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粗开

263浏览    3参与
病酒当歌

[11.13生贺/小伽]父亲

尝试了比较平淡的文风,写完了兴奋地问副人格看起来像不像不是我写的,他说这么渣一定是你写的

我:emmm

算啦,小殿生日快乐

cp向不明显小殿中心向

副cp粗开,我今天就要打上粗开tag


小心一直不喜欢那个叫伽罗的男人,也许是因为那个男人自从把他带回家后就没尽过一点作为一个“父亲”的职责,他总是很忙的样子,总是一个电话就会立刻转身离开,据说他是一名上将,但这和小心有什么关系呢,小心只是想和他待在一起。

上将的居所是一间普通的单身公寓,不大,只有一个卧室,伽罗在家的时候就搂着小心睡,在军营的时候就只有小心一个人窝在硬邦邦的单人床上,早上醒来后去厨房,踮着脚取下保温的...

尝试了比较平淡的文风,写完了兴奋地问副人格看起来像不像不是我写的,他说这么渣一定是你写的

我:emmm

算啦,小殿生日快乐

cp向不明显小殿中心向

副cp粗开,我今天就要打上粗开tag






小心一直不喜欢那个叫伽罗的男人,也许是因为那个男人自从把他带回家后就没尽过一点作为一个“父亲”的职责,他总是很忙的样子,总是一个电话就会立刻转身离开,据说他是一名上将,但这和小心有什么关系呢,小心只是想和他待在一起。

上将的居所是一间普通的单身公寓,不大,只有一个卧室,伽罗在家的时候就搂着小心睡,在军营的时候就只有小心一个人窝在硬邦邦的单人床上,早上醒来后去厨房,踮着脚取下保温的粥和菜,厨房与阳台连着,小心不止一次有过跳下去的想法。

小心今年五岁,应该上幼儿园,右手神经折断但没截肢,右脚有点跛,是在大楼炸毁时被混凝土块压的。吃完早饭,尽最大的努力关上防盗门,楼道贴的都是小广告,接着隔壁刚上小学的阿奇带着他去幼儿园。

小学不喜欢说话,阿奇话很多,两个人上学路上一向很尴尬,阿奇最喜欢讲伽罗,小学最不想听到就是上将的名字。


小心曾和伽罗约好让他来接他放学,然而小男孩在校门口从黄昏站到天全黑,直到那条跛脚实在受不了了才在花坛边坐下。最后伽罗也没来,来的是芬奇,附近中学的美术老师,是伽罗让他来的。

伽罗有事时总喜欢把小心丢给他照顾,芬奇并不喜欢带着小心,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小心写作业的时候总是在旁边看手机,小心右手动不了,是用左手写字。他的一个朋友莉莎却很喜欢小心,说着“好可爱哦”蹲下来揉小心的脸,于是这个男人的表情才会缓和一点。

上将大人偶尔会百忙之中抽空打电话过来问小心的情况,只有这个时候芬奇一直对小心冷着的脸才会露出温柔的神色,小心怀疑他只是想听伽罗的那句“谢谢”。


小心曾在睡觉的时候偷偷爬起来把伽罗的手腕与床角用绳子绑在一起,他看见有着蓝色长发的男人苦笑着睁开眼,然后轻而易举地挣开了绳子。


小心曾不满伽罗手心的温度,夏天每次递过来的冰糕都是化的,因为那里有一条能量管道,男人全身冰冷,唯有有着能量管道的部位是温暖的,因为里面是燃烧的生命。直到小心被阿卡斯送去医院,握着戴着呼吸罩的伽罗冰凉的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希望这个男人能一直温暖下去。

这样的场景在小心的记忆里多次重复,小心见伽罗十次有五次是在重症监护室,有一次是在门外看见一个紫发的男人吻着昏迷的蓝发青年的手,小心问身后的阿卡斯那人是谁,阿卡斯点了一支烟,答道:“凯撒。”

“医院禁止吸烟。”小心出声提醒。

“用不着你个小鬼管。”

“阿卡斯,在医院,”名为凯撒的人转过头,眯着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病态,“是禁止吸烟的哦。”

阿卡斯这才“啧”了一声,掐灭香烟扔进了垃圾桶。



和小心一起玩的是一个叫开心的孩子,他比小心惨一点,双腿截肢,一条在膝盖,一条在膝盖还要往上的地方,左手没有手指,右脸经过多次修复手术看起来还是人不人鬼不鬼,但他又比小心幸运一点,他的继父是一个有着栗色短发、深蓝色眼眸和六点雀斑的人,看起来非常年轻,好像一个少年,叫粗心,人如其名,非常粗心,经常忘记东西,但关于开心的事永远不会忘记,记得接他回家,记得他爱吃的菜——尽管开心根本看不出喜好,好像什么都喜欢,又好像什么都不喜欢,记得他的假肢不方便,记得他喜欢笑。

小心觉得开心很强势,毕竟是个会把假肢卸下来打人的孩子,原因只是一个小朋友踩了小心的跛脚不肯道歉。

有一次开心和小心说:“我跟你说哦,人如果被这样反应会很大呢。”说完朝着小心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小心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回手打了过去,开心躲避不及,一屁股坐在地上,粗心连忙喊:“没事吧?”

“没事!”开心笑嘻嘻地说。“我就说吧,反应会很大呢。”


后来小心把这个在伽罗身上试了一下,看着青年涨红的脸,小心又恶趣味地舔了舔对方的耳垂,颤抖的伽罗看小孩子的暴行没有停下的意思,一手挡着脸,一手把小孩按进怀里,说:“赶快睡。”



开心又和别人打架了,这次原因也差不多。幼儿园要演话剧,小心抽到的签是王子,一个孩子不满意,说他们不要跛脚的王子。其实小心一点也不想演王子,说真的他其实一点也不想演任何角色,甚至连签都不想抽。但是开心不满意,和那孩子争辩起来,他不擅长语言,于是最后还是和人家打了起来。

老师很生气,把粗心叫了过来,一脸愠怒地对他说了开心的事。

粗心满脸歉意,说:“抱歉,您能再说一遍吗?”

老师重新说了一遍找他来的理由,只听粗心问:“老师,您找我来做什么?”

“啊啊抱歉,您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忘了。”

“能再说一遍吗?”

“诶我要说什么来着?”

一次又一次,老师终于不耐烦了,“好了好了您走吧。”

粗心微微鞠了一躬,走出门来,开心正在门外等他,他笑笑,低头在那孩子耳边轻声道,“以后不要再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了哦。”

这一切,小心都看在眼里。


小心没有告诉伽罗话剧的事,因为他觉得说了也没用。反倒是上将在看到老师的短信后,向来平淡的脸上有了一丝欣喜。

“小心要演话剧吗,太好了,还是王子呢。”

小心不语,低头扒着饭碗,听着上将“一定会去看”的承诺,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他。


小心有了一点期待,是的,他开始期待,尽管那是不可能的。


一直到话剧快结束时伽罗都没有出现,更糟糕的是演骑士的蓝发小姑娘因为早上没吃早餐晕倒了。大家慌作一团,而站在舞台上的小心面对着观众们的疑惑依然没有表情。

伽罗匆匆忙忙地赶来了,因为前门已经关闭,他是从后门混进来的,一进门,就被老师拦住请求了些什么。

小心看到上台的伽罗,一直没有变化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些许惊异,他本来穿的就是骑兵的服饰,所以也无须换装,那人在他面前单膝跪下,拉起他的手,眸中闪耀着星辰一般的光芒,“您的骑士,伽罗,编号TC9527,愿听差遣。”

小心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好!”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观众们站起身。



噩梦来临的那一天是小心的生日,伽罗说好一定陪小心过,两个人提前一周就把屋子装饰好,破旧的公寓多了一点生机,因为伽罗要出几天的公差。

那天晚上,小心一直在等伽罗,从放学开始,等啊等啊,等到小鸟都归巢了,等到夜来香开花了,等到月明亮亮地挂在深紫色夜空的中央了,伽罗还是没有回来。

小男孩感到非常困,上下眼皮像不愿分开的好朋友,不停地合到一起。

终于门响了,小心以为是那人回来了,然而,不是伽罗,也不是芬奇,而是阿卡斯。小心不知道他来做什么,还没等开口问,只见红发青年铁青着一张脸,上来拉起他就走。

小心自然要挣扎,大声质问他伽罗在哪。青年不回答,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往外走。

匆匆忙忙的,没有关灯,没有锁门,也没有解释,阿卡斯一路拉着小心,沿街匆匆而过的是城市的夜景,前面的青年没有穿军装,穿着一件帽衫,兜帽遮住了半张脸。

他们一路辗转,先是走路,然后坐汽车,再坐火车,小心扒在列车冰冷的窗上,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问:“我们要离开这里吗?”

阿卡斯依然没理他,低头点烟的眼神说不出的阴郁。

小心在过道看到了阿卡斯的通缉令。

黑发男孩默默地回到座位上,没有再多问一句。终于零点过了,小心的生日过了,阿卡斯不知道今天是小心的生日,所以没有一句祝贺,两人沉默地坐着,直至黎明到来,重获新生的太阳钻出了地平线,终点站到了。



阿卡斯成了小心的新养父,这个男人更没有耐心,吸烟,酗酒,没有固定工作,提起伽罗就会对小心大发雷霆,他们住在一个离原来的城市很远的地方,也许到了另一个国家,但是他在供小心念书,一直在努力供应,然而小心的成绩并不好,数学勉强及格,余下全挂,阿卡斯从不生气,他没权利也没义务对小心生气,所以一直这样。


小心18岁生日那年,依然没有祝贺,他坐在窗边,在冰冷的窗上哈了一口气,用指尖画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形,“您的骑士,TC9527,愿听差遣。”那人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小心咳咳低笑,把额头靠在窗上,伽罗,你个混蛋。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阿卡斯走进门,二话不说地拉起小心就走,小心正在准备考研的论文,没空理他,那人却强硬地把他拽了起来。

先走路,然后坐火车,再坐汽车,上次在晚上,这次是白天,依然没锁门,没解释。阿卡斯带小心去了一个墓园。今天是3月20日,小心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但阿卡斯知道,这是伽罗确认牺牲的日子。

阿卡斯点了一支烟,说:“看看吧,你父亲。”

“墓园禁止吸烟。”小心出声提醒。

“知道了。”阿卡斯掐灭烟,塞进了裤袋里。

小心看着眼前白花花的墓碑,没什么感想。他能有什么感想,那人在他极小的时候离开,昙花一现般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却留下了如此美好且痛苦的记忆,他能有什么感想?


小心见到了长大了的开心和粗心,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小心不知道如果伽罗还活着,他们能不能走到这一步。开心的右脸看起来已经几乎正常了,右眼也能微微睁开了,一双脆蓝的眼睛险些又让小心想起伽罗。

那孩子还想原来一样单纯开朗,从他口里,小心知道了他离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阿卡斯越狱了,城市沦陷了,伽罗牺牲了。


小心回到那个公寓,试图找到一些伽罗留给他的东西,一张字条、照片、一段录音或者什么都好,但他没找到。最后他打开冰箱,破旧的冰箱门几乎在他拉动的瞬间就掉了下来,冰箱里一股酸臭味、尘土味纠缠在一起扑面而来,小心看到了一个蛋糕盒,蛋糕已经烂光了,只剩下。一个蛋糕盒。

在他触碰到的一瞬间,碎了。





thanks for your watching!



我不行

【all开心】关于带小孩……

*没有文笔的偏原作向的巨ooc带有一点沙雕

当缩水的开心被好心的路人带回宅家时,宅博士正好接到了重要通知,于是照顾小开心的任务就由还留在家里的几个超人接手了。

甜心

“照顾小孩子当然该由细心的人来啦,让作为女生的我来再好不过啦。”

以此为由甜心将开心抱在了自己怀里并拒绝转给花心和粗心。

“我还有很多甜品给开心。”甜心说着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打着马赛克的迷之物递给了开心。

没有任何变为小孩子之前的记忆,且缺乏警惕心的开心在甜心慈爱的眼神中吃下了甜点,然后在花心与粗心惊恐的喊声中倒地。

好在最后凭着过硬的身体素质挺了回来,而一向乐观的开心就算变小了本质也没受到影响,对于差点让自己身亡...

*没有文笔的偏原作向的巨ooc带有一点沙雕

当缩水的开心被好心的路人带回宅家时,宅博士正好接到了重要通知,于是照顾小开心的任务就由还留在家里的几个超人接手了。

甜心

“照顾小孩子当然该由细心的人来啦,让作为女生的我来再好不过啦。”

以此为由甜心将开心抱在了自己怀里并拒绝转给花心和粗心。

“我还有很多甜品给开心。”甜心说着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打着马赛克的迷之物递给了开心。

没有任何变为小孩子之前的记忆,且缺乏警惕心的开心在甜心慈爱的眼神中吃下了甜点,然后在花心与粗心惊恐的喊声中倒地。

好在最后凭着过硬的身体素质挺了回来,而一向乐观的开心就算变小了本质也没受到影响,对于差点让自己身亡的甜心表示原谅,还凑到有些失落的甜心眼前亲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粗心

“还是让我来吧,我刚做了一些玩具。”一堆不知道由什么东西改造的玩具被粗心推到了开心面前。

视线被从未见过的一堆玩具占据,开心眨了眨眼,张开双臂一头扎了进去。

“我就知道开心会喜欢的。”满意地看着开心在经由自己的手改造的物品堆里玩得不亦乐乎,粗心脸上保持着一种似乎可以发出闪光的笑意。

然而粗心的笑容在开心翻出一个看上去像定时炸弹也确实发出了像爆炸倒计时般的声音后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瞬的呆滞及又一瞬的恍然大悟并在最后定格为惊慌。

然而不等粗心伸手拿走炸弹,炸弹就在开心手里爆炸了,不过由于被改造过,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就是染色性有点过强,让粗心等人愣是在浴室里洗了几个小时才让开心恢复原本的红色。

对于既被炸又被人以近乎残暴的方式洗了个澡的开心,粗心脸上满是歉意。明显察觉到了粗心情绪低落的开心抓了一个玩具递给了粗心。

尽管有些不明所以,粗心还是接过了玩具,而也就在他伸手的同时,一个吻落在了额头上。

花心

“照顾开心超人这种事还是交给本主角吧。”花心抬手,一条磁力链缠上开心的腰部。

“能和本主角待在一起他肯定高兴,也不可能有意外。”转了转手腕,本来悬在半空的开心被花心拉入怀中。

开心并不喜欢磁力链缠在身上的感觉,他伸手想扯下磁力链却只是让磁力链换了个绑法,而抱着他的花心也没意识到这点只当开心的动作是因为激动。

动不了磁力链,开心将目光投向了操纵着磁力链的花心默默拉近了自己的嘴与花心侧脸的距离。

然后趁其不备,狠狠咬了一口花心的脸。
尖叫惊嚎瞬间占领整个宅家。

伽开,小开

当伽罗和小心终于从一堆事中脱身回到宅家想着可以稍微放松一下时就被甜心拉入了打扫卫生的队伍中。

而在处理好一切确保看不出任何端倪后花心十分主动地为小心和伽罗作了解释,当然他对内容作了点修饰并炫耀了一下被处于缩水状态的开心亲(咬)过的事。

“开心亲我的时候特别用力,显然他很喜欢本主角……总之你们不在太可惜了。”

碍于人设不好发作的伽罗小心扫了眼花心的脸,很有默契的在心里发出“呵呵”的笑声

本来这事就该这么过去了,但已经恢复原样的开心路过时听到了花心的话。

尽管不明白有什么意义但为了表示对伽罗及小心的关爱,开心还是在花心惊愕的目光下凑到了伽罗身前吻了一下对方的脸颊,又在花心惊恐的目光下吻了一下小心的眼角的位置。

于是当天宅博士回家时看到了端坐在沙发上捂着脸疑似老年痴呆的伽罗,几乎要把魔方拧坏却连一面都没还原的小心以及不知道受了什么打击变为灰白色的花心。

宅博士:?

醉汉

【all开】你喜欢什么颜色?

ooc警告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不要脸的人……

本文全靠脑补~大家一定努力

是纯对话形式的哦(我才不会说,我懒得去写其他东西)

阿开……你真是个迷人精

心血来潮的醉汉大人想问问大家你们喜欢什么颜色?

开心的话什么都会喜欢的吧?!

还有你们回答问题的时候不要一脸痴汉啊,我只是问你们喜欢哪个颜色而已……

但也千万别学粗心,他就跟暴走了了一样,好可怕

甜心超人的发言

甜:我觉得肯定是粉红啊!那个女孩子不喜欢粉红?

醉汉大人:能说说具体原因吗?

甜:你看看开心和我多搭啊……不仅是颜值还有战甲而且我们也是作战的最佳组合啊!

醉汉大人:什么?

甜:你看他责任心那么强,而且爱往前冲…...

ooc警告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不要脸的人……

本文全靠脑补~大家一定努力

是纯对话形式的哦(我才不会说,我懒得去写其他东西)

阿开……你真是个迷人精









心血来潮的醉汉大人想问问大家你们喜欢什么颜色?

开心的话什么都会喜欢的吧?!

还有你们回答问题的时候不要一脸痴汉啊,我只是问你们喜欢哪个颜色而已……

但也千万别学粗心,他就跟暴走了了一样,好可怕







甜心超人的发言

甜:我觉得肯定是粉红啊!那个女孩子不喜欢粉红?

醉汉大人:能说说具体原因吗?

甜:你看看开心和我多搭啊……不仅是颜值还有战甲而且我们也是作战的最佳组合啊!

醉汉大人:什么?

甜:你看他责任心那么强,而且爱往前冲…我估计是没人能打得过他……不过他那个性子总容易受伤

???!!







花心超人的发言

花:以本主角的品味当然是绿红了!!

醉汉大人:哪有这种颜色?

花:你敢质疑本主角??!我看你刚才和甜心说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话啊

醉汉大人:……嘿嘿,绿红是爱情的颜色……

花:你也这样觉得吧!只有开心这朵红花才能配上本主角这个绿叶啊

醉汉大人:……

花:况且他那么爱跑只有磁力链才能找到他啊……






小心超人的场合

小:……

醉汉大人:没有喜欢的颜色吗?

小:没有

醉汉大人:真的没有吗??!

小:黑红

醉汉大人:??!

小:我喜欢开心




伽罗的回答

伽:红色

醉汉大人:只是红色的话不太单调吗?

伽:那就是蓝红

醉汉大人:是一个值得考量的颜色啊

伽:你看我和阿卡斯不就是个例子 吗?

醉汉大人:终于不是开心啦……你喜欢阿卡斯?

伽:我是说自古红蓝出cp……但是哪有喜欢阿德里副将的?

醉汉大人:可是你不是说……

伽:我喜欢开心的那种红



粗心超人的回答

粗:你看看,我最近研发出来的新武器能不能毁掉一个星球呢?

醉汉大人:什、什么?!

粗:你刚刚问了伽罗……我和他的喜好完全一致

醉汉大人:所以……?

粗:就伽罗那种还是跟阿卡斯一对儿吧……我和开心才是一对儿,你没发现我们的战甲看起来都意外的相似吗?

醉汉大人:粗、粗心……你怎么了?

粗:我只是觉得那句,自古红蓝出cp……不应该用在他身上,尤其是和开心







阿卡斯的情况

卡:什么都别说了,只有红色才能代表我……

醉汉大人:你说的不是指开心那种红吧?

卡: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开心?!

醉汉大人:(⊙o⊙)啥?

卡:我是说我爱开心,已经爱到了骨髓,要用他战甲的颜色……那种真真正正的红才行

醉汉大人:你不应该和伽……

卡:哪有喜欢阿德里上将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