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精灵宝可梦

43万浏览    10618参与
明星大侦探有人需要吗?
皮卡丘周边上新
立即购买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9-17 11:00
O是欧不是零

宝pa之刃

P2表情包自取,想要皮神原图可以私我hhh


宝pa之刃

P2表情包自取,想要皮神原图可以私我hhh


mushi

大家好啊 中秋快乐🎑🥮



趁中秋放假终于有点时间翻译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电脑端死活打不开乐福 没有用手机端发过 希望顺序没有乱



中秋快乐🎑 这次是けめお太太的情人节绿赤🥳

大家好啊 中秋快乐🎑🥮




趁中秋放假终于有点时间翻译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电脑端死活打不开乐福 没有用手机端发过 希望顺序没有乱




中秋快乐🎑 这次是けめお太太的情人节绿赤🥳

圆周率K
我们是冠军!我永远喜欢日月!!

我们是冠军!我永远喜欢日月!!

我们是冠军!我永远喜欢日月!!

wl城
麻麻爱你(抹眼泪)

麻麻爱你(抹眼泪)

麻麻爱你(抹眼泪)

一个奶栗
恭喜阿智(._.)猛女落泪速涂

恭喜阿智(._.)猛女落泪速涂

恭喜阿智(._.)猛女落泪速涂

.霜寒不过九天

【茂智】时间有泪

Attention:

*博士X冠军,两人25+,未交往设定

*想写一写现实向的成年人的爱情

*可搭配BGM食用


我在这里爱你

而且地平线徒然的隐藏你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

我仍然爱你 ...


Attention:

*博士X冠军,两人25+,未交往设定

*想写一写现实向的成年人的爱情

*可搭配BGM食用

 

 

我在这里爱你

而且地平线徒然的隐藏你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

我仍然爱你 

                                                 聂鲁达

 

 

 

正文:

 

和美子敲了敲门,听到大木博士说进来的声音,才推开门。进门后和美子先是一愣,接着脸上就爬满了娇娇的酡红

 

“大木博士,这是您需要的资料。”女孩的声音顿时低了下去,软软的,透着显而易见的羞涩,眼睛躲闪,忍不住去瞧站在老人身边的年轻博士,只看了几眼就跟触电一样收回视线,脸红的更厉害了,“后续资料,我们也会尽快整理出来送给博士的。”说完,女孩就跟兔子一样飞快的窜出门了

 

“和美子很可爱吧。”大木博士挤眉弄眼地看向茂,“待会下班后,约着去吃个饭嘛。”

 

“爷爷,你就放弃吧。”茂瞥了眼大木博士,开始收拾散落在桌上的资料,“宝可梦的世界还有很多谜团等着我去探索,我没有时间去谈感情。”

 

“那总不可能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吧。”大木博士喝了口热茶

 

“喜欢的人啊。”茂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低声喃喃道,向来冷淡的眉眼竟是全然柔和了下来,“爷爷,我有喜欢的人,只是——”话语戛然而止,茂垂下眼眸,抿了抿唇,“只是,我不能告诉他而已。”

 

“嗯,为什么?”大木博士不解

 

“爷爷,你就别问那么多了。”茂笑笑,将手上整理好的资料放在桌上,走到门口,又转回头半嘱咐半调笑的说道,“还有,爷爷,你别老是熬夜,老人家要保持足够的睡眠。”

 

“臭小子,明明自己熬起夜来比我都狠,还叫我不要熬夜。”大木博士笑骂一声,无奈地看着推门离去的孙子

 

茂当然听到大木博士的笑骂,也有些失笑。穿过空旷的走廊,那些好不容易掩盖下的黯然情绪,乘虚而入了,一点点撕扯着神经。茂深吸一口气,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手心,半个精灵球嗑在了手心上,即使不用看,茂也知道上面什么地方有擦痕,甚至连大小和模样都可以细细勾勒得清晰。脚步声撞击着空旷的走廊,茂用力地攥着半个精灵球,才死死地压下那些铺天盖地的情绪

 

“茂博士。”女孩清脆的声音叫住了他,茂转身,看到了在两三个女孩簇拥下走来的,红着脸捏着衣服下摆的和美子

 

“请问有什么事吗?”年轻俊美的博士礼貌地问道,他还没有摘下金丝边的眼镜,那双藏在镜片后的绿眼睛烟色流转,看的和美子脸更红了

 

“茂博士有空吗,附近新开了家甜品店。”背后的同伴推了她一把,和美子回头娇嗔地瞪了眼同伴,看向茂的时候,咬了咬下唇,还是鼓起勇气说出了口,“我想邀请茂博士和我一起去品尝甜品,可以吗?”

 

茂这才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她有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只可惜颜色深了点,如果淡上几分就好了,淡成墨色最好;眼睛是漂亮的钴蓝色,但他更偏爱琥珀色,那样的颜色笑起来的话,是连阳光都比拟不了的昭昭神采;也不应该这样红着脸害羞,连目光都是躲闪的,如果可以的话,笑得开朗又热情吧,他绝对会喜欢的

 

只可惜,她不是

 

“抱歉,我有些事,以后有机会再约吧。”茂抱歉地笑笑,眉眼间冷淡依旧

 

转身离去时,茂不是没有听见女孩的啜泣声,还有同伴们轻声的安慰。心下叹了口气,放在口袋中的指尖擦过半个精灵球上粗粝的擦痕。至少你比我勇敢。茂这么想。因为我连开口都做不到

 

走出研究所,已经是傍晚的时间了,落日的余晖染了半个天空,擦在地上拉长了那些黑漆漆的影子。茂在这时听到了嬉闹声,是从研究所的后院传来的,茂甚至来不及猜测,身体下意识就往研究所跑去

 

喷火龙乖巧地趴在地上,还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皮卡丘坐在喷火龙头上,甩着闪电状的尾巴,感觉到有人来,回头看到茂,立刻开心地皮卡一声打了招呼。是他回来了。茂无比确认

 

“小智君?”像往常那样调笑般的叫他的名字,但只有茂自己知道,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嗯?”被一大堆宝可梦扑倒在地上,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智挣扎着起来,在看到站在不远处穿着白大褂的幼驯染,立刻就笑开了,“小茂,好久不见!”

 

“怎么舍得回来了?”茂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好让自己的语气不会透露出太过明显的激动

 

“刚好经过真新镇,想回来看看妈妈,渡先生就给我放了一天假。”智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还用藤鞭缠着他的月桂叶,“哎哎,月桂叶和藤藤蛇不要打架,要好好相处啊,还有天蝎王,不要挂在我身上啦,我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啊疼疼疼圆陆鲨,你怎么还是这么喜欢咬我的头!……”

 

还没说几句话,智又和宝可梦闹在一块去了,彼时傍晚的阳光微弱,只能勉强感受那些都在颤抖的光线。智大笑着,清越的声线和宝可梦的声音参在一起,嬉闹却不厌烦,他笑起来的时候,眼尾和嘴角一齐上扬,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一瞬间迸发出来的神采,连阳光都暗淡了下来

 

“花子阿姨应该是去常磐市玩了,你这次放假等于白放啊,小——智君。”故意拉长了语调叫他的名字

 

“没有白放啊,这不是碰到小茂你了吗!”智抬起头,眉眼都被灿烂的填满

 

该死的,这个人。茂咬了咬牙,手心里将把半个精灵球捏的紧紧的,才将那些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吞了回去。可是心脏轰鸣,血液都在燃烧,茂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烫,这些反应都不是骗人的

 

“那我们一起散散步吧,好久没见了。”茂终于是没忍住,他甚至难得有了点紧张,他和智真的真的太久没见面了

 

“好啊。”智点点头,没有半分犹豫

 

 

 

 

真新镇没有多大的变化,一切还是和他们孩提时期差不多的模样,只有那几块路牌,叫深红的锈迹腐蚀的看不清字了。不一样的还有他们。好像昨天他还和智在真新镇的小路上玩闹,智用沾了泥巴的手去抓的他的衣服,他气急败坏,追着智打,或者是他从森林里找到迷路的智,拉着智的手走出森林,嘴里数落着智下次不要在森林里走太远

 

昨日恍如隔世

 

茂和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智还是老样子,说话思维跳跃,往往上一个话题还没有结束,他就忽然跳到了另一个完全不想关的事情上去了,他说在旅行途中遇到的新伙伴,又撞倒了了什么没见过的宝可梦,说着说着竟然开始嘴馋哪些地区的美食。茂没有打断智,他听着智好像永远不会结束的冒险故事,在脑海中想象智在那些故事里的模样

 

他们走到了河边,是他们小时候经常回来钓鱼的地方,茂还能记得每次钓鱼的时候,智向来是个没耐心的,总是忍不住乱动鱼竿,最后只能看着他钓到的鱼气得直跺脚,嘴里嚷着下次一定会钓上鱼的,结果下一次还是空手而归,如此循环往复

 

“我记得小时候每次到河边来钓鱼,你都钓不上来。”茂开口调笑道

 

“嘛,往那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我那里坐得住。”智随意坐在地上,听到茂的调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可是你为了看铁甲蛹进化成巴大蝴,可以等上好几个小时。”茂也坐在了地上

 

“因为我很喜欢宝可梦啊。”智笑笑,压了压帽檐,“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宝可梦呢。”

 

茂轻笑一声,他当然知道智喜欢宝可梦,喜欢到,第一天到了卡洛斯,就可以为了皮卡丘从几百米高的棱镜塔上跳下来。这还只是他看到的,在他看不到的时候,智为宝可梦做到了什么程度呢。其实他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拼尽了全力吧,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了

 

河边的空气是湿哒哒的,还飘着不知名的花的暗香。天空悬挂一轮圆月,却碎开在湖面,湖水流淌,搅碎了湖面的月光

 

“我记得白银大会那次,也是和小茂在湖边看了月亮。”智突然开口,语气带着怀念

 

“你还记得?”茂有些惊讶

 

“当然啊,那可是我第一次赢了小茂呢!”智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小得意

 

“你也就赢了这么一次。”茂嗤笑一声。的确,白银大会之后,除了智称霸开拓区之后的和茂的那次对战,再往后,茂忙着研究,智满世界乱跑,一个地区一个地区的挑战,他们两竟然是再也没有找到过机会好好打一次了

 

静默。月光无声,风声和水声却是分外喧嚣

 

“今晚的月色真美。”茂轻声说,看向身边的智。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当年的白银大会,也是河边,也是这样的月色,他和智还是小小的少年,满腔的热血,争锋相对。之后,就走向了不同的未来

 

“是啊,月色真美。”智看着月亮,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上了茂的视线,“当时茂是不是也跟我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茂一愣,随即失笑。当时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呢,说这句话只是无意之举,现在再次说出这句话,心境早就不一样了,何况他也只能说这句话,其余的,凡是直白些的,只有在梦里他才有足够的底气

 

“是。不过,你竟然记得这么清楚,我有些惊讶啊。”茂打趣道

 

“我又不是可达鸭,怎么可能忘掉嘛。”智撇撇嘴

 

“那——”茂的喉咙一紧,忍不住去抓放在口袋里的半个精灵球,“明天就要走吗?”

 

“嗯对,我和渡先生要去丰缘,最近那里出现了一群偷猎者。”智点点头

 

“小心点,别冲动,多少在意一下自己吧。”良久,茂才开口说道

 

“知道啦,小茂放心吧。”智笑弯了眼睛

 

 

 

 

 

晨光微曦之时,智就出发了

 

看着喷火龙的身影一点一点缩小,最后消失不见,茂紧紧攥着半个精灵球的手才松懈了下来。到最后,他仍是没能说出那些话。他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可以无所顾忌,不顾一切地说出自己想说的话,甚至可以抛下自己所拥有的,去追逐一个不能确定的结果。他会顾忌很多,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智亦有他所追求的事情,而人总是贪心的,达到一个目的后就会忍不住想要更多

 

年少时追逐梦想,没有太多时间理会感情。等到惊觉的时候,已经是顾忌太多的年纪了

 

茂又捏住了那半个精灵球,已经沾染了他的体温。他还能记得白银大会结束后,智追着他又把这半个精灵球还给他的时候,表情倔强的要命

 

也许吧,也许将来有一天,会有机会说的吧

 

 

=END=

 

终于把自己想了很久现实向的茂智给写了

一直以来写的都是小甜饼,第一次写了这么明显的玻璃渣

成年人对感情的处理,和少年是不一样的。我见过很多成年人因为种种原因,而选择将感情深埋在心里。成年人总是有太多顾忌。而少年人不一样,他们无所顾忌,喜欢就是要说出口,喜欢就是要在一起,会拼尽全力去争取,哪管那些顾忌呢

这大概也是我的爱情观的一种折射吧,作为一个成年人,我的确有了太多顾忌。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像茂那样,深藏在心里

这篇我也不求评论了,这大概只是我的自娱自乐吧。当然,如果你也很有感想给我评论,我也会很开心的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感谢你

钢铁纯1蜥蜴王
没营养,但我好奇了很久了

没营养,但我好奇了很久了

没营养,但我好奇了很久了

白日宣觉

夺冠了!!!感动了,先摸个(…

夺冠了!!!感动了,先摸个(…

钢铁纯1蜥蜴王

一个下午刚刚画完的点图 一个之前没发过的

一个下午刚刚画完的点图 一个之前没发过的

我有柑橘我怕谁

中秋节快乐(˶˚ ᗨ ˚˶)感觉贺图有点不合格。。

中秋节快乐(˶˚ ᗨ ˚˶)感觉贺图有点不合格。。

我有柑橘我怕谁
恭喜小智夺冠୧(﹒︠ᴗ﹒︡)୨

恭喜小智夺冠୧(﹒︠ᴗ﹒︡)୨

恭喜小智夺冠୧(﹒︠ᴗ﹒︡)୨

墨墨一

可爱到过分了啊小智!

帅气可爱又善良的男孩子谁会不喜欢呢……
气鼓鼓的样子也超棒……哎嘿嘿

请问智智可以嫁我吗(我就想想,做梦不犯法,别抓我.jpg)

最近补番补到了bw  里面的小智超——可爱  (当然每一部都很可爱  但是bw的画风是我最喜欢的)就是被编剧洗等级洗的太严重了……还有这一部的劲敌,修帝和白露(暂时只看到他俩)
修帝的性格简直是我最讨厌的类型了,看的时候弹幕都说是傲娇,这家伙只有傲慢的傲,哪来的娇啊……还有把他和真嗣对比说真嗣是傲娇的……真嗣听了也要气死好吗😂真嗣是骄傲不是傲娇啊(傲娇要烂大街了)
白露也是  真的是自我意识过剩了 ...

可爱到过分了啊小智!

帅气可爱又善良的男孩子谁会不喜欢呢……
气鼓鼓的样子也超棒……哎嘿嘿

请问智智可以嫁我吗(我就想想,做梦不犯法,别抓我.jpg)

最近补番补到了bw  里面的小智超——可爱  (当然每一部都很可爱  但是bw的画风是我最喜欢的)就是被编剧洗等级洗的太严重了……还有这一部的劲敌,修帝和白露(暂时只看到他俩)
修帝的性格简直是我最讨厌的类型了,看的时候弹幕都说是傲娇,这家伙只有傲慢的傲,哪来的娇啊……还有把他和真嗣对比说真嗣是傲娇的……真嗣听了也要气死好吗😂真嗣是骄傲不是傲娇啊(傲娇要烂大街了)
白露也是  真的是自我意识过剩了  还好小智脾气好  换了真嗣的话肯定会被好好嘲讽一顿教做人的2333

后几张是私心的茂智www 不禁想说小茂你不亲下去的话换我来好不(
嗣智我也很喜欢!但是没截到合适的图(前面的同框基本都是在嘲讽智,看的生气不想截他的图(你

不过果然我智最棒了(做梦.jpg)

智是最可爱的!₍ᐢ⸝⸝›   ̫ ‹⸝⸝ᐢ₎

.霜寒不过九天

【亚朗x智】不可以随便捏精灵的耳朵哦

Attention:

*背景大部分都取自于《魔戒》,游侠!亚朗x精灵!智

*这里是科普:

1.智的精灵种族属于半精灵。魔戒中瑞文戴尔的领主埃尔隆德就是黑发的精灵,其先祖可以追溯到人类英雄贝伦和精灵公主露西恩,简单点说就是人类和精灵的混血儿

2.瑞文戴尔是一处精灵的居住地,瑞文戴尔的精灵基本都是黑发

3.按照魔戒中的设定,精灵是伊露维塔(即中土的创世神)的首生子,也就是说受尽宠爱,不仅容貌绝对,而且拥有永生,但精灵可以放弃永生,一如《魔戒》中精灵公主阿尔温为人皇阿拉贡放弃了永生,只为和自己的爱人厮守

4.中土是《魔戒》世界中的大陆,所有的种族都生活在这片大陆上

5.精灵的身体真的非...

Attention:

*背景大部分都取自于《魔戒》,游侠!亚朗x精灵!智

*这里是科普:

1.智的精灵种族属于半精灵。魔戒中瑞文戴尔的领主埃尔隆德就是黑发的精灵,其先祖可以追溯到人类英雄贝伦和精灵公主露西恩,简单点说就是人类和精灵的混血儿

2.瑞文戴尔是一处精灵的居住地,瑞文戴尔的精灵基本都是黑发

3.按照魔戒中的设定,精灵是伊露维塔(即中土的创世神)的首生子,也就是说受尽宠爱,不仅容貌绝对,而且拥有永生,但精灵可以放弃永生,一如《魔戒》中精灵公主阿尔温为人皇阿拉贡放弃了永生,只为和自己的爱人厮守

4.中土是《魔戒》世界中的大陆,所有的种族都生活在这片大陆上

5.精灵的身体真的非常非常轻,《魔戒》电影中精灵王子莱戈拉斯踩在雪上都不会陷下去,是真的身轻如燕

6.智的形象很大程度上参考了精灵王子莱戈拉斯

*西拉诺之花是我自己创的一种花,原著里面并没有

 

 

正文:

 

亚朗在瑞文戴尔附近的森林捡到了一只小精灵

 

其实不能说是捡,亚朗很早就发现这只小精灵在跟着自己了。精灵身体轻得像一片羽毛,在森林间穿梭几乎听不到声音,就算听到了,也只会以为是风擦过

 

但这只小精灵似乎有些笨手笨脚的,弄出的声音大的让人无法忽略,而且他好像不太会隐藏自己,有时候亚朗抬头就能看到褐色的小靴子在树上摇摇晃晃,或者是披在草地上的深绿色小披风,连上面优雅繁琐的花纹都瞧的一清二楚,甚至有那么几次,亚朗都看清了小精灵的模样,黑色头发,典型的瑞文戴尔精灵的模样,只是那双眼睛的颜色,是最为澄澈的琥珀的颜色,即使是见了好几次,都让亚朗有些失神

 

“跟着我这么久了,出来认识一下怎么样?”亚朗对着前面的灌丛说道,他知道小精灵就藏在里面,他可是看到了那一小片露出来的披风

 

灌木丛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带着兜帽的小精灵跳了出来,深绿色的披风,里面是褐色的猎装。精灵不愧是优雅的种族,即使是猎装,也都勾画了美丽的花纹。精灵高傲又与世隔绝,他们不欢迎人类,也不会给人类什么好脸色,小精灵却看起来不太一样,眨着圆溜溜的琥珀色眼睛,满是好奇地看着亚朗

 

“你为什么跟着我?”亚朗好暇以整地靠在树上,问道

 

“我想去人类世界看看。”小精灵靠近了,摘下了兜帽,尖尖的耳朵露了出来

 

“人类世界?”亚朗挑挑眉,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小精灵,“小精灵,你成年了吗?”

 

小精灵不是很高,也就到亚朗下巴的样子,这句话一下就踩到了小精灵的痛脚,立刻就瞪圆了眼睛,“我才过完五百岁的生日,我成年了!”接着语气又变得郁闷起来,还有些委屈巴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长不高了。”

 

亚朗不禁有些失笑。小精灵委屈巴巴的样子,比他前几天误闯入瑞文戴尔遇到的精灵巡逻队,高傲又冷漠的样子要有趣多了,如果不是那对尖尖的耳朵,都会误以为是人类的少年了

 

“为什么想去人类世界?”亚朗随手摘了片野薄荷,丢在嘴里嚼着

 

“森林都被我跑遍了,我想去新的地方去看看。”小精灵撇撇嘴,看着亚朗的眼睛亮晶晶的,“我听巡逻队的哈尔迪尔说在东北角碰到了人类,就跑过来找你了。”

 

“那你觉得,我凭什么带着你去?”亚朗好笑地看着兴奋地脸颊都红扑扑的小精灵,“我是游侠,除了为我的祖国而战,我不做其他没有报酬的事情。”

 

“你带我去人类世界,我帮你走出瑞文戴尔,怎么样?”小精灵期待着望着亚朗

 

“成交。”

 

话音刚落,小精灵高兴地都蹦了起来,尖尖的耳朵都兴奋了发红,眼睛里像撒了一把光一样,“啊对了,游侠先生,你怎么称呼?”

 

“亚朗,你呢?”

 

“智,我叫智。”

 

 

 

 

精灵的踪迹消失在中土大陆已经很多年了,这些高贵优雅的种族将他们的家园藏在浩瀚的森林里,人类很少就机会能进入,就算是运气好摸到了边缘地带,也会被精灵巡逻队的弓箭赶出来。人们只能从游吟诗人的吟唱中了解精灵,从那些古老的传说和吟唱中,想象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容貌和身姿有多么惊艳

 

小精灵却是没有一点精灵该有的高傲样子,反倒是热情又开朗,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清亮的声音穿梭在树木灌丛中,和亚朗介绍这棵是什么树那株又是什么花。他还有些贪吃,说是给亚朗带路,自己到先是窜到树上,摘了满怀的浆果,分了亚朗一半,自己吃得尖尖的耳朵都在轻轻晃动着。走着路嘴里还哼着歌,是亚朗从没听过的语言,他猜一定是精灵语,可能是昆雅,也可能是诺多,谁知道呢,人类怎么会有机会学习精灵的语言,但是小精灵哼的很好听,悠扬又朦胧

 

“你真的是精灵吗?”夜晚,亚朗烧起了火,好些木材都是智刚才上蹿下跳拾来的,这会小精灵正坐在火堆旁昏昏欲睡,亚朗有些好笑地看着眼皮都耷拉下来的小精灵,便开口逗他

 

“哪里不是啦,你看我的耳朵嘛。”小精灵不满地扯下兜帽,挪近了位置,尖尖的耳朵就这样凑到了亚朗面前

 

和人类的耳朵完全不一样,精灵的耳朵是尖尖的,薄脆的耳骨向上扬,在尾骨处捏成了一个精致的尖,那些附着在上面的皮肤,简直薄如蝉翼,火光流淌,像是珠宝铺里色泽上等最为亮丽的血色玛瑙

 

亚朗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精灵尖尖的耳朵,入手是一片冰凉的滑腻。智显然是没想到亚朗会捏他的耳朵,轻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耳朵,立刻拉开距离,坐得远远的,眼睛还警惕地瞪着亚朗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亚朗一时间有些语塞,只能讷讷地吐出道歉的话。没有经过同意就贸然做出亲密的肢体接触,着实是不太礼貌,甚至是有些粗鲁

 

智仍然捂着耳朵,游侠的指腹布着薄薄的茧,而精灵的耳朵可以说是全身上下最为敏感的地方,也是非常私密的地方,除了他的母亲,没有任何的生物触碰过。突然就被游侠捏了耳朵,智只感觉从耳朵处炸开了一簇火星,下意识就叫出声了,到现在身体都是僵硬的

 

小精灵悄悄瞄了下游侠,男人蓝色的眼睛立刻就对了上来,里面有火光跳动,智立刻低下头,手忙脚乱地戴上兜帽,蹭地一下爬到树上去了

 

糟了,他好像把小精灵惹生气了?亚朗往树上看去,只能看到浓郁的夜色,踌躇了几下,亚朗还是开口了,“智,抱歉。”语气不自觉带上了点轻哄,“所以,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没有生气啦。”小精灵的声音落了下来,听起来还有些蔫蔫的

 

又是一阵难耐的沉默,只听得到叶子被衣物擦过传来的窸窣声,智却是叫了一声亚朗,“亚朗先生?”

 

“我在。”亚朗站起身

 

“去到人类世界后,我可以跟亚朗先生一起吗?”小精灵刚刚还是有些发蔫的声音,这会语气却是带了不少的雀跃,亚朗不禁有些失笑,到底还是个少年啊

 

“当然。”亚朗没有任何犹豫。小精灵并不惹人厌烦,相反,只是短暂地和他相识仅有一天的时间,轻易就产生了好感,就像没有人会拒绝干净温暖的光,清澈见底的溪水一样

 

“说好的哦,不可以反悔!”小精灵跳了下树,仰起头,眼睛都是亮的

 

“游侠从不做欺骗的事情。”亚朗单膝跪下,右手握拳放于左肩,“我以游侠的名誉起誓。”

 

当然,游侠绝对不会知道,准确的说,这个时候的游侠还不知道,精灵的耳朵,除了还在孩童时期双亲可以触碰,成年之后的精灵的耳朵,是只有伴侣才可以触碰的敏感又私密的位置

 

 

 

 

瑞文戴尔的森林很大,即便是有小精灵带路,也在茂密的树林中绕了好几天

 

走出森林后,就是亚朗带着智走了。快到人类城镇的时候,亚朗将智拉倒跟前,给小精灵的披风绑紧了些,又嘱咐小精灵一定要把兜帽带好,千万不能露出耳朵来。这几天在瑞文戴尔的森林,亚朗已经充分认识到小精灵是个什么性格了,对着人类的他,根本就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没有一点防备。这让亚朗不敢去想,如果是另外的人类遇到了小精灵会怎么样。毕竟人类这种生物,既贪婪又无私,既丑恶又善良,是复杂到了极点的生物

 

有人类的地方,总是和热闹脱不了干系。特别是酒馆,还未走到门口,就能听到喝高了的醉汉大着舌头在吹牛的声音。门后更是喧嚣,浑浊的空气,还有散发着麦香的啤酒,男人们举着酒杯,红着脸吹嘘自己的冒险,说自己在西大陆干掉了多少多少半兽人,又从矮人那里骗了什么好武器,惹来乱七八糟的嘘声,或者说一些下流的荤话,什么能把城东妓院那块最浪的婆娘搞的嗷嗷叫,结果炸出一阵哄笑;酒馆的老板娘缠着红色的头巾,嘴里骂骂咧咧那些喝得醉醺醺的臭不要脸的男人不付酒钱,一边又叫他们少喝些,免得家里老婆又跑到酒馆里揪着他们的耳朵回去干活

 

亚朗向老板娘丢了两个铜币,拿了两杯啤酒,领着小精灵找了个空位,再将一杯啤酒放在智面前

 

“这是什么?”智低下头闻了闻,是有着淡淡的麦香,还有些酸味。智忍不住皱了皱鼻子

 

“啤酒,不过绝对掺了水,度数不高。”亚朗话音刚落,旁边一桌的男人挥着手中的重剑,粗声粗气地叫着,“茱莉亚,你的啤酒又他妈的掺水!”

 

“反正又喝不死你!”老板娘横了男人一眼,“掺水你不也是天天来我这喝!”

 

亚朗忍不住闷笑一声,回头却看到了眼睛都瞪圆了的智。小精灵眨着琥珀色的眼睛,压低了声音问,“亚朗先生,人类说话都是…嗯,这样的?”

 

酒馆里声音吵杂,智又压低了声音,亚朗费了不少力气才听清楚智在说什么,听完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当然不是,身份不同,性格不同,说话是不尽相同的。”

 

“这样啊,人类真的好复杂啊。”小精灵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盯着亚朗看了一会,突然又笑开了,眉眼上扬,“但是亚朗先生和他们一点都不相同,亚朗先生是最特别的!”

 

智的话让亚朗一愣,差点被嘴里的酒呛到,而罪魁祸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让人误解的话,低下头兴致勃勃地研究杯子里的啤酒去了。亚朗赶忙灌了自己一大口啤酒,才压下突然从心底窜上来的悸动,藏在手套里的手心都开始出汗,看着跟小猫一样舔酒的小精灵,亚朗失笑。他想什么呢,对方是精灵,自然不能用人类的思考方式去揣测

 

“亚朗,你从瑞文戴尔活着回来了,那些精灵竟然没把你射出几个大窟窿!”一只大手拍上亚朗的肩膀,大着嗓门,跟打雷似的,

 

“吉姆,你说话声音可以小点的,我听得见。”亚朗无奈了转过头,蓄着大胡子的红头发男人已经大踏步坐在了椅子上了,手上端着酒杯,喝得鼻子通红通红,和他的红色大胡子一个颜色,“托你的福,我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哦老兄,你可真是狗屎运,我上次为了快点交任务,走的瑞文戴尔的森林,差点没被那群精灵给射穿,幸好我跑得快,但他们根本不放过我,直到我腿上中了一箭,他们才跟提着老鼠一样把我丢出森林。”吉姆呲牙咧嘴,很快眼神变得下流又暧昧,“但那群精灵小妞真是好看,要是能给她们射也不亏,嘿嘿。”

 

亚朗听得青筋直跳,平时吉姆说这样的荤话,他笑笑就过去了,但这会面前真的有精灵呢,害怕小精灵暴露身份,亚朗从口袋中拿出一袋烟卷,丢在吉姆脸上,“少说点荤话,叫你夫人听见了,你的耳朵又要疼上好几天了。”说完,赶忙朝小精灵看去。智正捧着啤酒小口小口地喝着,因为啤酒的涩还皱着眉头,眼睛围着酒馆四处打转,看样子是没有注意到他们谈话

 

“哈哈哈哈哈,你这可是救我的命啊,家里婆娘让我戒烟,都把我的烟都给缴了。”吉姆小心翼翼将那袋烟卷放入自己口袋,这才注意到坐在亚朗对面的智,凑过去冲亚朗挤眉弄眼,“这是你从哪个贵族老爷家拐来的少爷啊?”

 

小精灵衣服颜色都是不打眼的暗色,但上面勾画的花纹,却是美丽繁琐,透着说不出的优雅,精灵又是高贵的种族,小精灵虽然没有寻常精灵那样高傲冷漠的模样,但即便是在喧哗的酒馆里,也坐的挺拔,手都是乖乖地放在腿上,也难怪吉姆会误会智是什么贵族家的少爷了

 

“带的徒弟,他的父亲给了非常丰厚的报酬。”亚朗干脆顺着吉姆的话说了下去

 

“那你这可是揽了个肥差啊。”吉姆大笑着拍亚朗的肩膀,转过头就冲智说,“小少爷,带你的可是中土最强的游侠,要好好珍惜这次的经历啊。”说完,就大笑着找人拼酒了

 

“最强的游侠,亚朗先生这么厉害吗!”智兴奋地站起身,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颊酡红

 

“只是一些人乱起的名称而已,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游侠而已。”亚朗摇摇头,喝光了杯子里的啤酒

 

智还想说什么,亚朗就被一堆凑上来的醉汉挨个拉着喝酒,好不容易亚朗打发走了那些醉汉,转头就发现多了一个小醉鬼。智趴在桌上,杯里的啤酒见了底,眼尾泛着嫣红,显然是醉的不轻。亚朗在桌上留下一把铜币,只能打横抱着小精灵去对面的旅馆。醉倒的小精灵还不老实,蹭来蹭去,兜帽都差点掉了下来,亚朗怕叫人看到智的代表他身份的耳朵,低下头轻哄着智,“乖,别乱动。”不知道智是不是听到了亚朗的话,总之安分了下来

 

进了房间,把怀里的小精灵放在床上,精灵的身体轻的不得了,亚朗抱着没费什么力气,就像把一片羽毛放下了。难怪精灵在林中穿梭听不到任何声响,亚朗有些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着。智在床上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迷离和醉意,像是装了满满的蜜糖,还打了个酒嗝,看着亚朗就开始傻笑,“亚朗先生~。”

 

“嗯,我在。”亚朗俯下身子帮智解开披风,这玩意穿着身上睡觉不太舒服

 

“我很喜欢亚朗先生。”伴随着这句话的,是凑上唇的属于酒的麦香。亚朗身体完全僵住了,像是不小心看到了美杜莎的眼睛,思绪和身体都变成了石头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亚朗抓着小精灵的手,声音隐约打着些颤

 

“知道啊,因为亚朗先生捏了我的耳朵。”小精灵嘟囔着说道,不高兴地甩开亚朗的手,将自己缩进被褥里,直接睡过去了

 

亚朗愣了愣,即使是身为中土最为强大的游侠,他也不能明白捏了小精灵的耳朵,跟喜欢有什么关系。可能智理解的喜欢,和他所认知的喜欢不一样吧。至于那个吻。想到那个带着酒的麦香的吻,亚朗的心不由得漏了一拍,有了些征然,那些心悸的感觉再次入潮水般涌来,又很快被亚朗强大的自制力褪去。真是的,喝醉的人什么做不出来,他也不是没见过在酒馆里醉鬼们的千奇百怪的丑态,只是小精灵的一个吻而已,仅此而已

 

 

 

 

“亚朗先生,这里!”小精灵的声音轻快,还有显而易见的兴奋

 

亚朗从嘴里吐出一口雪,从厚厚的雪地里拔出自己的靴子,往前踏了一大步,却又陷在了雪堆里,游侠平日里敏捷的步子,到了雪山就变得笨重了起来,一旁的智全然相反,精灵身子轻极了,走在雪上跟走在平常的路没什么两样,轻盈的如同一片叶子,一边走还用手去接雪花,很快就把亚朗甩在身后了

 

好不容易走到一片松林,亚朗才狼狈地从雪地里爬了出来,拍去满身的雪,靠坐在一颗松树上,智去追松林里的松鼠去了,亚朗的视线追着智跑,少年清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松林,让亚朗的嘴角不自觉的翘起

 

“亚朗先生,你看,是红松鼠!”智是连蹦带跳地回来的,肩膀上趴着一只红松鼠,捧着坚果吃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亚朗想起智吃东西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禁轻笑出声

 

“亚朗先生在笑什么?”智歪了歪头

 

“很像。”亚朗意有所指,但并没有明确指出来

 

智听得一头雾水,迷茫地眨眨眼睛,又想到他们来雪山的目的,迷茫顿时转变成兴奋,“亚朗先生,西拉诺之花真的在这座雪上吗?”

 

亚朗和智此行的目的,是西拉诺之花。是一位贵族老夫妇的委托,老夫人在床上已经病了很多日子了,她知道自己不久就会离开,但在离开之前,想看一看传说中的西拉诺之花,贵族老人便找到了亚朗,希望这位中土大陆最强的游侠殿下,能找到西拉诺之花

 

传说西拉诺之花只开在雪山之巅,洁白无瑕,并且只有在极光来临的时候,才会开放。据说有幸看见西拉诺之花开放的人,会得到绝无仅有的祝福

 

离开了松林,远远望去都是大片大片的白色,还有些许裸露出来的褐色岩石,像是有人不小心拂去了上面的雪,倒是有些刻意的意味

 

“西拉诺之花会是什么样的呢?”智吹散堆在手心里的雪,吹起一阵细碎的雪星星,“妈妈跟我说过,西拉诺之花是白色的。”小精灵轻盈地走在雪地上,只留下浅浅的脚印

 

亚朗走的仍然艰难,看着前面走地轻松的小精灵,在心里笑骂几句,忍不住开口叫了智过来,“智,过来。”

 

“亚朗先生,怎么了?”小精灵立刻乖乖地转过来

 

一把将小精灵拉倒雪里,揉乱了智的头发,甚至过分地捏了捏小精灵尖尖的耳朵,“小坏蛋,自己在前面走那么轻松,就不管我了?”

 

“可是亚朗先生不是精灵啊。”智捂着耳朵,语气有些可怜巴巴的

 

亚朗又捏了捏小精灵的尖耳朵,自从前些时候他再次没能忍住,捏了智的尖耳朵,智虽然耳朵红的要命,却没有躲开他,亚朗就有些捏上瘾了。等到亚朗松开智,小精灵就老老实实地走在游侠身边,也不敢到处乱跑了,亚朗看着好笑,但也没有再开口逗弄智了

 

等到终于爬上雪山山顶,已经是五天后了

 

雪山之巅,风雪咆哮着,像是龙的吐息,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白昼,云仿佛都触手可及,可以能听到鹰的长啸,划破长空,尖锐的

 

极光是姗姗来迟的,踩着夜幕的深色,神秘的如同沾着星光一般的绿色,海浪似的,风雪吹拂,翻滚了过去

 

智缩在亚朗的怀里,游侠的披风将小精灵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无尽的寒冷和冰雪中,这里仿佛在偷一些温暖

 

“是西拉诺之花!”

 

在小精灵的惊呼下,亚朗看到了传说中的西拉诺之花。洁白的,纤尘不染的花瓣,在绝美的极光下徐徐绽开,像是天使展开的羽翼,凡俗之物与她而言是玷污

 

智跳出亚朗的怀抱,踏着轻巧的步子,走近西拉诺之花。亚朗看着智摘下西拉诺之花,洁白的花开在智的手心,他站在雪地里,四周都是漫天的冰雪,极光在他的上方仿佛一场盛大的烟火,绚烂到了极致,风雪和那些星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眼底。他看起来像一个易碎的梦境。亚朗突然有了莫大的恐慌,这种恐慌,即使是他最危险的那次,一个人面对半兽人大军,都未曾有过的恐慌

 

“智,快回来!”亚朗第一次失态了,他焦急地喊着

 

智听到了亚朗的声音,还没跑到亚朗身前,就被冲过来的游侠抱住了

 

“亚朗先生?”智不明所以,手上还拿着西拉诺之花

 

亚朗不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这些天和智的相处,那些无时无刻不在蛊惑他的心悸,追逐着智的视线,还有刚才莫大的恐慌,直到将智抱在怀里,那些恐慌才烟消云散。这一切不言而喻

 

据说,能看到传说中西拉诺之花开放的人,能得到绝无仅有的祝福

 

亚朗想要的祝福很简单,他想要一个回应

 

 

 

 

 

“哎,亚朗先生喜欢我?亚朗先生不是早就捏过我的耳朵了吗?”

“是这样的啦,对于精灵来说,只有伴侣才能捏耳朵的,所以亚朗先生不是早就是我的伴侣了吗?”

 

=END=

请务必多多评论
评论是动力呀!

oksimoro

为了庆祝阿罗拉初代冠军!大家一起努力肝了一份杂志出来~~~



由我,阿霜 @.霜寒不过九天 豆丁 @山崎宗介还有橘子 @夜雨声烦 合作出来的!

杂志中的图片全部来自于tv,看着截图排版的时候一直觉得智智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杂志叫day and moon  双指,日月这个系列(sun and moon)。 又指日月,日月中的日常汇聚成我们一起度过的岁月。


第一次做这种杂志还不太熟练,希望之后会越来越好

为了庆祝阿罗拉初代冠军!大家一起努力肝了一份杂志出来~~~




由我,阿霜 @.霜寒不过九天 豆丁 @山崎宗介还有橘子 @夜雨声烦 合作出来的!

杂志中的图片全部来自于tv,看着截图排版的时候一直觉得智智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杂志叫day and moon  双指,日月这个系列(sun and moon)。 又指日月,日月中的日常汇聚成我们一起度过的岁月。


第一次做这种杂志还不太熟练,希望之后会越来越好

トウヤ
22年了,智爷终于冠军了!我太...

22年了,智爷终于冠军了!
我太开心了!
首先感慨一下梦想的重要性,
然后探讨一下原因:
智爷在阿罗拉上学了(虽然这很子供)
所以说,
读书改变命运啊同志们!

22年了,智爷终于冠军了!
我太开心了!
首先感慨一下梦想的重要性,
然后探讨一下原因:
智爷在阿罗拉上学了(虽然这很子供)
所以说,
读书改变命运啊同志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