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精分

2585浏览    685参与
虫幼Marrrrrry

↷Mid Night↶↷吻↶

我失去控制了。

我不知道。

我的眼里原本唯一的瞳仁分成了七枚,各自怀着新的色彩。

那么,我是谁呢?我可以是谁呢?

我在心底里狂笑。

永远不要问一盏路灯“我的影子在哪里”。

那种游戏根本就没有机会会赢。

如果说是要赢的话,就只能是与自己。

可是我自己在哪里呢。

我根本感受不到。

那七个孩子任意支配着我,时而其乐融融,时而产生分歧。

唯一被赋予了我将有的名字的「爱」,却什么都没说过。

她只对单人开放。

单人开放……?

是么。

如果是那样的话。

反正也就只是利用关系?

也就只是在缓解伤痛,甚至“储备粮”什么的情话都是骗人的。

啊啊,是了,我是现实,在我的身体里没有...

我失去控制了。

我不知道。

我的眼里原本唯一的瞳仁分成了七枚,各自怀着新的色彩。

那么,我是谁呢?我可以是谁呢?

我在心底里狂笑。

永远不要问一盏路灯“我的影子在哪里”。

那种游戏根本就没有机会会赢。

如果说是要赢的话,就只能是与自己。

可是我自己在哪里呢。

我根本感受不到。

那七个孩子任意支配着我,时而其乐融融,时而产生分歧。

唯一被赋予了我将有的名字的「爱」,却什么都没说过。

她只对单人开放。

单人开放……?

是么。

如果是那样的话。

反正也就只是利用关系?

也就只是在缓解伤痛,甚至“储备粮”什么的情话都是骗人的。

啊啊,是了,我是现实,在我的身体里没有话语权的现实啊。

所有人都很开心呢。

「我」是多余的啊……

可是……

好想把她们都……

可……

在路灯下哭了起来。

虫幼Marrrrrry

↷罪行↶

【开始不再满足于“名不符实小姐与我”这个标题,因为她已经死了。】

【不……死的人是我。】


那个人对我摇着铃铛。


「背叛,圆满,happy end。」


那个人对我摇着铃铛。


「有一个人把我丢在原地,还有一个人从未正眼看过我。

「我曾经如饥似渴地欲求着杀掉的人,此刻却不值一文。

「那种无奈地扩张着的死欲先是变淡,顷刻之间却又宛如倾斜的浓墨。

「原本就不太真实的液面漫过我的头顶,其中分布着细密的纸屑,啃噬着我的灵魂。」


然而。

那个人对我摇着铃铛。


「愤怒,嫉妒,死欲,麻痹,懦弱,自负。

「以及新生的,

「爱。」


那个人对整整七个我摇着别无二致...

【开始不再满足于“名不符实小姐与我”这个标题,因为她已经死了。】

【不……死的人是我。】


那个人对我摇着铃铛。


「背叛,圆满,happy end。」


那个人对我摇着铃铛。


「有一个人把我丢在原地,还有一个人从未正眼看过我。

「我曾经如饥似渴地欲求着杀掉的人,此刻却不值一文。

「那种无奈地扩张着的死欲先是变淡,顷刻之间却又宛如倾斜的浓墨。

「原本就不太真实的液面漫过我的头顶,其中分布着细密的纸屑,啃噬着我的灵魂。」


然而。

那个人对我摇着铃铛。


「愤怒,嫉妒,死欲,麻痹,懦弱,自负。

「以及新生的,

「爱。」


那个人对整整七个我摇着别无二致的铃铛。

传到这个我的耳中的铃声,和传到那个我的耳中的铃声是一样的。


「睁眼,闭眼,极光,地铁,太平洋。」


“呐,现在是游戏时间了哟。”

【我不记得这句话的出处……只记得是一个女主人摇着铃铛召唤她养的小羊和另一个小动物玩游戏时说的……】


“谢谢。”

「爱」接下了崭新的旗帜,并为自己命名。

在七个我之中,各自滋生了「理想」。


那个人对着我「们」摇起了铃铛,我「们」将王位交还给「爱」。

交还给她存在的初衷。

交还给全新的古董小姐,「怜音」。

DEN DEN是只黑废柴

精分小哥😍跟五个自己一起玩音乐‼️

精分小哥😍跟五个自己一起玩音乐‼️

是青莲子鸭▫

【信白】我有五个喜欢你的人

最后一更  等我回来


没忘记艾特你 @紫伊_浅夏


086

-

李白看着近在咫尺的韩信,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明情绪,道:“今天不陪你的艾琳?”

-

“今天凭什么陪她?”韩信皱眉疑问道。

-

“呵呵。”李白内心手动再见,好,很好,居然没有纠正『你的艾琳』这个词句!

-

算我瞎:-D

-

“不是 你就因为这个生气?躲了我一天?”韩信一脸的不可思议,似乎还带了一点委屈的意味。

-

李白翻了个白眼。

-

“还有什么叫我的艾琳?我分明还没和她在一起。”韩信道。

-

“反正也快了是吧?”李白冷冷道。

-

“喂……”韩信这下子是真的无言以对了。“你闹什么脾气啊,莫名奇妙的……”

-

“莫名奇妙?”李白推了韩信一把,走上前去...

最后一更  等我回来


没忘记艾特你 @紫伊_浅夏


086

-

李白看着近在咫尺的韩信,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明情绪,道:“今天不陪你的艾琳?”

-

“今天凭什么陪她?”韩信皱眉疑问道。

-

“呵呵。”李白内心手动再见,好,很好,居然没有纠正『你的艾琳』这个词句!

-

算我瞎:-D

-

“不是 你就因为这个生气?躲了我一天?”韩信一脸的不可思议,似乎还带了一点委屈的意味。

-

李白翻了个白眼。

-

“还有什么叫我的艾琳?我分明还没和她在一起。”韩信道。

-

“反正也快了是吧?”李白冷冷道。

-

“喂……”韩信这下子是真的无言以对了。“你闹什么脾气啊,莫名奇妙的……”

-

“莫名奇妙?”李白推了韩信一把,走上前去逼迫他:“她算什么?我又算什么?”

-

韩信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李白竟然直接扯了他的衣领,两人的脸庞挨近,甚至连对方的呼吸都能说感受到。

-

温热的,拍在脸上,李白那眼眸十分冰冷,唇瓣轻抿,放大开来的帅气让韩信有点无法应对。

-

韩信看着李白生气的样子,回想刚才的话,忽然有点思索,他盯着李白的眼睛,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可是李白却迟迟没有任何表示,就是抓着他的衣领。

-

“……”韩信叹气:“你再这样,我就要采取手段了。”

-

“你采取啊。”李白冷道。

-

过路的学生也看到了一边的小动作,这个位置……确实不太好啊。

-

韩信忍着想直接坦白亲下去的念头,李白等不到韩信的“采取行动”,放开了他,嗤笑道:“胆小鬼。”

-

“喂……你今天怎么了啊……”韩信想证明自己的猜想,他心快速地跳着,刚刚李白的样子,是吃醋吧?

-

绝对是的吧!

-

“关你何事?”李白瞪回去。

-

韩信默默地望着他,李白干脆也放开来讲,冷笑着。

-

“对,我生气,所以我在调整心态和你分开,我看到你和艾琳在一起我就膈应,我讨厌你,现在,你明白了吗?!”

-

李白每说一句话,韩信有些发懵的同时心情也莫名开始雀跃起来:“你吃我醋啊?”

-

“你有病?糖油盐酱拌在一起吃吐我我也不吃你的醋。”

-

难得今天李白一下子说了那么多话,还是隐隐约约受艾琳影响的情况下。

-

韩信双眼含笑,那样子李白不知为何更心慌和生气,冷静下来,换回那臭臭的表情,道:“你爱咋咋想就咋咋,老子不管你了,别让我再看到你。”

-

“真的不想再看到吗?”韩信故作失落道。

-

李白走几步路刚听到这句话,回头瞪他一眼道:“过来!”

-

韩信心满意足地凑过去了:“果然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吧。”

-

“滚,明明是你昨天说好的今天请我!”李白嫌弃地推开他。

-

这家伙,真是……服了他了。

-

果然和他待久了连生气都性格都变了吗?

-

两人兜兜转转,最后李白趁着暮色将近,在韩信走之前,叫着了他。

-

韩信疑惑地看着李白。

-

“你和艾琳……究竟什么关系……”李白瞥开脸笑死问道。就算是可以查,可以打听,可是李白还是想从韩信嘴里听到答案。

-

韩信笑了笑,道:“就是你现在想的那样,没有关系。”

-

李白那么聪明,一定看出来了吧。

-

“哦。”李白点点头,眼里笑意肆虐,但是又被他冷静地阻止散发。

-

“那我先走了。”韩信挥挥手,李白点头示意,最后目送韩信的背影之后往相反方向走。

-

最好真的没有关系。

-

艾琳……


是青莲子鸭▫

【信白】我有五个喜欢的人

我终于回来了 月假不容易


@紫伊_浅夏


084

-

李白走在半路上,人来人往,忽然的被拉住了。

-

李白下意识地以为是韩信,可是转过头一看,却是王昭君一脸疑惑地盯着自己。

-

“怎么了,我叫你你都不应?”王昭君皱眉道。

-

李白看着王昭君脸上的细汗,水色的双眼里满满的都是对李白的不解。他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什么。

-

“走神了。”李白回答道。

-

“走神了?这可不像你啊,范海辛。”王昭君道,“怎么药效还没有过……按理说,不应该啊。”

-

李白瞥过头,退后几步淡漠道:“我怎么知道……”

-

我当然知道……

-

王昭君仔细盯着他好几秒,李白终于受不了遮一会自己的脸,道:“怎么?”

-

“我能说说女人的直觉吗?你今天很奇怪。...

我终于回来了 月假不容易


@紫伊_浅夏


084

-

李白走在半路上,人来人往,忽然的被拉住了。

-

李白下意识地以为是韩信,可是转过头一看,却是王昭君一脸疑惑地盯着自己。

-

“怎么了,我叫你你都不应?”王昭君皱眉道。

-

李白看着王昭君脸上的细汗,水色的双眼里满满的都是对李白的不解。他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什么。

-

“走神了。”李白回答道。

-

“走神了?这可不像你啊,范海辛。”王昭君道,“怎么药效还没有过……按理说,不应该啊。”

-

李白瞥过头,退后几步淡漠道:“我怎么知道……”

-

我当然知道……

-

王昭君仔细盯着他好几秒,李白终于受不了遮一会自己的脸,道:“怎么?”

-

“我能说说女人的直觉吗?你今天很奇怪。”王昭君道:“无论是什么事,都一样……很奇怪。”

-

“有么?”李白道。

-

没有么?

-

李白含糊应付了一下王昭君,最后两人还是一起回到了小区内。

-

回到家中,李白想着该怎么和韩信说些什么,可是脑海中除了韩信和艾琳在一起的场面,却再无其他。

-

冷静……

-

范海辛知道要怎么做。

-

他需要调节,调节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最主要的是,他还不能说出口我喜欢你这句话。

-

他只是个副人格,占这别人的身体,用着别人的钱,还要偷偷抢占着别人的时间……

-

咦?……

-

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

『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啊!』艾琳甜丝丝地笑着,看向自己的眼里尽是嘲讽。

-

理智弦猛然一断!

-

好想抢占韩信!

-

头好昏,要气疯了!

-

『范海辛,理智,是你最大的优点。』几曾何时,有这么一个和他同样身份的人格和她说过这句话。

-

理智?有点尽失了,可是,也不是不可以补救的……对吧?

-

李白调节好失控的情绪,而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李白拿起一看,却是韩信发啦的短信。

-

『李白,你没事吧?生气了吗?』

-

李白心中难免雀跃起来,他猛然发觉,眼神黯淡了一下,默默地放下手机。

-

李白没有回复韩信,韩信一直等到半夜也没有收到李白的回复。

-

第二天,他带着满腔不解的地来到教室,却看见自己座位旁边的那张桌子早已不见。

-

韩信又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了,可后桌妹子却看见他,一脸可惜道:“李白哥哥啊?他一大早就找老师换座位了,是坐在这里,影响他学习。”

-

却是,李白一个月休假回来,已经掉出年级前一百了。

-

韩信满眼惊疑地在教室寻找李白的身影,却没看见。

-

快上课的时候李白才和老是进来,一看就知道是去找辅导了。韩信想逮他,李白这厮却一下课马上跑去了不知哪个科任老师的办公室。

-

韩信忍无可忍直接写了一张小纸条传过去,李白接到之后,看了一眼上面的字,慢悠悠地举起了手:

-

“老师,韩信上课传纸条。”

-

啊咧!?


婧如脱兔

庆余年,挺好看的

上班路上看了一集庆余年,一开始挺像个搞笑片的,挺有梗,熟人也好多的,不用配音,男主是穿越来的,第一集后面结尾的时候才变成大人的。演技不违和,点个赞。给我看的差点忘记自己为啥要点开去看了。。


然后重点就来了,结尾!

某人悠悠歌唱了。。

某人的真爱粉一个激灵!

这熟悉的歌声。。让我无法假装认不出来。。

好吧,你真温油!

今天也是为战哥打call的一天~


于是,我又倒回去再听了一遍!洋洋得意的我!

上班路上看了一集庆余年,一开始挺像个搞笑片的,挺有梗,熟人也好多的,不用配音,男主是穿越来的,第一集后面结尾的时候才变成大人的。演技不违和,点个赞。给我看的差点忘记自己为啥要点开去看了。。


然后重点就来了,结尾!

某人悠悠歌唱了。。

某人的真爱粉一个激灵!

这熟悉的歌声。。让我无法假装认不出来。。

好吧,你真温油!

今天也是为战哥打call的一天~


于是,我又倒回去再听了一遍!洋洋得意的我!

虫幼Marrrrrry

名不符实小姐与我(7)

那么,来谈谈我的现状吧。

我现在也不是说多么苦多么累多么想死多么心灰意冷多么看淡一切,这一切的痛苦可能都没有我曾经梦里的折磨那么令人发疯。我也不是个很能看开的家伙,虽然偶尔还会念念“退一步海阔天空”,但真要让我退一步那可真是太难了。不是我有意想钻那个牛角尖,而是我已经退得够后边的了,再退,我的海空天空真要被他们当做涂鸦板了。

好吧,现在我身边的“他们”已经不是能和当初怜音出生时的“他们”相提并论的了,什么人格贬损啊蓄意坑害啊也都不存在的了,我很好,比起以前,好到不行。有几个傻子会来捧着我对我好,在我难过的时候主动跑来问怎么了。

可是,我要说的是,我觉得,很无聊。

不是我贪婪,想要得到更...

那么,来谈谈我的现状吧。

我现在也不是说多么苦多么累多么想死多么心灰意冷多么看淡一切,这一切的痛苦可能都没有我曾经梦里的折磨那么令人发疯。我也不是个很能看开的家伙,虽然偶尔还会念念“退一步海阔天空”,但真要让我退一步那可真是太难了。不是我有意想钻那个牛角尖,而是我已经退得够后边的了,再退,我的海空天空真要被他们当做涂鸦板了。

好吧,现在我身边的“他们”已经不是能和当初怜音出生时的“他们”相提并论的了,什么人格贬损啊蓄意坑害啊也都不存在的了,我很好,比起以前,好到不行。有几个傻子会来捧着我对我好,在我难过的时候主动跑来问怎么了。

可是,我要说的是,我觉得,很无聊。

不是我贪婪,想要得到更多,说实在的我觉得得到更多也没什么好乐呵的,即使当皇帝我恐怕也笑不了几秒的,那些炫富的炫女朋友(指较为恶劣的,撒狗粮我不讨厌,甚至还像很多人一样酸得挺开心)的,我都tm恨不得他们赶紧死于卡到鱼骨头。

我觉得真的就...很无聊。我都生命由什么组成?灵魂、身体。

就外观而言我就一竹竿子,没什么美感但看着还行,眼睛可能由于一天比一天深的双眼皮而有些出众,但也会被其他部分的平庸所掩盖。

我的内在,分成两股。一个失语的、渴望被拯救或被杀死的、在这里打字的懦弱的我和一个暴怒的、狂躁的、没有分寸的、负责使用声带的变态怜音。那个怜音么还是个坑货,隔三差五就害我很尴尬......好吧,不然怎么会是名不符实小姐呢?

如果给我更多,我还会是老样子:少有感情波动、经常低俗地跟着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如果夺走哪怕一点,我就会感到痛苦至极,若不及时还给我,大概我就会死吧。

我知道这样的我很烂。烂透了。

不然怎么是僵尸呢?

虫幼Marrrrrry

名不符实小姐与我(6)

自我意识过盛。

我现在是这样的。

她,不见了。

自我意识过盛。

我现在是这样的。

她,不见了。

虫幼Marrrrrry

名不符实小姐与我(5)

上一篇撒气的成分很大。

我想说的、是现在的状况。

我恨怜音,恨之入骨,是这样的。但是这有个问题,非常严重的……

失——语。

这个破折号没什么意义,只是表示了一下每次我在脑子里单独想到这个词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让“颅内之音”拖一个蠢蠢的长音。

没有她带来的那种恍惚间不管不顾的感觉,我恐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不知道这种症状是不是她所带来的让我能依赖她的圈套,但这是事实。

没有她,我就是个不聋不哑、语文还挺好的哑巴。我可以打字,也可以写字,但就是无法说话。

每当想要动用声带的时候,喉咙就像是被一个颇大的塞子紧紧扼住了一半,很疼。

几乎就要失去呼吸。

她大部分时候都会允许我好好说话,有...

上一篇撒气的成分很大。

我想说的、是现在的状况。

我恨怜音,恨之入骨,是这样的。但是这有个问题,非常严重的……

失——语。

这个破折号没什么意义,只是表示了一下每次我在脑子里单独想到这个词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让“颅内之音”拖一个蠢蠢的长音。

没有她带来的那种恍惚间不管不顾的感觉,我恐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不知道这种症状是不是她所带来的让我能依赖她的圈套,但这是事实。

没有她,我就是个不聋不哑、语文还挺好的哑巴。我可以打字,也可以写字,但就是无法说话。

每当想要动用声带的时候,喉咙就像是被一个颇大的塞子紧紧扼住了一半,很疼。

几乎就要失去呼吸。

她大部分时候都会允许我好好说话,有些时候会让我突然作死。

但最讨厌的,是在我真的需要发出点声音的时候,她就十分灵巧地推开,用她的塞子剥夺了我的话语权,还给了我十足的pain(我在打这个词的时候翻了英语书)(我觉得上一个括号没有达到引人发笑的目的)。

——————————————

“矫情!”

我对我自己喊。

“什么'怜音'长、'怜音'短的,全部是你自己编出来的!”

不是的……我见过她……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只是对这个借口得意过头了!”

不是的!

“矫情!!谁生下来不会吃点苦啊!你就是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嗯。

“呵,我看你就永远当个哑巴好了。”

我很乐意。

“去死好了。”

谢谢您的建议。

虫幼Marrrrrry

名不符实小姐与我(4)

【续命来了】

【我快被他恶心死了】

【骂我那个人,也就是他,不是怜音】

“你说你干嘛把手机拿来?啊?”

“………”

“上课(是指一群“好学分子”自发在一些父母们工作的学校组建的“免费培训班”)么也不去上!”

“Z在那里。”我忍着泪水。

“Z在那里怎么啦?上课是去学习,又不是去看Z的!”

“看到他我就呼吸困难。”

啧。

眼泪。

又是这样。

“至于吗?!有这么严重吗?!我看你跟着我来这里就是想趁着我监考玩手机吧!我们不是说好了白天不能玩吗?!”

“我做完作业还不行吗?”

脑袋里嗡嗡的。

我“玩”了吗?

不对,我只是麻木地给闺蜜的QQ动态一条条点赞而已。

才多久啊......

【续命来了】

【我快被他恶心死了】

【骂我那个人,也就是他,不是怜音】

“你说你干嘛把手机拿来?啊?”

“………”

“上课(是指一群“好学分子”自发在一些父母们工作的学校组建的“免费培训班”)么也不去上!”

“Z在那里。”我忍着泪水。

“Z在那里怎么啦?上课是去学习,又不是去看Z的!”

“看到他我就呼吸困难。”

啧。

眼泪。

又是这样。

“至于吗?!有这么严重吗?!我看你跟着我来这里就是想趁着我监考玩手机吧!我们不是说好了白天不能玩吗?!”

“我做完作业还不行吗?”

脑袋里嗡嗡的。

我“玩”了吗?

不对,我只是麻木地给闺蜜的QQ动态一条条点赞而已。

才多久啊...真能发。

“你现在做完了吗?而且你现在就在玩手机。”

嗯。他觉得,我拿着手机除了玩就不会做其他事情。

有那么严重。

我很混乱。

又这样。

我在颅内叫嚣。成千上万条尖锐的回复在脑子里尖叫。

声嘶力竭。

的BRAIN。

浪费时间。

我觉得他会这么说,但他没有。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被“怜音的塞子”塞住了。

没有她帮忙的话,我几乎可以说是完全失语的。我可以打字,也可以写字,但我做不到说话。

用我完好无缺的发生系统。

【到底是谁更恶心呢……】

【我吧。】

【从来都是】

可可·文艺·幻想

【导言】对自我进行精神分析式的解构

     这是一次有趣的尝试,在接触心理学与社会学,这么长时间后,现决定将这些方法用于自己身上,将自身作为实验对象进行深度且全面的剖析,对自我性格形成过程中的独特性产生异常性的对话,在对话中寻找自我的定位与性格的影响因素,试图对自身进行更深层次的试探。

   其实在此次试验之前,笔者已经对自我进行过为其30天的自我情绪观察试验,但是由于最初观察试验的不可控性,在进行到第9天的时候,笔者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自我排斥感,消极情绪的蔓延是随着时间的长度而加深,故处于自身安全因素考虑,笔者不得不过早结束这次观察。虽然试验未能...

     这是一次有趣的尝试,在接触心理学与社会学,这么长时间后,现决定将这些方法用于自己身上,将自身作为实验对象进行深度且全面的剖析,对自我性格形成过程中的独特性产生异常性的对话,在对话中寻找自我的定位与性格的影响因素,试图对自身进行更深层次的试探。

   其实在此次试验之前,笔者已经对自我进行过为其30天的自我情绪观察试验,但是由于最初观察试验的不可控性,在进行到第9天的时候,笔者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自我排斥感,消极情绪的蔓延是随着时间的长度而加深,故处于自身安全因素考虑,笔者不得不过早结束这次观察。虽然试验未能按照预期完成,但是在为数不多的9天时间内,笔者完成了共4篇约为6000字的观察报告,并且尝试对其情绪问题进行解释。通过这次观察试验,笔者确实是对自身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故,在询问了更专业的人与确保了这次观察试验的安全性后,笔者决定再次由自身作为观察对象,对自我个性进行侧写,并且对日常情绪性行为产生记录,并对其进行尝试性解释。

   本次试验的记录会不定期更新,预计进行为期35天的持续性观察。期间为了保证客观性,所有内容均会进行第三方的模糊性表述,力求保证客观。


虫幼Marrrrrry

名不符实小姐与我(3)

性取向。

开头就出现这三个字,似乎不太好。甚至有可能会是三个星号……

呃,xìng、qǔ、xiàng。

撇开怜音不谈,就我自己,其实是个百合。按照某人的话来说,这叫“死百合”。

好吧,好多人都那么说。所以会那么说的家伙,我建议还是不要看下去了吧。

我有女朋友,挺可爱的女孩子,我们俩挺好的。周围闲话也不算多。

似乎没什么。

几乎是安定得超出了想象。

可是怜音,她是个不折不扣的xqx正常的……不算“人”吧。

就在几天前,她还特别友好地“替我”向往一个我平时很烦的男生。还好那个钢铁直男呐,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会,天天就知道比划点什么枪啊炮啊的。大概也把怜音...

性取向。

开头就出现这三个字,似乎不太好。甚至有可能会是三个星号……

呃,xìng、qǔ、xiàng。

撇开怜音不谈,就我自己,其实是个百合。按照某人的话来说,这叫“死百合”。

好吧,好多人都那么说。所以会那么说的家伙,我建议还是不要看下去了吧。

我有女朋友,挺可爱的女孩子,我们俩挺好的。周围闲话也不算多。

似乎没什么。

几乎是安定得超出了想象。

可是怜音,她是个不折不扣的xqx正常的……不算“人”吧。

就在几天前,她还特别友好地“替我”向往一个我平时很烦的男生。还好那个钢铁直男呐,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会,天天就知道比划点什么枪啊炮啊的。大概也把怜音整懵了,才没让我太难堪。

个头啊!都对着那个死男人的手tttttttian上一口了我tm还真是够“不难堪”的啊!

w、t、ffffff……

(请脑补我核善的微笑)

我这也没办法跟人解释啊!事到如今我爸都不知道我并不完全是“一个”人,我tm跟谁解释能解释通啊?md要死吧!

我没当场晕过去真是奇迹中的奇迹。

虽然后来一本正经地到了谦,那个男的也傻不拉几的点点头……完事了。

呵。完事了?

还真完事了。

一个小果酱

果酱【还有果冻】的废话

啊勒啊勒!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开始了:


好,已经结束了【开的玩笑而已,别真走了...】

咳咳,首先是name,就叫果酱【超人不如名】会写一些文,但不会好看【最近不会写,因为要期中了】进行一段修养就可以开始了,每周一更【因为果酱是住宿生】但量会很多【不多】so不要太期待【根本没人期待】

不要跟我作对嘛~【就要】括号内容是精分部分【咦?被介绍了?】大家不要介意【别这样,我是果酱的另一面哟,请叫我果冻】

好了,先到这里【这么快?】最后一句,果酱是水平1年级的6年级学生【还好意思说...】不要嫌弃我【也不要嫌...

啊勒啊勒!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开始了:























好,已经结束了【开的玩笑而已,别真走了...】

咳咳,首先是name,就叫果酱【超人不如名】会写一些文,但不会好看【最近不会写,因为要期中了】进行一段修养就可以开始了,每周一更【因为果酱是住宿生】但量会很多【不多】so不要太期待【根本没人期待】

不要跟我作对嘛~【就要】括号内容是精分部分【咦?被介绍了?】大家不要介意【别这样,我是果酱的另一面哟,请叫我果冻】

好了,先到这里【这么快?】最后一句,果酱是水平1年级的6年级学生【还好意思说...】不要嫌弃我【也不要嫌弃我】

886【( ^_^ )/~~拜拜】













       

是青莲子鸭▫

【信白】我有五个喜欢的人

我又来了

@紫伊_浅夏

082(补)

-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和你交往的?”韩信看向她,眼中尽是不解和惊悚。

-

“那又有什么关系,早晚都是要在一起的,早叫晚叫都还不是一个样吗?今天我们去哪里玩?”艾琳丝毫不在意道。

-

“韩信……”

-

一边听着这一切都李白压低了声音,波澜不惊道:“这就是你要做的……事,吗?”

-

“是的,她太麻烦了……要处理一下。”韩信道,话语中满满的都是嫌弃。

-

“这么说,”艾琳一脸星星眼,趁韩信不注意抱住了他的手臂笑道:“你接受我了!”

-

李白脸色愈黑了。

-

啊,赶着去约会。也对了,一对小情人,无论自己在背后怎么阻止,总会...

我又来了

@紫伊_浅夏

082(补)

-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和你交往的?”韩信看向她,眼中尽是不解和惊悚。

-

“那又有什么关系,早晚都是要在一起的,早叫晚叫都还不是一个样吗?今天我们去哪里玩?”艾琳丝毫不在意道。

-

“韩信……”

-

一边听着这一切都李白压低了声音,波澜不惊道:“这就是你要做的……事,吗?”

-

“是的,她太麻烦了……要处理一下。”韩信道,话语中满满的都是嫌弃。

-

“这么说,”艾琳一脸星星眼,趁韩信不注意抱住了他的手臂笑道:“你接受我了!”

-

李白脸色愈黑了。

-

啊,赶着去约会。也对了,一对小情人,无论自己在背后怎么阻止,总会遮盖不住的……

-

呵呵


083

-

“李白?”韩信有些疑惑。

-

“没什么,你(n)忙(m)吧(b),我(w)超(c)纳(n)闷(m)而已。”李白无所谓道。

-

眼底的冷色蔓延无尽,语气还是那样的平和,却让韩信开始觉得有些慌忙。

-

“你别误会!”韩信道。

-

“我没有误会啊。”李白转过头,不经常笑的他嘴角微微勾起,可是却显得有些孤苦。

-

“就是啊,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啊!”艾琳看着李白道,火色的双瞳里尽是自豪。

-

韩信一听脸都绿了,抽开手嫌恶道:“别碰我……敲,你前世是八爪鱼吗?!”

-

李白再怎么有脾气,也不是蠢笨的人,好歹也看得清韩信的表情。

-

但他还是很不爽韩信的态度。

-

韩信终于拉开了艾琳的手,退后几笔道:“你说话归说话,正常来!”

-

艾琳红色的双眼一眯,哼声道:“可以,韩信,本小姐都倒贴了!我哪里比不过王昭君?我有身材有美貌也有钱!你用得着像多瘟神一样躲着我吗?!”

-

……王昭君怎么又和韩信扯一块了?

-

李白看向韩信的目光简直是丰富多彩,疑问道:“怎么回事?你和昭君又怎么?”

-

韩信听前半段还想替自己说话,可是李白那一句昭君喊得让他原本不太好的心情又坏了起来。

-

倒是一旁的艾琳先说了:“呵呵,他喜欢的人不就是王昭君吗?”

-

“我没有!别乱说!”韩信果断摇头。

-

“……哦~”李白淡淡地点了点头。

-

韩信,没想到我这一个月没怎么关注你……你倒是惹了不少烂桃花啊。

-

李白想着,背起书包,看着堵在自己面前的两人,冷声道:“让让。”

-

艾琳一生就没多少妥协过,韩信只是其中一个。而她刚想怼回去,可瞧见李白那自带冷意杀气的双眼,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不知怎么了,乖乖让了位置。

-

“哎李白!李白!”韩信叫了几声李白,李白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冷冷地会瞪他一眼,最终离开了教室。

-

生气了。

-

这绝对是生气了。

-

李白还没这样冷着个脸对韩信的话充耳不闻过。韩信现在只觉得心里头一阵难受,但是目前,还是先要摆脱这个麻烦——艾琳!

-

“什么吗,真大架子,呵呵,看来这个闻名全校的李白也只是个狐假虎威的人。”还吓她呢!艾琳盯着李白的背影,不服气地开口。

-

要是没有韩信他敢这么横吗?!

-

“什么?”韩信语气一冷。

-

“难道不是吗?他对我什么态度?!要是没有你罩着他,你觉得就他那性子,他会风靡全校吗?现在看来,除了那张脸有点用之外,也不过如此。”艾琳道,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对李白的不屑,更多的还是生气。

-

什么意思啊,瞪我啊!?干嘛?

-

“艾琳,”韩信深邃的星眸一冷,表情也变得不苟,沉着声音道:“你说我可以,但是你在多逼一句李白,别怪我。”

-

大概是他身上散发的森森冷气让艾琳灭了火,她充满怒气地瞪他一眼,道:“对!你就找他去吧!今天不要你陪了!本小姐今天生气!你爱咋咋就咋咋吧!mmp!”

-

那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女孩又瞪了一眼韩信,气呼呼地走了,临走到楼梯口,又恶狠狠地夺了一下脚

-

搞什么!我难道就不比李白吗?!气死了!

-

又和他吵架了!

-

这李白什么破来头!讨厌!讨厌!讨厌!

-

我就不信了,我还不能搞定你这个韩信了!

是青莲子鸭▫

【信白】我有五个喜欢的人

再来一更


@紫伊_浅夏


082

-

“昭君,干嘛呢?发呆吗?”

-

王昭君撑着头,微眯着眼睛,看着刚刚从办公室回来的李白,在外面已经惊起了一圈波澜。

-

他表情无悲无喜,如同被定格了一般。

-

“没有……我在想,今天星期几。”王昭君笑道,眼底的黑眼圈都点重,连粉底都没能好好地遮盖。

-

“今天星期二呀,昭君,你最近一点很累吧?”

-

累,确实累……为了大乔和艾琳的事情,她晚上睡觉的时间都很少了。

-

而这些,她都没有和李白说,就算是偶尔登门拜访,也只是送一下作业。

-

果然……今天还是范海辛吗?王昭君对上李白平静的双眼,不由得觉得一阵感叹。

-

青丘在就好了,他城府里的小把戏那么对,一定会有办法的……

-

一定会有的...

再来一更


@紫伊_浅夏


082

-

“昭君,干嘛呢?发呆吗?”

-

王昭君撑着头,微眯着眼睛,看着刚刚从办公室回来的李白,在外面已经惊起了一圈波澜。

-

他表情无悲无喜,如同被定格了一般。

-

“没有……我在想,今天星期几。”王昭君笑道,眼底的黑眼圈都点重,连粉底都没能好好地遮盖。

-

“今天星期二呀,昭君,你最近一点很累吧?”

-

累,确实累……为了大乔和艾琳的事情,她晚上睡觉的时间都很少了。

-

而这些,她都没有和李白说,就算是偶尔登门拜访,也只是送一下作业。

-

果然……今天还是范海辛吗?王昭君对上李白平静的双眼,不由得觉得一阵感叹。

-

青丘在就好了,他城府里的小把戏那么对,一定会有办法的……

-

一定会有的……

-

女同学见身旁的王昭君刚和她没聊几句就已经困得趴在了桌子上,忽然觉得一阵失落和心疼。算了,昭君姐姐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

哎,平常看李白和昭君韩信走得那么近,也不知道他知道了什么没有。

-

下午阳光明媚,随着放学铃声一打响,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地离开校园。

-

李白还在收拾着东西,韩信看着他乖巧得可爱地样子,眼中怜爱更加,但还是有些失落开口:“虽然今天还是很想和你一起回家,但是我今天有事,我就不陪你了。”

-

李白一想到今早那个帮艾琳送情书的人说放学等韩信,眼中立马冷了冷,但依旧缓和着语气道:“什么事?”

-

“没什么,就是去见个人。”

-

韩信如此说着,没注意到李白眼底的阴霾。

-

“好吧。”李白佯装答应了下来。

-

韩信看着李白似乎难掩不快,轻笑了一声,不顾的伸手揉了揉李白松软的头发:“好啦,明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

李白低下头,拨动着被弄乱的头发,心情被韩信的安慰稍稍开心了一些。

-

但是回头一想到韩信也许会是去见别人,他就很不爽!特别不爽!

-

算了,反正那艾琳给的情书他扔都扔了,话也没有和韩信说,她应该不会见到韩信的……

-

“韩信!”

-

两人被这忽如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李白往门口看过去,那女孩眉目如火烈般热情,双眼含笑,金色的长发十分耀眼。

-

“艾琳?”韩信皱了皱眉头,一抹难以掩饰的不悦和无奈盖在眼底:“你怎么来了?”

-

“我来见我的男朋友有什么问题吗?”艾琳卷卷长发,看向韩信的时候双眼含笑。

-

“嗒!”

-

李白忽然觉得指头一痛,低头看的时候,自己手指间的铅笔已经被他自己给拗断成了两截。

-

众人看向韩信,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

谁都知道,这一个月来,艾琳是怎么追求韩信的。


是青莲子鸭▫

【信白】我有五个喜欢的人

上次回来事情太多了没更  这次补上


没忘记你啊 @紫伊_浅夏


081

-

课后,李白默默地坐在座位上看着自己落下的知识点,忽然觉得一阵枯燥乏味。

-

明明对学习有着一种特殊的上手,怎么只是过了一个月,就变成这样了。

-

被最信任的,本体可是这样说他的……

-

李白顿时觉得有点眼困,趴在桌子上,老师讲的一点都听不进去。

-

“怎么,还没恢复?勉强了吧。”韩信看着李白那颗头,撑着头笑着看他,忍住想要揉下去的冲动。

-

“没有。”

-

李白听着第一时间来关心自己的韩信,心中暖了暖。管他们那么多干嘛,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开心吗?

-

开心吗?开心吧,毕竟最喜欢的人就在旁边……啊,原本以为会和个女孩子在一起的。...

上次回来事情太多了没更  这次补上


没忘记你啊 @紫伊_浅夏


081

-

课后,李白默默地坐在座位上看着自己落下的知识点,忽然觉得一阵枯燥乏味。

-

明明对学习有着一种特殊的上手,怎么只是过了一个月,就变成这样了。

-

被最信任的,本体可是这样说他的……

-

李白顿时觉得有点眼困,趴在桌子上,老师讲的一点都听不进去。

-

“怎么,还没恢复?勉强了吧。”韩信看着李白那颗头,撑着头笑着看他,忍住想要揉下去的冲动。

-

“没有。”

-

李白听着第一时间来关心自己的韩信,心中暖了暖。管他们那么多干嘛,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开心吗?

-

开心吗?开心吧,毕竟最喜欢的人就在旁边……啊,原本以为会和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怎么就突然换了韩信呢?

-

会被当成怪物的吧?

-

李白测着头,盯着韩信,红色不羁的长发,睫毛也好长啊,眉目如火,看向自己的时候却总是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脸部线条还很柔和,少年的清爽如阳光一般温暖,星辰都似乎不及他耀眼。

-

“韩信,我……”李白喃喃开口。

-

“嗯?”韩信朝他看了看。

-

向来直接的范海辛还是没有开口。那句话像是直接被锁在了喉咙里,说不出声。

-

“我……饿了。”

-

李白心中忽然不自觉地蔓延出苦涩,是那药效还没过去吗?……

-

“今早没吃饭吧?”韩信问道。

-

“嗯……”李白点点头,吃了,只是吃不下。

-

韩信想了想,朝后桌妹子问了一声:“有零食吗?”

-

妹子还在认真做笔记,听见韩信这样的大帅哥忽然过来问她,着实愣了一下,摇摇头:“没有啊。”

-

韩信看向妹子同桌,妹子同桌也摇了摇头:“刚刚吃完了,嘻嘻。你没吃早饭吗?”

-

韩信无奈笑道:“不是我,我像是那种不懂得照顾自己的猪吗?”

-

李白不服气地瞪了韩信一眼。

-

妹子们瞬间懂了。

-

“啊,对了,话说听说李白同学受伤了,一直想要慰问来着,对……”妹子脸颊红了红,装着若无其事地递过去了一个包装还算可以的盒子。

-

“是诶,我也……”妹子同桌也送上了自己准备一个月的礼物,还没来得及送。

-

韩信默默看了一眼俩妹子,得了吧,你们就是不想给我吃的,一说李白就送上来了。

-

李白·真·班宠

-

收获了零食的李白不知如何表达,只是像往常一样,没有表情一般地点了点头说:“谢谢。”

-

韩信看着李白冷淡的样子,心中默默为他叹了一口气。以前李白还是挺活泼的,最近都是冷冰冰的样子。

-

好像是从那个姜若出现开始吧?

-

李白目前所知的事情,韩信都托刘邦能知道的都知道了。只是李白的圈子和韩信的圈子不一样,交集的人太少了,除了知道一点点事情之外就再无其它。

-

姜若他可没打算放过。

-

他以为他当时作践的是谁?!

-

韩信眯着眼睛想着,嘴边却伸出了一根长长的薯条。

-

李白拿着薯条,眼里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淡淡地朝韩信喊了一声:“啊。”

-

韩信看着李白,愣了愣神,下一秒竟然鬼斧神差地咬了上去 还差点咬到李白的指头。

-

李白眼中浮现出了难以察觉的笑意。

-

韩信这才惊觉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而接近韩信唇角的李白却没有急着躲开,指头微微一动,触碰到了韩信的唇。

-

软软的,却带着炽热的电光一般烫手,李白在韩信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开了自己刚刚触碰到的区域。

-

“怎么样?”李白淡声问道。

-

什么怎么样?薯条吗?!还是刚刚喂养的片段?!还是刚刚你的手?!

-

韩信凌乱了一会,最后还是选择最正常的问题回答:“方式挺可爱的。”

-

“嗯……”李白点了点头,“我是说薯条。”

-

果然是说薯条吧!韩信暗暗抓狂了一下。

-

话说韩信你的最正常是怎么定位的啊喂!

-

于是李白再次伸过来一根,送到韩信面前,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他。

-

这要又怎么搞?!

-

韩信深深地看了李白一眼,果断用手接过放自己嘴里。机智如我✓

-

“姿势错了。”李白开口纠正。

-

???你还要我怎样?这是上课时间啊喂!

-

“不给你吃了。”李白淡淡道,果断收起来,独自享有,对上讲台上老师那快要杀死人的目光。

-

烦,还喜欢是两个人的游戏呢,老是盯着……

-

鬼知道,后桌俩妹子憋笑憋得好辛苦。


虫幼Marrrrrry

名不副实小姐与我(2)

【昨天晚上本来打算写的,但是忘记了QAQ

【不要问我为什么划掉表情符】


在我还没有确定怜音的存在时,她就已经够麻烦的了。不过即便是已经隐隐约约地察觉到那种“不自在感”是来源于她,而不是由于我自己欠揍又矫情后,我也还没有开诚公布地大声向那些“制裁”我的“正义之士”宣布:“老子有个第二人格!”因为这样牵强的说法百分之一千会被作为无理取闹。精神上出现了这种奇怪问题的人不多,至少在他们引以为傲的earth上,真的不算多的。而在很多人眼里,这样的“不多”就等同于“在我的日常生活中铁定不会出现半个”。

所以至少在那段憋屈的时间内,我还挺希望那个藏在我身体里、时不时出来制造麻烦的“她”能够扎扎实...

【昨天晚上本来打算写的,但是忘记了QAQ

【不要问我为什么划掉表情符】


在我还没有确定怜音的存在时,她就已经够麻烦的了。不过即便是已经隐隐约约地察觉到那种“不自在感”是来源于她,而不是由于我自己欠揍又矫情后,我也还没有开诚公布地大声向那些“制裁”我的“正义之士”宣布:“老子有个第二人格!”因为这样牵强的说法百分之一千会被作为无理取闹。精神上出现了这种奇怪问题的人不多,至少在他们引以为傲的earth上,真的不算多的。而在很多人眼里,这样的“不多”就等同于“在我的日常生活中铁定不会出现半个”。

所以至少在那段憋屈的时间内,我还挺希望那个藏在我身体里、时不时出来制造麻烦的“她”能够扎扎实实地见我一面,然后不管用什么语气告诉我她真实存在,然后无论带着什么表情接受下我早已定好的姓名。

“怜音”。

“怜音.L”。

照那时候的想法我现在切切实实已经“如愿以偿”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问题出在那个“愿望”本身,它本身就有问题。

因为事实上只有我单方面地证明了怜音的存在完全不够。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我见过她,我们甚至还狠狠吵了一架”,但对方也完全可以说“我觉得那只是你的一个‘美梦’而已,或者说压根就是为了推卸罪责在胡扯”。

他们根本感受不到那种真实感。即便怜音那张脸真的太假了,但我还是能完完全全相信她,因为在这一点上我是被动的,我做不到不相信她,因为我混乱的Brian没有给我其他选项。

真是一款制作良好、画风精美、剧情迷人的“galgame”呐。

虫幼Marrrrrry

名不符实小姐与我(1)

【真实经历,我,至今未去医院。为了避讳、防止不慎侮辱到他人,事件细节有改编。】

【哦但是梦里的事我不会改,让你们感受一下我和另一个我吵架多凶……】

【哦哦还有还有,一些比较过分难以详细描述的事实会在梦里提………】

【哦哦哦没有了…………】


说起来,其实我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察觉到她的存在了。

高傲、狂妄、自大、控制欲极强,还自以为有着什么坚不可摧西捣耶稣东整如来(无恶意)的信仰。待人态度及其恶劣,凡事一点道理都不讲,还超级无敌无敌自私,最重要的一点是——变态,喜欢拿舌头面对一切她喜欢的东西。

嗯哼,这就是她。假如把我的身体比喻成一条船,那我就是兢兢业业的舰长,她则是不好好工作还...

【真实经历,我,至今未去医院。为了避讳、防止不慎侮辱到他人,事件细节有改编。】

【哦但是梦里的事我不会改,让你们感受一下我和另一个我吵架多凶……】

【哦哦还有还有,一些比较过分难以详细描述的事实会在梦里提………】

【哦哦哦没有了…………】



说起来,其实我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察觉到她的存在了。

高傲、狂妄、自大、控制欲极强,还自以为有着什么坚不可摧西捣耶稣东整如来(无恶意)的信仰。待人态度及其恶劣,凡事一点道理都不讲,还超级无敌无敌自私,最重要的一点是——变态,喜欢拿舌头面对一切她喜欢的东西。

嗯哼,这就是她。假如把我的身体比喻成一条船,那我就是兢兢业业的舰长,她则是不好好工作还天天心机的一批想要把我推下海然后自己开着船作死的副舰长。

就现在想起来,她的确好久以前就存在了,并且十分严重地影响到了我。但那时候我还没有被现实逼到撞破那层写满了“我很正常”的纸墙。因此我没有注意到那不是我,我只是觉得我发了一下呆,那些几乎等同于在自己额头上写“老子有毛病”的行为也没被在意。

我以前就那德行,傻呵呵的。

至于现在的我可不傻呵呵了。

年龄保密,知道我还上学就得。名字……写在这里的都直接写“虫幼”了,反正我是连缩写啊什么的都不想透露啦。其他人有圈名都我都会写圈名,莫得圈名就随便赐个字母吧。性别么……在一些方面更像是男孩子,但其实并不是男孩子。

性格是……比较内敛,社交能力稀烂,尤其经常会感觉喉咙像被什么很硬的东西梗住了一样,别说说话了,一点声都吱不出来。一向都比较软弱,虽然也很想变强硬以防有人欺负,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经常我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很凶了,却还是成了别人的谈笑。我也纳闷咯我就那么不威风?

我要讲的还是那个奇怪的“她”。

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定她的存在了,因为我已经见过她了,在梦里。其实不像是梦,而是一种不太清醒的迷糊状态,但绝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随意还是姑且称那种状态为“梦”吧。

在我梦里她真的把她恶劣无比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一开始我觉得她借着“我”做的那点破事情已经够恶心、够坏我形象的了,谁知那还是比较收敛的。

我tm一辈子都忘不了她笑的声音。

还tm管我叫老奶奶。

大概是祈愿她别再那么麻烦,我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怜音”,意思是可怜可怜我的声音吧~因为她很喜欢用我的嗓子发出她才能发出的那种很尖利的声音,这严重加重了我的咽喉炎。不过最后还是怒火中烧地讥讽她为“名不副实小姐”了。



【这篇文章大概是作为一个开头的介绍,旨在把大概状况讲讲清楚。后面会慢慢记录那家伙干了啥好事、怎么骂我了等。】

【我讨厌把怜音当作另一个我,我觉得她就是个捣乱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