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粟田口

11.3万浏览    2288参与
芝士爆浆丸w
❗私设审神者花山院聖楽❗ 【一...

❗私设审神者花山院聖楽❗

【一起去赏樱吧!主!】

❗私设审神者花山院聖楽❗

【一起去赏樱吧!主!】

泽月

六、本丸内的修罗场(二)

“所以他只是主公的家人吗?”

审神者摸摸乱的头:“可以这么讲吧。乱酱不要说出去哦。”

这一回,小短刀也摸不清主人的打算。乱只好应声,回到藤四郎家的部屋。

其他小短刀都围了上来,一时之间只听见短刀们清脆的声音。

粟田口的大家长——王子般的太刀一期一振出声安抚弟弟们,却被乱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

一脸茫然之时,乱进一步将一期一振推出门:“一期哥不准偷听!”

太刀付丧神被弟弟排斥在外,只好苦笑着摇摇头。

正好药研藤四郎朝着部屋走来,看到哥哥在屋外,一副苦相,见怪不怪:“一期哥,他们又在玩游戏了?”

一期一振笑了笑,蜜金色的眼睛闪动起来:“这次不是的,乱刚刚从主人那里回来。”

药研瞬...

“所以他只是主公的家人吗?”

审神者摸摸乱的头:“可以这么讲吧。乱酱不要说出去哦。”

这一回,小短刀也摸不清主人的打算。乱只好应声,回到藤四郎家的部屋。

其他小短刀都围了上来,一时之间只听见短刀们清脆的声音。

粟田口的大家长——王子般的太刀一期一振出声安抚弟弟们,却被乱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

一脸茫然之时,乱进一步将一期一振推出门:“一期哥不准偷听!”

太刀付丧神被弟弟排斥在外,只好苦笑着摇摇头。

正好药研藤四郎朝着部屋走来,看到哥哥在屋外,一副苦相,见怪不怪:“一期哥,他们又在玩游戏了?”

一期一振笑了笑,蜜金色的眼睛闪动起来:“这次不是的,乱刚刚从主人那里回来。”

药研瞬间明白了,进屋之时,包丁藤四郎的“人”字刚说了一半,硬是在药研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咽了回去:“乱,你是去了大将那里吗?”

乱原地蹦了蹦,又转了几个圈:“是的呦。不过,主人让我不要说出去。嘛,不需要太担心就是了。”

药研这才缓和了脸色:“只要大将安全就好。”

其他藤四郎齐齐叹气,看向屋外隐隐约约的人影。

“别指望了,主人就是主人。一期哥……还是算了。”

 

 

审神者像以往一样离开本丸。中途与大典太光世擦肩,短暂招呼就分开。

大典太突然心头一跳,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主人的背影。

大典太光世,位列天下五剑。是一把难得的灵刀,传说他强大的灵力可以驱散病魔。

此刻,高大的付丧神眼中倒映出的,已经不是寻常的本丸景色,而是灵力的领域。主人所前往的不是本丸的大门,而是某种不可名状的黑暗。

大典太想要出言提醒,却有一股冰冷阴寒的力量降临阻止了他。在这股力量似乎有点熟悉,大典太恍惚之间,审神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传送阵的光芒里。


HANOZU

粟田口作戰計劃 一期鶴 (一)

  

  粟田口家的孩子們,除了一期一振,此時此刻,聚集在了一起。

  

  

  作為粟田口家唯一的劍,也是這座本丸唯一的劍,白山吉光一臉就義的思考著弟弟們的主意。

  

  

  「吶,不管怎麼說對象也是鶴丸殿啊,靠譜嗎?」曾和鶴丸國永一起待過同一部隊的藥研突然開口了,雖說過去並肩作戰時鶴丸的確很靠譜就是了,但那也僅限是在戰場上時對吧。

  

  

  「藥研說得對,但那是一期哥的選擇,不管怎麼說也沒辦法了。」亂輕聳著肩,他不了解鶴丸國永,但依平日的觀察,看起來似乎調皮過頭了。

  

  

  要說這幾把刀劍為什麼要聚集在一塊討論自家兄長甚至還扯上鶴丸國永的話……...

  

  粟田口家的孩子們,除了一期一振,此時此刻,聚集在了一起。

  

  

  作為粟田口家唯一的劍,也是這座本丸唯一的劍,白山吉光一臉就義的思考著弟弟們的主意。

  

  

  「吶,不管怎麼說對象也是鶴丸殿啊,靠譜嗎?」曾和鶴丸國永一起待過同一部隊的藥研突然開口了,雖說過去並肩作戰時鶴丸的確很靠譜就是了,但那也僅限是在戰場上時對吧。

  

  

  「藥研說得對,但那是一期哥的選擇,不管怎麼說也沒辦法了。」亂輕聳著肩,他不了解鶴丸國永,但依平日的觀察,看起來似乎調皮過頭了。

  

  

  要說這幾把刀劍為什麼要聚集在一塊討論自家兄長甚至還扯上鶴丸國永的話……

  

  

  那得把時間追朔回一個月前。

  

  

  一切都源於審神者派發給第二部隊們的遠征任務。鶴丸國永第一次的和一期一振被分派在同一部隊。

  

  

  出征和歸來是多麼的順利的無可奉告,起初粟田口的弟弟們也是這麼想的,但就在遠征歸回一個禮拜後,一期一振的症狀愈來愈嚴重。

 

  

  「不覺得……一期哥怪怪的嗎?」五虎退率先發言,身旁的小老虎們似乎是贊同主人的發言,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扒著藥研的小腿。

  

  

  「一期哥嗎?也是,最近他總是把自己窩在房裡,還總是弄出些怪異的聲響。」藥研若有所思的回覆著五虎退,眼神還有若似無的往玄關的盡頭那飄。

  

  

  「鳴狐也是這麼覺得的嗎?」鳴狐肩上的小狐狸開口問,但看著主人的神情,估計也就是了吧。

  

  

  遠征歸來的一期一振變得足不出戶,老是將自己關在自己房內,近期唯一幾次外出,竟然還是去一同進行遠征的鶴丸國永房內。

  

  

  這讓粟田口的弟弟們愈發的不解。

  

  

  「我……我最近和一期哥聊天了。」在一旁默默聽著的秋田舉著手小心翼翼的開口,果不其然一大票人迅速的將視線轉向他,「一期哥他,和我講話時臉上帶著不同於往常的笑容,我也覺得一期哥的狀態不對,於是便開口問了他遠征時發生什麼了——」

  

  

  「開口問了他——」

  

  

  「嘶——」

  

  

  「秋田你——」

  

  

  「結果鶴丸殿卻突然衝出來滿臉通紅的捂住一期哥的嘴……」

  

  

  「蛤?」

  

  

  「鶴丸殿?」

  

  

  「一期哥?」

  

  

  在那刻,粟田口的弟弟們,表情一下子,豐富了起來。

  

  

  戴著口罩的鳴狐、一向沉穩的藥研、默默聽著的白山、好奇湊熱鬧的亂、可靠的後藤、最近人妻雜誌沒被沒收的包丁,全部都瞪大眼睛露出訝異的神情。

  

  

  「……嘛,要動手了嗎。」平野出聲。

  

  

  「不要說出讓人誤會的話啊喂!」信濃藤四郎不知所措。

  

  

  「吶、是時候該處理掉了。」藥研附和。

  

  

  「藥研你也!——」信濃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獵殺鶴丸國永,計劃名就取這個,如何?」亂很認真。

  

  

  「你們???」此時一名信濃失去希望。

  

  

  

墨韵清

非暴利不核作【1】

在某处城镇的角落,有这么一家茶馆。

用楷体写着“欢迎”的字样精细而贵重的木质雕刻摆于店门前。

若有若无的古琴声,带着汉服的装饰与随处可见精美的木雕,檀香的芬芳令人心旷神怡,令每一个来客都深深着迷。这家茶馆每一处角落都散发着独特的韵味。

“您好,请问要来点什么?”穿着长袍制服的少年们规矩又有礼貌,五官也相当清秀养眼。

这家茶馆的老板一直带着面纱向来不以真面示人,她的样貌也成了来客茶余饭后的讨论内容。

真是雅致。

个鬼。

古琴声时常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打断,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穿着西装戴墨镜的大汉持枪冲进来已经是常事。时不时有瓷器木雕被子弹毁得千疮百孔,也已经是见怪不怪的家常便饭。那些看起来...

在某处城镇的角落,有这么一家茶馆。

用楷体写着“欢迎”的字样精细而贵重的木质雕刻摆于店门前。

若有若无的古琴声,带着汉服的装饰与随处可见精美的木雕,檀香的芬芳令人心旷神怡,令每一个来客都深深着迷。这家茶馆每一处角落都散发着独特的韵味。

“您好,请问要来点什么?”穿着长袍制服的少年们规矩又有礼貌,五官也相当清秀养眼。

这家茶馆的老板一直带着面纱向来不以真面示人,她的样貌也成了来客茶余饭后的讨论内容。

真是雅致。

个鬼。

古琴声时常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打断,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穿着西装戴墨镜的大汉持枪冲进来已经是常事。时不时有瓷器木雕被子弹毁得千疮百孔,也已经是见怪不怪的家常便饭。那些看起来斯文礼貌的少年,一把撸起长袍持枪持刀冲上去跟那些不速之客来一番激烈战斗,也已经是不足为谈了。

不过在混着鲜血与哀嚎之中品茶也别有一番风味。

个鬼。

时不时子弹擦过头顶,自己坐的椅子还藏着匕首,还会有人惨叫死在你脚旁,如果还能淡然品茶,那我还真是要对你的心理素质顶底膜拜了。

“药研!去安排好那些客人!妈的!我的瓷器!我TM让你下地狱!”这位一直保持着清新高雅婉约的茶馆老板实在是看不下去,随便叫一名少年帮忙疏散客人自个聊起长袖扛着不知哪来的冲锋枪就要亲自上阵。结果被一直时时刻刻盯着她(以防又再次暴走)的男子拦了下来横腰抱起直接送进了楼房。

以上,便是这家茶馆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一期一振!”关店后,少女一把扯下掩面的面纱,冲着站一块儿的“店员”怒吼,“你们丫的又捅了什么事!不是跟我说好了要退出道家的吗!”

“那个,墨小姐……请你冷静一点。”黑发的少年扶额解释,“毕竟我们以前是黑道……再加上身份比较特别……不管怎么说,关于茶馆的损失我们也为此感到抱歉。”

“啧,不提别的,关于是茶馆的损失费就已经超额了!”

“嫂子我们再去干几单子很快就能再——”金色长发的少年还没说完,立马被死死捂上了嘴巴。

“啊……哈哈哈……小,小墨……你听我说……”

“哦呀?很好。”少女展露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如果能忽略她肩上还扛着一把冲锋枪的话,“那么,‘训练’开始咯?”

“啊啊啊啊!!墨小姐请冷静啊啊啊!”

“一期哥!!一期哥!!!”

“数据显示这把冲锋枪的重——”

“别再分析了快逃啊啊啊啊!”

世界核平。













打算出个系列,有喜欢的小可爱吗?

废柴肥羽

【刀剑乱舞乙女向】当你没有锻出某些刀的时候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确认可以食用的话就下拉吧

--------------------------------


 

「一期一振」

充满着短刀的本丸不论何时都能听到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不过你并没有忽视藤四郎们时不时就会提起的一期尼

他们那隐藏着丝毫伤心和脆弱的语气使你不由得内疚起来

当你夜晚路过粟田口的房间时

总能听到一些半梦半醒的小家伙带着哭腔说

“一期尼是不是不会来了…”

然后在打起精神反驳自己刚才的话

“不,只要我们不放弃希望,大将肯定会把一期尼带回来的”

为了弥补这些小可爱们

你白天只要用空就带他们出去玩

然后夜里疯狂的锻刀

期望着一期一振赶快来到你的本丸...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确认可以食用的话就下拉吧

--------------------------------


 

「一期一振」

充满着短刀的本丸不论何时都能听到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不过你并没有忽视藤四郎们时不时就会提起的一期尼

他们那隐藏着丝毫伤心和脆弱的语气使你不由得内疚起来

当你夜晚路过粟田口的房间时

总能听到一些半梦半醒的小家伙带着哭腔说

“一期尼是不是不会来了…”

然后在打起精神反驳自己刚才的话

“不,只要我们不放弃希望,大将肯定会把一期尼带回来的”

为了弥补这些小可爱们

你白天只要用空就带他们出去玩

然后夜里疯狂的锻刀

期望着一期一振赶快来到你的本丸

 

 

「藤四郎」

自从你在本丸锻出了一期一振后

你因为他事无巨细的性格让他做了近侍

这就是你噩梦的开始

从此你的耳边萦绕着一期一振的

“主上早安,今天还没有锻刀呢吧,事不宜迟请快去锻刀(我的弟弟们)吧”

以及与之相配的和善微笑

不过还好

你的运气还不差

没用多久就锻出了大部分藤四郎们

但是

你的运气就这样彻底用光了

眼看着下一次藤四郎的限锻就要开始

一期一振对你放出了大招

他组织起了所有弟弟们

24小时的撒娇卖萌,威逼利诱

使劲各种手段

让你在如临天堂的过程中

光荣的丧失了所有资源以及

你奄奄一息的肝

 

 

「江雪左文字」

虽然没有粟田口那么明显

不过小夜和宗三还是微妙的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满

比如

一直盯着花瓶里的那朵淡蓝的花不说话,

小夜的头发一直耷拉着

连你邀请他一起去摘柿子都不去了

静静地坐在房价门口看着锻刀室的方向

宗三更是整天闷闷不乐

笼中鸟已经变成了他每句话都会带的词语

只不过这只鸟所盼望的自由不再是纯粹的自由了

还有那名为兄长的钥匙

他们本就不怎么出房间

现在看起来就像两尊“望兄石”

有些时候

实在忍耐不住的小夜会不好意思的走向你

“主上,兄长様今天有来到本丸吗…?”

看到他拼命鼓起勇气来问你的模样

除了去努力锻刀以外

你还能做什么呢?


辛辣薯片T19。

毛利藤四郎太刀ver
...可恶,为什么这个孩子人气这么低(

毛利藤四郎太刀ver
...可恶,为什么这个孩子人气这么低(

辛辣薯片T19。

摸鱼
西军刀&双子&大将组&没有后期的乱哥

摸鱼
西军刀&双子&大将组&没有后期的乱哥

我是逗比我骄傲!

【同人文】全员恶26

今年的秋天来的突然,走的也很快,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快入冬了


寒风顺着面料的细孔往身子里面灌,趴在肩上的狐狸缩缩身子,绕着鸣狐的脖子盘成一团,阻挡着寒风入侵鸣狐还没完全康复的身子


一路走到大广间,刚打开门就听到无休止的争吵,长谷部即便是被压制在身下,依旧不饶人的跟日本号吵架,越听越头疼的大俱利下手也没个轻重,直接把人捆成一团,丢给鹤丸当坐垫


长谷部直接暴力解决,日本号也被丢给千子看管,小乌丸坐在所有人的对面,直至鸣狐坐回粟田口的位置上,才睁开双眼


“怎么样了?”


“人没见到,我们被拦在门外了。”


确切来说,他们连二婶的本丸都没踏进


那日婶重伤命在旦夕,...

今年的秋天来的突然,走的也很快,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快入冬了


寒风顺着面料的细孔往身子里面灌,趴在肩上的狐狸缩缩身子,绕着鸣狐的脖子盘成一团,阻挡着寒风入侵鸣狐还没完全康复的身子


一路走到大广间,刚打开门就听到无休止的争吵,长谷部即便是被压制在身下,依旧不饶人的跟日本号吵架,越听越头疼的大俱利下手也没个轻重,直接把人捆成一团,丢给鹤丸当坐垫


长谷部直接暴力解决,日本号也被丢给千子看管,小乌丸坐在所有人的对面,直至鸣狐坐回粟田口的位置上,才睁开双眼


“怎么样了?”


“人没见到,我们被拦在门外了。”


确切来说,他们连二婶的本丸都没踏进


那日婶重伤命在旦夕,药研甚至判定婶撑不到内部人敢来,要不是当初长谷部留了个心眼,记下了人类婶的联系方式,婶现在估计已经入土为安


人类婶家的药研,骑着小云雀快马加鞭的赶到,一整箱的珍贵药剂不要钱似的往婶身体里灌,硬是吊着一口气没死,撑到了最后


脱离危险期后二婶不顾医生的反对,直接把人从医院接走,谁来都不给见,人类婶也被拒之门外,气的她抬脚猛踹二婶家大门


婶的消息全无,没人知道是死是活,乱几次潜入都被不留情面的丢了出去,二婶也放话,这次用丢了,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婶的事如入喉的鱼骨,尖锐的再也无法忽视,信浓直接戳破了那张,谁也不愿意戳破的纸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如果不是她替我挡了一刀,现在昏迷不醒的人,就是我了。”


信浓的话,字字插在一期尼的心脏上,那日他失态所说的话,无不打自己的脸,想着婶受伤的部分,结合身高,如果不是婶,信浓已经折在那里


“对不起,对不起……”


一期尼抱着信浓哭了一夜,他的道歉不知是向没能保护好的信浓,还是现在刚从鬼门关观光回来的婶


第二日,粟田口把本丸所有的刃都叫到了大广间,公开承认了婶的存在


“并不是把她视为主君,只是看做家人去守卫,这是我们欠她的。”


长谷部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他以为自己会气到失去理智,但事情到头,却发现自己意外的冷静


“你们是认真的吗?”


“非常抱歉……”


“荒唐。”


长谷部静静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龟甲也默不作声的起身离开,同样无法认同但尊重同伴选择的刃也陆续离开,整个大广间很快就只剩下一小部分人——其中就包括巴形薙刀


当晚,巴行去拜访了小乌丸表达了对自己行为的疑惑,小乌丸安静的听完巴行所有的话,给了巴行一记定心丸


“你所做之事无关对错,那是你存在的证明,不管如何你只需要记住,你们都是为父的孩子,我永远深爱着你们所有人,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巴行良久都没有说话,缓缓的行了个礼


巴行的固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二婶不给开门,就干脆住在了那里,任谁都拉不走,在难听的话都无动于衷


再三劝阻无果,长谷部直接打算动粗把人带回来,提着本体走到大门口,就看到日本号扛着枪,坐在那里


“你也站在那一边了?”


“我只不过是看你不开心,我就高兴。”


向来互看不熟眼,也就没多话直接开打,问声赶来的刃头大的将他们拉开,在一旁看戏没插手的今剑突然蹦出了一句:“好像大型犬跟中型犬互相咬空气。”


前一秒还在互相吐口水,下一秒集体安静,安定左右看了两眼,想了会:“忠犬八公大战101忠犬?”


清光受不了的抓住安定围巾的两侧,用力的拉:“你就不要在补充设定了,而且为什么是斑点狗啊,不应该是大黑背吗?”


青江在后方装装样子,实际跟着瞎起哄,不怕事多的差了一句,“脖子上挂着酒桶的难道不是圣贝尔纳犬吗?”


清光拽着围巾不放,看安定还不老实又围着他嘴绕了一圈,“那是什么品种?”


“嗯~总结来说就是脖子挂着酒桶的雪地救援犬,很大~一只哦——我说的是体型。^_^”


吵架的初衷被越带越远,从一开始的【说谁是狗呢?!】等鸣狐回来已经演变成【凭什么老子品种没他贵?!】


小乌丸坐在婶五层坐垫的宝座上,发现做稳还挺难,随时都有滑下去的危险,老神在在的喝着茶,剥桔子


“不用太担心,那孩子不会有事的,现在主要要解决的,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把剥下来的皮放在一旁,将橘筋一根根剃出来,慢斤四两的放到嘴里


“该如何的去面对那个孩子,你们想好了吗?”


整个大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向来察言观色能力强的青江左右看着,然后笑着站起身,走到最中间的地方坐下,跟小乌丸大眼瞪小眼


次郎最先领会了青江的意图,提着酒瓶站起身,拖着坐垫一屁股坐在青江身旁


“觉不觉得我们像刁难新媳妇的婆家?”


“大家族的长孙媳?”


“地面有一点灰,今晚睡走廊。”


小乌丸听着他们一唱一和,鼓着腮帮子吃着橘子,“为父可没有让她睡过走廊。”


数珠丸跟太郎行为倒是一至,自家弟弟在哪,自己在哪


“青江不懂事,您多见谅。”


“次郎给您添麻烦,十分抱歉。”


两刃在兄弟身边分别坐定,身高差跟型号塔似的,正好满格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


“家人还不足以,朋友的话,还是能够友好相处的吧,比如一起看些引人所思的录像?啊~我是说灵异方面的。”


“啊,是吗……”清光想了会,下定决心的拍了下自己的双膝,一把拽住安定的围巾,一路拖着坐在了青江身后


“我脖子要断了!”


好不容易把缠在脖子上的围巾松开,安定瞄准时机,恶猫捕食就要去拽清光的围巾,手还没摸到,就被按着脑袋给推开了


“明天的今天我会去给你上坟的,血馒头要吗?”


“把你头放上去我会更开心!”


安定不罢休,你推我搡的扭打在一起,虎哥看不过去,上前将两个人分开,一手掐着一刃的脖颈,让他们老实点


虎弟见虎哥没有回来的意思,有点好奇,“尼桑这是要接受她吗?”


“到也不是接受……”虎哥烦躁的摸着后颈,想着该怎么说,才能不惹自家真品不快,“老是跟个女人过不去也不算事吧,况且她也没做什么……”


“说的也是。”虎弟站起身,不等蜂须贺做出反应,已经扑过去从后面抱住虎哥的脖子,跟他撒娇


“……啧。”


蜂须贺不甘不愿走了过去,把虎弟从赝品身上弄下来,然后一个劲的戳他脊梁骨,只要虎哥回头,就恶声恶气的让他转过去


“你今天比往常看起来还让人讨厌,我怕忍不住会戳你眼珠子。”


表示中立的刃越来越多,基本达到一半以上,只有少数依旧固执已见


“嗯~嘛~只要她不在我面前乱晃的话,我保证不会主动去砍她就是了。^_^”


作为少数中个别先例,除了膝丸,没刃会去称赞髭切大度,长谷部扬言既不会接纳也不会跟她友好相处,只要她还现在代理的位置上,那么就是主君的敌人


“要怎么做那是你们的意思,我不会去干涉,但同样的,我怎么做,你们也无权去阻挠,主君既是我的一切,不是谁都可以取代的。”


长谷部站起身,路过日本号的时候,故意用力踩着对方的脚面,在即将走出大广间时,回头对粟田口全体道:“下次我不会失手的,有本事就一直守着吧。”


“真是个固执的孩子。”


小乌丸吃掉最后一个橘子,从五层坐垫上跳了下来,准备出去遛弯消食,大家默契也跟着散了,鸣狐起身准备再去趟二婶的本丸,一期尼不放心他的身子,打算替鸣狐前去


“不,必须我去。”


鸣狐摇着头,回绝了一期尼的好意,“我有东西,要亲手交给那个家伙。”


在鸣狐怀里别着一把用白布裹着的特制匕首,刀柄磨损程度可以看出使用者的钟爱,长度去胁差短一些,刀背厚重,刀尖弯曲的角度很刁专,使用稍有不当,就会殃及自己


这把匕首,正是刺伤婶的那把,在刺伤婶后对方就连忙松手,然后被信浓连人刀一同拖了回来,药研救治时,鸣狐特意把刀藏了起来,四下无人时仔细打量,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如果我预想的都是真的,那么不管说什么,我都要把她带回来,即便动手也在所不惜。”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不是吗?】————


荀奕
不是!这真的算平淡无奇的早上吗...

不是!这真的算平淡无奇的早上吗!
还是熟悉的配方:三日月,all350,40:00与20:00,毛利二号机!!!

今天的婶婶我欧气满满!

所以小狐啥时候能来呀!三条家就差你了!

不是!这真的算平淡无奇的早上吗!
还是熟悉的配方:三日月,all350,40:00与20:00,毛利二号机!!!

今天的婶婶我欧气满满!

所以小狐啥时候能来呀!三条家就差你了!

荀奕
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三日月作为...

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三日月作为近侍,用all350锻了两把刀,40:00和20:00,等时间到了…

毛利藤四郎!!!
婶婶我地下城挖了那么久都没挖到你,结果今天早上突然来到本丸了!

本丸的粟田口大家族就差白山吉光大家长了!啥时候开限锻呀!

话说限锻竟然锻到了大典太,意想不到。我的兼信和小豆在限锻的时候都没出,反而是平常锻刀出来的,大般若限锻也坠机了,看来还是我家近侍靠谱啊!

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三日月作为近侍,用all350锻了两把刀,40:00和20:00,等时间到了…

毛利藤四郎!!!
婶婶我地下城挖了那么久都没挖到你,结果今天早上突然来到本丸了!

本丸的粟田口大家族就差白山吉光大家长了!啥时候开限锻呀!

话说限锻竟然锻到了大典太,意想不到。我的兼信和小豆在限锻的时候都没出,反而是平常锻刀出来的,大般若限锻也坠机了,看来还是我家近侍靠谱啊!

徂药
天冷了啊。。我也想要被炉(私心...

天冷了啊。。我也想要被炉
(私心了一药)

天冷了啊。。我也想要被炉
(私心了一药)

用生命丈量墙头

【刀剑乱舞|日常】《你瞧又疯一个吧》

是暴躁婶婶就职中期时候的事情

但是那个一仓库江雪左文字的婶婶,是我,嘤

=======================================

 “清光——”


门外传来了呼唤声,仍然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的付丧神翻个身,把大半张脸压进了枕头里。


“清——光——”


加州清光拉起棉被,遮住了脑袋在床褥上缩成了一个团子。


“清光!”


和室的门唰的一声被拉开了,身着内番服的大和守安定精神抖擞的站在门口。看着地上缩着的那个被服团,大和守安定上前一步拉住了被子的一角,试图让加州清光把脸露出来。...


是暴躁婶婶就职中期时候的事情

但是那个一仓库江雪左文字的婶婶,是我,嘤

=======================================

 “清光——”

 

门外传来了呼唤声,仍然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的付丧神翻个身,把大半张脸压进了枕头里。

 

“清——光——”

 

加州清光拉起棉被,遮住了脑袋在床褥上缩成了一个团子。

 

“清光!”

 

和室的门唰的一声被拉开了,身着内番服的大和守安定精神抖擞的站在门口。看着地上缩着的那个被服团,大和守安定上前一步拉住了被子的一角,试图让加州清光把脸露出来。

 

“好啦,快点起来啦。”

 

“钟已经响过了吗……五分……不,一分钟也好……”

 

加州清光无力的嘟囔着,又转了一个圈把脸完全的压进了柔软的枕头里面。闷声闷气的呢喃还带着些无法舒缓的虚脱。

 

“看在我凌晨才回来的份上……”

 

“嘿呀补觉不急于一时,一会儿回来再补。”大和守安定干脆蹲在了加州清光的被褥边,不放弃地继续拽拽被子,“阿鲁金说今天要锻刀,机会难得快点起来啦。”

 

“锻刀到底有什么好围观……!”加州清光艰难的睁开眼睛,双目无神地仰起头和蹲在旁边的大和守安定对视,“阿鲁金可是说过,在假期的安眠受到打扰是可以进行天诛的!”

 

随着天诛的威胁落下,浑厚的钟声响彻了整座本丸。伴随着朝阳而响起的古朴铜钟在敲击下,发出了足以洗涤灵魂的钟音。

 

加州清光停顿了一瞬,再望向大和守安定的时候眼神里满是谴责。后者眨眨眼,难得有些心虚的冲着加州清光露出了意图蒙混过关的灿烂笑脸。

 

“比铜钟先醒的哦!清光很了不起哒!”

 

“这个哒我不接受!”

 

还躺着的打刀瞬间暴起掀开被子,直接罩在了大和守安定的脑袋上,冲田组的两名付丧神就这样在和室里滚做了一团。捧着洗漱用具路过的歌仙兼定站在冲田组和室的门前看了一会儿,十分体贴的把和室的门又关上了。

 

清晨的本丸从古钟的悠悠声中逐渐苏醒,虽然不知道审神者为什么一定要在本丸的后山头造一口铜钟,还安排了钟当番这种奇怪职业,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本丸众刃也习惯了每日从古钟的七响中苏醒。

 

但是早七点未免太早了!这是什么社畜起床时间啊!——来自于某些刀剑的私下抱怨。

 

加州清光从转角绕出来,顺着环绕了整个本丸主体建筑的回廊向上游走。付丧神的眼角还有着哈欠之后的眼泪,睡眼迷蒙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跟在他身边的大和守安定头发还有些乱,一看就是经历了不小的磋磨。

 

“所以说,大早上起来看锻刀到底是为什么啊。”加州清光几乎是闭着眼睛向前走,迎面路过的刀剑见到了,都十分体贴的让开了身侧的位置方便清光通过。

 

“因为这次是太刀的锻刀时间嘛,听三日月殿说,阿鲁金知道的时候瞬间就醒了。”

 

加州清光神情木然,眯着眼睛默默转头与同伴对视:“……为什么三日月就不需要睡眠?都是凌晨两点回到本丸,为什么他那么早就能醒?阿鲁金不是加班到凌晨吗,她为什么就不去睡觉?”

 

“哈哈哈,大概是老爷爷的睡眠质量吧。”

 

“他的身体还很年轻吧……”

 

又转过了一个拐角,锻造室门口聚集的刀剑首先进入了加州清光的视野范围,他旁边的大和守安定惊讶的‘哦呀’了一声,一手拽住了加州清光的手腕拉着伙伴快步上前。

 

“喂!安定!”

 

“快点啦清光,应该已经开始了!”

 

锻造室的门口乱糟糟的,有好事的跑过来看热闹,也有不好事但因为是新来的刀剑而被老成员拉来看热闹的,说辞是‘本丸绝对不可以错过的靓丽风景线’。

 

大和守安定拉着加州清光挤进刃堆儿里时,被看热闹的本丸之主已经拉着她家近侍站在了锻造室内,手里还拿着一根筷子。

 

进门的加州清光一看里面的人,满心疲惫地叹气道:“果然又是药研啊,他还真是好脾气。”

 

“阿鲁金也不会忍心去祸害其他短刀嘛。”陆奥守吉行笑着在冲田组打刀们的身边开口道,边说还边把手里的地瓜递出去,“新烤的哦,温度刚刚好。”

 

“啊,谢谢。”大和守安定接过了那个地瓜,掰开一半又递给加州清光,“喏——”

 

“真是……哦!这个地瓜好甜!”

 

还没睡醒的加州清光握着大和守安定的手咬了一口地瓜,甘甜清爽的味道在口中炸开,被迫没什么干劲的黑发打刀瞬间就清醒了。大和守安定眨眨眼,扭头冲着陆奥守吉行竖起了大拇指,后者哈哈一笑也回应了一个拇指。

 

陆奥守吉行的地瓜推销之旅还在继续,锻造室空地上的本丸之主与审神者近侍已经开始了交流。

 

“准备好了吗?”

 

审神者十分慎重地看着自家近侍的双眼,站在她身侧的药研藤四郎点点头,伸出了食指勾在了衬衫领口的边缘,在审神者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纽扣,勾起的指节轻轻向下拉扯,扯松了板正的领带。

 

露出了平日里捂得严严实实的白皙脖颈,药研藤四郎用着不输于审神者的慎重神情,正直严肃地点点头道。

 

“准备好了。”

 

锻造室大门口一群吃瓜群众中,不知道哪个刃吹了一声口哨。呆愣愣的审神者耳朵瞬间就红了一片。

 

你准备好个鬼哦!!!!审神者抖着手,面容上扭曲极了。

 

“大将?”身为近侍的短刀翘起嘴角,紫色的双眼中满是笑意,声音虽低但依旧清晰的传到了审神者的耳中,“不开始吗?”

 

有时候莫名蔫怂蔫怂的审神者打了个哆嗦,眨眨眼睛干巴巴的开口:“开、开始。”

 

说完就不再看药研,攥着那根筷子就蹿到了短刀的身后。身高比黑发短刀略高一些的审神者环住了药研露出的脖颈,左手张开刚好控制住了身前人质脆弱的弱点。药研藤四郎顺从的顺着审神者的力道略微抬头,颈项在这样的动作下暴露出更大的范围,那副引颈的模样乖顺得足以激发审神者平日里控制得极好的波澜心绪。

 

这可是,药研藤四郎啊。

 

背对着门口吃瓜众刃的审神者紧贴着药研的后背将刃揽在怀里,无声的笑容自审神者的嘴角扯开,唯一可以看见审神者此刻露出笑容的刀匠瑟瑟发抖地将自己缩进了冷却池的角落,力图缩减自己的存在感。

 

药研的目光捕捉到了刀匠的瑟缩,宛若引颈待宰的付丧神挑起了眉梢,意味不明地轻笑溢出了微启的唇。

 

“大将。”付丧神的低喃在审神者的耳边消散,“暴露了哦?”

 

“……啰嗦。”

 

背后的人类沉默几息,不爽地咋舌嘟囔一句,紧接着将筷子较为宽大的那一边的冰凉尖端抵在了药研藤四郎暴露出的咽喉处。

 

审神者举起了她手上的筷子抵在药研藤四郎的颈间,紧紧地盯着锻造槽显示的已经进入两个小时左右的锻造倒计时深吸气,然后大吼出来。

 

“一期一振!你弟弟在我手里!你出不出来!!”

 

审神者身后不远的位置,靠着墙站成的一排粟田口们左右看看自家兄弟,到底还是没忍住。

 

秋田神情中的茫然毫不作伪:“最期盼一期哥的应该是、我们……吧?”

 

“是这样没错。”后藤点点头。

 

信浓的眼中浮现出了足以具现化的不解:“那为什么每次疯的都是大将?”

 

“重点不应该是药研哥还会和阿鲁金一起疯吗?!”包丁拽着自己的头发,实在是无法说服自己加入到这个氛围中。

 

“药研那个是……”厚忍了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别开眼,不忍去看自己的兄弟。

 

“药研的宗旨是阿鲁金开心就好。”乱的表情空白,他是最初一批抵达这处本丸的刀剑,也经历了审神者的逐渐改变,但是眼前这个场面不管看了几次,乱还是忍不住会进入贤者时间思考粟田口哲学,“阿鲁金现在玩的挺开心的。”

 

“没想到阿鲁金终于被江雪殿逼疯了。”鲶尾说这句话的时候语带怜悯,眼中溢满了兴致勃勃。左眼写着继续呀,右眼写着多来点。

 

“呀呀,一仓库的江雪殿看起来也是挺气派的。”鸣狐依然保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倒是他肩膀上的小狐狸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讨论,“小夜殿每天都会去擦哦!”

 

“我们也有去擦过啦,仓库里毕竟不是只有江雪殿。”博多捏着本丸的账本,一脸的痛心疾首,“那都是陈列的资源……!”

 

狮子王叼着香蕉兴致勃勃地看着审神者手里的筷子:“上次是黄瓜吧,我记得阿鲁金还夸那根黄瓜清脆可口来着。”

 

“事后被烛台切教训了,因为不爱惜食物。”知道内情的小龙景光分享了狮子王的香蕉。

 

“可、可是,这样的话大家应该不会不开心了吧,看到阿鲁金这样。”五虎退蹲在五只小老虎之间,抱着其中一只小声说道,“在想念一期哥的时候……”

 

五虎退对情绪敏感,也感受过审神者对刀剑们的爱护,虽然多数时候的做法仍然有缺乏常识的感觉在里面,但是经历过审神者就任初期那段铁血生涯的短刀更愿意相信审神者释放的善意。正因为知晓被锁住者的恐怖之处,才会对善意格外敏锐。

 

怀抱着小老虎的短刀看着锻造台前的兄长和审神者,笑容腼腆的仰头看着身边的乱藤四郎。

 

“乱也是明白的吧?”

 

被问到的乱受不了似的叹了一口气,干脆地与五虎退蹲在一起的付丧神嘟囔着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话。

 

“是啊,两个笨蛋……”

“不愧是阿鲁金,负负得正了吗!”什么都没听到的包丁不负众望,直接将话题拐偏。

 

后藤捂住了包丁的嘴:“不,完全不是,负负得正不可以这么用。”

 

最终,在两个多小时后,审神者还是带着沉重的心情将手里那振江雪左文字交给了小夜,拜托他将刀送入仓库。


fin.

苏汲

日本京都.东山区

粟田口神社

合槌稻荷大明神社 游览攻略

整理给需要的婶婶( ´▽` )ノ


日本京都.东山区

粟田口神社

合槌稻荷大明神社 游览攻略

整理给需要的婶婶( ´▽` )ノ


fff

月桥上 明月下



刀剑乱舞古装片

角色均有设定好,私设较多

别把题目误会了,没有那么多诗情画意

小学生文笔

若写的不好,或是有错别字请谅解

因为是手机打字,所以比较短

本集出场人物:物吉贞宗,三日月宗近,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五虎退,乱藤四郎


目前想好的CP:

   三日鹤,三日一期,一期鹤 (三角恋?)

   一药,平前,药乱(这一行都是亲情,吧)

   安清(或清安) 兼堀  长蜂 (新选组革命友情)

   双狐  石青  岩今(这对真的是友情)

   还要什么...



刀剑乱舞古装片

角色均有设定好,私设较多

别把题目误会了,没有那么多诗情画意

小学生文笔

若写的不好,或是有错别字请谅解

因为是手机打字,所以比较短

本集出场人物:物吉贞宗,三日月宗近,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五虎退,乱藤四郎


目前想好的CP:

   三日鹤,三日一期,一期鹤 (三角恋?)

   一药,平前,药乱(这一行都是亲情,吧)

   安清(或清安) 兼堀  长蜂 (新选组革命友情)

   双狐  石青  岩今(这对真的是友情)

   还要什么CP的后续还可以加


“父皇?”一个长相俊俏,橙黄发色的少年跪坐在空旷的房间中。


“还不知错!”在他身前的是一个长相威严的中年男子,身着亮黄色的华贵的衣服,上面绣了四条栩栩如生的五脚金龙。“逆子!身为皇天子,出入那一种场合,成何体统!”男人愤怒的看着少年。


“父皇,孩儿知错了。”少年闭上眼帘,杂乱的头发把他眼睛遮的严严实实。


男人见他知错了,准备起身离开。


“父皇对孩儿甚是上心,孩儿却这般不懂事。还望父皇海涵……”少年甩了甩衣袖,“但孩儿还有一事不了解,想斗胆请教父皇。”


“……”


男人默许了


少年起身,整理整理袍子,“孩儿想知道,为什么要把皇天子的位置传给如此不成器的我……”


“孤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那兄长和三弟呢……”


男人愣住了,这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事。“这件事,到了你登基那天孤自然会告诉你。”


“是,孩儿知道了。”少年向男人行了一礼,“啊,父皇。这是孩儿的一点心意还望父皇能收下……”


“就放在地上就好……”男人还未说完,就感觉有腹部有炽热的液体涌了出来,还有冰凉的刀刃抵在他的腹部。


“父皇,对不起,孩儿无礼了……”少年抬起头,笑着对男人说,他的笑容一直都能温暖人心,但此时他的笑容站上了鲜红的鲜血,是多么可怕。这一笑,使他到死也无法理解,无法瞑目。


“父皇,现在你驾崩了,我也理所应当登基了,你也该告诉我真相了”少年抽出刀,甩掉上面的鲜血。“欧呀,现在父皇驾崩了,不能告诉我了,怎么办……”


“殿下,先让我处理一下场面吧。”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传来,“呆在这样的地方,实在有失殿下的龙格。”


少年摆摆手,那位男人立刻送上干净的衣裳。“外面事情弄好了吗?”


“全都处理好了,殿下。”男人十分恭敬的回答。

“好的,到了辰时……”少年转过身,对男人说,“三日月宗近大夫,你就向天下宣布,贞宗皇帝因受到敌国刺客袭击而亡,皇天子为保护皇帝而负伤。”


“遵命。皇天子殿下”


“还有,以后别再称我皇天子了,”


“殿下的意思是……”


少年把袍子往后一甩,露出了让这个男人都有些惊讶的笑容。


“向天下人,宣布……”少年笑着,又不失野心的说“我,物吉贞宗就是贞宗国的新皇帝!”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看了看那位充满野心的少年,然后轻轻跪下,“是,在下拜见皇帝。”


3年后。。。


“一期尼,为什么我和兄弟要去保护杀父仇人!”一个紫色长发的少年穿着军服,手上拿着一个文件,“明明我说过为他们家族卖命就已经是我的底线了!”


“嘛嘛,鲶尾你就别生气了。”水色头发的年轻人赶紧起身向正气头上的少年解释,“毕竟你们兄弟两一直在前线,兄弟们一直都很担心的。”


“但是!一期一振……”鲶尾还想反驳什么。


“那段记忆我们都已经不记得了,就放下吧。”一期一振打断鲶尾,“这一点你就要学一学骨喰了,要是你有骨喰十分之一的冷静就好了。那骨喰,你过来一下。”一期向远处坐在亭子里的银发少年招招手。


“一期尼,怎么了。”骨喰赶紧过去。


“回头在殿下身边你们要一定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虽然你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殿了,一定要注意,也一定要时刻保护好殿下的安全。”一期又转向骨喰,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回头在殿下身边,一定要多多注意鲶尾的情绪,我怕他会做什么出格的事。他有时候就是这么一根经。”


“嗯。”骨喰答应道,“放心吧,一期尼。”


“对了,在殿下身边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去问药研,毕竟他已经在殿下身边待了一年多了。”


“对哦,已经好久都没见到药研了……”


皇宫大殿


“殿,殿下……”一个男人颤颤巍巍的站在大殿之中,“是属下的错!都是属下的错!但属下还是可以改的,这只是一个小错误……但还望殿下海涵……”


男人不敢望向坐在上面的皇帝。


虽然这个皇帝已经上任了三年,但这个皇帝可是比他要小个十来岁的十五岁少年。三年前,前任皇帝突然驾崩,这个少年本身就是皇天子,再加上在三条家的拥立,可以说上任的十分顺利。


这个皇帝虽然年轻,但一登基就很有作为。登基不到一个月,就在三条家的帮助下把朝廷之中几乎所有的贪官污吏给清除的差不多了。之后又与粟田口一家一起拥立新法、大范围建立大学院等……可以说,这个少年生来就是当皇帝的料。


而他自己呢,堂堂开国大将军的后代,却因为在酒后乱性玷污了一个宫女就要被诛九族。但自己能做什么呢,只能在大殿下,静等对自己的判决。


“平川真太郎,”龙座上少年站了起来,“虽说你是开国功臣平川将军的后代,但我可不会因为这个就会放过你犯下的罪行。”


“皇,皇上,”平川猛地抬起头,“属下只是玷污了洗衣阁的一个小洗衣侍女,应该……不会有多大影响吧……”


“哈哈哈!”物吉勉强从嘴里发出笑声,这还是嘲笑这个可怜的,毫无道德观念的,恶心的男人,但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微笑,这个笑让跪在殿下的惊慌失措的男人背后发凉,“只是?你这说法有辱你们开国元勋的脸面吧。”


少年拜拜手,他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短发,身材矮小的少年,看上去比皇上年轻一两岁。但与皇上不同的是,这个少年脸上并没有笑容,可以说他的脸压根不会笑。


“药研,这交给你吧。要快点解决呦,今天可是有惊喜给你的欧。记得不要沾上这恶心的血……”说完,物吉就从大殿上退下了。


“你,你就是药研藤四郎!”男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更加手足无措了,“我我我求你了,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很多女人,很多名誉的……只求你能留我一条贱命……”


“不需要。”药研冲上男人跟前,右手的短刀往男人脖子上一挥,男人的头颅就应声落地了。


“恶心。”


药研很快就出去了。


“殿下,已经解决了。”


“药研,以后就别跟他们这种人废话了,浪费时间。”物吉收起了微笑。


“是。”药研简单的回答。


“哎~”物吉叹了一口气,“快点吧,估计给你准备的惊喜已经等不及了。”


“嗯……”


药研换上便装,走到宫殿的南大门。


“药研大人,鄙人有失远了。”门口的侍卫见药研来了,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嗯。”药研没说什么,只是递上了请示书。


侍卫赶紧双手接住,打开仔细看了又看。


“药研大人,门外确实有两位比你年纪稍大的少年。”侍卫收下书信,“但我们的确不知道是皇上的新侍卫,还是药研大人你的兄长,还望大人见谅。”


“没事,开门吧”


“是!”


大门一开,药研就见到准备往门缝里偷看的鲶尾。

“欧呀,是药研呀!”鲶尾一眼就看到了站的远远的药研,“一年多没见了,有想我们兄弟吗?”


“鲶,鲶尾尼,还有骨喰尼,你们怎么会从前线调过来了?”药研好久没跟亲人说话了,有些语无伦次。


鲶尾挠挠头,“这就说来话长了,能换个地方说话吗?”


药研立刻带他们去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正值青春期的宫女,毕竟粟田口家族的基因还是很好的。


“……”药研好不容易听完了鲶尾说的事情的来龙去脉,骨喰又从衣袖中拿出了一封信,“这是一期尼给你的。”


“嗯,我等回头有时间就去看。”药研匆匆答应下来,又说,“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殿下吧。”


“药研!”鲶尾叫住了准备起身的药研,又把他摁回座位上,“难道你就对那人一点憎恨都没有吗!”


“鲶尾尼,不要这样称呼殿下……”


“他们家可是差点把我们粟田口给弄崩溃了!你难道不记得那场大火了吗?不只是大阪城,还有你的本能寺啊!”鲶尾几乎都快把嗓子给喊哑了,他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药研,“而且,而且……他们可是杀了我们的父亲!”


“那件事我已经忘了……”药研淡淡的回答。


“你怎么!……”鲶尾简直要气坏了。


“好了,好了,”骨喰赶紧把鲶尾的脑袋摁了下去,又抬头对药研说,“药研,要不你先和殿下说我们俩明天再去……”


“好,我知道了。”


“我们房间在哪里?”


“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好,”骨喰拦腰抱起鲶尾,不顾鲶尾抗议,向药研道谢后转身离开。


“诶……药研大人,”门外的小太监见到刚刚出去的两位少年,有点不知所措,“那个,到了时辰了。还请大人去一趟殿下的寝宫。”


“知道了。”



“哎呀药研你总算来了……”


药研看着床上衣冠不整的少年,身旁还有几个少女羞耻的用被子裹住身体。


“几位小姐,这是殿下为你们准备的衣服,”药研双手为她们递上几套整洁的衣服,“然后请赶快换上衣裳,去小豆子那边登记一下身份,殿下之后会给你们补偿的。”


那几位少女,红着脸,接过衣服就很麻溜的穿上衣服,迈着小碎步就出去了。


“诶,药研,你怎么把那几个好看的小姐姐给请走了?”床上的少年不满的说。


“现在殿下还是要以身体为重,这样折腾下去就会……”


“会怎么样?!”少年很想知道。


药研摇摇头,“这个殿下还是不知道为好。”


“诶?药研好会吊人胃口~”


“那殿下先说一下叫在下来有什么事吗?”药研很快就步入正题。


~~~~~~~~~~~~


“你们粟田口家主病倒了,发来了加急信,指明了让你过去……”


“嗯……属下遵命。”


看着这建筑物,心里到底想着什么呢……

连药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明明自己很讨厌这里的建筑,这里的气息,和这里的……那个人


药研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开门时,手还没有碰到门,门就开了,而且还探出了几个小脑袋。


“药,药研尼桑,”站在前面的银发孩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真的是药研尼桑吗?”


“当然了~”药研笑了笑,俯下身子用手摸摸孩子的头。


“真的是药研尼桑!”

“药研尼欢迎回来!”

“药研尼我好想你!”


几个孩子突然打开了话闸子,一个劲的冲上前,想要和许久未见的哥哥说说话,撒撒娇。


“药研,欢迎回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从玄关传出。


药研有些不爽,回头瞟了那个男人一眼。


“回房间好好聊……”


“一期一振,你怎么回事!”药研十分愤怒的对眼前的男人说。


“对不起啊药研,”男人带着歉意的看着他,“但是只有这样你才会回来看看这个家啊……”


“那有必要欺骗殿下吗?你可知那可是欺君之罪!”药研实在是不理解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思想。


这个男人就是一期一振,药研他们的兄长。

虽说是兄弟,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这基本影响不了兄弟之间的感情。自从粟田口上一任家主去世后,就由一期一振继承家业。

也许是因为家庭基因的关系吧,粟田口兄弟长相都很好,尤其是刚刚成年的一期一振,颇受女孩子的喜欢。而一期一振一直沉迷工作和要照顾弟弟的原因(对外一直这样说)一直没有与女孩子交往。


“所以说,你叫我回来只是为了让我回一趟家?”药研脱掉外袍放到一旁,“这样有必要吗?”


“我又不是为了这个……”一期解释道,又给他递了一杯水。


“那又是为了什么?”药研接过水。


“怎么说呢……”


“快点说。”药研喝着水。


“有人向你提亲……”


药研一口水喷了出来,“咳咳,咳咳……”


“你在说什么呀,难道你答应了?”药研一下子慌了,“我现在才13好吗!你就那么希望我快一点成亲吗!”


“没有没有,”一期笑着说,递给药研自己的手帕,“我可是以弟弟们的感受为主。”


“谁是你弟弟!”药研拍开一期递过来的手帕,用自己宽大的衣袖擦擦自己的脸。


“所以我答应了……”一期摊了牌。


“滚!”药研一脚蹬开了一期,“你还当我是你弟弟吗!”说完起身潇洒的披上外袍,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一期,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啊,药研尼桑,你和一期尼聊的怎么样?”银发孩子抱着小老虎,笑着对药研说。


药研不知道怎么说,只得苦笑着回答孩子,“嗯,今天也和一期尼聊的很开心。”


“诶~药研之前也都是这么说的,”一个橙色长发及腰的少年凑到药研耳边,“就不会换一句吗~”


药研捂住红了的耳朵,“乱,五虎退就在旁边,别这样。”


乱看看在旁边天真的五虎退,然后就笑着对药研说,“知道了。”


“呐,药研,”乱歪着头问。


“什么?”


“你又要回去吗?”


“嗯。”


“就不能留几天吗?”


“抱歉啊……”


咸鱼晴天
是生日那天搞出来的手书,生日早...

是生日那天搞出来的手书,生日早就过了才想起来( ;´Д`)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259421

是生日那天搞出来的手书,生日早就过了才想起来( ;´Д`)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259421

苏汲

我向粟田口神社的大爷展示了什么叫来自大洋彼岸中国婶婶的购物欲_(:3」∠)_

当听到五种御朱印 挨个给我来一遍的时候 大爷表情非常微妙 写完之后问我 要不要拍张照hhhh

我向粟田口神社的大爷展示了什么叫来自大洋彼岸中国婶婶的购物欲_(:3」∠)_

当听到五种御朱印 挨个给我来一遍的时候 大爷表情非常微妙 写完之后问我 要不要拍张照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