玛打开背着的小挎包,把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那个份巧克力拿了出来,轻轻的放在克利切的手上。

艾玛走进一步,在克利切的耳边小小声的说道,“好了,睁开眼睛看看吧~”

克利切的耳朵瞬间变得通红,睁开眼面前是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的艾玛,低头看了眼手上,是一份包装精致的巧克力。

“我可以尝尝看吗?”克利切打开包装,拿起一小块放进嘴里。

“好吃吗好吃吗?”艾玛做出来后也没自己尝过。

“艾玛想试试看吗?”克利切又拿起了一块放进嘴里,吻向了艾玛。

“巧克力很好吃,但是艾玛更好吃。”

——————小剧场——————

“艾米丽为什么不放糖呀?”

“这是秘密~”


suda

社园高中时1

害羞腼腆的克利切x天然呆的艾玛

——

艾玛最近很烦恼,因为每天早上她的窗台上都会出现一枝玫瑰,她决定抓到这个人看看究竟是谁。

这天晚上,艾玛特地早早睡下,定了五点的闹钟,可是suda劳斯的直播太好看了(误),就一不小心看到了十二点多,要不是父亲叫她起床她早就迟到了呢!

可恶,究竟是谁呢?

“艾米丽艾米丽,周末可以来我家住吗?”艾玛把烦恼告诉了自己的好闺蜜,并邀请她来家里住。

“好呀,倒是让我也看看我们的小艾玛这神秘的追求者好了。”艾米丽揉了揉艾玛头顶的乱毛。

星期六的傍晚,艾米丽如约而至。

星期日的清晨,习惯早起的艾米丽抓到了那个偷偷送花的人。

“克利切?”艾玛揉着还不怎么能...

害羞腼腆的克利切x天然呆的艾玛

——

艾玛最近很烦恼,因为每天早上她的窗台上都会出现一枝玫瑰,她决定抓到这个人看看究竟是谁。

这天晚上,艾玛特地早早睡下,定了五点的闹钟,可是suda劳斯的直播太好看了(误),就一不小心看到了十二点多,要不是父亲叫她起床她早就迟到了呢!

可恶,究竟是谁呢?

“艾米丽艾米丽,周末可以来我家住吗?”艾玛把烦恼告诉了自己的好闺蜜,并邀请她来家里住。

“好呀,倒是让我也看看我们的小艾玛这神秘的追求者好了。”艾米丽揉了揉艾玛头顶的乱毛。

星期六的傍晚,艾米丽如约而至。

星期日的清晨,习惯早起的艾米丽抓到了那个偷偷送花的人。

“克利切?”艾玛揉着还不怎么能睁开的眼睛,好不容易看清了眼前的人。

男孩低着头,耳朵通红,双手被一根绳子捆住,绳子的另一端被艾米丽紧紧的拽在手里,一朵玫瑰掉在地上。

“是……”克利切用很微小的声音应答道。

艾米丽拽了一下绳子,克利切往前走了一小步,她把绳子交给了艾玛,打着哈欠就回房间里补觉去了。

艾玛看着克利切有些红的手腕,很抱歉的牵过他的手帮他解开了绳子。

“抱歉啊用这种方式,我只是很好奇每天为我送花的人是谁……”

克利切的头垂得更低了,艾玛有些不知所措,抓着绳子缠绕着。

“那个……你生气了吗……”

手足无措的伍兹同学好可爱呜~

克利切最终还是骨气勇气抬起了头,通红着脸庞喊了艾玛的名字。

“伍兹同学!”

“是……在!”

“我喜欢你……”

“啊?”艾玛表示声音太小了真的听不清。

“我喜欢你!伍兹同学!”

喊出来的克利切拔腿就跑,留下了才反应过来的艾玛站在原地。

窗帘后的艾米丽只有一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抹了抹虚假的眼泪。

——————

渣文笔w要是有太太能画出来我此生无憾ww克利切真是太可爱了!!!!【大声bb】

suda

社园《戛然而止》suda-C4

1953年2月4日。

曙光芭蕾舞团。——「舞团终于拥有名字了」

舞团的训练还没结束,艾玛到的时候她们正跳到高潮部分,前面那个舞姿美妙的少女如同美丽的天鹅一般高傲。

三人和团长打了个招呼,就这么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等待,等到她们休息的时候,艾玛起身,拿着一瓶水走到那个少女的身边,然后递给她。

“贝塔菲尔小姐,能来一下吗?”

“你是?”玛尔塔接过那瓶水毫不客气的打开喝了,从储存柜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擦了擦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水。

“真相侦探社的,我是艾玛·伍兹。”艾玛叉手手看着她,眯了眯眼睛对着她笑了一下,“关于玛格丽莎小姐,能谈谈吗?”

“要是我不呢?”玛尔塔淡淡的笑了一下,把柜子门关好了,“不好意...

1953年2月4日。

曙光芭蕾舞团。——「舞团终于拥有名字了」

舞团的训练还没结束,艾玛到的时候她们正跳到高潮部分,前面那个舞姿美妙的少女如同美丽的天鹅一般高傲。

三人和团长打了个招呼,就这么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等待,等到她们休息的时候,艾玛起身,拿着一瓶水走到那个少女的身边,然后递给她。

“贝塔菲尔小姐,能来一下吗?”

“你是?”玛尔塔接过那瓶水毫不客气的打开喝了,从储存柜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擦了擦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水。

“真相侦探社的,我是艾玛·伍兹。”艾玛叉手手看着她,眯了眯眼睛对着她笑了一下,“关于玛格丽莎小姐,能谈谈吗?”

“要是我不呢?”玛尔塔淡淡的笑了一下,把柜子门关好了,“不好意思我要练习了,你知道的,演出迫在眉睫。”

“可以等,”艾玛看着玛尔塔转身离去的背影,“我们在这里等你,直到你排练完。”

玛尔塔的身影顿了顿却也没有回头的走回了舞台上。

夜晚十一时五十五分。

在街角的某个咖啡馆里,暖暖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路边,此时的白沙街也安静的不像话。

这天晚上,艾玛和玛尔塔聊了很多。

夜晚十一时五十九分。

艾玛站起身,双手伏在桌子上,上半身朝她靠近,眼睛明亮又有神,她对玛尔塔说,想要的幸福应该努力去追求才对。

玛尔塔微微一抖,泪划过脸颊,她颤抖着说了一句话。

克利切站在窗外,透着玻璃窗户看着艾玛的侧颜,他问幸运,“伍兹小姐的工作都是这样的吗?”

“嗯?”幸运偏了偏头表示不解,神色淡淡的看着街边的一只小猫,他伸出手来却被警惕的猫咪挠了一爪子。

“没事吧?”克利切皱了皱眉头,“明知道会挠你你还要伸出手,该去医院了吧?连我都知道应该要去看看的。”

“嗯,等工作结束了再去,”幸运看着手上的抓伤,不愠不恼,小猫好像知道自己闯了祸,微微低下耳朵,但是还是很警惕的没有靠近。

“怎么了?”艾玛快速走到幸运的身边一把抓着他的手,“又被抓伤了,你要被艾米丽说多少次才会长记性啊。”

“没事,不妨碍工作,”幸运有些心虚的把手抽了回来藏在身后,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看着她。

“算了,先回去再说吧,”艾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向了一旁的克利切,“皮尔森先生,你怎么还不回去呢?”

“如你所见,”克利切抖了抖衣袖,“我无家可归。”

“嗯?”

“我只是一个流浪的孤儿罢了。”


是稀粥呀丶

【欺诈/社园】玫瑰之下

  


*文笔垃圾


*快落搞皮皮善


*自嗨产物


*没有辱骂艾玛的意思,请勿自我高潮


  


  


文/草泥兔


  


  


  01.


  


  


  “伍……伍兹同学!你……你要吃我做的蓝莓……莓派吗?”克利切·皮尔森结结巴巴地对艾玛·伍兹说。


  


  


  又来了。


  


  


  自从艾玛转学到这所新学校,克利切就时常跟在她屁股后面献殷勤。


  


  


  毕竟克利切是个颜狗。


  


  


  “谢谢你啊,克利切。”...

  


*文笔垃圾


*快落搞皮皮善


*自嗨产物


*没有辱骂艾玛的意思,请勿自我高潮


  


  


文/草泥兔


  


  


  01.


  


  


  “伍……伍兹同学!你……你要吃我做的蓝莓……莓派吗?”克利切·皮尔森结结巴巴地对艾玛·伍兹说。


  


  


  又来了。


  


  


  自从艾玛转学到这所新学校,克利切就时常跟在她屁股后面献殷勤。


  


  


  毕竟克利切是个颜狗。


  


  


  “谢谢你啊,克利切。”艾玛略带歉意地笑笑“不过我要去找艾米丽,没时间吃蓝莓派。”


  


  


  “你就把它给瑟维吃吧。”语音刚落,少女就飞快地跑掉了。


  


  


  “等等!艾玛——”


  


  


  克利切看着手中的盒子,无奈地走回了教室。


  


  


  唉,今天又失败了呢。


  


  


  02.


  


  


  


  放学后


  


  


  “诶,瑟维,你要吃我做的蓝莓派吗?”克利切说着就把盒子推给瑟维。


  


  


  瑟维·勒·罗伊强装淡定地接过了盒子,心底却涌上了一股暖流。


  


  


  诶不对。


  


  


  这是不是做给艾玛,但是艾玛不要吃才丢给我的???


  


  


  瑟维突然觉得自己很聪明。


  


  


  妈的,所以这家伙不是特地做给我吃的吗?


  


  


  他有些失望,但还是打开了盒子。


  


  


  瑟维吃了一大口,差点就把昨晚吃的饭吐出来。


  


  


  靠,好难吃啊。


  


  


  这家伙是不是追不到艾玛就想毒死我???


  


  


  他偷瞄了一眼克利切,后者正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怎么样?好吃吗?”


  


  


  瑟维勉强地把蓝莓派咽了下去,装作很好吃的样子。


  


  


  “嗯。”


  


  


  “真的吗?我以后再做几个给艾玛吃。”克利切高兴地说着。


  


  


  瑟维心底酸酸的。为什么你眼里只有她呢?


  


  


  明明……还有我在喜欢你啊。


  


  


  你就不能看看我吗?


  


  


  03.


  


  


  艾玛·伍兹交男友了。


  


  


  身为学校的风云人物,这消息很快就被八卦的同学们传遍了。


  


  


  当然也传到了克利切的耳里。


  


  


  当瑟维得知这消息,他马上就去找了克利切。


  


  


  他很担心他。


  


  


  谁知道这傻子会做出什么事呢?


  


  


  04.


  


  


  瑟维是在克利切家附近的公园找到他的。


  


  


  克利切孤零零的坐在秋千上,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瑟维悄悄地走到克利切背后,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肩膀。


  


  


  “克利切?你还好吗?”


  


  


  克利切抬起头,眼眶泛红,脸上还有些许泪痕。


  


  


  他像是突然想起些什么,赶紧用衣袖抹去眼泪。


  


  


  他不想让瑟维看到他哭的样子。


  


  


  “瑟维……”克利切的声音有些嘶哑。


  


  


  “嗯,我在。”


  


  


  “我很难受。”


  


  


  “我知道。”


  


  


  “我都已经为艾玛做了好多事情,为什么……”克利切说到这里,忍不住掉下几滴清泪。


  


  


  瑟维拍了拍克利切的背,无力地安慰他。


  


  


  她从来都不喜欢你。你能不能,停下来看我一眼,就一眼,可以吗?


  


  


  05.


  


  


  多年以后,艾玛和她的男友分了手,貌似是因为性格不合(?)


  


  


  克利切依然在暗恋艾玛。他趁机而入,大胆地向艾玛表白自己多年以来的心意。


  


  


  “可以啊,我愿意。”谁也没想到,艾玛会这么简单地答应了克利切。


  


  


  两人进展神速,不到三个月就闪婚了。


  


  


  克利切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06.


  


  


  收到克利切和艾玛的婚礼请柬时,瑟维是完全懵逼的。


  


  


  “克利切·皮尔森和艾玛·伍兹将在XX年XX月XX日在欧莉蒂丝教堂举行结婚典礼,诚挚邀请您来参加……”


  


  


  瑟维打开请柬,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么一行大字和两人亲密的婚照。


  


  


  这可刺眼的很。


  


  


  他把请柬丢在一旁,颓废地瘫在沙发上。


  


  


  瑟维很想忽略掉这刺眼的请柬,但……这是克利切的婚礼。


  


  


  他应该要去的。


  


  


  不为什么,只为他的克利切。


  


  


  07.


  


  


  婚礼当天,欧莉蒂丝教堂出奇的热闹。


  


  


  瑟维是克利切的伴郎,他看着这家伙腼腆地对着岳父傻笑。


  


  


  傻子。


  


  


  瑟维也不自觉的跟着他傻笑,眼里尽是掩不住的情意。


  


  


  ……


  


  


  克利切和艾玛在教父的见证下,交换了戒指。


  


  


  “我在此宣布,克利切·皮尔森先生和艾玛·伍兹小姐正式结为夫妇。”教父说着。


  


  


  “真没想到,克利切竟然能把女神拐回家。”


  


  “是啊是啊。”


  


  “哎,祝你们早生贵子啊。”


  


  瑟维站在教堂的最后面,听见了这些话语。他轻轻地皱了皱眉,对旁边的人小声的说了句:“我先走了。”


  


  


  “喔喔,好啊。”


  


  


  瑟维走到了教堂外,他蹲下身,一屁股坐在了硬邦邦的地上。


  


  


  他不自觉地流下泪,赶紧用手背抹了抹。


  


  


  可恶,明明不想哭的啊。


  


  


  “克利切……”


  


  


  没关系,我只想要你开心。


  


  


  只要你幸福,足矣。


  


  


  


  FIN.


喜欢就给我个小红心小蓝手吧qwq

再关注一下我这个垃圾文手qwq


suda

社园《戛然而止》suda-C3

1453年2月4日。

艾玛让幸运去收集资料,而她自己在凯文的带领下见到了克利切。

面前这个有些邋遢长着浓密的胡子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帽子遮住了眼睛头靠在椅背上,好像是睡着了。

凯文掀起了克利切的帽子,强烈的灯光刺激着他的眼睛,克利切一脸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抹了抹嘴角不存在的口水,一把抢回了自己的帽子好好待在头上捏紧了拳头对着凯文挥了挥,“警长,你要是再不把我放回去就算是非法拘禁了吧?”

“你偷东西这件事情还没完呢。”凯文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随后对着艾玛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

艾玛认真的看着克利切的眼睛,仔细看着两只眼睛的瞳色好像有些不大一样。...

1453年2月4日。

艾玛让幸运去收集资料,而她自己在凯文的带领下见到了克利切。

面前这个有些邋遢长着浓密的胡子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帽子遮住了眼睛头靠在椅背上,好像是睡着了。

凯文掀起了克利切的帽子,强烈的灯光刺激着他的眼睛,克利切一脸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抹了抹嘴角不存在的口水,一把抢回了自己的帽子好好待在头上捏紧了拳头对着凯文挥了挥,“警长,你要是再不把我放回去就算是非法拘禁了吧?”

“你偷东西这件事情还没完呢。”凯文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随后对着艾玛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

艾玛认真的看着克利切的眼睛,仔细看着两只眼睛的瞳色好像有些不大一样。

克利切这才看到了艾玛,少女姣好的面容映在克利切的眼睛里,此时的克利切就像身在黑暗中终于找到了一丝光明一样,这便是一见钟情吗?

“皮尔森先生?”

克利切仿佛吓了一跳似的微微抖了一下,扯出了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失礼了,请问你是?”

“真相侦探所,我叫艾玛·伍兹。”艾玛从手提箱里拿出了一张小卡片递给了克利切。

——「谈话就不写了,想不出来」——

幸运回来了,还把法医的话带给了艾玛。

“伍兹小姐,法医说他在死者的指甲缝里发现了不寻常的血迹,死者的身上也没用被指甲划伤的痕迹,大概这周之内鉴定报告能出来吧?”幸运把一叠纸递给了艾玛,“这是关于那几个人的资料——”

「弗雷迪·莱利,曾经是一名律师,五年前因为一起案件被辞退了,具体原因不详。」

「玛尔塔·贝塔菲尔,芭蕾舞团的舞者,曾经担任过天鹅湖的主角,被称为沉睡的黑天鹅,在这次演出中却只是担任配角。」

艾玛看着相片中的人和那些资料,不自觉的喃喃着。

“先去拜访一下他们吧……”

“伍兹小姐,请问可以带上我吗?”克利切突然凑近把艾玛吓了一跳。

“为什么?”

“哎呀毕竟我也是莫名其妙的就被当成嫌犯了,想知道真相,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呢?”克利切挠着后脑勺打着哈哈,“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聪明的!真的!你那个怀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别拖后腿就好了。”艾玛叹了口气无奈道,又警告的看了克利切一眼,“别添乱。”

“是的!长官!”克利切装模作样的行了个军礼,开心的跟在艾玛的身旁。

幸运推了推眼镜满怀深意的看了一眼克利切的背影,随后跟了上去。

suda

社园《戛然而止》suda-C2

1453年2月4日。

寻找线索无果,但是艾玛也没放弃。

她打算找薇拉谈谈。

“警长,请带我找一下薇拉小姐。”

警署审讯室。

艾玛一打开门闻到的就是浓郁的香水味,她皱了皱眉头,把突如其来的恶心感强压下去,尽量让自己的脸色变得好点。

坐在椅子上的女孩低着头,手里好像还拿着一张相片。

“薇拉小姐?”艾玛看了她一会儿开口道,走过去坐到她的面前。

薇拉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嗓子似乎有些沙哑,“我是......你是谁?”

“真相侦探所,我是艾玛·伍兹,”艾玛拿起桌上的水壶,在一个洗干净的水杯里倒了半杯水后递给了薇拉,“警署委托我们侦探所调查这事件,所以薇拉小姐,能回答我些问题吗?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薇拉的眼神...

1453年2月4日。

寻找线索无果,但是艾玛也没放弃。

她打算找薇拉谈谈。

“警长,请带我找一下薇拉小姐。”

警署审讯室。

艾玛一打开门闻到的就是浓郁的香水味,她皱了皱眉头,把突如其来的恶心感强压下去,尽量让自己的脸色变得好点。

坐在椅子上的女孩低着头,手里好像还拿着一张相片。

“薇拉小姐?”艾玛看了她一会儿开口道,走过去坐到她的面前。

薇拉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嗓子似乎有些沙哑,“我是......你是谁?”

“真相侦探所,我是艾玛·伍兹,”艾玛拿起桌上的水壶,在一个洗干净的水杯里倒了半杯水后递给了薇拉,“警署委托我们侦探所调查这事件,所以薇拉小姐,能回答我些问题吗?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薇拉的眼神认真了一些,拿起艾玛倒的那杯水喝了一口,“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

幸运拿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坐在了艾玛的旁边,点了点头告诉艾玛准备好了。

“那我就开始问了,”艾玛思考了一下,“你为什么会认为皮尔森先生是凶手?”

“这件事是我不好,看到那样的丽莎,我......情绪有些失控,警长也和我说了丽莎......的时间,之后得和皮尔森先生好好道歉一下。”

“但是无论如何怎么说皮尔森先生还是有嫌疑的,死者......她有得罪什么人吗?”

“丽莎脾气很好,也不会和别人起冲突,”薇拉双手拿着杯子,靠在靠椅上细细想着,“不过听说有个叫玛尔塔的是丽莎的竞争对手,她想要女主角的位置,之前我去找丽莎的时候看到过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因为嫉妒而杀害?也不是没有可能......”艾玛敲着桌面,提醒幸运做个记号,“那她从前有和什么人来往过吗?”

“嗯......丽莎以前喜欢去天桥下的一个地下酒吧喝酒,和里面的调酒师关系不错,但是自从上个月选定为女主角的时候丽莎就没去了。”

“你知道这个调酒师的名字吗?”

薇拉思考了一下,“记不太清了,听丽莎提起过,好像叫什么......费雷迪?啊对,丽莎称呼他的是莱利先生,听说从前是个律师。”

艾玛从包里拿出一颗糖含在嘴里,丝丝甜味让她集中精神思考着。

“还有一个人!”薇拉喝了一口凉掉的水,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神情有些激动,“半年前丽莎有一个追求者,被丽莎拒绝后就没出现过了,但是丽莎总会收到放着玫瑰花瓣的信封,那个人我在丽莎的相片本里看到过,是一个经常去看演出的人,可惜我当时没认真看只顾着看丽莎了,不记得他长什么样。”薇拉有些懊恼的低下了头。

幸运记录完之后确认了一遍,对着艾玛点了点头。

“没关系的薇拉小姐,至少已经有些线索了,”艾玛认真的看着薇拉说道,“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找到真相。”


suda

社园《戛然而止》suda-C1

故事发生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春天(呸)

———本故事的时间线和历史毫无关系,纯属瞎编———————

1453年2月4日。

艾玛在事务所里坐着发呆,来这个小镇一个多月了一个大的案件都没有,基本上接到的都是出轨啊找东西啊什么的。

“唉~”艾玛趴在办公桌上吐了口长长的气,微微歪了下头看到了旁边的新闻,「xx芭蕾舞团将会在二月月底演出《吉赛尔》」

这个时候,事务所的门打开了,艾玛反射性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助手,便又无趣的趴了下来。

“伍兹小姐,有委托了。”助手小幸运把一张纸放在艾玛的面前,艾玛连看也不看就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肯定又是些无聊的小事啦,这个小镇未免也太安全了吧?”

“不...

故事发生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春天(呸)

———本故事的时间线和历史毫无关系,纯属瞎编———————

1453年2月4日。

艾玛在事务所里坐着发呆,来这个小镇一个多月了一个大的案件都没有,基本上接到的都是出轨啊找东西啊什么的。

“唉~”艾玛趴在办公桌上吐了口长长的气,微微歪了下头看到了旁边的新闻,「xx芭蕾舞团将会在二月月底演出《吉赛尔》」

这个时候,事务所的门打开了,艾玛反射性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助手,便又无趣的趴了下来。

“伍兹小姐,有委托了。”助手小幸运把一张纸放在艾玛的面前,艾玛连看也不看就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肯定又是些无聊的小事啦,这个小镇未免也太安全了吧?”

“不是哦伍兹小姐,”幸运把一旁的报纸放到委托函旁,“这次可是个大案件呢。”

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艾玛从马车下来之前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刘海,调整了一下自己因为激动而乱了的气息。

幸运把委托函递给了负者这次案件的凯文警长,便把幸运放进去收集证据了。

“警长。”艾玛上前打招呼,她得在幸运出来前先把事件打听清楚。

“伍兹小姐。”凯文向艾玛行了个摘帽礼。

“警长,能和我说说现在的情况吗?”

“是这样的,伍兹小姐,”凯文把帽子又戴回了头上,从助手那边拿来了两张纸,“死者的名字是玛格丽莎,是这次《吉赛尔》的主角,法医鉴定死亡是在昨天晚上两点至三点,而玛格丽莎的好友一口咬定凶手是皮尔森先生。”

艾玛仔细的看了看那两张纸上的内容,那是薇拉和克利切的口供。

“这个皮尔森先生和死者有关系吗?”

“并没有任何关系,这个皮尔森先生今天是第一次出来盗窃,因为看到房间里好像没人的样子才撬锁进去的,倒是运气不好了。”凯文无奈的说道,“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还是有点嫌疑的。”

“那这个奈尔小姐......”艾玛看着纸上那一行「那个男人长得一看就不是好人的样子一定是他干的」这句话,“大概是因为太伤心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艾玛把两张纸还给凯文,拉起警戒条就往里走。

“怎么样了?”

“刀上,门上,没有一点指纹,而且这把刀的刀面上应该是有刻字的,这里已经完全被刮掉了。”幸运拿着胶带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的试了好多遍,一点结果也没有。

艾玛蹲在画着尸体的位置旁边,右手摩挲着下巴,好像在思考着些什么,“竟然做的这么完好,凶手一定不简单。”

——————————————————

dbq我下次一定会写的更好的555

字数有点少但是会尽量更的!!!!!

suda

《戛然而止》故事背景及人物设定「暂时是这样」

中世纪架空悬疑一点都不烧脑文,严重ooc

主社园,

——————

侦探少女艾玛·伍兹:对应皮肤真相小姐

看起来像流氓实际上和流氓没什么两样的小偷克利切·皮尔森:对应皮肤领头羊

芭蕾舞天才感觉只会芭蕾舞的死者玛格丽莎·泽莱:对应皮肤芭蕾木偶

为了芭蕾舞剧的主角位置刻苦练习的玛尔塔·贝塔菲尔:对应皮肤黑天鹅之羽

有一部可以拍出死者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场景的相机的持有者约瑟夫:无对应皮

(灵感来源黑执事)

入殓死者的严重社恐患者伊索·卡尔:无对应皮

原是律师结果被诬陷辞退改做调酒师的弗雷迪·莱利:对...

中世纪架空悬疑一点都不烧脑文,严重ooc

主社园,

——————

侦探少女艾玛·伍兹:对应皮肤真相小姐

看起来像流氓实际上和流氓没什么两样的小偷克利切·皮尔森:对应皮肤领头羊

芭蕾舞天才感觉只会芭蕾舞的死者玛格丽莎·泽莱:对应皮肤芭蕾木偶

为了芭蕾舞剧的主角位置刻苦练习的玛尔塔·贝塔菲尔:对应皮肤黑天鹅之羽

有一部可以拍出死者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场景的相机的持有者约瑟夫:无对应皮

(灵感来源黑执事)

入殓死者的严重社恐患者伊索·卡尔:无对应皮

原是律师结果被诬陷辞退改做调酒师的弗雷迪·莱利:对应皮肤调酒师

只是一个小诊所的医生很关心艾玛的艾米丽·黛儿:无对应皮

负者芭蕾舞者死亡案件的警长凯文阿尤索:对应皮肤铁帽警长

玛格丽莎的唯一挚友薇拉·奈尔:无对应皮

侦探助手小幸运:莫得名字的幸运儿甚至没有对应皮

(高亮)里面有个人是追求死者但是死者不同意的关系(高亮)

————————

最高嫌疑犯玛尔塔:因为芭蕾舞剧的女主选了玛格丽莎,所以被认为是怨恨和嫉妒导致了她下手。

次等嫌疑犯克利切:因为正好在玛格丽莎家偷东西发现了尸体,结果还没来得及走就被担心好友迟迟未回消息前来探望的薇拉看到了。

————————

交流方式:信件或者电报(信件大概一到两天,电报半个小时左右)

此文和历史毫无关系。

cord

如凤凰涅槃,如彩鸾重生

如凤凰涅槃,如彩鸾重生

渚安捡繁茉

是社园   小心踩雷
这个tag怎么加啊╯□╰
好累啊!
懒得打字就复制粘贴话一下吧

和太太们比起来我是真的菜
本来是新年礼物,
但一直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就懒得打字,就拖到现在。
睡前产物,潦草
不想上色,不会人体
就全是大头
还有一个园医没打字
后面很甜的请看到最后
并给我一个赞

没辽

情人节快乐!

是社园   小心踩雷
这个tag怎么加啊╯□╰
好累啊!
懒得打字就复制粘贴话一下吧

和太太们比起来我是真的菜
本来是新年礼物,
但一直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就懒得打字,就拖到现在。
睡前产物,潦草
不想上色,不会人体
就全是大头
还有一个园医没打字
后面很甜的请看到最后
并给我一个赞

没辽

情人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