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约瑟夫

76008浏览    1228参与
Monster Morning

*魔法少女(女装)要素有
*衣服重度简化有
*从左到右阅读
*无cp,出场的求生者来自个人喜好以及真实经历

是在刚开始玩约瑟夫时的自由摸索期走过的弯路,虽然貌似很有用但是……要点的天赋和主流天赋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一套流程走完四个人已经跑了俩,逮住剩下的其中一个还要被另一个救走,让约约那么棒的监管者陪我一起掉段位……
好吧总之,是一个错误的攻略分享,额外插进去的魔法少女情节只是个人想象,实际情况请以游戏为准(?)

*魔法少女(女装)要素有
*衣服重度简化有
*从左到右阅读
*无cp,出场的求生者来自个人喜好以及真实经历

是在刚开始玩约瑟夫时的自由摸索期走过的弯路,虽然貌似很有用但是……要点的天赋和主流天赋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一套流程走完四个人已经跑了俩,逮住剩下的其中一个还要被另一个救走,让约约那么棒的监管者陪我一起掉段位……
好吧总之,是一个错误的攻略分享,额外插进去的魔法少女情节只是个人想象,实际情况请以游戏为准(?)

逆风折风
[摄殓速涂] “先生,你看这里...

[摄殓速涂]

“先生,你看这里落叶很美!”

“嗯,别乱动,背景要拍糊了!”


画完发现为了构图把老约袖子剪掉了……OTZ

反正你们知道伊索牵着谁还笑得这么开心就好了~

[摄殓速涂]

“先生,你看这里落叶很美!”

“嗯,别乱动,背景要拍糊了!”


画完发现为了构图把老约袖子剪掉了……OTZ

反正你们知道伊索牵着谁还笑得这么开心就好了~

Waiting

上课摸的鱼,依旧画渣附体

vivo自动转图片,我也很无奈……

上课摸的鱼,依旧画渣附体

vivo自动转图片,我也很无奈……

星ノ宮

【摄殓】德拉索恩斯之罪6

OOC警告⚠️主摄殓微all殓


“早安,小少爷。”


杰克俯下身对着床上的伊索微笑道。伊索瑟缩了一下企图离他远一些。“......公爵还没回来吗?”


杰克有些粗暴地将伊索禁锢在身下。低哑嗓音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看着我。”


吸血鬼的獠牙刺入体内时会给猎物带来一种异样的欢愉,杰克撕开伊索的衣襟在白皙的肌肤上烙印,“唔......放开......”



“喂!伊索,你在哪里?”清晨,萨贝塔伯爵家族的小少爷奈布丝毫不顾礼仪的闯进了伊索的卧室。


在那里他看到脆弱易碎的美丽蝴蝶在恶魔的指尖低吟,红色的花朵绽放在伊索的肌肤上。“放开他,你这个混账蚊子!”...








OOC警告⚠️主摄殓微all殓


“早安,小少爷。”


杰克俯下身对着床上的伊索微笑道。伊索瑟缩了一下企图离他远一些。“......公爵还没回来吗?”


杰克有些粗暴地将伊索禁锢在身下。低哑嗓音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看着我。”


吸血鬼的獠牙刺入体内时会给猎物带来一种异样的欢愉,杰克撕开伊索的衣襟在白皙的肌肤上烙印,“唔......放开......”






“喂!伊索,你在哪里?”清晨,萨贝塔伯爵家族的小少爷奈布丝毫不顾礼仪的闯进了伊索的卧室。


在那里他看到脆弱易碎的美丽蝴蝶在恶魔的指尖低吟,红色的花朵绽放在伊索的肌肤上。“放开他,你这个混账蚊子!”


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奈布就已经挥拳打向那个黑发的英国佬。


奈布拥住颤抖的伊索。“诶呀,是一只小狼先生呢……”杰克猩红的眸中带着些许的嘲弄。“代我向令尊问好。”留下这句话吸血鬼的身影便雾化消失了。



 

“约瑟夫舅舅怎能允许那样的人留在庄园里!”


伊索摇了摇头,轻咳了一声“奈布......你怎么来了?”


“听说舅舅不在家就想来见你。”奈布尖尖的狼耳抖了抖毛茸茸的脑袋蹭着伊索的颈窝。




“奈布可以说是我唯一的朋友。”回忆到这里伊索用最后一句话结束了今日的故事。


“时候不早了……克拉克先生,该就寝了。”




对于伊莱来说每晚伊索为他讲述的曾经的故事都在一点点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伊索卡尔这个人的一切在他心中逐渐扩散。




隔日,伊莱见到了伊索提到过的那个萨贝塔。


“您好,萨贝塔先生。”奈布盯着伊莱的装束咂嘴。“啧,伊索还没放弃吗……”




“您说什么?”


“没什么,克拉克先生对吧,我是奈布萨贝塔。”


奈布扯了扯领口的红宝石摊坐在沙发上,“伊索不在吗?”


“公爵一早便走了。”


“......那也好,记着晚上别出房间。”




印着德拉索恩斯家纹的马车行驶在去往凡尔赛的路上,假寐中的小公爵对近日里的暴动惴惴不安。看到金碧辉煌的皇宫的一霎那,伊索似乎意识到了,那是波旁王朝落日的余晖。




果然他的教母叫他来是因为价值2000000里弗的钻石项链被赊账到皇后名下这一荒唐的事情。


伊索知道玛丽皇后亲口拒绝了那条项链两次,但还是被人诋毁了名声。


那位指明皇后的红衣主教正被拘留在最高法院。


国内的暴民们也因此策划着政变。那群革命者念叨着崭新的词汇——天赋人权!


看来法兰西即将经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暴风雨。








“伊索,亲爱的,你终于来了,你根本不知道这些诽谤多伤我的心。”


身着淡蓝色丝绸华服的玛丽皇后看上去憔悴了许多,她很愤怒但比起愤怒更多的是失望与无奈。


伊索单膝跪地轻吻皇后的手背,“您是法兰西的皇后。即便所有人都背叛您,身为您的臣子的我——伊索.卡尔也永不会离弃您。”






晚上,本该归尘的前公爵约瑟夫.德拉索恩斯,坐在庄园的客厅里似乎在等待着谁,听到脚步声毛茸茸的狼耳抖了抖。“夜安,克拉克先生。”


“夜安,前公爵大人。”伊莱的嘴角丝毫没有笑意,碧蓝色的眸子警戒着眼前的这个非人生物。


“伊索今天去皇宫了?”


“......”


“我注意到了哦,你的役鸟一直跟在他身边不是吗?”约瑟夫勾起唇角,语气带着一丝慵懒“我家的小伊索承蒙你的照顾了。”月光色的卷发被黄丝带束起,深蓝丝绸面料的华服上绣着金色的花纹。这一切使这个危险的男人显得雍容华贵如同阿波罗般耀眼。






“您是怎么做到的?”


“你是指哪件事。”约瑟夫饶有兴致地将身体前倾了一下,手指交叉支撑着下巴。




“弑神。”

酒鹅鸽子在线咕咕

第一次做gif(内心,简单!)现实:woc,怎么覆盖图层了,怎么上错颜色了,线稿乱哪去了,但是我懒,就将就着看吧(那个软件水印我去不掉啊喂)有哪个小阔爱阔以帮我再转一下咩(P2,3,4)(TωT)

第一次做gif(内心,简单!)现实:woc,怎么覆盖图层了,怎么上错颜色了,线稿乱哪去了,但是我懒,就将就着看吧(那个软件水印我去不掉啊喂)有哪个小阔爱阔以帮我再转一下咩(P2,3,4)(TωT)

逆风折风
[摄殓-入冬] “先生,放开啦...

[摄殓-入冬]

“先生,放开啦,去拍照。”

“你太暖和,再让我抱一下。”


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给自己取暖……溜走……

已经入冬,大家要多穿衣服!

[摄殓-入冬]

“先生,放开啦,去拍照。”

“你太暖和,再让我抱一下。”


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给自己取暖……溜走……

已经入冬,大家要多穿衣服!

酒鹅鸽子在线咕咕

不想肝了,本来还有背景没画,上色废不配上色,p2线稿,不嫌弃的话阔以拿去上色(上色是什么?我不配)

不想肝了,本来还有背景没画,上色废不配上色,p2线稿,不嫌弃的话阔以拿去上色(上色是什么?我不配)

离巽

就这么草率地结束了。

私设有点多。

就这么草率地结束了。

私设有点多。

亦残成欤
我好喜欢二哈呜呜呜!这两天迷上...

我好喜欢二哈呜呜呜!这两天迷上兽设了

我好喜欢二哈呜呜呜!这两天迷上兽设了

亦残成欤

这两天风有点大,嗯,哈哈哈,对

这两天风有点大,嗯,哈哈哈,对

独梦

【摄香】相望于永恒

情节,背景均来自小林泰三《看海的人》,部分情节有改动,增添或删减。原著所涉及到的理论性知识均删去(因为我看不懂)初衷是一篇摄香文,所以私心打上了第五人格/摄香等相关标签,但全文以第三人称贯穿始终。

★文中“来自海滨的歌谣”节选自歌曲《看海的人》昨夜排队(L.N Party)

★文中部分语句以及文末的诗均来自原著《看海的人》(语句会有改动)


     山顶与海边,相隔着永恒。

     The top of the mountain and the seaside are separated...

情节,背景均来自小林泰三《看海的人》,部分情节有改动,增添或删减。原著所涉及到的理论性知识均删去(因为我看不懂)初衷是一篇摄香文,所以私心打上了第五人格/摄香等相关标签,但全文以第三人称贯穿始终。

★文中“来自海滨的歌谣”节选自歌曲《看海的人》昨夜排队(L.N Party)

★文中部分语句以及文末的诗均来自原著《看海的人》(语句会有改动)



     山顶与海边,相隔着永恒。

     The top of the mountain and the seaside are separated by eternity

 

     山之村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典可以说是一年来最重要的事。就连住在海滨的人们也会跨越时空,千里迢迢的赶来参加这盛大的祭典。

     来自海滨的女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安的站着,左顾右盼的寻找着什么。

     “老天,这儿也太大了。”她不知所措的低语着。

     “嗨,你是从海滨来的吧。”,这是,一个来自山之村的男孩跑了过来,“第一次来吧?我带你参观一下祭典吧。”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们先去山顶坐坐怎么样?”男孩提议道。

     来自山顶的男孩与来自海滨的女孩就这样相遇了。

     以错误的方式去接触,将会给双方带来悲剧。

 

     他们坐在山顶,那里刚好可以俯瞰到整个山之村。

     “这儿真的好大啊,我第一次来呢。”她找了快相对平坦的岩石坐了下来。

     “你们那里是什么样的啊?”他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好奇的问道。

     “那里啊,时间过的很慢,至少对于你们这儿来说是这样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倒也没什么。”她双手托着脑袋,半闭着双眼,似乎在享受微风带来的花香。

     “我给你唱首歌吧。”她突然说道,“这是海滨的一首歌谣。”

     “我坐在九千个日落里”

     “望向白鸟衔玫瑰飞去”

     “幻想船笛是你在耳语”

     “直到海平面月亮升起”

     “你在海的深处像永恒......”


     他们约定,下一次的夏日祭典再见。

     “下一次不行,那就再下一次吧。”她是这么说的。

     他也承诺,会等她直到永远。



     第二年的祭典,她没有来。

     他穿梭在喧闹嘈杂的人群中,偌大的山之村竟没有她的一丝踪迹。所有的景色在他眼中都黯然失色。

     他四处向海滨村的人打听着有关她的只言片语,有猜想着她没能赴约的理由。

     “你在找她?”

     他停下脚步,疑惑的转过头去。说话的人披着黑色的袍子,眼罩上无法描述的图案让他莫名的恐惧。

     那个人招了招手,示意他跟过来。他犹豫的看着面前古旧而腐朽的屋子,最终还是踏了进去。

     或许这个人会知道些什么呢。他这么想着。

     屋内出奇的昏暗,唯一的光源便是屋子中央散发着诡异光芒的水晶球。他小心翼翼的绕过各种奇怪的仪器,突然有些后悔随意进入这么一个古怪的陌生人的房屋。

     “你应该猜到了吧,我是个占卜师。”披着黑色袍子的人忽然停了下来,他险些撞了上去。

     “很多人都对占卜师抱有偏见,觉得他们弄虚作假......”面前的占卜师叹了口气,低声道。占卜师似乎还要继续往下讲自己的故事,他连忙打断了:“您知道我要等人?”

     “是的,我知道一切。”占卜师慢悠悠的说。

     “那您知道她为什么没有来吗?”他急切的问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毕竟我可是无所不知的占卜师......”

     “那么她在哪?”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占卜师的话。

     “过来,我会让你亲自看到的。”占卜师将桌上的水晶球递了过去,“双手触碰,闭上双眼。”

     他伸出双手,轻轻的接过了水晶球。

     指尖触碰到冰冷的水晶球的那一刻,他仿佛坠入了黑暗。


      无尽的黑暗,预示着未来,他和她的。


     直到耳畔传来了水流的声音,黑暗才逐渐退去。

     是运河!他低头看着古老的时间长河缓缓流淌。


     运河的尽头,是大海,亦是永恒。


     “够了!”,他猛地睁开双眼,“我只看到了运河,她不可能去运河的!”

     占卜师微笑着摇了摇头:“你怎么知道?”

     “就是不可能,你就是个骗子!”他抑制住心中翻涌着的不安,转身跑了出去。

     


     此后,每天的清晨,他都会带上望远镜来到山顶。

     他把用望远镜看到的每一个海滨村的人之子的模样画了下来,连同他们的具体位置。

     唯独没有她的身影。

     十几天过去了,海滨村的夜晚才终于来临。又过了一个星期,海边的清晨才降临。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她不可能去运河的,那里是禁地。他努力安慰着自己。

     终于,在一个清晨,对于海滨村来说大概是傍晚,他看到了她。

     在望远镜小小的镜孔中,她的身影却是那么夺目。

     她没有去运河,那个占卜师果然在骗人!他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他看见,她也缓缓的拿出了望远镜,朝山上望了过来。

     尽管他清楚由于时间的差异,从海边向山顶看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那一瞬间,他与她的视线还是交汇了。

     在山顶与海边,交汇了。


     他们,相望与永恒的两端。



     在第二年的祭典里,他终于见到了她。

     那天的天空,很暗。一间间店铺透出的点点光亮在天空中汇成了一束美的无法言语的光芒。

     就像是传说中的星河,不绚丽,不耀眼,却惊艳了时光。

     “嗨,我那天好像在望远镜里看见你了。”她轻快的说道。

     他的心脏猛然的一缩。

     “啊?什么时候?”他克制住砰砰跳动的心,颤抖的问道。

     “我想想啊,差不多是来这里的前一天。”

     日期是对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呢?”

     “我很确信那是你。”她坚定不移的说道,“我们隔着永恒相望,不是件很浪漫的事吗?”

     “的确。”他微笑着回应。



     分别时,他们再次约定,来年再见。

     但这一次,他却再也没有见到她了。

     一年又一年,夏日祭典上再无那熟悉的身影。小小的镜孔中也再没有望见她。

     他曾试图去海滨村找她,却被永恒的时光一次又一次阻挡。

     他始终相信,她会来的。


     到后来,她还是没有来。倒是从海滨村寄来了一纸书信。

     她坠入了运河。就像当初占卜术预言的那样。

     也不知是她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只是听说那天她与父母吵了一架后闯出了家门,不知怎的就跑到了运河边。

     只是为了见他。

     人们发现时,她的躯体正随着海面向下流。通过海面的道路永远是单向的,也就是说,她不可能再回来,所处的时间被极度拉伸。

     她的每一次呼吸,都相当于海滨村的一年,山之村的一个世纪。

     她将会存在几十亿年。但仅仅是存在,没有人知道她是否还活着。

     他随着信使去了海滨村。这时候,她已经离岸很远了。

     他知道,她会成为永恒。而他,也会望着她,直到永远。

     “我坐在九千个日落里”

     “望向白鸟衔玫瑰飞去”

     “幻想船笛是你在耳语”

     “直到海平面月亮升起”

     “你在海的深处像永恒”

     古老的歌谣在九千个日落里被反复吟唱,在岸边,在永恒,他们永远的相望。


     她成了永远。

     但那是对他而言的吗?

     得到永远的,是他吗?

     还是她?

     永远在哪里都不存在。

     世界的一切都是刹那的梦。

     同时,永远在哪里都存在。

     一切都伫立在永劫之缘中。

     一切都是坐标系的游戏。

     没有确定的基础。

     刹那即永恒。

     永远即瞬间。

     如果那是真的,永远也会有终点吗?

     如果有终点,为什么会是永远?

     为什么你只关心终点?

     终点也是起点,

     恰如早晨是夜晚的终点,

     恰如春天是冬天的终点。

     没有终点,便不会有起点。

     永远开始的时候,首先必须要在那里终结。

     如果那是真的,那就没有真正的起点了。

     那样的话,为什么会有世界?

     为什么我们会存在?

     年轻聪明的女孩啊,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

     一切的终点和起点的故事。




文章大概:

     住在山顶的少年与住在海边的少女在夏日祭典相遇了,他们约定第二年再见。第二年少女没有来,少年四处寻找打听着少女的踪迹。一个占卜师用水晶球让他预见了少女会去运河。少年不相信占卜师的话,每天用望远镜从山顶往海边望,终于望见了少女。恰巧少女也往山上望,他们的目光交汇了。第三年的祭典他们再次遇见了彼此,此后他再也没有见到少女。之后收到了来自海滨的信得知少女坠入了运河,而运河通向的是大海(私设为永恒)。于是少年就永远的在岸边遥望着越来越远的少女的躯体(私设为九千个日夜,与歌谣相对应)


     真心推荐《看海的人》,超级温柔治愈的一本书,没看过的一定要去看看。

韦迪身下喘
约美人这个动作好柔弱(?

约美人这个动作好柔弱(?

约美人这个动作好柔弱(?

YYDXYJ
画渣一枚~ 这张图是自己有天晚...

画渣一枚~

这张图是自己有天晚上在床上画的,第一次发画!!!!

有画的不好的请指教

爱约约(・ω< )★

画渣一枚~

这张图是自己有天晚上在床上画的,第一次发画!!!!

有画的不好的请指教

爱约约(・ω< )★

离巽

因为连着几天不能更新

所以这几天的量,我先发了。

不要骂我哦

谢谢

对不起

因为连着几天不能更新

所以这几天的量,我先发了。

不要骂我哦

谢谢

对不起

白鹿晞
耗时一个星期完成的...高颜...

  耗时一个星期完成的...高颜值监管们的集合。

  他们被命运推向深渊,也终将被神救赎

  猜猜约约腰上的是谁呀~

  耗时一个星期完成的...高颜值监管们的集合。

  他们被命运推向深渊,也终将被神救赎

  猜猜约约腰上的是谁呀~

南柯 kee

伯爵的长耳兔 R

伯爵大人从镇上带回来一只小兔子。

起初家里的佣人都以为伯爵大人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尝一尝兔子肉,后厨连食材都准备好了,到底是清蒸兔子呢还是红烧兔子呢还是麻辣兔头呢......

但距离小兔子带回城堡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后厨很惆怅,伯爵大人这是打算养肥了再吃吗?

好奇心旺盛的后厨打算自己去看看小兔子长多胖了,他才不是想看看什么时候才能吃呢!

他蹑手蹑脚地走上了楼,来到了伯爵大人的房门前,门里似乎传来了些咳嗽的声音,后厨想要磨刀霍霍向兔兔的心就更加坚定了。

春天到了,容易生病,煲个兔子汤给伯爵大人补补!

后厨毅然决然的推开了房门,门内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

“伯爵大人,请不要这样…我不行了...

伯爵大人从镇上带回来一只小兔子。

起初家里的佣人都以为伯爵大人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尝一尝兔子肉,后厨连食材都准备好了,到底是清蒸兔子呢还是红烧兔子呢还是麻辣兔头呢......

但距离小兔子带回城堡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后厨很惆怅,伯爵大人这是打算养肥了再吃吗?

好奇心旺盛的后厨打算自己去看看小兔子长多胖了,他才不是想看看什么时候才能吃呢!

他蹑手蹑脚地走上了楼,来到了伯爵大人的房门前,门里似乎传来了些咳嗽的声音,后厨想要磨刀霍霍向兔兔的心就更加坚定了。

春天到了,容易生病,煲个兔子汤给伯爵大人补补!

后厨毅然决然的推开了房门,门内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

“伯爵大人,请不要这样…我不行了…啊——!”

一股浓浓的麝香气息在房间里弥漫开来,约瑟夫反应迅速拉过被子盖住自家小兔子“是谁?”

当他看清楚来人后,心中的心中的愤怒更盛“谁允许你上来的?”

他像是把每个字硬生生挤出牙缝一般,咬牙切齿道,后厨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道歉着关上门走了。

他也不知道小兔子会是个人啊,后厨欲哭无泪。

“伯爵大人…刚刚是有人进来吗…?”

“没事的卡尔,什么都没发生…”

约瑟夫轻声哄着把头埋在自己胸口的小兔子,卡尔抬起头,脸上是高爨潮后未褪去的潮爨红,几点白爨浊沾在唇角旁——

算了,这事就看在自家小兔子的面子上,不再计较。

约瑟夫重新吻上他的唇,他还有时间去慢慢调爨教。

①是刷到的一个兔子梗,觉得很适合卡尔就速摸了一个短文

②希望不要再被和谐了呜呜呜我死了

③爨字放一些词中间防和谐,可忽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