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翰尼德普

23.8万浏览    3936参与
BKz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普叔太帅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普叔太帅了啊啊啊啊啊

夕儿夕二夕儿夕

指绘
发一波无比美妙的巴陶(*´∀`)
只求不喷
请原谅太少画男人的我使用了骨架QwQ
(原图P2 )@

指绘
发一波无比美妙的巴陶(*´∀`)
只求不喷
请原谅太少画男人的我使用了骨架QwQ
(原图P2 )@

mayi_nqi

吻领带我真的磕到了!!普砸太帅了😭

吻领带我真的磕到了!!普砸太帅了😭

雪非-常年神游中

【GGAD/格林德沃/邓布利多】super psycho love


终于剪完了,然而······


【GGAD/格林德沃/邓布利多】super psycho love


终于剪完了,然而······


Johnny Depp

当心魔泛滥成灾

  你们以后不要催我发文,你们看香榭靓仔发文了没,她不发我坚决不发,因为我要撩老师!!!

 @香榭靓仔 这个锅不大不小正正好让你背


我们的白文同鞋很开心的换了一个身份,去找尼德普。他假装两人在酒吧里面突然相识,然后又对人生和音乐有共同的目标,所以两个人一拍即合,呆普准备带白文去找曼森。「HimVader:明明是曼球!」然而尼德普和曼森的聊天记录引起了我们无所不能的白文的主意

以下是沙雕聊天记录:

呆普:曼曼我给你一本书,然后我陪你戒毒好不好

曼瘦:好哒好哒~~~下次演唱会你要来哦(随便下次在台上“吧唧”你一口)

德普:(正经)(°_°...

  你们以后不要催我发文,你们看香榭靓仔发文了没,她不发我坚决不发,因为我要撩老师!!!

 @香榭靓仔 这个锅不大不小正正好让你背



我们的白文同鞋很开心的换了一个身份,去找尼德普。他假装两人在酒吧里面突然相识,然后又对人生和音乐有共同的目标,所以两个人一拍即合,呆普准备带白文去找曼森。「HimVader:明明是曼球!」然而尼德普和曼森的聊天记录引起了我们无所不能的白文的主意

以下是沙雕聊天记录:

呆普:曼曼我给你一本书,然后我陪你戒毒好不好

曼瘦:好哒好哒~~~下次演唱会你要来哦(随便下次在台上“吧唧”你一口)

德普:(正经)(°_°)…好吧

…………

曼森:亲爱的我怎么觉得我胖了

呆普:我胖的明显-_-

曼森:哈哈哈,普普你胖起来好可爱

呆普:(找个时间偷偷瘦回去)

曼森:你下次演唱会我一定来~~~

…………

瘦普:(-ι_-)不开心

曼球:md那个bitch又怎么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普:我比你大

曼球:(这里借用一位太太的梗)你确定你那个比我大?




不行了我写不下去了,宝宝好伤心啊,看到我暗恋的老师对一个女生说了“宝贝儿”,我绿了啊啊啊

不过今天骗到了一个糖,哎嘿嘿嘿嘿嘿~~~

恋爱了啊啊啊 @香榭靓仔 

八个格子。

【爱疯同人】就算失去记忆,也能再一见钟情

十九、万圣节的庆祝

终于到了万圣节的前一天,街上挂满了鬼脸南瓜灯和蝙蝠玩具。旺卡的糖果在这一天发售,虽然一般情况下,大人们会提前几天就把糖果准备好,但是在这一天旺卡的怀旧糖果还是卖脱了销。还有坏小孩的手指软糖,它们看上去像真的干瘪了的手指一样,可是味道却非常棒!旺卡还发明了一种草莓果汁,它们被装在心型的容器里,看上去好像鲜血一样,好多假扮吸血鬼的小孩子都买了它。还有夜光棒棒糖,孩子们吃完之后的半小时里,舌头会发光,用来吓人是最好不过了!

移动电梯升到商业街的半空上,旺卡看着下面熙攘的人群兴奋的不得了,他拍着手,笑得合不拢嘴,爱丽丝也为他高兴。不经意,旺卡回头看到爱丽丝的笑脸,他觉得这一次的...

十九、万圣节的庆祝

终于到了万圣节的前一天,街上挂满了鬼脸南瓜灯和蝙蝠玩具。旺卡的糖果在这一天发售,虽然一般情况下,大人们会提前几天就把糖果准备好,但是在这一天旺卡的怀旧糖果还是卖脱了销。还有坏小孩的手指软糖,它们看上去像真的干瘪了的手指一样,可是味道却非常棒!旺卡还发明了一种草莓果汁,它们被装在心型的容器里,看上去好像鲜血一样,好多假扮吸血鬼的小孩子都买了它。还有夜光棒棒糖,孩子们吃完之后的半小时里,舌头会发光,用来吓人是最好不过了!

移动电梯升到商业街的半空上,旺卡看着下面熙攘的人群兴奋的不得了,他拍着手,笑得合不拢嘴,爱丽丝也为他高兴。不经意,旺卡回头看到爱丽丝的笑脸,他觉得这一次的成功,跟爱丽丝有分不开的关系。他安静下来,看着爱丽丝的侧脸,突然觉得好像认识了她好多年。

旺卡突然安静了下来,爱丽丝觉得奇怪,便回过头去看他,却迎来一个拥抱。“谢谢你。”旺卡轻声说道。

爱丽丝怔住了,几秒后,她轻轻地回抱了旺卡。她闭上眼睛,轻轻地微笑,享受着这份温暖。她想,也许两年前,他们就该有一个像这样的拥抱。

    旺卡带爱丽丝回到了工厂,准备好好庆祝一下。旺卡拜托巴克特夫人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不过巴克特夫人早就准备好了,这样的节日,本来也该吃的丰盛一些。查理为了能和家人一起吃晚饭,特意早一些从外面回来了,甚至他还征得了旺卡的同意,邀请了旺卡的爸爸。查理一家也非常欢迎旺卡的爸爸。

因为人太多,食物也太过丰盛,他们不得不将餐桌摆到了屋子外面,还额外加了一张小桌,尽管这样,各种各样的好吃的还是摆的挤挤的。等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大家也都开开心心的坐在桌前用餐。旺卡拿出了两个礼盒,一个送给了查理,一个送给了父亲。那是他这次推出的万圣节系列糖果的所有样品,每一种包装,每一种口味都有。查理自然是不用说,开心的接下了礼物,尽管他今天敲门要来的糖果中,大部分都是旺卡的糖果。而旺卡的父亲,他接过礼盒之后就打开了它,发现里面是旺卡发明的糖果,他皱着说:“这东西实在是太伤害牙齿了、、、”说着他剥开了一颗糖果,又笑着塞进了嘴里,“不过我想漱漱口就应该没事了,味道非常好,威廉。”

“谢谢爸爸。”旺卡微笑着说,大家心里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

巴克特夫人拿出了她自己酿的葡萄酒,爱丽丝觉得味道不错,忍不住多喝了几杯。旺卡今天格外高兴,也喝了不少。

“哦,我的发明室还剩了不少朗姆酒呢!”旺卡说道。

“怎么?你也喜欢朗姆酒?”爱丽丝惊奇的问道。

旺卡扬起眉毛问道:“不,并不喜欢,只是做某些糖果的时候会用到。不过为什么你用了‘也’?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可以拿来!”

“额、、、”爱丽丝怔住了,她垂眼想了想,良久,表情好像有点失落。“没什么,随便问问。”

大家并没发觉有什么异常,一起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大餐。

晚餐后,旺卡的爸爸回了自己的家,巴克特先生服侍老人们睡下,巴克特夫人则和爱丽丝一起收拾餐具,查理便和旺卡在草地上聊天。

“谢谢你的礼物,这次我没能帮上忙我感到抱歉,旺卡先生。”查理说道。

“哦,没关系,我知道你最近学习很紧张,不过这次多亏了爱丽丝!”旺卡笑道。

“你给我准备了礼物,那你更应该给爱丽丝准备一份!”

旺卡低头看着查理,得意的说道:“那当然,还用你说!我在等她收拾完厨房,我早就备好了给她的礼物!嗯,我现在就去告诉她!”说着,旺卡拿着手杖向小房子走去。

进了屋子,巴克特夫人在擦桌子,爱丽丝则在刷碗。旺卡站在门口叫道:“爱丽丝!”

“嗯?”爱丽丝回头看他。

“我有些话要对你说,一会你刷完碗就去左边的顶楼,我在那等你。”

“啊?是什么事啊,不能现在说吗?我一会还要帮巴克特夫人弄、、、”“知道了,一会爱丽丝刷完碗就让她出去找你。”爱丽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巴克特夫人打断了,她帮替爱丽丝答应了旺卡的要求。

“那我在顶楼等你。”旺卡很是激动的样子,笑着离开了。

巴克特夫人忙放下手中的活,过去拉住爱丽丝往屋里走,并且关上了房门。“什么事啊,巴克特夫人,我的碗还没刷完呢!”

“没关系,一会我自己来洗,现在你有更重要的事做!”巴克特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在衣柜里翻着东西,“在这!”

爱丽丝看到巴克特夫人拿出的正是自己在掉进兔子洞那天穿的裙子。

“裙子我帮你洗好了,破损的地方也都补好了,虽然技术不怎么好,不过不仔细是看不出来的。快,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穿上这个!”巴克特夫人把裙子递给爱丽丝说道。

“为什么?”爱丽丝疑迟着没有换衣服。巴克特夫人可等不及了,她走过去帮爱丽丝脱下身上的衣服,并说道:“傻孩子,你没见旺卡先生说有话要对你说吗?”

“那又怎么样,应该是工作上的事,也不用换套衣服吧!”

“他说在左边的顶楼等你!”巴克特夫人说着已经帮爱丽丝穿好了裙子。

“那是什么意思?”

巴克特夫人将爱丽丝拉到镜子前,自顾自的说道:“嗯,不错!”然后转身到抽屉里翻了翻,拿出一条发绳,回来将爱丽丝的头发盘了起来。“完成!”说完,她将爱丽丝转过来,仔细的看了看,说:“笑一笑。”爱丽丝听话的笑了笑,巴克特夫人也笑了,说:“真好看!”

她扶着爱丽丝的肩膀继续说道:“左边的顶楼有一个大厅,我知道那里有什么,不过我不告诉你,一会你自己去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旺卡先生是个好人,可他喜欢独来独往,在你来之前,我可从没听说旺卡先生跟哪个女生相处过,他只是一直致力于研究各种糖果。说实话,到现在你的身份都是迷,可是旺卡收留了你。可能你觉得他有点怪,那是因为他一向如此,可是我们都看得出来他对你好,我想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对吗?”

爱丽丝怔了怔,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微微的点了点头。

巴克特夫人笑着轻轻抬起爱丽丝的头,说道:“这是好事,爱丽丝,我知道你一定会愿意一直留在这里,对吧!”

爱丽丝皱着眉头想了想,轻轻地说:“也许吧、、、”

巴克特夫人笑着,将爱丽丝轻轻地推出门外,“去吧,孩子,别让他等太久。”

爱丽丝回头对巴克特夫人说:“谢谢你!”然后便向着顶楼走去。


凌市场

我又来求群号了

各位大佬有没有德普粉丝交流群之类的可以分享一下థ౪థ QQ微信都可以,球球了一个人吸太难了థ౪థ

QQ号2473723678

微信18018511907


再蹲不到就自闭了థ౪థ

各位大佬有没有德普粉丝交流群之类的可以分享一下థ౪థ QQ微信都可以,球球了一个人吸太难了థ౪థ

QQ号2473723678

微信18018511907


再蹲不到就自闭了థ౪థ


JudyKaren

【CooperDepp|曼普| All德普】日常短文:摇滚交际花? (上)

这天,Hollywood Vampires难得聚在工作室,Alice 拿着结他,拨着和弦为新专创作新曲,Johnny和Tommy也在调整已大致完成的音乐,Johnny不时瞄向Alice,他不会否认自己欣赏这位传奇摇滚主唱的才华,他转过头望向Alice时刚好对上Alice的目光,Alice朝他微微一笑,他为消除尴尬便开口。


「有什么灵感吗?」


「不太有想法,有点卡住了,这段旋律有点不确定。」Alice皱起眉头,这首歌他不会说出他的创作原意,他不能说出来,因为这是一首他对Johnny看法的歌曲,他在访问里说Johnny对音乐的热情令他无比欣赏,但更多的是他被Johnny眼中闪烁着的...


这天,Hollywood Vampires难得聚在工作室,Alice 拿着结他,拨着和弦为新专创作新曲,Johnny和Tommy也在调整已大致完成的音乐,Johnny不时瞄向Alice,他不会否认自己欣赏这位传奇摇滚主唱的才华,他转过头望向Alice时刚好对上Alice的目光,Alice朝他微微一笑,他为消除尴尬便开口。


「有什么灵感吗?」


「不太有想法,有点卡住了,这段旋律有点不确定。」Alice皱起眉头,这首歌他不会说出他的创作原意,他不能说出来,因为这是一首他对Johnny看法的歌曲,他在访问里说Johnny对音乐的热情令他无比欣赏,但更多的是他被Johnny眼中闪烁着的崇拜吸引着,没有男人会拒绝一个人的崇拜,即使他是传奇主唱他也喜欢别人的欣赏,特别是来自一位本来就是万人迷的欣赏,而且私下的Johnny比台上那位强势、霸气的好莱乌巨星可爱多了,他在Johnny很艰难的时间遇上他,也陪伴他走了很多困苦,他至今也难以相信一位在好莱乌打滚了多年的男人可以仍然本保那份纯真,但最近的流言令他有点迷惘,或许他未必那么懂Johnny。 。 。


「那么先吃点东西吧。」Johnny未等Alice回应便走到厨房拿出了一盘葡萄。他走到Alice身边,摘下一粿葡萄自然地放到Alice嘴边,后者愣了一下便吃下了水果。当Johnny的手碰到他的唇,他不禁发自内心地颤抖了一下,然后谣言中的一词浮现在他脑海中-摇滚交际花。


就在这时工作室的门打开了,被称为AntiChrist Superstar的Manson出现在工作室,Manson看到Johnny的行为明显有点惊讶,但随即他又换上了毫不在乎的眼神。


「水果看起来挺好吃吧?」Manson坐到沙发上凝视着正在喂食的Johnny。


「你要吃吗?」Johnny把整盘生果递到Manson面前,但对方并没接过,只是默默地瞪着Johnny。


Johnny认识了Manson二十多人不会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他把水果简单粗暴地塞进对方嘴里,完全没有刚才的温柔,但Manson一下子捉住了Johnny的手,色气地舔着好友的手指,在Johnny挣扎啫要缩手时,他把手指含了进去。


「Hey!你干嘛?」Johnny把Manson推开了,他们的动作引起了Tommy和Alice的注意,这令他感觉尴尬透了。


「不喜欢我含你吗?」


「卧糟!Manson你!别….这很尴尬了!」


「你刚才不是喂Alice喂得很高兴吗?」


「别拿我开玩笑,你来干嘛?」Johnny边抽了张纸巾擦手,边问。


「看看你们的进度,说到底,当中有一首歌也是我跟Alice一起创作的。」Manson一脸理所当然。


「知道你为我们的专辑付出很多啦,你真应该休息一下,看上去很累。」Johnny怜惜地抚上了Manson的脸。


「你要补偿我。」Manson抱着Johnny的腰,撒娇般靠在对方身上,Johnny是少数人中让他可以依靠的人。


「你想要专辑分成我们会给你的。」


「不…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些。」Manson以众人刚好能偷听到的音量​​听到,并挑逗地挑了一下Johnny 的下巴。


「你想要美女模特解闷我可以帮你联络。」Johnny 拍开了Manson的手。


「不,我想要你...给我...倒杯红酒。」Manson点了一下Johnny的鼻子,他太喜欢把对方逗得脸红,太有成就感了。


「自己去拿。」Johnny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好友。


「我想你给我倒一杯,不行吗?」


「要不要喂你?大宝宝?」


「用嘴喂我?我很乐意。」Manson故意地舔一下唇。


「好了,够了!过来,你不是说来看看我们的歌有没有要改的吗?」Alice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来!有什么吩咐呢Daddy?」Manson故作认真地问,但他这称呼引起了Tommy的窃笑。


「你可别乱认Daddy,他是Johnny的。」


「去他妈的,那可不同!我这只是尊称,Johnny那种可不一样,特别甜的。」Manson露出诡异的笑容,这惹得Johnny把沙发上的抱枕砸到他头上。


「你别阴阳怪气的!」Johnny被Manson这样一说马上积羞成怒。


Manson 朝Johnny狡滑地笑了一下,然后一手拿过了Alice面前的乐谱和歌词。他细看纸上的歌词,不禁愣了一下,他知道Alice对Johnny很关心,但歌词里的感情绝对比关心更多了一点。歌词中最后一句「你给了我喜悦和幸福你的是如此的闷耀当所有谎言被推翻你会是戴上王冠的人而我会献上一切」,他跟Alice并不是很熟,但他还是看得出这句话在说谁。


「想不到Alice你还真他妈的甜,歌曲中的人真幸福,你觉得会是谁呢?」Manson把歌词塞到Johnny 手中,一时间被Manson一问,他也回答不出来,这首歌充满着对一个人的欣赏甚至是倾慕,但在好莱钨打滚了几十年的他太清楚无谓的猜测并没有好处。


「我怎知,别那么多事啦」他把歌词放回桌上,接着把Manson拉到厨房找红酒。

黑择明

搬运一些不是特常见的图
He is just soooooo dark and beautiful😍

搬运一些不是特常见的图
He is just soooooo dark and beautiful😍

黑择明

这一对只用颜值就可以杀了我。。。30多岁时如果合作大概会让影院血流成河

这一对只用颜值就可以杀了我。。。30多岁时如果合作大概会让影院血流成河

JudyKaren

【CooperDepp|曼普| All德普】群聊: X幻想对象?

Tommy Henriksen : 你知道我在Manson的浏览纪录找到什么吗?


Joe Perry:你怎么去偷看他的电影,这很不尊重人


Tommy Henriksen : 我不是偷看!他把笔记本电脑借给我,我纯属想找纪录,然后就看到些我不该看的


Alice Cooper:他看什么也不是太不正常,该不会是看动物的吧


Tommy Henriksen : 你们猜猜?


Joe Perry:你指成人动作片?


Tommy Henriksen :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Alice Cooper:那...是还是不是啊


Tommy Henriksen : 那...


Tommy Henriksen : 你知道我在Manson的浏览纪录找到什么吗?


Joe Perry:你怎么去偷看他的电影,这很不尊重人


Tommy Henriksen : 我不是偷看!他把笔记本电脑借给我,我纯属想找纪录,然后就看到些我不该看的


Alice Cooper:他看什么也不是太不正常,该不会是看动物的吧


Tommy Henriksen : 你们猜猜?


Joe Perry:你指成人动作片?


Tommy Henriksen :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Alice Cooper:那...是还是不是啊


Tommy Henriksen : 那个网站是为了提供这类影片的


Alice Cooper:老实说 大男人看成人片没什么


Tommy Henriksen : 你知道影片主角是谁吗?


Marilyn Manson:我是偶然看到的,而且根本没东西值得看


Joe Perry:所以是什么影片?


Tommy Henriksen : 哗!那影片神了!点击那么多!


Marilyn Manson:其实我真想举报,谁那么变态把影片上传


Alice Cooper: 什么影片?


Tommy Henriksen : Johnny在电影教授里不是跟男学子什么吗?我才知Manson会看GV网


Joe Perry: 他看GV我觉得很正常,只是故意找自己好朋友的片?


Marilyn Manson: 我都说了 只是刚好看到!而且根本没露,要撸也不是看这些撸


Tommy Henriksen : 但六万点击啊!肯定有不少人对着撸


Alice Cooper:慢着,那片在GV网?


Joe Perry:有些人就是无聊


Alice Cooper:但这很变态,该不会真有人对着干些什么...东西吧


Tommy Henriksen : 你问问Manson


Marilyn Manson:反正我没有干什么


Marilyn Manson:那些人变态得还要加上什么 old-yonug的Tag!死变态! ! ! !去他妈的!究竟有多少人对着。 。 。 。他干嘛要拍这些东西!就知道有变态!他应该也知道!


Johnny Depp:你的影片不也在成人网上


Marilyn Manson:我的片可不在GV网上!你的是在GV网上,还是多个网也有!你他妈的能不在意?还是你不介意? ? ?


Johnny Depp:首先,那是正经的电影,但无法控制别人放在哪里


Johnny Depp:而且你不也看得很开心?


Marilyn Manson:你什么意思?我才没这癖好


Joe Perry:好了好了,别说了,你也控制不了别人让看待


Alice Cooper: 这根本引人幻想


Tommy Henriksen :正常人怎会幻想虽然我也觉得有点恶心,那些男人都在干什么


Marilyn Manson:就是!他妈的恶心!


Johnny Depp:Manson….你别太执着,你有什么好生气,他们也没做什么


Marilyn Manson:我知道我没资格说你什么,我明白的,只是我看到真他妈的生气


Joe Perry:别这样吧,Johnny也未生气你气什么


Marilyn Manson:我知道我没必要生气


Johnny Depp:知道你宠我啦!我也没吃亏


Marilyn Manson:怎会没!如果他们看着你....去他妈的!真的太过份!


Joe Perry:真大占有欲


Alice Cooper:但你想想,如果你被一堆男人幻想....一定不会好受


Marilyn Manson:我真的希望Johnny远离所有会伤害他的事


Tommy Henriksen : 他在吃醋Johnny没给他办公室Play


Johnny Depp:Manson才不会有这要求


Marilyn Manson: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啊


Johnny Depp:你来Studio


Marilyn Manson:我来了你会给我BJ吗?


Johnny Depp:你年纪还比我小,想当教授吗?


Marilyn Manson:你想CosPlay?没事,我给你也行


Alice Cooper:够了够了 你们私聊


Tommy Henriksen : 不过说实话,如果我的教授像Johnny那么帅,我也想日


Marilyn Manson:你说什么?


Tommy Henriksen : 我是说如果!


Marilyn Manson:所以你在幻想!变态吗你?


Tommy Henriksen : 你没有吗?别装正经人啦


Joe Perry:Manson当然不用幻想


Tommy Henriksen : 谁让Johnny老是在撩人


Marilyn Manson:对!以前的他不是这样,他变了


Tommy Henriksen : 一直是这样,只是他情人眼里出西施,装看不见


Johnny Depp:别老针对我,你们不也很诱人犯罪吗?彼此彼此


Joe Perry:有吗?


Johnny Depp:其实我觉得带点高冷的Joe也很吸引~


Tommy Henriksen : 只有你觉得


Marilyn Manson:果然


Alice Cooper:你们越说越奇怪


Tommy Henriksen : 果然什么?


Marilyn Manson:果然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吸引


Alice Cooper:所以才有六万人看那段片


Tommy Henriksen : 不露才有幻想吧


Marilyn Manson: 得到了就会想别的了吧


Tommy Henriksen : 别像个怨妇




Johnny Depp:依你所说,露和不露也能有幻想


Tommy Henriksen : 幻想这回事是个人喜好啊


Marilyn Manson:那么你的喜好是什么?


Tommy Henriksen : 反正我没看GV


Alice Cooper:没人质疑你的取向


Marilyn Manson:你这是欲盖弥彰,放心你看了没人歧视你,我们很开明的


Tommy Henriksen : 对对!我特爱看!真人更好,你脱给我看看? Kid!


Marilyn Manson: 我这就给你拍!


Johnny Depp: 别


Marilyn Manson: 你吃醋?


Johnny Depp: 我只是觉得这很不合适!


Alice Cooper:好了,我们不用看果照


Marilyn Manson:真的不想看吗?


Tommy Henriksen : 还是那句,十年前的你应该比较吸引


Johnny Depp:也不是…现在也还行...只是我也不太记得他的脸


Tommy Henriksen : 没事,他学学Manson到GV网找找他的片回味一下


Johnny Depp:才不,有什么好看


Joe Perry:那倒是,有什么好看,你的基友那么多


Johnny Depp:…..


Tommy Henriksen : 想不到Joe也吃醋!

八个格子。

【爱疯同人】就算失去记忆,也能再一见钟情

十八、糖果创意顾问

以后再睡觉的时候,再也不会梦见他了吧。爱丽丝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觉得浑身无力。她皱着眉头,费力的坐了起来,不经意瞄到自己的枕头上有斑驳的湿痕,她抚了一下自己的脸,才发现脸上竟然也湿湿的。

昨天直到最后爱丽丝坐在那左摇右晃了,她才不得不躺到床上去,转眼就睡着了。不知道到底是几点睡着的,现在竟然这样昏昏沉沉的。她扶着头,拿起桌上的闹钟。已经十点多了,奇怪的是闹钟竟然没有响。爱丽丝翻过闹钟,发现闹钟的开关没有开,可是她自己并没有关。爱丽丝觉得心烦意乱,想去找旺卡。她换好衣服,急急忙忙的洗了漱,便去了旺卡的房间。

推开门,爱丽丝见到奥柏伦伯工人已经在里面打扫了。爱丽丝觉得奇...

十八、糖果创意顾问

以后再睡觉的时候,再也不会梦见他了吧。爱丽丝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觉得浑身无力。她皱着眉头,费力的坐了起来,不经意瞄到自己的枕头上有斑驳的湿痕,她抚了一下自己的脸,才发现脸上竟然也湿湿的。

昨天直到最后爱丽丝坐在那左摇右晃了,她才不得不躺到床上去,转眼就睡着了。不知道到底是几点睡着的,现在竟然这样昏昏沉沉的。她扶着头,拿起桌上的闹钟。已经十点多了,奇怪的是闹钟竟然没有响。爱丽丝翻过闹钟,发现闹钟的开关没有开,可是她自己并没有关。爱丽丝觉得心烦意乱,想去找旺卡。她换好衣服,急急忙忙的洗了漱,便去了旺卡的房间。

推开门,爱丽丝见到奥柏伦伯工人已经在里面打扫了。爱丽丝觉得奇怪,奥柏伦伯人见到爱丽丝便咯咯咯的笑,场面实在是太诡异了,爱丽丝打了一个寒颤离开了,接着直奔发明室,果不其然,这个工作狂果然在那。

“旺卡先生。”

“哦,爱丽丝!”旺卡听到声音,回头看见了爱丽丝,便笑着跟她打招呼,可是一回身面对调剂桌,就又皱起眉头,一脸的不开心。

“我的闹钟被人关掉了,我早上没起来。”

“我知道,早上我让巴克特夫人去你房间关掉闹钟的!你身体不好,我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你知道的,这年头药品实在太贵,要是你病倒了,反而得不偿失!”旺卡摆弄着调剂,似乎心思都在那上面。

爱丽丝撇了撇嘴,旺卡关心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不过她并不会为此生气,她生气的是,旺卡总这样特殊关照她,会让她觉得她是个在这里白蹭饭的。

“旺卡先生,你不能这样对我!”

旺卡觉得奇怪,“哈?”

“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工作了,每天还要你们照顾我,我觉得自己快成了白蹭饭的了!我不能每天无所事事的呆在这里!”

“哦、、、”旺卡低头想了想,“那好吧,明天你就继续收拾我的房间吧!”

爱丽丝满意的笑了,说好。

“吃早饭了吗?”

“还没、、、”

“先喝点这个吧!”旺卡递给爱丽丝一只茶壶和一只茶杯。爱丽丝倒了一杯壶里的东西,原来是热可可。

旺卡接着失落的说:“快一年了,我的口香糖蓝莓派环节还是没有调整好,不然我就能给你吃这个了、、、”

爱丽丝这才注意到,调剂桌上散落着好多口香糖,向远处看,还有那么两个已经变成了蓝莓的奥柏伦伯人。爱丽丝看着桌上的口香糖眨了眨眼睛,然后随便抓起了一条口香糖,放进嘴里嚼了起来。

旺卡吓了一跳,叫道:“嘿,你不能吃,那是还是没调好的、、、”

“嗯~番茄浓汤、、、”爱丽丝嚼的津津有味,完全不顾一脸担心的旺卡的阻拦,“哦,到了烤牛肉了!嗯、、、糟了,到蓝莓了!”

爱丽丝忙吐出了口香糖,用纸包好,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她笑着对旺卡说:“真好吃,我已经饱了!”爱丽丝拍了拍旺卡的肩,接着说,“看,只要及时吐出来就好了!虽然现在它还有缺陷,不过它还是很美味的。”

旺卡也笑了,他知道爱丽丝在安慰他。“谢谢!”

“你别着急,有时候越急越做不好事情。不如我们先放下口香糖,去做一些其他的糖果,比如、、、万圣节快到了,不如做一些有关万圣节的糖果怎么样?”

旺卡笑了,叫道:“嘿,对啊!好主意!万圣节!”

爱丽丝想起白皇后给她调的缩小药水,便说道:“我们可以做一些看上去比较吓人的糖果,比如看上去像小孩手指头的巧克力夹心软糖!”

旺卡听了连忙点头,说道:“嗯,我要把它印在我的威利·旺卡卡片上!查理最近学习比较忙,我很久没有跟他一起研究过新的糖果了,没想到你挺聪明的!我决定再给你一份新的工作,糖果创意顾问,哈!”

“好。”爱丽丝一口就答应下来,能帮到他,她也很高兴。

“哦,对了!”旺卡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来,他叫来一个奥柏伦柏人。“去我的房间,把书架上那个旧盒子拿来。”

不一会,奥柏伦柏工人回来了,递给旺卡那个盒子,爱丽丝有些心虚的转了转眼珠,这不正是自己擦书架的时候偷看的那个盒子吗!

旺卡兴奋的打开了盒子,里面还是那些糖果纸。“这些都是我小时候收集的糖果纸,我觉得哪个糖果好吃,就会留下它的包装纸!现在这些糖果早就停产了,不过我还记得它们的味道,我想我应该可以把它们做出来,一定会有很多人来买,因为总是有一些人喜欢旧的东西!”

里面有一些印着骷髅的糖果纸,那是旺卡爸爸烧掉旺卡所有糖果的那次万圣节旺卡偷偷留下的。不过自从查理教会旺卡家人的意义之后,他再也不畏惧那些回忆了。

旺卡将盒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在桌子上,除了有糖果纸发出的细碎的声音外,还有一些别的奇怪的碰撞声,很快爱丽丝便见到一些珠子滚了出来。她拨开糖果纸,看到下面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

“这是什么?”

“哦,那也是我小时候收集的。小孩子嘛,都喜欢收集一些小东西,旧的门把手,不知道从哪掉下来的铃铛,还有漂亮的小珠子什么的,不过那都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收集的了。”旺卡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些小东西从糖果纸里挑出来,装回盒子里。“看着它们还真是觉得有点怀念,不过大部分我都不记得我是从哪弄来的了!”

“等一下!”爱丽丝在里面看见一枚小金币,便把它拿起来,仔细的看着。那金币有些年头了,边缘都磨平了。她总觉得那小金币好像在哪见过,又想不出来。

“怎么了?”

“没什么!”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东西来,爱丽丝只好把金币放回盒子里。

“现在我要整理这些糖纸了,看看哪个容易做出来!还有你说的手指软糖,我还得好好想想怎么做!我觉得我们还得再想点别的新点子,对吧?你是创意顾问,你得留下来跟我一起工作!啊,我已经等不及要把它们都做出来了!”

看着旺卡兴奋的脸,爱丽丝只有点头微笑。

就这样,直到万圣节到来之前,爱丽丝每天都跟旺卡呆在一起。他们一起想新点子,一起研究新的糖果配方,虽然对制作糖果来说,爱丽丝根本一窍不通,但是她可以帮旺卡查查资料,帮他尝尝味道。她还坚持每天为旺卡打扫房间,打扫完就到发明室陪着旺卡,有时候忙得太累,爱丽丝不知不觉的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每次醒来的时候,她的身上都会盖着一张小毯子。

他们还经常一起上街,有时候旺卡会给爱丽丝买一些可爱的小玩意或者好吃的,而爱丽丝会帮旺卡挑选制作糖果用的原料,最主要的是,有了她的提醒,旺卡再也没有撞在电梯上。就这样,一切都变得如此的顺心如意,两个人每天都是那么快乐,而且两个人的关系和感情也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不易察觉的微妙的变化。

不过旺卡送给爱丽丝的那盒巧克力,爱丽丝倒是一块也没用上,不知道怎么的,这段时间她也没有失过眠,而且,她也真的没有再梦见过那个海盗。其实偶尔她会觉得有些失落,但是每天都忙着跟旺卡一起研究糖果,她也没怎么多想。不过倒是有那么一次她在发明室陪旺卡的时候不小心睡着,梦到了仙境。重点是,她梦到了疯帽子。梦里,他在做帽子,而她在帮他煮茶。他说,这种感觉真好,爱丽丝。


Johnny Depp

当心魔泛滥成灾

这次的文风是学习了香榭靓仔大大 @香榭靓仔 


        白文皱了皱眉,那个希尔德女士又开始作妖了,不过他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HimVader:没经历过大风大浪也没事,反正你是我安排的」所以,我们无所不能的白文同学改了一个名字,叫做:白雯,英文名叫John·C·Vader·JR,然后这个孩子把自己变成了女的,决定去做艾梅柏的好女友


       艾梅柏觉得自己最近很幸运,才从前夫那里骗了笔钱,然后又获得了许多无脑人士的喜欢,现在又多了...

这次的文风是学习了香榭靓仔大大 @香榭靓仔 








        白文皱了皱眉,那个希尔德女士又开始作妖了,不过他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HimVader:没经历过大风大浪也没事,反正你是我安排的」所以,我们无所不能的白文同学改了一个名字,叫做:白雯,英文名叫John·C·Vader·JR,然后这个孩子把自己变成了女的,决定去做艾梅柏的好女友


       艾梅柏觉得自己最近很幸运,才从前夫那里骗了笔钱,然后又获得了许多无脑人士的喜欢,现在又多了一个美丽的女朋友。


       白雯和她是在咖啡馆认识的,当时只有希尔德对面的座位是空的,白雯便问了一下,两个人就聊上了,后面来两人还加了Facebook,开始了美妙的基友生活。


       艾梅伯柏和白雯的关系越来越好,一个月后,两个人成功住到了一起,白雯答应了艾梅柏chuang xi的要求,两个人在床上共度良辰……「HimVader:不行了我要吐了,画面太恶心」


       白雯和艾梅柏就这样保持了大半年的亲密好友,艾梅柏到后来完全的相信这个好友,她把她的财产和律师交给白雯,两个人一起应付某人的诉讼。「HimVader:其实我突然觉得我们的男主真悲催」


        一年后,白雯收集了关于那个案件的许多证据,包括艾梅柏自己偷偷承认的事实,是时候联系尼德普了。白文安排了一次灾难,准备让白雯这个名字因为出事而消失。


        她邀请艾梅柏和自己一起去豪华游艇上面度假,又让船在午夜时分触礁沉没,却故意让梅柏侥幸活下来。艾梅柏等到救援后,发现白雯丢了,她以为白雯在海难中去世,内心崩溃。正准备好好在家里窝着好好休整。却不知道,一场大战已经打响。

約翰尼德普

说真的
中年组真的很好磕!!!!

说真的
中年组真的很好磕!!!!

JudyKaren

【CooperDepp|曼普| All德普】群聊: Madness

Marilyn Manson: 你理会一下我好不好?宝贝? @johnnydepp


Alice Cooper: 你们整天在吵闹 烦不烦


Joe Perry : 赶紧分了吧


Marilyn Manson:我是不小心的!不是故意!


Tommy Henriksen : 你不小心干了什么?搞大了他的肚?


Marilyn Manson: 操!你他妈的能不能别幸灾乐祸? !


Alice Cooper:私人恩怨私下解决


Marilyn Manson: 现在你说是私人问题了?我们不是朋友了吗?


Alice Cooper: 我是说...我们解决不了你们之间的问...


Marilyn Manson: 你理会一下我好不好?宝贝? @johnnydepp


Alice Cooper: 你们整天在吵闹 烦不烦


Joe Perry : 赶紧分了吧


Marilyn Manson:我是不小心的!不是故意!


Tommy Henriksen : 你不小心干了什么?搞大了他的肚?


Marilyn Manson: 操!你他妈的能不能别幸灾乐祸? !


Alice Cooper:私人恩怨私下解决


Marilyn Manson: 现在你说是私人问题了?我们不是朋友了吗?


Alice Cooper: 我是说...我们解决不了你们之间的问题


Marilyn Manson: 我只是没办法...Johnny不回我电话,但我真知道错了!


Alice Cooper: 你做了什么他也不会跟你翻脸的 担心什么


Marilyn Manson: 不...他会的,我真是他妈的糟糕!


Tommy Henriksen: 你先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不然我们一头雾水


Marilyn Manson: 不就是因为我迟到了....然后吵架


Alice Cooper: 你们不都很喜欢迟到吗?吵什么?


Tommy Henriksen: 习已为常 所以肯定不是迟到的问题


Marilyn Manson: 对...我在酒吧泡妞忘了时间,他给我打电话时,她作弄我接了电话叫他别烦...


Joe Perry: 那你回去跪结他吧


Tommy Henriksen: 这有什么大事的 解释一下不就好了吗?两个大男人为了小事吵什么?


Alice Cooper: 的确没什么大事啊


Marilyn Manson: 这不算..但我去他她的,到了他家...我是喝多了,我不是真心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操!他一定恨我了


Tommy Henriksen: 你做了什么?


Joe Perry: 别戏剧化啦 你说得像他踢爆了你出轨的样子


Marilyn Manson: 我哪有!我跟他不是....


Joe Perry: 好啦,我们不闹,那为什么吵架?


Marilyn Manson: 我说,他阻着我泡妞,我没义务陪他,其实我只是开玩笑,只是过份了


Joe Perry: 道个歉不就好了


Marilyn Manson: 他在我说完了走了....一定很生气


Tommy Henriksen: 但他没说啊


Marilyn Manson:什么他没说?


Tommy Henriksen: 昨晚他找我但没说有事


Marilyn Manson:他干嘛找你?操!你刚才不说?


Tommy Henriksen: 我根本不知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很迷茫好不好


Marilyn Manson:他在你那里?


Tommy Henriksen: 他喝多了还在睡


Alice Cooper:你怎么不看着他?喝那么多很伤身


Tommy Henriksen: 不是很多,只是有点多 拜托!他说他不开心要我陪他你想我怎做?难道还阻止他?


Joe Perry:这是Manson的错 你明知他在意你


Marilyn Manson:我只是说说...他叫我来我总是第一时间去!


Alice Cooper:有时候多表达一下也是好的,你关心他怎么不表达


Marilyn Manson:我知道!真的!我只想找他道歉,我说错话了,Tommy你能帮我约他出来吗?


Tommy Henriksen: 我问问他,不过我真的不希望你们整天吵架,我一直以为你们感情很好,很了解对方


Marilyn Manson:我知道!这次我真的知道了 其实我也不太懂。 。 。 。


Marilyn Manson:我是说 我他妈的很混乱 我也不知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Tommy Henriksen: 认真的,你是害怕失去吗?


Marilyn Manson:怕什么?我才不怕!我为什么要怕!


Marilyn Manson:对,我他妈的就是怕,我近年真的失去了太多,他是为数不多还在我身边的人,我该死的也搞砸了!


Tommy Henriksen: 我们也很关心你 Johnny也是,昨晚他真是很伤心,但他没有说过你一句不是


Marilyn Manson:我知道!他真是太好了....我昨天不小心打碎了当年我送他的一件摆设,二十年来他一直好好保存,是我冲动了


Tommy Henriksen: 如果你向他道歉他肯定会原谅的,大男人们有什么好纠结的


Marilyn Manson:不是那么简单


Alice Cooper:别小事化大,能有什么


Marilyn Manson:我欠了他太多了,去他妈的!我干了什么....


Joe Perry:你欠了他很多?


Marilyn Manson:他在哪里?我想跟他谈谈


Alice Cooper:你干了什么?


Tommy Henriksen: 我并不想知你跟Johnny的私事,但我真希望你们理性一点


Marilyn Manson:行,我会!他在哪里?我去找他谈谈


Tommy Henriksen: 我不知道他想不想谈,或许你们先冷静一下,我不知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希望先理性一点


—————————————————————

私聊


Marilyn Manson:Johnny~~


Marilyn Manson:Johnny! ! !


Marilyn Manson:对不起


Marilyn Manson:我的错,我不会再这样对你的


Marilyn Manson:宝贝~~


Johnny Depp:够了,我知道了


Marilyn Manson:你还在生气,我知道!这是我的错,你对我太好了,我还这样对你


Johnny Depp:你说得没错,我只是你的朋友,你没必要陪我


Marilyn Manson:你知道这不是我的意思


Johnny Depp:是你说的,你觉得我烦我就走,你想我怎样?


Marilyn Manson:你是我的一切,那一晚我从没觉得是错的


Johnny Depp:你在说什么


Marilyn Manson: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一晚我没有喝醉我知道你也没,是我欠你的,我真的很害怕你会离开我,我无法不去比较,他们真的比我好太多


Johnny Depp:比较什么,你一直令我很欣赏


Marilyn Manson:三十多年了,你知道我永远无法放下你


Johnny Depp:白痴,我也没说我会离开


Marilyn Manson:今晚我给你做饭


Johnny Depp:不


Marilyn Manson:Johnny….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Johnny Depp:给你机会炸我厨房?


Marilyn Manson:我不会...


Johnny Depp:你来吧,不过叫外卖就好@

在方便面上奔跑的小怪

【双侦探】关于日久生情Ⅲ

  “我们需要两个头脑清醒、肠胃坚强而且胆子够大的人帮忙。”艾伯林在教堂门口召集了村民们,希望能找到一些靠谱的人,不过,村民们的反应都挺冷淡的,“当然,我们会付钱。”艾伯林又补了一句。

  有个年轻人举手了,他打扮的像个阔佬吗,艾伯林这样想着,示意这那个年轻人过来。

  “我叫克里斯·海德瑞,你需要我做什么,先生。”年轻人介绍了自己,看向艾伯林,他眼神明亮,微卷的红发显得很精神。

  “挖坟,抬尸体。”艾伯林指了指远处的坟地,观察着海德瑞的反应。

  海德瑞显出一瞬的错愕,但立刻微笑着回答:“现在吗,先生?”

  “就现在。”艾伯林装作漫不经心地样子,却暗暗对海德瑞起了疑心。

 ...

  “我们需要两个头脑清醒、肠胃坚强而且胆子够大的人帮忙。”艾伯林在教堂门口召集了村民们,希望能找到一些靠谱的人,不过,村民们的反应都挺冷淡的,“当然,我们会付钱。”艾伯林又补了一句。

  有个年轻人举手了,他打扮的像个阔佬吗,艾伯林这样想着,示意这那个年轻人过来。

  “我叫克里斯·海德瑞,你需要我做什么,先生。”年轻人介绍了自己,看向艾伯林,他眼神明亮,微卷的红发显得很精神。

  “挖坟,抬尸体。”艾伯林指了指远处的坟地,观察着海德瑞的反应。

  海德瑞显出一瞬的错愕,但立刻微笑着回答:“现在吗,先生?”

  “就现在。”艾伯林装作漫不经心地样子,却暗暗对海德瑞起了疑心。

  伊卡布在寡妇乔伊家里寻找着案发时遗留的线索。 乔伊的家里破破烂烂的,空气里带着一股恶心的,粮食腐烂的气味。伊卡布皱起眉,观察着脏兮兮的地板和墙壁。又脏又油的地板沾满了灰尘,掩盖了最近几天的痕迹,伊卡布从皮包里拿出小刷子,轻轻地挂掉那一层层的灰尘,这也令他有了个意外的发现,墙上那一层层的灰尘,分布的并不均匀,并不像自然掉落的,却像是人为掩盖的,那么他们想掩盖的,自然是遗留下的证据,

  伊卡布耐心地挂掉一层层灰尘,终于,他看到了一个古怪的、颜色诡异的手印,他不敢轻举妄动,不知为什么,这个房子让他很不安,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暗处盯着他。

  他想先去墓地找艾伯林了,他将墙上的手印想办法提取了一部分,小心地放好,就立刻离开了这个让他恐惧的地方。

  “艾伯林,坟挖开了吗?”伊卡布抱着皮包,远远地问道。

  “正在挖,你过来看看,一会儿尸体抬出来你就直接解剖吧。”艾伯林回头望向伊卡布,他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好,估计刚才寡妇乔伊家又有什么发现吓到他了。

  土被一铲一铲地挖出,逐渐漏出暗色的棺材,海德瑞和艾伯林一起撬开棺材,棺材内的场景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棺材里空荡荡的,被撬开的棺材板上密布着抓痕。

  艾伯林倒吸一口冷气,这次的案子,恐怕比他想象的要棘手的多。

  “再把刘易斯一家的坟挖开看看。” 尽管有些不安,艾伯林还是继续指挥海德瑞,如果他也慌了,这个案子就别想结了。他是不指望伊卡布现在还能多冷静,他别吓晕了就行。

  伊卡布用袖子捂住嘴,一双猫一样的眼睛惊恐的瞪大,空荡荡的棺材,再联系起之前的传闻和从到达村庄就有的不安,伊卡布强装镇定,但显然他装不下去了,到目前为止,这件案子几乎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这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个问题,棺材板木质坚硬,而且,这些痕迹并不像是抓痕,倒像是刻意用锐器刻出来的。

  想到这,伊卡布冷静了不少,毕竟人为制造这些痕迹也不是不可能。

  “这些痕……”伊卡布刚想开口,艾伯林对他眨了下眼睛,示意他别在这说。

  “迹看起来真吓人。”伊卡布改口,把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下去了。

  上帝啊,这小子连说谎都不会吗?“真庆幸你没晕过去。”艾伯林抬眼扫向伊卡布,话里带着嘲讽。

  伊卡布努努嘴,看了眼艾伯林,又移开视线,似乎想回嘴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有些委屈地看向他又移开目光。

  艾伯林突然有点儿后悔自己刚刚那句话,又自嘲地笑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有空呵护一个年轻人多愁善感得像是小姑娘一样的心。

  海德瑞神色自若,熟练地挖开刘易斯一家的坟墓。三具大小不一的棺材显露出来,单薄的棺木有些破损,偶尔有不知名的甲虫从棺材中爬出,伊卡布后退两步,希望没人看出他有点儿害怕。

   艾伯林轻轻摇头,这胆子也太小了吧?不过胆子这么小还坚持到现在,倒也是一种勇气。

  撬开残破的棺木,因为寒冷的天气,刘易斯一家的尸体尚未腐烂,凝固在脸上的表情异常惊恐,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正如传说中的那样,刘易斯一家三口的尸体被抬出来后,他们看到,三个人的背部被挖开一道口子,内脏消失的一干二净,参差不齐的伤口,看上去的确像是咬痕。

  “把这三具尸体抬回去,然后就没你的事儿了。”艾伯林点了颗烟,吩咐海德瑞,又示意伊卡布跟上。

  三具尸体在住处的地下室安放好,艾伯林付了钱,让海德瑞离开。

  “开始吧。我去问问死者生前的事。”艾伯林叼着烟,也离开了住处,伊卡布拿着那一堆自制的解剖工具,对着那三具狰狞的尸体,突然有点儿希望艾伯林能留下。

  算了吧,别再给他添麻烦了。伊卡布叹了口气,定定神,开始检查那三具尸体。

  脑部有大量淤血,看样子死者生前曽遭到重击,参差不齐的伤口,痕迹却不像是狗或是别的什么常见的食肉动物,突然间,伊卡布几乎瘫坐在地上,这痕迹,分明就是人的齿痕啊。那么,就可以解释为何会有人说他们曾见过,墓地中的尸体破土而出了,

  伊卡布从包里抽出几张纸,记录着自己的发现,死者初步判断死于头部重击,死后背部被剖开,疑似人类咬的,内脏被掏空。寡妇乔伊尸体不翼而飞,棺材内有痕迹,但更像是人为制造的。

  所以,这到底是巫术,还是人为,或是两者结合,故布疑云?

  这些都尚不明确,等艾伯林回来才能得出下一步推论,但也许艾伯林说的是对的,今天晚上他们必须去古堡看看,也许是女巫母亲遗传给他的天赋,那座阴森的古堡,总令他觉得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艾伯林找到村长,伊卡布那个性格实在不适合和这种老油条打交道。 闪烁其词,意味不明,如果不是为了破案,艾伯林真的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

  整理了一下得到的信息,寡妇乔伊是二十年前搬来的,来的时候就是个寡妇,没有别的亲人,性格古怪,没有任何朋友,极少与人交往,靠卖自己酿的酒为生。刘易斯一家是中规中矩的农民,性格木讷老实,没什么仇人,也没什么朋友,但值得注意的是,刘易斯先生以前一直为古堡主人耕种,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个月前突然离开,而且绝口不提古堡的事。

  不管怎么说,可以确定的是,古堡绝对有问题,还有他梦里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艾伯林一边往回走,一边梳理线索,受害者的死因要一会儿回去问伊卡布才知道,现在,可以知道的是,无论是寡妇乔伊,还是农夫刘易斯一家,都属于边缘人物,死了也不会引起村民们的过多重视,而刘易斯一家的死就很耐人寻味了,绝口不提古堡内的事,古堡内发生了什么,刘易斯一家是否是被人灭口?




懒癌你怪终于更新了

还剩一篇番外

我尽力

因为我现在作业还没写完呢嘤嘤嘤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

希望您考虑一下进群玩耍

通道请看我个人主页哦

感谢各位的等待和支持

最后打滚卖萌球评论

如果OOC了一定要告诉我!!!

  

  


米软
#占tag致歉#感兴趣就来试一...

#占tag致歉
#感兴趣就来试一试吧!
#有意者私戳
#英语无硬性要求,翻译职务可能有小小考核

#占tag致歉
#感兴趣就来试一试吧!
#有意者私戳
#英语无硬性要求,翻译职务可能有小小考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