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魔术师

7928浏览    257参与
分身震慑某瑟维

《瑟维的回忆录》番外五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这里是约翰的yishu,里面已经揭示出很多之前章节的疑点了,接下来就可以继续正文(最终大战)了~!

对了,下星期月考,所以不更了……

第二十章线索:出道

素质五连,记得!

《瑟维的回忆录》番外五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这里是约翰的yishu,里面已经揭示出很多之前章节的疑点了,接下来就可以继续正文(最终大战)了~!

对了,下星期月考,所以不更了……

第二十章线索:出道

素质五连,记得!

分身震慑某瑟维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九章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疯狂暗示: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最近庆祝生日所以忙得咕了一会儿……无伤大雅。

接下来应该要写一个番外才能推动剧情了……不然真的会看不懂呢。

番外五线索:师父

素质五连,记得!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九章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疯狂暗示: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最近庆祝生日所以忙得咕了一会儿……无伤大雅。

接下来应该要写一个番外才能推动剧情了……不然真的会看不懂呢。

番外五线索:师父

素质五连,记得!

白糖兔大奶

炭笔是我快乐的源泉
罗伊和巴登!!!
我想…………

炭笔是我快乐的源泉
罗伊和巴登!!!
我想…………

無心寒涵

p1是我印象當中的魔術師
p2是我玩魔術師的樣子(剛開始玩的時候)
現在想想好久都沒玩了

p1是我印象當中的魔術師
p2是我玩魔術師的樣子(剛開始玩的時候)
現在想想好久都沒玩了

分身震慑某瑟维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八章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疯狂暗示: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咕咕咕,距离上一次更新已经25天了。各位会不会已经忘记这文章在讲啥了……所以,十八章是理论章喔,特地给你们缓一缓~

学业繁忙,越来越没时间写文了……这一篇是赶出来的,要是有很多很多问题,直接私信指点,谢谢大家。

面对罗伊的逐渐崩溃,瑟维会如何挽回?敬请期待。

十九章线索:没有线索

素质五连,记得~!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八章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疯狂暗示: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咕咕咕,距离上一次更新已经25天了。各位会不会已经忘记这文章在讲啥了……所以,十八章是理论章喔,特地给你们缓一缓~

学业繁忙,越来越没时间写文了……这一篇是赶出来的,要是有很多很多问题,直接私信指点,谢谢大家。

面对罗伊的逐渐崩溃,瑟维会如何挽回?敬请期待。

十九章线索:没有线索

素质五连,记得~!

替身人格@
上课,画的,画得很丑别介意 是...

上课,画的,画得很丑别介意

是欺诈组(请注意避雷)

上课,画的,画得很丑别介意





是欺诈组(请注意避雷)

分身震慑某瑟维
我又来氵文了~!这次是庆祝大神...

我又来氵文了~!
这次是庆祝大神500粉的文章
文笔超烂……嘤嘤嘤我快废了
各位可以给个关注什么的吗?嗯哼?

回忆录下周更,一定,一定……
话说回忆录已经快一个月停产了
emmmmmmmmmmmmm
(装作不知道)

我又来氵文了~!
这次是庆祝大神500粉的文章
文笔超烂……嘤嘤嘤我快废了
各位可以给个关注什么的吗?嗯哼?

回忆录下周更,一定,一定……
话说回忆录已经快一个月停产了
emmmmmmmmmmmmm
(装作不知道)

清久不是酒

【世纪骗局】叁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种生活

看起来很严肃的妇人抱着一个红头发的小女孩①

-------------------------------------------------------

“这里就是湖景村了。”

克利切听了这话,看着村门上摇摇欲坠的【湖景村】牌匾,挠挠头:“果真是被水淹过的东西……都快泡烂了……”


这里是湖景村,几年前受到海神的诅咒,被突然暴涨的海水淹没,溺死了无数生灵。现在栅栏,废船倒的遍地都是,几只乌鸦站在上面,恶狠狠地发出惊悚的不祥之音。但是天上绚丽万变的极光,停在海面上的大船,一个个房子的残骸,都告知来者这里曾经的辉煌。


克利切感慨地看着一切。

现在的废墟,谁知道它的曾经呢...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种生活

看起来很严肃的妇人抱着一个红头发的小女孩①

-------------------------------------------------------

“这里就是湖景村了。”

克利切听了这话,看着村门上摇摇欲坠的【湖景村】牌匾,挠挠头:“果真是被水淹过的东西……都快泡烂了……”


这里是湖景村,几年前受到海神的诅咒,被突然暴涨的海水淹没,溺死了无数生灵。现在栅栏,废船倒的遍地都是,几只乌鸦站在上面,恶狠狠地发出惊悚的不祥之音。但是天上绚丽万变的极光,停在海面上的大船,一个个房子的残骸,都告知来者这里曾经的辉煌。


克利切感慨地看着一切。

现在的废墟,谁知道它的曾经呢。

可真后悔小时候没有来这看过啊。

不过小时候怎么可能有机会来呢。

克利切可惜地想。


瑟维突然道:“这里有人生活。”

“啊?”思绪一下子被打断。

“炊烟。”

克利切抬头望去,一座孤零零的小木屋上果真飘着一缕细细的炊烟。

现在是晚饭时间,有炊烟证明有人!

不过提到晚饭时间……

“瑟维,你的跟班饿了。”

“……一会你自己要·饭。”

特地将最后两个字咬重。

“你不饿?等我要到我还就不给你吃了。”克利切撇撇嘴。

“我还真不饿。”瑟维面无表情道。

“神仙。”克利切由衷地夸赞道,“不过这里就这么一家,感觉不太妙呢。”

“是菲欧娜。她一直住在这。从海水退去后。”

“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啊。不孤独吗?”

“孤独。”瑟维眼睛并没有舍一分给克利切。倒是垂下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克利切微微皱眉:“既然如此,何必执着在这里呢。”

……

长久的沉默,久到克利切以为瑟维不会回答自己了。

但是瑟维嘴唇动了动,发出低不可闻的喃喃自语,仅仅两个字,宛若下一秒就随风而逝一般。


“……赎罪。”

----------------------------------------------

小木屋内

木头做的墙壁早已变得斑驳不堪,上面张牙舞爪地刻上了深浅不一的划痕,刻意地仿佛在暗示是人为损坏。最瞩目的是中间的一副油画,泛黄的纸张上不可思议地留下了精妙的油彩。

一位严肃的女子抱着红发女婴,端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她们身着华丽,一起看着画师。

但是怎么也感受不到她们之间有任何温馨的氛围。

这张画紧紧地固定在墙壁上,有一段时日了,所以边角略略翘起,在画框里折出一个小三角。大概也是因为主人不常或不曾打理过的原因,上面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遮住了呼之欲出的华丽。

除了这副画,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普通的桌子,床,柜子,还有边角的壁炉,倒是经常打理,还像新的一样。

奇怪的是,屋里并没有人。

壁炉里噼里啪啦跳跃着火苗,上面放着正在烹饪的汤汁。甚至铺好桌布的桌上摆放着三套已经洗好的餐具,一朵格格不入的罂粟花插在花瓶里放在桌子正中间。像在迎接远客。

这是瑟维和克利切进来第一眼就看到的场景。

“都准备好了……奇怪,你说的那个菲欧娜呢?”

克利切围着桌子转着,手不停地摆弄着桌布,然后有些困惑地抬头,被映入眼帘高高挂在墙上的画给吸引,快步走到跟前。

“这,这不是很久以前赫赫有名的菲欧娜家族吗!②”

像是不愿意相信一般,伸手揉了揉眼睛,又向画看去。

……还是一位女子抱着红发女婴的画面。

“这个家族当时在我们这可是极其显赫的。大部分钱财都流入了他们的腰包里。听说是和王室有关系。怪不得,怪不得菲欧娜这个名字我这么耳熟……”

克利切有些过于激动,叽里呱啦说了一堆,眼睛一直瞅着那幅画。

“可惜的是约二十年前就突然败落了,像没有存在过一样。王室那边也悄无声息,对这件事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结果你要找的祭司是菲欧娜?!这个画上的女婴肯定是她!她怎么会住在这里呢,她现在怎么又不在这里呢”

克利切有些不解,但还是顿了顿,小声嘀咕,面露得意:“诶呀我懂得真多。”

“噗。”瑟维没有想到克利切说了那么多话,最后还不忘夸了夸自己,于是忍不住嘴角微微扬了扬。

“你笑了!”克利切却正好头一偏,看到了没来得及收回的笑意,立刻扒住瑟维不放。

“……没有。你听错也看错了。”瑟维矢口否认,面无表情。

“切……做了还不承认。”

“……”瑟维张了张嘴,准备反驳。声音却像被什么利器切断了一样,消逝在空气中。

瑟维愣在了原地。


“来了就入座吧。两位远道而来的贵客。”

一道如同银铃般清朗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

(①来自官方祭司日记推理一:家庭。

②在官方设定中菲欧娜的背景是阶级不详,这里私设大家族。)

----------------------------------------------

另外,问大家一个事(ノ ○ Д ○)ノ 。主线是欺诈组的故事,支线是祭司,黄衣之主和xxx(暂时不剧透)的故事。你们是想支线故事在主线里一笔带过,然后我写在番外里。还是支线插在主线里?如果支线插在主线里,可能光是说明祭司的故事我就要码一个月,主线就要往后安排。但是为了祭司的故事我准备了好久,将官方人设背景和《克鲁苏神话》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逐渐在脑海里演绎着他们。我很想将我脑海里他们的故事告诉你们,也算是一个比较震撼的剧情吧。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呢。


雨菲

1,小学生画风,见谅!

2,不会上色(迫真)

3,摸鱼快乐!!!

(p1是可爱的园丁小姐姐,p2是画女硬说男的魔术师)

1,小学生画风,见谅!

2,不会上色(迫真)

3,摸鱼快乐!!!

(p1是可爱的园丁小姐姐,p2是画女硬说男的魔术师)

清久不是酒

【世纪骗局】贰

他的绝望与憧憬,是无尽的深渊。


#请配合上一篇食用QwQ#


“下面要去哪?”克利切自动无视了瑟维挑衅一般的话语。

“你不问问我要你干什么?”

克利切摆出一副明知故问的神情:“我跟着你就好了,管它做什么。我这辈子坏事好事都做过不少。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丢了这条贱命罢了。”

瑟维看着他的眼睛,道:“你不怕死?”

克利切摇摇头:“死就死了。我曾经还觉得没有被人打死,自然死亡都是令人向往的事了。”

令人向往吗。

瑟维若有所思地握紧了魔术棒。

他看到克利切的眼神,是交融了自卑与自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情。他不大,却流露出经历太多绝望的沧桑。他苟且偷生到现在,怕死,又想死。于是一次次在这些矛盾的交汇中去干一些坏事,...

他的绝望与憧憬,是无尽的深渊。


#请配合上一篇食用QwQ#



“下面要去哪?”克利切自动无视了瑟维挑衅一般的话语。

“你不问问我要你干什么?”

克利切摆出一副明知故问的神情:“我跟着你就好了,管它做什么。我这辈子坏事好事都做过不少。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丢了这条贱命罢了。”

瑟维看着他的眼睛,道:“你不怕死?”

克利切摇摇头:“死就死了。我曾经还觉得没有被人打死,自然死亡都是令人向往的事了。”

令人向往吗。

瑟维若有所思地握紧了魔术棒。

他看到克利切的眼神,是交融了自卑与自信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情。他不大,却流露出经历太多绝望的沧桑。他苟且偷生到现在,怕死,又想死。于是一次次在这些矛盾的交汇中去干一些坏事,却又因为干了那些坏事,去尝试做些好事。在世人称赞与嘲讽中忍无可忍,回到当初继续做坏事。恶性循环,逃不出的深渊,让他更加憧憬死亡的来临。

这一切都被世人定义为“死亡”的瑟维看在眼里。这也是他选择克利切的帮助一个主要原因。

他的绝望与憧憬,是无尽的深渊。


瑟维回避了话题:“去湖景村。”

克利切愣了愣,惊道:“那里不是受了海神诅咒,已经被淹没了吗。”

瑟维道:“不,海水已经退去了。”

克利切道:“已经退去了?但是那里也是一片废墟,无人生还。怎么?你还想找死人交流?”

瑟维抬眉,轻声道:“尚有一人。菲欧娜。是一名祭司。她有门之钥,我需要她帮我找到一个人。”

“你要找人问我啊!上到贵族下到平民,什么人我没有见过,什么人我没有偷过!”克利切有些得意。

瑟维有些头疼:“是永眠镇的原住民,不是城里的。”

克利切也跟着头疼:“永眠镇不是一年前流行瘟疫已经死绝了吗。你怎么尽挑这些不吉利的地方。”

瑟维深叹了一口气,揉揉眉心。

“因为我怀疑这场瘟疫是以前为我占卜的人造成的,另外我还要问一下我以前的事。”

克利切点点头:“原来你要做这个事。这么简单你随便找个私人侦探不就好了。找我干什么。”

……瑟维很想打他。

但是还是耐心道:“这件事本来就超过了正常人的认知……”

克利切挑眉道:“哟,我还不是正常人了?”

“……”

瑟维认输。


在魔术棒的虎视眈眈下,克利切终于屈服,乖乖闭嘴了。

瑟维才又重新接道:“我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已经被定义为死亡了,贸然去找侦探,纸是包不住火的。其次,我在有些事情上需要你。”瑟维犹豫了一下

“……而且我要干的并不是什么好事。这种君子不愿沾染的东西……”

“好一个君子不愿沾染的坏事。是是是,自然由我这个小人做了。”克利切打哈哈。

“我不是这个意思。”瑟维缓缓道。

“无妨。我挺爱这个称呼的。”

或许连克利切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眼中的落寞。

一瞬而过,然后又嬉皮笑脸。

“走吧,走吧。我倒是要看看什么祭司可以找到我找不到的人。”

说罢,一蹦一跳地向前走去。

像是掩饰着什么,虽然开心地哼着歌,却有逃离的踉跄。

瑟维跟在后面,抬头。


夕阳,正在坠落。

一场欺骗与救赎的游戏即将开始。


(说好周更的我看到居然有小可爱喜欢这篇文还关注了我。有点开心于是立刻更新了(?)食用愉快啦QAQ)


清久不是酒

【世纪骗局】

“无人可以预测结局,身为缔造者的我们可以。”

“真的吗?

你以为你所缔造的骗局,就不是别人想让你缔造的产物吗?

你创造了骗局,将所有人引入深渊。所有人,包括你。

你在欺骗你自己,瑟维。

一直都是。”


#欺诈组#

#严重ooc#

#不算同人文#

#完全没有一点灵感,想写他们就顺着写。想到哪写哪所以语言不稳轻喷#

#有些架空,不是官方的人物背景,望体谅#


1.

瑟维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

至少看过他表演的人都这么想。

据说他是传说的魔法师。

与魔术师只有一字之差。

却是天翻地覆的差距。

魔术师只能以假乱真。

而他,以真乱假。

2.

克利切捡到一个钱包,第一眼便看到瑟维的脸。

“月亮河马戏团瑟维世纪大演!从未有过的视觉震...

“无人可以预测结局,身为缔造者的我们可以。”

“真的吗?

你以为你所缔造的骗局,就不是别人想让你缔造的产物吗?

你创造了骗局,将所有人引入深渊。所有人,包括你。

你在欺骗你自己,瑟维。

一直都是。”


#欺诈组#

#严重ooc#

#不算同人文#

#完全没有一点灵感,想写他们就顺着写。想到哪写哪所以语言不稳轻喷#

#有些架空,不是官方的人物背景,望体谅#


1.

瑟维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

至少看过他表演的人都这么想。

据说他是传说的魔法师。

与魔术师只有一字之差。

却是天翻地覆的差距。

魔术师只能以假乱真。

而他,以真乱假。

2.

克利切捡到一个钱包,第一眼便看到瑟维的脸。

“月亮河马戏团瑟维世纪大演!从未有过的视觉震撼!史无前例的伟大表演!”

除了这个海报还有一张票。

克利切拿着票翻来覆去,才勉强看到票尾的日期。

明天么。

克利切摇摇钱包,失望地发现只有这张票和海报。

“呸,穷货。”

他随手将钱包扔到河里,留下那张票。

“就当放假好了。”

世纪大师,啧,很期待会是什么表现呢~

这样想着,愉快地哼着歌离开现场。

一位躲在阴暗处,目睹了一切的人压了压帽子。

3.

克利切小心翼翼地对照座位表。

直到走到第一排才发现是自己的位置。

还是正中心。

看来这人不穷嘛,还第一排呢。克利切左右环顾着。

周围人都是当地豪绅。

非富即贵。

贵族夫人们看着克利切议论纷纷,纤细的手指上戴着贵重的宝石,朝着他指指点点。

克利切安稳而舒适的坐在一片富贵之中。

并不觉得自己寒酸的服装与来者多么格格不入。

甚至有些鄙视这些像鸭子一样的女人。


突然指点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涨的欢呼声与尖叫声。

“瑟维!!瑟维!!瑟维!!”

“最伟大的魔术师!!!”

克利切抬头看去。

一位万众瞩目的人站在了舞台上,灯光朝他打去,照出一片迷蒙之意。

克利切一愣,这排面和出场真……

不可否认他现在有点酸酸的。

4.

瑟维习惯性压了压帽子,抬眉果然看到那个爱贪小便宜的人来了。

于是轻轻一笑,

“下面,我将为大家到来前所未有的震撼表演!”

5.

克利切无聊地看着台上人的表演,听着此起彼伏的欢呼声,白眼直翻。

“什么东西,全是简单的小把戏而已。要我上台都能会。搞不懂这些贵族生活该多空虚,这也能兴奋起来。”

顺手将身边的贵妇的钱包拿走,贵妇好像中了迷一样,一眼都未给克利切,反而直直地盯着台上,嘴上机械地欢呼着。

克利切反正得到了“礼物”,那也没有什么好留下的理由了。

6.

瑟维早就注意到克利切的小动作了,在他起身时,刷地一下扔出一个飞刀,直接插入克利切身后观众的脑门上。

奇怪的是现场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发生什么变动,欢呼的继续欢呼。

那个倒霉的观众也没有出现任何血流如注的现象,反而只是停下了一切行为,像个失线木偶一样垂下头。

克利切冷冷地望着发生的一切。回过身,举起双手。

“我说,你不会为了钓我专门搞个幻象吧?”

瑟维抬起帽子,拿着,微微鞠了一躬。

“久仰大名,伪善慈善家。手放下吧,我没有实质武器。”

说罢,将帽子放回,接着打了一个响指,一切喧闹瞬间归于平静。一切幻象全部消失。

克利切放下手,先入为主地坐下,抬着头环顾,悠闲地说。

“啊,我也说,废弃多年的马戏团怎么就开演了。呵,传说中的魔术师,是个骗子吧?不是早就被逐出魔术圈了么。”

瑟维手搭在扶手上,魔术棒抵在那人下颌,微微抬起。诡异的是魔术棒发出幽暗的光。

“死到临头了还这么能讲。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诶呀,那是谁说没有实质武器哒?拿魔术棒杀人,也不妄你是上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呢。还有你舍得杀我么?我猜猜,我还有利用价值吧?”

瑟维眼神暗了暗,但是魔术棒仍旧抵在那里。

“世人都以为我死了,毕竟与我上次表演已经过了50多年了。那你还过来?自寻死路?”

克利切摇摇头,视魔术棒于无物。

“你不觉得早已消失在世界上的东西出现了很有意思么?”

“我不觉得。”

“诶呀你这人说话好没有意思。老噎人。”

“……”

“这样吧,你把魔术棒拿开,我看看我有什么利用价值?”

“这么殷勤?”并未拿开。

克利切双手垫在脑后,吹了一声口哨。

“这事多有趣啊。而且我也想知道如此伟大的魔术师到底有什么难题来找我这个小平民呢。”

瑟维面无表情地看他,收回魔术棒。

克利切站起身活动活动身体。扭头看着魔术师。

“喂,事情办完分点钱给我?”

“果然是小偷,本性难移。”

“哎,利益至上么。”

克利切狡诈地一笑。

“当然你不想也行,能让我活着回来就行了。”

瑟维勾起嘴角。

“我觉得你回不来了。”

“?”


(啊我好蔡,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呢。是处女作ww。无论有没有人,都一周一更啦。QwQ即使只有一个人我也会努力写下去的!)


咸鱼泥

【幻觉】师徒向

“哒——哒——哒——哒——”右手执笔,左手食指指尖不急不缓地敲击着桌面,看着光滑均匀细腻地反着台灯光线的摊开的日记本,笔尖在上虚画着空圈。

“瑟维·勒·罗伊”——这是日记本封皮上用花体印上的烫金纹饰。啊,记得那个被困于笼中的夜莺小姐曾叮嘱需每日记录当日之事,必须——她特意强调了这个词。

挑挑眉嘴角下撇,眼中的不屑之情付诸于行动上——是了,反正是在自己屋里,别人是不会看到“大魔术师”露出这种不合礼仪的神情的。

鹅毛笔因许久未落笔墨水渐渐凝固,笔尖粘和在一起——没来由的像极了那刺入他脾脏的锋利匕首。

长叹一口气,向后靠在椅背上却条件反射的又扳直后背——“罗伊,挺直后背!不成规矩...

“哒——哒——哒——哒——”右手执笔,左手食指指尖不急不缓地敲击着桌面,看着光滑均匀细腻地反着台灯光线的摊开的日记本,笔尖在上虚画着空圈。

“瑟维·勒·罗伊”——这是日记本封皮上用花体印上的烫金纹饰。啊,记得那个被困于笼中的夜莺小姐曾叮嘱需每日记录当日之事,必须——她特意强调了这个词。

挑挑眉嘴角下撇,眼中的不屑之情付诸于行动上——是了,反正是在自己屋里,别人是不会看到“大魔术师”露出这种不合礼仪的神情的。

鹅毛笔因许久未落笔墨水渐渐凝固,笔尖粘和在一起——没来由的像极了那刺入他脾脏的锋利匕首。

长叹一口气,向后靠在椅背上却条件反射的又扳直后背——“罗伊,挺直后背!不成规矩的样子与那些下等人有什么区别?!嗯?”

“唔!先生我——”没来由地听见了他的声音,惊的向后转头想随口编个慌糊弄过去,甚至因太过急促而打翻了墨水瓶——却在望见空荡荡的屋内后额角止不住地渗汗。

“他还在……不……不……他已经死了……不对……不对……”难以置信地扶着桌沿站起身,冷汗浸湿了衬衣,掌心触及到冰凉的液体——低头一看竟是沾满了鲜血……震惊之余瞥见不远处的地上掉落在血泊之中的匕首,指尖已是冰凉到没有知觉……那么……鼻尖蓦地一凉,似有液体滴落,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身体僵硬地抬头望去呼吸几乎在抬眸看清的瞬间凝固——

崩溃地对上他仍不瞑目的瞳孔,却是已然腐烂到无法辨认——除了那一如既往温暖的灰色眼眸……

一瞬间,呼吸……时间……甚至连生命,都静止在那一霎,顺着桌腿跌坐在地上,眼前的一切渐渐不再清晰……

“嘶——唔呃……”扶着剧痛的脑袋从地上爬起,再看手心却是已干的蓝色墨迹,走至洗手台去洗掉痕迹顺便冰一下剧痛的头部,在手掌挡住视线时,从背后传来了此生听到过的最恶毒的诅咒——

“I AM ALWAYS WITH YOU.MY DEAR.”


分身震慑某瑟维
关于“第五人格学园祭”的比赛作...

关于“第五人格学园祭”的比赛作品
文笔超烂,已佛系参赛……

2w居然是两万?!不是两千吗?!我……居然把比赛文章缩在两千字以内。得知2w是两万的我(早安晚安不如入土为安)

就这样吧……蓝瘦,香菇。

关于“第五人格学园祭”的比赛作品
文笔超烂,已佛系参赛……

2w居然是两万?!不是两千吗?!我……居然把比赛文章缩在两千字以内。得知2w是两万的我(早安晚安不如入土为安)

就这样吧……蓝瘦,香菇。

喜欢凯文的狼约

依然是团灭发动机的魔术师瑟维


一名佣兵当场去世

依然是团灭发动机的魔术师瑟维


一名佣兵当场去世

分身震慑某瑟维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七章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你们要的克利切又来(骗赞)啦!先证明一下他的出场,下一章就来出戏。

爆料第十八章:演出

大神那边500粉要准备其他节目,所以回忆录接下来可能会鸽……各位对不起。(不过新节目一定也会来这边更新的!)

素质五连,记得!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七章
小伙伴们看完来一波素质五连喔~!
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你们要的克利切又来(骗赞)啦!先证明一下他的出场,下一章就来出戏。

爆料第十八章:演出

大神那边500粉要准备其他节目,所以回忆录接下来可能会鸽……各位对不起。(不过新节目一定也会来这边更新的!)

素质五连,记得!

分身震慑某瑟维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六章
卑微地求一波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这次没忍住写长了……早知道去掉一些留在下一章好了,但想想为了观众朋友们……我太难了,又莫得灵感了……

联系之前罗伊的彩纸,接下来会有好戏发生了喔~!

第十七章:重逢

来一波嘛,嗯哼?!

《瑟维的回忆录》第十六章
卑微地求一波喜欢评论推荐关注订阅

这次没忍住写长了……早知道去掉一些留在下一章好了,但想想为了观众朋友们……我太难了,又莫得灵感了……

联系之前罗伊的彩纸,接下来会有好戏发生了喔~!

第十七章:重逢

来一波嘛,嗯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