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管风琴

869浏览    66参与
XG.

朋友问我有没有特别欣赏或者喜欢的男性?

特别欣赏?界域不限?

不限。

有。

朋友惊讶脸表示他只是问问并不认为能够得到答案,你有多欣赏他?

他大概只是不会生孩子,建筑音乐美术哲学机关雕塑剧作设计魔术等等等等。

哇哦,这是谁,Leonardo?

哦不,是个虚幻人物。

......揍你?

......练练?

朋友问我有没有特别欣赏或者喜欢的男性?

特别欣赏?界域不限?

不限。

有。

朋友惊讶脸表示他只是问问并不认为能够得到答案,你有多欣赏他?

他大概只是不会生孩子,建筑音乐美术哲学机关雕塑剧作设计魔术等等等等。

哇哦,这是谁,Leonardo?

哦不,是个虚幻人物。

......揍你?

......练练?

券钟乔伊

太久没发画了弹弹琴8
是大海原里的[心の海域]
没有谱子前面这段完全是听一点弹一点    后面半段变调太多了找不到音了*瘫倒(=′ー`)

太久没发画了弹弹琴8
是大海原里的[心の海域]
没有谱子前面这段完全是听一点弹一点    后面半段变调太多了找不到音了*瘫倒(=′ー`)

RO_tail_尾巴

Kelvingrove Art Gallery and Museum, Argyle Street, 格拉斯哥

Kelvingrove Art Gallery and Museum, Argyle Street, 格拉斯哥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世界上最著名的6架管风琴

管风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从公元前3世纪起源至今,管风琴的发展跨越了两千多年的历史,而这也可以说是整个西方音乐发展的进程。管风琴也是所有乐器中最庞大、最复杂的乐器了。


管风琴属于气鸣类乐器,由鼓风系统、控制系统、音管组成。通过鼓风机施加压力流通不同的音管来发出声音。音管的材质不同、大小不同,可组成不同的组合发出不同的音高、音色。这些音管组合能够模拟管弦乐队中如木管、铜管等所有乐器的声音。


演奏的控制台有音栓,来控制选择不同的音管组合;键盘、脚踏键盘供于弹奏。管风琴可以演奏的音域极其宽广。通常都基于教堂、机构大厅建造,与整个建筑形成一个巨大的...


管风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从公元前3世纪起源至今,管风琴的发展跨越了两千多年的历史,而这也可以说是整个西方音乐发展的进程。管风琴也是所有乐器中最庞大、最复杂的乐器了。

 



管风琴属于气鸣类乐器,由鼓风系统、控制系统、音管组成。通过鼓风机施加压力流通不同的音管来发出声音。音管的材质不同、大小不同,可组成不同的组合发出不同的音高、音色。这些音管组合能够模拟管弦乐队中如木管、铜管等所有乐器的声音。



演奏的控制台有音栓,来控制选择不同的音管组合;键盘、脚踏键盘供于弹奏。管风琴可以演奏的音域极其宽广。通常都基于教堂、机构大厅建造,与整个建筑形成一个巨大的共鸣体。演奏的声音宽广、恢弘,令人心生敬畏。




下面为大家介绍世界上最著名的6架管风琴。



1



建筑师:Aristide Cavaillé-Coll

圣鲁恩大教堂管风琴

法国鲁昂

 

▼ 圣鲁恩大教堂


这台管风琴被认为是法国最重要的管风琴之一,这个拥有四个键盘组的超大乐器,通常用来录制Louis Vierne和Charles-Marie Widor的作品。这架管风琴在1 7世纪到19世纪间被不同程度的忽视和重建。最终在1888年,由著名的管风琴建筑师阿里斯蒂德·库尔特尔(Aristide Cavaille-Coll)完成最终的重建。两年后,伟大的法国风琴演奏家查尔斯·玛丽·威德(Charles-Marie Widor)主持了落成典礼。



今天,它几乎完全符合Cavaille-Coll的意图,被认为是法国19世纪晚期“交响乐”时期最美丽的作品之一。它由两排巨大的音管组合从下到上依次排开,可发出巨大的声音。




2



建筑师:Glatter-Götz/Rosales

沃尔特·迪斯尼大厅管风琴

美国洛杉矶

 

▼ 沃尔特·迪斯尼大厅


这架管风琴与常规的不同,它的外形是相当疯狂的。它由设计师Frank Gehry与建筑师Glatter-Götz和Manuel Rosales合作四年共同完成。与迪士尼的风格很搭配,可以联想到卡通片的幻想场景,整体看起来像是巨大的薯条组装起来的。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我们看到整体琴身的立面音管设计的很特别,但仍然可以发声。(有些管风琴立面的音管是装饰作用)

 


这架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乐器是新迪斯尼大厅最令人瞩目的焦点。这样的设计能够符合音乐上的功能需求吗?当然可以,评论家们都为之惊叹,它拥有和谐宽厚的声音、强劲有力的簧管音色和精美的设计。




3



建筑师: William Hill

伯明翰市政厅管风琴

英国伯明翰

 

▼ 伯明翰市政厅


在英国所有市政厅机构的管风琴中,1834年伯明翰市政厅为向公众开放而修建的这架管风琴,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它音管的长度高达32英尺,是欧洲最大的单根音管的设计。据说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安装有高压簧管音栓(Tuba Mirabilis)的管风琴(可发出极其强悍的簧管音色)。安装完成于1837年。

 


它也可演奏精致柔和的音色:它的笛声和微弱的弦乐声既和谐又美妙,让演奏厅变得闪闪发光、富丽堂皇。然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城市自1834年以来每周开展一系列的风琴演奏会,从1983年开始,一些知名的管风琴演奏家如:托马斯·特罗特(Thomas Trotter);第七风琴手(the seventh organist)使用这架琴演出超过500场次。




4



建筑师: Gottfried Silbermann

弗莱堡大教堂

德国萨克森

 

▼ 弗莱堡大教堂


弗莱堡大教堂很幸运地由著名的管风琴建筑师西尔伯曼两兄弟共同参与设计。1711年,弗莱堡大教堂委托28岁的戈特弗里德·西尔伯曼(Gottfried Silbermann)设计建造管风琴,包含三个键盘组、44位音栓和踏板键盘,于1714年完工。在1983年又按照建造者的原意进行了修复。

 


西尔伯曼和巴赫曾紧密合作,两人都对声学有着共同的兴趣和深厚的知识。这架管风琴是巴赫一生都梦寐以求的乐器。如果去弗莱堡旅行就可以欣赏到它。欣赏西尔伯曼手艺的人经常会提到“强有力的簧管音色”或“银铃般和谐的音响”,这已然成为了建造者作品的代名词。莫扎特曾对他们建造的乐器这样评价:“这些乐器是无与伦比的宏伟”。








5



建筑师: Delaunay/Grenzing

圣皮埃尔教堂风琴

法国图卢兹

 

▼ 圣皮埃尔教堂


这架琴是法国最优秀的古典管风琴,它被列为国家历史文物。图卢兹可以说是风琴演奏家们的圣地。对于任何一位Couperin、De Grigny或Raison的忠实粉丝来说,参观这件精致的乐器都是他们旅行的必经之地。

 


1683年,建筑师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为图卢兹的雅各宾派修道院建造了这架管风琴。此后,数位建筑商对它进行了重建和修复,直到1983年格哈德·格伦辛(Gerhard Grenzing)对它完成了全面修复。它有四个键盘组,51位音栓和78组音管,它的声音是非凡而又独特的。





6



建筑师: George Ashdown Audsley

瓦纳梅克大法庭风琴

美国新泽西州

 

▼ Boardwalk Hall Auditorium Organ 操作台


如果位于新泽西州亚特兰大市的木栈道大厅礼堂风琴Boardwalk Hall Auditorium Organ可以正常工作的话,它将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管风琴,拥有33,000跟音管。

 

▼ 木栈道大厅


现在,这项殊荣将被授予位于费城的瓦纳梅克风琴Wanamaker Grand Court Organ。位于梅西中心城一个宽敞的7层大法院内(原是瓦纳梅克百货公司)。


▼ Wanamaker Grand Court Organ 操作台


它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可以用作正常音乐演奏的管风琴。它可能不是最细腻的管风琴,但它的绝对华丽是值得尊重的。

 


建筑师奥德斯利最初建于1904年,是为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St . Louis World 's Fair)而建的,最初有10000根音管。最终直到1930年,各种类的音管加起来达到了今天的数量共28,750根音管。它虽然很巨大,但在它的外表下仍然有温柔的一面,它能够发出天鹅绒般的、神奇的声音。



▼ 管风琴内置示意图




▼ 众人在大厅内齐唱哈利路亚


文章来源:

BBC Music Magazine

本文转自公众号丨音乐之友


管风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从公元前3世纪起源至今,管风琴的发展跨越了两千多年的历史,而这也可以说是整个西方音乐发展的进程。管风琴也是所有乐器中最庞大、最复杂的乐器了。

 



管风琴属于气鸣类乐器,由鼓风系统、控制系统、音管组成。通过鼓风机施加压力流通不同的音管来发出声音。音管的材质不同、大小不同,可组成不同的组合发出不同的音高、音色。这些音管组合能够模拟管弦乐队中如木管、铜管等所有乐器的声音。



演奏的控制台有音栓,来控制选择不同的音管组合;键盘、脚踏键盘供于弹奏。管风琴可以演奏的音域极其宽广。通常都基于教堂、机构大厅建造,与整个建筑形成一个巨大的共鸣体。演奏的声音宽广、恢弘,令人心生敬畏。




下面为大家介绍世界上最著名的6架管风琴。



1



建筑师:Aristide Cavaillé-Coll

圣鲁恩大教堂管风琴

法国鲁昂

 

▼ 圣鲁恩大教堂


这台管风琴被认为是法国最重要的管风琴之一,这个拥有四个键盘组的超大乐器,通常用来录制Louis Vierne和Charles-Marie Widor的作品。这架管风琴在1 7世纪到19世纪间被不同程度的忽视和重建。最终在1888年,由著名的管风琴建筑师阿里斯蒂德·库尔特尔(Aristide Cavaille-Coll)完成最终的重建。两年后,伟大的法国风琴演奏家查尔斯·玛丽·威德(Charles-Marie Widor)主持了落成典礼。



今天,它几乎完全符合Cavaille-Coll的意图,被认为是法国19世纪晚期“交响乐”时期最美丽的作品之一。它由两排巨大的音管组合从下到上依次排开,可发出巨大的声音。




2



建筑师:Glatter-Götz/Rosales

沃尔特·迪斯尼大厅管风琴

美国洛杉矶

 

▼ 沃尔特·迪斯尼大厅


这架管风琴与常规的不同,它的外形是相当疯狂的。它由设计师Frank Gehry与建筑师Glatter-Götz和Manuel Rosales合作四年共同完成。与迪士尼的风格很搭配,可以联想到卡通片的幻想场景,整体看起来像是巨大的薯条组装起来的。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我们看到整体琴身的立面音管设计的很特别,但仍然可以发声。(有些管风琴立面的音管是装饰作用)

 


这架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乐器是新迪斯尼大厅最令人瞩目的焦点。这样的设计能够符合音乐上的功能需求吗?当然可以,评论家们都为之惊叹,它拥有和谐宽厚的声音、强劲有力的簧管音色和精美的设计。




3



建筑师: William Hill

伯明翰市政厅管风琴

英国伯明翰

 

▼ 伯明翰市政厅


在英国所有市政厅机构的管风琴中,1834年伯明翰市政厅为向公众开放而修建的这架管风琴,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它音管的长度高达32英尺,是欧洲最大的单根音管的设计。据说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安装有高压簧管音栓(Tuba Mirabilis)的管风琴(可发出极其强悍的簧管音色)。安装完成于1837年。

 


它也可演奏精致柔和的音色:它的笛声和微弱的弦乐声既和谐又美妙,让演奏厅变得闪闪发光、富丽堂皇。然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城市自1834年以来每周开展一系列的风琴演奏会,从1983年开始,一些知名的管风琴演奏家如:托马斯·特罗特(Thomas Trotter);第七风琴手(the seventh organist)使用这架琴演出超过500场次。




4



建筑师: Gottfried Silbermann

弗莱堡大教堂

德国萨克森

 

▼ 弗莱堡大教堂


弗莱堡大教堂很幸运地由著名的管风琴建筑师西尔伯曼两兄弟共同参与设计。1711年,弗莱堡大教堂委托28岁的戈特弗里德·西尔伯曼(Gottfried Silbermann)设计建造管风琴,包含三个键盘组、44位音栓和踏板键盘,于1714年完工。在1983年又按照建造者的原意进行了修复。

 


西尔伯曼和巴赫曾紧密合作,两人都对声学有着共同的兴趣和深厚的知识。这架管风琴是巴赫一生都梦寐以求的乐器。如果去弗莱堡旅行就可以欣赏到它。欣赏西尔伯曼手艺的人经常会提到“强有力的簧管音色”或“银铃般和谐的音响”,这已然成为了建造者作品的代名词。莫扎特曾对他们建造的乐器这样评价:“这些乐器是无与伦比的宏伟”。








5



建筑师: Delaunay/Grenzing

圣皮埃尔教堂风琴

法国图卢兹

 

▼ 圣皮埃尔教堂


这架琴是法国最优秀的古典管风琴,它被列为国家历史文物。图卢兹可以说是风琴演奏家们的圣地。对于任何一位Couperin、De Grigny或Raison的忠实粉丝来说,参观这件精致的乐器都是他们旅行的必经之地。

 


1683年,建筑师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为图卢兹的雅各宾派修道院建造了这架管风琴。此后,数位建筑商对它进行了重建和修复,直到1983年格哈德·格伦辛(Gerhard Grenzing)对它完成了全面修复。它有四个键盘组,51位音栓和78组音管,它的声音是非凡而又独特的。





6



建筑师: George Ashdown Audsley

瓦纳梅克大法庭风琴

美国新泽西州

 

▼ Boardwalk Hall Auditorium Organ 操作台


如果位于新泽西州亚特兰大市的木栈道大厅礼堂风琴Boardwalk Hall Auditorium Organ可以正常工作的话,它将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管风琴,拥有33,000跟音管。

 

▼ 木栈道大厅


现在,这项殊荣将被授予位于费城的瓦纳梅克风琴Wanamaker Grand Court Organ。位于梅西中心城一个宽敞的7层大法院内(原是瓦纳梅克百货公司)。


▼ Wanamaker Grand Court Organ 操作台


它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可以用作正常音乐演奏的管风琴。它可能不是最细腻的管风琴,但它的绝对华丽是值得尊重的。

 


建筑师奥德斯利最初建于1904年,是为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St . Louis World 's Fair)而建的,最初有10000根音管。最终直到1930年,各种类的音管加起来达到了今天的数量共28,750根音管。它虽然很巨大,但在它的外表下仍然有温柔的一面,它能够发出天鹅绒般的、神奇的声音。



▼ 管风琴内置示意图




▼ 众人在大厅内齐唱哈利路亚


文章来源:

BBC Music Magazine

本文转自公众号丨音乐之友


树影Dairon{一个真辛达}

我是如何走上了学习管风琴之路的

原文是为了回答知乎一个问题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070659/answer/623834096

答完了发现一口气又写了这么多,还没有全都写出来,决定以后不定期更新,做个记录。感觉我神奇的人生自传里又多了新的一章哈哈哈。

————————分割线———————

才学了一个月左右,来写点东西。本人非音乐专业,画油画的艺术狗一枚。幼儿园学了一两年电子琴,小学学了一个学期声乐,然后初中学了三年钢琴。

天赋不知道有没有,反正对古典音乐感兴趣,钢琴考了九级,之后因为父母认为我高中学业很忙就没让我继续练了,中断的时候刚好弹完二部创意曲正在开始三部创意

原文是为了回答知乎一个问题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070659/answer/623834096

答完了发现一口气又写了这么多,还没有全都写出来,决定以后不定期更新,做个记录。感觉我神奇的人生自传里又多了新的一章哈哈哈。

————————分割线———————

才学了一个月左右,来写点东西。本人非音乐专业,画油画的艺术狗一枚。幼儿园学了一两年电子琴,小学学了一个学期声乐,然后初中学了三年钢琴。

天赋不知道有没有,反正对古典音乐感兴趣,钢琴考了九级,之后因为父母认为我高中学业很忙就没让我继续练了,中断的时候刚好弹完二部创意曲正在开始三部创意曲,然后刚刚开始弹莫扎特奏鸣曲集,正要向中级阶段进阶,非常可惜没有再练了。

然后从高中到大学四年到研究生两年都没有再怎么具体学习和练习,就是寒暑假的时候在家随便弹着玩玩,水平直线下降,到了今年年初的时候,我的水平大概是:

能弹克莱门第小奏鸣曲集,能弹巴赫“小前奏曲与赋格”,自己顺着谱子把巴赫的“法国组曲第二号”扒下来了,每个音都摁了,按原速弹了,但是奇难听无比,还总也练不熟,后来经过专业人士点评发现是根本没搞清楚这首曲子几个声部,该摁住的地方没摁,滥用踏板,而且强弱控制不恰当。

--------------------

说完了钢琴基础,来讲一下管风琴。

其实答主从很小开始就对管风琴的声音有一种独特的热爱,老是开着电子琴摁到管风琴的音色弹“平安夜”。

记得小时候做过一个梦,就是梦见有一个空阔的建筑,里面有一些柱子,然后从高远的地方传来了管风琴的声音,然后我在梦中问自己,我能弹管风琴吗?后来我就在日记里写道:我要是能弹一弹管风琴,哪怕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都是莫大的荣幸。

可是后来因为经历的事情太多,路又离音乐越来越远(本人本科研究生读的是经济类),就没有再想这些事了。

-----------------------

后来再捡起对管风琴的热爱,是因为巴赫。答主从小就喜欢巴赫,他的很多音乐我听一万遍还听不厌,有段时间和男朋友闹矛盾,天天抑郁想自残,结果一听巴赫就立刻心情平复,能够集中注意力画画了。然后听说他最伟大最巧夺天工的作品是《赋格的艺术BWV1080》,就去YouTube上听了,点击的第一个视频是管风琴版的,

一听,震惊了

震惊了

震惊了...

就是这部作品重新燃起了我对管风琴的热爱,我去搜了其他作品,比如巴赫的Trio Sonata和 8 Short Prelude and Fugue 等等,里面每一首都让我觉得非常痴迷神往。那种感觉,就比如Trio Sonata 第一首,那简直一听就高潮,精神上的ecstacy,也莫过于此。

后来我就开始在网上搜,“如何成为一个管风琴师?” “如何学习管风琴?” 因为觉得管风琴师也是人,再神奇,也是一点点练出来的,我就不期望自己成为什么职业选手了,我哪怕能上几节课稍微摸下琴我也是高兴的。

Google上查了很多资料之后,两个重要信息蹦入我的脑海:

1,找当地教堂了解一下。

2,找AGO美国管风琴师行会了解一下。(答主在美国)

于是这两件事我都做了。

我先是在网上查了一下哪个附近的教堂有管风琴,然后就给那个音乐负责人发了个邮件,问他可不可以让我参观一下管风琴,然后能不能介绍个老师给我。然后非常幸运的是这个音乐负责人原来就是教堂的管风琴师兼合唱团指挥(后来发现,基本上所有的教堂管风琴师都会是这个教堂的音乐总监,地位可高了。)于是第二天他就立刻让我去教堂看琴了,还直接让我在管风琴上弹了一下巴赫的c小调鲁特琴前奏曲!特别兴奋,因为弹钢琴啊其他乐器都是声音从琴上发出来,管风琴是,声音从四面八方发出来!然后他告诉了我一下管风琴的机械原理,那台琴是一个19世纪末造的老机械琴,都能看见管子背后木片啊杠杆啊呼啦呼啦地转动,很神奇了。并且这个老师表示愿意教我,一节课60刀。

然而唯一一个缺点就是,这个教堂所在的城市,我只有假期的时候才会去,或者偶尔周末去一下,并不是长期呆下去。

于是我来到我平时呆的城市,找到了管风琴师行会,给负责人发了个邮件。

管风琴师们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特征,就是他们之间似乎非常重视社交,非常团结。其实一个原因就是管风琴这种乐器因为太贵重太大件,所以不可能属于某个人,特别是那些历史老琴,除了是教会负责维护保存,它们也基本上都属于文化遗产,需要大家共同传承,一台琴也是share给大家一起来演奏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管风琴师是个比较冷门的小圈子,人也不多,因此管风琴师们几乎都认识彼此,也很欢迎新人加入他们的团体。

于是新泽西管风琴师行会负责人就立刻给我推荐了一个老师。(我后来查了一下这个老师,发现他居然是曼哈顿音乐学院硕士毕业的,然后还有个神学硕士学位,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大牛。)

但是当时因为又赶上寒假,我去了美国西部,所以加了他Facebook之后就没跟他说话了,想着反正不着急。结果我去西部的路上把手机给丢了,然后心情极度糟糕的时候在Facebook上发了个贴说自己手机丢了。

结果这个大牛老师居然来敲我了! 他问我是不是以前见过,因为他觉得我有点脸熟,但想不起来我是谁了。我连忙解释说我其实没见过他,只是我想学琴,然后行会推荐了他给我,我就加了,结果一直没有时间安排起来。然后聊了半天,决定等我从西部回来再见面细说。

结果我从西部回来之后,又遇上了极寒的恶劣气候,以及毕业找工作等各种让人头疼的问题(我其实还有一年才毕业),还有波及了很多亲朋好友的抑郁情绪,所以就放了他鸽子,并没有去找他上课。

结果他着急了,又来敲我,“喂,你这个同学,你还想不想上课啊?”

我其实还有个迟疑的原因是,我根本没有找到练琴的地方。不过我看他这么热切地希望我去上课,于是就不好意思再鸽他了,毕竟觉得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什么事情要是走不出第一步,那就永远走不了后面的十万步了。

再考虑到他可能是最近缺钱想收学生赚点钱,就战战兢兢地问他一节课要多少,他说75刀,我其实觉得有点贵,毕竟换算成人名币,不得了,快500多了吧,不过既然之前答应要去,不好意思说不去,去就去吧,以后上不起课,找个理由再鸽他也不迟。

于是一个多月没有摸过钢琴的我硬着头皮去了一个约好的教堂上课了。一开始弹了一下钢琴,结果我因为一个月没练还阴差阳错选了首最难的曲子弹,于是出尽洋相根本弹不下去 囧。于是老师说算了吧钢琴不弹也罢,于是带我来到一个电子管风琴上,虽然是电子的,那个琴音色并不差,音栓齐全,脚键盘也很好用,体验还是非常好的。第一节课也就是说了一下钢琴和管风琴的区别,介绍了一下管风琴的构造,然后让我在管风琴上弹了一下钢琴的曲子,纠正了一下坐姿手型之类的。

最重要的是,教了我一下脚键盘的弹法。我有课本,上面有一些入门练习,就跟钢琴的哈农差不多,只是针对脚的。结果我一上脚居然把老师震惊了。因为我居然第一次踩就能不看键盘就踩出那些练习条目,好像之前练过一般。老师说我大概空间直觉能力特别好,于是就布置我了一首很初级的练习曲。

而且,并没有收我钱。

他说第一节课不需要交钱,以后回课再说。只要我能找到地方好好练,就有未来。

—————————

后来几个星期每个周末我都尽量找到教堂让我练琴,有时候周六去,有时候周六周日都去。平时我因为学业工作太忙,教堂也不给我开门,就只能周末一口气练好几个小时。

找教堂练琴真是个大学问,我至今都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反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和教会保持好联系,一定要和教堂工作人员保持好联系,勾搭神父,勾搭音乐总监,勾搭合唱团,跑勤快点,多打打电话,多发邮件,最后总会有一个好心人让你去练琴。新泽西上百个教堂,目前我几乎只找到了一两个让我去练的地方。

有一个教堂,我一个画画的同学在里面当拉丁文圣乐合唱团团员,于是通过关系认识了他们的指导老师,也是拉丁文弥撒的管风琴师,这个指导老师虽然是意大利人英语说不溜,但是水平可牛逼了,是茱莉娅音乐学院的老师。他见到我之后,问我,“所以你现在在学琴是吧!” 我说是的, 结果他说:“哇太好了,以后我要是请假不来,你可以当我的替补,顶替我弹琴!”  我一激动,说:“好的!”
回头一想,啥???我什么都不会啊!
茱莉娅音乐学院的老师,让我这个什么都弹得狗屁不通的,而且拉丁文弥撒做着做着就不知道做哪儿去了的,业余板凳队员,顶替他???我觉得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哈哈哈哈哈哈。

至于鞋子,我一开始觉得便宜鞋子也能打发,于是就在亚马逊上买了一双舞蹈鞋,也是翻皮底,有跟,皮的,结果呢,跟太高太尖,管风琴专用鞋要求鞋跟1.25inch,我那双鞋有1.5inch,而且鞋跟不够宽,还非常滑,导致脚跟踩键盘的时候永远踩不到,总是滑下去,于是临时用一双普通的鞋替代了一下,然后还是老老实实买了管风琴鞋。

于是我就又去回课了。 (说来也好玩,每次我去回课之前都是这个老师来催我,喂,你这个同学,你什么时候来上课啊!然后我觉得不去不好,于是马上说,就这周末!)

这次回课老师指出我其实音弹对了,但是没有感情,管风琴虽然不能通过摁键力度大小控制强弱,但可以控制时间,可以控制每一个乐句的连贯性,这些微妙的东西,是只有人才能做到的,不能像一个机器一样。然后又教了一些基本的东西,布置了一首浪漫主义小练习曲。

而且,又没有收我钱。

又没有收我钱。

我说我其实自己也是个Starving artist,我知道搞艺术搞音乐靠才华吃饭都不容易,不想让他白白花时间在我身上。他说他其实很幸运,他工作的地方工资还挺高的,而且他以前是个神父,就一直想为上帝做点好事情,有人愿意学琴就是好的,也知道我现在不容易,并不想要我花什么钱,等我到了五十多岁再说吧(我现在才二十六岁)。

于是我感动得热泪盈眶,目送他走出教堂,结束了这一课。

TBC

恰如其空。

深夜,搜BWV156偶然听到这张碟,被惊艳到了,还在想这是什么笛子,一搜专辑名,好嘛尺八,搭配的还是管风琴,简直神仙搭配,可叹的是在我之前只有一个人收藏了这张碟,我相信它一定会被更多人听到的,嗯。

洗涤灵魂

深夜,搜BWV156偶然听到这张碟,被惊艳到了,还在想这是什么笛子,一搜专辑名,好嘛尺八,搭配的还是管风琴,简直神仙搭配,可叹的是在我之前只有一个人收藏了这张碟,我相信它一定会被更多人听到的,嗯。

洗涤灵魂

-至理学派-

前两天我们收到了一封来自热心玩家的信件,他的德国朋友及其朋友的管风琴课老师对我们游戏中海森诺的礼拜堂主题曲十分感兴趣,希望能获得曲谱进行学习。
在和游戏制作组的编曲Weonix商量后,我们很高兴地分享了这首Praise Peace的曲谱。
Weonix表示,原曲中包含了除管风琴外的其他乐器,现在的曲谱是把多个声部结合简化到只剩下管风琴的版本;另外,他作曲时也没有尝试演奏,不太确定能不能弹出来,有问题的话也请安心改编

目前已经上传到了公式站:网页链接 大家可以在公式站那边看到~!

前两天我们收到了一封来自热心玩家的信件,他的德国朋友及其朋友的管风琴课老师对我们游戏中海森诺的礼拜堂主题曲十分感兴趣,希望能获得曲谱进行学习。
在和游戏制作组的编曲Weonix商量后,我们很高兴地分享了这首Praise Peace的曲谱。
Weonix表示,原曲中包含了除管风琴外的其他乐器,现在的曲谱是把多个声部结合简化到只剩下管风琴的版本;另外,他作曲时也没有尝试演奏,不太确定能不能弹出来,有问题的话也请安心改编

目前已经上传到了公式站:网页链接 大家可以在公式站那边看到~!

SwZap的琴谱放置点
罗西

维瓦尔第&巴赫:二重奏

图二线稿

拖了好久,终于把这幅本该纪念7月28日他们忌日的画画好了…

材质:色粉笔(soft pastel/ chalk pastel)和彩色铅笔(色粉笔我极力推荐,上手、平铺和调色都非常容易)

维瓦尔第&巴赫:二重奏

图二线稿

拖了好久,终于把这幅本该纪念7月28日他们忌日的画画好了…

材质:色粉笔(soft pastel/ chalk pastel)和彩色铅笔(色粉笔我极力推荐,上手、平铺和调色都非常容易)

芥川之刀

老马出新书了,简直要奔走相告同好者,初识老马源自12年,听古尔德,发现老马写的文章,真是神,国内写出关于音乐这样独到的文字的人怕寥寥无几。

老马出新书了,简直要奔走相告同好者,初识老马源自12年,听古尔德,发现老马写的文章,真是神,国内写出关于音乐这样独到的文字的人怕寥寥无几。

Костя

管风琴。。。好棒啊!
长这么大一共也就听过两次管风琴演奏会,想想好像都是这个学期的事。风格上果然更喜欢今天Paul Jacobs的这一场,但是两次音乐会看到音乐家坐在巨大的乐器前的瞬间都会觉得很震撼。一部分大概是犹豫管风琴本身的体积和其他任何乐器都不是一个量级,那个瞬间总会觉得,啊,音乐是永恒的。。。人和机械都是音乐的媒介,让这样的声音由不同时代的人不断地理解赞叹然后永远地存在下去。
有一个很喜欢的细节,两次音乐会的结尾音乐家在持久的掌声中都会抬手将掌声献给管风琴,感觉除了管风琴,很少有没有【属于某一个人】这样的感觉的乐器(也可能没见过世面的我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喜欢这种。。。是管风琴和音乐家...

管风琴。。。好棒啊!
长这么大一共也就听过两次管风琴演奏会,想想好像都是这个学期的事。风格上果然更喜欢今天Paul Jacobs的这一场,但是两次音乐会看到音乐家坐在巨大的乐器前的瞬间都会觉得很震撼。一部分大概是犹豫管风琴本身的体积和其他任何乐器都不是一个量级,那个瞬间总会觉得,啊,音乐是永恒的。。。人和机械都是音乐的媒介,让这样的声音由不同时代的人不断地理解赞叹然后永远地存在下去。
有一个很喜欢的细节,两次音乐会的结尾音乐家在持久的掌声中都会抬手将掌声献给管风琴,感觉除了管风琴,很少有没有【属于某一个人】这样的感觉的乐器(也可能没见过世面的我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喜欢这种。。。是管风琴和音乐家一同传达的感觉!
每一座(?)管风琴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即使是同一个演奏家演奏的同一部作品,在不同的琴上也会有不同的表达,感觉这一点也觉得很。。。美?不过这么一想其实大部分音乐都是每一次演奏都独一无二哦。。。只是由于构造在管风琴上这一点更容易被感受到?
最感谢大学的其中一点就是这四年的音乐会和乐器课,以及在这里遇到的朋友们让我慢慢开始感受到了音乐的美和震撼,虽然最后一学期才开始学乐理有点可惜,但是it’s never too late! 希望以后能不要忘记这几年的感动,可以坚持学下去!【握拳】

大妈的天坑

最近入的两张波兰的雕版小型张,颜值爆表,一张音乐厅一张管风琴,首先雕版已经让细节控一本满足了,金粉印刷BILINGBILING,更是直击心灵~~~嗷!!!言语难以表达我内心的感受啊啊……你们直接看图吧

最近入的两张波兰的雕版小型张,颜值爆表,一张音乐厅一张管风琴,首先雕版已经让细节控一本满足了,金粉印刷BILINGBILING,更是直击心灵~~~嗷!!!言语难以表达我内心的感受啊啊……你们直接看图吧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仙纳朵”是一首美国西部经典民谣,Shenandoah为印第安语,意为“Daughter of the Stars”(星星之女)。这首歌可以追溯到1860年北美或加拿大贩运皮毛的船运队,在密西西比河和密苏里河流域的船工们中传唱。歌曲讲述了一位商人爱上了印第安族长的女儿,并打算带她离开的故事。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噢,仙纳朵,我渴望听到你的歌声,启航吧,我要驾船穿过宽阔的密苏里河。 噢,仙纳朵,我爱你的女儿,流淌吧,你滔滔流向远方,我要和她一起渡过滔滔的流水,启航吧,我们要驾船,穿过宽阔的密苏里河。”


这首歌因美丽的故事和优美的旋律...

“仙纳朵”是一首美国西部经典民谣,Shenandoah为印第安语,意为“Daughter of the Stars”(星星之女)。这首歌可以追溯到1860年北美或加拿大贩运皮毛的船运队,在密西西比河和密苏里河流域的船工们中传唱。歌曲讲述了一位商人爱上了印第安族长的女儿,并打算带她离开的故事。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噢,仙纳朵,我渴望听到你的歌声,启航吧,我要驾船穿过宽阔的密苏里河。 噢,仙纳朵,我爱你的女儿,流淌吧,你滔滔流向远方,我要和她一起渡过滔滔的流水,启航吧,我们要驾船,穿过宽阔的密苏里河。”


这首歌因美丽的故事和优美的旋律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在美国广为流传。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仙纳朵”有很多种版本,每个版本都有各自的魅力。


其中无伴奏合唱空灵、清澈、唯美、炽热、深情,极具穿透力的声线在没有乐队的烘托修饰下,各声部的独立和统一效果更加突出;


合唱团的表演气势磅礴,庞大的声部力度控制得游刃有余,气息连贯统一;


大提琴版深沉、华美、浪漫、优雅,琴弦与自然融合在一起,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享受。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八千里路》专辑里的“仙纳朵”选择管风琴与唢呐来讲述这段古老的故事,只能用脑洞大开来形容,在乐曲的编排上足以让人瞠目结舌,防不胜防。没有丝毫防备,没有一点起兴铺垫,一开场管风琴就象密苏里河的惊涛骇浪般排山倒海呼啸而来,振聋发聩,令人招架不住又心驰神往。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6秒的空白后唢呐出场,仿佛凌波而来,飘飘欲仙,宛在水中央,我惊讶的发现唢呐竟然可以如此柔美,如此儿女情长,诉说着若隐若现的疼,似有似无的伤。管风琴则充满家国情怀的使命感,时而如海潮连天翻涌,如海啸铺天盖地,时而纤柔悠然,波澜荡漾。


与其他版本所表现的个人情绪,情感诉求相比,管风琴与唢呐版既有唢呐表现的小人物命运的柔美细腻,也有管风琴表现的大时代下历史的厚重感,地域文化的特殊性,以及宗教的归属感。一曲终了,意犹未尽。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仙纳朵”还有一个中文
名叫“情人渡”
,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然而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多,但提到“情人的眼泪”熟悉的人就多了。


“情人的眼泪”改编自“情人渡”,也有很多版本,大提琴版质朴,宁静,淳厚,直抵人心;小提琴版层次丰富,高潮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萨克斯独奏荒凉有余,柔美不足;二胡版则相对单薄,表现力不够;交响乐表现宏大场面游刃有余,却不善于处理这种细腻的个人情绪,显得有些凌乱不清。“情人的眼泪”大提琴版首推美国大提琴手特蕾莎.皮雷兹,可惜,关于她的介绍不多。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难道你不知道是为了爱?只有那情人的眼泪最珍贵,一颗颗都是爱,都是爱。"


让“情人的眼泪”深入人心的是不同时期的各种翻唱,包括姚苏蓉、邓丽君、蔡琴、林忆莲、张学友、罗大佑、齐秦等歌手,其中我最中意的是蔡琴,其他歌手对这首歌的理解与把握均欠火候,或者说是技艺有余,情感不足,总之是演绎不出三十年代大上海的五光十色中的繁华与没落,表现不出周璇那种莺转燕啼的腔调与声色。




-《八千里路》专辑花絮/摄影·小叶不会修图-


毕竟,再也回不去那个“时间慢到只能用一生去爱一个人”的时代了。再后来周杰伦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让这首老歌又火了一把,于是各种选秀节目上翻唱、改编、挑战,林林总总,光怪陆离,不说也罢。


听这首曲子无由的想起席慕蓉的那首《渡口》:


让我与你握别

再抽轻轻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在表达人类情感的主题上所有艺术都是相通的,在人类文化的进程中反反复复,曲折迂回,好在,诗歌、音乐从未缺席,才有你我今天的饕餮与陶醉。



艾德里安与安东尼
似乎只有在黑白交汇的色调中,才...

似乎只有在黑白交汇的色调中,才能够听到管风琴的诉说。

似乎只有在黑白交汇的色调中,才能够听到管风琴的诉说。

Adward_R

J.S. Bach:「Fugue in G minor BWV578, 'The Little'」played by Helmut Walcha,极其出名的“小赋格”,织体的复杂却不逊于BWV 542等庞然大物;适合读论文昏昏欲睡的时候提神醒脑,所谓巴洛克速效救心丸……

大雪方起,傍晚或者清晨路灯开始明明灭灭的时候,仿佛能听见管风琴悠远的啼号亦从Chapel纷纷扬扬起来。

J.S. Bach:「Fugue in G minor BWV578, 'The Little'」played by Helmut Walcha,极其出名的“小赋格”,织体的复杂却不逊于BWV 542等庞然大物;适合读论文昏昏欲睡的时候提神醒脑,所谓巴洛克速效救心丸……

大雪方起,傍晚或者清晨路灯开始明明灭灭的时候,仿佛能听见管风琴悠远的啼号亦从Chapel纷纷扬扬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