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精神病

11393浏览    1055参与
墨色海螺

居所

我的心脏往下15厘米就是她的居所。


今天她又往上挪移了一寸。


他跟我说讲道理这不应该。


但是她哪要遵循什么常理呀?


她是只需要啃噬我的生命和活力就能存活的绝美的生物,我是永远不会强制赋予她定义的。


或许他在担心我吧,毕竟没有被定义的生命全部被定义为幽远,可是……我连幽远都没有给她。


(✘_✘)玩的有点大了。

我的心脏往下15厘米就是她的居所。


今天她又往上挪移了一寸。


他跟我说讲道理这不应该。


但是她哪要遵循什么常理呀?


她是只需要啃噬我的生命和活力就能存活的绝美的生物,我是永远不会强制赋予她定义的。


或许他在担心我吧,毕竟没有被定义的生命全部被定义为幽远,可是……我连幽远都没有给她。


(✘_✘)玩的有点大了。


lonely
瞧你那怂样

今天会是哪个你

第七章

肖赞被绑架了!

肯定是肖方明干的,这个认知让王一博更加害怕,准备好现金一路狂飙,闯了红灯无数,总算找到短信里的地点,屋里昏暗潮湿,地面还浸着水,除了肖方明,还有另外两个人,与肖方明瘦高羸弱的身形不同,这两位高大壮硕,目露凶光,看起来应是肖方明狱中结识的,一左一右的站在肖赞两边,而肖赞被绑在一把破椅子上,怕的浑身都在抖。


头顶一盏昏暗的小吊灯,应该是临时扯的,摇摇晃晃,晃得肖赞的脸色更加惨白。

本来以为会出现的战哥,并没有出现,也许肖方明给肖赞的恐惧太过,是印在灵魂深处的颤抖。

王一博很冷静,从来没有这样冷静过,如果王一博失控了,那以肖赞的精...

第七章

 

肖赞被绑架了!

 

肯定是肖方明干的,这个认知让王一博更加害怕,准备好现金一路狂飙,闯了红灯无数,总算找到短信里的地点,屋里昏暗潮湿,地面还浸着水,除了肖方明,还有另外两个人,与肖方明瘦高羸弱的身形不同,这两位高大壮硕,目露凶光,看起来应是肖方明狱中结识的,一左一右的站在肖赞两边,而肖赞被绑在一把破椅子上,怕的浑身都在抖。


头顶一盏昏暗的小吊灯,应该是临时扯的,摇摇晃晃,晃得肖赞的脸色更加惨白。

 

本来以为会出现的战哥,并没有出现,也许肖方明给肖赞的恐惧太过,是印在灵魂深处的颤抖。

 

王一博很冷静,从来没有这样冷静过,如果王一博失控了,那以肖赞的精神状态,就彻底的崩溃了,也许,真的变成疯子也说不定,他绝不能乱。

 

“呵,这就是我儿子找的男人,瞧瞧,多有眼光。”那跟肖赞只有一分相似的脸,猥琐着表情说出这样的话,那这一分相似,就也没有了。

 

三个人一起笑起来,脸上还泛着油光,恶心至极。

 

“你们要的钱。”

 

王一博将箱子扔过去,箱子不堪重负砰的一声崩开,里面的人民币散落一地,肖方明示意其中一个大汉去收拾,大概数了数,五百万,不多不少。

 

“王一博是吧,钱凑的够快的,肖赞这孩子越长大越好看,所以现在我改主意了。”

“嘿嘿,你说肖赞这样的,值多少钱?”

 

另一个还很配合的拿着刀逼近肖赞,肖赞已经晕过去了,汗水顺着脸颊流过脖颈,头发粘在脸上,可怜又凄美。

 

晕了也好,晕了就不会看见这些丑恶的嘴脸,不会听到亲生父亲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语。

 

“我说岳父大人,哪有亲生父亲拿自己儿子要挟别人的,你不觉得可笑吗,还是你觉得我俩结婚这么多年,他还值那么多钱?”

 

王一博是明星,是主持人,是流量的代言,但是王一博,也是演员,这种话配上轻蔑嘲讽的眼神,好像王一博真的已经开始嫌弃肖赞,觉得这样的情况很让他烦心,舍弃肖赞也不是不无可能。

 

三人眼神不住交流,王一博也不急,就那么看着他们,轻松的眼神四处乱转,好像闲逛一样环视起这个空旷的废弃厂房,其实手心已经捏的泛白,王一博当然不是舍不得钱,只是有些事,绝不能再有第二次,刚刚答应婆婆说过会好好照顾肖赞,转眼就出这样的事情,如果肖赞真的受伤,那王一博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肖方明看着王一博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的目的本来就是要钱,出狱之后和社会脱节,很多用人单位歧视有过案底的人,肖方明本来也没什么手艺,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刚好从邻居那打听到肖赞的近况,钱,可真是个让人疯狂的好东西。


于是肖方明给肖赞发了张图片,是肖方明以父亲身份查到的结婚证明,假装狗仔跟肖赞谈价钱,肖赞就这么毫无戒心的来到肖方明一步一步精心设好的骗局,将自己当成一件商品,在这个简陋昏暗泛着恶臭的房间里,讨价还价。


当真可笑。


“钱我可不会替他多出一分,这种姿色的,我想要多少要多少,他有你这样的爹,我还真怕以后麻烦不断。”


王一博观察着三个人越来越凶狠的表情,差不多就要动手了,肌肉紧绷,后腿蓄力,五百万足够三个人好好经营了,可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头螳捕蝉。


话音刚落,果然三人舍弃了肖赞齐齐像王一博袭来,其实王一博哪里会什么搏斗,偶尔战哥心情好会教一些招式,剩下的就是拍戏跟武术老师学的,不过身体灵活,架势上倒是很能唬人。


“妈的,这小子来了就不能放他走,肖赞不值钱,他一个明星值钱,咱哥几个绑了他,几千万还不逍遥快活。”


果然是强心剂,三人越来越狠厉,其中一人手上还拿着刀,王一博躲闪不及,胳膊被划了一刀,血顺着手指往下滴,可只这些还不够。


肖方明没什么打架的经验,只能站在一边瞎指挥,王一博专挑一些脆弱的地方攻击,瞬间疼痛却又看不出什么外伤,比如肋下,腋窝,太阳穴,常年练舞的年轻身体,在体力上就已经赢了这些昏暗监牢里的苟延残喘之徒,半个小时的缠斗,双方都气喘吁吁。


这两个大汉只是体力不支,汗倒是流了不少,不过看起来没有外伤,只是王一博知道,这两人已经头昏脑胀,脑子不清了。


王一博没得到什么好处,这两人专挑脸上打,嘴角开裂眼眶青紫,鼻梁至少也骨裂了,看起来十分凄惨,除了胳膊上的伤口,腹部还有一处刀口,正汩汩的流着血,这是刚才肖方明不知从哪捡的玻璃碎片捅的,很疼。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

血沫呛到嗓子眼,王一博咳了一会,

“别打了,我求饶,这样吧,肖方明是我岳父,我肯定将来是要给他养老的,您二位就拿钱走吧,以后你们桥归桥路归路,这不能止血,一会我死了,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肖方明一听这话,立马反戈,那两人拦着他,“肖方明,你什么意思,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我哥俩出力,就这点钱想打发我们?”


“诶呦老哥哥们,五百万不少了。”肖方明现在一心只想给王一博止血。


“那可不行,以后你吃香的喝辣的,万一你反悔报警胡言乱语,你们是亲戚,我俩可不想再回监狱。”


王一博心想,我让你们监狱都回不去。


三个人缠斗起来,眼看着王一博血越流越多,人好像也发晕,肖方明发狠起来了,他最先动手抢了刀过来,下了狠手,刀刀都往肚子心脏上捅,再加上那两人缠斗已久,体力上不支,尽然让肖方明就这么捅了几刀双双倒地。


肖方明看这俩人不在威胁,赶紧过来扶起王一博,偏偏这时候外面警鸣响起,

警察来了!


肖方明反射性的向门口看去,没注意还被他扶着的王一博果断而迅速的动作。


等警察进来的时候,一地的血迹,四个人倒在地上,看起来被绑架的肖赞,倒是一点伤都没受,这时候也刚好醒了,正看着王一博的伤口不住的留着眼泪,死命的挣扎。


“别担心。”王一博冲着肖赞扯了一个小括号,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王一博就嚷着要出院,被肖赞一记眼刀禁声了,“王一博,你很厉害哦,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不把战哥唤醒,那三个人根本伤不了你,别跟我说你没办法,咱俩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什么弱点你会不知道。”


王一博接过肖赞削好的苹果,大口大口的吃着,好像活着的人就该这样享受食物,“你也说了咱俩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什么心思你还不知道吗。”


是了,王一博宁愿自己以身犯险,宁愿自己真的死掉,也不可能让肖赞去冒险受伤,更不想肖赞去面对那个腐臭恶心的亲爹。


肖赞还想再问什么,警察又来了,这半个月,警察几乎天天来,录口供都不下五遍了。


“一博,伤好多了吧,今天来是告诉你们,肖方明死了。”


王一博面上惊讶,心里长舒一口气,肖方明昏迷这半个月来,其实王一博也是心惊胆战,如果,如果他们中有一个人活着,王一博的谎言就会顺势揭穿。


“肖方明是你岳父,在你妥协承认这个关系的情况下,三个人大打出手,肖方明一共在两人身上捅了五刀,其中一人心脏受创当场死亡,另一人导致肝脏脾脏破裂暂时昏迷,在肖方明扶你的时候,昏迷的这个人捡起你扔在地上的玻璃碎片,从背后捅进心脏,王一博,还有什么细节是你这几天能想起来的。”


“警官大人,我真的已经说了几百遍了,事实就是这样啊,他们三个打架,我总不可能拉架吧,那我肚子上还插着块玻璃,我难受就拔了出来扔在脚边,谁知道那个人会突然捡起来来这么一下,当时我岳父都要带我去医院了,你们要是在晚点来,我都流血而亡了。”


声音委委屈屈,说着说着就要哭,抱着肖赞小声哼哼,好像嚷着伤口疼,也不怪警察老是来烦他,这绑架案十分神奇,绑匪内斗互相致死,被绑架人倒是活的好好的,而且,杀死肖方明的玻璃片,从角度上还是有些不合理。


等警察们走了,肖赞看着怀里还在撒娇的王一博轻叹一声。


“好了,别装了,你伤口早好了。”


王一博嘿嘿笑着,噘着嘴要肖赞亲他,被肖赞推开,“其实那天我都看见了,肖方明那一下,是你从背后捅的,又迅速把他挪到那人旁边的。”


王一博瞬间不笑了,低垂着眼,亲手杀死岳父这件事,他从来不后悔,只是不知道,肖赞会不会觉得他心狠,嗜血,会不会害怕他。


“王一博,只是你真的很笨,位置插的那么偏,让他还挺了半个月,战哥平时都是这么教你的?”


“这还不是怨你,战哥一出来就打我,哪有心思教我这个。”

这话逗得肖赞眯起眼笑了,重新把王一博抱在怀里,“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陪着你,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赞赞,你抢我台词了。”


阳光洒进室内,刚好照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我爱你或许是最真诚的告白,可是我陪你,却是在爱情的路上,最长情的坚持,最浓情的浪漫。


tbc


盗月的黑猫“咿喵~”
前期已出场人物:(都是感染了T...

前期已出场人物:(都是感染了T病毒的)

1、沐芒/沐无止:双重人格分裂症。

第一人格:嘴贱,智商超高,有些孤僻,曾偷偷躲在角落里哭,善于伪装自己的不安,将自己藏在乐观强大的外表下,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第二人格:一个字,逗比。爱搞事,内心戏很多,倔强,经常在午夜时分请伙伴们搞事情。


2、晓尤:忧郁症,喜欢躲在房间里演算数学公式,前面一个的同桌。博山的堂弟的儿子,跟博山学坏了,爱睡觉,经常一脸茫然而无辜的看着你。PS:千万不要吃他做的东西,虽然外表光鲜,但……你懂的。


3、博山:因接触感染者心脏处的血液而导致感染变小。感染后被自家堂弟收养,成为晓尤的哥哥。精神病院的院长。本人...

前期已出场人物:(都是感染了T病毒的)

1、沐芒/沐无止:双重人格分裂症。

第一人格:嘴贱,智商超高,有些孤僻,曾偷偷躲在角落里哭,善于伪装自己的不安,将自己藏在乐观强大的外表下,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第二人格:一个字,逗比。爱搞事,内心戏很多,倔强,经常在午夜时分请伙伴们搞事情。


2、晓尤:忧郁症,喜欢躲在房间里演算数学公式,前面一个的同桌。博山的堂弟的儿子,跟博山学坏了,爱睡觉,经常一脸茫然而无辜的看着你。PS:千万不要吃他做的东西,虽然外表光鲜,但……你懂的。


3、博山:因接触感染者心脏处的血液而导致感染变小。感染后被自家堂弟收养,成为晓尤的哥哥。精神病院的院长。本人非常懒,似乎每时每刻都可以看到他在睡觉???不过有一种解释是他晚上经常会做奇怪的梦,所以晚上经常不会睡觉。因爱睡觉而眯着眼睛,走路都会睡着,每天都会变得更懒,死弟控,十分执着,喜欢甜品,因营养不良而导致身高很矮,嘴角总是翘起的,一个很神秘的人。感染T病毒后眼睛似乎只能在发动能力时或极度……什么的才能睁开。


4、苏鸣:跟前一个一样的感染。经常带着一个酷酷的墨镜以及红蓝相间的鸭舌帽,脖子上围着红色的围巾,被收养,成为大哥,为博山的爱睡觉而感到头痛,喜欢搞各种奇怪发明,可以一瞬间组装好一把机关枪。另外,棒棒糖是他的最爱。

5、尤陌然:……悲惨死去的可怜孩子,似乎过去很惨。曾给一只黑猫约定守护每一个像她一样的人。



以上是现在已出场的人物,后期人物后面再说,能力暂且不提,不能剧透。



盗月的黑猫“咿喵~”

人格分裂·T病毒(三)

PS:默默地再次无聊的发个梗。毕竟都三篇了都还不知道T病毒是什么东西。这勉强算番外吧,毕竟是过去的事情。


番外:

    在一个寂静的黑夜里,人们都睡着了,唯有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落里还亮着灯。

    那是一个研究中心,一个二十岁的女研究员在一个办公室里穿着一件大白褂神情严肃地整理着研究档案。

    忽然间,她猛地咳着嗽,像是要把自己的肺也都咳出来。

    她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了一盒薄荷糖,却看到自己手臂上出现了几缕黑红的毛。

    她惊恐地跌倒在地板上,眼珠子瞪得老大,像是,看...

PS:默默地再次无聊的发个梗。毕竟都三篇了都还不知道T病毒是什么东西。这勉强算番外吧,毕竟是过去的事情。


番外:

    在一个寂静的黑夜里,人们都睡着了,唯有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落里还亮着灯。

    那是一个研究中心,一个二十岁的女研究员在一个办公室里穿着一件大白褂神情严肃地整理着研究档案。

    忽然间,她猛地咳着嗽,像是要把自己的肺也都咳出来。

    她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了一盒薄荷糖,却看到自己手臂上出现了几缕黑红的毛。

    她惊恐地跌倒在地板上,眼珠子瞪得老大,像是,看到鬼似的。

    这时,从窗外跳进来了一只黑猫。

    那猫真的很黑很黑,与漆黑的夜融为了一体,只有那微微闪着绿光的眼睛才能证明这里有一个生物。

    黑猫蹭了噌她的手,温柔地“喵”了一声。她平静下来,笑着蹲下身,抚摸着黑猫的头。

    她看向窗外,眼睛里倒映着星光。

    她说道:

    “也许……今晚就是我的死期了。

    T病毒是一种很特殊的病毒,至今为止都没有人破解。死亡率百分之百。

    他的传播方式是:先天。

    并且还会赐予宿主一个能力,每个T病毒都不一样,所以每个感染者的能力都不一样。

    我是感染者之一。

    天生就是白发,被其他人视作异类,被排挤。

    ……是你陪伴了我十几年,在每一个绝望的黑暗里伸出你那毛茸茸的小爪子,驱散了我的恐惧。

    你知道吗?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呢。

    因为你,我重新感受到了温暖。

    因为你,我开始思考活下去。

    因为你,我想要每个人都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

    她露出最后的微笑。

    她开始脱水,口鼻眼开始冒出汩汩鲜血,黑红的毛发开始延升。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

    就在那只黑猫准备一纵身跳出窗外时,她在迷迷糊糊地说了句:

    “其实……你就是T病毒本身吧……如果你活下去,答应我,保护每一个人,好么?”

    黑猫停顿一下。

    “每个T病毒都具有自己的意识,我还以为你没发现呢,尤陌然。”

    那猫开口了。

    “他们会幻化成各种形态,出现在自己宿主面前。

    从黑暗里走来。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守护。

    守护自己的宿主,宿主死了,T病毒也会死。”

    他露出微笑。

    “T病毒的本质还是不告诉你吧,外面的人快来了。”

    黑猫看了眼门,转头优雅地走入阴暗处,随之消散。

    空气中留下他最后的誓言:

    “毕竟……每一个T病毒都一样,属于孤独的黑暗,却又向往璀璨的光明。虽然我不喜欢承诺,但我答应你,前提是我活下去。”

————————我是可耐的分割线———————

    “血压为0,心率为0,呼吸自主停止,经1小时42分强救无效死亡。”

    “跟那些感染了T病毒的人一样。”一个医生敲着桌面道。

    “咔吱”开门声传来。

    两个人冲入了屋子里,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人问:

    “听说有人……啊……管理T病毒科的博主任!这,这不是……”他看向他旁边一个一直眯着眼睛的人。

    那人睡着了……

    “博山!你心有多大!你表妹死了!!!”

    戴眼镜的人几乎是对着他的耳朵咆哮。

    “苏鸣……我耳鸣了,你说什么?”

    博山依旧还在迷茫中……

    “你表妹死了。”苏鸣用正常声音给他重复了一遍。

    “唔……等等,我表妹死了?!”

    博山才反应过来……

    “嗯哼。”苏呜表示冷淡。

    “哦……我知道,她为这个T病毒的专业做了很多……把她的个人资料表给我看看。”

    博山拿起资料看着。

    苏鸣无奈抚额,他已经遇到这种情况很多次了,作为研究院的总负责人,太贪睡了,以至于所有事都是苏鸣一个人揽下的。

    然后……他又听到了呼噜声……又睡着了……

    “呵……博山!你堂弟的儿子晓尤来了!!!”

    然后博山:“啊?!那小兔崽子又……”

    话没说完,就被塞进了一个东西。

    仔细嚼了嚼,瞬间被辣醒了。

    “苏——鸣!!!”

    于是在场各位就看到这两个人满屋子跑了。

    砰叮乓啷,满屋狼藉。

                        ————论对付睡神的‘正确’方法

    5分钟后……

    两个人都虚脱了……

    “喂……别追了……下午……我请客,给你限量款绚彩棒棒糖外加一打奶油巧克力棒……”

    “好哒~”

    如此神回复!

    感受到众人惊讶的目光,博山咳了咳,说:“大家都退出去吧,等会再来。”

    其他人退出去后,博山重新拿起资料,看到她的能力时睁大了双眼。

    她的能力是空间爆炸。

    忽然感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博山想起了几年前尤陌然给他介绍T病毒时,他在打瞌睡,但她依旧十分耐心地跟他说明。

    她似乎提到感染者死过后如果不经过特殊处理10分钟后身体大概率会遭到能力反噬。

    但他那时睡着了,后半段没仔细听,而且T病毒系都是由她负责,所以……反噬到底是什么呢?

    博山站在他表妹身边仔细端详着,似乎……有点发红?

    苏鸣走过来问:“喂,你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小女生看干嘛?难不成……”

    博山打断他的不文明发言说:“你看她似乎有点不正常?”

    “怎么个不正常了?死人子不都一个样吗?”苏鸣表示疑惑。

    “她似乎有点……红?”博山说。

    苏明上前查看:“真的呢,或许是尸体发胀呢。”

    “鬼扯,尸体发胀能发红啊?”博山打一下他的脑袋。

    “看看看!越来越红了!这究竟怎么回事啊?”苏鸣表示百思不得其解。

    “我还想问你呢。”博山说。

    砰——

    尸体突然炸开了。

    他们被这一异状弄得措手不及,被气流冲到墙上,各类实验器材爆裂,发出“滋滋”的声音。红色警报器响起。

    博山愣了几秒,冲着苏鸣大喊:“不好了,快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自己拉着苏鸣钻入桌子底下。

    要知道,这儿到处都是易炸物啊!

    果然,整个研究院都发出比放鞭炮大了几百倍的声音,夹杂着人们的痛呼、减叫。

    情况发生得太突然,根本来不及撤离。

    红色的预警声拉得很长,几滴热乎乎的液体溅在博山睑上,慌乱之中他被一个直扑而来的铁片差点砸成了脑震荡,昏了过去。

    他只记得昏过去之前他似乎记得苏鸣对他大吼了一句:

    “啊啊啊!这血怎么是黑色的?!我晕血啊!”然后也晕了过去。

    他们都没发现,那些黑色的血液接触到他们的皮肤后就迅速渗透进去,同时他们的头发瞬间变成白色,身体正在缓慢缩小……

    几秒后,爆炸结束,地面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坑,研究人员的尸体分布在各处。

    爆炸中心,博山和苏鸣的心脏处升起一段黑色的烟雾,逐渐形成一团黑球,又幻化成一只黑猫。

    “我这是……又重生了?”

    黑猫看了看周围的一狼藉,以及身下压着的两人。

    “额……忘记告诉那个人类小女孩了,她的能力很危险,要死也要在荒郊野外死。而且一旦接触死者心脏处的血液,也会被感染,因为心脏是感染病毒的最初地方。唉……真麻烦,这次直接感染了两个人,基因逆向生长,很快就会变成量子消散。”

    黑猫无奈地扯出一丝苦笑:“我又成奶妈了,这一次都不想养了,看在陌然的份上还是当一下吧,谁叫我下誓了呢。”

    “活动一下筋骨,还是幻化成这样比较方便,都已经习惯了。我记得尤陌然似乎说过……她失败了几千万次后终于研发出了二十几个抵抗药剂,可以缓解一下死期……在哪呢?”

    那只猫在废墟里东找找,西翻翻,终于在博山与苏鸣快嗝屁的时候在一个炸得冒烟的柜子里头找到了,这些绿油油的药剂怎么看起还么恶心呢,而且居然没碎!

    然后回头一看就看见他俩已经退化成婴儿了,宽松的衣物松垮垮的盖在上面。

    “我擦!”吓得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幻化出无数双手一鼓脑全往博山和苏鸣嘴里倒去。

    然后逆向生长渐渐停止了,黑猫也松了口气,提着那两个婴儿向街道上走去。

    走了一半苏鸣醒了,张口就问:“你谁啊?”

    黑猫静默两秒,走过去就一耳光,苏鸣又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小P孩别话多,我被是天堂派来拯救你们的天使。”

    然后遇上博山堂弟,然后被收养了,然后就开了这家超神精神病医院。

    这就是博山全部的回忆,因为是眯着眼睛的,总是一副:我在睡觉的表情,所以黑猫全然不知。

——————————我又来了—————————

    现在时间:

    一个房间里椅子上睡着一个1米3的少年嘴里塞着一个甜甜圈,地上放着一个人皮面具和一个高跷外加一套成人衣服。

    门一下子被拉开,一个1米5的戴着眼镜的少年冲了进来,喊道:“博山!你这样吃垃圾食品光睡觉可不行,你看看我的身高,再看看你的身高,早晚营养不良!”

    回答他的是一连串的呼噜声。

    “你弟弟晓尤被人欺负了!”

    一阵微风吹过,少年笑着站在原地。

    几秒后,一声大喊:

    “苏——鸣!你又骗我!”

    “哈哈哈哈哈……”

    


ps:六年级小学生文笔,厚着脸皮求五星好评。

       请接着前面的(一)、(二)看,番外从来都是最重要的。

       另外T病毒的本质大家自己猜一猜,以后会说到的。

       我以为我改得够快就不会被发现我忘写一个东西了。

       补充一条:T病毒早期会分泌一种物质,危害其人体大脑,不死即伤,就是得精神病或直接脑残呗,后期感染没有。

       偷偷剧透:T病毒可以操控人体。

    

    

   

    

万书汇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作者:  高铭
出版社: 武汉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
出版年: 2010-2
页数: 258
定价: 29.8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307075429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作者:  高铭
出版社: 武汉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
出版年: 2010-2
页数: 258
定价: 29.8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307075429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盗月的黑猫“咿喵~”

人格分裂·T病毒(二)

2、无标题

    第二天,星期一。

    我顶着一个巨大的黑眼圈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昨晚和同学打麻将打游戏打到通宵了。

    虽然我们都是单独一个人一个房间。

    别问我我们是怎么通宵而不被发现的。

    反正精神病就是这么牛掰。

    我得赶紧在母夜叉(真·病房视查员)来查房的时候到教室。

    没到的话又要抄课文了。

    上次抄得我手快废了,毕竟我和沐芒的身体痛觉神经是连在一起的。...

2、无标题

    第二天,星期一。

    我顶着一个巨大的黑眼圈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昨晚和同学打麻将打游戏打到通宵了。

    虽然我们都是单独一个人一个房间。

    别问我我们是怎么通宵而不被发现的。

    反正精神病就是这么牛掰。

    我得赶紧在母夜叉(真·病房视查员)来查房的时候到教室。

    没到的话又要抄课文了。

    上次抄得我手快废了,毕竟我和沐芒的身体痛觉神经是连在一起的。

    天知道院长是怎么在下水沟里找到我的。

    可能是目标太大了,上次全校同学都躲在下水沟。

    我整理着乱糟糟的黑白参差的头发,我天生就是这头发,而且不仅是我,全校同学都是这样的,有些人还全白呢。更奇特的是很多人眼睛的色调都变了。

    沐芒眼睛是银白色,我的眼晴是墨紫色。

    这精神医院果然很特殊。

    我木着脸上了11楼,来到一个走廊,走廊上有四间房间,我推开一个门进去。没错,走进去。

    院长把11楼改成了学校!!!

    先说说这栋楼的结构:1楼会议室大厅,逗是那些老师吖,院长吖开会的地方。2~10楼是病房,也就是学生宿舍。听老师说为了方便管理,把我们和那些大人们隔开了。11楼是学校,只有两间教室!一共96个人,剩余两间是办公室。12楼是院长办公室以及老师宿舍,真是太奸诈了。至于13楼……杂物间兼观景台。

    啊……院长说我们虽然得了精神病但智商没有受损,除了那些智障……

    我信他个糟老头子!

 

3、报纸上的新闻

    我走进教室,看到了那一头惹眼的白发——我的同桌,晓尤……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嘴角吐出一个又一个睡眠泡泡。

    而且他不只是这时候睡,他还上课睡,下课睡,放学睡!一整天都在睡睡睡!

    天啦噜!他难道整个晚上都在通宵吗?居然比我还厉害!

    我面无表情地在教室里走来走去,太无聊了……

    忽然,我一斜眼,发现讲台上有张报纸。

    这下,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我们最亲爱的老师还看报纸,正好老师不在,来给我解解闷。

    我摊开报纸,哟!还是十几年前的。记得我们那精神病医院也是十几年前建成的吧,这也太巧了。

    我随意翻了翻,发现了一个标题:博三研究中心神秘爆炸,无人生还。地址……

    突然一声“老师来啦”把我吓得将报纸摔在讲台上,用我至今无法普及的速度冲回座位。

    哎呀嘛呀吓死我了……

    劫后余生的我没发现后面几字:山灵市星雨街45号……

    

    

    

    

  

lonely
lonely
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

11月25日

这是我住院之后做得最清楚的梦,但是我只能写下一部分,我忘了。



我梦见我去了一个地方漂流,四个人,两男两女。我很喜欢漂流,而且这个地方还可以跳伞,事实是我恐高,严重恐高。我看见了很多人跳伞,他们特别快乐。我们四个人去了漂流的地方租船,然后有四种船,我们只能做最大的那个船,但是我觉得那个船也很小,也没有什么安全措施。


之后员工就和我们说,这个里面有一个保护动物,你们不要靠近它,也不要捕捞它,它会伤人的,特别是它的洞穴有一只黄色的癞蛤蟆(我极其害怕这种生物),碰着皮肤必死无疑,然后就有一个男孩笑着说,我看见它们,就赶紧划到别的地方去。


最后我就看见一个新闻,说有四个人,两男...

这是我住院之后做得最清楚的梦,但是我只能写下一部分,我忘了。




我梦见我去了一个地方漂流,四个人,两男两女。我很喜欢漂流,而且这个地方还可以跳伞,事实是我恐高,严重恐高。我看见了很多人跳伞,他们特别快乐。我们四个人去了漂流的地方租船,然后有四种船,我们只能做最大的那个船,但是我觉得那个船也很小,也没有什么安全措施。


之后员工就和我们说,这个里面有一个保护动物,你们不要靠近它,也不要捕捞它,它会伤人的,特别是它的洞穴有一只黄色的癞蛤蟆(我极其害怕这种生物),碰着皮肤必死无疑,然后就有一个男孩笑着说,我看见它们,就赶紧划到别的地方去。


最后我就看见一个新闻,说有四个人,两男两女,在漂流经过一个洞穴的时候被动物杀死了,我看见他们一点点死去,绝望的眼神,但是却没有一点点痛苦和恐惧。

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

11月20日

我要离开医院,我知道我的病还没有好。我不能一个人痛苦呢,至少他也应该承担一点点才好。我必须要离开那里,装得完美无缺。


人群之外揣着恨。


我恨所有人。


我恨所有伤害我的人。


我知道他们会说这些伤害其实可以让你变得坚强。


但是我不喜欢,我恨这些伤害,恨他们迫使我去承受这些。


我一点都不感谢他们,我恨他们。

我要离开医院,我知道我的病还没有好。我不能一个人痛苦呢,至少他也应该承担一点点才好。我必须要离开那里,装得完美无缺。


人群之外揣着恨。


我恨所有人。


我恨所有伤害我的人。


我知道他们会说这些伤害其实可以让你变得坚强。


但是我不喜欢,我恨这些伤害,恨他们迫使我去承受这些。


我一点都不感谢他们,我恨他们。

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

这个世界有趣的一点就是

它给你希望

然后

把你拉入绝望

然后

又给你希望

让你这样不断的活着

比十八层地狱更折磨

活着是最罪恶的惩罚

看着别人出生

看着别人死亡

看着心爱的人离自己远去

其实这个世界一直以来就没有光

这个世界有趣的一点就是

它给你希望

然后

把你拉入绝望

然后

又给你希望

让你这样不断的活着

比十八层地狱更折磨

活着是最罪恶的惩罚

看着别人出生

看着别人死亡

看着心爱的人离自己远去

其实这个世界一直以来就没有光

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

我一伸手仿佛就能触碰到天堂

但是我知道这里是地狱

狱火燃烧尽了我最后一丝的真情流露

我剩下的只有荒芜的表演和最后的傀儡

我看见他们眼里的空洞、绝望、无奈、天真、痛苦、木讷

我知道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但是我渴望和他们不一样

这种追求不同让我痛苦中燃烧



神呐

我会不会死掉

我会不会坏掉

神呐

我诚挚的希望您能告诉我真正的正确的方向

我太迷茫了

神呐

我是不是应该向您献祭

我是人还是神?


我究竟是谁?

我一伸手仿佛就能触碰到天堂

但是我知道这里是地狱

狱火燃烧尽了我最后一丝的真情流露

我剩下的只有荒芜的表演和最后的傀儡

我看见他们眼里的空洞、绝望、无奈、天真、痛苦、木讷

我知道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但是我渴望和他们不一样

这种追求不同让我痛苦中燃烧



神呐

我会不会死掉

我会不会坏掉

神呐

我诚挚的希望您能告诉我真正的正确的方向

我太迷茫了

神呐

我是不是应该向您献祭

我是人还是神?


我究竟是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